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十三少爷按玉萧(在木星写的小说)
十三少爷按玉萧(在木星写的小说)

十三少爷按玉萧(在木星写的小说)

小说分类: 武侠仙侠时间: 2019-07-18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居住在皇城的人皆知十三公子是个传说,相传其是前朝贵胄,却不被朝代更迭所累一直逍遥安闲生活十多年。再者年轻时曾一支玉萧走天边,多行侠义留下威名。再后来,其归来故里,一人、一萧还有一双瘸的腿。而今,其竟被鬼医宣不见确诊罹患绝症,时日无多。而天下能救其者唯有宣不见,宣不见放言他能医治此病,而十三少爷需备好黄金五百两、白银一千两和铜钱一万枚,否则免谈。十三少爷独居嗜酒,是个把藏不住钱的人。而此时忽然需要这么一大笔钱,他该怎么做呢?死亡面前人人平等,而十三少爷看起来还不想死,所以我们的故事将从这里开始……(本文原创,不经许可,谢绝转载。)

十三少爷按玉萧出色章节阅读

三月廿日。

天下寒雨。

长安,城门开

破晓之光浅揭天角。

一人牵一马行在古道。

人是满身风尘的人,马是瘦弱的老马。

他头顶着一顶斗笠,裹着厚厚的大氅,脚踩着关外才见的高筒羊皮靴。

他看起来很旧,斗笠、大氅、皮靴,这三件外露的衣物都沾满了尘埃,只有那别在腰间的玉萧看起来却很新,翠绿色的光泽夺目。

在城卫小李看来这人很古怪,明明已经春季了,他还披着严冬的衣物。

他预备上前查问一番,但是和他一起守城的老王却紧紧拽住了他的手臂。

一人一瘸一拐,牵着老马走进了长安城。

小李不解,问老王为什么制止他。

老王望着那远去的背影,眼神里流露出敬畏的光线。

“十三少爷,十三少爷回来了。”

(一)

十三少爷是个怎样的人?

这个问题谁都回答不了,号称辨人鬼才的段羽先生都回答不了。

他的嘴巴总是下勾,眉头总是微蹙,里面像是藏着万千无法开解的心事。见过十三少爷的人都知道,他的瞳孔像是没有光线的,这种特征只有瞎子才有。但是十三少爷病不是瞎子,假如一个瞎子有十三少爷那般惊人的认***点***的毒辣眼光和手法,那他一定是个了不得的瞎子。

十三少爷应该是个年过不惑的浪子,是个任何人都看不懂猜不透的人。

没有一个人能诠释十三少爷是正是邪。

他杀人的手法很利落干脆,死的人甚至连痛苦都不会有。遥想五年前太行山莽虎寨寨主马上行,就是被十三少爷一颗石子击中百会***倒地而死。此战不仅将十三少爷的名声推到顶峰,从那以后,莽虎寨树倒猢狲散,太行一带从此太平。

这是正直的十三少爷。

当然如此正直的十三少爷为何一个朋友都没有?

或许这就是别人觉得他过于邪过于高傲的原因。

中原漫花剑雨派龙二先生是个响当当人物,他不仅是武林剑客中无二之人物,还是中原七十二派共举的武林盟主。

在四年前,龙二先生天宁寺塔上登高远望。

当时龙二先生说了一句话:“此生若得十三少爷为友,无憾也。”

让人听来更像是英雄相惜。

后来这句话传遍了安阳。

那时十三少爷已在安阳落脚多时,此话传遍大街小巷,像是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抬高十三少爷的身价。

于是,十三少爷变成一个传说,让人憧憬的传说。究竟能让龙二先生说出这样话的人实在不多。

当然,传说到最后变成了一种诡异的鄙夷。

因为期间发生了一桩离奇的事。

某个雨夜,龙二先生让下属去相请十三少爷。该下属被十三少爷一刃封喉。

此事人们皆猜不透,一是十三少爷为什么杀了龙二的下属,而是十三少爷为什么要用那下属的剑来杀他。

唯一清楚的是,当晚十三少爷冒雨离开了安阳,那一夜住在西街的人都闻声十三少爷剧烈鞭马的声音,越来越远。

人们皆认定此事龙二先生和十三少爷必定结下梁子,但是此事过后并没有下文。

是龙二先生再也没提及过十三少爷。

而十三少爷从此绝迹江湖,待他再出现后,已然是五年后的事情了。

(二)

瘦马被栓在飞燕楼的门外。

茫茫寒雨打在飞燕楼的青石阶梯上。

十三少爷揭下斗笠。

飞燕楼里出现了一队人,最后这一队人分成两列,男左女右排成两行,垂首站在青石阶梯两旁,模样像是在迎接什么贵宾。

没有贵宾,有的只是十三少爷。

就算有贵宾,飞燕楼也不会摆出这种恭顺的姿态。

十三少爷并没有去看他们,仿佛他们并不存在一般,直接从中间一瘸一拐地走进飞燕楼。

待十三少爷小时在门口时,这列人又合成一队,慢慢地走进了飞燕楼。

待最后一个人走进了飞燕楼,门被重重合上。

很明显,这号称长安第一豪华酒楼飞燕楼今天谢客。

十三少爷走过广场,直径走向用来给达官贵人办酒宴的兰香房。

兰香房的大门敞开,里面飘出淡雅的沉香味道。

飞燕就坐在兰香房最上面的桌子的客座上,旁边金兽炉中冒出淡淡的烟。

飞燕给主座的位置那个空酒杯添了一杯酒。

她看着绿色的名贵酒液从玉壶嘴里漏出来。

她道:“燕子守时归故里,浪荡的飞雁怕也是如此。”

