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乞仙路(卞笑写的小说)
乞仙路(卞笑写的小说)

乞仙路(卞笑写的小说)

小说分类: 武侠仙侠时间: 2019-07-18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一个只想吃饱的小乞丐,在因缘际会之下,成为了一个修真门派的弟子,但他并没有得到命运的眷顾,相反危险时刻都在他的身边徘徊。平凡的小乞丐一步步修行,最终成为了修行者中的传说!

乞仙路出色章节阅读

江城依山傍湖是一个风景特殊漂亮的地方。

山名江山,景色秀丽,满山的杉木和马尾松等一些树木底下还有许多的“宝贝”,使得这里的人们生活富足。

湖名江湖,碧色的湖水下藏了大量的鱼类,渔业也是江城的一个主要产业。

至于这里为什么叫江城,据说是因为一开始叫江湖城,人们觉得太过江湖气,后来把湖字去掉,变成了江城。

很多时候名字都只是一个称呼,江城极力的避开江湖气,却仍然成为了整个“江湖”的中心。

不仅仅因为这里的名字,传说这座江湖之中有一处仙家门派,时不时会收些弟子入门,江湖人虽然享受江湖中的快意恩仇,但长生一事,何人不向往呢?

这座不小的江湖也就成为了江湖人与一些想要踏上修真路的人心中的圣地。

面对着如此多的外来人,当地也形成了彪悍的民风。

许多所谓的豪侠剑客都免不了在当地人的手里吃亏,他们这些人回去后,无一不变本加厉的描绘自己的经历,使得这里的名气越来越大。

楚翘是江城里的一个小乞儿,他不是一个一般的乞丐。

他的装扮使得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小和尚。

这是他的养父,一个老乞丐花了三个铜板帮他置办的行头。

按照民间的说话,这就是老乞丐给他的遗产。

江城南部有一个私塾叫停墨。这里规模很小,连带着围墙都很低,八岁的楚翘往边儿上一站,都能看见里面的房子。

这是楚翘最喜欢来的地方。

老乞丐去世后再没有人管他,楚翘来的更是频繁。

这里的老先生没有撵他,里面为数不多的**也在老先生的授意下不要去欺负楚翘。

楚翘站在墙边,听到里面有一个**给先生提了一个问题。

他说,先生这墙为什么修的这么低,可以说没有任何的防盗作用。

楚翘心里好笑,修的低,还不是因为没有钱?

先生回答说,这墙是君子墙。挡的是君子,而小人,再高的墙也防不住。

里面的**又问,君子还需要防吗?

先生说,修了这样的一堵墙,防住了一个人,那这个人他就是君子。墙防住了君子,也造就了君子。

看来君子也很好当。

楚翘站在这里开始有些迷惑。

他在这里没有**而过,却在偷听。

他是那被防住的君子,还是偷东西的小人?

又或者说是在这两者之间?

楚翘究竟没有读过什么书,不然他就会知道,这天下间,偷物不容于法,偷情不容于理,唯独这偷听读书一事,很多人都是不怪的。

有一句话,读书人的事情,怎么能算偷?

