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校霸的心机初恋(阮溪江易寒)完整章节全本全文阅读
校霸的心机初恋(阮溪江易寒)完整章节全本全文阅读

校霸的心机初恋(阮溪江易寒)完整章节全本全文阅读

分类: 古言现言时间: 2019-06-12
微信搜索【圈哥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小编正携校霸的心机初恋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快马加鞭赶来,主角是阮溪江易寒,阮溪从小就有一个淳朴的梦想,那就是嫁进豪门。学历跟美貌缺一不可,为此她头悬梁锥刺股的学习,回回都考年级前三,就在她要拿下据说家里有几个亿的男同学时,却听到江易寒手底下那群跟班马仔恭敬地喊她大嫂?!

阮溪江易寒小说简介

阮溪回过神来,脸上没有偷看别人被当场抓包的窘迫,相反还很有兴致地点评江易寒的外表,“帅,其实我觉得你要是戴上那种金丝框的眼镜,会更帅。”
用斯文败类形容似乎不太恰当,假如江易寒再年长几岁,戴上她说的那种眼镜,周身就有一种可以称之为“雅痞”的气质。

校霸的心机初恋免费全文阅读

江易寒这话一出口,五楼的大妈连胡搅蛮缠的理由都没有。
是啊,他又不是别人请来修感应灯的,更何况这栋楼一共就六层楼,他修了一楼到四楼的,这就积攒了楼下这么多住户的好感,大家都指望着下次坏了也让他来修呢,这会儿就他们五楼跟六楼的四家住户怎么搞得赢其他住户?
要想扯皮也完全没立场啊。
五楼的大妈第一次目瞪口呆,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倒是她那孙女看了江易寒一眼,咬了咬下唇,轻声道:“那能麻烦你帮忙修下五楼的感应灯吗?之前我都差点踩空摔倒,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呢。”
“关我什么事。”江易寒收好梯子,看都没看这祖孙俩,径直进了阮家。
留下祖孙俩面面相觑,想骂街,但又知道自己没理由没借口。
最后大妈只能狠狠地啐了一口,“这小***!”
“奶奶……”她那孙女眼眶都红了,吸了吸鼻子,委屈极了。
她也是个可怜的,从小到大就生活在阮溪的光环之下,比相貌,比成绩都比不过,这会儿也是口不择言,“可能他更喜欢阮溪姐姐一点。”
说完之后她就更憋屈了。江易寒过来的第一天她就注重他了,有几次她都想跟他说话,他竟然都不搭理。有一回她还看到江易寒骑单车载她!
大妈终于找到攻击的理由,哪怕阮家的大门关着,她也叉着腰大骂,“难怪呢,只修一楼到四楼,就是为了阮溪吧,也就我孙女没那心眼,连跟男生说话都不敢,不像别家的孩子,跟男生说说笑笑,说不得已经搞到一起去了!要不然怎么这么护着呢!”
阮妈妈在屋里听了这话气得险些晕过去。她女儿才多大啊,还没成年!
阮溪倒是很平静地扶着她妈好一顿安慰。
其实只要人活着,就很难避免在生活中不会出现这样的糟心事,她知道这五楼的嘴碎大妈是嫉妒得眼红,一辈子也没别的本事,就知道用”荡1妇羞辱”这一招,要是阮溪心理素质不过硬,估计也要被她吵得抑郁。
见阮溪这么淡定,江易寒心想,估计她都习惯了。为什么习惯呢,那就是这种事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江易寒大步来到厨房,实他从小到大脾气都很急躁,这会儿直接从案板上拿了菜刀,在阮溪跟阮妈妈懵逼的视线中,打开了门,一脸不耐烦地看着这对祖孙,“再说一句试试。”
年少轻狂,做事总是不计后果。哪怕是大妈这种骂街的泼妇,看到江易寒这样也怂了。
等江易寒重新关上门转过身,阮妈妈一脸震动,“你、你……”
江易寒将菜刀又放回厨房,叹了一口气,对阮妈妈说道:“姨,下次这种事你就叫我吧。”
阮妈妈这才找回心神,为此哭笑不得,“都是大妈老太太之间的纷争,你掺和做什么?”
以前五楼的大妈也不是没有说过这种难听的话,她有时候气不过会去争执,可她的战斗力哪里能赶得过大妈,丈夫听着也气,不过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一个男人跟女人去吵那像什么话,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大妈。吵赢了也不光彩。阮妈妈也不想让女儿去骂街,所以每次只能单打独斗,几次败下阵来,她也灰心了,便只能关上家门装作没听到。
