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皇上逼我去宫斗(虞令绯燕澜)完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皇上逼我去宫斗(虞令绯燕澜)完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皇上逼我去宫斗(虞令绯燕澜)完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8-18

小说内容介绍

主角是虞令绯燕的小说——皇上逼我去宫斗完整版全文阅读,讲述了“佛说六道轮回,却独独把我困于此处,不见恶鬼,不入地狱,生生活成了一个天地间的怪物。”这短短的光阴,旁人是走过了便过了,虞令绯却被困在这里,不断重复着死亡与重生。

虞令绯燕澜小说摘要

正逢十五,阖宫嫔妃都要去给太后请安,虽然太后几乎不见她们,只让嬷嬷奉茶、一盏茶喝完也就散了,可没人敢不去的。
虞令绯浑身无力,腿都不像自己的了,暗恨皇上不正经,吃个樱桃竟也能起意!
想起昨日在养心殿,被燕澜抱在膝上喂进的小半碗樱桃,虞令绯的脸又不争气地红上了些许。

皇上逼我去宫斗全本在线阅读

章夫人回到府中,立即问门房老爷可在书房,却得知章御史去了友人那,直至天擦黑才回来。
章夫人等的焦虑,又强自按捺心神不去看锦囊里的东西,左等右等才等回来蓄着山羊须的章御史回家。
“老爷你可算回来了。”饶是章夫人的好性子,也不免瞪了他一眼。
章御史见一向好性子的夫人忽然有了脾气,心下警觉,摸了摸胡须道:“今儿我可没花钱淘买东西,你可别冤枉我。”
章府吃用大头都是章夫人的嫁妆铺子赚的银两,章御史什么都不怕,就怕夫人说他乱花钱。
章夫人气笑了,嗔怪道:“谁要跟你说这事。”
随后细细地把今日在宫里的事情说给他听,章御史面上这才有了凝重之色。
不等章御史要,章夫人便小心地从袖中拿出锦囊递给了他。
章御史接过,沉吟片刻才打开,里面是一张薄纸,很轻易就可看出来边角的参差不齐,像随手撕下来的纸片。
“这倒希奇。”章夫人最是心细,指着边角疑道。
章御史瞥了眼,没有说话,开始看内容。
文人看信先看字,一眼览去,字肖颜楷,中规中矩,全无美感,平庸至极。
一封“密信”用这种字体,章御史毫不意外,接着看内容。
这一眼看***,着实让他心惊胆颤,大惊失色,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捏着纸张的手也蓦地攥紧。
“怎么了这是?”章夫人在旁问道,探头要去看信,不料被章御史拦住,肃着张脸道:“不可。”
事关重大,即使是枕边之人也不可泄密。
章夫人作罢,早已习惯他对着朝中事的郑重和严厉,只说:“我不知是何事,但必不会是段家乐见的,你尽忠可别尽到不顾自己性命,否则你让我怎么办。”
章夫人说得字字真心,险些落下泪来,章御史却一心思考信上的事,过了两三息回神道:“夫人方才说什么了吗?”
章夫人:“……没甚。”
