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高攀不起的温柔甜心(陈绵绵姜闻星)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高攀不起的温柔甜心(陈绵绵姜闻星)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高攀不起的温柔甜心(陈绵绵姜闻星)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8-19

小说内容介绍

主角是陈绵绵姜闻星的小说,高攀不起的温柔甜心免费全文结局全文哪里可以看?虽然只是在练习舞蹈动作,没有镜头的聚焦,她还是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将女主角内心的痛苦纠结融入四肢的每一寸,化为传向指尖的力道。

小说内容介绍

传闻天才导演姜闻星性子冷淡,从不正眼看女人,许多一线二线小花前赴后继,得到结果的时候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影后陈绵绵也曾是其中一个。
后来一连糊了几部戏,她才意识到拿影后是运气使然,对姜闻星也绝了那份念想,甚至有些避之不及,因为她高攀不起。
而在人生最低谷时——
那个人却出现在她面前,居高临下,慢条斯理地拿出合同,递过来一支笔,“签吧,女主角是你。”
*人人都说姜闻星高不可攀,过气影后不自量力。
结果几年后,陈绵绵逆风翻盘,再次斩获最佳女主角。
姜闻星在台下轻笑:“现在是我高攀不起了…”
颁奖后台,姜闻星拉着她的手,唇角微勾着,开口的语调温柔:“假如我现在求婚,你还会不会拒绝?”
扛着相机乱逛,无意中撞破这一幕的媒体:!!!!
*在一起后,陈绵绵缠着姜闻星问,“当初你为什么拒绝我!”
姜闻星没回答,凑到她的耳边,热气在她的耳边回荡——“叫声老公我就告诉你。”

