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才不要做邪王的贱妾(朱笑 叶湛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章节
才不要做邪王的贱妾(朱笑 叶湛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章节

才不要做邪王的贱妾(朱笑 叶湛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章节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8-14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才不要做邪王的贱妾》是由网络知名作者蜂蜜红糖所著,想必大家对作者蜂蜜红糖都不太生疏吧!《才不要做邪王的贱妾》就是她的最新作品,小说的男女主角为朱笑叶湛,小说的构造十分的巧妙,剧情处处布满了关于朱笑叶湛之间的惊喜,快来本站阅读《才不要做邪王的贱妾》吧!

才不要做邪王的贱妾3、解毒

叶湛亦是震动又阴鸷地看着她,用眼神无声地说着话。

朱笑没空管叶湛想什么,对这两位美人冷冰冰道:“此处是楚王府,为什么没有人会来救楚王?”

美人二轻笑,***道:“是啊。此处是楚王府,为什么会没人来救楚王呢。”她整着身上的烟波水袖,眯起眼睛,“不如你猜一猜?”

朱笑没空和她们扯皮太多。当下从衣袖中掏啊掏,就掏出了一块板砖。

这是她刚才一路走来时,在角落捡的。

她大喝一声,眸中闪着坚毅的冷芒,便朝着这两位美人飞扑过去。

这身体太娇小,力气也不是很大,不过幸好还算比较灵活,虽然两美人见朱笑朝自己扑来,都四下蹿开了,可朱笑还是眼疾手快得举起板砖就朝着美人一的脑袋重重扔了过去。

美人一顺势避开,可这板砖还是擦破了她的额头。

这美人伸手一探自己的额头,却触到了一手粘稠的血。当下龇牙欲裂,面容扭曲地看着她:“你、你竟然敢!”

美人二也急红了眼:“和她多说废话干什么,速战速决,还是正紧事要紧!”

而瘫软在椅子上的叶湛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眼中的森冷和震动齐飞。

朱笑淡漠道:“正紧事?你们所说的正紧事,便是赶着和楚王殿下□□吗?”嗤笑了一声,又说,“你们二人不是扬州瘦马吗,身上还带着脏病呢,都这样了,还妄想爬上楚王的床,飞上枝头当凤凰吗?”

两位美人的脸色已难看得不成模样,眉眼满是戾气,恶狠狠地瞪着朱笑。美人一尖狞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如何知道这些的?”

朱笑道:“我是帮楚王洗马桶的。”

美人一和二:“……不,我不信!”

大抵是真的不想再废话了,这两位一齐朝着朱笑冲了上来,伸出长长的指甲在朱笑的身上使劲又捏又扣,可疼可疼。

朱笑发火了,急红了眼伸手在身后也不知摸到了什么物件,当下紧紧提起便朝着美人二的脑袋上重重砸去。

当是时,发出了重重的碰撞声,陶瓷片碎了一地。

原来是一个小花瓶。

美人二的脑袋被花瓶重重一击,双眼一翻便晕了过去。

美人一狰狞着脸色朝朱笑扑上来,抓住朱笑的发髻,重重拉扯着她的头发,手段和青楼女子果然一般无二。

朱笑顺势用自己的脑袋重重撞击她的腹部,她也被逼得急红了眼睛,咒骂道:“敢抓我的秀发,丑八怪!”

美人一被她重重顶到了墙边,疼得眼泪都出来了,“你这个贱婢……”

朱笑又对着她的肚子重重撞去:“骂我的话通通反弹!”

也不知究竟撞了几下,美人一的动作幅度终于小了下去。朱笑捧着又晕又涨的脑袋瓜晃了晃,定定神,这才又抓起一个小花瓶,朝着美人二的脑袋砸了下去。

这两只瘦马终于都晕过去了,朱笑重重松出一口气,浑身大汗淋漓得坐在地上直喘气,一边擦汗一边拍着胸脯:“累死小仙女了,他娘的。”

……全程坐在椅子上围观的叶湛,心里非常震动且复杂。

朱笑依旧坐在地上大喘气,一道声音已在她耳边响起。

“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声音黯哑无比,带着浓浓的沙哑,仿佛在强忍什么。

朱笑一个激灵,瞬间起身。——她怎么把正主给忘了。

她走到叶湛身边去,说道:“我怎么差点把您给忘了。”

而此时她才看清楚,叶湛脸上泛着不自觉的***,额头更是布满了汗珠,且他的呼吸凌乱无比,还夹杂着带着无比强烈的男子气息。

他中了毒,有此反应也是应当。

她正待伸手帮他擦一擦额头的汗水,可叶湛已目光如刀片般剜向她,厉喝道:“别碰我!”

