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反派女主保命日常穿书(唐诗严子墨)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反派女主保命日常穿书(唐诗严子墨)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反派女主保命日常穿书(唐诗严子墨)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9-05-22

小说内容介绍

作者是我梦西洲小说反派女主保命日常全文阅读上线啦!唐诗严子墨是小说中的两位主角,这是一本很不错的穿书小说,全文讲述的是:饭圈女孩唐诗一朝穿书,穿成了被男主严子墨利用至死,声名狼藉的史上最憋屈女主。在结局里,为了成就严子墨的帝王大业,她万箭穿心不得善终。世人说她恶毒,她认。世人说她放荡,她认。自从穿越后,她安分守己当个佛系女主,只盼着严子墨能在登上帝位后放她一马。没想到后来这人把她按在了龙椅上,一番深吻后低着头在她耳边说:“我家娘子最是贤良淑德,谁说你恶毒了?”唐诗:“你。”严子墨:“真香。”

小说摘要

唐诗掐着指头算,这是她穿到书里的第十天。
假如是在她穿过来的年代,那么这个时候唐诗应该正背着单反,堵在首都机场翘首以盼她的“老公”才是。
作为她“老公”的粉头以及被小粉丝们封为“神仙站子”的站姐,唐诗认为这个时候自己的忽然缺席还是能引起轩然***的。
可她现在只能白着脸病恹恹地躺在这雕花檀木古床上,琢磨着一会儿是吐血口还是抽个羊角风,才好躲过她穿过来以后和男主的第一次见面。
唐诗能穿进书里这事还要从小半个月前说起。
半个月前唐诗刚从机场和一堆小粉丝接机回来,因为飞机晚点她连晚饭都没吃。回到家泡了碗泡面后,她随手拿起从地摊上淘的一本小说盖在了上面。
她这人别的特长没有,就是对看过的小说情节印象特殊深刻。
唐诗搭眼一看,几乎是在看到书名的时候脑子里已经把整本书的情节贯穿了一遍。

反派女主保命日常穿书在线阅读全文

看书的时候唐诗只注顾着看原主是怎么花式作死了,对将军府府邸的各处庭院构造毫无头绪。
让萝儿在前走着,唐诗状似无意地赏着园子里的花,实则暗暗记下房间的方位,就算以后严子墨真对她下了杀心,她也不至于连个跑的方向都没有。
烈日高悬,一波波的热浪涌来,穿过长长一条曲折游廊,下了石阶还有一段砖石铺成的青灰色小路要走,两侧花草正浓,正好解了几分夏天的腻。
唐诗也总算明白了为何原主十天半个月都不来请安一次。
这两处往返一次下来小腿不走断都算万幸,她现在就希望恶婆婆别开了口让她日日过来请安。
“你几人先在外头候着,不要扰了老夫人的清净。”
吩咐好了萝儿等人等在门外,唐诗只身踏进了院子,只叮嘱他们拿好手里的食盒。
看来原主和她婆婆之间的关系真的是势如水火,一个住在府里的最东端,一个择西而住,都恨不得老死不相见。
唐诗顾不上走得酸涩的腿,轻轻扣了扣雕花木窗,引她***的是府里的女管事,宫里下来的老人,府里下人都喊她一声齐嬷嬷。
唐诗喊了人行了礼,踏阶而入,厅内烛烟袅袅,倒是意外的安静。
径直入了里屋,只见恶婆婆正卧在紫檀木大床上,一身的素青色窄袖衫襦,瞧着面相朴实,手里还握着一串念珠念念有词。
要不是她看过原文,还真以为这“一心向佛”的婆婆有多仁慈。
