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荷尔蒙陷阱(周姈向毅)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荷尔蒙陷阱(周姈向毅)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荷尔蒙陷阱(周姈向毅)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8-19

小说内容介绍

唤醒你的少女(少年)心――荷尔蒙陷阱,它是由一字眉倾心创作的,讲述了主人公周姈向毅故事,小编今天为您带来荷尔蒙陷阱全文在线阅读 。——女人三十,***似虎。周姈熟悉向毅后,对这句话有了深刻感慨。

周姈向毅小说摘要

“嘿,修车的!”
声音细柔却不怎么客气的招呼在背后响起,额头上一滴汗沿着眉心滑下,向毅扭头,先被眩目车身反射的金色光亮刺了眼。
驾驶座的窗口露出一张白得有些过分的脸,妆化得恰到好处,五官哪哪儿都让人觉得妥帖又顺眼,秀雅和艳丽两种气质交融着,竟然也能相得益彰。
生活中难得一见的***,一个小时前才在电视上看过,当下活生生出现在眼前,向毅却似乎没多大爱好,只略略扫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继续摆弄手里的东西。
“跑车不修。”

荷尔蒙陷阱章节全文阅读

“嘿,修车的!”
声音细柔却不怎么客气的招呼在背后响起,额头上一滴汗沿着眉心滑下,向毅扭头,先被眩目车身反射的金色光亮刺了眼。
驾驶座的窗口露出一张白得有些过分的脸,妆化得恰到好处,五官哪哪儿都让人觉得妥帖又顺眼,秀雅和艳丽两种气质交融着,竟然也能相得益彰。
生活中难得一见的***,一个小时前才在电视上看过,当下活生生出现在眼前,向毅却似乎没多大爱好,只略略扫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继续摆弄手里的东西。
“跑车不修。”
她又不是来修车的。周姈下了车,径直走进来,停在他左后方,一改方才显得有点傲慢的语气,礼貌道:“你好,你熟悉钱嘉苏吗?”
看到她的第一眼向毅便猜到了她的来意,闻言头都没抬,答了一句:“不熟悉。”声音倒是低沉得有几分***,但态度散漫又敷衍。
“就是钱鑫。”周姈很有耐心地解释。
低着头的男人动作不停,也没再搭理她。
周姈无所谓地撇撇嘴,其实心里早已有了答案。这修车铺子就这么一个员工,不熟悉老板怎么说得过去。
钱嘉苏的真名、履历、电话、家庭链接、以及名下全部资产,昨天晚上在酒店里她就已经得到了非常具体的资料,来之前打过电话来着,一直没人接,她干脆直接找过来了。
修车的不愿意跟她说话,周姈便顾安闲停满了电动车的小院子里转悠起来,四处看看。
别说,开惯了四个轮子,猛地看到这种两轮的小家伙,竟然觉得挺可爱的。一辆一辆挨个看过来——修车的正在摆弄的奶黄色那辆最好看。
周姈的目光在车上仔仔细细打量片刻,忍不住就转到了人脸上——这修车的看起来像还兼职挖煤,皮肤黑得很均匀,衣服也是菜市场最流行的精选款,小区老大爷们的最爱。
正看着,一阵节奏激荡的音乐忽然响起——
“这是一个晴朗的早晨/鸽哨声伴着起床号音/但是这世界并不安宁/和平年代也有激荡的风云/看那军旗飞舞的方向/前进着战车舰队和机群/上面也飘扬着我们的名……”
……音乐品味也是不同凡响。
周姈的视线下意识循着声音往下,只见男人拿毛巾擦了擦手,将腿一伸——倒是蛮长的,强健有力款——他掏出一只黑色的手机,接通:“喂。”
彼端马上传来一道咋呼的声音:“表哥凉皮卖完了你吃米皮还是擀面皮快点说我手机忘家里了老王这个抠B只让我用一分钟!”
