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越过山河来爱你(林嘉禾沈卓立)免费章节全本全文阅读
越过山河来爱你(林嘉禾沈卓立)免费章节全本全文阅读

越过山河来爱你(林嘉禾沈卓立)免费章节全本全文阅读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8-19

小说内容介绍

热读好书《越过山河来爱你》是来自牛奶味虾条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张秀秀沈卓立,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小编今天为您带来越过山河来爱你全文在线阅读。网瘾少年沈卓立初三被父母送去山里参加变形记,变形回来整个人跟开了挂一样,不上网不逃课一心只想当学霸,哥们兄弟问他吃错什么药了,沈卓立说:“我乡下老婆让我好好读书,考个大学给她看!”

张秀秀沈卓立小说摘要

五年后,T大全校上下的人都知道学生会主席沈卓立放话要追到大一新生林嘉禾,连言情剧演烂的把妹梗都还拿来玩…
沈卓立:喂,我们见过的吧!
林嘉禾:学长,你认错人了!

越过山河来爱你章节全文阅读

清晨第一缕阳光爬过山头拨开缭绕云雾,像盈满而出的最后一滴水珠朝四面八方扩散。山里的早晨,日出的早,鸡鸣狗吠唤醒一座村子的劳作时刻。
沈卓立和厉夏今天要下地干农活,他坐在床上盯着床边放着的那双最新款耐克篮球鞋,亮绿鞋面和纯黑色气垫新组合的中高帮款,假如浇上乌黑的烂泥或者踩上鸡鸭鹅随地拉的粪便,沈卓立倒吸了一口凉气。
“小鬼,有塑料袋吗?”
“我不叫小鬼,我叫张志豪,你可以叫我小志,小豪。”小仓鼠天天要和这个哥哥重新自我内容介绍一遍,都快愁死他了。
家里只有三个白色塑料袋,其中两个破了洞,等于没有。沈卓立套上一只完好的,像是已经深陷泥潭,单脚跳过门槛问万阳要另一只。
“真是服了你了!人家厉夏怎么就没你事儿多。”万阳最后把工作人员吃盒饭的塑料袋借他。
肩扛锄头的三个少年,迎着晨起的山风奔走在***的小路上,昨晚半夜下过雨,染湿了石子路,和头顶上遮阴的芭蕉叶,此刻正翠绿欲滴吸取日光的精华。
“小豪!你后面跟着谁呢?”
弥勒村的小孩儿这个点都会早起帮着父母干农活,他们看到张志豪领着新来村里的两位大哥哥,稀罕地喊他打招呼。
“是厉夏哥哥和沈卓立哥哥,他们要去帮我们家干活呢!”张志豪满脸自得,像是掏出家里珍藏的金贵宝贝来内容介绍。
“一群小鬼头!”
白色塑料袋不耐脏,裹着烂泥巴啪嗒啪嗒甩出有节奏的动感拍子。沈卓立心情不错,和那群小鬼们追逐打闹,像个小屁孩。
整一片庄稼地一眼望不到边际,节节攀升的玉米地东一片西一打,个头长又大,拨开层层玉米叶粒粒饱满,是大自然赋予的健康体态,只有在悠远孤静的大山深处看得见。
