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首席宠爱(顾倾容礼)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首席宠爱(顾倾容礼)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首席宠爱(顾倾容礼)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6-26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最新最火的言情小说推荐——首席宠爱完整全文在线阅读讲述了主角顾倾容礼之间的出色。段落欣赏:容礼以前养过小刺猬,看起来很有攻击力。其实只要等它伸展身体,露出藏在盔甲下软乎乎的肚皮,粉嫩的小爪爪没有任何反抗能力,戳一下小肚子,温热又好撸。

小说内容介绍

顾倾衣橱里装的都是裙子,大牌、***奢、高定…市价全在万元以上。
顾小姐说,穿什么价格的裙子,见怎样身份的人。低于五位数的男人,不值得见。
后来,顾倾上某宝买了件29.8包邮的爆款,去赴了容家少爷的约会。
清贵的容礼撩起眼皮扫了眼,“我还挺值钱。”
“醒醒,9块9的那款红配绿,我要脸穿不出来。”
——
顾倾,颜如其名,一顾倾人国。
众人都以为她高冷、傲慢。只有容礼知道,她伪装之下的滋味,有多么甜软***。
他见过她晕红的眼尾,听过她低泣的呢喃,晃过她屋里摇摇曳曳的秋千架…

首席宠爱在线阅读章节

清贵挺拔的男人,带着血统纯正的萨摩,隔着雨幕站在明亮的玻璃橱窗前。
屋檐上凝聚的雨水连成线,滴滴缕缕落下。
画面定格在镜头里,就能放进公司楼下的大好书牌,当新季度宣传照。
顾倾盯着他,迷茫的瞧了半分钟,以为他是没有带伞站在那里避雨。
好歹是帮过自己的人,顾倾撑着伞穿过马路,想赶过去问他需不需要帮忙。
还没等靠近,容礼已经带着狗坐进旁边的车里。
轮胎摩擦沥青路面,卷起四溅的泥水。
“啊…”顾倾注重到飞驰而来的世爵,连忙退后半步,才终于保全了身上的白裙子。
“会开车了不起啊!”顾倾撑着伞,望着世爵消失在拐角,轻抚胸口心有余悸的嘟囔。
路边到公寓里还有段路,顾倾闲来无事,撑着伞慢慢悠悠往回走。
到电梯外,听到大型犬的哈气声。
“汪!”通体奶酪色的萨摩耶蹲在电梯前,朝顾倾叫了声,露出标志***的咧嘴笑。
它这些天经常看到顾倾,还跟她家的哈士奇玩的不错,连带熟悉了这个主人。
顾倾顺着它的牵引绳瞧过去,看到站在电梯前,冷着一张脸的容礼。
希奇,他应该早都回来了,怎么还在等电梯?
而且要是没记错,容礼遛狗回来,总是爬楼梯上去的。
仿佛是感应到她的视线,容礼转过来,有意无意扫了眼她校服底下的裙子。
漂亮,干净,纯洁。
比以往妆扮显得更娇俏鲜嫩,脸上妆容都更淡了些。
看起来,就像是特地为了和小男生约会,才做出的妆扮。
“我之前听人提起过,顾小姐穿什么样的裙子,见什么样的人?”容礼毫无征兆的开口。
“啊?”顾倾愣了下,没懂容礼为什么忽然问到这事。
业界都知道顾倾的习惯,她在外只穿裙子,根本不是什么秘密。
“嗯。”顾倾应了声,觉得容礼状态有些微妙。
自己又没招惹容礼,可听他语气,似乎不是很喜悦。
难道男人每个月也有那么几天?
“我还是头一次见识到…”电梯停在一楼,容礼牵着绳子走***,冷淡的说出下半句,“如此物化人类的待客之道。”
物化人类?
什么人值什么样的价钱,明明是这个社会不成文的规矩,只是顾倾把它摆在明面上而已。
怎么到容礼嘴里,听起来就变了个味。
“你想说什么?”顾倾赶在电梯关闭之前踏***,竖起满身预防的刺,“我也算是生意人,满身铜臭有什么不对?”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种回击方式真是弱爆了。
顾倾刚说完就觉得后悔,决定等会在‘吵架没发挥好’的文档里好好总结反思。
容礼视线停留在顾倾身上。
“你穿着校服,跟我谈生意?”容礼问。
顾倾才记起自己还披着林清遥的校服,刚才的气焰顿时熄灭了。
“外面太冷了…”顾倾低声辩解道。
她实在怕冷,以为就穿到回家,没有人会看到呢。
所以就能随便穿高中男生的衣服?