在私塾马上要结束的时候,楚翘脚底抹油,溜了。

与别的**不同,他若是想吃饭,就得自己想办法。

幸亏这里每日有很多的江湖侠客前来,老乞之前就教会了他,专门挑那种带着侠女的大侠下手,他们一般出手都比较大方。

最好还能挑那种看起来很是善良的侠女,这样被打的几率就会降低。

那侠女也不一定是真善良,但却一定喜欢装善良。

不然的话就会和老乞丐一样,被打个半死然后慢慢的爬回他们在江城城南休息的破屋里等死。

楚翘在城南来往返回走了大半个时辰,才找到了目标。

他得到了两个铜板。够买四个馒头。

买了两个吃掉后,楚翘回到了破屋内。

老乞丐的尸体还在这里。

楚翘听过一句话,百善孝为先。

老乞丐当年拾了他,把他养大,对于楚翘,老乞丐就是他的父亲,**。

他理应让老乞丐入土为安。

可最便宜的棺材也得半吊钱。

楚翘挖开自己藏钱的地方,把今天全部的收入放了***。

算上之前的一共有七十一文。

等他攒够了,老乞丐也臭了。

也许是因为老乞丐的死给楚翘留下了很大的心里阴影,大大拖慢了他乞讨的速度。

不然也不会三日内他才讨到一十六枚。

说实话,他这么大的孩子真是乞丐生涯里最巅峰的几年,懂事,个头小,惹人心疼。

楚翘又看了看老乞丐,不争气的落下两滴泪。

就在此时,三个孩子忽然破门而入!

这三个孩子与楚翘年岁相仿,都是在那名老先生处读书的孩子。

楚翘听到动静,马上用草席盖住了老乞丐,站了起来。

当他看清来人之后,心里有些担心,又有些轻松。

看来自己站在围墙处偷听,果然是偷。这不,人家来抓贼了。

而偷东西,就要被打。这种情况他可见过太多次了。

这三个孩子,为首的是一个看起来很是壮硕的孩子。

他叫何弈星,他父亲是一个屠户,还开了一个酒楼,这名字是问另一个孩子的父亲花了二两银子买的。他的身材随他的父亲,可长相却也算是英俊,究竟他的**可以当得标致二字。

何弈星左手边站着一个看起来很是瘦弱,还有点黑的孩子,叫袁铁柱,他的父亲是个秀才,在袁铁柱出生前,他想了几个好名字,但在孩子出生后,他的老婆,一个母老虎,还有他的老丈人,一个母老虎**,给孩子起了这么一个名字。

若不是他袁家还有些薄产,估计都不一定会姓袁。

袁家虽然不是大户,门风却极佳,袁老太爷“力排众议”将铁柱养在了身边。不过,老人究竟年事已高,所以也只能抓大放小,只要这小子身上有些正气,在大是大非上能讲一个理字,那比如他晚上又偷跑出去玩儿这些事儿,也就不管了。

老太爷虽然有一个读过书的儿子,可他自己却从来没有读过书,他就认一个理儿,他姓袁的没有什么本事,但这理他讲。

何弈星右手边的孩子叫做张知勤。张知勤长的虎头虎脑,一看就是个小机灵鬼。

张知勤家有一家百货屋。按照张知勤的**说,你要什么东西我这里都有,若是没有你明天再来,明天一定有!

小机灵鬼手里拿着一块糕点,吃的满脸都是。

“小乞丐,你偷学已有多日,今天就是你为此付出代价之时!”

这是何弈星昨天从一本书上看到的,他很满足自己活学活用的表现。

书是他**的,何屠夫,何员外虽然是以屠夫的身份起家,但平日里最讲究学习二字,他经常督促自己的发妻学习,但他的妻子总是以各种理由推脱,最后也只是买了几本武侠小说了事。

但连这武侠小说被自己的儿子偷拿了去都不知道。

拿到这书的何弈星可是如获至宝,他认字的速度在几日内就提升了数倍,到昨天已经可以勉强阅读此书了,这不,刚学了几句,今天用在这儿了。

楚翘听了对方的这一句话,心里既佩服又羡慕,说的真好!

若是自己也有机会读书,说不定也能像他这样。

楚翘此刻看到了不停吃东西的张志勤,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张志勤也看到了对方在看他。他将最后一点糕点咽了下去,说道

“我咽吃的,你咽什么?看你手里什么也没有,咽气呢?”