“先把土豆收了,再翻翻土种上菠菜和萝卜的种子。”小仓鼠种起地来丝毫不含糊,化身小指导员分配好两位哥哥的任务。
厉夏有经验,手头上接过小豪带来的麻布袋,蹲下开始收土豆。雨后的庄稼地黏糊糊,他不嫌脏,照样左掏一个右捡一个,早来七天的麻利劲儿有目共睹。
“卧.槽,你也真下的去手。”沈卓立有洁癖,他肯过来帮忙干活,已经给足节目组面子。
田里只剩两个一大一小的身影,另一个塑料袋男孩踢踏两只魔性的腿往摄像师这里过来。
“给副手套吧!太他妈脏了,他们家还没水,怎么洗啊?”
全弥勒村没通上自来水的就张志豪他们一家,沈卓立实在无法用正常人的思维想象这个年代没水是怎么存活下来的,简直在踩踏他忍无可忍的底线。
一副白净的手套成功被沈卓立软磨硬泡讨到手,他迫不及待地戴上,大小合适,感觉自己沦为某个建筑工地上的搬砖仔。
“来了来了,我来帮忙了。”沈卓立有了护手手套,整个人跟脚下装了风火轮似的,跑去捡土豆的队伍里。
厉夏他们两个速度很快,目测装满了半袋子土豆。每个土豆脸上都有表情,写着,“要天天吃我喔~”
厉夏看着心烦,动作越来越快,后期近乎是扔砸投土豆,像颗定时要爆.炸的地.雷,避之不及。
塑料袋男孩半蹲着,手套干净雪白,还是刚开封的模样。三秒钟的迟疑,“刷刷”摘下放回外套口袋,“操!脏就脏!”
山头有烈日追逐,翻过一座座群山,一不小心触碰到山谷里的阴冷潮湿,飘下闷热的太阳雨,洗刷不掉手里的***和脏土。
三个人扛上锄头,拎起两麻袋土豆和没来得及播下的种子,一前一后把家归,路过隔壁张秀秀家门口时,小仓鼠调皮地冲屋里叫喊,“秀秀,秀秀!”
没人应,张志豪了然,“肯定是上山去了。”
走到一半,沈卓立不跟着他俩了,“我鞋带松了等会儿来啊!”他假装蹲地系鞋带,被好好包裹在白色塑料袋里,根本没有鞋带开了一说。
他把东西放在水泥砌成的洗衣台上,走了两步,不放心。回头再把东西放在显眼的正中间,万一被别人拿了怎么办?沈卓立第三次返回,就搁在洗衣台右下角。
是那副雪白如新的工地手套,像刚拆封的一样。
屋里飘来油炸土豆的香味,混着小绿葱的清新,吃得下两三碗米饭。沈卓立简单扒拉两口,躺回床上休息,也不知道她看见没有。
太阳雨来的忽然去的也快,屋外恢复到往日的艳阳高照,小仓鼠把淋湿的布鞋拿去外面晒,吃过的碗厉夏帮着刷干净,只有沈大爷躺着心事重重。
“你这么乖还被送来变形,你爸妈怎么想的?”
厉夏刚从国外回来,父母希望他可以多体验体验生活,厉夏不反对,本来他性格温顺对于有意义的事都非常热衷。
弥勒村比他想象中穷苦的多,不至于活不下去,忍住就可以,他比沈卓立想的深远,他知道他现在拥有的一切不会流失,这短暂的一个月体验对他来说只是一场回忆一场梦,生活还是会沿着原先的轨道继续,无关这里的一切。
“我单纯是来体验生活的,明明你是专门来变形,我也没见你有多干什么活。”厉夏说归说,手上的洗碗布坚持不停揉搓。
“我他妈还要待两个月,你着什么急啊!我说我不干了吗?”沈卓立一点就着,捏紧的拳头蓄势待发,再差一句立马就不客气。
