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仙妻男当(凤扬班煜)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仙妻男当(凤扬班煜)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仙妻男当(凤扬班煜)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异能魔法时间: 2019-05-10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仙妻男当》这部小说隆重上线了!让作者困成熊猫带你走进剧中。凤扬被生父斩断灵根,除了神籍。他不甘心一辈子留在人界,便在某大街开了“一家”心理诊所,周末开诊,平日在学校上课。他想要以救助人类的方式来集够善缘,重新得到飞升机缘。 小编今天为您共享仙妻男当(凤扬班煜)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仙妻男当小说摘要

“太子,快来吃些东西吧?”这时牢房外忽然传来紧张中带着焦虑的声音。一个看起来不过七八岁的小童向牢房内递进来一碗饭菜。他不安地向后瞄了瞄,小声又叫了声:“太子?”
“花诚?”凤扬吃力地站起来向门口走了几步,从昏暗中寻出小侍从的身影:“你怎么来了?”
“我来给您送些吃的,不过我得赶紧走了,假如被他们发……”话还没有说完,小童的左肩被凭空出现的力量狠狠一击,“咣啷!”一声,尚未来得及被凤扬接过去的饭菜洒了一地。
“下贱东西!”门口大步走进来一个眉间带疤,看起来颇有些可怖的年轻男子,“谁借你的狗胆敢给他个罪犯送吃食?”

仙妻男当章节在线阅读

“齐泽,你没下去?”有比别人快几步回班级的同学看到齐泽还在教室,脸色看起来不太正常,好奇地问。
“下去干嘛?爬上爬下的也不嫌麻烦。”齐泽避开同学的目光坐回自己的座位上,“再说了,在这儿看就能看全程,你们下去只能瞅两眼,不还得爬回来?傻不傻?”
“话不是这么说吧?怎么说大家都是同学。”学委也进来了,觉得齐泽说话不受听。虽说平时是不见齐泽跟凤扬关系怎么近,但好歹同一个屋好几年。
“算了,他不就那样。”班长拉了学委一把,示意学委别说了。齐泽这人是他们这种重点学校里少有的异类,学习不好,靠家里关系进来的,平时就一副社会人的模样,所以人缘不怎么样,本来就跟他们不是一路子。也就学委家关系也硬吧,所以敢这么跟齐泽说话。
“好,咱们说咱们的。”学委瞪了齐泽一眼,“你们说凤扬命得多大,二班在外面上体育课呢,我刚听他们说凤扬是从六楼跳下去的。那可是六楼啊!我真的以为他就算不死也得摔成重伤,没想到他竟然能站起来,真是大写的服。”
“他为什么跳楼啊?”有人问。
“对啊,感觉他最近似乎是有点儿不对劲。周测成绩一次比一次差。”虽然他们马上就要高三了,但是凤扬的成绩很稳定来的,从来没掉下前三过。可是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就忽然开始走下坡。但是凤扬平时不太喜欢说话,所以放眼全班也没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是挺让人想不通。哎该不会是……”学委的同桌王娜不由自主地看了齐泽一眼,随即又很快把嘴巴闭上了。
“不会是什么?”学委问。
“没什么。”王娜摇摇头,没敢再说。她和凤扬一样也是走读生,有一次看到放学的时候齐泽堵过凤扬来的。可当时她坐的车只停了一会儿就开走了,所以也没弄清到底怎么回事。但她有种希奇的感觉,凤扬的事搞不好就是跟齐泽有关。
班长也没再追问。陆续进教室的人很快就对凤扬为什么跳楼这事展开***的讨论。有人重新站到了窗口。由于班主任没在,且有人跳楼这事放在哪个年龄段可都是大事,于是整个教室里都是议论声。
齐泽没说话,这时外头传来救护车声响,他便又转头朝窗外看了下。他就坐在窗子旁边,加上个子又比较高,所以稍一探头就能看到。他看到凤扬上了救护车,在心里咒了声:最好一路开到西天,别特么到医院!
咒完他便拿出手机用他平时很少用到的号码给凤扬发了条短信。
——你最好给我管住你的嘴!别特么说些用不着的,不然让我知道了***你衣服把你扔校门口展览!
车里忽然响起了信息声,凤扬却是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是自己的。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在心里“呵”一声,不甚熟练地回道:那你还有半天时间给自己选块墓地。
林静芸见凤扬笑脸有些诡异,不似以往,担忧地问道:“凤扬你没事吧?”
