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灭世玄局(褪色成黑色写的小说)
灭世玄局(褪色成黑色写的小说)

灭世玄局(褪色成黑色写的小说)

小说分类: 武侠仙侠时间: 2019-07-20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王都的一场妖乱,结束了大周三百年的太平盛世,也解开了一个埋葬了数百年的***阴谋。武王伐纣,封神斩将,背后究竟躲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东皇山的锁龙塔上究竟封印着什么能让历代的天下共主如此畏惧?上古的妖兽因何会再次出现在不属于他们的世界?长生不死之术的背后又有多少诡异而荒唐的故事? 周代殷商,武王玄武相合,共治天下,无数俊杰以无上***造就了三百年的天国盛世,而在三百年后神州浩土将面临生灵涂炭之时,人们再次翻开那些曾经隐没在光明后的暗影,才发现,原来一切血泪都与杀戮是当年早已安排好的棋局。

灭世玄局出色章节阅读

浪卷苍穹,风起云涌。阴气阵阵,侵袭着夜幕之下的镐京王都。

都城的王宫乃是三百年前大周初立时聚集天下能工巧匠所造,恢弘壮美、富丽堂皇,即使在此沉云漫天,西风悲喝之时,亦不失其天子君王的威武之气。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正迈步走在通往王宫大殿的路上。只见这人衣冠淡雅,步履轻盈,眉宇之气超凡脱俗,恍若世外仙神。一路之上,王宫的武士对他毕恭毕敬,仿佛任其去留,丝毫不敢稍加阻拦。

路的尽头是西都镐京王宫的正殿,偌大的王殿之中空空如也,只有一个三十几岁的壮年人坐在王座之上,正瞧着大殿正中的龙纹九鼎默默发呆。这便是刚刚继位两年的大周天子——幽王姬宫湦。

此刻日落西山,早已过了朝事之时,而姬宫湦却并未回到内宫休息,他撤去群臣,只是为了独自等一个人,一个周王室中足以擎天架海的股肱重臣。

随着九声钟鸣,那中年人走入了正殿,当他整顿衣冠,向一朝天子跪拜行礼之时,幽王姬宫湦的口中传来了极为亲近的声音:“先生不必多礼,孤王已在此等你很久了。”

这中年人名为风既子,乃是大周开国之君武王之弟周公旦的后人。三百年前武王伐纣,周代殷商,姬旦居功至伟,被封为周公。

那时正当大周新立,天下初定。周武王为四海安和决意沿袭上古之法,以玄武相合,共治天下。他将两个弟弟周公、召公分封为天下玄宗、武宗之主,统领天下全部习玄法武功之人,自此二人永生在朝,其位世袭罔替。

这风既子便是当朝的周公,既为当朝一等重臣,又是天下第一玄宗——一元神宗的玄神宗主。一元神宗乃是天下玄宗之首,掌管七十二玄门,与召公一脉所掌的天周武宗同属天子之下,共为当世修行者中最强大的宗门。

风既子身为当朝周公,本应世代居于镐京,只是他为人清流、刚正,看不过朝中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在数年前便称病归国,带着儿子回了家族封地鲁国,从此他便闭门不出,清心修玄,以求元婴破体,魂灵入天。

直到数当前,登基两年的大周天子幽王的王室内宫忽现诡异之象,朝野上下人心惶惶,无奈幽王姬宫湦只得差人前去鲁国曲阜,请周公风既子入朝解谜。

在幽王并未继位之时,他便以风既子为师,在加上两人本是同宗,关系自然非比平常。此刻大殿中并无旁人,自然也不必过分居于礼节。

一番寒暄之礼过后,只听幽王说道:“先生当年称病归乡,朝野无不惋惜,我知道当时先生是看不过朝中是非,才迫不得已出走京师。如今先王已故,我身边无人,先生不如留在京师,同我一起重整乾坤,再定寰宇,你看如何?”

风既子淡淡一笑,默默摇头说道:“我已不在想问尘世之事,只欲安心修仙,往通达之境,王上美意只有心领了。”

幽王见自己一翻请求,老师却仍不愿归朝辅政,心中不免有些沮丧,但他深知老师心性,也不敢过分强逼。

风既子道:“臣下听闻王上宫中有诡异之变,特来为陛下排忧解难,还请王上直言吧。”

幽王闻听此言,苦苦一叹,说道:“唉,数百年间内宫之中均安和平静,不想今日竟在我朝生变。”

风既子道:“方才入都之时,臣目观天象,宫中似有妖魔作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何事?”

幽王苦叹道:“数月前的一天,王宫内河中清水忽然变混,几日后竟不知为何竟变为了浓黑之色,自那以后宫中鬼气弥漫,夜夜有宫女侍从消失,如今已有百人失踪不见。

王都天际从此暗暮阴沉,难分昼暮。每夜子时内河中黑水翻滚,仿若腾沸,宫中之人时有发狂难抑者,投河自尽。无奈孤之好封锁王宫,自此已闭朝数月,弄得如今政纪荒废,诸臣猜疑,民间怨声载道。”

风既子听罢略有所思,问道:“可请高人查探过?”

