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你就是嫉妒我长得毛绒绒(江离艾文)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你就是嫉妒我长得毛绒绒(江离艾文)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你就是嫉妒我长得毛绒绒(江离艾文)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分类: 架空历史时间: 2019-06-18
微信搜索【书卡漫】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全本小说《你就是嫉妒我长得毛绒绒》的主角是江离艾文,作者王辰予弈创作的言情小说,你就是嫉妒我长得毛绒绒全文阅读;郊区的别墅里,雷尔夫终于等到了他的父***和母***。不幸的是,和他的父母一同前来的,还有收到消息后,再次搜查别墅地下室的警察们。

江离艾文小说简介

洪荒梦醒,沧海桑田,大陆还漂移了!!!
作为一只意外清醒在国外的毛绒绒大妖
首先,她得解决自己是***户的问题……
幸好,异国他乡也有很多毛绒绒可以揉0.0
男主纠结三天之后,终于忍不住上网发帖求助了:
【求助,女朋友特殊喜欢***我,可她年纪还小,我该怎么办?】

你就是嫉妒我长得毛绒绒免费阅读

艾文这次倒是没说是不是,只是小声和她解释道:“东方人的面孔,在很多西方人看来,都比较显小。而且,你现在没有身份,假如是未成年的话,比较轻易解释。”
江离对这个完全无所谓,直接道:“那我听你的。”
“乖。”艾文***了***她的头。
江离看着这只皮毛银白色、因为过冬加绒还胖了一圈的幼狼崽子伸爪***自己,眼睛里也笑得弯了起来,她还忍不住的伸手,轻轻的握住他的前爪来。
女孩子的手稍微***小一点,艾文转而把她的手指握在自己掌心,他用的力量明明很轻,但是,却带着种安抚和保护的意味。
两人的目光相接,脉脉之间,都是年少的单纯和暖和。
·
郊区的别墅里,雷尔夫终于等到了他的父***和母***。
不幸的是,和他的父母一同前来的,还有收到消息后,再次搜查别墅地下室的警察们。
雷尔夫的母***是一位气场强势、姿态雍容的女士,不过,面对自家的崽儿,她表现出来的,却永远都是关怀和慈爱。
看着雷尔夫一家三口团聚,那位母***碧绿色的眼睛里更是含着泪水,得知昨晚别墅里宴会的主人、也就是杀人凶手和这一家三口的***戚关系,并且,雷尔夫甚至连一条腿都被凶残的堂哥给打瘸了,警察们一时间也是心生同情。
“你真的想不到,有些犯罪分子都能做出多么可怕的事情。”一位警察还在安慰雷尔夫道。
雷尔夫的母***则是近乎单手把自家的崽儿给薅了起来,关切道:“你的腿还好吗,宝贝,需***去医院吗?”
“骨头没事,”雷尔夫摇了摇头:“只是需***休息,我和艾文的宿舍里有很好用的跌打损伤喷剂。”
雷尔夫的母***这才松了口气,一抬头,没看到艾文的身影,忙问道:“艾文呢,他也没事吧?”
“他去警察局了。”雷尔夫小声和母***解释了江离的事情。
雷尔夫的母***瞬即了然,“一个和艾文一样,来自于东方的女孩?”
显然,比起雷尔夫口中所说的,他们昨晚刚刚熟悉、并且一起共患难的朋友这一身份,在雷尔夫的母***看来,江离和艾文同样来自于东方,这个关系,更加重***一些。
当耶路塞瑞市的警察们重新搜查别墅的时候,雷尔夫一家也没急着离开,他们就站在院子里,不厌其烦的听雷尔夫具体的讲述了一遍不久之前的惊魂之夜。
提到了堂哥鲁道夫试图逼迫雷尔夫杀人、然后回归狼人祖地这一诡异作案动机之后,雷尔夫的母***更是忍不住的摇头:“鲁道夫在人类社会生活这么久了,我真的没想到,他竟然能这么疯狂。”
雷尔夫一撇嘴,依旧瘸着腿的他吐槽起那个蛇精病堂哥来,比他的父母可犀利多了。
“妈妈,其实我仔细想过了,基本上,我堂哥就是那种最坑的、一边享受着现代社会的科技便利,一边又满脑子封建守旧的老古董思想。在一个和平年代里,他竟然还信仰***和杀戮,我的天哪!”雷尔夫一般吐槽还一边忍不住的摇头:“他的脑子大概被僵尸吃掉了!”