十三少爷看向她,从他到飞燕的位置至少隔着五张桌子,但是他还是看清了她的脸。

才过五年,这女人却不再年轻。

比起她年轻时的躁动,更像是多了几分安稳。无论是她说话的语气还是她斟酒的手,都是那么的平稳。

他依旧一瘸一拐,先抬右腿,再拖着左腿,慢慢地走到飞燕的身旁,然后坐在主座上,一言不发。

这个位置很多人坐过,都是些权盛一时的达官贵人。

他本来不想坐的,但是飞燕已经把酒斟好了。那他便不得不坐了。

飞燕坐在旁边,给他夹菜,问道:“你回来,什么时候走?”

“不走了。”

“不走了?”飞燕有些惊奇,这男人可不是能安定的人,“外面的花花世界看尽了?”

“因为我走不动了。”

飞燕惊奇看着他,他知道眼前这男人说走不动了意味着什么。

有种飞鸟一生翱翔,落地即死。

很显然,十三少爷就是这种飞鸟。

(三)

一年之前,风雪满幽州。

郊外,黑色枯树枝丫狰狞。

栈道,一所茅庐落满厚厚的白雪。

茅庐是一家酒铺,此时旌旗不飞,风雪已将它冻成铁块一般硬。

白雪茫茫,寒风肃杀。

一个黑点在起伏的雪地里,越来越近。

雪中行走的人,如同一匹孤独的狼。他穿着灰色的大氅,鞋是旧的,遮雪的斗笠是旧的,唯有别在腰间的玉箫翠绿如逢春新叶。

茅屋内。

三张桌子下都支着火盆,火盆上架着煮酒的简陋器皿。

风雪挡在门外,暖和的碳火照出围坐在桌子旁的那十六个人凶狠的模样。

门终于被推开了。

寒气侵入了这暖和的空间。

这十六个看向门外,他们看到了一个漆黑如影子般的身影,被白雪勾勒出清楚的轮廓。

在最角落里坐着的店家把双手藏在袖子里,躬着身子如同虾米一般跑到来人的身旁。

“客官,实在对不住。今个客满了。”

店家是个善良的小伙子,大冷天的出来做生意只是想给害了病的老父乞点买药钱。

但今天他很不幸,来喝酒的一个子儿都不会给他,而且已经将他揍得眼角开花。

他之所以要赶走来人,一是实在没座了,二是他不想有人再临无妄之灾。

来人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钱袋递给他,道:“你走吧。”

店家诧异地看了看他,他看清了来人的模样,看到他的剑眉微蹙,看到他那双无神的眼睛,高耸如峰的梁鼻和那终究下弧的嘴角。

来人把钱袋扔到他的怀里,店家慌忙接住。他暗暗掂量,里面怕是有三十两之多。

“走,走得越远越好。”

店家在寻思这这古怪的来人是要做什么,当他听到这比门外寒风还冷的声音时,腿脚一软慌忙从门和来人之间的缝隙里穿了出去。

他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儿。但他知道这个给银子他的人是个好人,而占据他的酒铺的那群人一定是坏人。

黑白如同雪和树枝一般分明。

他只是个普通人,只想活到冰雪融化后,再继续做一个普通人。

门终究没关上,茅庐中的人已经感觉到寒意,寒意让他们想要杀掉这个不速之客。

十二人皆穿黑色的衣服,其中十一个系着黑布腰带,唯有一个络腮大汉是别着红得如血的腰带,被碳火烘托得异常扎眼。

此十一人在江湖中三流开外,连名声都没打开,只有那络腮大汉在江湖里小有名气。他姓付名不归,人称赛义贞,系昆仑恶煞赤发老人的嫡传弟子。

“带我去见赤发老人。”这是十三少爷唯一想对这群人说的话。

络腮大汉瞟了他一眼,冷笑道:“我带你去见阎王如何。”

茅庐内刀光剑影,影子放射在茅庐遮寒的草席上。

刀已经出鞘了,剑也出鞘了,斧头也紧紧握在手上。

十三少爷没有刀也没有剑更不会用粗笨的大板斧,因为他从来不用利器。

刀是五个黑衣的武器,剑是另外六个黑衣人的利器,大板斧是付不归的***。

刀还未近身,剑还未龙鸣。却见茅庐已经如同鞭炮炸开一般,十一人砸破了茅庐飞进了皑皑白雪中。

他们没有站起来,永远不会站起来了。

玉萧在十三少爷的手里,比剑在他的手里更可怕。

茅庐只剩下麦秆铺成的顶,风从四面八方吹来,吹得温酒的碳火四溅最后湮灭在鹅毛大雪中。

天是寒的,寒得可怕寒得死寂。

但是付不归却在冒汗,他手心里全是汗水。

此人武功非同凡人,他甚至不知他是如何出手的,却见手下都躺下了。

不过他已然知道来人是谁了

江湖中只有三个人武器是怪异却让人惧怕的。一个是贤者遗风枕风眠,另一个是漫天花雨叶袭衣,还有一个是玉面怪侠十三少爷。

三人用的武器分别是折扇、花瓣、玉萧。

付不归滚动了一下喉结,问道:“来的可是十三少爷?”