不管怎样,唐诗还是依规矩行了礼。
现在的每一步都是如履薄冰,加点小心总没错。
要说原著大火的一大看点,就是原主和她的恶婆婆之间的花式掰头。
一个拼了命挑事儿让男主休了她,一个撒了泼让儿子把这娼妇休了,归根到底两人的根本目的惊人的相似。
前面也说了,男主在平定西北乱党残余势力上虽立了劳得了大将军的封号,可到底出身草莽,身份上矮了别人一头。
那些真正的世家大族表面上尊他敬他,却也是打心眼里瞧不上他的,没少拿他家的出身讽刺他。
原主顺风顺水了十几年,忽然的下嫁让她自然是厌恶男主无疑,但原主最看不起的还是男主那个乡下过来的娘。
因为夫家卑贱的身份,昔日里玩得好的小姐妹也不再羡慕她了,看她的眼神里多少带了些怜悯的意味。
原主在小姐妹面前丢了面子,回来的气都撒在了男主和他娘身上。男主逼不得已忍她让她,他娘可不,好几次就差和原主撕破脸皮大打出手,闹出了不少笑话。
后来时间长了男主的娘见原主也没生下个一男二女就开始明里暗里地嘲讽她光占窝不下蛋,甚至后面还一连给男主娶了三房小妾,就盼着早日能抱上孙子。
……
正回忆到这里,耳边一记突兀的年迈咳嗽音成功拉回了她的注重力,唐诗赶紧稳了稳心神,将来时路上预备好的说辞搬了出来。
“前几日媳妇身子不适未能过来尽孝,今日特来给娘请安赔罪,还望娘宽宥。”
齐嬷嬷就在屋里候着,唐诗心里端着分寸,是怎么都不会让自己的所作所为落了旁人话柄。
要是她没记错的话齐嬷嬷看惯了宫里的腌臜事,最讨厌前后两张皮的人,为人也算是公正,黑即是黑白即是白,一点掺不了假。
这个时候她真一点,日后保不齐哪里齐嬷嬷能帮衬她一把。
“身子不适?那看来是我这老婆子不识抬举,忘了去给夫人请安。”
“媳妇不敢。”
唐诗不卑不亢,手心里的冷汗却是冒了一层又一层。
她又不是彪悍的原主,战斗力爆表,和这恶婆婆斗争也颇有心得,忽然降到头上这么个恶婆婆谁扛得住啊
恶婆婆冷哼了一声,抬眼斜了她一眼,心下思忖着今天这刁妇倒是不走平常路,不过她还不信就找不到理由治她了
“起来吧,桌上还有些今儿早送来的新鲜茶点,媳妇身子既然刚休息好,应当多补补,肚子好争点气,多给我严家生几个娃。”
婆婆说着还暗搓搓地瞄了她肚子好几眼,而后又飞快转过去,鼻孔朝天一脸严厉。
唐诗心想婆婆您可歇歇吧,她和男主都不同床,去哪里造娃?
“多些娘怜爱。”
你家补身子吃茶点
唐诗忿忿不已,面儿上是一点也没露出来,旁人若是看了必然当她一心念了老夫人的好。
来时路上走了近几柱香的功夫,本来腿就乏得很,加之又在冰冷的地上跪了小一会儿,一时间那滋味是又酸又痛。
唐诗也不逞强,真就委实在地上磨蹭了片刻才面露难色地撑着手从地上起来,细看下来腿肚子还直打颤发抖。最后还是齐嬷嬷看不过去,走过去扶了她一把。
她这恶婆婆不过一介农妇,心下对来头不小的齐嬷嬷是有几分顾忌的,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敢计较,任齐嬷嬷把她扶到了凳子上。
唐诗扯了下嘴角,笑得辛酸:“多谢齐嬷嬷。”
看,还是会叫的孩子有奶吃。
说是什么今早刚送来的茶点,唐诗瞄了眼掉在桌子上的糕点渣渣和盘子里剩了几小块的花瓣状点心,合着这是没处扔了让她捡剩?
待落座后唐诗拾起一块外形相对完整的点心,在恶婆婆一脸看好戏的眼神中正忍着一肚子的气要往嘴里送,就听得屋子外面萝儿欢快的声音一声比一声高。
“老夫人夫人,将军,将军过来请安了!”
