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吾生总牵尘(顾遥萧楚屹)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吾生总牵尘(顾遥萧楚屹)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吾生总牵尘(顾遥萧楚屹)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8-19

小说内容介绍

作者石头小城著作的言情小说吾生总牵尘(顾遥萧楚屹)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为你出色呈现,主角是顾遥萧楚屹。顾遥看看镜中的自己,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眇兮。更多出色关注本站体验搜索“吾生总牵尘免费全文阅读”。

顾遥萧楚屹小说摘要

顾遥上辈子为国家鞠躬尽瘁,为家人死而后已,是一个善良的好人,所以老天让他重活一次,萧楚屹生在皇天贵绪之家,却被亲人害死,不甘心就这样死了,所以他也重生了。

吾生总牵尘免费全文阅读出色试读

顾遥听着她们讲了几十遍的话,笑都笑不出来了,只能像娃娃一样任人摆布。
司画上装,司琴梳头,春熙选衣服,三个人愣是折腾了他一个时辰才弄完,顾遥已是奄奄一息。
顾遥看看镜中的自己,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眇兮。
不得不说,顾遥附身的这个人,当真是沉鱼落雁之姿,闭月羞花之貌,顾遥想,庄姜也不过如此吧。
萧楚屹进门的时候,看见一个天仙美人正对着镜子发呆,不免失笑。第一次遇见看自己也能看呆的人。
可顾遥转头对他笑的时候,萧楚屹的眸子蓦地变沉,他走过去把人圈进怀里,“你今日很美。”
顾遥早已习惯他在人前的亲密,温顺的任人搂着,无奈的笑笑,“总要当得起倾国倾城,红颜祸水几个字吧。”
萧楚屹把一缕碎发,捋到他耳后,眼色一柔,“今天委屈你了。”
顾遥安抚的把手放在他手臂上,“爷,我不委屈。”
他们今天得演一出戏,还得演的好。
今晚萧楚屹要宴请各皇子来府上叙旧小聚,至于是不是萧楚屹自愿,那还真是由不得他。
太子,恭亲王,荣亲王,裕郡王,硕亲王皆会到场。
太子,恭亲王和荣亲王,都在顾遥手里折了人,自然不会让他轻易过完这宴会。顾遥知道今晚这仗难打,可他也只能上。
萧楚屹和顾遥前脚才到院子,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就进来了。
顾遥低头不语。
太子在主位上坐下,其他人分别落座,萧楚屹还是一如既往笑的风流,“参见太子殿下,四哥,五哥,小九,十二。”
等萧楚屹说完,顾遥依矩行礼,“参见太子殿下,恭亲王,荣亲王,硕亲王,裕郡王。”他行完礼抬起头,在座几人皆是一愣。
肌肤***,美目流盼,桃腮带笑,轻罗小扇白兰花,纤腰玉带舞天纱,说不尽的温柔可人。
这个人,确实有迷惑人心的天姿。
顾遥也感觉得到露骨的目光,其中以太子最淫秽。他面上不动,眼里却透出厌恶,那太子果然上不了台面。
萧楚屹往他身前一挡,牵着顾遥的手坐在太子的右边。
恭亲王笑一笑,先说,“七弟这小妾怎么还越生越漂亮,比起落水那日更美了。”