章御史唔了声,想起信中最后那句“见字如晤,阅后即焚,人前人后,再不必提起此事”,三两步走到烛台前将纸递过去着了,直到红色的光焰把纸片烧成薄薄的一层烟灰才放心地吐出一口气。
信已了,可事方起,章御史望着外头黑黢黢的天,仿若这次前路未明的河泽之行。
倏尔,他的声音划开满室的寂静,朗声道:“夫人不必忧心,圣上交代之事虽有几分险情,却非置我不顾。若是顺畅,便是为我大煦拔掉毒虫的一根爪牙,我心亦喜。”
章夫人在他身后望着他的背影,无奈又欣然地逸出一声轻叹,也罢,早就知了他的脾性,自己当年不也正是看中了这番品格才下嫁与他的吗。
他初心未移,自己又何尝变过对这份气概的欣赏与爱慕呢。
“老爷胸腔自有乾坤意,妾身祝老爷旗开得胜,无往不利。”
章御史回身,夫妻二人相视一笑。
宫里。
正逢十五,阖宫嫔妃都要去给太后请安,虽然太后几乎不见她们,只让嬷嬷奉茶、一盏茶喝完也就散了,可没人敢不去的。
虞令绯浑身无力,腿都不像自己的了,暗恨皇上不正经,吃个樱桃竟也能起意!
想起昨日在养心殿,被燕澜抱在膝上喂进的小半碗樱桃,虞令绯的脸又不争气地红上了些许。
今儿天阴,黛绿给挑了身天青色曲裾,穿着合宜,虞令绯瞧着太过素净,便戴上了羊脂玉的玉簪,白净的耳上戴的也是一套的玉珠坠子,温润有灵,玉色极好,是皇上前些日子赏的,很是打眼。
虞令绯向来不愿在吃穿住行上委屈自己,现下更是怎么喜欢怎么妆扮,本就琼姿花貌,现下精心收拾后更是月里嫦娥般,顾盼生辉。
江嬷嬷赞道:“小主这颜色,满宫里也找不出第二个去!”
“嬷嬷尽取笑我。”
因着江嬷嬷举止有度,虞令绯也爱带着她出来走动了,当然,主要因为她是皇上的人,她无甚可藏的,不如大大方方地给皇上试探,来博得皇上的信任。
尤其是往太后那去,虞令绯乐得帮皇上把人捎带过去。
打从路上就碰巧撞上了叶才人并谢宝林,自打虞令绯罚了柳才人程宝林后,这两人碰到她从来乖乖行礼,生怕被她捉住把柄“教规矩”,模样温顺极了。
虞令绯让她们起身,一齐往寿康宫去。
叶尤汐活泼些,和虞令绯搭话:“听说虞姐姐昨日去了养心殿,给皇上送了吃食呢。”
“这都听说了?”虞令绯懒声问。
“也是下头人嘴碎,多听了一耳朵。”叶尤汐含糊带过,面色自然。
“管不住嘴的,到底只能当个奴才。”
叶尤汐恍若未觉,笑得依旧讨喜:“正要问问姐姐送的是什么珍馐,也让妹妹开开眼界。”
虞令绯大方道:“谈不上珍馐二字,不过是一碗樱桃并一杯***酪,***酪淋在樱桃上,图个新奇。”
“姐姐好巧的心思,想必皇上喜欢极了。”说这话的是谢宝林,她的眼睛偏圆,眼仁浅淡,瞧着有几分像幼鹿。
虞令绯回想了下,倒不觉得皇上格外喜欢——只记得他喜欢喂自己吃、再从自己口中吃回去,玩的乐此不疲。
虞令绯脸上不争气地发烫,幸而有胭脂挡着,只道:“小玩意罢了,不值当一提。”
“回去我和谢妹妹也试试。”叶尤汐暗自打量虞令绯的神情,双目幽深,却抿唇一笑,欢快道。
几人碎语间,就到了寿康宫。
没成想今日太后竟出来了,坐在主位上受了她们的礼。
如今宫里的位置也悄然有了变化,左首是贤妃,段含月主动将右下的首位让给了虞令绯,自己坐在了她下方,虞令绯也不推拒,她既让了,自己也就坦然入座。
