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乱世长歌:兰陵慢(任念慈写的小说)全文在线完整完整章节阅读
乱世长歌:兰陵慢(任念慈写的小说)全文在线完整完整章节阅读

乱世长歌:兰陵慢(任念慈写的小说)全文在线完整完整章节阅读

小说分类: 架空历史时间: 2019-06-16

小说内容介绍

北齐乱世,他是唯一的传奇。阴差阳错,她是皇帝的恩人。姻缘缱绻,彼此相望两不移。他年何时还?心虔一褂祝君安。关于郑妃的记载,史书上仅一句。关于高长恭的记载,史书上也寥寥无几。希望还给你们,一个简单的故事^ ^

乱世长歌:兰陵慢出色完整章节阅读

公元550年,高欢死后,长子高澄独担魏朝大任,将篡未篡之时,被家奴刺杀。次子高洋袭位,这位“内虽明敏、貌若不足”的人,很快废掉东魏的傀儡皇帝孝静帝,建立北齐,建元天保,建都邺。

在重新安排了朝中官员后,在宫中开设宴席,宴请全部新老功臣。

李府。

“老爷,小儿高热不退,这可如何是好啊。”未见其人,只闻声有妇人的言语中带有颤颤巍巍的哭声,听声音有些许苍老,约莫有些年纪了。

“已经两日,为何少爷还是昏迷!若误了今日宫中宴席,你们若干是想与本将军同被治罪!”听来,这沉稳而干练的声音中夹杂了不小的怒火。

“将军息怒啊……少爷这高热来的蹊跷,似乎……”只见屋中的医者已然跪了一地,显然,他们都知道这高热意味着什么,声音都有点发颤,“似乎…似乎正是为这宴席而来啊。”

李贤一恼,袖子一辉,一阵玉器打坏的声音叮当传来,在这闷热的晌午听得更叫人心烦。此刻,他早已是急得满头青筋,夫人在床榻边上夹杂着叹气声不住的流泪。和着满地跪着的医者,整个将军府笼罩着一片死寂。。

“爹爹。”远处忽有清脆的童声传来,似乎将死寂打破了一些。

李夫人以为是儿子醒了,连忙回头向床榻上望去,可床榻上的小儿双眼紧闭,宛若熟睡,哪有一丝清醒过来的迹象?

“老爷…是奴婢…是奴婢不好,没有看严小姐,可小姐一路直往少爷寝殿跑来 ,奴婢拦也拦不住。”开口奴婢是紧随着女童跑进来的,看到这满屋的死寂显然也吓了一跳,连忙跪在地上。哆哆嗦嗦说完上面一串话之后,伸出手试图将女童拉走。

小女孩轻轻笑了一下,慢慢将侍女的手拉下去,并轻声道,“木桃,放心吧,没事的。”

木桃还没来得及反应,女童说完又上前一步。“玉儿知道爹爹在为哥哥发热无法进宫参加宴席而着急,玉儿舍不得爹爹着急。”小孩子的声音总如铜铃般清脆,将军看着**乖巧的模样,心中似有缓和,眉头皱得也不似刚才那般紧了。只是,这宴请素来带齐家中男儿,否则视为大不敬啊。想到这,刚才的阴霾又悉数回来了。

看着将军愁苦的样子,她又开口道,“爹爹,兄长虽比玉儿高些,可这兄妹间眉眼多少也有些相似。爹爹,玉儿说的对吗?”李玉霖一边说,一边走到了将军的身旁。

李将军似乎和女儿心有灵犀明白了什么,都是自己一着急就糊涂了,他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大喜道,“小玉儿,你的意思是……”

“玉儿,步子打些紧,这圣上宴请,迟了的罪名可不小。”李贤在前方疾步走着,似在掩饰自己的不安,究竟,这偷天换日让人查出来,罪名恐怕不比小儿无法参加小多少。

“玉儿知道啦。爹爹莫要恼玉儿呀。”李玉霖眨了眨小眼睛,紧跟上李贤的脚步。此时的李玉霖早已不是女儿装,只因年纪尚小,女儿家的特征还没有发育完全,伪装起男儿身来倒也轻易。

“李将军,别来无恙啊!”“李将军,开国最大功臣莫过于您啊!“”“”李贤与李玉霖刚刚到宴场,只见得众多大臣围了过来寒暄,竟将二人挤得水泄不通。李玉霖虽年幼,可也知晓此等重大场合,自己还是少言为宜。

“这莫不是令公子?”李玉霖抬头望去,一位体型微胖的男子正捋着自己的络腮胡看向自己,加上那连着的虬髯,和那山中的猴子颇有几分相似,玉霖有些忍俊。这反而倒也缓解了些许紧张的情绪。李贤不由得一怔,连忙答道:“段王爷慧眼,正是在下犬子。亦凡,还不快向王爷行李。”

“是!在下李亦凡久仰王爷大名,莫想到今日有幸一见。”李玉霖刻意压低了些许声音,双手抱拳弯腰行礼。。

“哈!虎父无犬子,李将军膝下无犬子啊!”段韶听得如此小儿竟也如此能说会道,不禁有些感叹。

“哪里哪里,王爷过奖。”李显也稍事弯腰以示尊敬,说着向李玉霖静静使了个眼色,“亦凡哪,刚走过御花园时,你不说要洗洗鞋上的尘土吗?”虽然刚才没有发生什么,但是李显也吓得一身冷汗,生怕一会再有人问起,出了什么岔子,连忙想把玉霖支开。

此时想必玉霖自己心中也明白,抱拳答道,“刚刚您与小儿走得急,现在小儿去洗。”说完连忙跑开了。

玉霖小跑着进御花园,此时她不禁睁大了眼睛,这御花园中竟有不少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孩童!经过刚刚的“灾难”,玉霖也有些累,此时多了许多玩伴,岂不乐哉?