手机的听筒太给力了,周姈离得两米远都能清楚辨认出来。
“随……”
向毅才说一个字,余光瞥见一片白色的***靠近,紧接着女人娇柔的声音在头顶很近的地方响起:“钱嘉苏吗?让我跟他说句话。”
抬头便见那女人一只手撑在膝盖上,弯着腰,垂下来的发梢就在他眼前不到两厘米,鼻翼间萦绕着若有似无的女人香气。
向毅看着她,没动。
她似乎是没耐心等,直接将脸凑过来,隔着十几厘米的距离说:“嗨,钱三金,我是周姈,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回来,不然我就要砸店了哦。”
说完她便满足地直起身,冲向毅微微一笑:“你们继续。”然后便低头研究起跟前的电动车,纤细莹白的手指在圆溜溜的镜子上点了点。
向毅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电话已经被毫不留情地挂断。
……这熊玩意儿。
“这车怎么卖?”
周姈爱不释手地摸着奶黄色Q萌Q萌的小车车,越看越喜欢。好多年前她也曾经特殊想拥有一辆代步电动车,那时候还没有这么好看的造型,她也没有足够的钱。
说起来,她的人生只经历了两个阶段,从买不起电动车,到开得起跑车,跨度也挺感人的。
向毅挂完电话,没急着开始手上的活计,起身走到檐下。硬朗坚固的男人体格,经过时还留下了一点汗味儿,周姈有点嫌弃地抬手扇扇,往旁边挪了一步。
他从方桌上刨出一个被压得已经变形的烟盒,将最后一支烟掏出来夹在唇间,盒子随手一抛精准地投入墙角的垃圾桶,一手拢着打火机点火。
解瘾般抽上一口,回了两个字:“不卖。”
那是钱嘉苏的宝贝疙瘩,车***上还有他自己刻的名字。
现在修车的都这么有个性了吗?不修车不卖车,这铺子是开着自己玩儿的?
周姈抬眼看过去,只见这位有个性的修车师傅姿态懒散地斜倚在门上,微眯的眼睛藏在缭绕腾起的烟雾后。她这才发觉自己对他的第一印象有偏差,这人本身的气质,一点都不像他的衣着那么朴素随意。
大概是意识到自己的态度违反了“顾客是上帝”的基本准则,向毅夹着烟又补充一句:“只有这辆不卖。”
周姈泰然自若地扫了一圈,指向门后停着的那辆:“那个呢?”
外形差不多,也是黄色,不过是磨砂的,车身下半部分有点脏,洗干净应该也是个萌物。
向毅缓缓吐出一口烟雾,“两千。”
还以为这么多年过去物价飞涨电动车的价格应该也跟着水涨船高呢,没想到还是这么多。周姈很干脆地点头,从车上拿了钱包下来,数好一沓现金。
“呐。”她把钱递给向毅,看他数都没数随手搁在窗台上,好心提醒他,“你最好还是数一遍。”
向毅扫她一眼,没吭声。
他不领情,周姈耸耸眉头,转过身去试自己的新车。
这个东西应该算是自行车的升级版吧,周姈很有自信地撩起***坐上去。钥匙就在车上插着,但拧完钥匙试着抬了下脚,感觉到身体重心不太稳有歪倒的趋势,赶紧又放下去,扶着车把不知道该怎么动了,脚尖***点着地,不敢轻易抬起来。
那***一看就是新手,脚架都不知道收。向毅看她自己在那儿捯饬了一会儿,碾灭烟走过去,一手抓住车后面,轻而易举地将她连车带人提起来,脚一蹬收起支架,松开了手。
然后电动车和车上的人马上向一侧歪去,周姈惊呼起声:“诶诶诶诶——”
向毅有些无语地伸手扶稳车把,另一手将人捞回来,然后看了眼她脚上细得能当***的高跟鞋,“脚撑着地,腰上用点劲儿。”
觅食归来的钱嘉苏躲在门外偷看,向毅抬头时扫过去一眼,他才缩了缩脖子走出来。周姈看到他便弯唇笑起来,颇亲热地叫了一声:“三金。”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钱嘉苏提着两盒打包的米皮,一脸复杂。
“找你玩啊。”周姈笑眯眯地看着他,笑脸看起来特殊的温柔可人。
正在此时车身猛然被抬起,周姈冷不丁被吓到,又是一声惊呼,连忙紧紧攥住车把。向毅重新把脚架撑好,转身回去坐在了自己的小马扎上。
周姈转头看了他一眼,这人真是……
她一声没吭地就能找到自己的老巢来,钱嘉苏是怎么也没料到的,不过想想人家堂堂一个大集团的董事长,从全市一千多万人里人揪出他大概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吧。
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只好举了举手里的米皮说:“……你要吃吗?”
