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郡主难嫁(淮绍一陆琼九)免费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
郡主难嫁(淮绍一陆琼九)免费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

郡主难嫁(淮绍一陆琼九)免费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8-18

小说内容介绍

郡主难嫁全本全文阅读上线了,主角是淮绍一陆琼九,讲述了陆琼九觉得心里苦啊,咱这模样也不磕碜,咱这出身也不是会拖累夫家的样子,怎地就没人娶呢???九妹临死前,曾将一个男人揽入怀中。那个男人,身中数刀,血流满地,他跪在她面前,替她挡住外面的全部腥风血雨。

淮绍一陆琼九小说摘要

齐盎边说边用眼睛扫着床上闭目养神的人,依然……没有反应……没有回复。
看来激将法失败。
齐盎蹑手蹑脚***,颇为挫败,“师兄,你特意让我留下来,不就是为了出事后先护住敦乐郡主,那你说说,你是不是喜欢人家啊。”

郡主难嫁全文结局免费阅读

淮绍一翻过身子,不去理会窗户那边躬着腰手指扒着窗棱一副非翻过来不可的人。
他皱着眉,眼睛刚闭上又睁开,眼里染了些许怒气,径直掀起了薄被,着一身寝衣下了床,面无表情的“蹭”一下子撩开了窗户。
齐盎这时刚弯了腰清理沾了草叶的鞋面,待抬起头的时候,就看到淮绍一阴冷静一张脸望过来,他头发披散着,乖顺的垂在他的肩头,刚刚起身还没来得及修整,寝衣松松垮垮的穿着,露出一大片光洁的胸膛。
齐盎咽了咽口水,斜弯着身子,手挡在自己面前,缩着身子,“师兄,师兄,你别生气啊。别别……打我。”
淮绍一冷冷的打量他一番,看到他脸颊一侧鼓起的红包,揉了揉眉心,转身朝门口走去。
齐盎扒住窗棱,头使劲望窗户里探着,大半个身子都钻了***,“师兄师兄,你要去哪里呀,我可以进来吗?外面好多蚊子啊。”
回应他的是门闩抽、动,房门打开的声音,淮绍一靠在房门一侧,看着他的神情有些不耐烦,“还不进来。”
齐盎眼睛一亮,还顺手把窗户关上,才一溜烟跑过来。
齐盎拿起茶壶,对着壶嘴仰头饮了半壶,嘴巴四周沾了许多水渍,他满不在乎的用袖口擦抹干净,“师兄,师傅让我来协助你 ,但我都守了一天了,天天藏草丛可太累了,你说的鱼儿也忒胆小了吧。”
淮绍一坐回床榻,大掌拍了拍床板,“过来睡吧。”
“不是,师兄我还得等几天啊,好几天没打架了呢,我都等不及了。”齐盎伸了个懒腰,伸手解着自己的外袍,“哦,我今个儿看到敦乐郡主了。”
淮绍一掀起被子的手一顿,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他将薄被盖到自己身上,躺平,阖上了眼。
没有得到师兄的回复,齐盎并不在意,反倒习以为常,自顾自的说着:“这敦乐郡主长得还真挺好的,满京城都没有她那样的,眼睛那样大,瞳仁黑的跟葡萄似的,不知道这郡主婚嫁与否啊。要是没有的话,我还可以让师傅提个亲什么的。”
齐盎边说边用眼睛扫着床上闭目养神的人,依然……没有反应……没有回复。
看来激将法失败。
齐盎蹑手蹑脚***,颇为挫败,“师兄,你特意让我留下来,不就是为了出事后先护住敦乐郡主,那你说说,你是不是喜欢人家啊。”
“喜欢就告诉她啊,她长成那样,你老不说就被人先下手为强了。”
淮绍一翻过身子,背对着他,“说吧,听了多久墙角?”
齐盎一下子哽住,继而低声,语气飘忽,“就……从她进凉亭开始。”
淮绍一轻呵了一声,“藏得这么深,我都没发现。”
语调没有起伏,却让齐盎一整颗心脏揪紧了,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大师兄生气。
齐盎皱皱鼻子,咬牙道:“也不能这么说吧,佳人在旁,自然就注重不到别的地方了。”
说完就连滚带爬的下了床榻,“师兄,不能打人啊,我是无心的。”
淮绍一坐直身子,搭在薄被上的手指泛着白,他胸膛起伏着,呼吸间尽量调整着情绪。
齐盎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嘟囔着:“你明明喜欢她啊,你要是不敢说,我去帮你告诉她……”
“你闭嘴!”淮绍一的声音骤然提高,他话语间满是压迫感,也带着浓浓的嘲讽,“我现在能给的了她什么,你要她一个郡主下嫁庶子吗!现在告诉她,只是给她徒增烦恼。”
齐盎被吓住了,好半晌,才支支吾吾,声若蚊蝇,“师兄,我……”
