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公费恋爱(慕萱谢景良)免费章节全本全文阅读
公费恋爱(慕萱谢景良)免费章节全本全文阅读

公费恋爱(慕萱谢景良)免费章节全本全文阅读

小说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6-12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慕萱谢景良小说哪里可以看?公费恋爱全文结局全文小说的作者文笔出众,将人设铺设很到位,讲述了主角慕萱谢景良的经历,段落欣赏:可是不够呀,她不想再去猜当初他不愿意公开的原因,她不想去猜,为什么他瞒着忘忧的身份,更不想知道他忽然冒出来亲戚到底是谁?

小说内容介绍

慕萱细腰长腿五官冷艳,美得让人想弯。成名四年,无恋情零绯闻,在片场从不与男演员亲近,圈中开始怀疑她的性向时,从不参加综艺的慕萱,接了一个恋爱真人秀。
到了节目开录后,她才知道搭档竟然是绯闻缠身的新晋男神谢景良,巧得是这人正好是她前夫。
节目录制时,两人眼神微妙,举止尴尬,却又是几对嘉宾中最有火花的一对。
后来,有传言说两人假戏真做。
谢景良发了条微博澄清:“谢太太,相恋五年,从未停止爱你【爱心】@慕萱”
没有假戏,对她从来都是深情。

