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英雄必须死(亡城角逐写的小说)
英雄必须死(亡城角逐写的小说)

英雄必须死(亡城角逐写的小说)

小说分类: 武侠仙侠时间: 2019-07-18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古风仙侠,破局解密,前尘往事,刀剑江湖[喜好大众不一,君能去留皆随缘]

英雄必须死出色章节阅读

燕归小城,山野村落,常年四季春水如一,水面波光间,一人沉浮其中。

貌美的妇人手托木盆来到河边,纤手拿起衣物便开始打湿起水,不料无意瞥见河中似乎有一漂浮物体。

那物体在水面间起起沉浮,待离妇人越来越近后,才渐渐显出人形。

紧接着妇人手中木盆便“哐当”一声掉在地上,妇人赶忙焦虑喊到,“来人啊!有人溺水!”

妇人深知自己只是一妇家女人,不善游水,赶忙扯着嗓子在岸边不断呼救。

“来,来人!”

“有人溺水!”

“快来——”,妇人焦虑中被一道声音打断。

“不要喊了小姐姐,我来了。”

树上少年模样的人随口啐开嘴中狗尾草,旋转,翻身,跳跃——

一个酷炫(自以为)的跳水动作映入妇人眼中。

“噗通!”

紧接着,少年在水中自信一笑,标准狗刨式泳姿缓慢冲向河中之人。

少年将那人拖上岸后,便自顾坐下,妇人瞧都没瞧地上衣物便跑过来,颤巍巍伸手在那人鼻尖探索。

还有气。

妇人顿时松了神,身子不再那么紧绷。

那落水之人眉眼俊俏,气质非凡,一身紫衣虽有破毁,却也是少见的绫罗绸缎。

少年这下也休息够了,随即附身压在那人身上,装模作样的在其胸口按了几下,便要撅着个嘴亲上去。

妇人眼皮吓得一跳,直接伸手拍在少年头上,“你个不正经的!你怕是想姑娘想疯了!”

少年吃痛一声惊呼,为眼前这个愚昧的女人感到惋惜。

这叫人工呼吸!

小学《生命与安全》有教的。

这时少年似是发现眼前昏者的某些不同,一旁妇人应是也已发现,“呀!这人身上咋全是伤口?”

“莫非是被匪徒所伤?”

少年嘴角一撇,“我看应是被仇人追杀,这人佩剑依在,贴身饰物一眼便知价值不菲,若是匪徒,那这些东西便早不存。”

妇人希奇看了少年一眼,倒也没有多问,“还是先将他带回家吧,我看他伤的挺重。”

少年也没多说什么,轻声道,“嗯。”

两人一起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才勉强将那人弄到家里。

“呼哧——”,少年刚把伤者拖回院子便撒手一扔丢在园中的麦堆上,自己也一个大字躺了下来。

妇人连额上的汗都没来得及擦就在少年头上一顿毒拍,“你个没数的东西,给人摔坏了咋整?还不先将这人弄回屋里!”

少年吃痛一呼,却也不敢反抗,只能撇嘴认栽,“那弄到谁的床上去?”

妇人瞪眼,“我一亡了夫的妇家房门,还能让他一大男人进?”

“哦……”,少年只好作罢,再次合力跟妇人将那昏者带进屋里。

·

·

三日已逝,那人依然未醒,除了每到饭点给那人喂些流食草药,并让少年不时为那人简单擦拭身子外,这里生活一切都并无变化,依然平凡安静。

这日少年蹲在院里正细心琢磨着什么,片刻后手中柴刀下简单的木条,便已有了一把木剑的雏形。

少年瞧着那木剑久久发呆,不时又憨笑一声,他眼中是流光亮堂,如星似空。

这时不知何时少年头上直接飞来横拍,“啪!”

“我让你给我劈柴,你这又是在干嘛?”

少年不敢顶嘴,只能小声往一旁撇嘴,“母老虎。”

“啪!”