说完三个孩子笑成了一团。张志勤平日里最大的本事就是说这些俏皮话,他觉得自己长大了不是个说书的就是说相声的。

楚翘也觉得有意思,跟着笑了起来。

他这一笑,却让那三个孩子不笑了。

他们开始怀疑这个小乞丐是不是个傻子。

可今天来也是有任务的,老先生常说,做事不能半途而废,要有始有终。

想到如此,三个孩子互相对视一眼,冲到了楚翘面前。

三人一人一招,直接将楚翘打翻在地,碰撞中,将盖着尸体的席子翻开,露出了老乞丐的尸体。

袁铁柱率先发出了惊叫。

第一次看见尸体的他让他本来有些黑的脸都变白了。

另外两个孩子不甘落后,也发出了惊叫。

三个孩子落荒而逃。

张知勤平日里跑的最快,所以刚才最先冲到了楚翘的面前,现在要跑,他也就自然成为了殿后的,就算他想超过其他两名伙伴儿,也因为屋内狭小,无法得逞。

跑有余力的他扭头看了一眼楚翘,发现楚翘已经站了起来,鬼使神差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糕点扔了过去。

然后三个孩子就消失在了楚翘的视线中。

楚翘接住了那块糕点,他又想起了城里的事情,很多人在打了人之后,都会给些赔偿的,这块糕点就是赔偿?

楚翘捧着糕点,找了一块自认为很干净的布,将糕点放在了上面,然后摆到了老乞丐的尸体前。

以前在清明节的时候,老乞丐会带着他去城南山后的一片墓地,很多人都在那里祭拜先人,在别人祭拜后,他们能得到不少吃的。

但***实在是太过阴森,没有老乞丐带着楚翘以后怕是没有机会再去了。

楚翘记得,无论是有多穷的人,都会在那天带上不少好东西,去祭拜。

还有就是当人刚刚去世的时候,也会有祭拜这样的事情。

所以楚翘把糕点放在了老乞丐的尸体前。

他看着糕点,咽了咽口水,噗的笑了一声,他想起了刚才张志勤的那句话。

然后他开始慢慢的将手上的糕点残渣一点儿一点儿的添了个干净。

真甜!就是自己的手太咸了点。

对于一个乞丐,虽然和人们一样生活在这尘世间,但使用的日历却是不同的。

或者说很多节日对于他们来说有着不同的意义。

在生活还算富足的孩子眼中,过年是头一等的期盼,就比如那三个孩子。

但是对于一个乞丐来说,年,当得年关二字!

家家户户关起门来过大年的时候,上街是乞讨不到什么东西的。

过年又是在腊月寒冬,每一个乞丐都不知道这一关自己能不能过。

而过了关的乞丐就会开始期待。

期待清明节。

一个乞丐是不会需要去祭拜亲人的。他们绝大多数都是孑然一身,与世界唯一的关联,就是自己的一副皮囊。

马上就要清明节了。

几天前,楚翘还和老乞丐说过,他想吃百货屋的糕点。

老乞丐当时告诉他,他一定可以如愿的。

因为百货屋的糕点是如此的有名,这城里的很多人都会买来祭拜先祖。

老乞丐还说,到时候他一定会都帮楚翘收起来,都留给楚翘,那样他就能挺久的。

当老乞丐死后,楚翘有一瞬间想过,自己一个人去墓地,但他还是害怕,最后他也只能认了,他这辈子多半是吃不到百货屋的糕点了。

但现在他面前就摆着一块儿。

他刚才也的的确确吃到了,虽然只有一点点,那也是吃到了。

唯一的不同是,不再是老乞丐留给他,而是他留给了老乞丐。

楚翘在这一刻,开始觉得天上一定是有神仙的,他们一定听到了他之前的愿望。所以他的愿望实现了。

这一刻他是幸福的。

但他又有些懊恼,为什么没有许愿老乞丐长命百岁呢?!

自己就为了一口吃的,就抛弃了老乞丐。

楚翘的眼泪开始一滴接一滴的落下。

他觉得自己太自私了。

屋外已经完全黑了。

天空中还飘下了丝丝的细雨。

楚翘脑袋有些发沉,倒在了老乞丐的身上,睡了过去。

第二天,楚翘睡的昏昏沉沉,察觉有人进了屋子。

他想起身,却无论如何也坐不起来。

勉强一动,感觉头痛欲裂。

来人是何府的一个丫鬟。

何夫人的贴身丫鬟。

丫鬟的脚步很慢,但她并不是做贼心虚,而是出于对尸首的害怕。

当丫鬟看到躺在尸体上的楚翘后,她倒抽了一口冷气。

“小乞丐?”

