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他的小甜鹿(杜晚晚沈斯越)全本完结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全集免费阅读
他的小甜鹿(杜晚晚沈斯越)全本完结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全集免费阅读

他的小甜鹿(杜晚晚沈斯越)全本完结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全集免费阅读

小说分类: 娱乐圈小说时间: 2019-05-10

小说内容介绍

非常受欢迎的一本言情小说他的小甜鹿全文在线阅读推荐给大家,杜晚晚从小到大,一直觉得只要有钱,就可以天天都开喜悦心的。虽然她没钱的二十年里,过得也挺喜悦的。后来,她嫁给沈斯越,变成了一个有钱人。果然,有钱后的每一天都更加喜悦了。

杜晚晚沈斯越小说摘要

杜晚晚从小到大,一直觉得只要有钱,就可以天天都开喜悦心的。虽然她没钱的二十年里,过得也挺喜悦的。
后来,她嫁给沈斯越,变成了一个有钱人。
果然,有钱后的每一天都更加喜悦了:D
热衷饰演小角色的杜晚晚因为一个龙套角色火了,粉丝们歇斯底里地喊:“小姐姐,我们陪着你走花路!”
杜晚晚:“别别别,花路太挤,我喜欢坐阿斯顿马丁出门。”
**
校园剧片场,寰宇集团CEO沈斯越骤然以探班名义出现。整个剧组上至导演,下到茶水工,诚惶诚恐。
杜晚晚十分淡定地拍完了吻戏。
夜半无人,拍戏的教室漆黑一片。
被压到墙角的杜晚晚攥紧衣角,颤巍巍地喊:“沈……沈总。”
他撷起小姑娘鬓边一缕乌发,握在手中把玩。滚烫的鼻息尽数洒在她的耳廓,危险又旖旎:“你说,今晚我该怎么罚你,嗯?”
沈斯越寡欲克制二十八年,却不想彻底栽在了一个小姑娘身上
而他喝过最烈的酒 是小姑娘唇中渡来的那一口
一醉,就醉了一辈子
最爱她清露未晞时分,声声唤他,直至嗓音嘶哑

