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都市

最难不过说爱你大结局-最难不过说爱你(时笙顾霆琛)完本小说合集版免费阅读

最难不过 言情都市 2020-02-14 17:48:45
  • 最难不过说爱你大结局-最难不过说爱你(时笙顾霆琛)完本小说合集版免费阅读

    最难不过说爱你(时笙顾霆琛)完本全文合集版免费阅读

    最难不过说爱你全文免费阅读

    点击在线阅读>>

小说摘要

时笙顾霆琛是哪本小说资源的主角呢?小编带来最难不过说爱你(时笙顾霆琛)完整资源免费全文阅读希望大家喜欢:第三天是新娘回门的日子,姜许在前一天晚上跟晏楚商量,如果他不愿意去也无所谓,反正她也并不是特别在意这些。晏楚是怎么回答的来着?男人迷迷糊糊的翻了身胳膊压在她的身上,回了句,“知道了。”

时笙顾霆琛小说资源简介

我敷衍我妈说:“等等吧,不着急,我计划一下就这段时间,到时候提前通知你和爸。”
我妈这才满意的说道:“这事你要记挂在心上,不仅仅是你的事,还有骋儿,我和你爸考虑过,他跟你一样都是时家的孩子,所以你爸想作为长辈出面和那nv孩聊聊,看能不能有机会改变一下他们现在僵Y的情况!你有钱我们就不C心了,虽然时家在梧城销声匿迹了,但我和你爸还有J百万的积蓄,我们打算给时骋在梧城买套房子再留点彩礼,给人家nv孩办个不输场面的婚礼,也算是对你大伯有个J代。”