她轻轻的叫了一声,并没有得到回应。

“小乞丐?”她自认为自己把声音调高了不少。

楚翘终于发出了点声音。

看到小乞丐还活着,丫鬟也是松了一口气。她朝着屋外喊道

“夫人,小乞丐还活着,不过看起来快不行了。”

何夫人在外面大骇!

昨天儿子跟自己说了他外出的经历,她很是责骂了儿子一番,说他不该打人。

何弈星也只是跟**说,他们三人一人只出了一招。

何夫人心地善良,今天带着丫鬟预备来看看他们把人打成了什么样,究竟自己的夫君也是这城里富豪,她预备给这乞丐些钱,也算是把这事情了了。

没想到,他们竟然快把这小乞丐打死了!

何夫人虽然不怕脏乱臭,但胆子却是极小。

她现在十分想***看看,却怎么也抬不起脚。

丫鬟这个时候出来了。

“夫人,我看不如我们走吧,反正死了一个小乞丐,不会有人在乎的。”

何夫人瞪了丫鬟一眼,骂道

“放屁!赶紧去城里找大夫去!”

丫鬟被骂虽然心里不愉快,但见夫人动了真怒,也不敢多说,跑着去请大夫了。

“等等,坐马车去!”

丫鬟走后,何夫人一个人在这里,也有些害怕,想了想开始朝着自己家走去。

何夫人平日出行,都是用马车代步的,今天却只带了一名丫鬟出行。

半个多时辰后,她才走回了家。

在还未到家门口的时候,何员外就看到了自己的妻子。

他连忙走过去问道

“你这风尘仆仆的是去哪里了?”

何夫人看到自己的丈夫,就觉得鼻头一酸,也不说话,就往丈夫的背上爬。

何员外无奈,只能把她背进了府内。

在妻子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后,何员外既没有说责备他儿子的话,也没有说该怎么办,而是问了问自己的妻子,预备如何做。

“老爷,我预备将那个小乞儿救治一番,然后在帮他将那老乞丐下葬了,就算是帮儿子还了打人的债了。”

何员外点了点头,意思是同意了。

这事情若是让何员外自己处理,他断是不会这么做的。

他的做法多半是和那丫鬟一样,但他却很满足妻子的做法。

就算自己在凶狠,很远外还是很喜欢有一个心地善良的妻子的。

何员外将此事吩咐给了一个下人,就告诉的妻子,不用在理会此事了。

楚翘在被送到医馆后,呆了两天就痊愈了。

大夫有些唏嘘,乞丐天天吃不上穿不上,身体的恢复力却如此之强。

楚翘在和大夫道谢后,还没等大夫说话,就急匆匆的回到了破屋。

老乞丐的尸体已经不见了。

地上只有一块百货屋的糕点,上面有些斑点,看来是发霉了。

楚翘透过后窗却是看到了一个墓碑。

他翻过窗子,来到了墓前。

重重的磕了三个头。

天空中又开始飘起了细雨。

他马上又回到了屋子内。

这次若是在病了,可就没有人给他付医药费了。

楚翘将地上的糕点拿起,将上面的霉点一一去除后,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

这两天里,打了楚翘的三个孩子中,何弈星变成了一个乖孩子,这让他的两名同伴很是不解。

在两人坚持不懈的追问了两天后,也就是在楚翘离开医馆的这一天,何弈星终于说实话了。

他将这些事情告诉了两名小伙伴儿,三人都觉得不该动手打人。

并且何弈星说

“我觉得自己似乎炼成了书上说那种神功,我就这么一下,”何弈星对着两名同伴比划着“他就倒了下去,还病了几天。”