正在这个时候,别墅里面,却忽然传来了几个警察的尖叫声。
“怎么了怎么了!”雷尔夫被吓了一跳,忙不迭的抓着母***的手臂叫道:“该不会是我那坑货堂哥又冒出来了了吧!”
究竟涉及到自己的身份等问题,再加上,普通人的概念里,可没有狼人的存在,所以,雷尔夫和艾文他们虽然一早就和警察交代了凶手是鲁道夫,但是,却从没明确的说明,鲁道夫是狼人,并且,他们昨天晚上还成功的把他困住了这件事。
“你们昨晚到底是把鲁道夫怎么了?”雷尔夫的母***压低声音问道。
“额——碰巧,他被一幅羚羊骨架给困住了……”雷尔夫还没说完,别墅里,警察们的大声呼喊,便已经也提到了这个骨架的问题。
雷尔夫的父***和母***,干脆一边一个,拎起自家瘸了腿的崽儿,站到了别墅正门前,就看到,鲁道夫被困在一个羚羊骨架里,被人用桌布和绳子捆得严严实实的,面色***昏死在那里。
刚刚发出惊呼的警察们,本来还在惊异于这个包成木乃伊的人,结果,看着鲁道夫明显不正常的脸色,再伸手一碰,登时也急了,连声叫道:“这人在发高烧!”
“也是被囚禁的受害者吗?”还有另一个警察低声问道。
“或许吧!我刚刚已经找到地下室了,里面有很多染血的刑具,这个住户是变态杀人狂吗?”
“虽然他昏迷了,但是,这个是昨天宴会的主人,那个凶手,怎么可能会是受害者!”
“那是谁把凶手给抓住了……”
“不知道!先救人,这个温度的话,他的脑子可能***被烧坏了。”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警察们总算是匆匆忙忙的解开了鲁道夫身上的绳索,顺便扒掉了那个羚羊骨架。当然了,羚羊骨架的两只角,依旧******的陷在地板里。
把鲁道夫从羚羊骨架里抢救出来的过程中,还有警察提醒道:“这个骨头架子的关节能活动,看着像是户主的收藏,小心点别弄碎了。”
雷尔夫:“……”
看到面前这幅场景,饶是***身经历了昨晚一切的雷尔夫,都有点神色恍惚。
其实他分明清楚的看到了,那个羚羊的骨头架子还在自己动。不过,忙着拆绳索的警察都没注重,他还是别提醒他们了吧!
至于雷尔夫的父***和母***,他们则是更加关注鲁道夫现在的状态。
“他——发烧了?”雷尔夫的母***多少有点难以置信。
不是说狼人就肯定不生病了,究竟,对于地球上的很多温血生物来说,体内有炎症、白细胞增多、进而表现出体温升高的体征,都是很正常的生理反应。
但是,狼人的身体强度,的确***远远高于普通人,感冒发烧头***脑热的,也确实不常见。尤其是鲁道夫昨天晚上还在精神抖擞的发疯逼迫堂弟雷尔夫杀人,结果,他现在就忽然高烧到人事不省了,实在是让人***感意外……
眼看着警察给昏迷不醒的鲁道夫带上手铐,然后又把人拖上警车一路冲向医院抢救了,雷尔夫一家三口互相看看,还有些无言以对。
下午,雷尔夫的父母陪着自家的崽儿一起,回到了雷尔夫和艾文共同的宿舍里。
或许是艾文的跌打损伤气雾剂的比较管用,也可能是因为雷尔夫本身就恢复能力快,反正,到了晚上的时候,他那条瘸了的腿差不多就已经恢复正常了。
送走了自己的父母后,雷尔夫抻着一条腿靠在沙发上,一个电话打给了艾文,“嘿,伙计,你那边还好吗,怎么还没回来?”
艾文的回答言简意赅:“陪江离。”
旁边,听到动静的江离耳朵动了一下,“是雷尔夫?”
艾文点了点头。
雷尔夫一拍脑袋,“哦,我刚刚就是***问这个,江离的身份怎么样了?”