淮绍一脸上显出浓浓的倦意,眉峰还没伸展就又紧紧拢起,起身穿戴好衣物,拍了拍呆愣在一旁的齐盎的肩,“睡吧。”
继而,又重新打开门,独身一人走了出去。
淮绍一觉得烦闷,今日白天陆琼九意外问出的那个问题,他刻意选择遗忘,无故的被齐盎又挑了出来,他这才失态了。
上一辈子,他一直没有出现在陆琼九身边,也是因为如此,他两手空空拿什么配她,等他真的攀得高位,那场宫变也无声无息的开始了。这一辈子,只要能护她无虞,他心愿也就了了。
而想要护她无虞,扬汤止沸定然是不够的,还得釜底抽薪。
他眉眼一瞬间凌厉起来,这辈子,九九一定不能再出事。
临死前的一切一幕幕闪烁,她身体里流出的血,统统变成凌迟他心脏的利刃,一刀一刀,捅***,生不如死。
他从袖中掏出那封信,指腹在那行小字上磨蹭,眼里满是狠戾,牙齿咬上唇、肉来纾解心里波涛汹涌的怒气。
那行小字,字体飞扬飘逸,若不是熟悉写信人字迹,根本辨认不出来。
那行小字写着:我徒放心,荣王必死无疑。
最后他点亮一盏烛台,将信的一角碰上火星,瞬间火苗窜起,映得他五官明明灭灭,掺上些许烟火气。
那行小字从首字开始燃起,一个字接一个字的,变黑,成灰,散落于云烟。
……
陆琼九回了房间,就一直在思考淮绍一最后所说的关于皇祖母的心思。
虽然皇祖母待她不甚亲近,但也的确时时记挂,不然出了***母李氏的事任由她放纵自流就好,干嘛费了大力气将赖嬷嬷和荣华弄到常乐宫。
之前是真的没想过,如今被一点拨,确实处处透着皇祖母的深意。
当初,她惹得皇祖母生了那么大的气,让她在雨里静跪反思,却支开了各宫嫔妃,暗地找人封锁了消息,不然仁寿宫出了这样大的事,怎么会外界一概不知。
陆琼九摸着手心里还没痊愈的伤痕,越发觉得待回宫之后,要试探一下皇祖母的意思。皇祖母究竟是她唯一的最亲的人了,若她真的对自己是这样的感情,她势必要在跟前尽孝。
母亲的事,她知晓的不多,却明明白白感觉到皇祖母心中对于这个女儿的伤怀与思念,上辈子错过的祖母友谊,这辈子她想要一丝不差的找回来。
音容捧着药剂来到她面前,看她想的出神,拿起一旁的团扇,轻轻帮她扇着风。
直到陆琼九的目光扫到她,她才笑着开口:“郡主去这一趟,我看着回来心情好了许多。脸上也总算带了笑。”
陆琼九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确实嘴角弧度微扬,这么一想,嘴角弧度越发大了,贝齿清露,“大概是忽然间好事都涌上来了吧。”
“那看起来淮公子的威力不小。”音容挺不乐意的耸耸鼻子,“奴婢说了那么多都没用,这见一面就好了呀。”
陆琼九朝她摆了摆手,眼里露出一抹羞涩,“也是我宠着你,你才能这么取笑我,来,上药吧,千万不要留疤。”
“可还用那个碧绿色的小瓷瓶的药”音容左右望了望,并没有在桌子上看到那个药,“奴婢看着是好药,估摸着会好的快一点。”
陆琼九手指探进袖子里去掏那个药,摸到后,满脸悔意,“今天该问的不该问的都问了,就是忘了问这个药的事了。”
她看起来颇为后悔,整张脸都皱在一起。
音容从他手里拿过小瓷瓶,继续取笑道:“明日不还要见面吗,哪里还会没机会问。”
她说完,竟还朝陆琼九眨眨眼,满脸暧昧。
陆琼九指着她的鼻子,假意生气道:“莫要再取笑我了,我和淮绍一八字没一撇,快些收了你这眼神。”
“好好好,八字撇不撇,全在于您主动与否啊。”
陆琼九摊开手心,让音容上药,她神色有些迷茫,恍若浓雾深海,隐隐照进一束散光,却只照亮一小方天地,更多的,都被环境障目。
音容专心将药粉散开,在她手心里涂匀,这只柔荑般的手本来全然伸展着,却就在她再次取药粉的瞬间,一转眼的功夫,就转了个过儿,留下手背给她,并且扬了拇指和食指揪住了她的袖子。
她不解,朝陆琼九望去,“郡主……这样药粉就散了。”
陆琼九却恍若未闻,手指揪着她的袖子微微晃了两下,黑白分明的眼睛里露着几抹难以启齿的神色。
“有什么事吗?”这般神情,定是有什么不好开口的事。
音容仔细想了想,忽然明了,却还是想逗逗她。
“可是药上得多了,伤口开始疼了。”
陆琼九睁着那双漂亮的眼眸,摇了摇头。
“那可是饿了,要吃点什么东西?您别急,我现在就去拿。”
她说着就要走,陆琼九立马又用了另一只手称拽她的衣服,力气大到音容趔趄。
陆琼九盯了她一会儿,神情恹恹地松开手,眼眸带了些水汽,“你肯定猜到了,故意这样拿我寻喜悦。”
音容连连摆手,“没有啊,我才不知道郡主是想要知道如何主动和淮公子……”
“停!”陆琼九竖起手指抵在她的唇上,她撇了撇嘴,恍然大悟般想到:“你音容,也没怎么和男人相处过啊,啧,本郡主啊,自己悟。”