最难不过说爱你免费阅读

第三天是新娘回门的日子,姜许在前一天晚上跟晏楚商量,如果他不愿意去也无所谓,反正她也并不是特别在意这些。
晏楚是怎么回答的来着?男人迷迷糊糊的翻了身胳膊压在她的身上,回了句,“知道了。”
姜许不太肯定他是什么意思,又追问了一句,“那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嗯。”晏楚勾着胳膊将姜许拉进怀里,眉间蹙着的小山峰舒缓下来,果然,还是抱着睡比较***啊。
姜许在黑夜里不太能看清楚男人的全脸,只是窝在他怀里突然扬着嘴角笑了下。
___
姜许因为结婚前辞了工作,现在突然多出了大把的空闲时间,白天的时候跑到徐云雪的蛋糕店一坐就是一上午,偶尔心情好了也会给晏楚带块小蛋糕回去。
简约风格的蛋糕店里,姜许懒洋洋的躺在深褐色的懒人沙发里,将自己的半个身子都陷了***。
徐云雪端着两杯咖啡过来的时候,看见不禁轻笑一声,调笑道,“新婚生活怎么样?还满意吗?”
姜许正闭着眼睛享受阳光,听见声音睁开眼,身子往外坐了坐,接过徐云雪的咖啡,“还行吧。”
“我打听了下,有人说晏楚脾气特别不好,挺嚣张的,这样的人估计也不怎么会照顾人的感受,你真没事?”
姜许,徐云雪和司易是从幼儿园开始的交情,这么多年,已经算是半个家人的存在。
所以对于姜许突然结婚这样事情,虽然无法补救但是徐云雪还是不放心的去打听了一下晏楚的为人。
结果除了说人长得帅之外就没听到什么好话。
徐云雪知道姜许的脾气,看着人长得不像好惹的,但是脾气温和,只要不触及底线,姜许一般都不会跟人生气发脾气,这样的两个人凑在一起,姜许肯定吃亏。
姜许抿了一口咖啡,想了一下这几天跟晏楚的相处,笑了笑,“他相处起来好像没那么糟糕。”沉吟了一下又接了句,“有点像司易的那只黑猫,瞧着凶的不得了,但是给小鱼干就会喵喵叫。”
司易前些年在下雨天捡了只小黑猫,通身乌黑,家里来了陌生人就朝着人呲牙,发生呼呼的恐吓声。
刚开始的时候姜许和徐云雪也害怕,还劝司易要不然送给养过猫的人养,结果司易拿了小鱼干在黑猫面前晃了晃,那猫立马就换了态度,又是在地上打滚卖萌,又是嗲嗲的叫唤。
徐云雪听到的这样的比喻,不禁多打量了两眼对面的姜许。
新婚的女人面色红润,脸上挂着笑容,眼影是布灵布灵的***粉色,虽然外面套了件酷酷的黑色皮衣,但是里面的内搭却是清新有少女的碎花连衣裙。
徐云雪的的目光意味深长了些,但是也不点破,只要知道姜许过得还不错就可以了,还有什么事情,比闺蜜幸福要更加重要呢。
他们夫妻两个之间的事情,还得他们两个自己去努力才行。
“对了,今天是不是你该回门了?”
“对。”姜许点了点头。
“你爸妈要是又说了什么不爱听的,你就当没听见好了,别往心里去。”
姜许的家庭一两句话说不清楚,这些年,她父母几乎没怎么尽过自己的义务,全都是爷爷在照顾。
所以在爷爷当初假装病危的时候,即使姜许心里一万个不愿意,她还是为了圆爷爷的心愿和晏楚结婚了。
说到父母,姜许的脸上的笑容淡了些,“我知道,没事的。”
“晏楚陪你吗?”
“嗯,我昨晚跟他说好了。”
姜许看了看时间,“行了,今天有事不多呆了,改天再来找你玩。”
徐云雪点了点头,陪着姜许下楼然后将新做出来包装好的小蛋糕递给她,“路上小心。”
姜许接过蛋糕,“好,走了。”
徐云雪靠在店里的收银台,透过玻璃窗看着远去的白色汽车,沉着眸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似是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
____
姜许回到家时并没有在沙发上见到熟悉的人影,她将小蛋糕放进冰箱又去卧室看了一眼,也没有人。
晏楚本来是在家里玩游戏的,然后中途被哥们寇驹一个电话给喊了出去,地点自然是热闹非凡的酒吧。