门口出现了个熟悉的身影,掩息蓄势待发的火苗,轻柔小声地叩着门板,“厉夏哥哥!”
她来找厉夏,沈卓立踹了一脚床上的被子,也是厉夏的。
“秀秀,你怎么来了?”他沥干手上残留的水渍,以防万一在衣服上擦拭干净。
“这个,给你们吃!”白皙颗粒饱满的玉米棒子,包裹的玉米叶和牵连着的玉米须被她摘的干净,篮子里装了有六只,每人两个。
“真的啊!太好了,今天早上我还羡慕别人家地里种着玉米呢!中午你就给我们送来了。谢谢你啊秀秀!”厉夏怕她沉,用手拿住篮子另一头减轻她那头的重量。
秀秀不好意思地摇摇头,“谢谢你送我手套,这就当是谢礼。”
厉夏一脸懵,挠头否认,“我没送你东西啊!”他只写过语法题给秀秀,没别的了。
少女忽然怔住,篮子那头使着劲,手指骨节分明现在连青筋都能肉眼可见。床上的少年歪耷着脸,饶有兴致地看他俩互相客气,不屑和愠怒显而易见。
“那也送给你们吃!”秀秀临走前小心窥探那位不羁少年,然后逃走了。
篮子的重量一下子压倒在厉夏那头,他跌了两步站稳,跟床上的沈卓立炫耀,“晚上能改善伙食了!”
阴云密布压过屋外的阳光灿烂,在屋里独自暴风骤雨,篮子里的那六只玉米扎眼的像根根倒刺,撕扯下皮会牵住血肉,很疼很痛。
沈卓立第一次知道,做好事必须要留名的重要性。
指甲里黏住的泥土,陷得太深他抠不干净。
“哥哥们,我们快点去播种吧!”张志强从其他小伙伴家里刚赶回来,“咦?哪来的玉米啊?”
小机灵鬼眼尖,一下能发现灶台上多出的一筐玉米棒子。
“秀秀送来的,你是不是送她什么好东西了,她回礼来了。”
张志豪左思右想,咯咯地坏笑,“我送给秀秀的东西可多了去了,都不用她还。”他见沈卓立哥哥不讲话,去床上拽他下来。
“哥哥,播种比收土豆轻易,你别不喜悦嘛!你要是累我帮你多干点。”小仓鼠小嘴甜,喜欢逗沈卓立哥哥。
师徒三人扛耙子,拿锄头,提麻袋,分工明确。
“秀秀!”张志豪又上演早上的场景,这回门口多了个人,就是秀秀。
少女倚在脱落木皮的门框边,呆滞地微笑看着他们三个从门前经过,提麻袋的狂妄少年迈着外八无精打采,他脚上那双篮球鞋的颜色少女没有见过,像绿色,又像金色,跟他一样刺眼的不敢靠近,是害怕靠近。
随行拍摄的摄像师发现不翼而飞的两只白色塑料袋,打趣地问沈卓立,“不怕鞋脏了啊?”
“老子乐意!”少年迎风张扬,摸一把有些长长的头发,笑的时候依然喜欢***一遍上排的尾牙。
翻新土地的活自然而然地落到厉夏和小鬼头的身上,他作为头号懒人,盘腿坐在道路牙子边,没有来往叫卖的三轮车,也没有逆风走来的短发少女。
整条路上空空荡荡,唯有田里挥着锄头擦汗的两位少年,无聊空寂袭上脑。不顾泥土飞溅,沈卓立跑向他们中间,摸一把小仓鼠的寸头,“让哥哥我来给你翻一个!”
芬芳的泥土携着新鲜气息,一一翻转重获生气的力量。亮绿的鞋面沾上棕黑的灰泥,尽情铺染,高山红日下三个少年的影子无限拉长,听,有欢声,也有笑语。

