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猎日(赫图阿拉王开写的小说)全文在线完整完整章节阅读
猎日(赫图阿拉王开写的小说)全文在线完整完整章节阅读

猎日(赫图阿拉王开写的小说)全文在线完整完整章节阅读

小说分类: 架空历史时间: 2019-06-16

小说内容介绍

1941年9月,日军对山西实施“秋季反扫荡”,山西决死总队212旅五十六团在一场战争中失败,被俘虏至阎锡山兵营,接受刑审后,被贩卖到东北抚顺煤矿。五十六团战俘到抚顺后,与国民党部队某师第七团战俘相遇,同时策划逃跑,但就在逃跑日期临近时,他们忽然接到上级密令:随着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本为军需需要,将派出一个由高级顾问团远赴抚顺,视察抚顺的石油、煤炭及非凡钢等行业,制定增产计划,服务于太平洋战争。上级密令五十六团的人,务必在日本高级视察团到达抚顺后,将其暗杀,破坏该项计划。于是,五十六团的战俘在郭明当某师第五团的配合下,开始了扣人心弦的暗杀行动......

猎日出色完整章节阅读

1、乌梁岗的太阳掺了辣椒粉似的,抹在人身上又毒又辣,把我们蒸成干萝卜条。锯齿狼牙的岩石喷薄着灼浪,烤蔫缝衣针粗细的茅草,有几蓬丝丝缕缕冒着青烟,和凝固的鲜血一起燃烧,散发出令人作呕的怪味。热和死亡主宰着苍茫的乌梁岗,我们这些活人弱如蝼蚁,哪怕一根腐朽的草棍,也能将我们置于死地。

要把我们赶尽杀绝的并非酷热秋阳,而是强大的日军。是的,我不否认日军的战斗力,甚至心底滋生几分畏惧,我认为这是一个人受到***挑战时的自然反应。日军如同施过盅咒,机械地冲锋、冲锋,疯狂地消耗一支疲惫之师。这场仗,不存在指挥错误,也不是我们主动和日军交火,是他们像追赶猎物一样,漫山遍野搜寻我们,恨不能每条岩缝都拿笤帚扫一遍,然后把我们一个个灭掉。

我们已经围着乌梁山脉兜了好几圈,与日军正面交锋数次,忘了饥饿焦渴——比起肉体的空乏,没有弹药才最令人忧惧。

王一民在数子弹,他先从一只弹箱子里往手心捡,仔细地过完数,再放另一只空箱子里。王一民数得很认真,左手食指在右手心里扒拉,喃喃自语:“一、二、三……”他手里握着七颗子弹,可他生怕数错,又倒过来数:“七、六、五……”徐德厚被王一民折腾的不耐烦,说:“闷棍,你老鸹托生的?”王一民充耳不闻,像孩子热衷于一加一等于几的数学题,你说你的,我数我的。王一民少言寡语,枪法超准,人称“闷棍”,意思让你防不胜防,给他起这个外号的,是战士张永和。徐德厚跟王一民斗嘴的时候,张永和敞着怀,撕成碎布条的军服像一群蝴蝶似的,在胸前乱飞。他的烟瘾犯了,没得抽,耳朵上夹颗子弹壳当烟卷,仰着一张被炮火和太阳蹂躏得黑红的脸,往返***膛的泥卷拣乐,咧开一口整洁的牙齿。徐德厚见王一民不理他,冲着张永和牢***:“锁匠,你还笑,你没看他那副垂死的德行?”张永和愈发哑着嗓子,夸张地笑起来,动静怪难听的。

“怕死有什么不好,难道非得跟敌人一块完蛋才算英雄?好汉要惜命,保全自己,搞死敌人。”