公费恋爱免费阅读章节

视频是从谢景良把外套脱下开始录得,地点应该是会所酒吧,光线有些暗,声音很嘈杂。
她能模糊的看见,谢景良慢条细理的把衬衫挽到腕上,姿态带着点闲适,但是当他走到打架的那几人当中人时,整个人变得凌厉起来,谢景良身材偏瘦,但打架的时候动作利落,拳拳到肉,没一会儿那几个人就被打到在地。
画面里面不停有尖细的女声在说好帅,慕萱怔愣盯着视频中的谢景良,视频还在继续,谢景良正向方才被几人围殴的男子走过去时,一道白色的倩影急切走到谢景良面前,还没看到女子有没有拉到谢景良的手,视频就此结束了。
慕萱仔细看了下博主的话:刚才在会所见到了英雄救美的现场版,小哥哥挽袖子的动作好帅呀~~时间是十分钟之前。
她又面无表情的播放了一次,在到女子出现镜头时,她按下暂停,即使很模糊,她还是肯定这个女人就是顾梦双。
谢景良竟然会打架?她从未见过谢景良使用暴力,她总感觉他骨子里是不屑用武力来解决问题。
而只看谢景良清隽的外表,也不像是会用武力的人。但现实是他利落干净的身手,一看就是练过得,原来他会打架,她像是从未了解过他这个人一般。
而且他竟然还是为了顾梦双打架了?
顾梦双有这么重要吗?重要到在约好自己妻子见面,还要在之前抽空去见上一次,重要到能让冷静冷静的他不顾风度的挥动拳头。
呵,原来谢景良不是性格冷静理智,而只是对她冷静理智而已!
慕萱也搞不懂自己在想什么,她反反复复的看着这条视频,想透过模糊的画质,看清楚谢景良脸上的表情,想看看他是在生气吗?
假如是,她想她可以彻底死心了。
视频下面已经有人评论说,男人有些像谢景良,也有眼尖的认出了女人身上的穿着,和今天顾梦双发的自拍穿搭一模一样。
还没等他们讨论出结果,视频已经变成无法播放了。
慕萱拨通谢景良的手机,她的声音很平静,自然得连她自己心里都闪过诧异:“你在哪儿?我收工了。”
谢景良走到一个安静的角落,单手挂着外套,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温顺,他看了一眼腕表:“这么快?你现在出发时间正好,来得时候不用着急,我在餐厅等着你,有惊喜送给你。”
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谢景灼,听着他哥温柔的话,白眼都要翻上天了,刚才教训他的时候,多凶呀,结果一和***说话,嗓音都放柔了不止一个度,真是差别待遇!
“要不要我直接开车来找你?”
谢景灼偷偷听到这么一句话,猛地点头,正要开口起哄让***过来,结果他哥一个锋利的眼刀甩过来,他又秒怂了。
“不用了,你直接过来就行了。”
“我刚才似乎听到你身边有人说话?是谁呀?”这个问题一问出,慕萱的眼睛忽然模糊了,真像呀,当初妈妈就是这样笑意盈盈的试探着她爸爸,有没有在外面乱来。之后她就是躲在房间里,也能闻声妈妈歇斯底里的争吵声。
她发誓不要做她妈妈这样的可悲的女人,可基因有时候就是这么神奇,时光飞转,她竟然还是走上了她妈妈的老路。
谢景灼摇摇头,在嘴上做了个拉上拉链的动作,示意他刚才没有说话。
谢景良觉得有些诧异,他细长的眉毛高挑,但是心情却非常的好:“查岗吗?”
“对,知道你还不老实交代!”慕萱在笑,嘴角弯弯的,语气上扬,晶莹的泪水却顺着脸颊滑了下来。
谢景良低沉的笑声透过手机传来儿过来:“一个亲戚,男的,他还是你的粉丝。要不要和他说两句话,恩?”最后一个字尾音上扬,带着些亲昵的调笑。
“说话就不用了,不过我还没见过你的亲戚,他有空吗?正好今天一起来聚一聚?”慕萱忽然想起来一句话,关于信任一个人,只有信或者不信,没有中间地带,一旦他说过一次谎言,之后他说得每一句话你都会怀疑。
即使他说得是真话!
她忽然有些明白当初妈妈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因为她对爸爸已经不信任了。
“今天不行,他今天有事忙,改天吧。”谢景良话中有些无奈,慕萱只过农历生日,但似乎每年她都把那个日子给忘掉。
谢景灼一脸冤枉的看向谢景良,想表示他很有空,就是有再美的妞等着他,都没有见***重要!只是一对上他哥嫌弃的眼神,他委屈巴巴接受自己的被代表的事实,躲到一旁玩手机去了。
他哥说他忙,他就只能是很忙。
“好吧,那下次吧。”可惜,不会再没有下次了。
慕萱悲哀的发现,她已经不再愿意等着谢景良告诉她全部的真相了,她不信他了。今天的见面也没必要见了。
