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嫡女如此多娇(叶朝歌卫韫)全本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嫡女如此多娇(叶朝歌卫韫)全本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嫡女如此多娇(叶朝歌卫韫)全本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8-17

小说内容介绍

主角是叶朝歌和卫韫的言情小说全文在线在哪看?嫡女如此多娇全集免费阅读讲述了:叶庭之也夹过两次,经过愤怒的沉淀,再度面对他,叶朝歌已然能正常应对,只是假装出来的,终究很累啊。吃过饭,下人进来收拾,四口便去了小厅,闲话家常。大多是他们在说,叶朝歌在听,并非不融入,只是她现在刚回来,总要装上一番。

叶朝歌卫韫小说摘要

晚膳设在致宁苑,一家四口围桌而坐,丫鬟婆子穿梭左右伺候着。期间,祁氏不停的给女儿夹菜,每一样皆依了叶朝歌的口味,显然在这之前,她曾在刘嬷嬷那里了解过。这些前世不曾注重过的微末小事情,此时换了一种心态,...

嫡女如此多娇全文在线阅读

“父亲,女儿虽自小长在山野,但也懂得咱们大越秉承孝道大于天,父亲如此不问缘由便给了兄长一个不孝的罪名......”
叶朝歌顿了顿,继续道:“知情的自是认为不过是误会一场,可不知道的,还以为父亲不问黑白,父子不合呢,这日后若是传扬了出去,兄长名声有损不说,届时累得父亲声名有碍,那才是真正的有违孝道呢。”
“你!”叶庭之怒火更盛,这死丫头明着怕他连累,实则句句在威胁他叶辞柏若是不孝,他也将会背负一个不问黑白,父子不合的声誉!
多日来第一次,第一次正眼打量这个自小被拐走的女儿,在对上那双饱含深意暗含威胁的眼眸时,心尖猛地一跳。
一个荒谬的念头陡然冒出。
不可能,这丫头一直在山沟里,前两日将将回到上京,定然是他想多了。
心思一转,前一刻微慌的神情,这一刻便恢复了过来。
叶朝歌看着,意味不明的扯了扯唇,随后移开,看向微讶的叶辞柏,“兄长,都到这一步了,还不跟父亲说明你不能去接祖母的缘由吗?”
“啊?”叶辞柏满脸茫然,哪有什么缘由啊,就是不想去罢了,祖母能给妹妹下马威没脸,他为何还要去接她给她长脸?
见他还未反应过来,叶朝歌心头无奈一叹,她这个兄长,哪哪都好,就是太过耿直了,并非说耿直不好,而是面对叶庭之这般心机深沉的老油条,过于耿直主要是要吃亏的。
前世不就是个例子吗?!
收起叹息,叶朝歌眨眨眼,“瞧兄长这记性,你忘了方才太子派人传了话来,命兄长明当前往东宫一趟的吗?”
说着悠悠一叹,“这自古以来,忠孝便难两全,前有太子之命,后有父亲之命,也是难为了兄长,不若父亲您为兄长做个选择如何?”
大好之机被叶朝歌横插一杠子,叶庭之心中恨极,但到底在朝堂浸淫了几十年,面上却不显,若有所思的看了叶朝歌一眼,随之看向满脸狐疑的叶辞柏,“你妹妹说的可是真的?”
“自是真的,方才我也在场。”祁氏了解自己的儿子,上前一步抢先开口,说话间偷偷的掐了他一把。