萧楚屹看向萧楚帆,挑一挑眉,“是啊,遥儿是越长越漂亮,不然当日四哥也舍不得把人送我。我还要好好谢谢四哥呢,我敬你一杯。”说着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满是爱意地看向顾遥。
顾遥也看着他害羞的一笑,又低下头去,更加让人心痒。
萧楚帆是个沉得住气的,笑着没说话,把敬的酒喝完了。
太子可就不是那么好气量了,自己表妹被萧楚屹打的只有一口气,现在又眼馋顾遥的姿色,阴阳怪气地开口,“四弟,不是我说你,要不是你送了个妓馆小倌给七第,他哪里会因为宠妾灭妻,不懂礼法,在除夕被父皇责罚。”
萧楚绪这连敲带打,说顾遥身份低贱,又指萧楚屹不成大器。
萧楚屹眉都没皱一下,只是揽住顾遥的纤腰,叹口气说,“我萧楚屹不过一个军旅粗人,什么礼法我也不懂,只愿能与遥儿长相厮守,白头到老。”
顾遥抚上他的手,马上被人握紧。顾遥微笑着抿嘴不语,心里却已是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这萧楚屹演技真不是一般的好,说起谎来不仅脸不红心不跳,还让了人听了颇为动容。
顾遥看亲王身边陪着的女子们,都痴痴地望着萧楚屹,怕是只要能得了他的情爱,死也愿意吧。
太子这一拳打在棉花上,不痛不痒,一挥袖,“哼”一声,搂着旁边的女人喝酒去了。
期间几人言语少不了羞辱顾遥的,全被萧楚屹和萧楚晔一一挡下。
顾遥就做一个规矩少言的爱妾,专心伺候萧楚屹吃饭。挑着他喜欢的,一口一口喂进人嘴里,不要男人动一根手指头,好一副郎情妾意,恩爱缠绵的画面。
萧楚屹得了便宜还卖乖,揽住人,在顾遥耳边说,“若平时你也能这样喂我多好。每次吃饭我还得和你抢。”
顾遥眼角一抽,深吸一口气,他什么时候敢抢老板的饭了,他现在可还饿着呢。
萧楚屹低笑一声,拿了一块糕点塞进顾遥嘴里,看人鼓着脸吃下,又喂了一块。
顾遥有得吃,也不计较男人刚刚调笑他了。
这席间觥筹交错,几人明枪暗箭来往返回。
顾遥只道,亲眼见过他更加确信,没有一人比萧楚屹更能、更适合坐上那个位子。
不过,硕亲王,萧楚睿倒是颇合顾遥的眼缘。期间并无一句刁难排挤,反而真心的为萧楚屹打了几个圆场,性格也是开朗活泼,怪不得如此得皇帝宠爱,顾遥也多看了他几眼。
几人见在顾遥那讨不了好,又转向起萧楚屹来。
荣亲王萧楚桓在军方有护国候的支持,向来和萧楚屹不对盘,“老七啊,你这爱美人,五哥不管你,可是父皇想让你去兵部做事,怎么就不答应呢。”
萧楚屹说:“我只会打仗,兵部那些事我做不来。”
顾遥心想,兵部尚书是你荣亲王的人,去了也不过是被你压着,做不出什么实事来。
萧楚桓冷笑一声,倒真摆出哥哥的架子来,“老七你不能只知行军打仗,不通政事,不懂人情,整日只泡在军营里和些粗人在一起。”
他这话一出,萧楚屹无所谓的笑笑,倒是萧楚晔和顾遥的脸色变得难看。顾遥算是从小长在军中,最懂军人铁血,同袍之谊,哪是你们这些只知玩弄权术的人可比的。
顾遥不自觉就握紧了萧楚屹的手,男人反手包住他,勾了勾嘴角。
顾遥的心,一瞬痛了。连他一个外人都如此不忿,萧楚屹却听这话听了十年,却还要强颜欢笑。
宴席上少不了歌舞助兴,这不一曲刚毕,萧楚帆眼里闪过精光,“七弟,当初顾公子的琴艺也是小有名气的,不如让他弹奏一曲。”
萧楚屹眯了眯眼,这身后的丫鬟则是一愣。不说这萧楚帆乘机羞辱顾遥,顾遥从来就没有弹过琴,连嘴上都没说过。
哪知萧楚屹还没开口,顾遥自己站起来了,柔声道,“承蒙王爷不弃,那我就献丑了。”说着朝萧楚屹眨眨眼,就走到琴前坐下。
萧楚屹“呵”地一笑,眼里满是期待,这个人,又要给自己什么惊喜?