这会儿江易寒能冲出去,让阮妈妈非常感动,觉得这孩子很热心肠也重情义,很让人喜欢。
“幸好是大妈老太太。”江易寒心想,这要是年轻小伙,他早抡圆胳膊揍上去了,还给人比比的机会呢?
几分钟后,阮妈妈将阮溪跟江易寒都赶去超市采购。
少男少女隔着些距离走在小区里,江易寒侧头看了她一眼,问道:“你不气吗?”
阮溪很镇静的说道:“说实话,每次听到她这样指桑骂槐,我反而更有动力。”
“啊?”
阮溪自有自己的一套理论,“我现在之所以能听到她说话,是因为我们住在一个小区,一栋楼。哪天我住到环境雅致的别墅区,她还能凑得到我跟前来吗?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她之所以敢当着我跟我家人的面说这些话,是因为我们之间的差距还不够大。假如有一天我们之间的差距大到她那不成器的儿子孙女一辈子拍马都追不上的程度,你信不信,她会变着花样不重复的说一切好话给我听?”
江易寒沉默。
“远离这些人,远离这些难听的话,就是我目前的动力。”阮溪笑了笑,“不过今天还是谢谢你,虽然我已经习惯并且化悲愤为动力了,但还是很解气。”
两人走出小区之后,一直没吭声的江易寒说道:“你说得对。”
没有人比他更能清楚那些人的两面派。
当江家没倒之前,他无论走到哪里,总是被人簇拥,被人照顾奉承,全部人面对他时,总是慈眉善目、有情有义。当他爷爷奶奶相继去世,爸爸又没担当,整个江家呈现出颓靡之势时,那是墙倒众人推,口中将他当成***儿子一般的伯伯会毫不留情的踩上一脚窃取利益……
见江易寒如此***沉,阮溪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只是在过马路时,见他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便没能忍住探出手抓住了他的手臂。
“别这样。”阮溪隐约听到王美芝提起过江易寒的事。
似乎是家道中落,然后江易寒的父母也没能力东山再起,很快公司便被有心人蚕食,江易寒的父母过惯了顺风顺水的日子,他们太在乎别人的看法,所以不愿意在国内呆下去,便去国外工作。
江易寒盯着那抓着他手臂的手,他抬起头来,又恢复了先前那没心没肺的模样,“表妹,你怎么这么白?”
阮溪赶***放开手,“天生的。”
她往街对面走去,江易寒落后几步,很快地他就追上来了,一手插在牛仔裤袋里,笑嘻嘻地说,“刚才我为你出气,可以把扣掉的分给加回来了吧?”
阮溪被逗笑,“加回来也是刚刚及格。”
“及格总比不及格好啊。”
“那好吧,加回来,现在六十分。”
江易寒还在喋喋不休,“你那个评分标准肯定不公平,说真的,在智商跟人品这方面我起码也能拿到四十分吧,财富值五分我认,那我也该有八十五分。”
“先不说人品,只说智商。”阮溪觉得自己也是太闲了,竟然有心思跟时间跟他掰扯这个,“对我来说,在学生时代,检验智商的最好方式就是学习成绩了,你觉得你成绩怎么样?”
江易寒***了***鼻子,“还行吧?”
“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不算,马上就月考了。”阮溪顿了顿,“你要是成绩能到全班前十……”
“那你给我加多少分?”江易寒讨价还价,“我这都好久没复习了,肯定考不到那么好,假如我哪次月考考到全班前十,你给我再加五分,怎么样?”
也不是不行。
阮溪知道王美芝其实很关心江易寒,但她究竟只是表姨,不好管太多,怕江易寒会烦。
站在阮溪的角度,别人会不会刻苦学习跟她没多大关系,不过江易寒这个人不讨厌,在对不讨厌的人的时候,她是打从心里希望对方能够过得好。
“好。”阮溪点头,后又看了江易寒一眼,狐疑问道:“我给你加分有什么用?”
江易寒一愣。
对啊,他干嘛要在意这个分数,就是阮溪给他加到一百分又有什么用?
他明显茫然了一分钟。
阮溪没管他,继续往超市方向走去。
江易寒在原地愣了一会儿,赶***又追了上去。
“因为我想过了,你这个人虽然很需要去眼科看看,但你这套评分标准,可以筛选出最最优秀的男人。”江易寒大义凛然的说道,“我就是想证实,之前是我没有预备好,让你看走了眼。”
阮溪不甚在意的点头,“那我拭目以待。”
江易寒从口袋里***出手机,想了想,跟霍闻达发了微信:“我们这次放假是不是有作业来着?”