艾文冷静道:“她是受害者,警方会对她提供保护和心理辅导的。”
雷尔夫顿时停住,“什么?”虽然相处的时间不够长,但是,他实在是没感觉出来,江离有什么需***心理疏导的地方。不过转念一想,昨晚他和江离的交流,都是通过艾文进行的,他这里感受不明显,也是正常。
顿了顿,雷尔夫从沙发上跳起来,问道:“你们现在在哪?我过去找你们。今天上午的时候,别墅那边,我堂哥忽然出来了,好在他莫名其妙的发高烧昏过去了,应该不会给警方带来困扰。”
艾文直接报出了自己和江离现在所在的地点,这家酒店距离耶路塞瑞市警察局不远,也是艾文和警方商量着,考虑到江离的非凡情况之后,特意订的房间。
雷尔夫一手拿着手机,一手从衣架上抓过自己的外套,一边往外跑一边说道:“我现在就开车过去,伙计,待会儿见。”
放下电话之后,艾文笑着和江离说道:“雷尔夫等会儿过来。”
“那我们正好可以一起吃晚饭。”江离眼睛一亮,“对了,你们刚刚还提到了鲁道夫?”
“他似乎发烧了。”艾文耸了耸肩。
“发烧……就是风寒吗?”江离想了想,“难道是昨天晚上我没关窗户,他被暴风雪吹得?”
大妖怪的江离自己是完全不怕冷的,但是她也隐约知道,那些普通人类的身体,都非常的脆弱,对于曾经远古时期的那些先民来说,冬天天冷、风雪交加的时候,是一年中最难熬的,部族里经常会有人被冻伤、甚至死亡。
江离这一提,艾文顿时也想到了。
哭笑不得的扯了扯嘴角之后,艾文语气飘忽道:“原来狼人冻一晚上,也能被冻成重感冒吗?”
“羚羊的骨头架子也会散发出阴冷的气息呀!虽然那副骨头架子很害怕狼。”江离随口分析道:“种种原因加在一起,染上风寒也不希奇了!”
艾文点了点头,含笑看着她,关心的问道:“江离,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江离眨了眨眼睛,“接下来的打算——学英文!”

你就是嫉妒我长得毛绒绒最近章节

听到“学英文”这个答案,艾文先是稍稍楞了一下,旋即想到自己之前那些猜测,觉得江离现在也算是完全脱离了以前的环境,开始学英文然后慢慢适应现在的生活,似乎也不错,便笑着***了***她的头,“那很好啊。”
说到这里,艾文也开始帮忙琢磨起来。
江离虽然现在完全听不懂英文,但是,耶路塞瑞市这边正好是完全的英文环境,对于想***学英文的江离而言,倒是一件好事。现在,她最大的困扰,或许就是基础部分了。
江离看着这只认真思考的毛绒绒,也大大方方的说道:“我的记忆力挺好的,昨天你和雷尔夫说的话,我差不多都记住了。”
艾文多少有些惊奇,“我们说的那些话,你都记住了?”
江离点点头,笑道:“你帮我翻译了很多呀!”
艾文下意识的说道:“可是,我帮忙翻译的时候,其实不是逐字逐句翻译的,你直接这么记的话,有些内容和信息可能会发生混乱。让我想想——也许你需***几本内容比较基础的中英文日常用语大全。”
江离下意识的想问,那是什么。***知她对很多事情都缺乏概念的艾文已经主动解释道:“就是,生活中,比较简单和常用的对话内容,你应该能用得到。而且,你的记忆力假如很好的话,应该不是很困难。”
江离大概有些了解了,虽然还有些懵懂,却很快点了点头,“嗯。”
不过,这样的中英文教材,在耶路塞瑞市当然是很难买到的。
说话间,艾文已经直接拿出手机,打开了国内的网购链接,搜索了一圈之后,看着发国际快递需***花费的时间,不由得又微微拧起了眉。
江离凑上前去,也低下头好奇地看向了艾文的手机屏幕。看了几眼之后,她脸上轻松的笑脸,忽然间就有些凝固了。
“怎么了?”艾文若有所觉的抬起头,关切的问道。
“我不熟悉上面的字……”江离说话难得迟疑,似乎还有些低落的郁闷。
艾文也不由得愣了一下,“嗯?”
江离:“……QAQ!”我能看懂比甲骨文更早的那些刻符、陶符和刻文!
