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武神轩辕记(罪爱sxj写的小说)
武神轩辕记(罪爱sxj写的小说)

武神轩辕记(罪爱sxj写的小说)

小说分类: 武侠仙侠时间: 2019-07-18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本书讲述了孟传情和夜未央两个不同的少年,因命运的束缚而交织在一起,卷入一系列斗争中。 一个生来就很出色,天赋异禀,惊才绝艳,却注定这一生都只是为他人做嫁,呕心沥血,死而无憾。 一个生来就被算计,韬光养晦,鲜衣怒马,傲笑江湖,却注定生不得志,历经坎坷,浴火重生。

武神轩辕记出色章节阅读

武陵镇。

阴风瑟瑟,乌云密布,似乎将有一场暴雨降临。街上摆摊叫卖的小贩已发觉了将要变天,大多都已收工回家,路上的行人也来去匆匆,整个镇上环绕着一种紧张的气氛。

此时,位于镇中心的天边赌坊却不似外边那样冷清,反而热闹非凡,只因在此下注的多了许多武林人士和本地的一些富商。他们一攉千金,赌的是三天后武林盟主别应天与魔教教主楼仲丛武陵山之战的胜败。

武陵镇是离武陵山最近的一个大城镇。不少武林中人为了一睹当世两大绝顶高手决战的风采,提前来到此地,而本地的一些富商也从中看出了***商机,便怂恿一些武林人士在此下注。他们却不知道,别应天与楼仲丛只想秘密决战,根本不想将此事弄得江湖上人尽皆知。就在两天前,别应天与楼仲丛在雪松林秘密约见,商量决战日期与地点,尽管两人进行的极其隐秘,却还是被人得知并将此事压在了赌桌上。

“我压盟主胜,一千两。”一个豪爽的声音叫道。这人的嗓门忒大,几乎将赌坊里全部赌客的声音都压了下来。

“我压楼教主胜,两千两。”一个斯文的声音紧接着响起。

“哈哈,小子,你是不是赢怕了,我告诉你,自古邪不胜正,敢压魔教妖人,你输定了,哈哈哈……”如此狂妄的话自当出自刚刚那位豪爽大汉之口。那大汉笑完,一拍赌桌,恶狠狠盯着那个压楼仲丛胜的人,厉声问道:“你是不是魔教的人?”

后者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年轻人,年约二十左右,一身青衣华丽光鲜。他并不惧怕那大汉的厉声厉色,反而用手整了整因为人群拥挤而有些凌乱的衣衫,淡淡地道:“这个赌场龙蛇混杂,还是不要分的太清楚才好。”

“你说什么?看你这样子恐怕连只鸡都杀不死,也不是什么魔教的走狗。不过嘛,***,就算是也没什么,反正魔教妖人是不会赢的!”那大汉没听懂青衣人的意思,依旧狂妄地道。

青衣人丝毫不以为然,耸了耸肩,道:“祝你好运!”不再理会大汉,潇洒地朝门口走去。

刚走到赌坊的大门,便见一人直冲了进来,眼看就要撞个满怀,那青衣人只是身形微微一晃便躲开了来人的撞击。待众人再看时,发现那人早已到了两里之外。众人唏嘘不已:原来此人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先前那大汉见青衣人要走,正欲张口嘲讽一番,看了方才那一幕,不禁从额头流下一滴冷汗。

再说那刚进门的人也是心跳不己,拍拍了胸口,径直来到赌桌旁,将十两银子压在了别应天与楼仲丛之间。这人姓霍名金山,是这武陵镇的一个普通老百姓,平常靠卖菜为生,他年约二十七八,长相极为普通,一身褐衣略略发白,像是经常洗涤,看来生活非常节俭。霍金山不知道,他压下的这十两银子,将会改变他一生的命运。

再说那青衣人刚一离开武陵镇就下起了大雨。雨水组成一张大网扑将过来,将他围住,弄得他狼狈不堪。他飞奔着行至山中,见前方有一座破庙,便一头钻了***。

这人正是天魔教的右护法莫云苏,他与圣女南无诗一同前往江南办事,返回时却独自溜走,来到这武陵镇,带头挑起了这场赌博。莫云苏站在庙中,望着外面的瓢泼大雨,面露一丝愧色,喃喃道:“无诗,对不起了,我别无选择,请不要恨我。”

天魔教自宁仇渊创教以来,一直企图征服武林,因此成为正道武林势必铲除的对象,正邪两方纷争不断。直到七十多年前,魔教总坛被正道人士摧毁,才逼得魔教大肆迁移,而新教坛的位置就此成为后世武林中最大的秘密。