郡主难嫁全文在线阅读

一大早,清河郡郡守就带着一大帮子人侯在客栈外,随从们一身官服持刀带棒,神情肃穆的,引得路人驻□□头接耳,争相询问着这家客栈犯了什么事。
太子一身月牙白交领长袍便服领着皇子公主们出来的时候,饶是知道这郡守会小心看护这次民间游玩行程,但看到这阵仗难免也吓了一跳。
太子抬手按了按太阳***,目光游走在这一群人身上,哂笑道:“何郡守你这是带了整个府衙的人过来?”
何郡守看到太子发话,瞬间点头哈腰迎了过来,一副“求夸奖”的模样,“殿下在我清河郡歇息,小人定当竭力效劳。”
太子只觉得太阳***“突突”地跳个不停,这郡守看不出他们这一身质朴着装也就罢了,怎么话外之音也听不出来呢。
是他之前身边的人太猴精儿了,还是这里民风过于淳朴单纯,导致郡守也少根筋。
太子往前走了一步,与何郡守并肩,背过手,腰板直挺起来,不怒而威的皇家气度散布在他的眉宇之间,他冷静嗓音,道:“本宫此番出宫,算是微服私寻,体恤民情,你们这样大的阵仗,是要告诉全天下百姓本宫到此地了吗?”
何郡守打了一个激灵,惶惶然跪地,带着的官帽从头上跌下,在地上打了个滚儿正巧到陆琼九浅粉色绣鞋前。
“殿下,是小人疏忽了,请您恕罪啊。”何郡守作为一个小郡长官,实在是没见过京城的贵人,还是当今储君,如今这储君一发火,他只觉得半个脑袋已经不在家了。
陆琼九盯着地上的官帽看了一会儿,听着那郡守断断续续话语里的颤音,弯了腰将那帽子捡了起来,还顺手拍掉了帽檐粘上的土。
走到何郡守面前,抬手将帽子重新戴到他的头上,甚至还顺手将他脸侧垂下的那一缕乱发塞了***,做完这些之后,拍了拍手,扬了头看向太子,骤然一笑,眉眼弯弯,眸中波光水漾,朱唇轻启,将这日头的明媚阳光也比下去几分。
“太子表哥,再耽搁下去,花坊铺的糕点还吃不吃了?”
她面上透着娇俏,迎着太子投放过来的目光,极其璀璨的露了个笑脸。
她微微偏了身子,侧着头对那郡守勾了勾手,压低了声音,“喂,快带你那些下属回去吧,太子表哥带的侍卫就足够保护我们了。”
何郡守看着面前这个女孩子的长相,只觉得眼熟的打紧,冷不防地听着她为自己解围的话语,心里既是感激又是觉得这嗓音也似曾相识。
但他来不及多想,也来不及多问,就听到那边太子的命令,着急忙慌地从地上爬起来带着一众人员慌乱撤退,临走前,架不住心里的浓浓的异样感,又将目光放肆在陆琼九漂亮精致的五官上梭伦一番才离开。
待那群人走了个干净,太子才让乔装成百姓的侍卫四散游离在这条街四处,来保证皇子公主们的安全。
等到一切都布置妥帖后,太子才朝陆琼九扬了扬手,“小九儿,这么急做什么,花坊铺的糕点还能卖光了不成,你就好好让绍一跟着你啊,女孩子家家的一会儿小心一点。”
他说完,还扬着唇朝着陆琼九后面的男人颇为***的眨眨眼。
淮绍一阖上了眼,拒绝接受他的目光。
太子摸摸下巴,“嘶”了一声,又见四周人实在是多,只好作罢。
这位养尊处优的太子头一次做红娘,牵红线,就受到这样的冷待,失落间又怪异的参杂着几分稀罕古怪的激动,惹得他又望了好几眼这俩人,才将长臂一伸,将处在这俩人中间的秦桠思一把揽过来。