袁铁柱觉得有些道理,点了点头。

张志勤却一脸不屑,鄙夷的说道

“你做梦吧,假如偷了你妈的那本武侠小说都能练成神功,那天下间不是人人是武林高手了。”

何弈星心里觉得张志勤说的很对,但嘴上却不愿意认输

“这你就全部不知了,我怀疑我的**一定是一位武林高手,我经常在夜里起夜的时候发下,她经常在屋子里打的我父亲求饶,不过我**一直不愿意让我见识她的神功,每次我一靠近,他们发现了我后,马上就都假装睡觉了。我偷看过几次,两人还真是在床上睡觉呢!就冲这伪装的能力,我真觉得他们都是会功夫的!”

张知勤听了这个故事,忽然想起了自己的父母。

难不成自己的**也会功夫?

何弈星看到张知勤的样子,明白自己赢了,马上控制住话题,说道

“我觉得我去看看小乞丐。”

两人觉得也是这个道理,他们三个打了人,应该去慰问一下。

然后何弈星和袁铁柱就看向了张知勤。

“我知道了。”

张知勤明白他们的意思,回了一句。

三人开始朝着张知勤家的百货屋走去。

他家的百货屋在这城南算是最大的杂货铺了。

占地面积大,还有上下两层。

张知勤走到店里的一个老者面前说道

“康伯,帮我随便拿三种糕点,包起来。”

“是,少爷。”

康伯马上动手帮他包了起来。

张知勤三人一人提了一包,快速走出了百货屋。

刚刚走出门口,张知勤就听到**的声音。

“老张,隔壁就是不是不干了?要是他不干了,你就快点去把他的这铺子给我盘下来,我现在都没有地方进新货了!”

张知勤知道父母都没有看见自己,马上跑了起来。

三人一直跑到转弯后,才停了下来。

“我说老张啊,你跑个什么劲啊。”

“我说了不要叫我老张,我爹才是老张,我跑什么,你们还不清楚吗?我要是不跑,说不定又会被我妈叫去看店的。”

何弈星笑了笑,心里觉得张知勤家真有意思。

袁铁柱也是跟着笑了笑。

一路上,何弈星开始给其余的两名小伙伴讲起了故事。

这些故事全部都是他家酒楼里的一个老伙计,福伯给他讲的。

福伯天天会将酒楼里各路江湖人将的故事记下来,然后讲给他。

昨天福伯给他讲了一个故事,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给他们俩讲讲了。

故事是这样的,话说在二十多年前,江城就和现在一样,是全部江湖人心里的圣地,但有一些江湖人不这么认为。

他们就是江城里的江湖人。

外面的人认为来过江城才算走了次讲话,但江城的江湖人正相反,只有离开这里,去外面的世界走一遭,才算真正的走过了江湖。

当时,有四个年轻人结伴而走,离开了这里。

他们四人走的时候都是半大的小伙子,真是年轻力壮的时候,四人在外闯荡,过了些年,就渐渐的有了些名气。

为了学得武功,他们四人也各自拜了师傅,加入了门派。

虽然不在一起了,但江湖上还是把他们并称作江城四杰。

又过了些年,江湖上发生了一件大事。

当时有一个邪道门派忽然兴起,并且在短短几年内,就形成了极大的势力,江城四杰也和千千万万的正道人士一般,加入剿灭邪道的势力,自古邪不胜正,但在最后关头,四人中的一人,竟然叛变了!

他加入了那邪派,成为了那邪派门主的乘龙快婿。

已经在正道联盟身居高位的他忽然倒戈,使得正道的计划被邪派洞悉,使得邪派打出了一波反击。

两方的势力又开始变得势均力敌了起来。

两方就这样争斗了三年。终于正派人士将邪教覆灭了。

在最终之战里,那名叛变的江城四杰,已经是一名绝对的高手,就算在其他三人的联手之下,也是游刃有余。

本来他有实力将三人一一斩杀,但却念及往日的情分,没有痛下杀手,但正是因为这样。他一个不慎,被三人杀了!