高攀不起的温柔甜心在线阅读

离得很近。
面膜刚掉下来,陈绵绵的脸上冰冰凉凉的。
曾经让她心动的人忽然贴近,呼吸时的灼人的热气就在面前。她整个人烧了起来,绯红从脖颈爬到耳根,没有粉底的掩饰,彻彻底底被姜闻星看在眼里。
可下一刻,姜闻星略带委屈的质问扫去了她的旖旎心思。
她微微仰着头,看着比她高了许多的姜闻星。他问得认真,却只让陈绵绵感到莫名其妙:“你这个时候敲我的门,就是为了问这个问题?”
既然黑话题上了热搜,姜闻星不仅会看到,还可能会在明天的片场对她露出尴尬的神色。陈绵绵做好了心理预备,却没想到热搜刚刚平息,姜闻星就来房间里找她。
姜闻星眼神微动,颔首:“嗯。”
陈绵绵:“……”
什么意思?
知道了她的笑话还不够,还要来当面确认一下吗?
她沉默时,姜闻星望进她的眼睛里,再次问道:“你说我看不上你?”
这是非要她回答不可。
陈绵绵今天的戏份里,女主正处于人生低谷,心中燃着火,抬头却见不到光。她方才入戏,现在还没缓过来,下意识地想去争一口气:“是,对,我确实对沈光临说过你看不上我,我很有自知之明。”
她说着,想要绕过姜闻星走。
可是这人坚固的臂膀横亘在她的身侧,她绕不开,只好微微低头,迅速从姜闻星的手臂底下溜了出去。
姜闻星:“……”
她看到男人侧过身来,双唇微张,欲言又止。她生怕姜闻星点头,用冷漠的语气嘲弄她,说他确实看不上自己。
陈绵绵赶紧开了门,对姜闻星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姜导演,我的话已经说得明明白白,但我并不想听您对我的看法,祝我们明天拍戏顺利,晚安。”
姜闻星没有走,也仍然不说话。陈绵绵的怒意和勇气都在他的沉默中渐渐耗尽。
姜闻星拒人于千里之外,想巴结他的一线女星都数不胜数,自己却在他的撩拨之下一次次强硬拒绝。他……总是会发脾气的吧?
他凉薄如冰,一直不爱笑也不发怒。但听说越沉默的人发起脾气来越是可怕,姜闻星这样的大冰块要是崩了,怕是会地动山摇。
陈绵绵眨了眨眼,竟然有点期待姜闻星发脾气。反正合同都签了,他要是撕毁合同,她就……“李小姐,”陈绵绵预料之中的冷漠和脾气爆发都没有出现,姜闻星侧过脸,眉宇微动,“你好。”
陈绵绵:“???”
她顺着姜闻星的目光,望见门口穿着休闲服的李燃。李燃正抬着手预备敲门,另一只手拿着文件,瞪大眼睛,嘴角抽了抽,活脱脱的“目瞪口呆”。
陈绵绵又扭头看了一眼姜闻星,灯光很暖,但正式的西装外套和黑色领口衬得他气质冷峻。。
他转过头与陈绵绵四目相对,微微垂着眸,眉头轻轻皱起,敛成一个茫然又委屈的外形,连眼神都带着几分温润的光泽,看得陈绵绵心里一愣。
他似乎很难过?
因为她刚才说过的话?
她下意识就说出了声:“……怎么可能?”当初拒绝她的时候,姜闻星可是一点都不拖泥带水。这人在热搜刚平息之后就赶着过来,想必是看她笑话来的,怎么会难过呢?
姜闻星皱着眉头:“什么怎么可能?”
陈绵绵抿了抿嘴,没有说话。
“那个……”李燃的声音忽然响起,“不好意思,我是不是打搅你们了,那我一个小时后再来。”
陈绵绵:“……”
姜闻星仍然皱着眉。
李燃睁大了眼睛:“一个小时不够啊?那两个小时?”
陈绵绵:“…………你脑补太多了。”
李燃的视线往返扫过两人,又看了一眼姜闻星穿得整整洁齐的西装:“噢。”
屋子里气氛凝滞,姜闻星仍然注视着陈绵绵,任谁都看得出他心情不悦。
“我没……”我没有看不上你。
他想问为什么陈绵绵会说出这样的话。可是李燃在场,姜闻星最终还是把这个问题咽了下去,只是低声道:“我给你的东西……你用了吗?”
“啊?”
“化妆间门口给你的东西。”
陈绵绵终于想起了那一整袋大姨妈套装,难为姜闻星一个大男人,连止痛药和暖宝宝都买来了,一看就是下了功夫去查的。只可惜这是李燃早上随口编的托词,她根本没来大姨妈。但她也不能戳穿,支支吾吾地说:“嗯,暖宝宝……很、很好用。”