其实只是客气客气,究竟这种东西大概是入不了董事长的眼的,没想到周姈爽快地点点头,很有爱好的样子:“好哇。”
两人坐到檐下的桌前,杂七杂八的东西被钱嘉苏一股脑推到里面,空出半张桌子,拿抹布擦了两遍。他把饭盒打开推到周姈面前,递给她一双一次性筷子。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伺候别人吃饭呢。
周姈接过筷子,很礼貌地说谢谢,只是看到里面红油油的辣椒,轻轻皱起了眉。夹了一小段尝了尝,马上摇摇头将筷子放下,“太辣了。”
“不吃了?”钱嘉苏有些无措地挠挠头,不可能自己吃让她看着,也不能都不吃干坐着,他不知道该怎么整了。“……你找我什么事啊?”
周姈吐了吐被辣到的舌头,“走吧,我请你吃饭。”
钱嘉苏下意识看向自家表哥,后者坐在小马扎上端着一次性饭盒顾自吃着,头都不抬,仿佛什么都没闻声。内心挣扎了一会儿,他站起来:“那行吧。”
钱嘉苏回屋里拿手机,周姈站在檐下等他,目光不由自主地落下除她之外唯一的一个活人身上。
——钱三金叫他表哥,表兄弟俩个性真的差好多,一个外表痞坏但心思深沉,一看便是浸淫社会多年,一个却像温室里养大的傻白甜宝宝。
正想着,傻白甜宝宝出来时看到窗台上一沓现金,马上握草了一声,然后鬼鬼祟祟地扭头瞅瞅自家表哥,趁他不注重摸了两张卷到自己口袋。
周姈乐得不行。
做贼心虚的钱嘉苏开溜之前先故作镇静地打报告:“表哥,我出去一趟。”
向毅嗯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你跟姥姥说声,晚上我就不回去吃饭了。”
周姈跟在钱嘉苏后头往外走,经过向毅跟前时,停顿一下,微笑着说:“打搅了,表哥。”
表哥?