如今江湖上,开始疯传,邪教又要卷土从来了!而那名江城四杰的儿子,也要来复仇了!

他的名字就叫做李靖仇。

“弈星,你说那其他三杰会不会就在我们江城?”

“有可能,这样吧,一会儿我们送了礼物后,在各自回去打听打听,你们看怎么样?”

“不行,我不敢问我家里人,要是让我妈知道了,又要说我不学无术了。”

袁铁柱第一个反对到。

他的两名小伙伴儿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

异口同声道

“你免了。”

三人终于走到了楚翘的破屋门口。

楚翘看着三个人冒雨而来,还提着东西。心里大定。

“嘿,你叫什么名字?”

何弈星站在最前面,问道

“我叫楚翘。”

“那什么,之前是我们不对,不应该动手打人,这是我们的赔礼。”

说罢,他将手里的东西放进了破屋。然后其余两人也有样学样放下了东西。

“青山不改,绿水不流,我们后会有期。”

何弈星抱拳对着楚翘说道。

“错了,是绿水长流。”

袁铁柱提醒道。

“你这样很破坏气氛你知道吗?”

何弈星瞪了他一眼,接着说道

“青山都不改了,绿水也不流,不是正好很配吗?就算我说的不对,你以后也不再在这场面下提醒我,知道吗。这种话,私下说。”

何弈星说完后,对着楚翘又抱了抱拳,扭头就走了。

张知勤脸色的笑就快憋不住了,用手捂着嘴也跟在了后面。

袁铁柱却是不知道自己已经说得何弈星不喜悦了。

楚翘看着三份糕点,心里很是喜悦。

他冲出门外,对着三人的背影喊道。

“谢谢!”

何弈星挥了挥手,没有回头。

此刻他觉得自己就是一个江湖儿女,说不出的帅气。

楚翘打心底里感谢他们,虽然那天晚上他们一人打了自己一下,但比起自己受过的毒打,这三下根本不是个事儿,而且在打了自己后,就扔给了自己一块糕点,这可是百货屋的糕点!

然后自己就不争气的病了,大夫说是何府的何夫人救了自己。

想来一定是他们三人中一个人的**。

今天自己刚刚从医馆出来,他们又给自己送来了三份糕点。

真是三个好人啊。

楚翘刚刚回到屋子里,就听到有一个叫了自己一声。

“楚翘。”

是刚才的一名少年。

“我叫袁铁柱,我想请你帮个忙,你能不能帮我打听一下江城四杰的事情?”

袁铁柱并不想让自己的两名小伙伴瞧不起,但他又实在是不敢和自己的**说,让这个小乞丐帮他,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好的。”

楚翘点了点头。

“谢谢,到时候我再买些糕点给你。”

说完后,袁铁柱就冲着字节伙伴飞奔而去。

楚翘将一个小包打开,爬在地上吃了起来,这是他发明的吃糕点的一个方法。

吃糕点免不了,掉渣子,这样吃的话,渣子就不会掉到别处了,那最后还能将全部的渣子一口吞下,一点不浪费!

楚翘看着天空中的毛毛细雨,心里下定了决心,自己一定要买一个雨披,那样在下雨的时候自己也能出去乞讨了。

无所事事的楚翘将糕点收好,在墙角睡着了。

停墨今天早上可以说是热闹非凡。

这里的**有些希奇,若是在别的私塾,因为下雨一定会有不少的**迟到,但这里却因为下雨使得**们早早就来到了私塾里。

当何弈星来到的时候,他发现张知勤正在绘声绘色的给其他**讲自己昨天说给他听的武侠故事。

何弈星心里有些不愉快,但转念他就释然了。

究竟张知勤的理想就是说书,他何弈星是无论如何必能跟张知勤比的。

他也放下了自己的东西,开始听何弈星讲故事。

别说,这小子讲的就是比自己说的带劲儿。

故事还没说了一半,老先生来了。

别的私塾的先生一般都别叫做夫子,但不知道为什么,熊老先生只准大家叫他先生,不准叫夫子。

夫子看到张知勤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给大家讲故事,也没有说话,直接坐在了张知勤的位子上。

张知勤见状,没有停下,就这样一直把故事讲完了。

“故事很好,是谁告诉你的?”