原来因为晏楚结婚之后,已经三天没有出来玩过了,一群狐朋狗友们起哄着让寇驹给人去了电话,今天说什么也要让晏楚出来玩了一玩才行。
晏楚没有多想,换了衣服开着车就去了老地方,到了酒吧踢***间门,砰砰砰先是响了五六个礼花,亮晶晶的碎纸片纷纷扬扬的落下来。
晏楚逆着光站在门口,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男人一样,包间里的男人们吱哇乱叫,女人们春心荡漾。
寇驹走过去大大咧咧的搂过晏楚的肩膀将人往里带,“快,给我们小晏爷腾地方。”说着在坐在沙发中间的一个男人腿上踢了一脚,“有点眼力见儿没有?边去儿。”
晏楚坐在沙发上,扫了一眼包间里的人,多了几个陌生面孔,男人翘着腿,不太耐烦的道了句,“叫我出来干嘛?”
“嗨,能干嘛?玩呗。”寇驹给人递了瓶酒,“你他妈结婚之后都多久没出来过了,哥们都要以为你要从良了。”
这当然就是玩笑话了,堂堂小晏爷要是想从良,除非天塌下来。
晏楚听寇驹这么一提才想起来在,自己好像确实好几天没出来玩过了。
主要是现在姜许在学厨艺,他就窝在沙发上打游戏,她偶尔会洗了水果端过来让他边玩边吃,做成功什么菜品之后也会一脸期待的端给他,然后晏楚就会故意装的很嫌弃的样子点评一下,偶尔也会把人惹生气,两个人拿着抱枕在客厅的沙发上打架,偶尔会呆着呆着就滚到床上去。
说实话,晏楚这几天的生活过的还挺高兴的,心里说不上来的的满足?又或是别的形容不上的情绪。
当然这种事情,他是不会和面前这一帮子大老爷们们分享的。
晏楚呆了会儿越加觉得没什么意思,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估摸着姜许也该回家了,今天她又去了闺蜜的蛋糕店里,肯定会给他带蛋糕回家的。
这样想着,晏楚更是坐不下去,跟寇驹说了声要离开,今天的费用他买单,结果刚起身就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男人给一***又按回沙发上了。
“卧槽”。晏楚心里骂了句脏话,看了眼人的样子,没见过。
“小晏爷,您这才来没一会儿就要走,是不是怕回家晚了被老婆罚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醉醺醺的男人说完还哈哈大笑了几声,死死抓着晏楚的胳膊不放。
晏楚的脸都黑了,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玩意儿要干嘛?
艹,脏不脏?别把烟酒味都沾他身上了,不然回家姜许肯定嫌弃他。
口袋里的手机振动,晏楚由着寇驹他们去拉开醉酒的男人,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姜许。
小晏爷嘴角露了进包间第一个笑容,清了清嗓子,又故作冷漠的接了电话,“喂?干嘛?”
姜许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闹哄声音,抓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但是声音依旧平静,“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晏楚先是报了地址,又疑惑道,“找我干嘛?”
姜许再三深呼吸,压制住自己的脾气,“今天是你陪我回娘家的日子。”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晏楚听着电话里嘟嘟嘟嘟的声音,心里吐槽姜许真是个坏脾气的女人,现在都敢挂他电话了,然后又拉了寇驹过来,“哎,我问你,如果……”话说到半截又摆了摆手,“算了算了,你都没老婆,这种事你肯定不懂。”
寇驹:法国皇室?!