凤扬说:“没事。”
他等车的过程中只偶然回复一下班主任的问题,其他时间脑子里一直在想事情。他把这个时代的背景和凡人凤扬的一生都快速过了一遍,所以他知道,发短信的人是齐泽。
这个齐泽,可以说是凡人凤扬跳楼的要害了……也别说凡人凤扬,反正他现在也跟凡人几乎无异,就称凡人凤扬为“小凤扬”吧。
为什么小凤扬要跳楼,说来倒也简单。
小凤扬很小的时候父母双亡,跟奶奶相依为命。本来老人家还活着的时候,祖孙俩一个努力拾荒,一个努力学习,生活虽然清苦不易,但倒也过得去。可就在三个月前,凤奶奶突发心脏病过世,只留下了小凤扬一个人。这对于只有奶奶这么一个亲人的小凤扬来说绝对是个莫大的打击。
可假如只是这样,他倒也不至于跳楼。坏就坏在他放学心不在焉走在路上的时候,差点被车撞到,还被人快速拉了一把。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齐泽他亲姐姐的男朋友顾子洋。
顾子洋人帅钱多,是个妥妥的富二代,跟齐泽的姐姐齐欣在一起之后对她一直不错,出手也十分阔绰,连带着齐泽也沾了不少光。平日里顾子洋没少请齐欣和齐泽吃饭,还有送电影票,一起出去玩儿什么的。可就打那次在路上无意中救了小凤扬一次之后,这位富二代顾公子也不知道是着了什么魔,对小凤扬还念念不忘上了。
喜新厌旧的事情不少见,更别提刚成年的人,感情的事本来就做不准,换个男女朋友也是常事。但齐泽的姐姐一心想要“嫁豪门”,眼看着自己好不轻易勾到手的高富帅跑去喜欢别人,还是个男生,她能不憋着一口气?她跟齐泽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差别只在一个里外都坏,一个是黑心莲而已,于是这就把小凤扬恨上了,抓着机会就为难他。
小凤扬不放心奶奶一个人在家,所以一直走读。但奶奶过世之后开学的这个学期他也没有住校却是因为住宿费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有点多。他们中学是市重点公立院校,虽然比起私立校收费已算很少,每学期住宿费只需要五百元。但这五百元钱对于他来说也不是个小数。
奶奶拾荒本就收入微薄,平时连药都舍不得买了吃,总是想着能攒点钱就攒点钱,好给小凤扬念书。小凤扬知道奶奶不轻易,所以从小就养成了节约的习惯。虽然下了晚自习最早也要九点半,但他仍然会骑着他那辆除了车铃不响之外哪哪都响的自行车回家。
如今这辆自行车已经报废了,因为齐泽带人堵在路上把它给砸了,就在昨天晚上。
“凤扬,到地方了,你能下来吗?”林静芸这时说,“不能的话老师背你。”
“谢谢,不用。”凤扬说完下了救护车,无视旁边的轮椅,一步步朝着门诊走去。
“你腿脚有伤,还是坐轮椅吧?”随车医生推着轮椅过来说,“不然一会儿走到里面搞不好会更严重的。”
“对,坐这老师推你。”林静芸说。
凤扬略一犹豫,坐下来了。主要是他忽然想到他要节约点灵气。为了把凤宇炎和野鸡继室几个关在玄冰牢里,他用了太多的灵气,这会儿可不能再乱来。
校医推着凤扬,林静芸跑着去挂了急诊。凤扬跟她们一路到了诊室,本来以为差不多随便看看就得了,没想到医生一听说是跳楼的,赶紧给开了各项检查。要不是林静芸担心时的模样实在有些像故去的母后,凤扬绝对掉头就走。
既然是跳楼,拍片必然少不了。校医本来还想着,论骨伤的话,腿部估计伤得最重。但是这一拍却拍出了奇希奇怪的东西。
“这是什么?”校医发现凤扬的左手腕处有个瘦小的骨胳状物体,“凤扬,你袖子里藏东西了?”
“嘎!”校医的话刚落,小侍从花诚从凤扬衣袖里费劲扒拉拱出小脑袋。
“安静!”凤扬说。
花诚当即闭上“嘴巴”!
