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市林侠隐(丘阗磬写的小说)
市林侠隐(丘阗磬写的小说)

市林侠隐(丘阗磬写的小说)

小说分类: 武侠仙侠时间: 2019-07-21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少年被陷害,得遇高人。为洗清冤屈探访现代都市武林!

市林侠隐出色章节阅读

“师傅,怎么样?”司徒耀恭恭敬敬站一旁看着桌前的老者。

老者放下筷子喝了一口水,微微一笑:“好,很好,但好而不精。心要静,手要稳,烹饪如此,功夫也是同样的道理。”老者看了看司徒耀脸上略有失望的表情,笑了笑说:“别多想,年轻轻的有瓶颈很正常,何况你现在的功力一般人是靠不上前的。去吧,不早了,该去上班了,走吧,好好干活,别多想。”

司徒耀收了收脸上的表情,给老者鞠了一躬便收拾东西预备走。

“来,把这个带着,别忘了下周二陪你大师傅去钓鱼。”老者坐在餐桌旁边喝了口茶,头也不抬的甩手扔给还在门厅换鞋的司徒耀一包鱼饵,司徒耀接过鱼饵应了一声便出了门。

“唉~”司徒耀轻叹一声,瓶颈?随之嘴角上扬,算了,还是别多想了。司徒耀蹲下身解开自行车锁,正要跨上车就听到远处街边隐隐约约跑过来几个人,有喊有叫。

“站住!别跑!”

“偷东西!抓小偷啊!”

一个人在前面跑,几个在后面追,边追边喊。前面那人不支声,闷头朝前跑,跑的还挺快,大气都不怎么喘,后面追的就不行了,连嗤带喘的,追的速度渐渐就慢下来了。

“我来帮帮忙吧。”司徒耀小声嘀咕的功夫那人一阵风似的就跑到跟前了。

离近一看,一二十大几的小伙子,长的挺精神,一头短发高高瘦瘦。跑的实在是太标准了,前手摆后手扬,步子跨的极大,速度很快。

挺好一小伙没事偷什么东西啊?来管管吧!司徒耀把自行车往人行道一横挡住了大半个人行道,他想的是把那人绊倒直接一个擒拿就把人交给后面跑的喘不过气的就行了。谁知道那人见状大步变小步,紧跟几步放缓速度跑到司徒耀面前伸手搭在自行车座子上,身子轻轻一跃,脚踩了几下墙借了点力轻轻松松就翻到了司徒耀身后。

会把式?这还不是一般的小贼,司徒耀来了爱好,这下是非管不可了。

那小伙头也不回的继续超前跑,司徒耀一个健步上前抓住他的肩头,他转头瞄了一眼,肩膀***一抖,司徒耀手顺着肩头往下走就滑到了手腕,手一紧往里一拽,另一只手就要朝他头上按。就当手还没够到头发,那小伙脚一蹬整个人就飘起来了,随着司徒耀抓着他手的劲就绕到了司徒耀身后,手一翻就把司徒耀的手腕逮住了,右手蹩着司徒耀的胳膊,左手立掌就往他背后招呼。

司徒耀一看不妙,这掌打在身上可不***,腿下扎马上身一侧身避开一掌,被逮住的胳膊一弯,一个胯打的架势,脚下一发力,以肩臂为着力点往小伙怀里一栽。小伙胸前没预防被打个正着,就觉得一股力直击胸前,胸腔发闷心口一难受手就没劲了,手一松就飞出去了七八米,踉跄了几步勉强是站住了。

“功夫不错,可惜没用到正道上。”司徒耀收回架门儿看了一眼还没缓过来的小伙。

小伙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想说可就说不出口了。恶狠狠的看着司徒顺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木盒,火机大小。小盒一开倒出了一粒药丸,往嘴里一送,一股清凉之气便开始在体内游走,小伙运了运气,稍微好受了一些。

“哎!在那里!别让他跑了!”小伙刚恢复了一点就听到身后有人在喊,回头一看是之前追自己两人,呼哧带喘的还叫了两个人来帮忙。前有阻截后有追兵的可不好走了。

“别跑了,你的伤不轻,虽然不知道你吃了什么,但再厉害的丹药也只能化瘀不能止伤。不管你偷了什么,只要你自首我会先帮你……”司徒话还没说完就见原本还有些病态的小伙一晃身就转到了身前一弯身子驱双掌直击司徒小腹。