在俄罗斯为何会出现法国皇室的物品?
我心里困H不已,暂时得不到真相,因着精神颓靡,趴在席湛的怀里很快就睡着了。
回到桐城已经是早晨六七点钟,直升机停在了席家别墅,也就是席湛之前住的地方。
我迷迷糊糊的睁眼望着席湛,他抱着我下了直升机,没一会儿直升机离开了别墅C坪。
陈深他们还要回梧城。
席湛抱着我迈步进了别墅回到了他的房间,他将我放在偌大的床上就去了浴室洗澡。
我疲倦的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没一会儿浴室那边传来动静,我睁眼望过去瞧见男人换了一身黑Se的真丝睡袍,露出了大PX膛。
我眨了眨眼喊着,“二哥。”
他过来坐在我身侧抬手揉了揉我的脸颊,随即熟稔的解下我身上的披风以及鞋子。
我任由他伺候我,直到他脱掉我身上繁琐的宫廷装只剩下一套***的时候,我又轻轻的喊了声二哥,解释说:“我是被人救出来的!”
他轻道:“嗯。”
“我不认识那人。”
我只知道他叫微商。
除此之外一无所知。
“嗯,不必解释。”
看样子他没将陈深的话放在心上!
席湛修长的手指解开我的***扣,我脸Se发烫,像个火球似的盯着他,心底很无措。
分开八个月再见心底有很多生疏。
更怕被他这样直勾勾的盯着!
然而席湛的眸底清澈见底,毫无Yu望可言,他撩开被子遮在我身上,又握着我的双脚放在他的膝盖上,我的脚后跟之前就被高跟鞋磨破了,在雪地里走了那么久又僵又Y。
席湛握着我的双脚轻轻的按摩,偶尔加重了力气,我格外的舒F,目光痴痴的望着他。
身侧的男人很细心。
他将我在直升机上说的话都记着的。
虽然席湛一向沉默寡言,但他却一直都在用实际行动温暖我,令我心底软的一塌糊涂。
约摸半个小时之后他放下我的双脚起身去了浴室,再次出来时手里端着一盆温热的水。
他放在床边将我的脚泡***,我一触碰到热水忍不住的叹了口气,席湛听见偏过眸望着我,对上他的视线我有点不好意思的咧嘴笑!
分开太久再次见面的拘谨是很多异地恋的情侣都会有的,况且我和他是分手八个月又不是异地恋,所以这心底的拘谨更为浓厚。
我无法像曾经那般亲昵他。
他勾了勾唇,带着J分笑意问:“怕我?”
我摇摇脑袋,他又问:“我会吃了你?”
我咬了咬下唇,席湛侧身躺在我的身边,用胳膊撑着自己的脑袋目光如炬的望着我!
他的俊脸顶在我面前离我非常的近,我咽了咽G涩的喉咙问他,“你什么时候休息?”
他带着J分轻薄问我,“怎么?”
我故作镇定的说:“我想睡觉了。”
席湛低沉的喊我,“宝宝。”
我不解的望着他,“嗯?”
“吻我。”
其实晏楚想问,假如把陪老婆回娘家这种事情给忘了,这事儿严不严重?
姜许到了酒吧直接找到包间然后推开门,里面正在玩儿的男女们齐齐看过来,有不认识的还拎着酒瓶子凑了上去笑呵呵的问,“***找谁啊?”
“晏楚。”姜许踩着高跟鞋往里走,不笑的时候自有一股冷艳风情。
“呦,找小晏爷的呀?***你是他什么人啊?”
姜许看到倚靠在沙发上的晏楚,停在离人还有三四步的距离,斜睨了一眼问问题的男人,“我是他老婆。”
声音一出,包间里立马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在晏楚和姜许身上打量。
晏楚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姜许当着怎么多人说她是他老婆还挺开心,站起来搂过人的肩膀笑着道,“听见没有?以后遇上了都给我把眼睛放亮点。”
那追过来男人,突然贱兮兮的又道了句,“原来是***啊,***这都追到酒吧来了,是不是也管的太严了啊,是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晏楚皱了下眉,正要扬声骂“你算是什么东西也敢说我老婆。”
就听见姜许用十分平静又轻蔑的语调回了句。
“关你屁事。”