幽王道:“一个月前,阴阳术宗的宗主邹奕奇奉召入京,来解王宫之变。可没想到在入京的第二天夜里,他竟带走所以在京的术宗弟子,出京远逃,临走还留下了此物。”

说罢,幽王递给风既子一支竹木所制的小简,上面写到:“阳气失序于阴下,河源塞,水枯,天降异象,国亡不远矣。”

阴阳术宗乃是数十年间兴起的大宗室,如今在天下玄门的地位仅次于一元神宗,乃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二玄宗。其宗主邹奕奇乃是一位旷世奇才,他以天定九州及阴阳五德之说闻名于世,凭五行之术和式神之法纵横天下,其见闻之广,功体之深,可与神宗宗主风既子不相上下。

风既子曾以天卦之术,为此人测算,卦书中云,此人心性邪念难去,私欲深重,若得势妄为,则天下必有大劫。故此风既子对他终究敬而远之,并未与以深交。

虽是如此,但风既子也深知邹奕奇本领通天,玄术已近神级,而他为人沉稳老道,天子下召,若无把握,也绝不会妄下断言,看着手中木简,也不由紧皱眉头。

幽王道:“寡人当时见这邹奕奇无故叛逃,并口出反言,便马上派密探寻其踪迹,令各方诸侯通缉阴阳宗人。只是不知为何,术宗中人却如凭空消失了一般,在整个中原销声匿迹,没了踪影。而王宫鬼象又日益加重,孤实在没有对策,只好请先生前来了。”

风既子沉思片刻,说道:“既然如此,还请王上带臣去内河一看究竟吧。”

王宫内河乃是镐京三河水源汇集之地,其水本清亮无比,甜如***。然而此刻却变成了一滩浓墨之色,阵阵恶臭从河底涌出,其中***之气甚浓,让人难以靠近。

一众贴身武士保护着幽王在距内河百步的山亭中观瞧,只见风既子轻展开长袖,御空而行,以清气诀护住周身,沿内河上方盘桓,以通天神眼观其水脉走势。

透过浑浑水汽,只见黑水河底正心,尸骨堆积如山,面对尸山骨地,一个巨形的黑色大鳖正探头晃脑,摆弄着这数百具尸体堆积的小丘。

风既子眉头一皱,心道:“看来王都之怪,便是由这妖孽所,只是它究竟是何来历,因何会跑到这镐京三河汇集的清流之地却不得而知了。”

想到此处,风既子俯视黑水提声断声喝道:“大胆妖孽,竟敢到我王之宫伤生害命,还不快快***伏法?”

声音虽不大,却如沉雷一般直震水下。那大鳖似是被这声震动动,狂性大作,只听水中一声奔雷巨吼,黑水翻涌,形成一个巨型漩涡。霎时间,漩涡中一道极为强劲的妖力伴随黑水之气直冲霄汉,向空中的风既子直直射来。

风既子早有预备,双手一合,天上之风自空际凝聚,气流化为一匹雄浑奔腾的骏马,直冲黑气,只听“轰”的一声,疾风骏马与那黑水之气相撞,黑水化雨,重新洒入了内河之中。

那巨鳖似更为盛怒,阵阵怒吼,惊的整个王都都如漫在滚滚雷声之下。内河黑水顿时翻起几十丈的巨浪,漫天而至直向风既子扑来,风既子不躲不闪,内运元神灵气,口中默念心诀道:“双坎汪 洋,清流平浪,化灵北溪,气定洪荒。”

神诀一出,似如定海之语,漫天洪浪刚到了玄神风既子面前便瞬时失势,无力下落,化成了瓢泼洪雨。

水中巨鳖已有千年道行,神智远在普通的妖兽之上。他见两击不中,便知上空之人乃是神级修为的高人,自己远不是对手,正欲借水遁走。正当此时,风既子神威再现,手合万字,以元神之灵,聚天地之力。

只见天际暗云翻涌异常,暗夜之中忽然开出一丝光亮,直照那巨鳖顶梁,巨鳖抬头望天,只觉天光刺眼,难以分明,正不知所措,此时“轰隆”一声巨响,一道神雷自九天劈下,直入水心。河水顿时如同炸裂一般,一道腥浓的血水自漩涡中喷出,巨鳖立时元神俱灭,化为水中尘粒。

适才风既子先以涣卦中的一招“风马清洪”与那巨鳖的妖气相对,一试深浅。但觉这妖鳖功体雄厚,绝非凡间普通之怪,而见其又有呼风唤浪之能,恐怕伤及无辜,这才用出绝学“天雷无妄”,以天宇之神雷,轰击其身。这巨鳖虽来历非凡,奈何也经不住天雷之击,瞬时间便已神形俱灭了。