顾遥双手抚琴,爷爷从小就逼他学了两样,毛笔字和古琴。毛笔字他不喜,字就写的***不类。可古琴他却是喜欢的,音乐总有安慰人心的力量,他经常弹给顾涵听。
至于顾遥穿越以后为什么不弹,那是他实在不想招惹注重。一开始是为了避开萧楚屹,以前偶然看的电视里,女人一弹琴,就招来了各色男人。后来,则是避开那些女人,省的给自己找麻烦。
清风吹过顾遥的脸颊,他轻轻拨弄一下,一声清脆的声音萦绕在耳畔,与这轻灵的夜色交相呼应,。柔胰拨动,一阵弦音腾空而起,飘忽不定,蜿蜒曲折,婉转流连。
顾遥和着琴音开始唱,唱的是他以前喜欢的《雁门关》,只是避讳了名字。
笙歌燕京烟雨江畔不思黄沙戈断
玉镯过腕战甲披肩你说去雁门关
允诺三年再隐山间泛舟共渡余年
自此去送出烟雨策马扬尘千万里温良的眉宇满杀气
在故里红衣女为你念着菩提古佛灯芯惶惶移
边关狼烟腾起战马嘶鸣白袍浴血雨
眼前男儿罡气红缨提血染燕字旗
边关黄沙满天忠骨埋地宁碎不毁誉
抛去儿女情长英雄睥睨换我河山兮河山兮
众人皆是一愣,没料到顾遥的琴艺这么好,更没料到他能把古琴弹的气势恢宏,似有千军万马在声中。
可是太子,恭亲王和荣亲王的脸色都越来越难看。顾遥这歌,分明是讽刺他们灯红酒绿,不及萧楚屹在战场上拼命厮杀,以血换城。
萧楚晔却满是惊艳的看顾遥,他真是什么都做得好。
硕亲王看顾遥的脸色则晦暗不明,他皱起眉头,咬着下唇,想说什么却没说出口。
顾遥抬头对萧楚屹一笑,他就是见不惯他们欺压男人,听不惯他们话里对军人的鄙夷,他就是要给萧楚屹出口气。
萧楚屹勾起嘴角,注视着顾遥,他现在太美,浅笑高唱,眼神却尖锐锋利。唱着战场冷血,保家为国,只为自己而唱,实在让人心动。
顾遥的琴声变的更高昂急促,铿锵有力,眼神也更加凌厉起来。
盼音息不信此祭一诺千斤才是你
万里江山你一肩提在故里红衣女
笑你歌如黄鹂如今革马身不渝
边关狼烟腾起战马嘶鸣白袍浴血雨
眼前男儿罡气红缨提血染燕字旗
边关黄沙满天忠骨埋地宁碎不毁誉
抛去儿女情长英雄睥睨换我河山兮!
弹到最后,气势磅礴,七根琴弦,一根接一根断掉,唱完最后一句,琴已无弦。
顾遥站起来,福一福,“我坏了王爷的琴,还请王爷降罪。”
恭亲王咬着牙说了一句,“无碍”,和太子与荣亲王的脸却比墨还黑。
萧楚屹看见顾遥垂着的手指,一滴滴,滴下血来,刚刚被断弦划破,他却是面不变色。
萧楚屹一皱眉,“夜深了,遥儿先退下吧。”
顾遥点头称是,朝众人一一行礼,回房了。
顾遥坐在椅子上,抬着手,免得弄脏衣服。
司画急跑去大夫那拿了伤药回来,刚给他上药萧楚屹就进来了,顾遥瞪眼问他:“宴会这么快就结束了?”