……
“啪嗒。”
最后一块能吃的点心也糟践了。
忙不迭地从座位上站起,这时候唐诗也没了刚才腿酸的娇气,双手无意识地绞着袖子,唐诗垂头默不作声地朝齐嬷嬷的方位移动,尽力将存在感降到最低。
这个时辰严子墨应该雷打不动地在军营里练兵才对,怎的来老夫人房里请什么劳什子的安?
真是做贼的遇上了劫路的——赶巧了。
眨眼间一双镶了飞禽金色缎边,上面还细细盘了金线绦的鞋子就停在她面前,再一抬眼,入目的是一身沉稳的华衣锦袍。
他站在这里,就自有一种高贵冷清感,冰得唐诗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视线移到那人光洁的下巴时唐诗颤着睫毛转开了头,只微微福了身打了招呼,时刻提醒着自己大boss面前更是要拿捏好尺寸才好。
“见过相公。”
闻言严子墨低了头,好看的眼微微眯着,难得地多看了唐诗好几眼,似是发觉今天的她有些不同,态度温顺,模样看得也比平常顺眼不少,少了些往日里的跋扈娇纵。
那人并未应声,停了片刻后抬脚便转了方向,唐诗倒是舒了口气。
一直扎身在军营效命的儿子来看她了,恶婆婆自然是喜悦得不行,手里的念珠也不搓动了,撩起身上的被子就要下床,脸上的笑都快堆在了一起。
“哎呦!这大清早的怎的就过来了?营里不忙?”
恶婆婆一边拉了严子墨入座一边招呼着房里的丫鬟:“春桃,快快把我前几日压在箱底的酥饼果子拿来,墨儿小时候啊就爱吃这一口,娘都记得清清楚楚!”
丫头喜庆地应着,转身小跑着拿吃食去了,留下房里的亲娘俩相亲相爱,角落里的唐诗一脸不甘。
真是人间真实啊
合着你什么好吃的都给你亲儿子留着,娶过门的儿媳呢,儿媳就给吃这剩下的干巴巴的点心。
唐诗真真是没想到,她穿过来受的第一个委屈竟然是因为点不值钱的吃的……
那边严子墨卸下一身冷清,柔声道:“孩儿今日无事,想来许久没来探望,实在不成体统。”
恶婆婆正拍着她儿的手笑得慈爱,闻言就像点着了的柴火垛,一下就燃起来了,声音都尖锐了三分。
“我儿军事繁忙,我一农妇再不明事理也明白我儿事务重要,倒是我这好儿媳,整日得了闲窝在那房里,要不我遣了人去请,怕是闭了眼到了地下也见不成我这好儿媳喽!”
唐诗本是缩在角落里扮演盆栽之角色,她是万万没想到严子墨一句无心之言也能让她被
猛地抬眼,唐诗就和那人一双细长的深色眸子对上了,而后又佯装镇静地严子墨的整张脸扫了一遍。
到底是在军营里磨练出来的人,严子墨的肤色并不算白皙,倒也不黑,一双剑眉又添了几分英气,许是生自边关的缘故,眼窝也比常人深一些,使得鼻子侧面看过去更加□□,嘴唇不厚不薄,嘴角微微勾起。
唐诗愕然,是真的说不出话了,身为资深颜狗,她不答应自己嘴里蹦出任何粗鄙之语,污了神仙的耳朵
妈妈呀,假如她能早点见过见到这下了凡的谪仙般的人儿,她早脱粉她“老公”了好吗
这颜值,真的太能打了,天天在军营练习这皮肤状态也太好了吧,不知道用的什么保养品……