慕萱想起最后妈妈的疯狂,她打了个寒颤,脑海中闪过今天王容给她的名片,她有些突兀开口,嗓音却比她想象中的平静:“谢景良,你说我们离婚怎么样?”
空气似乎在一瞬间安静下来,手机那一端是空茫的寂静。
心里的话一旦开了口子,后面的话就更加轻易说出口了。
终于还是做了这个决定,慕萱变得无比冷静:“财产对半,工作室的股份不能给你,房产我只要市区和柏苑那两套,其他的你想要都随你。”
干脆,决绝,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慕萱,今天不是愚人节。我也不喜欢听到这样的玩笑话。”谢景良声音依然温顺,似乎还带着点无可奈何的纵容。
但是慕萱清楚,手机那端的人生气了,他只有生气的时候,才会叫她的全名。就像当初她提出公开时,他的喊她的名字时语气一样。
“你知道我是认真的。我已经咨询过律师了,我们这种情况最好还是协议离婚,你的财产我一分都不要,要是你怀疑我隐瞒财产的话,我们可以去——”
她做决定从来都是果断高效,感情的事情最怕的就是拖着,她拖了三年,得到一段鸡肋一样的婚姻。离婚的事情,就让她干脆决绝一点吧。
“所以你让我回来,想说的其实是这件事?”谢景良打断慕萱的话,声音冷了下来,像是含着冰雪。
“差不多吧。”慕萱知道谢景良骨子里的傲气,她话已经说得这个份上,以他的骄傲,他不可能不接受。
慕萱冷静的话语,像把谢景良的心浸在冰窖里,他浑身上下没了一丝暖气。
“慕萱,为什么你总能轻易的说出这些话,恋爱是这样,结婚也是这样,现在连离婚你也能轻松提出?”谢景良的神情晦涩,他有些艰难的问道。
谢景良,我们结婚怎么样?
谢景良,你说我们离婚怎么样?
两句话的语气多么相像呀。
那他们的感情算什么?他们的婚姻算什么?
轻松吗?
慕萱面无表情的拿着纸巾,擦掉不停掉落的泪,感谢她的职业是演员吧,还能在这种时候给自己留些体面和尊严。
“可能就是因为当初我们的婚姻来得太草率了吧。”那时候她以为只要相爱就足够了,不要说谢景良是一个落魄的音乐人,他就是一个乞丐,她爱他,她也愿意嫁。
可是不够呀,她不想再去猜当初他不愿意公开的原因,她不想去猜,为什么他瞒着忘忧的身份,更不想知道他忽然冒出来亲戚到底是谁?
太可笑了,今天之前慕萱还以为谢景良跟她一样是个孤儿!
信任这一点对婚姻有多重要,父母的前车之鉴摆在面前,她明明应该比任何一个人的感慨都要深,但为什么她会忘了呢?
“你——是后悔了吗?”喉结滚动了两下,谢景良的眼里暗沉的没有一丝光亮。
和谢景良结婚,她后悔吗?
一瞬间,慕萱脑海里闪过许多回忆,美妙的,酸涩的。
“和你结婚,是我做错了。”
安静的喜欢不好吗?当初她就不该把谢景良拉到她人生中来得,四年的时间证实了这确实是一个错误。
谢景良听不下去了,他挂断通话,手机直接被他扔了出去,一声刺响,四分五裂的机身散落在光滑的地砖上。
“哥——你没事吧?”谢景灼吓得缩在大理石柱后面,刚才还说得挺喜悦的,怎么忽然就发怎么大的脾气?
“没事,只不过是有人让我拿钱、离婚、滚蛋而已!”
谢景良脸上的表情很平静,但中间三个词语,语气重的谢景灼仿佛闻声他哥咬牙切齿的声音。
“***真这样说?哈哈哈哈,从来都是我们家的人对别人说这些话,***真是够胆量、有气势!”谢景灼眼睛闪过崇拜,捂着肚子狂笑。
“谢景灼,你笑得很喜悦是吗?不知道三叔他们是怎么培养你的,你的格斗技巧明显不合格,要不要我来陪你练练?”谢景良心里正窝着火呢,对着慕萱不能发脾气,对着其他人他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哥哥,我错了。”谢景灼连忙求饶,求饶之后,又故态复萌的戳谢景良的伤口“还有哥,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被***发现了。不然***怎么会发这么的火?”
谢景灼说这话,其实没太把慕萱说要离婚的话放在心上,现在像他哥这样的洁身自好的男人已经少了,再说他大堂哥天天在外面花花,大堂嫂也是整天说要离婚,但现在二胎都抱上了,还不是在一起吗?
谢景良没理会谢景灼开玩笑的话,明明这段时间慕萱没什么异常,还是整日忙着赶通告,甚至她在早上的时候还给了他一个吻。
他不知道慕萱说要离婚的原因,但是他知道慕萱并不是赌气,她是认真的。
脑海里不知道怎么就想到到民政局结婚那天,慕萱说她只是开玩笑的场景。
后悔了?
“艹!”
从不说脏话的谢景良,忍不住爆了***!
现在的他真特么才像是一个玩笑!