校霸的心机初恋在线阅读全文

超市的促销活动总是搞得很热闹,虽然这会儿都快到吃饭的点了,但依然没有影响到大家的热情,江易寒主动推着购物车,阮溪率先来到冷冻柜这一区,里面摆满了酸奶以及奶制品,她拿起一瓶酸奶,仔细研究着配料。
江易寒的双手搭在购物车上,整个人都弯着腰,他的目光从冷冻柜的酸奶慢慢移到她身上。
阮溪今天穿着白色的连帽衫,搭配小脚牛仔裤跟普通的帆布鞋,但很希奇,满大街都能找到的不少同款穿搭,在她身上就显得与众不同起来了。
“你喝什么口味的?”阮溪抬起头来,正好跟江易寒打量她的眼神碰撞在一起。
这样的打量,这样的目光,她实在不生疏。
在很多男生眼中,她都见过。
坦白说,对于江易寒这样的打量,阮溪在短暂的错愕之后便是自得。
跟这刺头第一回见面,他那句“一般”到现在她都记忆***刻。
江易寒回过神来,移开视线,“我不喝这黏黏腻腻的东西。”
“表哥,给你提个醒啊。”阮溪状似不经意地说,“在没成年之前我是不会谈恋爱的,而且,你也不是我会考虑的人选。”
虽然江易寒刚才的眼神实在很取悦她,不过也只是这样了,看在两家关系还不错的份上,她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他一下,就算他对她有好感、喜欢她,那也不好意思,他不是她看上的对象,所以长痛不如短痛,看清事实吧!
江易寒一听这话跟被触电了一样,他像是看着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看着她,“你说什么鬼话,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
阮溪故作***沉一笑,“听不懂那就最好了。”
她将酸奶放进购物车里,继续往前走,目标是水果区。
江易寒落后几步,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赶忙推着车过去,“你不会以为我看上你了吧?”
阮溪此时正在拿起红富士苹果研究,微微侧头,不甚在意的回道:“难道不是吗?”
“你这人真的自恋到一定境界了。”
阮溪扯了购物袋装苹果,勾起唇角,“好,是我自作多情了。”
江易寒跟在阮溪身后,见她选了苹果、香蕉,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干脆抓着她的手臂,很坚持的问道:“为什么我不是你考虑的人选,你真的要去看眼科了。”
他觉得阮溪刚才那话怎么听怎么不***,什么叫他不是她会考虑的人选?
为什么啊,他哪里不好了吗?
那话怎么听着像是看不上他的意思?凭什么啊?
向来都是他看不上别人,现在她竟然看不上他……江易寒坚持要一个答案。
阮溪倒是很想说出心里话——我不跟穷逼谈恋爱。
不过这种话只能一个人闷在心里想想,真要说出来,既有损人设,又伤害可爱的小直男们脆弱的心灵。
可爱的小直男又做错了什么呢?有句老话说得好,莫欺少年穷。她看不上归看不上,但绝对不说说出来打击别人。这太损人品了。
阮溪想了想,决定让自己的形象伟光正一些,便道:“我不喜欢异地恋。”
江易寒:“……”
他目瞪口呆了一会儿,又追问,“什么叫异地恋啊。”
“对我来说,不在一个同一所大学,通通都算异地恋。”
江易寒顿时有一种想摇摇阮溪的脑袋,听听看里面到底有没有水声的冲动。
见少年一副如同被雷劈了的样子,阮溪终于满足了。
是的,这就是最好的拒绝理由了,以后要是遇上难缠的,这个理由照样可以拿出来用。
要是哪天碰到真正的学霸追她,她也可以活学活用说喜欢长得帅的啊。
其实江易寒会不会喜欢她,是不是注定要饱尝失恋之苦,对她来说真的不重要,她甚至也不关心,只是看在他今天修了楼梯间的感应灯的份上,她还是要做出善意的提醒,是不是?
***
国庆假期一眨眼就过去了,阮溪早就将老师布置的试卷都做完了,正预备洗澡***觉的时候,放在书桌上的手机振动了一下,她拿起来一看,是微信消息提醒,周澄发来的。
周澄:“我明天给你带杨记的鸡汤粉,你是吃粗粉、细粉还是河粉?”
阮溪没能忍住,笑了笑。
这人是怎么回事,一起去遛个狗,他就开启追求模式了,还是已经将自己代入到男友的角色中去了?不管怎么说,周澄的改变是她乐于见到的。
阮溪斟酌了一会儿,回了消息:“你方便带吗?”
周澄:“方便。”
“那行,我吃河粉,谢谢啦。”