萧楚屹把药接过来,抓着顾遥的手,皱着眉给他上药,“他们心情不好,提前散场了。”语气却是轻松,带着笑意。
顾遥看他喜悦,自己也笑脸满面,老板喜悦,他也喜悦。结果手上一痛,反射地就要缩回来,却被紧紧握住。
萧楚屹笑他,“刚刚怎么没见你怕疼?”但手上是越发轻柔,小心翼翼。
顾遥一撇嘴,总不能说想给你出气,也没在意吧。他避重就轻“痛啊,十指连心的。”
萧楚屹看他一眼,看得顾遥心虚,男人***嘴角,“以前你怎么不弹琴?”
顾遥想真话肯定是不能说,眼珠转了转,“嗯,我嫌琴不好,”说完自己也信了,点点头,“爷看我弹琴吧,气势强,普通的琴不就断弦了。”
萧楚屹一挑眉,给他上完药,才抬头说了句,“知道了。”
过了两天,管家就给他送来了一张焦尾古琴。顾遥看着那琴,吞了吞口水,都不敢碰一下。心想他老板好大的手笔,奖金还能这么给的,真是让人很想给他卖命。
顾遥决定,以后要更努力一点。

吾生总牵尘全本章节在线阅读出色章节试读

萧楚屹看着他认真的眉眼勾起一抹笑,心安理得的让人服侍。
顾遥现在基本是住在他这院里了,晚上也同床共枕。虽然那人倒是努力拒绝过,不过他一个冷眼过去,顾遥便说不出话了。
正月上朝的第一天,萧楚屹没让丫鬟进来。他站在朝服边看着顾遥,那人就一脸认命地过来给他穿衣。
顾遥把袖子拉好,呼口气,直起身来,刚想给男人戴上玉珏,熙春恰恰低着头进来站在帘后。
顾遥一皱眉,自己的丫鬟是不能进室内的,难道是有什么要紧事?
熙春有些急切的开口,“王爷,公子。小玉找公子有急事,还请公子去门口一见。”
顾遥一愣,小玉不会主动找自己,还是一大早找到主院里。
他看向萧楚屹,男人只是面无表情的点点头。顾遥才说:“爷,我去看一下”,快步出去了。
小玉见顾遥出来,也顾不得避讳,拿出一封信递给他。今天天不亮文理阁的人就送了信给她,让她立马给顾遥,小玉不敢耽搁。
顾遥拆开信看,越看眉头皱的越紧,垂下手,眼睛飞速地转,这……他一咬唇,这下顾不上身份暴不暴露了,转身要去寻萧楚屹,就见男人站在身后望着自己。
顾遥走上前去,眼里满是焦灼,把信递给他,“爷,今天这朝上不得。”
萧楚屹一挑眉,拿过信来看,看完也是脸色一沉。
“爷,这个教书先生字迹苍劲有力,最擅长模拟字迹,进了邓府三日,昨夜出来已是尸体。”
萧楚屹和顾遥都知道只有一种可能,邓中书令让人仿了字迹,完事后杀人灭口。
信上还有第二条信息,“还有这先生被找进邓府的前一日,林书琪的婢女借口探亲,实则私会了邓府管家。爷的笔迹想是流出去了。”
萧楚屹冷笑一声,眼里尽是戾气,“萧楚绪想栽赃陷害我,萧楚桓也给他帮忙,真是狼狈为奸。”
顾遥面露急色,“昨晚杀了人证,想必今早是要在朝堂上发难的,可他们到底…”顾遥有些摸不透,这到底是如何栽赃。
萧楚屹看向他,一挑眉,“大渝的使者前些天进京了。”
顾遥震动的看他,目瞪口呆,这太子是想嫁祸萧楚屹通敌***!
大渝与大燕一直都有边境战乱,大渝这几年被萧楚屹压的死才放低了姿态。
想来,若是要伪造萧楚屹与大渝皇帝的往来书信,那使者肯定是带了渝皇笔迹而来。
顾遥一想,确实全部的事情都环环相扣,这么大的罪名要扣下来,那……他惊呼出声,“爷!府里的人……”
萧楚屹怎么会不知他在说什么,厉声问管家,“府里有人不在吗?”