老先生走向了张知勤,问道

张知勤连忙从座位上走开,回答说

“是我家里的一个老人讲的。”

“子曰,我日三省吾身,这三省是哪三省?你可知错?”

“我错了。”

张知勤低头认错。

“既然知错,那就得改,说实话。”

老先生已在逼问,张知勤不愿出卖同伴,只能把头低的更低。

“先生,是我给他讲的!”

何弈星站了起来,说道。

“哦?那你又是听谁说的?”

“是我家酒楼里的一个老伙计,他经常给我将武侠故事,不对,是我经常逼他给我讲武侠故事。”

何弈星嗓门挺高,把全部的事情都揽在了自己的身上。

“好了,我知道了,今天回家,你们全部人把这个故事讲给你们的父母听。”

老先生对着全部人说道。

何弈星,张知勤还有袁铁柱三人, 一整天都心不在焉。

先生到底是什么意思?

傍晚,何府之内。

何夫人听完故事后,两眼放光看着自己的丈夫。

何弈星看着**心里十分担心自己的父亲。

因为在他的记忆中,**这么看父亲,多半就会把父亲带去他们的卧房之内毒打一顿,看来他今天又能听到父亲的惨叫了。

不过父亲并没有被**带走,仍然坐在自己的面前。

“星儿,这故事是福伯讲给你的吗?”

何弈星有些惊异,父亲为什么这样问。

见自己的儿子不说话,何员外又重复了一遍。

“是福伯吗?”

“不是。”

“是谁?”

“我不熟悉,前天晚上我去找福伯,没有见到他,当时有一个人叫住了我给我讲了这故事。”

“你记得他的样子吗?”

何弈星努力的回忆了一下,摇了摇头。

何夫人看儿子也帮不上什么忙了,赶忙招呼他回自己的房间去。

“夫君,别多想了。现在这种情况也不知道对法有什么意图我们也只能见招拆招了。”

何夫人拉起了何员外的一条胳膊,往卧房走去。

“别胡闹了,发生了这种事,你还有心情!”

何员外抽了抽胳膊,但是没有抽出来。

“我有心情怎么了?我就不能有心情吗?我告诉你,我想起你的那些事,我就特殊有心情!”

何夫人最终还是把何员外托进入卧房之内。

百货屋后院。

张知勤一家人都在这后院生活。

听他将故事的不光有他的父母,还有****。

讲完故事后,全部人都没有说话。

张**沉默了片刻,开口说道

“故事不错。不过这种事大多都是编的。”

张**定下了基调后,全家都一口咬定,这是一个杜撰出来的武侠故事。

袁铁柱回到家中后,一直到快睡觉的时候,才将故事说给了父母。

他害怕。

一怕自己的**收拾自己。

而怕自己给父亲也带来厄运,让父亲也被收拾。

但在他说完后,父亲却一反常态,对着**说

“你先回房去,我和孩子说几句。”

**的反应更是让他意外,竟然一言不发,很是配合的走了。

“铁柱,我要是告诉你我就是那四杰之一,你信吗?”

袁铁柱摇了摇了头。

铁柱额父亲,笑了笑。

“所以啊,铁柱,这样的故事跟咱们家没有丝毫的关系,我知道你也喜欢这些故事,对它们很是憧憬,但你要明白,那些,可以想,但绝不能去做。我也年轻过,你今年十岁了,好好跟老先生念书,考个功名,才是正途。”

铁柱似懂非懂,点了点头。

一夜过去,这一场春雨也终于停了。

三个小伙伴儿将自己家里昨晚发生的事情交换了一下信息,发现没有什么能让大家兴奋的,也就开始将此事淡忘。

但几天之后,有一个人来找他们三个了。

楚翘来了。

楚翘来的时候带着一个破毡帽将他的光头遮住了。

三个人看到他的样子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这是什么装扮?”