叶辞柏立时回神,连忙附和:“对,太子殿下的确派人传话命我明当前往东宫。”
祁氏了解儿子,叶庭之亦是如此,自然看出了这其中有蹊跷,当真是他小瞧了她,回来才不过两日,所找的借口便让他哑口无言,且又挑不出错来。
众所皆知,叶辞柏是太子的伴读,自小算是一道长大,这般一个理由,就算太子知道了,不但不会怪罪,且只会帮忙遮掩。
可让他就这么揭过去,事后传出去,不问黑白,为父不慈他还能跑得了,如此的偷鸡不成蚀把米,如何能让他甘心。
正在叶庭之犹豫如何翻转局势时,门房处来了人。
“小的见过老爷夫人,少爷小姐。”
“什么事?”叶庭之语气很不好。
来人暗道自己来的还真不是时候,硬着头皮开口:“启禀,启禀老爷,太子殿下派人过来传话,让少爷明日过去东宫时,带上新军练习手札。”
此话一出,亭中登时一静。
到了这一步,根本就没有了翻盘的机会,叶庭之的脸色不可谓不出色。
硬邦邦的扔下一句:“既然太子殿下宣召,明日为父另派人去接你祖母。”然后便甩袖离去。
直到叶庭之走远,祁氏方才松了口气,坐下缓了缓,随后对叶朝歌说道:“娘还以为太子宣召是你寻来的借口,没成想竟是真的,歌儿,你怎知这事的?”
叶朝歌早有预备道:“是来之前听兄长说的。”
“原来是这样。”转而看向儿子,责备道:“你也是,既是太子宣召,早在一开始告诉你爹不就好了,何至于惹得你爹大动肝火啊?”
“说起来,你爹今日也不知是怎么了,不过是一点小事怎会发这么大的火,想来是朝事不顺吧。”善解人意的祁氏,自动为丈夫寻了借口。
叶朝歌听着,无声的叹了口气,她是真想告诉生母,根本就不是什么朝事不顺,而是你的丈夫有心要废了你的儿子!
只是,她不能说,且不说最终该如何圆场,就生母心理承受这一关便是过不去的。
祁氏虽出生于将门,但她生来温婉和顺,是典型的软和女子,本来因为她被拐这些年身子就变得极差,若是再受此打击,结果可想而知。
与一双儿女说了会子话,祁氏便面露疲态,叶朝歌忙让陈嬷嬷她们送她回了致宁苑。
待亭中只余他们兄妹二人时,叶辞柏犹疑开口,“妹妹,方才......”
“自是用来解围的借口,后面的是刘嬷嬷去安排的。”
在她开口时,便为了以防万一暗中与刘嬷嬷通了气,她是府上的老人,手上必然有几个可靠的使唤人,要圆谎再简单不过。
说话间,刘嬷嬷回来了,却带回来一个让人意外的消息。
“这么说,方才的人不是你找来的?而是太子真派了人过来传话?”
刘嬷嬷点点头,笑道:“老奴正安排之时,东宫便来了人,小姐,您说这是不是连老天也帮我们啊?”
叶朝歌眸底擦过一抹深思,方才她听得很清楚,门房那人说的是‘明日过去东宫时’,也就是说,太子的确是有宣召。
想着,目露疑色的看向叶辞柏。
叶辞柏目光微闪,避开叶朝歌的视线,神情间颇为不自然道:“方才我就想跟你说,太子今儿一早的确派了人宣我明日去东宫......”
刘嬷嬷闻言一拍大腿,“既是如此少爷您怎么不早说啊?”
叶辞柏挠挠头,讪讪道:“想说来着,被妹妹抢了先,这不就没说上嘛。”顿了顿接着道:“不管怎么说,还是多谢妹妹为为兄解围。”
叶朝歌若有所思的眯了眯眼,心中思量开来,她似乎把兄长想得太简单了。