——中文作为古老的象形文字,在漫长的岁月中,也经历过几次大的变化。刨除江离比较了解的、比甲骨文更早的文字或者说是刻符,后面又经历了金文、篆、隶书、草书、楷书、行书等阶段。不过,到了后面的阶段,其实和现代汉字之间,已经没有了太大的区别。
对于最晚也就将将接触过甲骨文的江离而言,她能听懂艾文说的和上古时期音调完全不同的中文,但是,对于后面的中文字体,可就完全看不懂了。
倒是艾文,在怔了一会儿之后,想到江离以往的遭遇,顿时安抚道:“没关系的,慢慢学就好了。”
江离点了点头,情绪却不免有些低落。
作为一只大妖怪,她的记忆力自然毋容置疑,但是,任是谁之前也没想到,在踌躇满志的预备学当地语言英文之前,她还得先学习一下现代中文……
这回,艾文干脆也不在网店里搜索什么《英语入门手册》、《日常英语口语800句大全》、《30天教你学会讲英文》等乱七八糟的自学教材了,干脆直接在搜索引擎里开始寻找国内小学生、乃至于双语幼儿园的基本教材……
等到雷尔夫开车赶到约好的这家酒店的时候,找到艾文告诉他的楼上餐厅位置,就赫然看到,江离正和艾文***挨着坐在一起,她稍稍侧着头,认真的看着艾文的手机屏幕,艾文一直在用中文和她说着什么,江离也时不时的点点头作为回应。
不过,就算他们两个在全神贯注的看双语幼儿园教程,对四周环境却依旧敏锐。雷尔夫都没张口喊人,结果,才一靠近,将来和艾文两个人便同时抬起头来。
艾文:“雷尔夫,你来啦!”
“嗨!”江离抬起头,伸出手来,笑着和他挥了挥。
雷尔夫点点头,还惊异的发现,江离之前那件看着就冷的裙子已经换掉了,她现在穿着浅色的牛仔裤、毛衣,还有一件帽子上带了一圈毛绒绒皮草的厚外套,漆***的长发随意的掖了一缕在耳后,就这么披散在肩膀上,和帽子上带的皮草反复摩擦后,竟然依旧整洁柔顺,完全没有起静电!
雷尔夫大步流星的走过去,拉出一把椅子,直接坐在了艾文的另一边,稍微一侧头。哪怕他其实就能听懂三两句中文,在看到艾文的手机屏幕后,依然还是一眼就认出来,那分明是带着幼稚卡通图片的中英文双语识字卡!
“你们这是在——”雷尔夫语气不由得顿了顿。
“学习。”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江离用英文回答得干脆利落。
艾文也笑着补充道:“正好中文和英文一起学了。”
雷尔夫:“…………”这个世界真奇妙,他不掩惊奇的看向江离。
江离眨了眨眼睛,瞥了一眼他之前瘸了的小腿那里。
雷尔夫自然回答道:“我已经没事了。”
艾文随手把菜单递给了雷尔夫,“你点菜。”他们两个在大学当了两年的舍友,自然对彼此的口味都了解,旋即又问江离:“江离你呢,喜欢吃什么,有没有什么忌口的?”
江离想都没想,回答道:“我什么都吃。”
雷尔夫应了一声,随意的翻着菜单,发现江离和艾文还在看手机屏幕之后,忍不住说道:“我车里有个平板,***不先拿上来?那个屏幕大点看着清楚。”
艾文回头笑道:“不用了,还是先吃饭吧!回头再说。”
江离的记忆力也的确如她所说的那般,称得上是过目不忘。
除了一开始艾文给她讲解识字卡片构成的时候,特意解释了几句话,到了后面,基本上就是翻出一页,看上一眼,点点头,便直接往下翻了。
旁边的雷尔夫则是在完全不受影响的点菜,挑中一样之后,口中还念念有词和艾文、江离说上一句:“我觉得这个味道应该不错。啊,这个我没吃过,正好咱们今天一起尝尝看!”
听到了雷尔夫口中全然生疏的菜肴名字之后,江离也适时的从手机中抬起头来,好奇的向艾文询问了几句。
索***,等到雷尔夫点完菜之后,艾文都特意没有把菜单还给侍者,而是对着图片和上面的英文、以及少量法语,给江离翻译了一遍不说,还***来纸笔,把中文名字都一并写了出来。
因为记忆力足够好,江离学英文的效率,自然是高得吓人。
一顿饭之后,雷尔夫甚至忍不住的反复问道:“你之前真的完全不懂英文吗?天哪,看起来可一点都不像!”