何弈星伸手朝着楚翘的毡帽而去。

楚翘刚刚买了这帽子,宝贝的很。他往后退了一步说。

“之前袁铁柱让我打听的事情,我打听到了不少。”

三人一听都来了爱好。

“快说,快说!”

何弈星着急不已,但他刚说完,袁铁柱,就拉了他一把,低声说道

“不能在这里说。”

说完后,就带着几人来到了一个小巷子里。

“现在可以说了。”

袁铁柱对着楚翘说道。

“江城四杰,有一个叛变了,死了,剩下的三个,回到了江城里。”

“那他们是谁?”

“不知道。”

三人一听不知道这三个字,都很是失落。

“你不知道打听了个什么啊。这样吧,你再去打听打听。行吗?”

张知勤对着楚翘说道。

“不是我不想打听清楚,我问了不少人,他们都说不知道。我觉得他们一定是躲藏了起来。故意不让别人知道的。”

楚翘刚刚说完,发现从私塾里面竟然有一个女孩儿走了出来!

“这里竟然还有女孩儿?”

楚翘惊呼道。

“有教无类你没听说过吗?更何况是个女孩儿。”

此时那名女孩儿也发现了这里的动静。

楚翘为了避免被女孩看见,头一低,毡帽就挡住了他的脸。

何弈星却是直视那名女孩子。

“看什么看!”

女孩并没有与何弈星争辩,扭头便走。

“她叫齐瓶儿,是这江城城主府的千金大小姐。不知道为什么回来我们这个私塾读书。也是个怪人。”

楚翘默默的记住了那个名字,齐瓶儿。

“这样吧楚翘,你在帮我们多打探打探,好处少不了你的!”

何弈星说着,掏出了一点碎银子放到楚翘的手里,楚翘用手一颠了颠,大约有一两多重。

“要是真能打探出了,我必有重谢!”

说完后,何弈星就带着二人离开了这里。

午夜子时,楚翘睡在破屋之内。却是不知道门外有三个站在屋外,商谈着。

“你们说这小子有可能是他的孩子吗?”

何员外问其他二人。

“不可能!他死的时候你又不是不在场,要说他胸口那一刀还是你扎下去的!”

袁秀才面色铁青。

“儿子是不可能,孙子倒是有可能。”

老张这句话让他们都觉得很有可能。

“算起来他儿子那会我们都见过,他死的时候,应该就已经是六岁了吧,若是他儿子在十七八的时候生了孩子,那这小乞丐的年龄就能对上了。”

“真是没想到,这小子竟然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张这么大了。”

袁秀才听两人的口气,应该是已经确定此子的身份了。但他心里还是有些不确定,开口道

“这小乞丐也不一定是他的孙子。”

何员外看了一眼袁秀才“这小乞丐难道长得还不像他?”

袁秀才对于这个问题,也无法反驳。“像。”

“好!既然如此,那咱们就动手吧,就算他不是,死一个小乞丐根本不算什么事情。

前些日子咱们的儿子一人出了一招,就将他***了。

今天也一样,我们一人出一招!”

三人***后,楚翘也感觉到了他们,睁开了眼睛。

他们一步步向着楚翘而去,楚翘也往墙底缩去。

何员外看了两眼一眼,说

“我先来吧!”

他一步就飞到了楚翘的面前,挥出一掌,向着楚翘的天灵盖而去!

“你们这样不太好吧?”

伴随着这样一句话,何员外的身子忽然僵住了!

他们顺着声音的方向一看,是一个中年人。

中年人双手背在后面,走到了他们的面前。

“你们三个可以滚了。”

中年人走到了楚翘的面前。

“孩子,跟我走吧。”

中年人的话根本不容许楚翘反对。

这人带着他上了一片黑云,只是飞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落了下去。

小编今天点乞仙路小说

《乞仙路》是一本由卞笑写的仙侠武侠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