只是听了这句话,姜闻星的眉心竟然疏解开来,眼神也染上些许笑意:“好好休息,晚安。”
他随即对李燃微微颔首算作打了个招呼,抬起脚径直走出了门外,拐了个弯消失在陈绵绵的眼前。
留下李燃和陈绵绵面面相觑。
她们两在房间门口对视了好一会,像是约好了一样,同时开了口。
“姜闻星只是来找我问个问题!”
“你还说他看不上你!骗鬼!”
……
深夜,李燃离别陈绵绵去处理沈光临采访的事,她们都猜得到,幕后的人十有八九还是楚怜。
现在网上的八卦话题和新闻更迭极快,#姜闻星看不上陈绵绵#这个话题却还在微博和各大论坛上活泼,与此同时,那个吐槽老板忽然对一个二字漂亮型小透明女星温柔的帖子,也时不时被人顶起来。
越来越多的跟帖猜测这个所谓的业内吐槽是真是假,业内天才和二字女星又分别是哪位,甚至有人另行开帖,列了几个“最有可能”的人选发起了投票。
而另一端,#姜闻星看不上陈绵绵#这个话题从热搜上消失,当事人并无表态,陈绵绵不再露面,更没人敢去问向来都是采访绝缘体的姜闻星。
没有结果的八卦最让人念念不忘,津津乐道。
陈绵绵和李燃打算冷处理,着重转移注重力。她本人假如下场,只会越描越黑,何况“他看不上我”这句话,她确实说过。
至于沈光临,陈绵绵也打算晾他一晾,让这位刚出道男演员提心吊胆几天。
她发了一条新的微博。
@陈绵绵V:利器完不成的工作,钝器常能派上用场。 —— 狄更斯【哇当事人出现了,一直在吃瓜看各大博主的分析,还以为能等到本人表态呢。】
【绵绵不是钝器呀!你只是被藏了锋芒的利器而已,等你开锋。】
【这是映射今天的热搜吗?看着不像啊……】
【路人别多想了,绵绵只是警示自己演技还要继续磨练而已。】
【哟,这是在说,姜导看不上没关系,继续努力倒贴?】
【评论里某些人嘴巴干净点,已经举报了。】
【只有我觉得沈光临这个小透明有问题吗?而且热搜那么快,明显是买的。对陈绵绵无感,还是这两天《风光》吃瓜知道的她,理智分析。】
【……】
糊了这么久,陈绵绵的微博再度享受到了评论瞬间过千的待遇。嘲讽、看热闹的人很多,但是其中还是夹杂着几个当初她刚出道就喜欢上她的粉丝,甚至一批刚刚转粉的路人。
尽管流言蜚语铺天盖地,却总有人是她努力的意义。
她一定会好好演绎《风光》的。
为了当初出道时还拥有的野心,为了现在垂死挣扎中仍然不甘心的那口气。
她有些困了,打定了主意,正打算关了手机,但是看到最新一条评论的时候,陈绵绵愣了一下。
棉花糖12345:【期待你的《风光》,期待你的风光。】
是她。这个她和《风光》扯上关系后便总是给她发鼓励微信,天天给她发早安晚安的粉丝妹子。
陈绵绵不自觉便笑了起来。她退了出来,点进了未关注人私信界面。果不其然,一分钟都不到,这位刚刚评论完她微博的粉丝就给她发来了晚安。
这段时间就算她黑热搜都有了两三个,但是娱乐圈有句话说得好,黑红也是红,被黑也是热度。她的粉丝和关注度也因此,跌到谷底之后,彻底反弹了。
原本“棉花糖12345”的消息是她聊天框里唯一一个粉丝,但她不断回复感谢鼓励她的私信之后,这个用户名就只能挤在一堆七七八八的聊天框里了。
以后要是漏看了怎么办?这可是在她的人气触底反弹之前,那些八卦绯闻和选角风波为她引来热度之前,就一心支持她的粉丝……“棉花糖12345”的主页几乎只有与陈绵绵相关的内容。她看了一会,最终点下了【关注】按键。
同一楼层的另一间房中,姜闻星一手拿着手机,一手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他用自己新微博的账号给陈绵绵说完晚安之后,就退出了微博,打开微信处理工作上的消息。
还没多久,他的手机忽然响了一声。
@陈绵绵V 成为了你的新粉丝。