前天一起去遛狗之后他们就加了微信,不过并没有聊天,阮溪知道,周澄估计也是第一次跟人暧昧,本来以为两人在普通朋友关系还得原地踏步一段时间的,没想到周澄开窍还挺快,竟然知道主动帮她带早餐了。
诶,她眼光可真好,周澄现在表现出来的种种,只要稍微点拨一下,假日时日成为好男友好老公,完全不是梦啊!她终于知道自己穿越的意义是什么了,像周澄这样的富二代真的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啊。
第二天阮溪早上刚来到教室,还没走到自己的座位旁,就看到放在课桌上打包好的鸡汤河粉。
陈兰清招呼着她赶***坐过来。
课桌上不止有河粉,还有一瓶鲜牛奶,估计也是周澄给她带的。
“周澄给你带的哦?”陈兰清压低声音问道,眼睛里满是好奇。
阮溪也没否认,打开打包袋,顿时一股香味扑鼻而来,令人食指大动。其实一般早上她并不习惯吃粉跟面,但想到这是周澄给她买的,她就忍不住想笑。
杨记鸡汤面馆在本市很有名气,本市的生活节奏没有一线大城市那样快,上班族跟学生们还经常在有口碑的早餐店排队。
阮溪也只是去吃过几次,味道还不错,只是据她所知,杨记离周澄家所在的别墅区似乎并不近吧,而且也不顺路。至于周澄为什么提出帮她带这家的早餐,那就不是她能关心的事了。
周澄就在前面,陈兰清也不好直接问阮溪这人是不是想追她,便只能按捺下八卦因子,回到自己的座位去了。
“你也想追阮溪啊?”周澄同桌有些诧异的问道。
周澄正在背着英语单词,闻言顿了顿,又继续背,完全没有搭理同桌的意思。
同桌便叹了一口气,“感觉你是在做无用功。”
阮溪有多难追,他们同学两年多了,应该也是有目共睹的。
虽然周澄跟阮溪是一个班,两人又坐得这么近,说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可那也是水中月啊。同桌看了一眼周澄,想到这货的执着固执的***子,忍不住想为他点一排蜡。
与此同时另一个班上,霍闻达揉了揉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家老大。
江易寒正在念英语课文。
他发音非常标准,就连英语老师都过来特意问他是不是在国外呆过。
霍闻达心想,该不会是他有眼不识泰山,老大到底有几重身份啊,又是校霸又是校草,怎么,现在还是隐形学霸?那以后是不是不用舍近求远了,月考什么的直接跟老大要答案不就够了吗?
要么这次月考他也不找别人了,就指望老大算了。
早自习之后,有些学生三两成群的去食堂解决早餐,有些学生则趴在课桌上补眠,这会儿教室里都没多少学生了,正在安静的时候,有人过来找江易寒了,恭恭敬敬地供上一条软装中华以及一罐红牛。
霍闻达心口一跳,望着课桌上的一条中华,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程炜,这什么意思啊?”
像他们这些高中生,平常最多也只是抽十几块一包的香烟。像中华这种烟,他也只在自家爸爸那里看到过,就是他爸平常也不舍得抽,都只是放在身上充面子,给别人发烟抽的时候才会拿出来。
江易寒倒是看都没看那条中华,漫不经心地问道:“什么事?”
程炜有些讨好的对江易寒说道:“寒哥,之前就听说阮溪是你表妹,寒哥要是方便的话,能不能将你表妹的微信告诉我啊?”
他看上阮溪快一年了,期间写过情书,送过好多次巧克力跟玫瑰花,只可惜没能打动她。
要说程炜有多喜欢阮溪那也不是的,纯粹就是一种胜败欲在作怪,她越是这样拒绝他,他就越上心。
江易寒看了看桌上的这条烟,又看了看程炜,忍不住想起那天他敲门,阮溪开门时穿着那件裙子的模样,以及她在超市里认真挑选酸奶跟水果的模样……
脸呢,你脸呢。
江易寒嗤笑,她连老子都看不上,还会看上你这窝瓜啊?这脸该有多大才能说出这番话啊?
他示意程炜凑近,后者立马乖乖凑了上去。
江易寒搭着程炜的肩膀,指着窗外的天上,语气温顺的问道:“来,告诉我,那是什么?”
程炜不明所以,还是老老实实的回道:“太阳。”
“你也知道现在是白天啊。”江易寒的声音忽然就冷了下来,“那你还做梦?”

小说推荐

为了给友友们带来校霸的心机初恋(阮溪江易寒)完整章节全本全文阅读,小编都瘦了呢,关注小说就是对小编的鼓励哦!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圈哥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