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大明书生(青云上写的小说)在线全集免费阅读完整章节
大明书生(青云上写的小说)在线全集免费阅读完整章节

大明书生(青云上写的小说)在线全集免费阅读完整章节

小说分类: 架空历史时间: 2019-06-16

小说内容介绍

封建王朝多更迭,历朝历代兔死狗烹者多如牛毛。大明初建,朱元璋以锦衣卫制造明初四大案,屠杀功臣无数。胡惟庸,李善长,蓝玉,宋濂等等众功臣皆先后死于非命。诸位皇子封藩画地、各守一方、广招天下英豪,面对这如画江山虎视眈眈。平西侯沐英次子沐晟无意中卷入这场血雨腥风的争斗之中。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游走于刀山火海胜似闲庭信步……凭谁问,百无一用是书生?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大明书生出色完整章节阅读

大明洪武十三年初,丞相胡惟庸称其家旧宅井里涌出了醴泉。此是大明祥瑞,邀皇帝前去观看。朱元璋欣然前往。

行至西华门前,太监云奇忽然从胡府跑来,强行拦住銮驾。朱元璋大怒,卫士们乱棍齐上险些将云奇格杀,但云奇依然指着胡府说不出话来。

朱元璋这才知道其中有变,立即返回。登上宫城,便见胡府之中暗藏重兵,刀枪林立,意图不轨。立即下令,命禁卫包围胡府,并将胡惟庸逮捕。未经过多审讯立即处死。

由此,胡惟庸案事发。受其牵连而一并定罪者万余。中丞涂节,御史大夫陈宁也在其中。但此案并未因此而了结。

东宫太子府,燕王朱棣抿了口清茶撩起眼角看了看太子朱标。朱标眉头紧锁,愁云不展。

朱棣问:“大哥,胡惟庸一案您怎么看?”

朱标长叹道:“胡惟庸毒害刘基先生又笼络重臣罪该万死,但是涂节、陈宁等人是否有些冤枉?父皇如此做法稍有欠公允。三万人,那可都是我大明臣民啊!”

“大哥勿要说此言!此时父皇正在气头上,若此话传到父皇耳中大哥恐怕会引火上身。现在您只要安守东宫,切莫让父皇的无明业火燃到这里便好了。大哥尚未即位,此事还是不要再提的好。”

朱标大怒,“老四,我身为大明太子,当为我大明子民谋福!今父皇不问青红皂白,做出这等残暴之举,与秦皇坑儒何异……”

朱棣马上堵上了朱标的嘴巴,观看四面无人便道:“大哥息怒,切莫再出此言!”

朱标甩开朱棣的手掌,胸中的怒气稍微消减。朱棣微微用眼角扫了朱标一眼,心中窃喜。

次日清晨,朱标面沉似水一言不发,不顾左右太监阻拦径直冲到御书房前。十八名身穿飞鱼服的亲军都尉府护卫手中绣春刀忽然出鞘,拦住了朱标去路。也许是刚才朱标急的失去理智,当看到这十八柄绣春刀的时候他才忽然清醒。

这是什么地方?皇宫大内!擅闯御书房是什么罪?掉头之罪!亲军都尉府卫士只听命于朱元璋一人,就算是皇亲国戚他们都有权逮捕。朱元璋生性多疑,如此一来恐怕就连自己都会有些麻烦。想到此处,朱标的冷汗湿透后心。心中仿若有几十个人在敲鼓,整个人一下子冷静下来。

为首一位千户道:“太子殿下,圣上正在休息,请回吧!”

朱标看了看御书房中隐隐闪动的人影,面带疑虑之色。正巧房中传出一声咳嗽。御书房的门忽然打开,太监总管高顺扬起脖子喊道:“传太子觐见!”

闻听此言,十八名护卫收刀分立两旁行单膝跪礼,朱标一甩袍袖走进御书房。刚一走进御书房便看见朱元璋正在拿着一把剪刀修理盆景的枝叶。

行过君臣之礼,朱元璋还是一言不发,继续修理盆景。

“父皇,儿臣有事要奏!”朱标终于开口了,说出这一句之后便汗如雨下。随后狠狠握紧了拳头,终于下定决心要跟他这当皇帝的老爹理论一番。

朱元璋根本没看朱标一眼,随口道:“是为了胡惟庸的案子?”

朱标大惊失色,今天他的来意并未与任何人提起,朱元璋是怎么知道的?想到此处朱标的冷汗当即从额头流到脖颈。

朱元璋道:“你是不是认为朕很残暴?是不是认为朕的做法与秦皇坑儒相仿?”