司徒没预防,心想都被自己打成这样了不会有什么战斗力,结果话都没说完直接双掌直袭小腹。司徒只好急忙收腹,脚步向后滑避开掌风。这一掌是避开了,往后一退就感觉被什么绊了一下,等回头看明白是自己的自行车的时候整个人就已经失去平衡了,扑通一声就栽倒在自行车。倒下的自行车还带倒了旁边的助力车,霹雳乓啷的倒了四五辆电动车,车上的报警声刺耳的响了起来。

小伙趁乱便跑,司徒把车扶好继续追。司徒扶车期间后面几个追小伙的人也撵了上来,不过没多远就被司徒超过了。司徒气啊,这人下手太狠了,本想绕了这小伙,是越打越上火,越上火跑的越快。没多远就赶上小伙了,小伙脚步明显没有之前矫健了,但步伐依旧很快。跑到一个酒店旁一拐弯就开始喊:“救命啊,救命啊,有人要杀我!”

这还真是恶人先告状啊!司徒一拐弯来到一个酒店正门,刚刚走的都是小街小巷没什么人,怪不得要喊,现在上了大道了,酒店门口不少人。

司徒转过拐角刚看清那小伙在哪来着,就见一记飞脚向自己袭来。

“就是他!就是他要杀我……”那小伙歪坐在一辆车边,一人还在旁边想把他拉起来,他还带着点哭腔,声音都有点岔了。

司徒这个气啊,想直接去把那装哭的孙子一脚踹死,可上来招呼自己的这位太厉害,出拳狠而重,力气极大,下盘步伐沉实,司徒只有招架之力。

这个人穿的还是休闲西装,虽然上衣扣子解开了,但双臂肌肉还是把衣服撑的紧紧的。不对,这人练的说洪拳,双臂上紧绷的并非是肌肉,而是运在双臂上加深出拳力道的气。

倒霉!这练了十年都没有遇过真把式了,今天一出门就碰到俩高手,真是棘手!

“喂!帅哥……啊……”司徒试图和他解释,都被他硬邦邦的双臂打断了,打司徒双臂生疼。

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司徒开始变化招式攻他的下盘。他走的是十二桥马,稳而实,司徒几次以脚点他小腿内侧软***都被他以桥马步给弹开了。

洪拳是南方内家拳,分有两派,一派出自少林,传说是清代南方民间秘密结社三合会(洪门)假托少林所传习的一种拳术。洪门由郑成功在台湾创立的“金台山”开始。在南**发展组织,练习武术,宣传反清复明思想。融合形意拳之法所创,讲究拳势威猛,大开大合,俗称老洪拳。另一派叫洪家拳,是老洪拳流入两广后的一个支派,洪家拳气势刚猛、劲道十足而又十分实用,想对比老洪拳不同的是洪家拳短桥窄马、短手近攻、更适合贴身攻防。

他打的就是洪家拳,贴身短打,那你要贴身去就离你远一点吧。司徒虚晃一招,向后撤了一步拉开一定距离,双脚不动整个身子向前倾,双臂拉长避开对方孔武有力的双臂,专打手臂内侧和腋下的***位。司徒这是脚踩莲花步手打三十六点***橛。

什么是橛?橛是**传统兵器之一,一般都是一对,一尺半到三尺长。有木质的也有铜质的,专做于点***,也可以当可以当护手,还可以穿绳带链直接打出去。

当然,司徒是没带武器出来了的,只好以手代替。上手点***橛配合脚下莲花步打的对方措手不及,渐渐司徒就占了上风。

这个洪拳小子看自己被牵制的靠不近前有些急了,大臂一横他的拳风逐渐从贴身近打变化成了大开大合。

老洪拳也会?这小伙真是多才多艺啊!两人现在都已经忘了自己本来是来抓贼的,一昧心思的就想战胜对方。前前后后打了十几分钟,过了五十多招,难分胜败。

两人争斗也引来四周的人驻足围观,还有人以为是两人是卖艺的预备往两人身前让钱。

“哥,别打了!”就在两人?掐招换式的空隙一个女孩上前拦住了那洪拳小子,用希奇的口音说道:“那个人才是贼,刚刚我想扶他,他趁我不注重直接立掌打我转身就跑。”