除了称病的程宝林,都来齐了。
只不过虞令绯还是暗自提起心神,究竟太后出现,最应当小心应对的就是她,若是要从妃嫔里挑个靶子,也只有她。
果不其然,那厢茶过两巡,太后的话音从上头传来:“虞贵人尝着这茶可好?”
虞令绯轻便地搁下青釉茶盏,拭了拭唇道:“这花茶清雅,端起来便香气四溢,饮来更是唇齿留香,调配的极为合宜。”
太后慈和道:“这是宁嬷嬷亲自搭的,她年轻时候就爱捯饬花花草草的,到老了也没变。”
叶尤汐见太后面色尚好,抿抿唇,凑趣道:“宁嬷嬷心灵手巧,也是太后您□□出来的。”
段含月不动声色瞥她一眼,并不做声,只含笑望着太后,面带尊敬。
贤妃在太后这向来安静,不怎么出声,此时也是一贯的做派。
太后道:“她自己有心,比什么都强。”又转而点了点宁嬷嬷,“你来说说。”
宁嬷嬷欸了声,往前走两步道:“各位小主,这花茶说精巧也没甚工艺,倒是选的花不常见,难以找全。”
“用的花有玫瑰、洛神、茉莉、黄山贡菊、桂花,又添了枣片、冰糖并一点雪梨调味,用量不一,相辅相成,方成就这般滋味。”
“任这花再名贵自得,想要泡出一杯好茶,是少不了要与其他花合着来,虞贵人,你说是吗?”
太后言毕,又轻啜了口茶,静待虞令绯的答案。
四下无声。
任谁也不会以为太后这是在教导后妃做花茶的窍门,这是借话敲打虞令绯独宠的事呢!
贤妃借着动作遮住了扬起的唇角,目带恶毒地隐隐窥探着虞令绯的脸色。
虞令绯心下好笑,说起来这是她头次经历这种局面,以往她嫁的虽也不是良人,可自己都是正妻,纵有婆婆过问这些子事,也断不会让正妻把人往妾那推。
至少不会摆明面上说。
太后沉稳了这一旬多,出关之后竟是拿自己开刀么?
也是,与皇上相比,自己看起来就是个软弱好欺的。
虞令绯显出几分委屈来,行至中间跪下,身若杨柳,语带怯意:“太后所言,臣妾愚钝,恐听不出太后的真意。”
她顿了顿,在全部人没想到的情况下,又启唇道:“但臣妾愚见,这茶好不好、算不算得上好茶——要看品茶者的口味。”
“太后您爱的,对太后来说自是好茶,谁也挑不出错来。”
“大胆!”贤妃怒斥,伸手毫不客气地指着虞令绯,“竟敢拿太后扯幌子!太后尊体岂是容你编排的!”
虞令绯头往下埋了埋,身子微颤,像二月春风里新出的嫩芽一般娇弱:“臣妾不敢。”
哪有她不敢的事。
众人神情各异,虞贵人说的含蓄,但谁不知她话里话外就是说太后多管闲事——皇上这个品茶的都没说什么呢,太后您倒来说三道四的了。
太后面色阴沉,但她坐的高,没人敢在此时直视她的面容,只听得她缓缓道:“虞贵人果真伶牙俐齿。”
“臣妾不敢。”虞令绯咬死了这句话,翻来覆去地说。
段含月心下沉吟,起身走至虞令绯身侧跪道:“太后息怒,虞姐姐向来恭顺礼让,绝不会蓄意顶撞太后。”
她站出来是众人都未想到的,贤妃脸上一僵,下意识看向首座的太后。
太后眯了眯眼,声音平淡无波:“那你说,是何意。”
段含月直起身子,偏头去看虞令绯,笑声道:“虞姐姐聪颖,怎会不知后宫雨露均沾的道理,想必是一时之间慌乱了,竟将皇上扯了进来。”
“前朝事忙,皇上对后宫之事有所疏忽实属正常,还要太后多多看顾,臣妾等心中也安稳。”
“后宫之中,万事还要服从太后安排。”