“嘶……”,少年吃痛,在这极具杀伤力的悍妇面前,硬是被逼得一字也不敢吐露。

妇人见那少年闷气,没好气道,“行了,厨房有鸡蛋饼,这的活我来做。”

少年赶紧握紧手中柴刀,生怕对方抢了去,“别别!我一大男人哪能让你一“弱妇”干活?算了算了,你去歇着吧。”

妇人也不抢,解下围裙便去倒了杯水喝,途中察觉卧室似是有稍微动静,想起里面躺有伤者,这会儿怕是已醒,便赶忙***查看一番。

不出意外那人这时已醒,现正挣扎着欲要起来,妇人赶忙前去搀扶,那人便语气生硬的道了声谢。

妇人回其说:“公子言重了,不过妇家见公子受伤不轻,这会儿怕是不易走动,还是继续躺着为好。”

男人见那妇人眉眼端正,并无坏心,年轻的时候应也是一方貌美独秀。

因为不善言辞,所说虽是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是善意无害的,可嘴里吐出的言语依然习惯带着命令口吻。

“你让那屋外的少年进来,我有一事嘱……请,请他帮忙。”

妇人也不介意,面上的表情却含笑而不让,“不知贵人有何要事,如若妇家能够力所能及,何必再浪费时间去麻烦一个不知事事的村娃子。”

男人想她应是误会,心知眼前妇人是在护那少年,便道,“婶子怕是误会,我所嘱托之事并无危险,只是事关紧急,现在我也行动不便,所以……”

所以本王命令你的事你只管照做便是。

男人并没将后面那话说出,一是现在有求与人家,二是对方多少为他救命之人,不好强求。

他这次强行醒来,只是想要告诉那暗处藏着的人自己很好,依然活着,若有什么其他不好的心思,还是应该先掂量一下。

待少年进来后,男人简单嘱托两句,随后将一封平凡无奇的信交与少年后,便再撑不住沉沉昏了过去。

身体重伤未愈,能撑到现在,对他来说已是不易。

而他对那少年要求只有一个:到那皇城亲手将信送至七王府。

王府有暗卫,那少年的安全应该不容担忧。

妇人心知少年长这么大也没去过远方,这刚好是个锻炼的时机,所也便简单为少年收拾行李简单嘱咐两句后,挥手让其启程离开。

少年本是村里那王老太捡来的痴傻孙子,谁知孙子年幼时期,本就无儿无女的她也因年寿衣高撒手人寰。

后来她见那孩子孤苦无依,恰好自己也是家中寡妇一人,再无其他亲人,便也收养了那孩子。

这些年她两相依为命,早已情同母子,她心知这生疏男子身份不凡,少年也已到离开她羽翼的年纪,便也同意少年借此远行。

这一次少年的远行,注定让她担忧不以。

——

在去往皇城的管道上,少年一边吃着手中婶子亲手烙的鸡蛋饼,一边根据指示走向皇城的方向。

官道实在太长,即使少年已经感到自身的精疲力尽,可大陆前方依然看不到尽头。

“好累啊,这古代山村连个搭便车的也没有,简直不让人活。”

少年路途劳顿不时抱怨两句,年轻人自来本就心大,倒也不会真的怀恨,也只是动动嘴皮子瘾,转眼便会忘事儿。

直到一辆马车驶过,随后在前面不远处停下,少年走来后那拖着马车的健马便对着他脸吐了吐息,随即高傲的撇开头颅。

少年赶忙呸呸了两下,心道这是哪来的劣马?连跟人类友好相处都不懂吗!

那马车停下后,眼看价值不菲的帘子掀起,一位侍女妆扮的人向窗外的少年道,“这位小兄弟,我家少爷问你此去何处?如若方向一致,不嫌弃的话那便同行吧。”

少年也不遮掩,老实答到,“我去皇城,倒不介意占个便宜搭顺风车。”

侍女收到回答,转头看向自家主子,片刻道,“我家少爷说,我们刚好也是去皇城,那小兄弟便上来吧。”