天际风停,暗云驱散,又恢复了常夜中的清净之色。玄月东升,照着清清河水缓缓流淌,河之正心,一颗晶莹之物,闪烁剔透,在月色下发出阵阵光线。

风既子在空中定睛观瞧,以逆风之力将其自河中吸上半空。只见那物乃是一颗极小的珠子,其身晶莹洁净,浑圆一体,仿若天成,在月下闪出青蓝色的光亮,甚是灵异。风既子心中暗奇:“这是何宝物,竟然经的住着天雷之击?”随身掏出一只锦盒,将其收入盒中,飘身飞下,来到幽王身边。

王宫侍从一片欢愉,就连幽王面上也是阵阵喜色,他远远瞧见周公风既子唤出九天之雷,雷劈巨鳖,心中大为欢喜,见他归来,急忙俯身拜谢。

风既子赶紧俯身搀扶,面上也勉强露出欢喜之色,只是心中却仍有迷惑未解。

※※※

王宫降妖,幽王姬宫湦深夜摆宴以答谢周公,风既子不敢推脱,只得称谢入宴。

在先王当位之时,风既子便已是当朝重臣,他依稀记得当时的姬宫湦虽位在东宫,却深居简出,胸怀大志,想要再整王朝,重振大周。今时他已在位两年,天下虽说不上风调雨顺,倒也算得上太平安和,只是不知他是否能躲得过传世的那三百年的天数大劫。

又想到今日王宫之变,以及阴阳术宗邹奕奇的留字,心中暗自忧愁:“莫非开国之时先祖所卜算的***之难当真无法避免吗?”

幽王姬宫湦此刻倒是愁眉伸展,喜笑颜开。连月来王都阴云密布,不断有人惨死,无奈他只得将王宫封锁,令百官不朝,结果弄得民间怨声载道,今日终于守得云开,欢喜之情难以抑制,举杯相敬,对周公风既子说道:“多亏先生玄功盖世,才解了这王宫危难,若有老师此等股肱之臣保价护航,何愁大周万事兴盛啊!”

风既子一声苦笑,将怀中锦盒取出,递到幽王手里,下定决心说道:“只怕王上喜悦的有些早了,大周三百年之大劫将至,若真到那天,臣下恐怕也无回天之力啊。”

幽王听罢,面色一怔,打开手中锦盒,一粒晶莹剔透的珠子,在盒中闪闪放光。

风既子道:“大王可熟悉此物?”

幽王道:“我看当时先生从那内河之水中将其取出,不知是何宝贝?”

风既子道:“臣下也未见过,只是方才一番推算,却猜出了其中一二。若臣下猜的不错这便是传世八百年的上古龙涎。”

幽王奇道:“上古龙涎?”

风既子道:“不错。相传八百年前夏朝之时,夏王孔甲在位,天降二龙于王殿之上,孔甲请陶唐后人刘累为豢龙氏,喂养天龙,奈何天龙终非凡物,最终双双惨死,只留下了两颗龙涎。七百年见龙涎由夏转商,又由商转周,天下虽易主多次,却仍被视为国宝,一直关于龙匣之内,从未有人打开。

直到数十年前,我朝厉王不听劝阻,擅开龙匣,一颗龙涎飞入一宫女腹中,宫女未婚有孕,逃出宫内再也不见踪影。而自此东皇山大震,天下皆乱,万民叛反,厉王失位,只得远逃异地,最终客死他乡。”

幽王道:“此事我倒是听先王说过,莫非这就是另一颗龙涎吗?”

周公风既子道:“没错。在我大周定鼎天下之时,武王令我先祖周公旦卜卦问天,探我大周气数。当年先祖所算说第五个甲子之时,大周必有一大难,恐乃亡国之危。如今看来,恐怕灾难将至啊。”

幽王道:“事在人为,先生何必如此悲观?”

风既子叹道:“王上不知,这龙涎乃是东皇山上锁龙塔的镇塔之宝,自大周开国便一直如此,当年厉王丢失了一颗龙涎,结果弄得国破家亡,客死异乡。好在还剩下一颗龙涎,又经过祖父连同当代七大玄宗高手在齐、燕、楚、申四方施以九州四方吸魂封印,才勉强镇得住塔中那妖魄。不想今日这颗龙涎竟不知被何人取下,落入了那千年巨鳖体内,只怕索龙塔之封将解,大祸将至啊。”

幽王听罢面眉头一皱,现出色怒,道:“我敬先生如师长,先生为何出此妄言?就连太祖文王当时也说过,卦卜之事,不可尽信,难道因为这一卦,便会断送我大周的万世江山吗?”

风既子轻轻摇头,不再辩解,一口饮尽杯中之酒,起身施礼,说道:“王上大志,一心重整乾坤,再兴王室,臣下自当肝脑涂地,即便今日臣不愿入朝为官,也定当全力相助。当下大劫将至,只怕锁龙塔封印已解,臣下要马上前去看查。若是传言非虚,三年之内四方封印将如数解开,到时大周必要生灵涂炭,臣受天恩多年,当誓死阻止,日后怕是不能长伴君王了,还请大王好自为之。”

风既子说罢,紧行几步,飞身御风,自王宫而出,眨眼之间消失在漫漫夜色之中。

小编今天点灭世玄局小说

《灭世玄局》是一本由褪色成黑色写的仙侠武侠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