昨天万圣节前夜的狂欢虽然以灾难收场,不过,到了今天,雪后的万圣节之夜,耶路塞瑞市的市区里,却依旧装扮的夸张又热闹,就连他们点完一桌菜肴之后,餐厅里都额外送了一份带着鬼脸图案的布丁甜品。
江离拿着勺子轻轻的戳了一下布丁图案,看到微微颤抖的果冻质感之后,更是睁大了眼睛,“我没吃过这个。”
“哦对,今天才是万圣节,我都差点忘了。”雷尔夫耸了耸肩,没办法,昨天他那蛇精病堂哥带来的心理阴影实在是太重了。
“那你还记得,我们明天***上课吗?”艾文问他。
“哦,不!”雷尔夫痛苦的呻*吟。
江离笑眯眯看着这两只毛绒绒你一言我一语的。因为她开始学英语的时间还是太短了,所以,涉及到一些生疏词汇的时候,艾文总会特意停下来给她翻译两句。在这样言语不算很通的情况下,三个人在餐桌上,依然有说有笑的,直到酒店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热闹的呼喊声。
明明隔着好几层楼的高度,但是,他们三个的听力显然都远超过常人。
“是万圣节游街庆典吧!”艾文暂时放下手里的刀叉,侧耳倾听道。
雷尔夫摆了摆手,忍不住摇头感慨道:“昨天的狂欢舞会已经变成那个样子了,也不知道今天的游街会出什么乱子。”
艾文倒是心态平和,还和江离笑道:“等会儿***去外面和他们一起玩吗?”
“好啊!”刚刚清醒的江离本身就对周边的世界布满好奇,说她是看热闹不怕事大也不为过。更何况,耶路塞瑞市这里,不管事风土人情还是语言文字、乃至于人种或者说是更多的物种,都和江离的记忆中完全不同,有这种热闹,她自然会想***凑上去看看。
——虽然才从***梦中醒来一天的时间,但是,这一天的时间里,其实江离一直都有在认真的思考,为什么,自己一觉醒来,世界会变化这么快……
虽说沧海桑田、世事变迁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一般变化的不都是些高山海洋和地质地形吗?也不至于将整个文化背景、人种、物种全都大变样到,除了毛绒绒,就没有一个让她看着眼熟的地步吧?
三个人商量好后,吃完晚餐,自然就去了耶路塞瑞市市中心进行活动的主街道那边。
“雪天路滑,走路小心。”艾文细心的和雷尔夫、江离说道。
结果,他的话音还未落下,前面一个拐角处,便传来了一阵清脆的“哗啦”声。
江离脚步顿了一下,伸手拉住了艾文和雷尔夫。
一个踩到冰面上脚底打滑、以至于不小心骨头架子散了一地、就连身上披着的斗篷都掉在地上的骷髅,正抱着掉了好几根的肋骨爬起来,手忙脚乱的把自己的骨头重新捡起来放回去,然后僵硬的冲着江离他们点点头,重新套上连帽斗篷,带着阵阵骨头架子摩擦时发出的“哗啦哗啦”声,再次混入了狂欢的人群中。
雷尔夫的眼神有些恍惚,“哥、哥们,我刚刚是不是眼花了,那人的化妆技术真高啊……”
“那就是骨头架子呀!”江离直接打破了他的幻想。
艾文则是迟疑了许久,开口说道:“所以,这才是西方的万圣节***举办化装舞会的缘由吗?”
“化装舞会是什么?”江离问他。
“昨晚在别墅里的那场就是,”艾文回答道:“参加化装舞会的人,可以戴着面具或者其他各种道具,把自己妆扮成任何种类。”自然也方便其他不知道是什么鬼的物种假扮***类……
“哦!”江离顿时恍然。
她的目光随着刚刚带着斗篷的骷髅架子看向人群时,还特意仔细的确认了一遍,参加化妆游街的庞大人群中,有骨头架子、有飘起来的鬼魂、有头***带着角和细闪电尾巴的生物、有半人半马、甚至还有南瓜怪,却愣是没有一个毛绒绒,这都什么嘛!

小编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你就是嫉妒我长得毛绒绒(江离艾文)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的出色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书卡漫】,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