公费恋爱全文阅读出色章节阅读

“谢师兄?”顾梦双提着医药箱,怯怯站在几步之外,小声嗫喏道,“你没事吧?”
听说再温柔的男人打架时,都会露出骨子里的血性与凶厉。但偏偏谢景良刚才和那些人打架时,不看他的动作,只看他的表情,都会发现他一点动怒的意思都没有,眉眼间还带着点冷淡。
他似乎永远都是这样的不动声色,没什么东西值得他动怒悲喜。
而现在他只是安静得站在,嘴唇轻抿,却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场。
他生气了,而且是很生气。
谢景良心情不好,说话也没客气:“你怎么还没走?”语气很不耐烦。
顾梦双脸变得通红,她咬着唇说道:“我看你手上有些擦伤,所以去买了伤药。还有今天的事情,谢谢师兄你了。”
“我不是帮你的忙。”谢景良没接顾梦双的伤药,冷淡的神情把两人之间的界限摆的明明白白的。
气过之后,谢景良也明白光是生气是于于事无补的,他就当没有顾梦双这个人似,弯腰去捡手机的残骸。
他的手指修长指节分明,肤色带着玉质的清透白皙,似乎有冰冷从他指尖透出,但弯腰时衬衫下显露出腰腹的曲线,又无故的人脸红心跳。
一冷一热,一个矛盾又奇异和谐的男人,很难让女人不去关注他。
“让让——”谢景良走到顾梦双面前,然后目不斜视的开口,顾梦双滚烫的脸,顿时变得有些发白,她有些难堪的退后两步。
手机肯定是不能用了,谢景良从残骸中把SIM卡取出来:“手机给我用一下。”
顾梦双下意识的递出粉色的手机,谢景良终于冷淡的看了她一眼,拒绝道:“不是说你的。”
谢景灼连忙把手机献给生气中的谢景良:“哥,这个手机就送你了,要扔要砸,都随你喜悦。”
妈呀,他哥生气时好恐怖,轻飘飘的一个眼神就让他压力山大。
谢景良把自己的卡插上,用自己的号码给慕萱打了一个电话,没通,谢景良登上微信,正预备发信息,才发现之前慕萱发过一条语音消息给他。
按开听完,再看了看经纪人发给他看的视频,谢景良脸色微变,他就说慕萱怎么会忽然查岗?
仔细一想他刚才的话,确实有些让人误会了。
“谢景灼你跟我走。”谢景良冷声道。
“干什么?”这又关他什么事?谢景灼有些懵。
“你惹出来的事,你去帮我解释!”谢景良脸色有些难看,要不是过来帮他,他怎么会被慕萱误会!
在一旁静立的顾梦双,忽然一脸愧疚的开口道:“谢师兄,我跟着一起去解释吧,你和景灼都是为了帮我的忙,才让***误会的。事情是因我而起,我去也能解释的清楚一些。”
谢景良还没说什么,谢景灼连忙跳出来说道:“别,想泡你的是我,出面拦着那个咸猪手的也是我,这跟我哥有什么关系?我哥可是已婚人士,你可别往他身上碰瓷!再有就你这语言的表达能力,去了还能解释得清楚吗?还是老老实实回去多看些书,再去卖学霸校花的人设吧!”
顾梦双没想到之前还对他殷勤备至的谢景灼,忽然变得这么刻薄。只是谢景灼背景很大,她又不敢得罪,眼圈一红,再也呆不下去了,抹着泪就走了。
“哥,我刚才这样能将功折罪不?”谢景灼猜***发火,估计是因为他哥出头为他打架的事情。要是之前他不介意和顾梦双玩玩,但现在只好牺牲她,也算是给哥赔罪了。
谢景良瞪了谢景灼一眼,但也没拦着顾梦双走,而且他的脸色也稍微好看了些。
私人餐厅。
慕萱庆幸她带着墨镜,不用补妆遮掩眼圈四周的泪痕,慕萱把桌上的柠檬水一口气喝光。
酸,真酸。加了糖,还是遮不住酸涩。
谢景良问她后悔吗?
她是做错了,她不该贸然把谢景良拉进婚姻。
但她从未后悔。
慕萱拎起包,在前台服务员诧异的眼光下,离开了餐厅。
她离开时正好是下班高峰期,她刚开没多久,路上已经堵得不行,刚好又碰上红灯,慕萱的车被堵在路中间动不了,脸上的泪痕已经干了,空荡的车内一道轻轻哼唱的男声,把慕萱空茫分离的怔愣中唤醒了过来。
男子的声音带着小小的沙哑,如轻柔的羽毛轻刮着人的耳蜗,痒痒的,听多了耳朵确实会上瘾。
这是谢景良的歌,感伤低迷,颓然中有带来些撩人的气息,似乎能撩动人心中最敏感的弦,当然也可能只有她一个人是这样想的。