容礼情绪莫名烦躁,他很想质问那个小男生到底是什么人,残存的理智生生阻止他的冲动。
望着顾倾泛红的脸,还有冻得略微发白的唇,容礼悲哀的发现——假如自己是高中生,碰到这样的大姐姐,也会把校服借给她。
并且,毫无保留的爱上她。
顾倾这女人,大概有毒吧。
狭小的电梯内重归沉默,间或能听到萨摩喉间的呼噜声。
到达十二层,顾倾最受不了压抑的气氛,率先走出电梯往自己房间走。
“顾倾。”临开门之前,容礼叫住他。
“又怎么了?”顾倾皱着眉问。
“周三,你会穿什么裙子?”容礼停在她正对面,语气平淡的问。
周三,是他们约好去宠物医院的日子。
假如换个时间换个场合,顾倾会以为这只是很普通的询问。
可之前有那几句铺垫,容礼的问话落在顾倾耳中,已然变了味道。
‘我在你心里值多少钱?’
她想起那件下血本两万欧元的晚礼服,漂亮高贵。
曾经的容礼,在她心里配得上最贵的裙子。
‘物化人类,满身铜臭。’
类似的言论,顾倾以前没少听过,她总觉得无所谓。
但容礼口中说出来的,却似乎不太一样,惹得她莫名生气,很想大声反驳回去。
“我穿什么,跟你没关系!”顾倾倔强又狼狈的喊完,打开门冲进房间。
落在容礼眼中,她变成一只竖起满身预防的小刺猬,飞快的溜进自己窝里。
容礼以前养过小刺猬,看起来很有攻击力。其实只要等它伸展身体,露出藏在盔甲下软乎乎的肚皮,粉嫩的小爪爪没有任何反抗能力,戳一下小肚子,温热又好撸。
*“…他真的很过分,说得似乎很了解我一样!”顾倾点了根香薰蜡烛,依旧没能让自己心态平和,最终还是决定打电话给闺蜜寇离抱怨发泄。
香薰蜡烛散发着好闻的香气,火光摇曳。
顾倾倒在柔软的大床中心,脸上敷着面膜,腾出一只手往嘴里送薯片。
“消消气,我觉得他说得没错。”寇离是个冷淡理智的人,没有因为顾倾的义愤填膺,就帮她一起骂容礼。
寇离经过仔细分析,提问道,“说你物质的人多得去了,你为什么偏偏在乎一个容礼呢?”
“我…”顾倾咬碎嘴里的薯片,回答不上来这个问题。
她听过的嘲讽太多了,不缺这么几句。
容礼虽然是***级设计师,但已经签了LON,短期内跟顾倾也没有太多交集。
那个男人***多是***翘了点,她根本没必要在乎啊!
寇离听对面半天没回答,“少吃薯片,胖了穿裙子不好看,再见。”
说完,她迅速挂断电话。
顾倾吓得又吃了两口薯片压压惊,翻身坐起来考虑片刻。
打开某宝,搜索:最便宜的裙子。
屏幕上出现各种各样的裙子,都是顾倾平常看都不会看的类型。
她意外的发现,有些款式竟然——
挺好看!
“这件很漂亮啊,还包邮…商家真的不会亏本吗?”
选定,下单。
*短短两天周末结束,又要开始新一周的工作。
“两件事。本周无论如何都要招到新的设计师。还有月底那个交流会,邮件你应该收到了,帮我预备好要用的文件。”在公司,顾倾又成了高冷强势,雷厉风行的总监。
“是。”简虹杉扶了下***框眼镜,把顾倾交代的事情迅速记下,犯愁的跟她说,“总监,人事部上周放话了,说以后跟招聘设计师有关的事情,他们不想负责。”
“他们是个痰盂,还想翻身当花瓶吗?”顾倾克制的没有把更过分的话骂出来,身体后仰靠在椅背上,皱着眉问,“传话那事问清了吗?”