李玉霖环顾了御花园四面,可看去每个人都已有彼此的玩伴,也不好再插入,只得自己绕着御花园走走逛逛。忽然目光一扫,宫柳下似乎有个孩童也是一个人?他一个人拿着柳木在地上写写画画,看去甚是无趣,便走上前去。那孩童似乎发现有人走近,柳木的速度越来越放慢,像预备自我防范一般。可玉霖哪注重的到这些?她正为自己找到了个玩伴美滋滋的呢。

“你一个人在这里吗?”玉霖走到他跟前蹲下来问到。

待到那孩童警觉的抬起头来看着她时,那清秀的模样,玉霖不禁“哧”地笑出声来,轻声道,“你也是女儿家啊?”

没想到那孩童马上翻了脸,扔下手中的木棍就直起身,朝玉霖低吼道,“我不是!”

玉霖思对方在闹着脾气玩,自己也站起来,依旧不依不饶,“怎么不是?你看你,明眸皓齿,唇红齿白,分明就是女儿家。”

“你!”此时这孩童却表现出了不似他年纪的怒气,玉霖有些傻眼了,难道他真是男儿?可是...“滚开!”那孩童顺势一推就把玉霖推在地上自己就要走。还没等玉霖反应过来,却忽然传来了一阵哭声和尖叫,“啊——湛儿落水啦。”“长广王落水啦!”“快救命啊——”此地跟来的宫女并不多,早已乱作一团,净是跑着去叫人的,撞在一起的,吓到直不起腿的。小玉霖站在一旁心一静,要是这样下去,那人非溺死不可。

来不及多想,她爬起身纵身向鱼池中越去。玉霖几甩肩膀便够到了人,连忙想把他带上岸去,可小玉霖哪知这溺水之人碰到其它后便会死缠,脖子被手上的人紧紧的勒住往下拽,小孩子水性虽好年纪却尚小,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水下去。

“拉住我!”喊话的是刚才那孩童!他努力把手伸长想要拽住李玉霖,可无奈年纪小手臂太短。来不及多想,那孩童抬手把自己的发带解了下来,扔入水中,“抓住这发带!”

李玉霖拼了命挣扎的想要拉住那发带,无奈还是太短,加上水波涌动,她怎么也拉不到那块布。此时肩上的人却有了动静,不知是有无意识的拉上了那发带。

李玉霖无意识前的最后一眼,便是那人绸缎般乌黑的头发在风中飘着,看得出他在喊些什么,可是,他究竟在喊些什么呢。

醒来时已是晚上了,自己的闺房中从未这么热闹过,就连从前一向只疼哥哥的**也在自己的床榻边上。

“老爷夫人!小姐她醒了!”这是木桃的声音。

李将军连忙走向前来,扶起女儿的身子,欣喜道,“玉儿,你醒了?”。

玉霖此时只觉得头重,点点头以示回答。

见女儿无碍,沉在李将军心头的石头也放下来了,可音调又一转,他严厉道,“以后不可做如此危险的行为了,听到没有?”。

“哎,老爷,玉儿这一救人,救了长广王,皇上不还大扬亦凡有功,予其将军封号吗!这可是福啊。”李贤夫人此时已全然合不拢嘴了,完全不把女儿的性命放在心上,兴高采烈的很呢。

玉霖的心中泛上些许苦涩,果然是因为哥哥呢,不然**怎么可能会守着她呢?想来不禁觉得有些嘲讽。。

“夫人,话虽如此,万幸的是玉儿无碍,”说到这李贤又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皱起眉头问道,“玉儿,你是如何与那高肃小儿有瓜葛的?”。

“爹爹,”玉霖意识渐渐恢复过来,但却迷惑更多,“高肃是何人?”

李贤不禁大喜,眉头也伸展开来,“你并不与高肃小儿相识?那再好不过了。”此时玉霖红通通的小脸蛋上依旧是一脸迷惑,李贤掐了掐宝贝女儿的小脸蛋,语气中却是掩饰不住的鄙夷,“待皇上与我等赶到时,只见那高肃小儿在为你施救,却披头散发,哼,如此大宴,披头散发,成何体统!”

小玉霖此时早已听不清父亲说了什么,原来他叫高肃?真是个男孩子啊,那么,看样子,他也没有把自己是女儿身的事说出去吧?高肃高肃玉霖自己在心里又默念了几次他的名字。

淮阳王府内。

“你不是说李亦凡已经吃进你那药了吗!为何今日听说出现在宴席之上!竟还为那李家立了功?”已入深夜,淮阳王府内依然灯火通明。

身前暗红色衣衫的男子走上前,轻轻的在和士开耳边说了什么。

“你的意思是说,去的那人并非李亦凡,而是他那小女李玉霖?”暗红衣衫男子看着和士开,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

“好他个老匹夫!一介武夫也能想出此等偷天换日的招数!好!走着瞧!”和士开狠狠的捏住手中的茶杯,青筋随之暴起。

小编今天点乱世长歌:兰陵慢小说

《乱世长歌:兰陵慢》是一本由任念慈写的历史军事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全书!好书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