闻言,朱笑嘲笑道:“好好好,我不碰您。我怎么忘了,您可是高高在上的楚王殿下,而我可是帮你洗恭桶的,哪有资格碰您呢。”

朱笑故意凑近他一点,摩挲着下巴道:“可您现在中了毒,需要一个女人帮您解毒欸。”

“不如,您看看我怎么样?”一边说着,朱笑一边微微扯开自己的衣领,露出一小截白皙莹润的肌肤。

叶湛眸光变得愈暗,眸光情不自禁看向那片白皙的地方,甚至忍不住开始遐想,再往下会是怎样别致的风景。

他的目光透着深深的危险,吓得朱笑赶紧将自己的衣领合上:“好好好,你别冲动。我不逗您了还不行吗。你等着,我现在出去找找,看能不能给你找个女人来。”

可朱笑正要转身走,忽然又转头过来,茫然问道:“京城的烟花巷子在何处?距离王府远不远?”

叶湛咬牙:“……你要去烟花巷给本王找女人?”

朱笑道:“可你的后宅一个女人都没有啊!若我给您随便找个丫鬟,您找那丫鬟秋后算账,鞭她一顿再把她扔出府去怎么办?我总不能害了人家。”

至少他就是这么对待原文的笑儿的,真是个恶毒的男人。

叶湛急红了眼:“此药强劲,若半时辰内不能解毒——”话至一半。

朱笑道:“那还浪费什么时间?我现在就去找烟花馆子!”说话间她便又要跑出门。

叶湛急得整个人都从椅子上摔了下来,整个人无力得瘫软在地上,双手却紧紧握拳:“来不及了!”

他的脸红得可怕,连眼眸都泛上了一层氤氲色,他的声音亦越来越颤抖:“你,过来。”

朱笑连连摇头,一边退后:“不不,我拒绝!”

叶湛却一点一点匍匐着朝她脚边挪动,颤声命令道:“你,给本王,过来!”

朱笑转身就要往外跑。

可系统适时闪起了红光。

“叶湛有危险,叶湛有危险。级别五级,困难指数六颗星。”

朱笑在心里咆哮:“你逗我?这也要我来拯救他?”

可系统并没有说话,而是不断无情地在她耳边徘徊声响。

“叶湛有危险,叶湛有危险。级别五级,困难指数六颗星。”

“叶湛有危险,叶湛有危险。级别五级,困难指数六颗星。”

朱笑:“……别再叫了!垃圾系统毁我清白!”

站定脚步,朱笑深呼吸几下,这才大义凛然一步一步朝着叶湛而去。

她弯腰想将叶湛扶起,可岂料叶湛却一个反身便粗暴地抱紧了朱笑,紧接着便是滚烫的吻落在了她的脸颊和脖颈。

理智快要离他远去,只有眼前这一道又柔又软的话梅香萦绕在他鼻尖,让他忍不住想就此沉沦。

那两只瘦马给他吃的春***药中,明明还夹着软筋散的。可此时他抱着吻她的力度明明这么大,哪里像是中毒的样子。

叶湛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不仅亲遍了她的脖颈,还快解开了她的衣带。任朱笑怎么挣扎也不过是于事无补。

朱笑太慌了,连忙伸手在身后乱探,便又被她摸到了一个小玉瓶。顺势便朝着叶湛的脑袋砸去。

疼痛让叶湛恢复一丝清醒。

看到这个帮自己洗刷马桶的臭丫头被自己抱着亲了这么多口,他的眼中果然闪过了杀气:“你——”

朱笑趁着现在连忙逃离他几寸,怒道:“是你自己要抱着我啃,这也怪我?”

叶湛的双眸时而迷蒙时而杀气,两种状态都想要控制他的脑海。

他听到有两个声音在自己脑海中争吵。

——洗马桶的臭丫头你都亲的下去,你还有没有身为王爷的尊严?!

——洗马桶又如何,她身上明明香香的,是话梅的味道,就跟软软的零食一样!

——她是臭丫头!

——不!她是香话梅!

……

最终还是香话梅占据了上风。

叶湛头疼欲裂,眉目痛苦地看着朱笑:“你,你给我过来……”

朱笑一边摇头一边不断往后退:“我不过来!你这个骗子、渣男!用过了就会把我杀掉!”