“他真的是从六楼跳下来的?”医生看着片子,简直不敢相信。左腕处多出来的骨胳是跟主体分离的,一看就跟人无关。其他地方,除了左小腿有极稍微的骨裂之外,别的地方一点问题都没有。
“你这同学,骨头是钢筋做的嘛?”旁边的实习医生小声问。
“医生,麻烦您一定帮他仔细检查好。”林静芸说,“是真的没问题是吗?”
“骨头方面确实没什么大问题,左小腿腿骨有极稍微的骨裂,最好养一养。其他的得等核磁结果出来再看。”医生说,“这样,核磁最快出结果也要一个小时以后,您可以先带您的学生去把伤口处理一下,另外再做个破伤风试敏看看能不能打,能打就打上,以防万一。”
“好,那麻烦您了医生。”
“还有心理疏导也要跟上,现在的孩子,学习压力太大了。”年迈的老医生叹口气,看着凤扬又说道:“好孩子,有什么事记得要想开一点。还有,这只小鸟你还得藏起来,医院里可不让带人以外的动物进来。你这要是被人看到可不得了。”
“是是是,我们一定注重。那您忙。凤扬,走吧。”林静芸拉了凤扬一下,没拉动,“凤扬?”
“……这位老爷子,人确实是要想开一点。”凤扬轻拍拍花诚示意他钻进袖子,同时用他略显清冷的声音说道:“已故之人自会有她新的去处,您若放不开,反会令她左右为难。像您夜里睡觉前总是习惯性在右臂上压些东西的这种习惯,最好还是改掉吧。”
“你在说什么啊?”实习医生跟林静芸,还有校医都是一脸懵逼。
老大夫却是十分震动。他的老伴半年前过世,生前有颈椎病,总说枕什么都不如枕着他的胳膊***,所以这一枕就枕了好多年,他也习惯把自己的右臂给老伴枕。后来老伴过世,他每到晚上就会觉得右臂上空空的好不习惯,便将老伴生前给他做的一个布老虎放到右臂上压着睡。
可这些只有他们家里人才知道的事情,一个学生怎么会知道?!
林静芸忽然有些担心凤扬脑子是不是摔坏了,再加上看到老大夫的表情,赶紧拉着凤扬往外走。
凤扬这次顺力跟着,而屋里的实习医生则小声跟老大夫说:“老师,这孩子似乎有些神神叨叨的啊,脑子不会是……”
老大夫觉得不像,究竟说他的事说得实在是太准了。但他也并不打算把这事说出来,于是压下那份震动,问实习医生:“下一个患者呢?”
实习医生像是忽然反应过来什么,一拍腿:“啊对哦,怎么还不进来?”
他们这里白天人多,所以急诊处每次可以进两个患者,一个看病,一个排着。剩下的都在外面等。她的老师这里人尤其多,可怎么从刚才开始一直就没有另外的患者进来呢?
实习医生出门一看,人都竟然排到其他诊室去了。有个大姐忽然转过头来,一看她这边没人,才如梦初醒般往这边过来,边走边说:“哎,这里这不是有人么?刚才怎么干敲门没人应呢?!”
实习医生:“……”完全没听到敲门声啊!!!
外头阳光大好,实习医生却觉得心里一阵发毛。

仙妻男当章节完整阅读

林静芸带凤扬离开急诊室之后就去交了药费,取药。而校医见凤扬并无大碍的样子,就出去买吃的去了。凤扬跳楼的时候是上午第四节课,可这会儿都已经下午了,还有来往返回的加上精神紧张带来的消耗,几个人都有点饿。
凤扬的伤口处理完了,他又拿出兜里的纸沾了些水把脸上其他地方擦干净。这会儿脸上看起来倒是挺白的,就是衣服上滴的血迹有点触目惊心。
但不管怎么说,好歹把检查做完了,脸色也恢复了一些,林静芸又多少放了一些心。
凤扬坐在护士站四周打量来往的人群。他刚做完试敏,正在等结果。本来这一针他一点也不想扎,之前那些检查也就罢了,凡胎肉体的,他也不想再过多地损耗灵力去修复些小伤,所以检查也就检查了,可这竟然还得扎针!林静芸十分坚持,说必须打破伤风针,于是凤扬活了二十个年头第一次主动让人刺了下他的皮肉。
这班主任长得像谁不好,偏像他母后!