简虹杉赔着小心解释道,“没呢,我按你原话说的,不知道怎么就变了味。依我看啊,人事部经理跟副总蛇鼠一窝…”
“够了,不要随便议论公司高层。”顾倾打断她的话。
顾倾讨厌被人嚼舌根,也不想成为自己讨厌的那种人。
简虹杉识相的换了个话题,谈起顾倾交代的第二件事。
“总监,那个交流会是国外原始矿供货商品办的。他们发现了成色***级的原石,现在全部公司都想争取这批原石。供货商那边为了考察各家公司的财力和能力,才举办了交流会。”简虹杉飞快概括了会议背景,压低声说道,“FMer决定让你和湛经理去。”
“哦。”顾倾淡淡应了声。
“总监你要觉得不合适,可以跟公司申请换人。我打听过了,别的公司都是经理带着设计师,没有带总监过去的道理。”简虹杉给顾倾出主意,就差把话挑明了。
带顾倾用意很简单的,湛蔚迟是个甩手掌柜,公司运营和市场方面,只有顾倾最清楚。
其次,她长得好看。
但凡主办方有那么几个心猿意马的,只要她愿意小小牺牲,生意就成了。
“我没觉得不合适。”顾倾直白的拒绝了她的提议。
简虹杉凑过来问,“可是啊,你以前都不愿意跟湛经理单独出去的。”
“嗯,但公私总得分开。”既然是工作要求,跟湛蔚迟单独去开会,顾倾也只能认了。
她能坐上这个位置,经历了许许多多,这些都只是小场面。
“那我知道了,我马上去安排。”简虹杉恹恹的抱起记录本往外走,临出办公室之前,她记起什么,折进来说,“对了,前台代收了一个你的快递。”
“我的?我最近…”没买什么啊。
顾倾正要说话,记起前两天下的订单。
她默认链接一直写的公司,下单时也忘了更改。
还没到周三呢,就已经送到了,速度还挺快啊。
“需要我帮你看看是什么吗?”简虹杉问。
“不了,我自己去拿。”顾倾并不想被别人知道。
她放下手边工作,急匆匆的从前台处拿到一个简陋的、破纸盒装的包裹。
“顾总监,这是你的吗?”前台姑娘看着那个跟顾倾画风压根不搭的纸盒,多嘴问道,“别人的送的吗?”
“嗯…啊。”顾倾胡乱应了两声,带着纸箱走进电梯里,羞耻的捂住脸。
好尴尬啊!

首席宠爱完整版章节

“天呐…这个裙子真的可以穿吗?”顾倾仔细端详衣架上皱巴巴的布料,伸出小手扯了扯裙角。
她根据热心网友的意见,把裙子仔仔细细洗了两遍晾干,结果竟然皱成跟揉过的卫生纸的一样。
她看了眼商品详情栏,裙式使用复合布制成,不耐高温,没有办法用熨斗烫平。
现在怎么办?顾倾坐在秋千上,随着摇摆放空大脑,木然的盯着墙上的童话风时钟。
她下单时,对裙子款式挺满足,隐约还有‘赚了’的念头。
拿到东西,才知道一分价钱一分货是真理。
29.8买来的爆款连身裙做工粗糙,到处是没裁剪好的线头,除此之外还有种浓重的化工业味道。
顾倾都不敢跟别的衣服同时洗,放了好多洗衣液,捞出来又用留香长久的香水喷了几层,才勉强让布料味道回归正常。
可它洗了两次,皱了。
像是被杰弗森压在身下蹂|躏过的旧报纸,压根没办法穿。
“明明挺好看的。”顾倾望着裙子小声嘟囔,语气里竟然透着隐约的心***。
她其实挺喜欢带镂空蕾丝衣袖,和大蝴蝶结绑带收腰的少女风格设计,还以为能趁此机会,光明正大的穿一次呢。
现在要怎么办,难道要换一件吗?