十三少爷没有说,他那双黯然的眼眸直勾勾地盯着付不归,盯得付不归胆寒。

付不归从来没有过这个惧怕,这种惧怕是别人面对他的时侯才有的。

他很明白十三少爷只要一个答案,但是他不能给这个答案,因为他很怕死。

不过他现在只有死路一条,但至少他还能如愿。与其死在赤发老人的手里还不如死在十三少爷的箫下。

他不想领教师父的手段,那比死还可怕百倍千倍。

“十三少爷要找我师父?其实我也不知道他现时在哪。”

“要么说,要么死。”十三少爷说话总是这么简洁有力。

付不归知道,十三少爷给他的选择是没有选择。

和一个在人间却不入人世的人求饶,就好比和石头说话,再动听的语言或者再牵动人心弦的哀伤都是徒劳。

因为,此人早已关上了和尘世对话的心门。

付不归知道此时自己只有一个选择——拼命活下去。

大板斧挥动的声音如同飓风刮过一般冷冽。

如此坚强的力量足以开山裂石。

杀!

十三少爷的眼睛仿佛变得更加黯然,他知道这个人已经做了最坏的选择。

板斧挥动筑成风墙。说实话,如此密的斧光哪怕是苍蝇都飞不***。

但是十三少爷的玉萧不是苍蝇,是独一无二的武器。

挥动的板斧停下了。寒风从遥远的地方过来又往更遥远的地方去了。

付不归盯着十三少爷看,他只能盯着。

因为他的***道已经被封住了。

没有人能逃得过十三少爷的玉萧,从来没有。

十三少爷看着他,道:“你到底还是没说。”

是的,他没说。就连请求都没有。

因为他的嘴脸已经溢出了鲜红的血液,比他的红腰带还艳。

他咬舌自尽了。

满天风雪不停,天角见孤鹰在飞。

十三少爷到底还是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他要到更北的地方去,去寻找他要的东西。

他越行越远,两行脚印深深。

枯树林中有一双眼睛,看着他来看着他走,却终究没有靠近他。

那双眼睛的主人就是身穿红衣的飞燕。

这是飞燕最后一次追随他,从那之后她回到了长安。

因为她明白了,这个男人留给她的永远是背影。

而她渴望的回眸,是一种奢望。

这个男人只属于浩浩江湖。

(四)

飞燕无数次幻想这个男人能回头看她一眼,然后驻足等待。从此两人朝夕相处,共度余生。

现在这些都实现了,但是飞燕却一点都不想了。

三月廿五。烟雨如织。

天仿佛比严冬还冷,大块大块的灰色云朵盘旋在长安城上,经久不散。

飞燕楼,修竹阁。

一个银色的火盆里火红的旺碳发出啪啪的声音。

几点***又渺小的火星溅在地板上。

宣不见苍老的手指搭在十三少爷雪白的手腕上。

十三少爷的手臂白如雪,寒如冰。

宣不见闭着眼睛,那诡异的笑脸还挂在脸上。

宣不见喜欢把笑脸挂在脸上,渐渐也成为了一种习惯,一个标志。

用他的话来说,人生来该笑,死后该笑。欢喜要笑,悲伤更要笑。

他切着十三少爷的脉,脸上的笑脸越来越浓,越来越缰。

许久,他道:“您这脉相当真有趣,时有时无。时如解冻河水高亢奔腾,时如一汪古井深邃无波。”

飞燕虽然不识医理,但是宣不见此番话任谁听来都不觉是好事。

她忍不住问道:“能治么?”

“我倒有爱好去治,但也不知该怎么治。”说完,他起身整理一下衣饰,道:“给他预备后事吧。”

飞燕听完,仿佛有一只强有力的手死死捏着她心脏,那股压力扩散到她的肺部,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深吸了一口气,生硬地挤出一丝笑脸,道:“难道还有鬼医宣不见治不了的病?”

“女娃娃,世间还真没有我治不好的病,可惜他这不是病,而是比病更可怕的伤。”

宣不见说完,便踏出了门。

烟雨。开门闭门间寒气侵了进来。

修竹阁中碳火烧得很旺,但是再烈的火再夺目的火都驱不走心中的寒,那股严寒叫绝望。

十三少爷躺在床上,他闭着眼睛仿佛从宣不见给他切脉起就睡着了。

生和死就在睁眼和闭眼之间,他闭上眼睛就是不想考虑生和死的问题。

还有一些问题,在他看来比生和死更重要。

小编今天点十三少爷按玉萧小说

《十三少爷按玉萧》是一本由在木星写的仙侠武侠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