少年大方的上了马车,他到不担心此行人有何居心,现如今就他这一山村娃子一个,要是有其他目的,倒没必要搞的如此大费周章,直接蛮力最为方便。

而且眼前这马车装饰极其华丽,却无任何朝廷官印,一看便知是京城里那富得流油的商豪。

这里荒郊野外,这行人敢如此明目张胆的顶着华丽饰物经过此地,一看便知其应该并没有像表面上显得那么无杀伤力,应也是有独属于自己的武御底牌。

假如此行能跟着对方,那他倒更显得不亏,至于对方为何主动来向他寻同一路并行,应该只是对方看他为山中无知的一弱小娃子,顿时同情心泛滥吧。

经过这么一深思,马车早已从二人相遇的地方行驶了不知多远的距离。

少年心思虽深,可来这古代却也时短,多少有些东西只能瞎推测。

譬如这次当他们马车才行驶没多久,一群受到主人命令的暗卫便从四面八方的角落走了出来。

两方不同属派的暗卫在此相遇,接下来进行的便是一场***的厮杀决斗,悄无声息的,或许永远都不会被少年所知的较量。

那富人确实同情心泛滥,见他一弱小村孩却被不知某位富豪豢养的暗卫暗中追杀,应该已是被无声卷进某场勾心斗角的可怜无辜之人。

要是少年知那富人心中所想,怕是要笑死,他自认自己不是什么好人,阴谋诡计倒是了解得不少。

车上,长相灵动的婢女静静看那少年一眼,心道:你可真是走了大运,今日若非恰巧被少爷撞见,你怕是见不了明日太阳。

这时少年有点憋不住了,他心知自己对对方来说或许只是心情好时随手一救的喽喽,与双方只是几个时辰过后便可能再也不见的关系。

可究竟人家对他有恩,大小来说也应该跟人家道声谢,但对方一看便知从未有开口的意思,他也只能先出声了。

“不知这位公子贵姓?”

那富家少爷生的一张白面玉郎的相,一袭橙衣披身驾阳,暖色流溢,从内而外的气质如挺拔青松,自洁不染,全然将少年这种高三狗衬得更加像个高三狗。

那人应也意外少年会主动示好,他原是怕少年多想误以为他是坏人,所以自少年进车后便不再开口。

这时不料那少年却如此大方坦荡,倒也显得他多想了。

“免贵姓万,名金锦,不知小兄弟作何称呼?”

“卞笪(bian.da),今日多谢万兄的善举了。”卞笪哈哈一笑,发现那万家少爷似乎也挺平易近人。

万金锦摇摇头,对眼前大大方方的卞笪更生好感,温润平静道,“不知卞小兄弟此去皇城所为何事?”

卞笪眉头一皱,摇头叹息道,“哎,万兄不知啊,我此去皇城便是有一极其重要的事情。”

“哦?”万金锦眉头一挑,原先他本也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对方的神情却开始严厉起来,倒也让他生出几分爱好。

“其实我此去皇城,所为的便是去抓一副重要的药材!”少年因知此行后两人便再无任何相见之日,所以做戏做得非常全套,不时还会仰望一下窗外的天空,以示忧伤。

万金锦见其后却爽朗一笑,鬓端须发随风飘扬,发带翻飞,衬得他更显温润如玉了。

刚开始他见那小兄弟朝气满满便知其身体健康,眉间虽是有疲惫却也伸展放松,并无因亲朋好友生病而该有的忧愁。

所以他不用思考一二便也知其在撒谎,不过他本就没有资格多于插手他人私事,对方不愿说,那他便不问就好。

因为路途遥远,马车抵达京城时早已时晚,此时已近午晚黄昏。

待卞笪再次道谢并两人分开后,便独安闲街上逛了逛,他的包袱里有为数不多的李婶为他预备的盘缠,够他往客栈待上些时日。

他本就玩性难改,这时也已到饭点,便大摇大摆走进最近的一家酒楼。

而就在这时,藏在暗处盯着卞笪身影的一道清瘦人影,此时手里正拿着一张纹画的条纸,那上面记载的,正是卞笪的一些外表特征。

“据燕归那边探子所说,此人应该就是持信的那少年了。”暗中的人影眼神死死片刻不离盯着卞笪身上的同时,对身边的暗卫搭档道。

“那我两便去劫了那人的信,好紧要交与主上,我倒要看看这将死之人,还能兴出什么风浪!”另一位搭档语气薄怒道。

那暗中之人迅速否决搭档此意,冷静分析,“万事莫可操之过急,这贼子现在重伤,燕归那方线报却传来派去杀他的死侍无一生还,想来对方也是给这少年留了什么保命法子。”