“你没受伤吧?”男人应该是广东人,普通话说的很一般。

“没事,就是让他跑了。”女人的声音低沉,但口音很希奇,穿的挺时尚的,一头红色短发配一袭黑色套裙,头上还箍着一个和她穿着很搭的后挂耳机。

他两正说着呢,后面巷子里转出来三四个气喘吁吁的人,就是那几个追小偷的,真是坚持不懈啊。几人看到司徒便上前问小偷哪去了,司徒无奈的指了指对脸的那对男女。有这几个人作证,那男人就开始不停的赔不是了,说自己是好心帮了倒忙,最后问老板被偷什么,他来赔。

司徒也好奇是被偷了什么东西能追出来几条街,一听笑了,偷吃!白吃一百多能追出四条街也是没谁了。不过老板这四条街也没白追,客气的让了几下就把男人赔他的五百块钱给收了,钱都收了人也就不追了,寒暄几句就走了。

“真不好意思。”男人给司徒轻鞠一躬。

“没事,能和你这样的高手交手也是赚了。”司徒揉了揉微青的手臂打量着男人,二十五六的样子,比司徒高一头,估摸着有个一米八七。穿着很讲究,一脸斯文,言语之间也透露着修养。

“你也很厉害,没想到在这里能碰到你这样的高手,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不打不相识,我叫司徒耀,你叫什么?听你口音像是南方人,是来出差的?”司徒看两人的样子不像是来旅游的,一身富贵言语不凡,应该是来京公干的。

“是的,**来过几次,第一次碰到你这样的高手。”说着男人掏出一张名片,“这是我的名片,像你说的,不打不相识,交个朋友。我叫……”

“元彣?香港通元股份有限公司大陆地区执行副总裁?”轩荣读这名片上的字,一脸不敢相信的看向正在收拾刀具的司徒,“你真走运,你知道他是谁吗?”

“知道,元彣。”司徒轻笑。

“不不不,他是元震安的孙子,相传元震安他**的**是洪熙官的传人,是洪拳本宗。”

怪不得元彣洪拳两支都会,原来他们家是本宗,本身少林洪拳也是洪熙官带出少林的,“不对,是本宗不应该姓洪吗,怎么姓元?”

“似乎是为了避祸吧,本来这个元姓也是后来改的。元震安年轻的时候当过一阵武指,有钱之后就经商了,什么都做,东城几个新楼盘就是他们的开发的。人家要和你交朋友,你可是赚大发儿了!”轩荣一脸谄笑的看着司徒。

“做什么朋友啊,面面之交而已。”司徒无所谓元彣的出生和背景,他更在意的是元彣的武术。学艺十余载虽不争强好胜,但碰到元彣这样的高手还是趋之若渴。“好了,收拾好了,走吧。”司徒背上包和轩荣刚出更衣室正碰到王经理,两人下意识的打了声招呼结果被王经理叫住了。

“司徒,我正找你呢,还以为你走了。”

“怎么了,王哥,有什么事?”

“有位顾客指名要找你。”

“这个点都下班了还有顾客吗?”司徒看看表,十点五十。司徒所在的饭店十点半就打烊了,这个点还有人来用餐?

“额……这个顾客是林总朋友,特地打招呼要见你一面,你预备一下然后来福瑞厅,拜托了。”王经理干笑看着司徒,“拜托,我先上去招呼了,快点来吧。”说着就走了。

司徒苦笑一声:“呵,走吧,你是在大厅等我还是跟我上楼?”

“走吧,我陪你去。”

司徒换好厨师服带着自己的厨具和轩荣去上了三楼,走到末尾最大一间包厢门口敲了敲门。

“请进!”是王经理的声音。

两人推门二进,包厢里就五个人,王经理带一个服务员伺候着三位顾客。说是三位顾客,但就一位坐着,剩余两位一左一右站在两旁。这两人司徒熟悉,正是前天不打不相识的元彣和他那个妹妹,他俩人还是那身行头,没什么变化,依旧一个儒雅一个高贵。俩人中间坐着一老者,发须皆白,皱纹堆累。黑色衬衫外套一件白色唐装,虽然身材有些佝偻,但依旧肩宽背膀坚固,不难看出这老者年轻时候体型健壮。

“来了,来了,这位就是您要见的司徒师傅,他可是我们宝月楼最年轻的副厨师长,手艺是没话说!”王经理一脸媚笑的向老者内容介绍身后的司徒,说完反身拉住司徒手一摆,“来司徒,给你内容介绍下,这是香港通元公司的董事长元震安!”

-待续-

小编今天点市林侠隐小说

《市林侠隐》是一本由丘阗磬写的仙侠武侠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