向毅抬眼,很轻地挑了下眉。
“那个先在你这放着吧,回头我让人来取。”周姈指了指磨砂小黄,眼睛弯着,笑脸非常动人,“麻烦帮我洗一下,谢谢。”
红艳艳的跑车轰鸣着离开,破旧的小院子恢复静谧,门前扬起的一片细尘却久久没落下。向毅看了两眼,低头,米皮里绊了足够分量的芝麻酱和黄瓜丝,少辣椒多醋,是他喜欢的口味,但忽然就不太有胃口。
嗯,大概是因为表弟有***请吃大餐,表哥却只能吃五块一碗的米皮吧。

荷尔蒙陷阱章节免费阅读

——其实第一眼看到你,我就觉得你很特殊,想和你交个朋友,所以才会送酒,为你唱歌,希望没有唐突到你。
钱嘉苏坐在拉风的跑车上,发挥二十三年人生中的最高语文水平,最终想到了这样一套说辞,嗯,简直完美。
小风呼啦啦掀起了他英俊的刘海,心情那个飞扬啊。
可惜他的聪明结晶最终还是没派上用场。
这位女士似乎并不是像他最初以为的那样,是来兴师问罪的,从头到尾她都没提昨天晚上的事,问的全是有没有女朋友啊、平时喜欢玩什么呀的小话题。
不得不说,长得美真的是一个加分项,漂亮的小姐姐对自己笑眯眯地亲切又和善,钱嘉苏便觉得自己真个人都变得柔软了。
想想反正自己什么也没做,钱嘉苏渐渐抛下了预防之心。
周姈中途接了一个电话,晚上的大餐便临时更改了地点。钱嘉苏倒是没意见的,他对吃的真的没啥讲究,填饱肚子就行。
跟着周姈一路畅通无阻地***城中有名的富人区,夕阳还没完全落山,别墅里已经亮起灯光。一进院子便听到一阵格外动听悦耳的欢笑声从某个地方飘来,钱嘉苏心里顿时像揣了一万头奔跑的小鹿,哇,听起来似乎有很多小姐姐诶!
圈子里的一个姑娘今天过生日,请了一大帮姐妹和帅哥来玩。丁依依来门口接周姈,见那个高仿爱豆从她车上下来,马上吹起口哨。
“哎呦哎呦,这不是昨天唱情歌表白的那位小帅哥吗?”她扭着腰贴过来,笑得像蛇精似的,纤纤素手直接就搭在了钱嘉苏手臂上,指甲上是鲜艳好看的图案,小钻石尤其亮眼。
“你、你好。”第一次碰到这阵仗,钱嘉苏身体都僵直了。
“别逗他。”周姈关上车门,拨开丁依依在人胳膊上捏来捏去的手,然后指着她对钱嘉苏说,“这姐姐看着是不是有点可怕?别担心,后面那群比她更可怕。”
“去你的!”丁依依笑骂,很顺从地被她推开,领着两人绕过花园往热闹的游泳池走。
隔老远便瞧见一片色彩鲜艳清凉的布料和白花花的细胳膊长腿儿,钱嘉苏眼睛瞬间直了,OMG,比基尼小姐姐!
老太太打来电话,喊向毅回家喝稀饭,刚好小黄的改装工作已经差不多了,他三两口吃完剩下的米皮,将全部的小零件装好,车推到墙边放着,然后锁了修车铺的门。
太阳快要落山,天色渐渐暗下来,他从老王小吃店旁边的小巷子穿过去,抄近道回后头那条街上的阳光小区。
他家就在那儿,跟老太太和经常夜不归宿的钱嘉苏一块住。
一进门就闻到一股洋葱的味道,已经瘦到脱了形的小老太太正拿着碗盛稀饭,听到声音马上回头,脸上带着笑,往他身后瞅了瞅:“小鑫呢?”
“跟朋友出去吃了,不用等他。”向毅走到茶几前,果然有半碗腌洋葱,他马上皱起眉,“怎么又弄这个,忘了化疗的时候多疼了?”
老太太不好意思地***笑了两声,讨好道:“你不让我吃腌菜我吃不下饭呐,就吃两口尝尝味儿。”
向毅不为所动,端起菜直接一股脑倒进了厨房垃圾桶。
“哎你这败家熊玩意儿!”老太太心疼地跺了跺脚,瞪他一眼,嘟囔着转身出去,稀饭就只给他盛了半勺。
向毅有些好笑,过去搂着她肩膀在头上拍了两下,哄小孩儿似的:“乖啊乖啊。”
老太太生气地打他的手:“走开走开,别把我假发弄歪了!真烦人!”
