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长梦千年(LunaMickey写的小说)全集免费阅读完整章节
长梦千年(LunaMickey写的小说)全集免费阅读完整章节

长梦千年(LunaMickey写的小说)全集免费阅读完整章节

小说分类: 架空历史时间: 2019-06-16

小说内容介绍

当一个人***一个噩梦中他会尖叫,会害怕,可是当这个噩梦是一群人亲手构建出来并沉***的,结果会......卧底、背叛、***、战争,一个个接踵而至,在这样一个没有绝对的对与错的时代,他们又将何去何从?=====于是作者文案无力啊......

长梦千年出色完整章节阅读

道路两旁的树木还算繁茂,在大片浓重的墨绿色树叶中,躲藏着几只鸣蝉,不厌其烦的强聒不舍,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声音。中世纪的村庄虽说不大,但人口还算多,在这个艳阳高照的午后,却没有一丝生气,不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有些不正常。

克里斯特尔主教带领着十几名骑士走进村子,这突如其来的客人们无疑给这个死一般寂静的村庄带来了不少活力,几只在树上小憩的鸟也被惊醒,从树上蹿向空中。迎面吹来的微风夹杂着几分腐臭的味道,除了领头的主教,骑士们都皱紧了眉头,纷纷用手捂住鼻子,防止吸入这恶臭。

克里斯特尔并没有注重到骑士们的小动作,只是专注的观察着每一间房子,似乎想从中发现什么,但却从不走进房子中。忽然,他停在了一间房子前,伏在门口停了一会儿然后仔细的打量着这个房门。

门是虚掩着的,门柄也不同于其他房子的门柄——它十分光亮,没有尘土,这一切事实都说明这间房子不久前——或是现在有在住。接着,克里斯特尔推门走了***。

屋里只有一个男孩,男孩的栗色头发乱蓬蓬的,像是一堆杂乱的稻草顶在头上,似乎主人没什么心情打理它,灰蓝色的眸子里写满了惧怕。男孩似乎听到外面有什么人进来了,双手举起一把刀子,等待着“敌人”的出现——起码他这样认为,究竟在这个时候来的应该没什么好人吧……

克里斯特尔看到了孩子,皱了皱眉,挥手示意骑士们留在门外,并关上了门,向男孩走去。但男孩并没有攻击克里斯特尔,反倒向后退了两步。

“不要在靠近了!”男孩嘶哑的喊道,声音止不住的颤抖。

克里斯特尔没有停止前进,“假如我说不呢?你要杀了我吗?”克里斯特尔黑色的眼睛射出锐利的目光,原本慈爱的面孔已不在祥和。

“哐当”一声,男孩手中的刀掉在了地上,男孩低声哭了起来,“求你了……死的人已经够多了……”

克里斯特尔见孩子放松了警惕,上前安慰道:“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孩子。”

“全村的人都死了……”男孩抽噎着说“我发誓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只有你一个人活下来了,对吗?”主教追问。

“不……不是我,我什么也没做。”男孩变得惊慌失措。

克里斯特尔半蹲下身,直视着孩子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只有你一个人活下来了,这原因很明显,你是个巫师。”

巫师,在这时代就意味着罪恶,或意味着……被烧死。

男孩听了克里斯特尔的话后,十分惧怕,他挣扎着向后退,但却靠在了冰冷的墙面上,他绝望的闭上了眼,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看在上帝的份上,您不能这么说,我是个十分虔诚的教徒。”

克里斯特尔温顺的笑了笑说:“不必害怕,我的孩子,我也是个巫师,这没什么。”

男孩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自称是“巫师”的男人,有些难以置信,究竟没有人愿意被烧死或是傻到认为被送上火刑柱是一件多么“愉快”的事,更何况——

“可是我熟悉您,您是克里斯特尔主教,主教大人不可能是巫师……对吗?”男孩小心翼翼的问。

主教是个巫师?这可真是个不错的冷笑话,可信度简直和撒旦与上帝和好了一样高。

克里斯特尔斯笑了笑,将食指抵在嘴唇上,然后对男孩说:“所以这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那么现在,你可以对我说说你的故事了吗?”