朱标吓得马上跪倒在地,“儿臣不敢!儿臣恳请父皇能将此案交给儿臣审理,一来可以借此机会锻炼自己,二来,儿臣觉得食大明俸禄二十六载却未能有丝毫建树,愧对大明子民。”

朱元璋微微一笑,“标儿,胡惟庸一案牵连甚广。恐怕以你现在的阅历难以彻查全局。你若要磨练自己以示我大明皇族的威望,那朕就交给你一个案子。有人告荥阳侯郑遇春也曾参与胡惟庸谋反,此事便交予你来查。”

朱标一脸难色,他本想接过胡惟庸案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死亡,但是如此看来他的父皇是铁了心要来一次大清洗了。

“父皇,儿臣…还有一言。”

朱元璋微怒,“讲!”

“胡惟庸一案牵连太多,您匆忙定案是否有些草率?”

朱元璋勃然大怒,“混账!什么时候轮到你教训朕了?”

太子朱标吓得倒退数步,朱元璋的狠戾他是见过的。自大明王朝建立以来还没有一个人敢当面说他父亲的不是,今天他是第一个。

朱元璋走到墙边拔出宝剑一剑将刚才修剪好的盆景劈得枝叶纷飞,紧接着连续几剑将整株盆景砍得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躯干,尖锐锋利的长刺犹若钢针般生长在枝干上。朱元璋一剑斩断枝干,落在地上。

“捡起来!”

朱标面带愁色,眼前这根满是刺的荆棘怎是他这细皮***的手能够握得紧的。朱元璋怒目顶着朱标,随后弯下身将这荆棘上的长刺用剑缓缓剔除,交到朱标手中。

朱元璋道:“胡惟庸、陈宁、涂节之辈就如这荆棘上的长刺,朕若不将其除去,日后你登基即位叫朕如何安心?”

“但父皇时常教导儿臣以德服人,以仁治天下。如此作为叫儿臣怎能信服?天下臣民皆以我朱氏皇族为鉴,有尧舜之君,必有尧舜之臣。”

朱元璋气的浑身颤抖,顺手抡起椅子砸在朱标身上,太子守重击之下失去知觉。

太子朱标与朱元璋闹矛盾之事很快便传的满城风雨,虽是深宫内院的皇家私事却也没逃出有心人的耳朵。

事发的当天晚上,燕王朱棣看完眼线传来的字条后勾起嘴角微微一笑,“道衍师傅所料不差,朱标果然中计了。我看派他去调查荥阳侯是假,父皇想要支开他是真啊!哈哈哈……”

旁边黑暗处站立一个人,身披黑衣,整个人都裹在一层黑纱之下。看不清面貌,那双幽光四射的三角眼让人不寒而栗。

“燕王莫要急于欣喜,从高顺的回报来看,想必陛下已经知道怂恿太子的人是您了。”

此人嗓音沙哑,且尖锐刺耳,极其难听。光从声音难以判定出他的年龄。

朱棣大惊,“哦?道衍师傅此话怎讲?”

黑衣人道:“皇帝既然能将太子的话原封未动的说出来,可见太子身边一定有仪鸾司的密探。那么您去东宫的言辞圣上也一定知晓了。事情并不如表面上的一般乐观。”

朱棣也有些后怕,冷汗直流,问道:“道衍师傅有何良策?”

道衍思量片刻,道:“圣上生性多疑,此事若要隐瞒必定伏祸日深。燕王可自行去向圣上请罪,说明您是无心之失,必能逃过一劫。”

“我明日就去!”

道衍赶忙道:“不可!今日刚发生此事,若您明日就去请罪岂不是将我等暗窥宫中之事的行为不打自招?再过几日,等此事蔓延开来再去不迟。到时燕王可请命离开京城远去北直隶,届时皇帝也不会对您再有戒心。”

朱棣大喜,“道衍师傅所言极是!”

数日后,朱棣欲进宫面圣。出府前,道衍用辣椒覆满朱棣的双眼,燕王泪流不止。直到双眼微肿才叫他进宫去。朱棣进宫见到朱元璋之后嚎啕大哭,责怪自己当日不该在太子面前提起胡惟庸之事,才使得太子与其父皇间离心德。

朱元璋虽然生性多疑,但见到朱棣双眼红肿,哭的如此悲切却也暂且相信这是朱棣的无心之失。这一招苦肉计算是成功了。

当日,朱棣自愿请命远戍北直隶,以赎失言之罪,朱元璋应允。

朱棣回到府中,筹措离京之事。人马钱财等预备妥当之后道衍将朱棣叫道一旁,问道:“燕王就甘心这么走了?”

“我既已奏明父皇即日启程岂有耽搁之礼?”朱棣倒不是怕耽搁行程,他是怕迟迟不走会引起朱元璋的怀疑。

道衍沙哑的嗓音道:“贫僧不是这个意思。贫僧是说,您是否要在这京城之中留些眼线?日后燕王远去北直隶,对京城之事恐难以知祥周全,万一有何变故,燕王便会处于被动。”

朱棣频频点头,“道衍师傅所言有理!”