越过山河来爱你章节免费阅读

云南阴雨天气少见,也是节目组选择录制地点的重要原因。一旦碰上阴云布满天,大多时候节目组会关摄像不录。
沈卓立下地干活的第二天,老天爷情绪激动地送来一场瓢泼大雨助兴。万阳心疼摄像器械,给节目组临时休了一天假。
墙皮脱落,顺着外头大雨洗礼渗进白墙的湿漉,黏连成一小块一小块凸起。
炉上架着热水,借着没盖子封住的圆口,一点点耗尽烧开沸水的温度。
“厉夏,你觉得张秀秀这人怎么样?”撇开长相,沈卓立问的是人品和性格,厉夏比他早来几天,接触的机会怎么说都比他多。
“你指哪方面?”
灶台边废弃不用的铁锅,厉夏拿来洗碗刷子,和着搪瓷杯里装着的少许洗涤剂,三两下冲刷干净。
“男生看女生,除了脸,还能哪方面!”
沈卓立没下床,盘腿坐在三人的被褥之上,像尊普度众生的弥勒佛。床边那双沾满***的耐克新款,无欲无求垂死在水泥地上。
“她很善良,有自己的想法,骨子里透着一股倔劲…”
目前厉夏观察到的秀秀,俨然是他形容的模样。至于别的,他还未探索到。
“我看她挺可爱的!”
形容白净的女生可爱,厉夏不会驳回,秀秀肤色显黑,学生头装饰她只会刻画秀秀呆板的样子,沈卓立的描述,厉夏保留意见。
男生对女生评头论足,另外说明一点,男生对那位女生有好奇之心。只是沈卓立当时没意识到。
小鬼头一早出去为昨天他们播种的田地铺上一层塑料罩,破洞的绿色雨鞋有烂泥护体,张志豪进屋前,在高出一截的石块上想尽办法剔除它们。
木门咯吱敞开,屋里没有扛机器的叔叔们在,头上淋到的雨滴左右甩动便吸附在潮湿的空气里。
“我也觉得秀秀姐很可爱哩!”
两位大哥哥的对话走漏风声,小鬼头噔噔走向床沿边,赞同沈卓立哥哥的一番称赞。
“谁你都觉得可爱。”
村头张三李四家的小孩,个个同张志豪玩的好,年纪上下无所谓,小仓鼠人人通吃。
“才不是哩!秀秀姐是真可爱!我长大了可是要娶她回家的!”
小鬼头个子不高,口气不小。说的真挚,仿佛没人可以反驳似的。
雨珠小颗地贴在他的双眼皮上,每眨一下,就谨慎地像是要滚落而下。
“小屁孩!”
沈卓立刮着他的小鼻梁,他眼珠子里投射出“我的女人谁也别想动”的情愫来,认真地,沈卓立差点被骗过去。
“卓立哥哥,我说的是真话。”
秀秀姐的存在就好比大山深处的峭壁上绽开的白色小花,因着外表漂亮,路过的人人都想采摘,可是心里头担心有危险。
“秀秀…”嘴里再次咀嚼那位短发少女的名字,和上次的心境发生了细微变化,沈卓立不知道具体。
乌漆嘛黑的铁锅重获新生,舀上两瓢清水,支起三角简易撑架,颗粒饱满的玉米摆在上头,清香扑鼻而来,厉夏能想象它们出锅熟透的饱腹感。
沈卓立对秀秀的热度,厉夏并不在意,城里来的少年遇上朴实意切的大山姑娘,一时的冲动不足为奇。
“喔喔喔!!是秀秀姐送来的玉米!”
小鬼头被锅灶那儿频繁作出的动静吸引过视线,玉米须和玉米叶让心灵手巧的女孩儿择的干净,光秃秃的棒子只一眼就被厉夏哥哥拿木头盖儿合上了。
蒸气烟雾缭绕于整间屋子,似仙气围转,沈卓立咂咂嘴,犯了烟瘾。
吞云吐雾般的感觉,只靠他遐想不易满足,他书包里整整两条烟,全被万阳收了走。
晚上,雨没停,淅淅沥沥从屋顶缘口抖落成藕断丝连的效果。
沈卓立搬来把藤椅仰靠在木门口,深呼一口气,似乎由肺部升起的烟味弥漫。
坑洼低平的泥土里,源源不断地汲取天降雨露,更烂更泞,一脚踩上去会留下像在雪地里一般的脚印。
有点晚了,厉夏端来三根玉米供沈卓立挑选,烫手的一把提溜在衣服上,学着小仓鼠捂耳朵解热的方法,捏.揉冰凉的耳垂。
“喂!”
厉夏回过头,问他怎么了。
“你有烟吗?”
嘴皮子打着颤,说话原本利索的沈卓立,恐怕是心虚。
“我不抽,也没有。”
厉夏挑拣出另一根胖乎乎的玉米,是给张志豪选的,他自己那根虽说矮壮得变了形,但不影响口感。
玉米粒清甜多汁,搅动在沈卓立馋嘴的口腔中,祛除了小部分烟瘾,没有根治。