“今天上午的事……”林静芸一边掐着时间,一边闲聊般地说:“今天上午的事方便的话你能跟老师说说么?”
“一时想不开而已。”凤扬盯着腕上小小的皮试包,“不过现在已经想开了,也不想再对此多言。另外今天的医药费,我会尽快还您。”堂堂凤王大太子查个伤竟然还要花别人的钱,简直说不过去。更无语的是,兜里就两块五毛钱那其中的一块还缺个角!手机里的那个什么破钱包,里面加一起连十块都不到!
“我说凤扬,你说话怎么变得怪怪的?”林静芸觉得旁边这个凤扬跟之前的凤扬不太一样了。以往凤扬也是不太喜欢说话的,但那时的凤扬柔柔弱弱,特殊温顺有礼貌。不像现在她旁边这个……说不上哪儿不对劲,似乎哪儿哪儿都不对劲。就是那种……乍一瞅就不像好人的感觉?
“再怎么说也是死过一回的人了,有点儿变化这不是很正常么?”凤扬本来是想装一下的,但他的性格着实不是那种为了让别人看起来正常一点就去约束自己的人,于是他弯了弯唇角,盯着林静芸的眼睛,放轻声说:“老师,看着我。”
“看你干嘛?”林静芸说是这么说,却还是看了看凤扬。紧接着,她就感觉脑子里似乎渐渐发空,四周的一切变得模模糊糊的。嘈杂的声音也离她越来越远了,只有一道声音越来越清楚……
“记住,凤扬从现在起不是原来的凤扬,他脾气不好,最讨厌有人跟他磨叽,总之他变成什么样都很正常。你不要迷惑,不要好奇,更不要去过多地关注他,知道么?”
“哦。”林静芸茫然地应了一声。
凤扬打了个响指,继续看他的包。
林静芸缓缓醒过神来。她刚刚想说什么来的?怎么似乎忽然忘了?
凤扬这时发现时间差不多了,起身说:“我去看看试敏结果。”
林静芸忙说:“等一下!emmm……哦对了!你记住,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千万不要再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知道么?因为不论你当下多么艰难,只要你能熬过去,肯定还有春暖花开的一天。但是假如连命都没有了,那一切都不可能了。嗯!没错,就是这句!”
凤扬:“……”
这女人,精神意志还挺顽强。
果然,一个月流七天血都不死的生物你不能太小看她。
凤扬本来想告诉林静芸,“命”这个东西它是可以以不同形式存在于不同空间的,但一转头看到林静芸皱起来的眉头,他也懒得多说什么了。
小凤扬从来没有打过要做试敏的药,所以凤扬也没从身体内的记忆中找出怎么样才能算不过敏。他也不知道破伤风疫苗这个东西试敏是试在手腕上,但疫苗却是打在***上的。
于是当护士把药拿出来,让凤扬脱裤子的时候,凤扬整张脸黑得像锅底。
“你刚刚说什么?”凤扬怀疑自己的耳朵可能出了问题。
“我说脱裤子啊。打***针不脱裤子脱什么?”护士心说这小伙子年纪不大怎么耳朵还不好使了?不过头上顶块纱布还这么漂亮,真是难得。比时下那些什么小鲜肉的好看多了,特殊是那双眼,里头似乎缓缓燃着一把火,怎么那么让人移不开眼呢?
“不打了!”凤扬转身就走。
“别呀!那多浪费?”护士说,“这可都是钱。”
“凤扬你要去哪儿?!”林静芸忙把人喊住,“针怎么不打了?”
“他不想脱裤子。”护士笑说,“估计是不好意思了。要不药我先放这儿,您再去跟他谈谈,不然这药可就白买了。”
“啧,这孩子,以前没发现他这么倔啊。那麻烦您了,我尽快带他回来。”林静芸说着追了出去。
凤扬出了医院门,刚好遇上买饭回来的校医。
校医转了一圈也没看到有什么卫生又营养的东西,就到外面的中式快餐店里买了三份照烧鸡腿饭,还买了三瓶水。她见凤扬出来,问他:“凤扬你要去哪儿?我买饭了,咱们先找个地方吃一口。”
凤扬确实有点饿了。在他重伤之前,他是不需要进食的。但现在他空有凤族之灵,用的究竟是凡人的身体,所以他也会感到饥饿。
于是迈出去的脚步又收回来了。
林静芸上来就照着凤扬后背一巴掌糊过去……
没糊上,差一厘米的时候她冷不丁想起来这好歹是个伤患,于是她及时收回手:“你这小子,试敏都做完了怎么还就不打了呢?这有什么好羞的呀?我跟你说护士一天不知道要看多少个***,你就是脱光了在她们眼里也不过一块肉!”