没有人知道这个已有百年历史的教派就在庐山的幽幽深谷之中。此时,深谷中传来一阵悠扬的琴声,闻者心旷神怡。

弹琴的是楼仲丛的夫人秋双心。她坐在院中桃树之下,一身白衣如雪,乌黑的头发用一根玉簪挽起。纤纤玉手轻抚琴弦,姿态雅致,绝世容颜带着点淡淡的忧伤。

一曲弹罢,忽闻身后传来一阵掌声,紧接着一个雄厚的声音响起:“夫人的琴技是越发的出神入化,恐怕连我都快比不上了。”

说话的正是楼仲丛,他一身灰白色长衫,英俊的脸上带着如沐春风般的笑脸。来到秋双心的身后,伸出一手轻拨琴弦,顿时一阵激昂的声音响彻山谷,荡气回肠。

秋双心忧虑的神情难逃楼仲丛的法眼:“你的琴声太过激昂,音调起伏不定,是在为后天的决战担忧吗?”

秋双心紧紧地盯着丈夫,柔声问道:“可以不去吗?”

楼仲丛苦笑:“这次决战是别应天亲自找上我的,无法逃避。”

秋双心忽然紧紧抱着丈夫:“那你要答应我,无论如何都要活着回来,我和郁殊会一直等你!”

楼仲丛轻拍秋双心的肩膀安慰道:“我和别应天的武功在伯仲之间,此次仅是切磋而已,不会有事的。何况我还舍不得我们的儿子呢?”两人紧紧的抱在一起,久久无语。

随即,两人来到房中。一个黄衣少女正在照看着摇篮里的婴儿,见两人进来,轻揖之后离开。楼仲丛抱起笑的开怀的孩子,将妻子搂在怀里,一家人沉醉在幸福之中。楼仲丛不知道,此时他的妻子心里想的却是三天后的决斗。

没有人知道,就在这一天夜里,别应天与楼仲丛再一次秘密约见,他们将决战地点改为天山雪岭。

决战那日,楼仲丛早早的离开,希奇的是秋双心并没有来为他送行。因为秋双心也正忙着。此时,她正与一个身穿黑袍的年轻人谈话。这个人就是魔教的左护法农牧夫,也是秋双心的同门师兄。

“师妹,你真打算这么做吗?”农牧夫担忧道。

“对!我一定要跟着仲丛去武陵山,我不放心他!”

“可你去了少主怎么办?他才一个月大啊!”

“我正是想请师兄帮我照顾郁殊,无诗不在教中,我能拜托的就只有你了!”

秋双心亲吻了一下婴儿,恋恋不舍地将他交给了农牧夫,然后抱起魔音琴离开了天魔教。

武陵山,风和日丽。

秋双心施展轻功跃上最高峰。她依旧是一身白衣,山谷中阵阵微风吹来拂动着她的衣衫,仿佛是一位不识人间烟火的女仙降临人世。她四处张望一番,却并没有发现丈夫的身影,心中有些讶异。看着怀中抱着的魔音琴,想起昨天楼仲丛对她说的话,句句透着不舍。她的心猛然一惊:难道他们跟本不是在这里比武!

心惊之余,秋双心只想找到楼仲丛身在何处,便焦虑地预备下山。却发现一道人影正往山上飞奔而来,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位青衣**。

那**手持一根碧绿的玉萧,立在秋双心对面的一座山峰,带着警惕的目光盯着她,试探地问:“秋双心?魔教教主夫人?”

秋双心有些吃惊对方竟能认出自己,但她并没有立即答话,而是反问道:“你是谁?”

那青衣**淡淡道:“闻宗萱。”

秋双心已然猜到对方来此的目的,却还是故意问道:“哦,原来是盟主夫人。不知夫人来此有何贵干?”

闻宗萱道:“你又何必明知故问呢?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不是一样的吗?”

秋双心轻叹:“没错,你我都是来帮自己的丈夫助战的。可惜,他们并不在这里!”

“没关系,早就听闻姐姐的功夫也是当世一流,妹妹我想讨教一番,不知姐姐可否赏脸?”闻宗萱显然是有意要拖住秋双心。

秋双心心急如焚,不愿与闻宗萱多做纠缠,推辞道:“假如妹妹有爱好,我自当奉陪。只是眼下当务之急应该是要找到盟主和拙夫。难道说妹子一点也不担心盟主?”