叶湛试图缓住她,脸上露出了一个变态杀人狂引诱未成年少女的微笑:“怎么会呢,我是那样的人吗。”

朱笑重重点头:“你太是了,你就是。”

叶湛:“……”

他脸上又露出戾气:“再不过来,我真的会杀了你。”

朱笑生气道:“你看你果然是!”

软硬都不行。叶湛的气息都快要变弱了:“你、你到底想要什么?”

系统又重重闪起了红光,发出略显刺耳的警报声。

“叶湛有危险,叶湛有危险。级别五级,困难指数六颗星。”

“叶湛有危险,叶湛有危险。级别五级,困难指数六颗星。”

朱笑想了想,连忙握住桌上的狼毫笔,在宣纸上快速写下了几行字,这才重新走到叶湛身边,“你若是同意,就按个手印。我自然会帮你把毒解了。”

叶湛努力想要看清字条上写的是什么,可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朦朦胧胧,宛若雾里看花,什么都看不真切。

身体的渴求已经快要冲破天际。他伸手咬破指腹,便在字条上按下了手印。

朱笑连忙伸手拔下他别在腰间的楚王玉佩,塞到自己的口袋里,这才命令道:“把衣服脱了!”

……

等她彻底帮叶湛的毒解了,已是一个时辰之后。

恢复了理智的叶湛变得十分沉默,兀自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挂在树梢的一轮弯月,面无表情。

朱笑挥了挥酸胀的手,试图安慰他:“没关系的,虽然是你的第一次,可也是我的第一次呀。”

叶湛还是不说话,亦不动一分。

朱笑又道:“毒我已替您解了。您明日记得找王嬷嬷哦。”又十分好心地补充一句,“方才您亏了那么多,可得好好补充身体哦。”

叶湛忽然面容阴森地捏住书桌上的砚台,朝着朱笑脚边狠狠砸来。

朱笑瞬间跑远了。

等朱笑走后,叶湛看着放在桌子上的条约。

狗爬字,丑陋无比。

上书:“今朱笑帮楚王殿下解毒,楚王殿下不得作出任何有伤朱笑人身安全的秋后算账举动;楚王殿下需给朱笑升职,不再继续从事刷马桶等各种辛劳工作;朱笑月俸涨至三两;以上以楚王贴身玉佩作为担保,直至朱笑和楚王解除劳务关系可归还。”

叶湛伸手覆上这张朱笑口中‘一式两份’的合同,然后紧紧捏紧,将宣纸捏得稀巴烂。

他的目光又扫向地上的那两只瘦马。他早已将她们绑成一团。

叶湛看向美人二,森冷笑道:“‘就算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楚王殿下。’不知这话是什么意思?”

美人二慌忙摇头,浑身发抖:“是,是我随口乱说的,王爷……”

叶湛笑得愈冷腻:“是吗。”

他的模样可怕极了,吓得两只瘦马忍不住抱团相依。

叶湛道:“既然喜欢做这种事,本王不如成全你们。”

说话间,叶湛拍了拍手。

瞬间便有一道黑影闪现到了叶湛脚边,动作迅速,宛若闪电。

叶湛瞥向他:“查清楚了?”

黑影低垂下头:“是。”

叶湛轻笑:“带她们去郊外破庙,再找十个患痨病的,好好犒劳她们。”

两只瘦马吓得脸色惨白,正待求饶,可黑影已一手一个将她们捉走了。

世界瞬间清净。叶湛重新看向窗外。夜色越来越黑,倒是正适合做下贱事。

叶湛起身,独自一人缓缓走回了寝房。只是他的背影修长又孤寂,透着浓浓的孤单。

当日晚上,叶湛陷入了梦魇。

一会看到母妃惨死深宫;一会又梦到他被李贵妃虐待,浑身上下全是淤青;紧接着便是他看到自己最倚靠的德全公公,笑眯眯地收下了李贵妃赏的镯子,转身就往自己的饭菜里下了药。

德全照顾他长大,可最终却出卖了他。

那两个美人给他下药,也是德全喝退了全部下人,让他孤立无援。他无奈将计就计,顺势让小五去查德全的线人。

半梦半醒间,他紧紧皱起眉。

可最后梦的画面一转,他竟梦到自己和一只话梅精成了亲,甚至独宠她一人。

吓得他连忙惊醒,坐在床上喘气,惊魂未定。

小编今天点才不要做邪王的贱妾小说

《才不要做邪王的贱妾》是一本由蜂蜜红糖写的古言类型小说,主角是朱笑 叶湛,这本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