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戟天(信笔行书写的小说)
戟天(信笔行书写的小说)

戟天(信笔行书写的小说)

小说分类: 武侠仙侠时间: 2019-07-21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舞勺男儿不通事,一念仁善救枭雄。懵懂无知历奇险,真情令使石点头。漫步云端乃好逸之辈,浩瀚长志方立奇功。却颛顼,斗刑天,胆色过天。拒共工,放白龙,死亦做鬼雄。怎料,命数迥意,倒戈反走。违天逆命转战事,一人一骑刀间走北风呼啸,力终竭激流汹涌,兀东流。终于疲了,困了蓦然回首,犹见锦绣江山,如诗如画,风情依旧。断声大喝,只要紫烟枪在手,绝影还能嘶喉,戟指冲天,睨视天下英雄。

戟天出色章节阅读

乌云万里,愁而惨淡。

苍穹森森然,万物亦是荒凉孤落,不着边际。

秋风扫过,在这满目残垣断壁巷子里,枯树落叶的空道上。不时发出了呜呜,沙沙的声响,如鬼鸣,如冤嚎。一阵凄冷萧索的气息笼罩在这片了无人烟,焦黄残败的大荒一带,纠缠千年,不散,不休。

风声传来了 “得得”马蹄声。穿过密集,崩断的残壁,可见到马车上坐着一老人和一个青年壮汉。年老那人穿着身普通的绿布衣,头发半白,闭着眼睛,倚在小马车的木栏上,清瘦的身子随着马车一晃一晃。

在他身边坐着的那个奇壮的轻年壮汉,与年老人穿着一般,只是他生得浓眉大眼,虎背熊腰,衬上这如针如戟须发,简直威风凛凛,雄壮绝伦之极。

那青年壮汉身材奇高,饶是他坐着,也高出老者一个头。他手中拿着马鞭,轻轻拍击这枯瘦老马的***,一双炯炯生光的眼睛时不时在这片荒废的土地上左瞄瞄,右瞅瞅。指着前方的断壁说道:“祝融将军,前方便是乱石岗了。”

年老那人睁眼望去,只见周边一片狼藉的模样,叹了口气,鸡皮般的老脸,不觉间皱了皱,说道:“曾几何时,这里本是《山海锦图》中最为繁华昌盛,险峻坚固的地方,可惜还是经不住战火***,败落成了这般景象。”

青年壮汉道:“是啊,小将记得当年我们败兵此处,尚还完好。整军备梁这些年,待到炎黄大军重举军旗,挥兵南下时,已然不是当年那番模样。”

马车灰旧的车轮行过,压在一幅半埋在黄土中的枯骨上,咯吱一声,白骨断裂。车上的那老者干瘦的身子也不由得跟着车身跄踉大晃,那青年壮汉惊叫一声,出手扶着了差点跌倒的老者,轻声说道:“老将军,小心些。”

老者淡然说道:“人老啦,身子骨大不如前了。”

这两人便是炎黄二帝中身份极高的两员大将,祝融与力牧。他们这次百忙抽身,便衣驱马,却是炎黄二帝临时托付,叫他们护送一个极为重要的事物去西山山系的钟山,交给一位故人。

老者望了望天,暗自感慨岁月如梭,时不待人。

天空飞来了一只乌鸦,那乌鸦双翼急振,呱呱大叫。在这黑森阴暗的天地中份外凄凉,孤寂,也隐隐有了一丝慌乱,诡异。

这时,忽听刷刷刷数声,有五名人身影在断壁中窜了出来。那五人黑衣缠身,各持兵刃,望着马车中的两人***冷笑。

嘟的一声,马车停了。

力牧道:“来者何人,有何意图?”,那年轻壮汉眼中精光闪闪,有如黑幕中的寒星,一一扫过五名黑衣人。

一名使短刀的黑衣人,狞笑道:“哼哼,听说天上落下来了两本烂书,不知是否掉在你们这辆马车上。”

力牧压低了声音,道:“这位小哥,我们只是山中村民,只因田地荒凉,颗粒无收,特地远去投奔亲戚,求济裹腹。车上并无他物。”

一名使朴刀的黑衣道:“我们也只是寻书而来,没有歹意。现行容我兄弟几人搜查一番,假如没有我们要的,再行道歉,如何。”,言罢,五名黑衣人缓缓走近。

力牧望了祝融一眼,昏暗中只见老人轻轻点了点头。力牧笑道:“诸位请便,搜查完后我等还需赶路。”