举止间,不经意间粗暴了许多,秦桠思紧紧的皱了皱秀眉,端着一副好涵养模样,没吭声。
“皇兄,”她小声地叫,手暗地里拍了拍太子的背,示意他松手。
但太子像没有感觉般的,依旧笑着对陆琼九说:“小九儿,我们分开逛,各自早去早回,只有一样,不许喝酒!”
他竖起一根食指,朝她的额头,隔空点了点。
陆琼九笑道:“我何曾喝过酒啊。”
“这就对了,及笄之后再喝。”
他说完这句话,才探头对着怀里妹妹的耳朵悄声道:“昨日,我听说母后遣人给你送了封信。”
上一秒,自己唯一的亲哥哥还在对别的女人柔声细语嘱咐,后一秒这声音却低沉带着命令般的询问出现在自己耳畔。
秦桠思再一想到信里的内容,瞬间脸上的笑脸就尽数收尽,眸子里全是不满、愤怒和委屈。
她梗着声音,“怎么,母后送信这种事还要皇兄过问。”
太子看着陆琼九和淮绍一的身影越走越远,笑意收敛了个干净,他将秦桠思放开,低头去看她现在已经透着泪意的眸,声音掺了几分无奈,“唉,好端端的哭什么,这事儿和你又没什么关系,也怪我,不该把母亲与你混为一谈的。”
他说着,抬起了手,动作尽量轻柔地替秦桠思擦掉已经滚出眼眶的泪珠,“我们找个酒楼,再将这件事好好说与你听,你也不小了,该明事理了。”
……
陆琼九搀着音容在路上闲逛,从街头走到街尾,音容看着花坊铺的招牌越走越远,有些忍不住的扯住了陆琼九的宽袖。
“郡主,”她探出手指,指了指后面,“花坊铺我们都走过去了啊,您没看见吗?”
陆琼九有些闲散地回头,但目光没有落到音容手指处,反倒游走在与她保持着一步距离的男人身上。
她咬了咬唇,像是下了极大决心似的,试探开口:“那个,我听说清河郡的说书先生,口才堪称一绝,醒木一拍,引人入胜,我们好不轻易来一趟,总得去看看。”
淮绍一望了过来,还没等他说话,音容就抢先开了口:“郡主那种地方你怎么能去啊,这说书先生说书的地方……哎,您别任性了。”
音容垂下头,很是不好意思的哼出声,“什么三教九流,下流之士待的地方。”
“也没见过哪个郡主去这种地方啊。”
陆琼九皱皱鼻子,“我们挑个安静的地方就好,淮公子在的话,定是没人可以靠近我,我真的好想去,想了好几年了,如今好不轻易得来的这个机会。”
上辈子陆琼九偶然见过一次说书先生的表演,当时是已经继续大统的秦裕特意叫到宫中去表演,说书人游刃有余在“一桌、一扇、一醒木”间谈天说地,时至今日,陆琼九想起来,仍然觉得难以忘怀。
但是,音容都这般拒绝的话,怕是皇家宗亲出身的淮绍一更不会赞同。
陆琼九霎时有些泄气,踩着地上自己的影子,闷闷道:“规矩啊,礼节啊,应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都是因为没有人第一个做的原因啊。”
她顿了顿继续说,“大秦建朝这么多年,也是头一辈子有异性郡主,那本郡主既然已经做了头一遭,怎么这回头一遭就不行了呢。”