严子墨一抬眼,又换上了一脸的冷若冰霜,眼神还里满是责备。
“国公之女,一向娇宠恣意惯了,什么规矩也不懂,娘又何必和她计较。”
一句话,把唐诗从天堂拉回人间,她晃了晃头,恨不得为自己的一时迷乱打自己一巴掌。
这人这么毒的一张嘴哪里是下凡的仙子,顶多是个没摔坏脸的凡夫俗子。
况且,她现在看到他,胸口就疼
原主之前没少和这恶婆婆掰头,又一向和男主不和。严子墨自然是心疼他娘多些,是以话语里不自觉加重了语气,屋里原本和气的氛围瞬间消散了不少,下人皆低下头目不斜视。
唐诗真的有些委屈了,从恶婆婆拿了她一血到严子墨开辅助double kill,她什么过分的话都没说好吧。
谁也怪不了,就怪她穿错了角色。
恶婆婆和严子墨俩人还真是亲娘俩,斜她的眼神都别无二致,唐诗顿时孤立无援,目光在慌乱地转到萝儿身上时才放出一丝光线。
她怎么把这个忘了呢。
朝着萝儿招了招手,唐诗接过萝儿手里的食盒,不轻不重地放在桌子上。
“媳妇来前念着今日的日头不小,就亲手备了点汤水,也好解解暑意。”
唐诗说着拿出食盒里的小壶,拿出来倒了正正好好装了两碗,她各摆了一碗在俩人面前,随后又站回到原位,温顺极了。
还好她之前想着给自己也备了一碗,要不然现在只能拿出一个人的量还真是尴尬。
歪打正着。
果然,恶婆婆虽然没说什么,脸色倒没那么臭了,就是和严子墨一样端着架子,俩人谁也没碰一下。
碗里的豆汤还冒着凉气,这么热的天,从她的院里到这里,没一会儿功夫过不来。
严子墨思忖着拿了桌子上的食盒,果然,盒子的中间层,几块硕大的冰都化得差不多了。
严子墨不咸不淡道:“娘子真是有心了。”
唐诗笑得温婉,得了乖自然不好太张扬,就是要这样细物无声地打动他才好。
日头到了晌午,恶婆婆自然不愿留她在这一同用膳,也没多为难她就放行了。
屋内,恶婆婆亲切地拉了严子墨絮叨,桌上的那两碗绿豆汤还缕缕冒着冷气,看着就清凉。
手刚落上,凉气就直扑手心,恶婆婆放了片刻便又松开。
“哼,还挺会耍心思的。”
严子墨不置可否,不知在想些什么。
过了半会儿,恶婆婆扬声道:“小翠,拿去倒掉!”
待回到院落倒在了床上,唐诗才发觉自己嘴上的皮爆了一片,额头上的汗更是布了一片。
累,太累了,这可比她扛着单反追“老公”累多了。
而那边,严子墨夹了一筷子菜到她娘碗里,状似无意地问道:“嬷嬷今日在屋,可瞧着夫人有什么举动?”
齐嬷嬷摇头:“夫人今日温顺得很。”
如此,严子墨便眸光一暗,什么也没再说。

反派女主保命日常完整章节免费阅读

许是白日在恶婆婆那里受了惊吓,唐诗拱着被子一连睡了五六个时辰才悠悠转醒,现在她正揉着眼睛打哈欠,头上还顶了几撮呆毛。
“夫人可要用晚膳?小厨房新来的厨子是江南那边请过来的,正候着呢。”
见唐诗一瞥一瞥地看向桌子,萝儿颇有眼力见儿地出声提醒道。
睡得还有些发懵,脑子也不清醒,唐诗随口一问:“什么新来的?”