嫡女如此多娇全本完整章节

哗啦——
冷水瞬间没入衣领,刺骨的寒意浸体,佳雨立时打了个寒颤。
叶朝歌满足于她的反应,勾了勾唇,反手把水瓢扣在她头上,毫无诚意道:“抱歉,我手滑了。”
你走神,我手滑,很公平!
这时候,听到动静的刘嬷嬷她们进来了,看到澡间里的一幕有些傻眼。
“这,这是怎么了?”
“佳雨,你跟嬷嬷说说,这冷水浇身的滋味如何啊?”
刘嬷嬷听到这话一愣,看看叶朝歌,又看看头顶水瓢,上半身湿透的佳雨,当下便反应了过来。
她不过是去给小姐取个衣裳的空儿,这个死丫头就给她作妖,早知这样,刚才就不该留她在澡间里。
上去就是一耳刮子,厉声呵斥道:“傻愣着做什么,还不跪下给小姐请罪?”
佳雨被打蒙了,呆站在那好一会没反应过来,还是佳欣看不过眼拽了她一把,这才回神。
对上刘嬷嬷如同要吃了她一般的目光,到底是咽下全部的辩解,噗通一下跪在地上,颤音道:“奴婢请小姐恕罪。”
叶朝歌垂眸睨她,自然没有错过她眼底的怨气,笑了。
“你似乎很不服气?”
佳雨一愣,把头低的更低了,“奴婢不敢。”
“你敢也好,不敢也好,怪只怪你有当主子的心气儿没有当主子的命。”轻飘飘的言语中无不布满了讥讽。
佳雨顿觉屈辱,猛地抬头,正正对上正似笑非笑望着她的叶朝歌,立时惊醒,忙又低下头。
岂料,叶朝歌伸手掐住了她的下颌。
淡淡的一字一句警告之言在耳畔响起:“是奴才就要认命,我再怎么不如你这个丫鬟,那也是国公府正经的嫡出小姐,捏死你一个小丫头比捏死一只臭虫还要轻易!”
佳雨惊恐的瞪大眼睛,她,她听到了白日在马车上她说的话!
望着那双没有温度深不见底的黑眸,惧意丛生,不同于在马车上短暂的畏惧,此时的她,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无边的惧怕。
知她听***了,叶朝歌嫌恶的将其丢开,稍稍退开一步,黝黑的眸子淡淡的滑过愣在不远处,脸色微白的姜嬷嬷和佳欣。
冷笑一声,“还有你们!”
“我不管你们各自有着怎样的盘算,但都给我听好了,最好都给我放聪明一些,谁胆敢来招惹我,我便把她丢在半道上,任她自生自灭!”
二人闻言俱是一凛,纷纷跪下表忠心,上下嘴皮子一掀,漂亮话好似不要钱似的一句接一句。
叶朝歌不动如山,重活一世,她比谁都要了解她们,四个人里,除了刘嬷嬷以外,其他三人皆不是好东西,佳雨自是不必再说,姜嬷嬷是个自扫门前雪的主儿,而佳欣贪财,贪墨了她不少的嫁妆,更是在她死后敛了财物拍拍**走人,后半生过得极尽奢华富贵。
虽然预知前事,对她们几个了解颇深,她也有足够的自信能应付得来这几个祸害玩意儿,但她不会再委屈自己,这三人说什么也不能再留在身边的。
有了白日和方才的事,佳雨算是可以排除了,剩下的就只有姜嬷嬷和佳欣了。
不急,她有得是时间。
佳雨回房的时候,身体已经冻僵了,在佳欣的帮助下,这才将湿衣服换下来。
身上裹了条棉被瑟缩在那,手捧热水,热气熏的她麻木的小脸和缓了些,可即便如此,身上依旧冷得哆嗦,喷嚏连连。
“怕是着凉了,我去找店小二给你煮些姜汤来。”
说着佳欣就要往外走,却被佳雨一把给拉住了。
“别去。”佳欣不解看她。
佳雨打了个喷嚏,脸上闪过阴暗,咬牙道:“生病了最好,待到那时,待下人不慈,嚣张跋扈的名声你说她还能跑得了?”
佳欣像看疯子似的看着她,“你真是疯了,忘了她方才是怎么说的了?”
佳雨一怔,脸色微变,显然是记起来了。
“不,不会吧......”“不会?”
佳欣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你到现在还没看明白呢,之前根本就是我们小瞧了她!”
明明之前听到了她们在马车上的对话,却一直隐忍不发,直到方才借机发作出来,仅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得出,这主儿非但不是她们以为好拿捏的软柿子,且还是个厉害,颇有心计的。
“佳雨,看在咱们熟悉多年的份上,我提醒你一句,你就算不顾及小姐,也得顾忌刘嬷嬷,她可是夫人的人,待她回去告你一状,你说你还能有好果子吃?届时,你主子......还能救得了你?”佳欣一番语重心长的话,如同一根棒槌将佳雨敲醒,发白的脸色更白了。
正在这时,房门嘭一声被人踹开。
说曹操曹操到。刘嬷嬷冲进来二话不说照着佳雨的小脸蛋啪啪就是两大嘴巴子,如此也不解气,在她身上又连着掐了好几下才作罢。
喘了口气,指着佳雨厉声道:“你且给我等着,待回去后有你好果子吃我便不姓刘!”
听到这话,佳雨这才知道害怕,连忙下床抱上刘嬷嬷的大腿求饶,“嬷嬷我错了,是我一时糊涂拎不清楚,您就饶了我这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
刘嬷嬷不吃她这套,***把人甩到地上,“白日我便放过你一次了,是你自己作死怨不得旁人。”
说完看向佳欣,“还有你,脑袋瓜子给我拎清楚些,否则,佳雨就是你的前车之鉴!”
佳雨心头一凛,连声保证道:“嬷嬷放心,佳欣定会好生伺候小姐......”
在房里用饭的叶朝歌并不知另一间房里的动静,不过看刘嬷嬷回来时的模样,多少也能猜到一些。
吃过饭,刘嬷嬷忽然噗通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老奴管教不严,让小姐受了委屈,还请小姐恕罪。”
叶朝歌见状幽幽一叹,上前把人扶起来,“嬷嬷何苦把责任往自个儿身上揽,我虽不知这其中曲折,但我也不是傻子,佳雨于我而言,只是受人操控的提线木偶。”

小编今天点评

全部晦暗都留给过往,遇见你开始,凛冬散尽,星河长明。以上就是小编今天为您带来的嫡女如此多娇(叶朝歌卫韫)全本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阅读,记得关注哦!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好书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