凤扬:“……”
校医:“……”
正在旁边跟一位医生说着什么的不知道是哪一科的护士闻言尴尬地看过来,其他离得近的人听到林静芸的话,也忍不住“噗!”一声,下意识看了凤扬一眼。
凤扬一阵手痒,无比想一巴掌拍晕这个不老林!
林静芸瘦高个,大眼睛,两耳架着黑框眼镜。她瞅着挺年轻,但实际都已经四十七岁了。就是看起来似乎还四十都不到,所以班里的同学给她起了个外号叫“不老林”。
凤扬捏了捏手骨,皱眉说:“不打。”
林静芸:“必须打!挺深个口子,而且都触地面了,不打不行!”
校医也说:“是啊凤扬。要是口子浅我们也不勉强你了。但你的伤口挺深的,所以还是打一针更保险。”
凤扬这人就是吃软不吃硬那伙的。谁要跟他横,他能把对方往死里整。但是谁要出于好意关心他,他心里就算烦躁,那股邪气儿也使不出来。于是他沉默了一会儿,决定退一步。他说:“打也行。不过我有个条件。”
林静芸:“放心吧,除了护士没人想看你的***。”
凤扬:“……”还人民教师呢!***就这么高频率的挂在嘴边!
林静芸感觉凤扬要火,但这事是不能退让的。
于是凤扬就这么跟着之前要给他注射的护士进处置室。这里一般都是给患者包伤口什么的,成年人肌肉注射也是在这里进行,医院也挺注重患者***。
护士手里拿着药,凤扬就把门关上了。他一转身,便对上了护士的眼睛。
护士拿着针管,眼神顷刻间变得直勾勾的。
凤扬走过去,把护士手里的针管拿过来,拔开盖子。他将药液注到洗手池里,随即又把针管放回了护士手里,压低声说:“针已经打完了,知道么?打完了。”
护士呆呆地点点头。
凤扬笑着打了个响指,转身就朝外面走。
护士回过神来觉得有点懵逼,但是一看针管已经空了,而且脑子里似乎就是有个模糊的印象告诉自己,针已经打完了打完了打完了。
那应该是已经打完了吧!
凤扬出去之后一副受过虐的表情,林老师一看也就没多怀疑。三人各拿了一份照烧鸡腿饭往医院食堂走去。那儿有公众餐位,这个时间应该没多少人,可以坐下来边吃边等。
林静芸开了盖子,想都不想就把自己的鸡腿放进凤扬碗里:“多吃点,流了那么多血好好补补。”
凤扬说不用,但是他要还的时候林静芸按住了他:“让你吃你就吃,跟老师客气什么?”
于是凤扬就没客气,道了谢,心里多少有点感动。自打他母后过世之后,家里除了小花诚就已经没什么人关心他了。
林静芸还想说些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她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这话还是不说的好。似乎潜意识里有个声音告诉她,别说了,对面的这小子不喜欢有人磨叽他。
正巧这时候凤扬的手机铃声响起来,一下把她的想法给岔了过去。
打电话的人是齐泽。
上午的时候齐泽给凤扬发短信,凤扬告诉他让他预备好棺材,他看完差点一口气没导上来,想都不想地拿着手机来了句“你个逼崽子!”
结果好死不死地被代课的老师给闻声,还没收了他的手机!
齐泽找人写了一千字的检讨之后才好不轻易把手机拿回来,打个电话要问问凤扬是不是活腻了,竟然敢给他回那样的信息!
文二的体育课在上午,他们文一在下午。这体育课自由活动,男生大半都去打篮球,齐泽却连篮球都不打了。未来的富二代姐夫被撬走,加上平日里连个声都不敢吭的小绵羊忽然敢跳起来咬他一口,这让他十分着恼!
齐泽现在满脑子都是一件事,收拾凤扬!他要让凤扬知道,谁才是那个说了算的!
嘟……嘟……嘟……
凤扬瞅了眼手机,挂了。
被接连挑衅的齐泽愣了一下,张口就骂:“我草他妈!这个傻逼竟然敢挂我电话?!”