刚冒出这个念头,顾倾又狠狠的压下去。
她记起容礼昨天的话。
那个男人语气刻薄又过分,毫无征兆的给她扣上罪名。
顾倾已经打定主意,要用实际行动,来证实他在自己内心的廉价。
衣橱里剩下的裙子,原价都在五位数以上。即使有几条过季促销的款式,买到手也花了好几千,容礼肯定不值这么多钱。
顾倾咬咬牙,起身从衣架上把那件皱巴巴的裙子拿下来,终于决定豁出去。
反正四周的宠物医院,碰不到熟悉的人,谁会把这件事说出去?
而且——
这件裙子真的很好看。
*容礼在公寓楼下等了约莫有二十分钟,蹲在脚边的萨摩忽然躁动起来,朝着背后‘呜汪’的叫嚷。
哈士奇撒***跑过来,蹿到萨摩身边厮磨***昵。
大狗边活泼的叫唤,便伸出舌头讨好的给萨摩***毛,几乎要用口水给奶酪色的萨摩洗个澡。
看它架势,活脱脱是个妻奴。
容礼朝哈士奇跑来的方向看过去,顾倾走得磨磨蹭蹭,半晌不肯从公寓里出来。
她撑住半掩的门款,***张的扯了扯身上的皱皱的布料。
那是件设计颇为俗气的衣服。
粗糙的蕾丝,累赘的大蝴蝶结,净搞些小女生喜欢的东西拼拼凑凑,无论布料还是款式都充斥着浓重的廉价感。
优点在于配色鲜嫩活泼,是少女会喜欢的粉白两色,穿在顾倾身上有种微妙的萌感。
尤其是配合她现在犹犹豫豫,局促不安的动作。
像极了初次跟男友约会的女大学生,挑来挑去不知道穿什么衣服。
最后终于决定下来,临见面前又闪闪躲躲,害怕男朋友不喜欢。
容礼被自己想到的比喻取悦了。
直到出房间,顾倾才发现腰上的压线是歪的,怎么扯都无法正确的服帖腰线。
她有稍微的强迫症,无法容忍如此明显的裁剪失误。
顾倾扯了好几分钟,正考虑是否应该回去换件衣服呢,抬眼对上容礼探究的眼神。
男生曜***的眼眸,盯着自己身上的衣服,目光幽***。
顾倾萌生出一丝丝自得,以为容礼被自己身上廉价的衣服震动了,感觉受到了欺侮。
她终于扳回了一成,挺起腰径直走过去,故作不经意的扯住杰弗森套在脖子上的牵引绳。
“新买的裙子?”容礼不动声色的问。
“是啊。二十九块八,正好配得上你的身价。”顾倾扬起视线,眸中含了几分挑衅的神色,“容先生喜欢吗?”
容礼马上了然,这是她对昨天那番话的回击。
清贵的男人撩起眼皮,视线从衣服挪到顾倾那张脸上。
为了配合鲜嫩、甚至可以说略显幼稚的衣服,顾倾妆容也比往常素淡,看着跟女大学生似的。
“我还挺值钱。”容礼四平八稳的说,语气中还夹杂着一丝丝愉悦。
顾倾的挑衅没有达到效果,她不太甘心,负气的说,“醒醒,是因为9块9的那款红配绿,我要脸穿不出来!”
言下之意是,你在我这里,只值九块九。
顾倾说得有些心虚,她并没有看到九块九的裙子。
红配绿倒是有,某***级女装品牌的当季新款,她还没买到手。
要是容礼顺着话问下去,说要看那款传说中的红配绿,谎言就要被拆穿了。
幸亏容礼没那么无聊,及时停止关于衣服的话题,带顾倾去公寓四周的宠物医院。
杰弗森那个***狗,一路都黏在萨摩身边,***完毛还冲着人家狗欢脱的摇尾巴,腻歪到扯都扯不开。
以致于牵着它的顾倾,都无法跟容礼保持距离,被迫在狗溜之下,跟身边挺拔英俊的男人肩并肩。
“你怎么不开车了?”走了约莫有五分钟,顾倾古怪的问了句。
这男的平常去街角超市,都要开个车。而且还开得飞快,差点溅她一身泥水。
宠物医院可比超市远多了,他怎么舍得走过去?