管家一惊,愣了愣,继而懊悔的开口,“除了正常轮休,昨日院里有个侍卫请了探亲假。”
顾遥暗骂糟糕,这通敌卖过的罪名,有物证不行,还得有人证。这个侍卫无论原因必是叛了,要指自己为萧楚屹传递消息。
萧楚屹冷着脸叫道,“影一,影三!”
两个黑衣人从梁上飞身而下,跪在地上。
萧楚屹的声音不容拒绝,“把人杀了,就算追到宫门也不能让他活着上殿,要做的干净。”
三人领命,御风而去。
顾遥心道,这也只能解了一时之急。若是萧楚屹上朝,太子一党必百般攀咬,皇帝本就不喜萧楚屹,对他存有猜疑。
顾遥拉住男人的手臂,“爷,如今之计只有先避开再从长记忆!”
萧楚屹握住他的手,摇摇头,“不可。就算我不去,也难保他们不发难,到时更会让陛下疑心。这朝我会去,自然要喊冤。”
萧楚屹看着欲言又止的人,心里一暖,安抚的笑笑,“案子不是一天两天就断得了的,到时候在外面就由你来谋划。”
顾遥不可置信的看向他,这人竟让自己做吗?他该有很多幕僚谋士才对。却见萧楚屹看自己的眼里只有信任和赞赏。
顾遥点头,回握住他的手,“爷是不是有想法了?顾遥必会竭尽全力,不负王爷的信任。”
萧楚屹一笑,抚过他披在身前的发,“不要一副死而后已的模样,你那么聪明,一点就通。他既然敢联合大渝,那我们就以牙还牙。”
顾遥眨眨眼,“爷是说,太子通敌叛国,还诬陷皇子以消除后患?”
萧楚屹点点头,“我就说你很聪明。”
男人牵着他来到柜前,从暗盒中拿出一个翡翠扳指放在顾遥手上,“这是我以前无意中获得的大渝皇帝的信物。这次我要萧楚绪再翻不了身。”
顾遥握紧戒指,心下有了计较。
萧楚屹又取下贴身佩戴的玉珏亲手挂在顾遥胸前,“见此玉佩,如见本王。”
顾遥看着他,张口却说不出话来,只能握紧双手,“爷,我……”一定会保你平安。
萧楚屹轻抚了他胸口的玉佩,转身就走。
顾遥却忽然叫住他,萧楚屹回头,顾遥欲言又止,迟疑到,“爷既已知我在文理阁的身份,为何……”
萧楚屹今日表现,分明早知道他是文理阁阁主,却从没要他相帮。现在又如此信他,为什么?
萧楚屹***嘴角,“对我来说,你才更重要。”
顾遥瞪大双眼,呼吸一滞,男人又留下一句,“等我回来”,出了门。
顾遥直到萧楚屹不见才缓过神来,长出一口气,对管家说,“备马,我要去文理阁。还有,裕郡王下朝了让他马上来见我。”
管家恭敬的称是,顾遥顿了顿,又说:“府里全部重要的文件、信物,不能暴露的,现在就安排人全部运走。保不了皇帝会让人来搜。”
管家脸色一沉,赶忙去办了。
萧楚晔一路快马加鞭奔驰到文理阁,众人得了交代,无人拦他。他直接冲进阁主房时,顾遥正和孙叔商讨安排。
萧楚晔已是发指目眦,双眼通红,心里又愤怒又焦虑,见到顾遥的瞬间却只能咬紧牙,说不出话,半晌,低下头说:“陛下动了雷霆之怒,七哥……已被关进天牢候审。”
顾遥明明已经知道会如此,可听到还是浑身一颤。
今日早朝,太子麾下御史上本参奏,怡亲王萧楚屹与大渝皇帝有密切书信往来,通敌***,企图作乱。书信俱在,可是人证却被怡亲王派人灭口,更指他做贼心虚。
怡亲王当庭否认,称自己绝没做过此等错事,没有写过书信,更没派人灭口,定是被人诬陷。可被谁人诬陷,为什么诬陷,人证物证可有,是一个字都说不出。
太子,荣亲王都骂他大逆不道,为臣不忠,为子不孝。
邓中书令、兵部尚书、御史等众多官员也要求严惩怡亲王。
皇帝大怒,当场破口大骂,把人关进天牢,令刑部主审,三司协理。
萧楚晔在上朝前虽然被萧楚屹暗示了一下,但暴风骤雨般砸下来,还是把他砸蒙了。
顾遥把人拉到旁边坐下,冷静地说,“小九,你要振作,爷还等我们接他出来。”
萧楚晔听罢点点头,坚定的看他,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顾遥冷笑,“他们用这般下三滥的手段,我们也不用客气。我已经让人去找最会模拟字迹之人,你能不能拿到太子和大渝皇帝的笔迹?”