有个叫张青杰的总跟齐泽混在一起,他也觉得挺惊奇:“妈的,这小子敢挂你说话,他不是把脑子摔傻了吧?要不要再打一遍试试?”
齐泽也正有此意,连忙又把电话拨了过去。
凤扬本来没想接,因为他最不屑的事就是打嘴炮。这会儿齐泽也没在他旁边,他顶多骂上两句,毛用也没有。但他忽然想到一些问题,于是他把手机接起来了,“喂?”了一声之后,还点了录音。
齐泽一听电话通了,张口就骂:“凤扬你妈的你竟然敢挂我电话?!你皮痒了吧!”
凤扬说:“你谁啊?”
齐泽:“别特么装傻!我是齐泽!我说凤扬你胆子见长啊,竟然敢让我预备棺材?预备棺材干什么?给你用吗?我***妈的你他妈多大脸?!有胆你今晚别回来!你要敢回来我特么就弄死你你个大傻逼!抢人男朋友的……”
凤扬笑笑,挂断,关机。
齐泽话还没说完呢,听到嘟嘟声,一肚子气。他又打了一次凤扬的电话,凤扬那边关机,他这气就更盛了。于是体育课还没下课,他就联系了一个他熟悉的混子。那人人称“刘哥”,但具体名字叫什么齐泽也不大清楚。反正以前在台球厅熟悉的,手底下养着不少人。
刘哥那边电话一通,齐泽就说:“刘哥,是我,齐泽。你掐我放学的点儿来我学校身后那家超市等我一下呗?来的时候记得带绳子。还有,要是方便的话你帮我弄点儿能让人兴奋的东西,我有用。”
被叫作“刘哥”的人笑说:“哟,小齐啊,这是谁把你惹着了?”
齐泽说:“一个傻逼!”
刘哥说:“我这忙,出不去。这样吧,晚上我让人把东西送你说那地儿,你就去超市里拿一下就行。”
齐泽道了谢,瞪眼盼着放学。
他忽然有点后悔了,早知道刚才就不应该恐吓凤扬的,万一那小子吓得不敢来,他这口气往哪出?这次不管怎么样,他肯定得让那小子挂彩,而且得让顾子洋断了念想。
他就不信凤扬的脸花了,身体也烂了,顾子洋还能喜欢?顾子洋不就喜欢凤扬那股干净秀气劲儿么?看他把这些弄没了,凤扬还拿什么让顾子洋喜欢。
一想通,齐泽的心总算顺了些,晚自习上尽想着放学之后要把凤扬怎么怎么样。
而这时的凤扬也已经拿到了核磁共振和其他一些出结果比较慢的报告单,他确定没什么事之后,开了些消炎药要往学校走。
本来按林静芸的意思是让凤扬早点回家休息,但是凤扬还不想回去。林静芸一想,凤扬回家里也是一个人,万一再想不开也是个问题,便就没反对他的想法。
师生三人回校的时候大概是晚上七点半,学生们正在上晚自习。校医直接回了她的办公室,而林静芸则把凤扬送回班级之后叫了值班老师出去谈什么事。
同学们看到凤扬进来,都不由的向他了看过去。齐泽见老师们不在班里,嘴边露出阴狠的笑脸。之前忽然看到凤扬跳楼,他的确是吓了一跳,当时脑子里真的有一瞬间怕这小子有什么后手,但是现在他一点也不怕了。不就一个没钱没势没背景的穷逼么,怕毛啊?凤扬但凡胆子大点也不会去***。
“凤扬?你怎么没回家休息啊?”学委见凤扬经过她旁边往里走,关心地问道。
“我怕我回去了有人今晚睡不着。”凤扬勾了勾唇角,看向齐泽。他跟齐泽的位置在同一列,所以他们天天都走同一个过道。他坐在第三排,而齐泽,那是倒数第二排的。
“谁睡不着啊?”有人好奇地问了一嘴。
凤扬没说什么。他径直穿过自己的座位走到齐泽旁边,在全班同学惊愕的目光下,“咣当!”一声,一脚踹在了齐泽的椅子上。也不知道使了多大力,直接把齐泽的椅子腿踹断了。

小编今天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今天带来的仙妻男当章节全文阅读,全文情感细腻而真挚,过程出色有趣,很戳人萌点!大家可以相互共享,相互推荐,拒绝书荒!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