萝儿忽地就不出声了,只迷惑地看了她一眼,随后惴惴不安地低着头,其他几个丫鬟见状也都垂首不语。
……
唐诗沉默了片刻才后知后觉地回想起,原主自***味刁钻,嘴刁得很,嫁到将军府后光是厨子就被她辞了七八个。
其中一个还是男主家乡那边过来的,做的一手好菜。不过唐诗吃不惯那辣味,直接让人卷铺盖卷走人,为着这事男主心里对她的厌恶也多了几分。
她就不该问
唐诗托腮无语,她怎么感觉自己在掉马甲的路上越走越远。
“吩咐下去,让厨房随便做点拿手的就好。”
这么说,总没有错了吧。
小厨房的效率还真是高,唐诗仅换了身外衣的功夫,一道道品相精美如海的菜就呈了满桌,随之而来的还有那端坐在圆凳上摆弄着腰间玉佩的严子墨。
唐诗连忙往头上抹了把水,好让呆毛服帖一些,她又行了礼,也不敢入座,眼前的美味佳肴也都索然无味了。
“娘子也坐下尝尝,看这粗食能不能入得了娘子的口。”
话里话外,夹枪带棍。
唐诗应了声,倒也不敢刻意坐得太远,就捡了严子墨身边的位置坐下。
严子墨举了筷子夹向放在他眼前的一道菜,余光却暗暗打量身边这人,目光在触及唐诗头顶那一撮微微***的呆毛时停住。
看着,倒是比平时柔和许多。
今日从府里出来后他径直带人去了军营,直到天黑了才归家,正赶上萝儿带了人从小厨房一道道传菜,他抬脚就鬼使神差跟了进来。
桌上四凉四热,八道精美的菜铺了一桌,两个人吃都是浪费,更何况这菜全是为她一人预备的。
唐诗在那人责备的眼神直直扫了桌上好几遍后心道不好,怕是自己又要撞枪口上了。
果然——
“娘子真乃大富大贵之人,吃的也比常人丰盛一些。”
唐诗自己也没想到,她特意吩咐了萝儿随便弄点吃的就好,谁成想……
唐诗:萝儿,其实你才是我最大黑粉头子吧
唐诗也找不出什么合理的借口,只好一脸讨好的笑,伸手把最中间的那一盘鱼往严子墨的方向推。
“这醋鱼做得不错,滑嫩可口,相公平日里公务繁忙,要多吃些才好。”
说我奢侈?
吃吧吃吧,这样咱俩就是共犯了
微一点头,严子墨还真就夹了一筷子鱼肉送进嘴里,算是给了面子。
严子墨吃饭是讲究食不言寝不语那一套的,大概是长期在军营里练习练出来的,严子墨吃饭速度很快,闷头才小一会儿大半碗米饭就下肚了,看得唐诗暗暗惊异。
作为母胎solo二十余年的三好女青年,唐诗也是第一次与异性同桌而食,心跳都比平时跳得欢快了点。
唐诗禁不住吃一口饭就瞄身边的男人一眼,顺便***下神仙颜值。
严子墨何等警觉之人,早在唐诗的目光瞟向他的时候就捕捉到了,他一抬眼,唐诗又赶紧夹着饭粒往嘴里送,只留给他一个黑溜溜的小脑袋。
放下碗筷,严子墨也没起身就走,看唐诗还是闷头拨弄碗里那点白饭,不住抬声开腔。
“看来这江南的大厨也没甚本事,这么大桌的菜徒有其表,娘子竟半点也不碰,看来是不喜得紧。”
正等着那人落了筷离开,唐诗闻言猛地抬头,头顶上的呆毛跟着晃了几下才稳住。
这都什么玩意儿!吃个饭也不让她安生
“这厨子手艺不错,是妾身身子乏了刚起,胃口不佳。”
唐诗顺陂下驴,说着还真放下了手里的碗,拿起手边的茶杯呷了一口,一派食欲不振。
“不知这菜色相公可还满足?满足的话妾身明日还吩咐了厨房去做,这也是妾身一点心意。”
这话说得唐诗自己都要信了,她就不信严子墨好意思伸手打笑脸人。
“为夫糙人一个,吃不出好坏,倒是夫人若想聊表心意,不妨亲自下厨,只要是夫人做的,为夫自然是吃得满足。”
严子墨很好地掩了眼神里的一丝不屑,这位娇生惯养的小姐不知道何时学聪明了,性子软了不少。
“啪!”
这无形的一巴掌……真疼
“哈!哈!哈!”