皇上逼我去宫斗免费全文阅读

段含月虽跪着,可腰板直挺,侃侃而谈。
也是,这里是寿康宫,她无甚好怕的。
她三言两语唱了段好戏,那头的贤妃早已拿芙蓉锦绣团扇遮住了半张脸,挡住了弯起的唇角。
两个人都是她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眼下在她面前掐起来,实在大快人心。
“虞贵人,可是如此?”
太后毫无起伏的语调沉沉砸在虞令绯面前,虞令绯仍垂着头,只能看到眼前这一片空无一物的金砖。
她在思考。
皇上乐意见到什么样的局面?
太后一党绝无自己的活路,因此她答话时是谨慎有余、恭敬不足。
太后的小兵卒确实好使,竟吆喝着宣示了太后执掌后宫的地位——虽说太后势大,原本后宫就是她的天下。
可自己起势,即使只是个开头,也让她们不悦了。
才有今日的下马威,一说独宠之事,二言后宫之权。
无论是哪一个,皇上恐怕都是不喜的,甚至是厌恶。
虞令绯不知皇上还会喜欢这宫里的谁,可从相处来看,掌控欲如此之强的男人,最恨他人试图操控自己。
这点是不会出错的。
虞令绯心里将这些捋顺后,心便静了,若说失败的人生给她带来了什么,当属任何局面都能慨然应对的胆量。
更何况,她还有人撑腰。
“回太后,不知太后所指是何意?若是段妹妹所说的几句话——臣妾是不敢苟同。”
她说这话时带着笑,笑意浅淡,又透着几分温柔,一眼看去还以为她是在与人谈着诗词歌赋、风花雪月。
许是被她的胆大妄为吓住了,一时间竟无人跳出来打断她。
她眉目流转,眼风从段含月身上带过,又绕回了眼下的一亩三分地,尾音带着笃定。
“一朝天子一朝臣,前朝如此,后宫也如此,若说后宫有什么烦心事扰了皇上……”虞令绯捂着唇笑了笑,“应是没有的,究竟如今这后宫——皇上也只去臣妾那一处。”
虞令绯还委屈起来了:“旁的事一概不问,臣妾虽不若段妹妹所说那般恭让,可也是自幼读圣贤书长大的好女儿,怎会拿事扰皇上的心。”
“太后明鉴,段妹妹所言句句空话,许是见剑拔弩张,一时吓到了、胡诌的吧。”这句便对应了段含月之前说她一时慌乱攀扯皇上了。
一席话,嚣张、刻薄、不留情面,明晃晃地把在场人的脸面撕下来丢到了地上。
于后妃而言,不管是潜邸跟来的贤妃和那个才人,还是一同入宫的小主,都宛如虞令绯的陪衬,被挡在前面的她压的没有出头之日。
于太后而言,那未尽之意——后宫里究竟有什么让那皇帝心烦的?
自然不会是百般讨巧的宠妃,而是她这个端坐在寿康宫的老佛爷!
段含月满脸的不敢置信——虞令绯相信她这次没有作戏了,估计自己身后许多人都是这般。
“虞姐姐……”饶是她的心机,一时之间也不知从哪个角度来责怪虞令绯更好。
虞令绯瞥了她一眼,似笑非笑,虞令绯面相向来偏善,即便“作恶”,单看这张脸也让人讨厌不起来:
“段妹妹是玲珑剔透的水晶人,若是肠子在肚子里能少拐几道弯,说出口的话再好听些,想必皇上更轻易喜欢些呢。”
“虞氏,你当真猖狂!”
太后见她不知收敛,还当庭教导段氏女,心中的怒意喷薄而出,拍桌怒斥出声,双目狠狠地盯着那个娇小的身影,宛如看到了多年前一身反骨的幼年皇帝。
一样的弱小,一样的毫不妥协,一样的——如此扎眼!
“你区区一个贵人,口出狂言,视尊卑礼法于不顾,真当本宫奈何不了你不成!”太后胸膛不断起伏,瞧着真是气狠了,那厢宁嬷嬷连忙凑近扶着太后帮着顺气。
段含月见机,马上跪喊:“太后息怒,凤体为重。”
坐着的小主也不敢坐了,一个个起身离座跪下:“太后息怒。”
主子奴才跪了一地,寿康宫好不热闹。
贤妃跪倒时想,这应是自己跪这老虔婆跪得最兴致高昂的一次了,无他,太后这般动怒也是很少见的,虞令绯狗胆包天,估计很快就要变成后宫里的一条冤魂了。
太后的手有多黑,她可是知道的。
柳语珂跪的端正,目光平淡孤冷,只觉虞令绯这高楼起的夺目,塌的极快,可惜不是败在自己手中,让她对着自己磕头跪拜,才够尽兴。
终究有一丝遗憾。
章婉莹心中暗骂虞令绯不知好歹,这种场面也敢说真心话,这远方表妹真是没学到自己一点机灵劲,看不起人还说出来,她不倒霉谁倒霉!
章婉莹心里郁结,眼角余光看到身边的叶才人竟露出一抹畅快的笑意来。
她撇了撇嘴,似乎把虞令绯拉下来就轮得上你了一样,不过是个笑话。