使短刀的黑衣人“哦”了一声,与众人走到马车后备箱,正欲打开。

只听力牧,喝道:“大胆贼子,休要猖狂!”,他这一声断喝有如满天乌云间响了一个霹雳。

黑衣人见那个身材奇壮的汉子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把神锥,如猛虎一般的扑来。他如事先知晓了一般,亮出短刀,转身便是一刀砍去。

这一刀阴毒快捷,不意而出,力牧身在半空中无法借力,暗暗自责轻敌。眼见这一刀横着颈部挥来,百忙之中,右脚轻点马车,一个借力,身子斜斜跃了出去,这才险险保住性命。然而右臂伤痛,也不知伤势如何。见两人一刀一锤扑了过来,竟是招招攻人要害,刀刀取人首级。

力牧年纪不大,自少年便随黄帝南征北战,刀光剑影早已见惯,但像今天这般碰到高手招招阴毒无比,直取首级的恶斗却是头一次。他是一员虎将不可多得的,碰到这等情形,激发胸中杀戮舐血之意,手中神锥疾舞,喝道:“疾风式”,忽地手中神锥狂舞,嗤嗤大响。两名黑衣人见到,慑于威势,一时间不敢欺身攻进来。

另外三人见两名同伴与力牧斗了起来,并不出手相助,手中朴刀劈下,将一木箱斩为两半,正欲伸手去取木箱中的事物,只听一个颇为苍老的声音,喝道:“贼子,住手!”

只见半空中一杖状长物直直劈去,发出非金非木的呜呜声,使朴刀的黑衣人见他出手快捷精妙,一时间不好化解,他身子一屈,朴刀上提,勉强挡住这一击,急道:“老贼厉害的紧,来一个人援手。”

拿着铜棍的黑衣人听到,大喝一声,铜棍挥出,上挑下绊,出棍如影,拦住了祝融的后招。使朴刀的黑衣人,形势得缓他身影一闪,翻身窜入祝融身后,反手便是一刀,直斩祝融要害。

祝融感到身后风声有异,喝道:“好恶毒的乱贼!”,木棍支地,翻身跃出数丈,又与两人扯了个平。

五名黑衣人中,第五名持枪黑衣人见到便宜,伸手在木箱内摸了摸,竟然空无一物,他奇道:“箱中空空如也,没存一物。我们受骗啦。”

使朴刀那人回了祝融三刀,急道:“我已多方派人查探。没有事物,绝不可能,你且再仔细搜寻。”

使长枪那人应了一声,在木箱中摸了摸,大叫道:“事物决计不在箱中。”

使朴刀那人见两人和斗祝融虽不至落败,要伤他性命也难,大呼道:“你且先助我们杀了这老贼,再图后计。”

那人应了一声,长枪伸出,与祝融斗在一起。

这第五人一来,三人这么一合手,己方声势大涨,枪,刀,棍一齐而发,有如惊涛怒浪,层层叠增。不多会便与祝融斗了三十招,但却丝毫不占上风。

这三人均是武艺高绝,称雄一方的霸主,今天以三敌一各施特技,竟然对着一人一杖闹得这般棘手,实在未曾料及,终身难遇之事。他们却不知,祝融这道《***断天杖法》乃是一套先处守势,自保方攻的杖法。昏暗中只见他杖影绵绵分点各人要害,把三人逼出五尺之外。

祝融见身前三人使刀那人身法轻灵,来去如风,使棍的黑衣人铜棍漂浮,来去无方,使长枪那人更是快捷如闪,枪法超群。心中百思难得其解,哪儿出了这么多武功奇高的贼子。

但见三名黑衣人招式怪异,独攻要害,自己勉力稳守,一时半刻倒不会败,假如全身而退,却是千难万难。侧目瞧了瞧力牧,见他神锥锵锵,悍猛突绝,看上去声势极大。实则裹足不前,难出威势,已然渐渐落了下风。

他的老脸上忽地生了一丝淡淡的笑意,颇为凝重,又有些狂热。他提脚向后退了两步,又向左迈了两步。忽地,手中长杖伸出,招式吞吐,避开三人,足下随即向前迈了第六步。

三人心下大是迷惑,手中兵刃急舞,齐齐向他递了过去。祝融身子颤了颤,招式也变得乱了些,他又向前迈了八步,使棍那人见到好处乘隙在他后心处挥去,眼前就要打到。

祝融并不躲闪,立在原地身子微微一撤,这一棍之力消了两三成。使棍那人怒喝道:“老贼好奸。”