“顺便遛狗。”容礼云淡风轻的回答,说得仿佛真像那么回事。
虽然发小傅瑾知道这事,在微信里疯狂辱骂容礼见色起意。
傅瑾:你就是想跟顾倾一块走,肩并肩手拉手是吧!竟然还不带我,够不够兄弟?
傅瑾:我当初夸顾倾漂亮,你还说‘能有多漂亮’,现在是真香了咋滴?!
傅瑾:快把顾倾内容介绍给我,不然我半夜扛着喇叭去你家楼下,给顾倾喊你的***历史傅瑾没说几句,容礼就把他拉***了。
工作日下午,宠物医院挺空旷,关在笼子里的小狗和小猫都在安安静静的在***觉。
负责接待的小护士揉揉先冲过来的萨摩,熟练的折过它的耳朵检查了下,拿起笔问顾倾,“叫什么?”
杰弗森还在到处乱跑,顾倾被她问得懵了下,张嘴回答,“顾倾。”
“呃,请问是哪两个字?”小护士跟萨摩对视了眼,顺嘴说,“你家狗名字挺特殊,像个人名。”
容礼侧过身,偷笑了下。
“那不是我家狗!”顾倾反应过来,小护士弄错了,连忙叫过杰弗森解释,“这个才是我的狗。”
“抱歉抱歉!”小护士连忙跟她道歉,心有余悸的看了眼欢脱的哈士奇,“很少有女生养哈士奇的,这种狗野起来,控制不住。”
顾倾记起曾经的悲惨遭遇,露出个委屈的表情。
护士登记过两只狗狗的资料,给狗狗前爪分别绑上带有名字的纸环。
跟两位狗主人确认道,“两只狗都要做护理和检查。然后萨摩还要额外确认有没有怀孕,是吗?”
“嗯。”容礼应了声。
小护士蹲下来,揉了揉萨摩身上松软的毛,在它身上***了两把。
“狗狗孕检基本不需要B超,根据我的经验和先生你刚才的描述,它应该是怀孕了。”小护士道。
“真的?”容礼还没说话,顾倾先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瞪了眼守在萨摩旁边的杰弗森。
完了。
自己年纪轻轻,就要当奶奶了,还是给一窝…说不上来什么品种的狗。
“它生下来的崽,会是什么样子?”容礼问了个很有技术难度的话。
“萨摩和哈士奇串啊,店里正好有一个…”小护士推开旁边***闭的观察室,示意他们看***。
一只灰毛的小狗狗,正在大笼子里上蹿下跳,非常有精神的到处撒欢。
“它俩串种,生出来的幼崽很可能兼具哈士奇的拆家能力,和萨摩的傻。”小护士有些无奈的说。
顾倾内心愈发悲凉,后悔当初没有腾出时间,早点阉了杰弗森。
割以永治。
两只狗做检查时,公司那边偏巧给顾倾打电话。
下午面试设计师,有位叫谭决的设计师遭到拒绝后,口口声声要见顾倾。
原本碰到这种觉得怀才不遇、实际上根本没啥本事的沧海遗珠,顾倾是不愿意理会的。
可谭决比较特殊,他的简历上,毕业学校跟从业经历,跟容礼极为相似。
要真的跟容礼同一所学校毕业,设计应该不会太差。
顾倾抱着这样的想法,要来那个谭决的设计图稿。
看完邮件,她只觉得浪费了人生中宝贵的两分钟。
“公司养一个刘顺当吉祥物就够了,让他滚!”顾倾骂完,愤怒的挂断电话。
再次走进医院内,偌大的门厅只剩下容礼。
“大型犬护理需要两个小时。”容礼说。
“那怎么办?要在这里等吗?”两个小时,干巴巴的等,似乎有些浪费啊。
容礼迈开长腿朝他走过来,身上神秘的香气侵袭顾倾身上每个细胞。
她下意识的攥***裙角,却在男人靠近时没有躲避。
“也有别的选择。”容礼在她耳边,淡淡的说。

小编今天推荐理由

首席宠爱(顾倾容礼)全本章节免费全文阅读小说情节最婉转曲折,人物关系最错综复杂,文笔最漂亮,抽丝剥茧引人入胜本来就难,真的非常值得推荐!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