向毅先回房间冲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清清爽爽地出来陪老太太吃饭,然后带她下楼散了会步,就送她回房休息了。
他屋里收拾得格外整洁,被子叠得四四方方的豆腐块,是多年部队生活留下的习惯。脏衣服在椅子上搁着,已经能凑一锅了,他挨个掏了掏口袋看有没有东西。
打火机零钱摸出来不少,还有一张名片。
很少见的非凡材质,白色底,烫金字,一面印着大元集团的logo,一面是联系方式。
——周姈,大元集团董事长。
这是那天晚上去吃饭,车好端端停在路边被撞到,肇事司机留下来的名片。他的车已经有些年头了,但还很坚强,损坏不严重,他自己修好了,没有找人索赔,不过没想到,时隔不久竟然以这种方式见面了。
向毅又想到她临走前那声自来熟的表哥,扯了下嘴角,随手将名片塞进桌上的铁盒里。
陪老太太吃饭散步,洗衣服,看书,玩手机——向毅的夜晚生活一如既往的平淡,然后临睡前,刷到了表弟非常有***不平淡的朋友圈:【Put your hands up!】
配图是一张热闹气息扑面而来的照片,身着泳装的各色俊男靓女在泳池里嬉闹,泳池外的则举着酒杯摇摆身体似乎在跳舞,背后餐桌上摆放着琳琅满目的食物和酒水,再往后是灯火通明的三层别墅。
看得出来每个人都很尽兴,姿态放纵,笑脸恣意,尤其是画面右下角咧着一口白牙自拍的钱嘉苏,参加趴体很喜悦嘛。
往下一拨,看到他们一起玩乐队的有个小孩儿评论道:好多***!玩得这么嗨,说好的身体不***呢?[机智]
昨晚钱嘉苏回来后嘟嘟囔囔很久,不过向毅到最后也没搞清楚他到底为什么忽然想不开要去***,并且未遂。倒是钱嘉苏自己一副深受打击的样子,扬言要休息一天散散心从此痛改前非。
但到底还是年纪小,玩性大。向毅点了个小爱心,退出微信,将手机放在一旁。
——03:37
熟睡中被铃声闹醒,向毅眯开发沉的眼皮往电子时钟瞟了眼,又合上,没理。激昂的军歌还在唱着,困意逐渐稀释,最后他还是睁开眼睛,将手机摸了过来。
不省心的表弟半夜三更还在外面浪,做表哥的也不得安生。
没来得及接通电话就断了,是个生疏号码,他回拨过去,只响了一下就通了。
“喂?表哥?”有些熟悉的女人嗓音,大概喝了酒,语速有点慢,听起来比白天那会儿还要轻软和慵懒。
向毅坐起来,开了灯。“有事?”
总算是找着人了,周姈倚在车门上呼了口气。晚上有些冷,四面还黑乎乎的,路灯暗得可以忽略不计。
“三金喝醉了,你出来接他一下吧,”她被风吹得打了个哆嗦,“他太重了,我扛不动……”很柔很细,听起来就有点像撒娇。
向毅动作迅速地套上衣服:“你们在哪儿?”
“就在你们店门口啊,”周姈又回头看了眼大门紧闭的修车铺,不走平常路的招牌外面弄了一圈小的LED彩灯,在一片漆黑的环境里非常瞩目。
“在那儿等着,我马上过来。”
向毅掐了电话,轻手轻脚走出房间,刚走到门口,听到老太太在屋里头问了一声:“又出门啊?”