高攀不起的温柔甜心完整版章节

天边薄薄的云层之下,微茫的浅金色渐渐浮起,穿过林立的楼宇,透过玻璃窗洒在陈绵绵的床褥一角。陈绵绵被破晓时的光线晃了眼,皱了一下眉头,迷蒙片刻之后就听到了躁人的手机闹钟,赶紧扶着床沿爬起来洗漱。
《风光》正式开拍,她用冷水洗了把脸,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她整理好衣装,刚推开门,竟然看到姜闻星倚在门边,一向冷漠的眸子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对她笑道:“早啊。”
她熟悉姜闻星多年,几乎从没见他笑过。姜闻星昨天对她笑,今天又笑着等在门边说早安,这是怎么了?
“姜导早上好。”她客套地点头,谨慎疏离。
而后进了酒店的电梯,与剧组的工作人员结伴去片场时,姜闻星见到每个人都笑着打招呼,收获了不少惊奇的目光。
也许姜闻星只是期盼开机太久了才会喜形于色,究竟他早就将梦想盛放在电影荧幕之中。
陈绵绵抬头看他,他立即扭头撞上她的视线,像是有狂风在那双深沉如水的眸子里卷起漩涡,他的眼角眉梢都藏不住喜悦。
此刻他刀削斧凿般的轮廓近在眼前,深邃的眼神专注于她。
陈绵绵不由地别过脸去,望向片场内行色匆匆的人。她已经很久没有演女主角了,从前站在灯光下念出寥寥数语的台词便要退场。今天的满场灯光,却要将她捧在镜头的聚焦点。
在心底浅眠多年的好胜心慢慢浮起,与紧张局促***,让她怔愣片刻,没能回过神来。
她恍然间听到低沉清洌的男声在她耳边响起:“别紧张,我相信你。”
“我不紧张……”
她侧过脸才发现姜闻星已经靠得很近,假如再近一些,鼻尖和脸颊都要贴到一起。
“可是我看得出来。”
陈绵绵耳根骤然发烫,赶忙后退了几步:“我去化妆间了——”
姜闻星默默看着她疾步离去的背影,些许困惑没能盖过喜悦。虽然他每次想要靠近陈绵绵的时候,她要么赶他走,要么甩开他自己走,但他以粉丝的身份鼓励陈绵绵,却被她接受了。
姜闻星打开微博看了一眼“粉丝”列表里唯一一个“陈绵绵V”,瞄到带着双向箭头的“互相关注”,笑脸洋溢。路过的工作人员看见他在笑,脚步一滞,然而面对这位冷冰冰的天才导演,不敢开口道出迷惑,只能小心翼翼地从他眼前绕开,去忙自己的事。
一小时后陈绵绵化好妆出来,穿了一件鹅黄色的裙子。女主角还在落魄阶段,为了突出女主角此时的心境,剧组为她设计的妆容并不浓,反而刻意将她脸颊和唇色都涂得苍白。即使如此,陈绵绵走到灯光下的时候,还是让众人赞叹。
她五官线条清楚,身量娇小,更难得的是无论光线和角度如何变幻,总能看出她的美,不像大多数演员一样,打光后面部投下大块阴影,削减五官原本的美感,需要调整光线来补足。用行内的话来说,是天生的电影脸。
姜闻星在布景的角落里,和摄影师一起调整机位和角度。
他工作起来心无旁骛,完全沉浸在电影的方寸天地之中。来往的人问他的意见,他都细心指导。剧组人员有自己的想法,他也一字一句都听***了。只是他脸上没什么表情,让人心生敬畏。
这一场戏拍的是女主回家见到儿子开着电视,电视上正播着国际知名的舞蹈表演,女主角平时最爱看的节目。
两部摄影机分别捕捉她与小演员的正脸和侧脸,姜闻星坐在侧对他们的摄影机后,形形***的工作人员在角落里围着,都聚精会神地等待着陈绵绵的表演。
姜闻星喊开始,场记打了打板,在灯光簇拥下,陈绵绵深吸一口气,迅速将自己浸入女主角的情绪中,找到女主角心中无人能懂的苦闷。
戏中女主角自荐受挫,正是最落魄的时候。
陈绵绵推开门,就见小演员坐在沙发上开着电视,听到门口的动静,扭回头来,奶声奶气地叫了一声妈妈。她勉强对儿子笑着,走到沙发边抱了抱他,便看到电视节目里站在舞台中心恣意起舞的,正是曾与她一同练舞、师出同门的学员。
不知怎么地,陈绵绵忽然懂了女主角,情绪的震颤与共鸣猝不及防地击中了她。
她出道即巅峰,只知辉煌不识萧索。后来拗着一腔自尊心,不肯为资源低声下气谄媚陪笑,也不肯捆绑炒作,一路落魄。
她本该是开过锋的利器,只是被光怪陆离的现实敛去了锋芒。
在媒体上一次次见证别人的光辉,她再怎么放平心态,又怎么可能完全不在意呢?
陈绵绵脸上的笑脸渐渐消失,难以言说的酸涩在她眼中凝成温润的水光,但没有哭出来。她抱着儿子,眼角泛着红,在他耳边一字一顿地说:“总有一天,你也会在电视节目上见到妈妈的。”
姜闻星喊了“过”,陈绵绵再次听到打板的声音,拿纸巾轻轻擦掉眼泪,从女主角的情绪里慢慢抽离。
悲伤和共鸣是一回事,生活是另一回事。她调动了自己的情绪与角色融合,但等演完了,还是该笑就笑。
只是今天她心情起伏,无法平静,积压在心底的斗志都被燃起。
她与镜头的焦点阔别,在荧幕的“角落”里站了太久。
或许李燃说得对,《风光》的开机,能让她披荆斩棘,为自己重新开出一条路。
这个场景台词不多,动作也不多,他们收场后还会有一个机位单独拍摄她眼中看到的电视节目。
但在场的人包括陈绵绵自己都没想到,第一天正式演出的第一个片段,竟然能一遍就让以严苛著称的姜闻星满足。
姜闻星从回放里看到她颤抖的睫毛下闪动的泪光,四周的人都看得出陈绵绵情绪细腻,将隐忍的眼泪演绎得恰到好处。他的视线越过摄影机与她相对,浅笑着点头。