因为这首歌没火,或者说没让谢景良火。那时候唱片公司本来就不景气,国内音乐的正版意识不强,就算觉得这个首歌很耳熟,也少有人知道歌手的姓名,更别说专门去买专辑支持。
现在她市区的房子里还堆着一千多张专辑,现在的数量其实是她在网上送出去一部分后了的。她偷偷的做着这些,只是专辑的销量还是没有让总是眉间紧锁的谢景良喜悦起来。
原本她是打算等谢景良火了之后,再把这件事当做惊喜告诉他,现在应该是没有必要了。
一首歌放完,电台里女主播用鼻音很重的电台腔开口道:“谢老师的歌真的太棒了,仿佛每一歌词都能唱到人的心里,在配上谢老师低哑的男神音,简直就是听觉上的享受——”
慕萱关掉收音机,之前谢景良还是怀才不遇的音乐人,即使发现谢景良没那么爱她,她还能自欺欺人的说她是谢景良的爱人,不能在他的低谷离开。现在他终于火了,有那么多人喜欢他了,没了她一个,也不会有什么大不了了。
谢景良有柏苑的钥匙,慕萱不想再回去了,正好堵车,慕萱掉了头,直接把车开到市区的房子。
慕萱拿出手机看了看,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发酵,当初被删除的视频,有下载的人又重新传了上去。之后更有人流出顾梦双拎着药箱站在谢景良旁边的照片。
照片比较清楚能清楚的认出照片里的人,就是谢景良和顾梦双。
虽然双方当事人都没有回应,但是“谢景良恋情曝光”“谢景良顾梦双”之类的话题开始出现微博热搜榜上。
没想到有一天谢景良绯闻闹上了微博热搜,对象却不是她。
慕萱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但她心里清楚,以谢景良的人品,在他离婚前,和顾梦双是绝对不可能有恋情的,这一点她到现在也不怀疑。
只是从两年前她第一次看见与谢景良同一家公司的顾梦双,她就不喜欢她。
那时候顾梦双的年纪还小只有十七岁,但是她对谢景良太殷勤了,她像一个小尾巴一样,跟在谢景良的身后,甜甜的嗓音,总是师兄师兄的叫着。
但慕萱发现她看谢景良的眼神也不是看一个兄长的崇拜,而是对一个男人的爱慕。
那时候慕萱还暗暗吃过顾梦双的醋,因为她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谢景良的四周,而她却连与谢景良见一个面都要躲躲藏藏的。
不过真正让慕萱记住顾梦双这个人,是她去录音棚探望谢景良时,顾梦双私下里对她的一番话。
“慕姐,我知道你现在很火名气很大,但是你也不能玩弄谢师兄的感情。你要是真的喜欢他,就光明正大的和他在一起!”顾梦双年轻的脸上全是不甘与不平。
在那之前慕萱从未怀疑谢景良对她的爱,而顾梦双的话就像一根刺一样击碎了她幻想美梦。她无法欺骗自己,谢景良不愿意公开,只是不想被人嘲笑蹭她热度、吃软饭。
顾梦双义愤填膺的一句玩弄,都让她忍不住有些想要发笑,又觉得莫名的难过委屈。
慕萱不知道在其他人眼里,她和谢景良是什么样的关系,她也不想知道了,从那以为她再也没有去探过谢景良的班了。
手机的铃声把慕萱从回忆中惊醒,是王容的来电。
“萱萱,你今天是不是见过裴方明?”王容的语速很快,声音很着急。
“没有呀。”慕萱希奇。
“你先看看照片上的人是不是你?”
没一会儿王容发过两张照片,一张她带着墨镜正走出餐厅的门,第二张是裴方明从她走出的餐厅走了出来。
慕萱看了下照片上的时间,就差了五分钟,怪不得会有人怀疑。
“王姐,我今天是去了这家餐厅,但约得人不是裴方明,我已经很长时间没见过他了。”
“能让那个人出来澄清吗?”王容反应很快,这个消息也是一个熟识的记者买她个人情提前告诉她,慕萱的绯闻价值太大,最近娱乐圈都没有什么大新闻,那么多家娱记都拿到了照片,想压应该是压不下了的。
“是谢先生。”慕萱顿了顿,继续道,“而且我刚刚和他提了离婚的事情了。”

小编今天推荐理由

公费恋爱(慕萱谢景良)免费章节全本全文阅读小说爽点把握到位,文笔不错,情节紧凑,值得一看。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