钟团长半躺半坐倚在坑道壁,脸比我们山西的馍还白——他的腿炸断了,丢在另一条战壕里,是夹杂在牺牲的战士当中,还是埋在炮弹掀翻的泥土里,我们无从知晓。

钟团长话音一落,又有几个稀稀拉拉的笑声响起来。

笑声让大家恢复了知觉,确定自己身体的零件还灵活。卫生员姚丽蹲在凹陷的石坑看着我们,睫毛上抖动的泪珠在阳光下闪烁。开始的时候,姚丽还帮我们记着打退敌人的几次攻击,后来再问她,她就摇头。我们都忘了。也无法统计打死多少鬼子,阵地正前方,横七竖八摞着敌人的尸体。但我们损失了多少人却清清楚楚,全团连死带伤,剩下囫囵个儿的,只有十几人了,弹药也快用尽。

徐德厚不停地咒骂乌梁岗,骂它秃头和尚,连根树毛也不长,头上脚下就是热,把人烤成一张又干又脆的石头饼,撅起腚沟都能烫壶水。这场仗打得太粘了,徐德厚感到恼火,他有些焦躁,看什么都不顺眼。我的情绪也和徐德厚差不多,只是努力克制着,其他人也一样,所以徐德厚骂骂咧咧的,大家喜欢,他让大家感到轻松。

多年后无数个失眠的夜里,我回忆起惊魂的乌梁岗,心里反复地想,那天鬼子一定神经错乱了,疯了,***未定,又一轮炮弹呼啸着倾泻在阵地,压得我们抬不起头。一顿铺天盖地轰炸之后,借着炮火的掩护,步兵蝗虫般爬上来。“妈的,小鬼子属猪的,一窝一窝来,你**的,有多少都来吧,老子一块儿揍死你们。”徐德厚趴在射击位,大声嚎气地叫骂,啪啪地拉枪栓,心底的愤怒爆出弹膛。王一民绾着两道粗眉,肩膀掂着枪托,不慌不忙地瞄准,一枪撂倒一个,他是神奇的狙击手。

鬼子太多了,而我们已经难以组织起有效的反抗,战斗进行了整整两天两夜,不间断地开枪使我们累得手腕酸麻,劣质的枪管发烫变形,尽管这样,我们仍然坚持,直到全团拼光为止。鬼子也很倦怠,失去耐性,想增加力量快点儿搞掉我们,所以这一轮的冲击疯狂之极,令我们难以招架。眼瞅着就要全团壮烈了,钟团长忽然大声喊我,我急忙跑过去。他喘着气,胸脯剧烈地一起一伏,声音小的我不得不贴近他耳朵:“熊言顺,熊副团长,我命令你,带领没受伤的同志马上转移!”我惊愕,事情哪有反着来的道理,假如我扔下伤员脱险,上级怎么处置且不论,兄弟部队的唾沫星子也能淹死我,我就和临阵脱逃、贪生怕死一类罪恶的词沾上了,我说:“不,要死咱们一起死!”“蠢货!”一向温顺的钟团长火了,恶狠狠地盯着我,似乎要掐断我的脖子,我往后缩了缩身子,没了主张的望着他。他的眼珠子瞪得更大了,慢慢举起枪,顶着自己的脑袋,嘴里骂道:“给老子走,你他妈再不走,老子死给你看!”我想到他好汉惜命的话,恍然大悟,原来他早预计好这一步了。我抱定了战死之心,但是钟团长要大家活着,为了把没受伤的人带出去,我的争辩毫无意义,我也没有权利为虚无的好名声断送其他同志的命。而且我知道,假如我不走,钟团长会毫不犹豫地对自己勾动扳机。

炮火高密度覆盖掩体,草皮子、石子儿、泥土劈头盖脸砸下来,***的爆炸声震得人耳根子生疼,夹杂着日军的叫喊声。钟团长一眼不眨瞪着我,眼里竟涌起泪光。我心里的那堵墙哗啦一下塌了,我给他跪下,留给他一发子弹,然后,招呼同志们撤离。

小编今天点猎日小说

《猎日》是一本由赫图阿拉王开写的历史军事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好书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