虞令绯即使猜想身后人千人千面,也万万不知她们心中所想如此出色,她很认真地回复太后的怒斥,道:
“太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众人等了等,但虞令绯安静地闭上了嘴,意思是这句完了就没有了?
再一琢磨,这“一人之下”——
不就是皇上吗?
这是恃宠而骄吧?
一定是吧?
“拿皇上压本宫,你真是胆大包天!”
太后怒极,伴着几分心头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她伸手将那今日用来“提点”虞令绯的茶盏摔下来,正砸在虞令绯身前,险些砸到她,碎瓷片溅了一地。
虞令绯安然自若,碎瓷片破裂的声儿都未让她的眉眼浮动一下。
“本宫倒要看看,皇上是不是要为你一个贵人忤逆本宫!”太后言之凿凿,掷地有声。
她的倚仗自然不是母子情深,是大煦的孝道,是前朝盘根错节的后党势力。
“去请皇——”
“皇上驾到!”唱名声打断了太后未尽之言,燕澜冷着一张脸跨入了寿康宫正殿。
太后脸色更差了。
“儿臣给母后请安。”好歹燕澜还行礼了,场面不至于太尴尬。
“唔。”太后摆了摆手。
跪了一地的莺莺燕燕并奴才宫人连忙道:“给皇上请安,皇上万福金安。”
燕澜阴郁的目光从她们身上一扫而过,仿佛谁也未曾让他留意一瞬,仍是那个眉眼不羁、阴冷无情的孤家寡人。
太后看的仔细,开口道:
“你来的正好,这虞贵人想必是得了几分宠就自得忘形了,竟在寿康宫撒起野来,本宫正要处置她。”
燕澜坐下,神情莫测:“虞贵人,你还会撒野了?”
虞令绯闻声抬头,对上他实在说不上温情的脸,可见他来了,见他果真来了,心终于踏踏实实落到了实处。
她不由抿唇笑了笑,乖巧道:“臣妾不敢。”
自打皇上来了,贤妃的眼睛终于有了去处,就差不顾体面地黏到燕澜身上了,见虞令绯狡辩卖乖,她忙道:“方才你顶撞太后时也是这句话,惯会装疯卖傻的。”
燕澜看也不看贤妃,道:“你说说,是何事?”
“太后说,宁嬷嬷调配的花茶很是不错,让她给姐妹们说了说如何做茶。”
“太后问臣妾的看法,臣妾便道茶好不好喝要看品茶人的口味,不知怎么的,就扯到了后宫雨露均沾上。”
“许是臣妾嘴笨,言辞不讨人喜欢,惹得太后动了怒。”
虞令绯眨眨眼,一串话就吐了出来,仿佛早就说过千百遍般流畅自然,面上适时地带了一丝懵懂。
段含月在她身边,实在没忍住,插话:“可姐姐还顶撞太后,质疑太后的后宫之权。”
虞令绯义正言辞地纠正她:“妹妹慎言,若不是你攀扯出甚么后宫不后宫的,我一个初入宫的小小贵人哪知这些事。”
贤妃接上:“你还拿皇上压太后,仗着宠爱在身不知天高地厚!”
虞令绯红了眼圈,捏着菡萏帕子盈盈楚楚:“是臣妾一时失了分寸,竟仗着皇上的宠爱使了小性子,臣妾自知不妥,还请皇上罚臣妾。”
说是罚,声音娇糯可人,萦萦绕绕地,给她说出了不可描述的感觉。
听的人都懂了,脸上颜色十分出色。
贤妃那张平凡无奇的脸第一次鲜活了起来,刻着满脸的“不知羞耻”四个字。
柳才人目露鄙夷,十分看不起这种以色事人的女子。
章婉莹惊得张大了嘴,这还是自己那个娇怯小表妹吗?
太后早已过了震怒的劲儿,坐在上方目光沉沉地打量着下面的人,尤其看虞令绯和皇上。
宁嬷嬷几次三番要开口,瞅着她的神色都止住了。
两三息后,燕澜低沉的笑声响起:“爱妃何错之有。”
这笑过了嫔妃们的耳朵,让人浑身酥麻,正有人沉迷其中时,又听燕澜转而道:
“朕竟不知母后身旁的宁嬷嬷是个不老实的,拿着茶艺做幌子来品评主子的事,扰的阖宫不得安宁。”
他看向身子微颤、惶惶然的宁嬷嬷,掩藏在眉弓下的黑沉沉的眸子透着幽光:“区区一个奴才,也有这般大的胆子。母后自来严己律人,这样的奴才留在母后身边,儿臣实在放心不下。”

小说推荐

以上就是皇上逼我去宫斗(虞令绯燕澜)完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的出色内容,喜欢记得关注本站哦!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呜呜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