小九点头,“大渝那老狗儿和萧楚绪的笔迹我们都有。”
“好,到时候我就让他连夜写完两人的往来信件,往严重了写,暗指起兵谋反,并嫁祸怡亲王,觊觎他的二十万大军。然后让他去投案自首。”
萧楚晔一怔,“投案?”
“对,投案。可投的是仿了怡亲王笔迹,编写了与大渝书信的罪。既然他们杀了一个,我们就自己补一个人证。我还要让他坦白,从大渝使者那拿到了他们皇帝的笔迹。”
萧楚晔脸上有了笑意,拍案到:“顾遥你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好计策!”
顾遥还是不安犹疑地问小九,他并不能确定,“燕京的县令是爷的人吗?还有刑部尚书王博从,他没有结党吧?”
萧楚晔点头答道,“周呈确实是七哥安插的,王博从应该也不会偏袒任何一方。”
顾遥这才面色稍缓,“到时候写信之人去县衙自首,你让周呈以越权之由,速速上报刑部,王博从一定会借此去搜大渝使者的物品。我会从文理阁调几个轻功好的,把太子和大渝往来的书信,还有邓府的信物提前放***。”
萧楚晔被他说的都呆了,这怡亲王的案子瞬间就变成了邓府和太子的反案。
顾遥又说,“你通知爷这边的官员,我会让文理阁把邓府和太子这些年从大渝那收受贿赂、金银财宝的证据交给他们。等王从博一把案件报给皇帝,就让他们上书弹劾。”
萧楚晔笑出声了,“好好好,要让他们插翅难逃。”
顾遥也有了笑意,“以皇帝多疑薄情的性格必会大怒,信了九成。他一定会让人去搜东宫,你把这个交给在东宫的眼线,到时让人搜出来呈到御前,太子谋反的罪名就坐了个十成十。”顾遥把翡翠扳指交给萧楚晔。
小九赶忙收好,拍了拍他的肩膀,笑到,“放心,我一定做好!顾遥,你果真是心智无双,七哥能得你相帮,何愁大事不成!”
顾遥却是笑不出来,叹口气,握住胸前清凉的玉佩,眼神晦暗不明,“我答应过他,一定保他平安。自然要全力相帮,只是……爷在天牢里总是要呆上几日的,那种地方,我…实在不安心。”
萧楚晔也难过,“顾遥,别太担心,七哥究竟是皇子,他们不敢如何。”说完又愤怒地一拍桌子,“这些人,我定要他们把七哥受的百倍的还回来!”
顾遥抿抿唇,“只愿事情能顺利,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不出意外,最多十日爷就可以回来了。”
顾遥握紧玉佩,就十日,等我十日。

小编今天推荐

吾生总牵尘(顾遥萧楚屹)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希望当爱情褪去***的外表,回归平淡的真身,我们还能握着彼此的手,一直走下去,白头到老。喜欢这部《吾生总牵尘》的书友们不要错过哦!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