最难不过说爱你全文阅读

听见席湛的这两个字我的这颗少nv心瞬间爆棚,我曾经哪儿听过他用命令的语气让我吻他的话啊,而且嗓音里还透着理所当然。
我一时呆在原地,席湛不悦的蹙着眉用两根手指摸上了我光滑的脸颊问:“不愿意?”
我摇摇脑袋伸手抱上了席湛的脖子,一个很轻的吻落在了他脸颊上,继而又落在了他的唇角,我将双手从他的脖子上撤回来捧住他的脸颊,他微微偏头很撩的吻了吻我的手心。
心底翻起一阵涟漪,身上的被褥渐渐的滑落,男人的手掌悄无声息的攀上了我的身T。
窗外的晨光透过落地窗折S进来,在房间里微微荡漾,我能清晰的看见席湛寡淡的面Se但却汹涌澎湃的眸Se,像是要吞噬一切!
我是第一次见男人的眼眸沾染上了情Yu,在他快要进来的那一瞬间我下意识的夹紧!
窗外传来叽叽喳喳的鸟鸣声,我身T蜷缩在一起听见男人闷哼一声道:“乖,别紧张。”
我心里紧张的要命也期待的要命!
“宝宝,别怕。”
他安抚我。
“嗯,我就是有点不适应。”
“听话,用腿勾住我的腰。”
清晨的男人太过拔撩。
……
男人没折腾我J次就放我休息了,我疲倦的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没一会儿就***了梦乡!
期间能感觉到有人在擦拭着我的身T,我懒得睁眼,再次醒来时已经是下午四点钟。
睡醒时没看见席湛在身侧,而枕边竟然放着我的手机,席湛他这是从哪儿找回来的?!
我捞过来开机看见我爸妈给我打了J条电话,我想起昨天答应过他们要回家住的。
我赶紧回拨过去,我妈还没等我先说话便着急的问:“笙儿你说你这孩子,打你手机不通,怎么一直联系不上你,没遇上什么事吧?”
电话那边是我的养父母,却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我之前的辉煌人生亦都是他们给的,是他们成就了现在自信美丽的我!
现在也是他们一直牵挂着我。
在他们的心底我就是他们唯一的nv儿。
自然他们也是我最ai的父母。
我心底感动的解释说:“妈,我昨晚回了桐城,因为手机丢了所以暂时没法联系你们。”
“那你把荆曳那孩子的手机号发给我,这样下次你有什么事我们就可以直接联系他。”
我起身拉开被席湛关上的窗帘,眯眼晒着窗外的Y光答应道:“嗯,待会就给你。”
我妈又开始唠叨道:“你爸说的没错,你应该找个人结婚照顾你,你要是真的心属席湛那你便把他带回家……我不太清楚他对你是什么意思,因为像他那么高傲又什么都不缺的男人应该不缺nv人……笙儿你别怪妈说话难听,你毕竟是二婚,男人多多少少会介意这点,我和你爸还是想弄清他的心意早点定下这事!”
这真的是亲妈才说的话。
我走到Y台上看见男人正躺在花园里眯着眼晒太Y,微微仰着的脑袋正对着我这个方向的,我笑着对妈说:“我会尽快安排见面的。”
“那你给我个准确时间。”
我妈这是B人上梁山啊!
我无奈问:“这么着急?”
她语气坚定问:“什么时候带回家?”我才不会带他回家,除非席湛求婚。
不然我将他带回家我爸妈就会C婚,到时候就搞得我迫不及待的想嫁给他似的。
虽然这心底也的确那么的迫不及待。
我敷衍我妈说:“等等吧,不着急,我计划一下就这段时间,到时候提前通知你和爸。”
我妈这才满意的说道:“这事你要记挂在心上,不仅仅是你的事,还有骋儿,我和你爸考虑过,他跟你一样都是时家的孩子,所以你爸想作为长辈出面和那nv孩聊聊,看能不能有机会改变一下他们现在僵Y的情况!你有钱我们就不C心了,虽然时家在梧城销声匿迹了,但我和你爸还有J百万的积蓄,我们打算给时骋在梧城买套房子再留点彩礼,给人家nv孩办个不输场面的婚礼,也算是对你大伯有个J代。”
当年大伯是真的在那个出了事的飞机上,而我爸妈算是幸运的,起M还能平安活着!
不过爸妈至今都不清楚宋亦然的真实身份,我也没提醒我妈,因为他们这样去找宋亦然是带着真挚朴素的愿望,希望能好事成真!
再加上时骋是我们时家人,所以我S心也是希望他们在一起的,能够和好如初!
但是她不原谅时骋我也能理解,甚至赞同,不管宋亦然如何选择我都会支持她!
我始终是九儿的姑姑。
“嗯,时骋那人心气高,不知道他会不会接受你们的帮助,或许……需要钱就告诉我。”
我原本想说他对时家的误会都是因为小五,现在真相浮***面他对时家的态度应该有所转变,再说我爸妈是一心为他考虑,他作为一个成年人自然能明白长辈们的良苦用心。
“没事,我和你爸这钱够了。”
我妈拒绝了我的好意,我目光紧紧的盯着楼下的男人听见她又提醒道:“赶紧带席湛回梧城与我们见面,不然我就给你安排相亲!”
我哭笑不得道:“哪有这么着急。”
我妈又和我闲聊了一阵,过了五六分钟才挂断了电话,我握紧手机盯着眯眼惬意的晒着Y光的男人笑问:“二哥什么时候起床的?”
他回我,“早你两个小时。”
“哦,我饿了。”
“嗯,厨房有饭菜。”他道。
我转身回卧室洗漱,然后穿着席湛的白Se衬衣下了楼,进厨房瞧见餐桌上有四个菜。
都是热的,看来是他刚做好的。
我坐下吃了两小碗米饭将碗筷洗漱了才出门找席湛,当时他正阖眼休息,我过去爬上他的躺椅依偎在他的怀里幸福道:“真好。”
他未睁眼,搂紧我的肩膀问:“嗯?”
我甜蜜说:“二哥在身边真好。”
之前的生疏感因为早上那场亲密无间的行为早就消失殆尽,我也难得有休闲时光和席湛躺在这儿晒太Y,所以心底的幸福感爆棚。
或许是失去过所以现在也格外珍惜吧!
他冷淡回我,“嗯。”
“二哥真漂亮。”
他睥睨我一眼评价道:“油嘴滑舌。”
我真挚道:“二哥是真漂亮。”
这次他直接没搭理我。
席湛身上就穿着一件单薄的白Se衬衣,我的手指能清晰的感受到他衣F下面的疤痕。
应该基本上都是他这段时间受的伤吧。
我手指悄悄地解开了他一颗纽扣,席

小编点评

最难不过说爱你大结局为您分享,小说资源文章清逸婉丽,流畅连贯,尤其人物语言幽默风趣,再加上一些精妙词语的使用,无形中为文章增添了不少情趣。

点击免费阅读更多章节

本文仅代表最难不过小说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呜呜文学小说阅读资讯网

声明 | 仅提供小说资讯及导读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美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