“啪!啪!”

道衍轻轻拍了拍手掌,从屏风后转出一位侍女,生的极为标志,举手投足落落大方。就连见惯了无数美人的燕王看到这女子都有些迟楞。

这女子虽然年纪轻轻,但是见到燕王丝毫不显得拘束,一看便是见过许多世面的女子。

道衍轻笑道:“这是贫僧的三弟子,罗茯苓,年方十七岁。擅长医术,身手也是一流。此行来的匆忙,还未来得及给燕王内容介绍。”

罗茯苓走到燕王跟前缓缓施礼,“民女罗茯苓,见过燕王殿下。”

朱棣这才缓过神来,“道衍师傅,您这是要……”

“燕王远去北直隶,戍北平。北方蛮族凶险,此行不知何时才能还朝。临行前燕王当与碽妃娘娘长谈一番,以示孝心。”道衍说完此话阴险的笑了起来,刺耳的笑声听得人毛骨悚然。

朱棣遂明其意,当夜领罗茯苓进宫面见生母碽妃。几番惜别之词过后,朱棣擦了擦泪水。哽咽着道:“母后,儿臣此次出京就藩北平不知何时才能再来服侍您左右。我有一侍女茯苓,深知宫中规矩,今日走后母后身边有她来照应儿臣在远方也能安心了。”

碽妃泪如雨下,“棣儿,没想到你现在这么懂事了。不过我这里侍女很多,倒是你远处关外需要人照顾。茯苓这丫头你还是留在身边吧!”

朱棣当即一愣,暗道:这可不行!

想到此处,朱棣声泪俱下,抱住碽妃的双腿痛哭失声。边哭便道:“这是儿臣一番孝心,母后若是不答应,儿臣便不起来!”

碽妃只得将罗茯苓收在身边,朱棣见事情已经办好便起身告辞。刚刚回到燕王府,道衍急急忙忙的来找朱棣。

此时朱棣已经预备休息了,见道衍有急事便马上打消了睡意。

原来,道衍刚刚得来消息,当代文豪方孝孺因罪被押解入京。

方孝孺何许人?宋濂的门生,是当时最富盛名的读书人。其名气甚至超越了他的老师宋濂。是当世读书人中当之无愧的典范。众多皇子之中有人若能将此人收在帐下,便等于拥有了天下文人的推崇。

现在方孝孺被押解入京,这对朱棣来说却不是什么好事。因为他此时马上就要离开京城,帮方孝孺求情之事他不便过多参与,若此事他表现的过于积极,那么他在朱元璋面前苦心积虑伪造的假像便前功尽弃。即便远去北直隶也难逃朱元璋手下亲军都尉府的手掌。

道衍一向冷静,但今天他也慌乱了手脚,“燕王,我们应该怎么办?”

朱棣狠戾的一挥手,“我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杀!”

“不可!”道衍双膝跪地,请求道:“燕王不可!如今胡惟庸案发,宋濂等大家学士皆已定罪,恐身家性命不保。若再杀方孝孺,我大明读书种子便没了!叫天下文人如何对我大明王朝赤胆忠心?我大明建国十三载,国情不稳,包藏祸心者甚多。不杀方孝孺,燕王只是暂时处于被动。但若杀方孝孺,必定有人会揭竿而起,到那时大明王朝就岌岌可危了。”

朱棣咬咬牙,“那你说怎么办?”

道衍道:“此事尚且是机密,太子卧病东宫,久不出宫门。秦王朱樉在西安,晋王朱棡在太原,这两人路途遥远,他们想要来搅一搅浑水也没那么轻易。周王朱橚生性不喜争斗。只要贫僧前往游说方孝孺,叫他为我所用也不是不可能。”

朱棣眼睛紧盯着道衍,“你真能办到?”

道衍使劲点点头。朱棣挥手示意道衍退下。

当夜,朱棣辗转难眠。道衍真的有能力把方孝孺招在帐下吗?假如此时其它皇子抢在他前面取得了方孝孺的忠心,那么他可就被动了。思来想去,急传燕王府护卫指挥使毛骧。

毛骧出身江湖,不知师从何处,练就一身邪功慑人精血。手中一对翻江碧水钺杀人无数。因仇家过多而栖身燕王府成为朱棣手下一个得力打手。

朱棣今天叫他来只有一件事——假如道衍能说服方孝孺便罢,若不能,便杀了方孝孺!

小编今天点大明书生小说

《大明书生》是一本由青云上写的历史军事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全免阅读全书!好书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