陈绵绵怔在灯光里,赶忙挪开视线,生怕自己的耳根也和眼眶一样红。
只是接下来就没有那么顺利了。
女主的主要活动场景是在搭好的练舞室里,有时也会在搭建好的家的客厅里练舞。虽然陈绵绵本身有舞蹈功底,但编舞和动作的指导老师依然要花时间为她讲解动作,以及如何与镜头配合。
很多时候是女主练舞的独角戏,面部表情和肢体语言的表达需要达到一定的共情程度。拍完第一场戏,第二场就是女主在客厅里,儿子回房间了,女主照着电视上舞蹈演员的动作开始舞动。
“不行,”姜闻星看着监视器里舞动的陈绵绵,表情严厉而又认真,“情绪不够,这次肢体达标了,但是微表情还是不行。”
陈绵绵擦了擦汗:“我再试试。”
她和姜闻星之间没有任何其余的交流,像是两个没有一点私交的工作伙伴。姜闻星之前的笑脸也早就收敛了起来,工作的他格外认真严谨。
陈绵绵又跟着舞蹈指导沟通了一些肢体和走位。
一来二去,疲惫加身。
这场戏没有拍成。
姜闻星似乎心情真的不错,这样的NG也没有让他发怒,他只是朝着陈绵绵微微颔首:“没事,第一天。”大家都没***状态。
陈绵绵叹了口气。
作为大女主电影,《风光》的故事线集中在陈绵绵一人身上。她是电影的要害,一个人扛着整个电影的质量和进度。
这样备受瞩目的压力感,也是陈绵绵很久没有体会过的。
一天的工作即将收尾,陈绵绵远远地在片场平台处瞧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一个身量高挑的年轻男人,穿着白色连帽衫,正冲她热情地挥手。
她差点忘了,在隔壁拍戏的管杨说今天就要来探班。
管杨朝她这边张望,随后快步走了过来:“师姐,我拍完了,你什么时候收工?要不要和我一起吃饭?”
他长得端正,很爱笑,对谁态度都好,因此人缘不错,朋友遍布圈内。他为了拍戏把额前的碎发全都撩了起来,没留鬓角,整个人看上去干净又精神。
管杨是圈内公认的演技小天才,现在连楚怜这样的咖位都只能给他做配角,他顾念刚出道时一起拍戏的友谊,还愿意来探班,陈绵绵也很难回绝他的好意。
只是管杨主动来探她的班还好,假如一起吃饭被人拍到了发到网上,难免又能留出大做文章的空间,说她捆绑管杨自炒。
她很清楚,楚怜因假意罢演《风光》而痛失角色之后是彻底咬上她了。
管杨见她不说话,笑着补充道:“我来这四周拍过好几次戏了,知道哪家店最好吃,放心吧,一定让师姐满足。”
陈绵绵:“……”她并不是在担心这个。
而后她面前的管杨一愣,对着她身后笑道:“姜导你好啊。”他、陈绵绵还有姜闻星都是在王必芳导演的剧组熟悉的。
陈绵绵侧过头,就看到姜闻星一贯冷漠的眼睛在他们两人之间往返打量:“你们要出去吃饭?”
管杨不知怎么地,没有直接回答:“对了,我正好想问姜导您的剧组还缺客串演员吗?我拍戏的地方离得近,有空可以来串两场。”
姜闻星低声道:“我们剧组缺钱,恐怕请不起管先生。”
陈绵绵差点没喘上气来。
姜闻星的剧组,缺钱?姜闻星什么时候缺过钱?他这个拒绝的借口还能再敷衍一点吗?
管杨仿佛没听懂他拒绝的意思,仍然露出和缓的笑:“按普通龙套的工资给我就行了,姜导可以考虑一下。”
姜闻星随口应了一声,看向陈绵绵:“我有事和你说,你先别去吃饭,等我一下。”
陈绵绵今天的戏已经演完了,蹙眉问道:“公事还是私事?”
“……私事。”
陈绵绵一下子被拉回昨晚尴尬暧昧的场景,气不打一处来:“我都讲清楚了,不用再说得更明白了吧?我和我师弟约好了今天这个时间吃饭,就不陪姜导了。”
管杨眼中闪过一丝稍纵即逝的惊奇,而后很快恢复正常,对姜闻星笑着说:“姜导,下回见。”
等走远了,陈绵绵气消了,稍微冷静了些,才委婉地将自己的顾虑说出来。
“你单独和我吃饭,被拍到挺麻烦的。”
“拍到了就拍到了,一起吃个饭怎么了?”
陈绵绵:“……”管杨这些年是沉迷演戏,完全没想过捆绑炒绯闻这回事吗?
片刻后,管杨似乎才明白她的顾虑:“不用怕,我知道我们剧组好几个人都要去那家店吃饭,等吃完了,大不了出来的时候跟着人群走。”
陈绵绵没想到他想得还挺周全,自己刚才在姜闻星面前也已经答应了管杨,也就作罢。
“那就去吧。”
她没有看到管杨眼中渐渐漫上喜悦。
吃过晚饭之后,陈绵绵到了白天自己拍过戏的练舞室,关上门,伸展双臂,在灯光明亮的屋子里起舞。
虽然只是在练习舞蹈动作,没有镜头的聚焦,她还是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将女主角内心的痛苦纠结融入四肢的每一寸,化为传向指尖的力道。
她正投入,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陈绵绵恍然从沉醉的情绪中醒了过来,心里有些烦躁,朝门外问道:“谁?”
沈光临的声音响起:“绵绵姐,我打搅到你了吗?”

小编今天推荐理由

高攀不起的温柔甜心(陈绵绵姜闻星)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小说情节最婉转曲折,人物关系最错综复杂,文笔最漂亮,抽丝剥茧引人入胜本来就难,真的非常值得推荐!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