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这个时候唐诗也不知该说什么好,索性尴尬又不失礼貌地笑。
或许笑一笑,严子墨就能放过她了……
严子墨一怔,敛了眼里的浅浅笑意。他真是疯了,留在这里看一个疯子发疯。
愚蠢。
一甩袖子,严子墨长腿一迈推门离开,窗外夜凉如水。
一连几日严子墨都不再踏足小小的西厢房,就连那日他说的要她洗手作羹汤都像是一个无心的笑话,说过就忘了。
唐诗一人自由安闲,倒也落个清闲,最多偶然请个安在恶婆婆面前刷刷友好值,安利安利她的绿豆汤。
午后无事,也无困意,窗外的几只鸟儿飞得老高,唐诗唤了几个家仆将搁置在里屋里的美人榻搬了出来,手里捧了盆瓜果悠哉悠哉地望树望天。
日头不晒,暖烘烘的阳光透过翠绿的枝叶落在身上,让人也变得慵懒,不多时唐诗就侧着身子睡了过去,鹅黄色罗裙上几片绿叶适宜得彰。
萝儿打远一看,只见美人榻上卧美人,真真是美如画也。但娶了这般恶毒的女子,她还是为将军不值。
“夫人,宫里来人递了折子。”
半梦半醒间萝儿的一句话惊得唐诗脸色一变,睡意全无。
宫里?
这才几月份,中秋节未到,宫里递的什么折子?
唐诗对宫里的事格外***,当下就急忙忙地抽走了萝儿手里的折子,一通仔细看下来后足足有好一段时间唐诗才铁青着脸合上了折子。
原因无他,不过是静怡公主生贺,邀了一些朝里有封号的诰命夫人来宫里一同小聚一下罢了,这也是这个朝代公主生贺的一种传统。
唐诗的心却忽然提到了嗓子眼,不为别的,原因恰恰出在静怡公主身上。
静怡公主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五公主,今年才到了要出阁的年纪。
五公主虽没倾城之姿,却独有一种小家碧玉的气质,加之背后又有皇上给她做后盾,想必到时候嫁的也是人中龙凤。
可不,嫁的不仅是人中龙凤,还是当今朝上数一数二的大将军——严子墨
唐诗在看到原文这一部分的时候真差点一口老血喷死这个作者,玩什么梗不好非要玩点白月光这种膈应人的梗,看得唐诗心里一阵别扭。
原主心里藏着那个教书先生,男主也不含糊,从关外凯旋归来后,在一次老皇帝的寿辰上好巧不巧地就救下了在湖边放风筝险些跌落湖里的五公主。
男主的长相自然是不用多说,连唐诗这种职业站姐看了都想转粉,更何况是自小长在深闺中对爱情布满了美妙幻想的妙龄女子?
五公主从小精六艺通四书,家教礼数无一不好,才碰到男人浑厚的大掌就羞红了的一张脸带着女儿家的娇羞,那股子火嗖地一下,直接窜到了男主的心里。
怎奈那时候的男主才刚崭露头角,男主光环着实不太强,就被老狐狸般的国公钻了空子拐到了自己女儿这里。
“这什么鬼白莲花,拿的分明是女主角剧本好吧……”
唐诗神情恍惚,还有些不敢相信白莲花来得这么迅猛,真是让她措手不及。
“夫人,您说什么?剧……剧本?”
萝儿一双大眼转来转去,对她家夫人说的什么剧本一头雾水。
唐诗咋舌,这怎么还把她心里话说出来了呢。
唐诗连忙补救:“对,我说话本,你去外面买几本话本回来。”
见萝儿一溜烟地跑出去,唐诗还在后面补充道:“就要富家小姐和穷书生被棒打鸳鸯的话本!”
对,专挑富家小姐和穷书生一疯一傻缠缠绵绵到天边的爱情故事
“棒打鸳鸯?”
温润的声音自身后传来,唐诗还没来得及收回的手尴尬地停在半空中,她身子未动,只扭过头去看。

小编今天点评

反派女主保命日常穿书(唐诗严子墨)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但愿你知道,有个人时时关怀着你,有个人时时惦念着你。像星光闪闪的,是你含笑传情的眼睛。它缀在我的心幕上,夜夜亮晶晶。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呜呜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