男孩机械般的点了点头,“我们村庄原本是一个十分平静的村子,可就在两个星期前,人们得了一种怪病,接着就莫名其妙的死去了,就在三天前,我父母也……”男孩说完低下了头。

怪不得村子那么安静,安静到窒息,怪不得温特伯恩公爵派自己来这……不过这样看来,倒是个不小的收获呢。

遍地横尸,恶臭弥漫,一场比战争还冷酷残忍的瘟疫。

“你叫什么,孩子?”克里斯特尔问。

“夏洛克,夏洛克?艾伦。”

“那么夏洛克,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养子,夏洛克?克里斯特尔。”

Crystal,还真是个有讽刺意味的名字啊……

===============

七彩的玫瑰窗将阳光折射在教堂中心的十字架上,温特伯恩公爵站在十字架上默默祈祷。淡金色的头发用酒红色的缎带扎在一起,一眼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贵族,七彩的光线映在他灰色的眸子里,像是眼中有一道彩虹。

“欧内斯特!”克里斯特尔走进教堂,一眼就看见了温特伯恩公爵,他将夏洛克推到身后。

温特伯恩听到主教的声音后,急忙转头,似乎很喜悦见到他,“哦,赫克托,事情查的怎么样?”

“村子里的人得了瘟疫,死了。”克里斯特尔皱了皱眉。

“都……死了?那么……”温特伯恩沉思了一会儿,低声喃喃道:“这可不好啊……”巫师又要背黑锅了啊……接着他就发现了克里斯特尔身后的孩子。

克里斯特尔显然意识到温特伯恩发现了夏洛克的存在,接着就将他推了出来。“这是夏洛克,村子里唯一活下来的人,现在是我的养子。”克里斯特尔咬重了“唯一”这个词的发音。

温特伯恩似乎明白了什么,也没有再追问下去,接着又对克里斯特尔说:“那我们快去向国王交差吧。”

克里斯特尔将夏洛克安置在教堂,并嘱咐他不能和任何人说出自己的来历。“假如你不想死的话,就不要乱说话。”克里斯特尔警告道。温特伯恩则意味深长的看着夏洛克,夏洛克瑟缩的坐在长椅上,似乎还对这个生疏的环境——或是说眼前这两个显得不是那么有好的两位有些害怕。

温特伯恩走到夏洛克面前,伸手轻轻拍了拍夏洛克的肩,然后轻声说:“祝你好运。”

祝你能活下去吧……

有时人们并不是不想给予对方过多的祝福,而是自己所能想到的不是那么荒唐的祝愿只有这么多,甚至就连这个也是反复的说服自己所去相信的。

温特伯恩和克里斯特尔坐在马车上,一言不发的望着对方,气氛不免有些尴尬,克里斯特尔将头偏向一边,“你想说什么就说吧。”

“……”

温特伯恩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

“好吧,让我猜猜,你是想问我关于这场疾病?”

“是的。”

“哦,假如你坚持要向我讨一个答案,我只能告诉你,这是巫师的杰作,魔鬼的罪孽。”克里斯特尔口气轻松,似乎这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这完全是别人的过错,而他只是一个旁观者,是啊,这与他无关,不是吗?

“可你知道这不是。”

克里斯特尔听到温特伯恩的话后感到有些温怒,“不,我不知道。”

他怎么会知道?!他现在的身份是受人尊敬的主教赫克托?克里斯特尔,是上帝的使者,魔鬼的勾当,他怎么会知道。

克里斯特尔无奈的叹了口气,“你有为詹妮和伊莎贝尔——你的孩子们想过吗?你不怕她们会因为你的自私而送命吗?你总是这么毫不避讳的谈及魔法,你真的以为爱德华(爱德华三世)会接纳魔法吗?”

温特伯恩摇了摇头,“我从未如此奢望过。”他知道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太过完美的梦,但是他总会不由自主的去相信,不讲任何理由的义无返顾的相信。人总是需要一个支持自己活下去的动力——一个希望,不是吗?

“可她们至今都没有告诉我她们有什么异常,而且也没有表现出什么魔法天赋。说真的,她们说不定不是巫师呢,你知道,这种事很常见。”

“那只是因为她们还小,欧内斯特,放弃吧,好好演着你的温特伯恩公爵的身份,活下去。”

温特伯恩没有回答,只是玩弄着手中的戒指。

活下去?生命的意义只是限于活着吗?