暗中之人迅速摧毁手中有关卞笪信息的纸条,“我等本就是秘密行事,切不可过于张扬,如要夺信,还是要想想别的法子。”

卞笪来到这普通小馆,因不知这古时物价高低,为避免盘缠提前用光,他便也暗暗决定应该省着点钱花。

想着便挥手阔气对那点头哈腰的小二要了一盘最廉价的炒青菜。

那小二目露口呆,此前见他举手投足豪迈阔气,本以为今是来了一位有钱的客,却没料到倒是个装货,不过再别眼一看那粗布穿着,想来也是,应是哪位村里来的乡巴佬而已。

小二暗暗啐其两口,心中鄙视,便也肩搭白巾进了厨房等菜。

卞笪也不管那掌柜旁人看他的鄙视眼神,自顾泰然若之坐上了桌椅。

他以前买了装备连个把月的老坛都吃过,别说这寡淡不平台的青菜,就算是吃土他也不带怂!

而就在这时,卞笪肩膀被人一拍,接着那拍他之人顺势往他脖间一搂,语气无不亲热道,“哟,小兄弟初来京城?”

卞笪见那人面上一副地痞模样,四肢却修长有力,坐姿虽是歪歪扭扭不规不矩,双脚却是整洁摆放与肩同宽。

想来便也猜测到对方那面上的街头痞样是装的,如若是装的,那便应是有别的目的。

卞笪心中冷笑,面上却不显,装得一副不谙世事的乡巴佬模样,腼腆道,“是,是的。”

卞笪不知对方目的,想来这江湖凶险不得松懈,所以也只能暂且等待对方来套他话。

说着卞笪暗自狠下心揪着自己大腿根***一拧,耳朵根便在旁人以为他害羞的情况下红了起来。

那人见他如此没有胆量,言语之间唯唯诺诺,便也暗自松气,看来对方只是一送信的村娃子,是那人旧属部下的可能性不大。

想着便暗自对不远处门外同伴一使眼色,同伴心领神会,便佯装焦虑模样赶来对那痞样男子道,“大人可总算找到您了,七王府出了点事,还请大人回府一趟。”

那痞样男人为表现自己是个有足够威量的人,便也只是淡淡应了一声,一副八风动我也岿然不动的模样。

卞笪闻言也看向那焦虑男子,目露震动,一副原来你就是七王府之人你真的好厉害我真的好相信你的夸张之样,淋漓尽致的展现出一个不知躲藏情绪一眼就可被看穿的乡巴佬该有的样子。

心里却是冷笑十八连,这两人是真当他傻?演戏演得如此拙劣,实在是对他智商的摩擦!

他也算是明了对方来此目的,他一山野乡娃实乃说不出还能有何被他人跟踪的价值。

若说是为他而来,倒不如说是为他手里信而来,看来这封信里应是有着怎样的惊天秘密,对他下手的人如此之多。

如没算错,已有三拨。

不过他也不敢太过声张,至于是怎样得知这人与那紫衣伤者非同派人,只因他被那紫衣伤者嘱托时仔细观察其袖边有暗紫飞鸟图纹,眼前痞样男子袖口却是金丝绣边图纹。

如若是友派那倒好说,可对方如今却不敢暴露欲要骗他,想来也是是敌非友。

那痞样男子身着简单甚至普通至极,却又布料上好,长相庸俗过眼易忘却又眼神机敏,额间刘海比常人要低而又眼神深邃。

其应是出于富家,却要善于隐匿,此二人身份昭然若知,怕又是哪家富人派来的暗卫罢。

他本不喜时刻揣测他人心事,如今身在这古代江湖却无奈处处都有设好的陷阱,出了李婶庇佑下的他,几乎如一只任人宰割的白斩鸡。

小编今天点英雄必须死小说

《英雄必须死》是一本由亡城角逐写的仙侠武侠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