祝融本想出言怒斥,只是受了这一击,胸中血气倒腾,剧痛入骨,开不了口。

三名黑衣人为此大为惊异,心中均想:“他本自保尚难,为何转守为攻,自陷奇险?”,这时祝融落了下风,周边的刀、棍、枪一齐攻来,他竟然不移歩躲闪,立在原地出剑化解,四人又斗了十余回合,祝融的步子向前又迈出了第十步。

忽地手中木杖金光腾然,光线刺目。

一个大叫道:“八方乾坤阵!快拦着他。他若再迈出后面六步,便会催动阵法。”,三人一惊,刷刷刷,一阵急攻,祝融这第十一脚再也迈不出去了。

力牧与使短刀的两人斗了数百个往返,身上已是多处受伤,血浸全身,也亏他厉害,没有伤到要害。眼见两人出招越来越使凌厉,他奋起余勇,一套锥法大开大合,周身要害百露。

使锤的见力牧临死顽抗,道:“恐多生变,我先去打探箱子动静。”,转身便去搬开箱子。

此物重大,胜于自身性命。力牧又是血气勇猛之士,他这一见到,怒喝大声:“贼子,力某纵然身死,也要取你性命。”,眼见另一人的寒刀刺来,他竟然不躲不闪,左手伸出,要将那人抓来。

哪知,他盛怒之下,出力奇大,人是抓到了,五指一握,竟然生生掐断了那人的胳膊。随即胸口又是一痛,已然被短刀***,鲜血汩汩下流,且不时伤到了哪里。回目见到那人寒刀逼来,直抵自己首级,再要出招化解已来不及,情急之下,他大喝一声,将断臂朝使短刀那人掷去。

使短刀的黑衣人在黑夜中,恶斗下哪里瞧的见力牧手中多了一支断臂,哎哟一声,不甚被打中。怒道:“小贼,竟然暗器伤人。”

力牧败局这么一得回缓,冷冷一哼,举锥扑敌,做着最后的困兽之斗。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此言一点不假。

使锤那人断了右臂,闷闷痛苦的**了一下,径直走向木箱,伸手去拿箱中事物。

祝融年老,适才受了一棍,现下已然苦苦支撑,刀棍之下,随时都有性命之忧。眼见两人都要毙命于此。

这时,只听北面一人喝道:“两位将军放心,常先来也!”

祝融道:“先且不用管我等生死,护住木箱为重。”

昏暗中,只见常先手中两只白刃闪烁,逼开使锤的黑衣人,见力牧身受重伤,在强攻一下,连连退步,他手中匕首飞转,跃向两人。

不过多时,又听北面一人喝道:“恶贼休狂,大鸿来也。”

祝融听到大鸿的声音,心中大喜,道:“大鸿老友,你再来晚一步,便瞧不见我啦。”

大鸿***一笑,道:“只要你鼻间尚存一口气,我老黑脸便是去请大罗神仙,也得把你救活。”,说到这里,腰间铁链叮叮大作,分击三人。

祝融,力牧苦苦支撑,终于等到援兵来救,但两人处境奇差,又身受重伤,纵然大鸿,常先功夫绝顶,一时半刻也没发逆转败局。

此时将临黎明,夜黑如墨,伸手难见五指。这九人在暗黑中越斗越快,越打越惨。电光火石间,乱斗之中,谁也不知敌手是谁,又觉得四面八方全是敌手。

耳边响起的破风声,要么是刀,要么是锤,有时各种兵刃一齐而来。众人为求自保,只是凭着多年经验辩位听声,感觉周边风声有异,兵刃挥来,便施展特技,出手化解,这九人,人人都是这般,乱斗下几乎人人斗陷入了重围之中。

看到对手招式快捷毒辣,众人无不生惧,只要稍有不慎伤于他人之手,当场丧命。

就这样九大高手竟然骑虎难下般,各自牵制,止不了手。

满是兵刃的交战声中,只听常先责道:“力牧兄弟,你为何出手打我?”

力牧奇道:“常将军,你又在哪?”

使枪那人道:“你们炎黄二帝麾下的将军也不如何厉害,以免伤到自己人,我们要不这么。我数三声,三声一到,炎黄的将士跃向北面,我们南山的英雄退到难免,如何?”

众人听到,不约而同的道好。

使枪那人数道:“3……2……1”,最后一个字出口,九人竟然没有一人有着后撤之意。的确这等恶战,谁先止手后撤,谁便会给好几种兵刃一起攻来,当场毙命。

众人沉默了下来。

小编今天点戟天小说

《戟天》是一本由信笔行书写的仙侠武侠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