风和日丽是弥勒村长年累月的***样态,匆忙来去的阴雨第二天便敛起躲进燥热满溢的毒日头身后,半点怨言也没有。
万阳领着摄像组重新开机,预备的间隙,沈卓立瞒着全部人独自跑开,他烟瘾重,昨晚梦里都是自己腾云驾雾,他上山来的时候,各家门前会坐着些个年迈干不动活的老头子。
那些老头们叼着劣质香烟,当时走过,沈卓立咳嗽得厉害。他抽的烟毫克数中等,跟老烟民相比,差的远。
“爷爷,管您借根烟!”
暖阳倾城,处处能见着藤椅上晒日光浴的老人家,男男女女。
“借烟,什么时候还呐?”
张爷爷少了半边门牙,说话漏风,普通话不地道,拌了云南方言味道在里边,听是听得懂。
老爷子喜欢小年轻,不过是逗乐沈卓立玩,深灰色上衣的领口袋里掏出一包锡纸褶皱的香烟来,无名无牌,沈卓立不管那么多。
“谢谢您!”
一根解烟愁,回去的路边开满了黄色小野花,朵朵漂亮,沈卓立取下夹在耳边的香烟,放兜里安全。
“妈.的!忘了借打火机!”
张秀秀家的屋房近在眼前,隔壁他住的那间似乎动静大了,离着拍摄时间剩下的不多。这支烟必须解决。
秀秀洗过头发,任晨辉之间夹杂的风浪吹干湿透的短发。她立在门前有一会儿,远处的不羁少年郎当藏起的香烟一并让她瞧见了。
少年逆转过身子,向着她站立的方向不受控制地靠近。三米,一米,近到贴附秀秀耳边,用着仅两人可闻的音量说道,“借个火!”
少女垂下的发帘,被风胡乱开出了一道口子,她怔怔地回了屋,确定他没跟着进来。
秀秀家鲜少用打火机,平时点柴习惯拿火柴盒,手指碰触到画有五星红旗图案的火柴盒边缘,蹭的收回手,还好,窗台上有只蒙了灰的打火机。
“给!”
上边的尘灰,秀秀扶手揩了干净,尾部冲向沈卓立递给他。
露天的洗衣台底下成了既是最危险也是最安全的地方。沈卓立忘了道谢,不问是否方便,径自半蹲在洗衣台之下,动作娴熟地遍遍点火。
“啪——”
“啪——”
好几次点着火,他叼在嘴里的烟一靠近便识趣地熄灭了。几次下来,不羁少年却没骂嘴,耐心地和打火机耗着干。
火苗腾地蹿起,灭火前多出一只围挡住风向的细软小手。是秀秀在帮他挡风。
烟草触到火,很快燃烧起来。沈卓立习惯收起打火机,揣在兜里。
猛吸食一口,直抵向肺部深处,烟很烈,沈卓立第一回抽,吐出云雾的瞬间,是做过全身spa的快.感席卷四面。
他悠悠倾吐出青白色的烟雾,游离在两人周遭。远看,像秀秀的头发被点燃了一般。
“这个…是不答应的吧?”
香烟在他们弥勒村,只有上了岁数的老头老太抽,他和秀秀的年纪相当,不能抽的。
沈卓立回答她以前,先***深吸一口夹在食指和中指间的烈烟。
“没人知道。”
他指的没人,是那群和他一起外来的人,可能也包括厉夏哥哥。
少女被烟熏得黑红的脸蛋儿,胆怯地露出一丝介意和嫌恶,只见她伸出纤细的食指对准自己,幅度不大地点了点。
不是没人知道,她知道的。
长时间半蹲脚会发麻,在渐麻未麻之际,沈卓立事先抖抖脚,顺便往秀秀那侧靠近。
“你似乎不爱说话!”
刚来那天,帮他搬完行李箱说走就走了。看她默默洗衣服也无声无息,一个人山上砍柴更是不言不语。现在,直接以手势代替说话,活像个哑巴。
“熟了就爱说了。”
酥麻感先流转在秀秀脚下,她机械地挪动步子,如细针扎般的感觉,好痛。
仔细一想,的确只是她和自己说话少,小鬼头还有厉夏,似乎和她都有挺多话说。
“那你和厉夏很熟?”
幼稚的较量和上次问秀秀“谁砍柴多”一样,狂妄的少年心存不服,肆意凌乱的衣领口,似有若无地透进热风,他不再吸烟,垂着手腕,任烟灰烧灼后随重力坠地。
秀秀不曾注重过他近距离时的容颜,眼睫毛细长浓密,像个女孩子一般。他的脸比来那天粗糙许多,但依然白。
不变的是少年当时不屑抱怨的姿态与现在雷同,半蹲身连同急躁的质问,如出一辙。
“他比你早来十天。”所以熟。秀秀没说完。

小编今天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今天共享的越过山河来爱你(林嘉禾沈卓立),小说细节描写很细腻,构思巧妙,故事情节一环紧扣一环,耐人寻味,强烈推荐!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