“我相信应天,他是不会输的!”闻宗萱话音刚落,便举起手中的玉萧,运起内力向秋双心刺来。

秋双心不料对方竟然骤然出手,见一股强大的真气向自己袭来,立即飞身而起,运起内力拨动魔音琴琴弦,挡住了闻宗萱的攻击。此时,山谷中音乐飘扬,阵阵旋律动人心弦。

秋双心的魔音琴与一般的琴不同,它有十二根弦,每根弦上都镶嵌着珍珠,金光闪闪,甚是好看。这等上古时期留下的宝琴,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弹奏的。弹奏此琴者,必需功力深厚,还得默念一种心法,方能不被魔音琴本身干扰而至走火入魔。这种心法,就是秋双心所在门派的独门心法:慑心术。

摄心术与魔音琴发出的十几种不同旋律相结合,如同猎人编织的大网,让敌人无所遁形。若想从网中逃生,就必须懂得变化之道,见缝插针。这就意味着,与魔音琴对敌的人必需同时使用多种不同的武功方能与之抗衡。

可巧的是,偏偏闻宗萱就会多种武功,她的武功大半都是别应天所传。别应天年轻时拜师无数,所以会多种武功,他还把自己打遍天下无敌手的“玉萧魂”也传给了妻子。此时,闻宗萱手中的武器正是离人萧。萧长一尺,浑身透绿,是由上等的玉器打造而成,威力极大,所以与魔音琴算是在伯仲之间。

在她们打斗的同时,远在天山雪岭的楼仲丛和别应天却不似她们那样针锋相对。

他们很轻松。

楼仲丛是中午到达天山的,他到时,别应天似乎已经等了很久。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楼兄,瞧你这慢腾腾的步子,怎么说你的瞬移也是武林中排名第一的轻功,不知道你是一路赏雪呢,还是舍不得家里那位美人呢?”

楼仲丛只是淡然一笑:“你该不是昨天就到了吧!”

别应天抓了抓头,讪笑道:“我只是想先来适应一下这里的天气,否则我没被你打死,也会先被冻死的!”

别应天看起来也只有二十一二,与楼仲丛一样身穿灰白长衫。他英俊的脸上总是带着点邪邪的笑脸,看起来像是一个玩世不恭的人,一点也没有盟主该有的品行与气质。

其实,别应天十九岁时就接任盟主之位,迄今为止已有三年。他也是个相当***的人,为了一解心中闷气,他主动提出与楼仲丛在武陵山一战。谁知这件事竟被江湖中人知晓,为了怕被他人打搅自己决战的兴致,他就静静将决战地点改在了这天山雪岭。

别应天自小在南方长大,甚少见雪。他选择在此决战除了想见识雪景以外,也是为了躲避他人,再者他认为在雪地打斗是别有一番滋味。于是他提前来到天山,却被此地冷冻的天气冻得发抖,亏得他本身内力深厚,才能够支撑下去。人说习惯成自然,别应天冻了一夜后就不再怕冷了。而楼仲丛却与之相反,他年轻时就一直住在北方,雪对他来说已是见怪不怪了!

他负手立在雪丘之上,英俊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脸,提出了他心中的疑问:“应天,你为何选择在此地决战?”他以名字相当,显然并没有将对方当作是敌人,因为他明白:别应天,这一任的武林盟主,是答应魔教与正道并存的!

别应天睁大眼睛盯着楼仲丛,似乎不相信对方会问出这么简单的问题:“楼兄,你难道还不知道自己的天魔杀气有多大的威力?我可是亲眼目睹你是如何将满山的花草树木,***的一株不剩的!”两年前,楼仲丛与邪帝衣笑臣的那场大战,他也在场,亲眼目睹两人的决战场地被移为平地,至今还心有余悸。

楼仲丛听他说的原因竟是为此,不禁苦笑道:“你选在这里就不怕引起雪崩吗?”

别应天一愣,“我还真没想过。”

楼仲丛淡笑道:“无妨,我可以不用天魔神功。”

别应天道:“那怎么行,我就是为了要见识你的天魔杀气才跟你决战的,你可不能让我失望啊!”

见楼仲丛沉默不语,别应天又道:“放心,这里有先人的灵魂庇佑,相信是不会轻易引起雪崩的。”

楼仲丛心一沉,“你指的是?”

别应天环顾整个雪山,缓缓道:“这天山雪岭不但是轩辕伢子夫妇居住二十多年的地方,也是莫邪女神的埋骨之地。”

“但应天你所说的这两人都是我天魔教的大敌,又怎会庇佑我这魔教后人?”楼仲丛苦笑道。

“这恐怕不是楼兄的真心话吧!”别应天不以为然。

两人对视而笑,彼此惺惺相惜。

别应天突发奇想:“楼兄,不如我们就比比定力如何?”

“怎么比?”

“我们就一直站在此地,谁先动,谁输!”

楼仲丛欣然接受了这个提议。于是,两人就像木桩一样立在此地一动不动。

也许是天意弄人,两人刚开始比试就下起了漫天大雪。此时,已经在此立了有三个钟头的他们,身上已积满了一层厚厚的雪花,但他们丝毫不动摇。

就在这时,他们身边的一座雪丘忽然爆炸……

小编今天点武神轩辕记小说

《武神轩辕记》是一本由罪爱sxj写的仙侠武侠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