她看上去颇为沉闷,往回走了几步,看着自己的影子头与淮绍一的黑靴重合,更加泄气,“罢了,我们回去吧。”
她大步往回走,有些怨气的步伐带着一股子猛劲,经过淮绍一身侧的时候,却陡然被人拉住手腕,她勉强稳住身子才堪堪停了下来。
陆琼九不可思议的望着搭在自己手腕上的那只大手,木讷地咽了咽口水,因为慌乱声线也不稳起来,“淮……绍……淮公子?”
淮绍一不急不缓的收回手,漆黑的眸子对上她的,弯腰拱了拱手,声音紧跟着流露:“郡主说得对,自古,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才最可悲。总得有人先做出点什么,您要去的地方,臣认为可。”
他话一边说着,陆琼九的眼睛就慢慢睁大,待他完整表达出意思,陆琼九的眼眸已经睁到最大,她不敢相信的问了问,“你要陪我去?”
淮绍一的目光淡淡扫过她,而后轻轻点了点头。
陆琼九瞬间在街道上蹦了两下,若不是怕引人注目,她怕是都要欢叫出声。
天知道,她多么渴望去看看。
天知道,这个她试着爱上的男人在意外地赞同她的那一刻,她心里多么满足。
她忍不住在心里雀跃,这个男人,和她太合了!
音容却忽然一脸惆怅,看着俩人已经迈步离开的身影,一阵头疼并且着实无力,这淮公子什么破理由,分明就是故意纵着郡主胡乱说的,道理,这能算什么道理?
最后,抱怨归抱怨,她只能三步并作两步,快速地追了上去。
陆琼九和淮绍一并排走着,她看着他们俩人的影子先是交叠,而后平行,最后齐齐的结伴,心里那么点微妙的静好情绪萦萦绕绕在她脑海,如何驱赶也没能消失。
她将手帕攥在手心,另一个手缓慢的揪住帕子一角往外抽,心里数着“一、二、三”,“三”在心里响起的时候,帕子也飘落在了地上,被风吹的偏了方向,往她左手边飘去。
淮绍一下意识的抬手去捉,在这时,风势忽然变大,他勉强扯住的一角猝不及防的全然被风卷席而去。
他回头望陆琼九,却发现陆琼九不知何时也在望他,两双眼眸,不期而遇。
他黑眸落了些细碎阳光,她水眸亦是承载了波光粼粼,他们都在彼此的眼里,望见了彼此。
四周商贩摆摊吆喝,路人推搡拥挤,偏偏谁人,在此刻,都挤不进这两道目光中。
慢慢的,陆琼九漂亮的眼眸中露出些狡黠,乌睫轻眨,她拉着长音,要让对方听清楚的语速吐出几个字。
“淮绍一,我可以这么叫你吗?”
她俏然眨眨眼,“叫你淮公子总归是疏远生分了。”
淮绍一眼睛一眨不眨的低头看着这张生动的面孔,听到自己胸膛里的一声大过一声的响动,只觉得脚下踩着的地也松软到不行。
陆琼九缩在袖子里的手紧巴的拧在一起,丢帕子就是为了吸引他的目光,如今话说完了,她却紧张起来了。
过了好半晌,就在陆琼九以为淮绍一不愿意的时候,她对面的男人却忽然动了动身子,将她笼罩在他的身影之下,而他背后,就是晒人的日头。
“好。”单字,极轻,极简。

小说推荐

郡主难嫁(淮绍一陆琼九)免费章节完整版在线阅读很好看吧,本站其他内容更加出色,记得关注哦!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