经过一段时间的奔波,终于到达了伦敦,下了马车后,便看到有一名骑士来迎接他们。

其实对两个人欠了欠身,然后把头仰得高高的,“国王让你们去温莎堡见他。”

“还真有闲情雅致。”温特伯恩不满的嘀咕一句,究竟谁也受不了在你卖命的为人工作时,那个人却在欣赏风景。哪怕他是你的上司。

“什么?”骑士高傲地问,显然他还不知道眼前两人的身份。

“没……没什么。”温特伯恩装作一本正经地说,“我是说,温莎堡很美。”温特伯恩说着用胳膊肘碰了一下克里斯特尔。

克里斯特尔尽力抿着嘴不让自己笑出来,“是啊,太美了。”

其实不明白两人在笑什么,但不论是因为什么,这都显得自己太愚蠢了,于是随着附和了一句“我也这么认为。”

温莎堡建立在一个山岗上,棋牌十分宏大,可以想想当初征服者威廉,在加冕为王后的趾高气扬,满怀信心要让诺曼王朝江山永固。

温特伯恩和克里斯特尔忐忑地走进城堡。面对未知的事情,人们总会惧怕,即使他们是巫师。

爱德华正襟危坐在国王椅上,身旁还站着一个男人,男人有着黑色的柔顺的头发,黑棕色眼睛使他看起来有几分神秘。

“陛下,这几个星期内,死亡人数已经过百,原因是……”温特伯恩不敢再往下说。

“继续往下说,欧内斯特。”爱德华国王有些不耐烦。

“是因为人们得了一种瘟疫,凡是得了这种病的人,无一生还。”

国王听了温特伯恩的话后惊奇无比,“无一生还?欧内斯特,你的意思是,我让你调查的那个村子里的人,都死了?”

温特伯恩看了克里斯特尔一眼,脑海中出现出夏洛克无辜的脸,语气坚定地说“是的,陛下。”

“上帝,这究竟是什么病?”

温特伯恩刚想回答不知道 ,有人却抢先了一步给出了答案,那人当然不会是克里斯特尔。

“是黑死病,殿下。”黑发男子说。

温特伯恩和克里斯特尔一伙的盯着那个刚才还一言不发的人。

“哦,真抱歉,忘记内容介绍了,”爱德华国王察觉到两人的怀疑后,急忙说,“这是布拉德?摩根,我的私人占卜师。”

摩根想温特伯恩点了点头,然后接着说:“古代教廷对这种病有过记载,有的人认为这是上帝对我们的惩罚,但还有的人认为……这是魔鬼命令他的仆人给人间带来的灾难。”

“魔鬼的仆人?我想您说的是巫师吧。”克里斯特尔说。

“恐怕是的,主教大人。”布拉德保持着微笑回答克里斯特尔,而后者并不领情,“真是虚伪。”克里斯特尔在心里暗骂一句。

“巫师……又是巫师,上帝什么时候能让他们都下地狱!”爱德华国王皱起眉头,从国王椅上站起来,急躁的往返走动,长袍在身后翻滚。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

然而温特伯恩攥紧了拳头,他此刻多么想告诉国王他们巫师没有错啊!可是他不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国王,看着人们对巫师的误会越来越深。他想说出事实!

“国王殿下……”

‘假如没有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告退了。“克里斯特尔抢在温特伯恩前说了一句,然后鞠了一躬,接着拖(你没有看错真的是拖……)着温特伯恩转身离开。

两人前脚刚踏出门口,克里斯特尔便甩开了温特伯恩的手,双臂抱在胸前,严厉的看着对方。

“你知道吗,我敬爱的温特伯恩公爵,你刚才差点把我们都害死!“克里斯特尔愤愤地说,语气十分强硬,丝毫不给温特伯恩面子。”劳烦您下次说话前先用大脑考虑一下。“克里斯特尔很清楚刚才温特伯恩要说什么——想要给巫师澄清。

“好吧……我很抱歉。不过,你对刚才那个占卜师怎么看?“

“你是说布拉德?摩根?很明显,他是个巫师。”

“我认为……它不像个坏人。”温特伯恩正经的说。

“哦,是吗?何以见得?不是坏人吗?可是,这个时代终究是没什么好与坏,对与错之分呢。”

“他刚才在内容介绍黑死病是,用的是‘魔鬼的仆人’这个词,这说明他没有想把矛头指向巫师。”

克里斯特尔敷衍的赞同了一句,也许温特伯恩的观察力不错,只是太轻易主观臆断了,而且,他忽视了一个细节,用“巫师”这个词的,可是他温特伯恩的朋友——克里斯特尔呢……

小编今天点长梦千年小说

《长梦千年》是一本由LunaMickey写的历史军事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好书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