老太太睡得浅,晚上起来上厕所干嘛的但凡有点动静她就得醒。向毅折回来,将门推开一条缝儿:“我下去接小鑫,他喝醉了。”
“这孩子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老太太咕哝一句,又叮嘱他,“别骑摩托啊。”
“就在楼下。”
老太太放了心:“去吧去吧。”
向毅下楼,从小巷子小跑着赶过去,老远就见一辆车停在门口,纤细的身影靠着车门站着,似乎是觉得冷,抱着手臂抖了一下。
“喝了酒还开车?”空气里都是难闻的酒气,向毅微微皱眉。
这劈头盖脸责备的语气让周姈有点不爽,但懒得计较,指了指副驾上歪七扭八的钱嘉苏:“你赶紧把他弄回去吧。”
向毅绕到另一侧,弯腰正要拉开车门,熏天的气味从半开的窗户冲出来,像无形的一掌,生生将他推后了一步。
艹……他撇开头,长长出了一口气。怪不得那么冷她还一直站在外面等。
目光转向对面,发现周姈刚好也在看着他,表情有小小的幸灾乐祸。
“你们店应该可以洗车吧,这个也要麻烦你洗一下了。”她伸手在车顶拍了拍,不知道是不是向毅的错觉,她的语气听起来还有点小愉快。
“里面这些,”她隔着窗户指了指,眉尖拧出嫌弃的外形,“能拆掉的都拆掉吧,我再换套新的。”
向毅意味不明地看着她,片刻后才不轻不重嗯了一声。
打开车门通着风,等味道不那么毒了,向毅俯身将扭成一个神奇***的钱嘉苏提拎出来。先上下扫了一通,确认他除了嘴角有一点残留物身上并没有被污染,才一把将人扛起来。
钱嘉苏的身高没有180也在175之上,虽然身材偏瘦看着很弱,但一个成年男人,体重至少是有60公斤的——他就那么抗麻袋似的把人往肩上一抗,轻轻松松。
周姈还没来得及收回微讶的目光,他又转过身来,语气不容拒绝地道:“你跟着我。我先把他弄回去,待会儿送你回家。”
把她当成他的小跟班儿了?周姈挑了挑眉,站在原地没动。“不用了,我已经叫人来接我了。”
“那到我家等,你一个人在这里不安全。”向毅态度很坚持,站在那里盯着她,大有她再不过去就直接过来逮人的意思。
担心她的安全?这种感觉对周姈来说挺生疏的,她看着仅仅一面之缘的男人,莫名其妙很想笑,最后当然是绷住了,堪称乖巧地点头:“那好吧。”
她从善如流地走到过去,向毅又说:“你走前面。”
周姈看他一眼,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在他偶然的一句指挥下,顺着漆黑的马路走了一段,拐进更加漆黑的小巷子里——这犄角旮旯的地方想要做点什么违法乱纪的事还真的挺合适的呢。
走了几步她忽然回过头来,脸上带着点笑说:“诶,我就这么跟一个生疏人走,不是更危险吗?”
向毅克制地看了她一眼,“你不用担心。”
这个回答让周姈很有爱好地扬了扬眉,“是因为我对你没有吸引力?”
她干脆停下来,好奇又认真的眼神地盯着他,非要问个答案似的。向毅跟着停住,黑黢黢的目光回视着她,半晌没出声。
周姈也没坚持,跟他对视几秒钟,歪了下头,特殊自信地评价一句:“你看人的品味还真是随了你的衣品。”
她转身继续往前走,一边又问:“表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向毅对这个女人自来熟的称呼无动于衷,还没来得及开口,只见她忽然身体一歪,像是踩到了什么东西,整个人猛地向一侧倒去。他连忙腾出一只手,精准地拦腰将人捞回来。
“哎,吓我一跳!”高跟鞋走夜路果然不方便,周姈攀着他才站稳,一只手心有余悸地摸着胸口,另外一只刚好抓在他上臂石头一般坚固的肌肉上。
——不过他的身体比石头要烫人多了。
这个念头一冒头,腰上灼热的触感也变得异常清楚,周姈若无其事地把手拿开,冲他微微一笑,“谢谢。”
向毅收回手,把肩膀上的“麻袋”往上颠了颠。

小编今天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今天推荐的荷尔蒙陷阱(周姈向毅)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小说剧情跌宕起伏,人物刻画栩栩如生。剧情为主,言情为辅,很出色,强烈推荐!觉得不错的,请点赞收藏转发一下,谢谢啦!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