他的小甜鹿最新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第18章  有劳夫人帮我剪一支

杜晚晚轻颤, 正待开口, 就听男人压低嗓音笑道:“傻瓜。”
他的声音如和风般柔暖:“怪我没有说清楚,当时我即将到北欧出差两个月, 不能时常带你来。既然夫人喜欢,那我今后一定补上。”
沈斯越站直身体, 垂眼看着她。
杜晚晚微微侧过脑袋, 仰起瓷白的小脸。
男人的眼眸静谧深沉, 仿若一潭引人入胜的深泉。
眼尾微弯, 温柔缱绻。
一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直到九点半,沈斯越与杜晚晚才踏入星江壹号。
沈斯越跟她说的是:“带你去见两个朋友。”
电梯一开, 从迎宾侍应生那儿得到消息的周申、王肆南以及王肆南的小女朋友就已经等在电梯口了。
周申笑道:“终于来了!”他将目光投到杜晚晚身上,眼睛放亮:“这就是***吧?果然长得好看啊!”
眼前的男人长得非常精致, 但又不失男子气概。
杜晚晚弯唇道谢。
接着她一转眸, 就看到了王肆南。
杜晚晚微楞, “小王总?”
王肆南笑道:“弟妹啊, 难为你还记得我,幸会幸会。”
杜晚晚总算猜到为什么那晚沈斯越会打电话来逮她了O(≧口≦)O。
第一次陪酒, 就陪到他好兄弟的场子去, 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王肆南身后探出一个眉目清秀的女孩子, “你好呀。”
杜晚晚也眉眼弯弯地笑着回招呼:“你好呀。”
周申捂住胸口,夸张地说:“哇靠, ***笑起来太萌了, 我的心都被击中了!”
王肆南拿手肘捶了把他的胸膛, “正经点。”
沈斯越伸手揽住杜晚晚的肩膀,一一内容介绍三个人。
“周申,这家会所的归属人。”
“王肆南,东辰影业的少东家。”他低头,在杜晚晚耳边轻笑一声,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耳语道:“你提过的天凉王破。”
男人的嗓音低沉磁性,尾音刻意上扬,有股别样的***。
杜晚晚脸颊浮上一抹绯色,小声说:“我瞎说的。”
王肆南身侧的女孩子促狭一笑,眨了眨乌黑的大眼睛:“说什么情话呢?”
沈斯越将大掌从小姑娘的肩膀不动声色地移至她纤细柔软的腰际,唇角微扬。
杜晚晚心尖颤了一下,抬眸看他那张英俊的侧脸。
他继续内容介绍:“云朵,肆南的女朋友,跟你一样,还在读书。”
杜晚晚本以为沈斯越的朋友肯定也是跟他这人一般清清冷冷的商业精英形象,没想到看起来都十分随和。
随后,云朵热络地拉着杜晚晚聊天。
云朵今年也是大三,比杜晚晚小一岁,学的汉语言文学。当她得知杜晚晚是一名演员后,大吃一惊,兴致勃勃地问她片场趣事。
杜晚晚笑道:“你家小王总开电影公司的,拍过不少大片,你怎么不去问他?”
不远处,沈斯越、周申、王肆南以及被喊上来的郑恒正在一块儿打桥牌。周申耳朵尖,朗声笑道:“晚晚啊,别小王总小王总的,这可就见外了啊!叫声南哥,或者直接叫他王肆南。我也一样,你想叫申哥还是周申都成啊,随你喜欢!”
王肆南年纪比沈斯越大一点,最开始刚熟悉那会儿,周申管他叫南哥。深入结交后,周申发现这厮的心理年龄都没他成熟,于是就没再喊他哥。
云朵高声呛他:“姓周的,就你长了耳朵!别偷听我们说话!”
半小时后,郑恒出去接了个电话,周申喊杜晚晚与云朵顶上。他笑道:“尽管打,输了有你们男人。”
杜晚晚与云朵都不会打桥牌,推辞间,郑恒回来了。
杜晚晚弯起眼眸:“郑助回来了,还是你们打吧。”说罢,她就拉起云朵坐回一边的长板凳。
郑恒没有坐下,而是走到沈斯越身侧,弯腰附在他耳边道:“老板,老爷子那边要我过去一趟。”
沈斯越面色微凝,点了点头,“嗯,去吧。”
郑恒朝周申与王肆南颔首致意,笑道:“周少,王少,抱歉,先走一步。”
周申皱眉,“哎,怎么就走了呢!”
周申想把杜晚晚与云朵喊回来继续打,但沈斯越败了兴致,当即摆摆手表示不想再打。
三个男人倚靠在沙发上,侍应生换上酒水与雪茄。
云朵小声对杜晚晚说:“你先生似乎不太喜悦?”
杜晚晚遥遥望了一眼,道:“他向来这样,看不出喜悦不喜悦。”
那厢,周申不怀好意地朝王肆南使了个眼色。
王肆南勾唇看了眼沈斯越,扬声道:“云朵,过来。”
云朵会意,立马拉起杜晚晚蹦跶到沈斯越与王肆南身前。
王肆南大马金刀地坐着,拍了拍大腿,温柔地命令道:“坐上来。”
云朵松开杜晚晚的手,从善如流地钻进王肆南怀里。
紧接着,周申、王肆南、云朵三人兴致盎然地看着唯一站着的杜晚晚。
杜晚晚觉察有些怪异,不明白他们这是何意。她压根没想往沈斯越大腿那儿坐,于是便就走上前两步,在同样大马金刀坐着的沈斯越身侧坐下。
周申好笑地看着沈斯越,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沈斯越没在看他,目光直勾勾地落在杜晚晚身上。随即,他长臂一伸,扼住小姑娘的手腕,不费吹灰之力地将人带进怀里。
杜晚晚反应过来时,已经坐进了他的怀抱中。
他今天换了款香水,很淡,却清冷得要命。冷调的香水与男人身上特有的清冽气息混杂在一起,将她团团包裹。
明明是清冷的调调,却滋生出大片大片的旖旎来。
杜晚晚沉浸在这股气息中,不敢动弹。背后是他紧实宽广的胸膛,甚至,她还能感受到他强有力的心跳。
四周空气都被男人侵略感十足的荷尔蒙所充斥。
她的脸不可遏止地红了。
沈斯越一扫阴霾,难得露出慵懒满足的神色。
王肆南见目的达成,笑着喟叹一声,然后亲了亲云朵的脸颊,道:“乖囡囡,帮我剪根雪茄。”早在沈斯越与杜晚晚到来前,他们就说好,今天要给这对小夫妻演示一下恋人间的亲昵相处。沈斯越没有谈过恋爱,他和周申怎么也得帮衬一把。
杜晚晚好奇地看向云朵。
云朵拿起大理石桌面上的手柄式雪茄剪,熟练地裁剪雪茄头部,切口又大又平滑。她转过身,将剪好的雪茄送入王肆南嘴巴,又贴心地点燃。
烟雾袅袅,王肆南左手夹烟,挑起云朵的下巴,亲了一口。
杜晚晚仿佛被这画面灼烫一般,慌忙收回目光。
为什么她有一种强烈的代入感。
哇,这实在是……好羞耻呀。
周申笑道:“越哥,要不要来一支?”
周申话音未落,沈斯越怀中雪肤花貌的小姑娘就颤抖了一下。
杜晚晚听到身后的男人低笑道:“好啊。”
他双手收紧,禁锢住小姑娘盈盈一握的腰身,嗓音低沉含笑:“有劳夫人帮我剪一支。”
杜晚晚:“Σ( ° △°|||)︴”
沈斯越极少抽雪茄,周申不过是如往常般随口一问,没想到他真的应了。
周申忙对侍应生说:“取个双刃雪茄剪来。”他转过头笑着对杜晚晚说:“晚晚,你没有经验吧?新手不适合用手柄式,给你换个易操作的。”
杜晚晚的心思大部分都在腰际那双大掌上,现在听周申这么说,便道:“我没有剪过,剪不好。”
身后男人的气息贴上来,越靠越近。他几乎贴住她的耳朵,柔声说:“没事,我教你。”
杜晚晚的耳尖红得都快滴血了。
双刃雪茄剪很快送上来了。
周申对侍应生说:“拿一盒丰塞卡来。”
沈斯越不常抽雪茄,比较适合这种清醇淡雅的风味。
不一会儿,侍应生就送上一个黄色的小盒子,封面上有FONSECA与HABANA的字样。
周申笑道:“多试试,当练手。”
沈斯越松开禁锢住小姑娘的臂弯,慵懒地往后靠。
杜晚晚僵硬地回过头,看着男人深邃俊朗的脸庞。
沈斯越见她这副局促不安的小模样,不由失笑:“别紧张,随便剪。”
杜晚晚咬了咬下唇,乌黑明澈的大眼睛扑闪扑闪,“你不是说要教我嘛?”
一旁的周申有些急躁,换了只二郎腿翘,心想:操,老子也要去找个小姑娘……罢了,还是不祸害人家了。
他自个儿利落地剪了支高斯巴雪茄,一圈一圈地呼出烟雾。
沈斯越调整了一下坐姿,取一支雪茄,抓起小姑娘白嫩嫩的小手握住双刃雪茄剪。
他宽厚的手掌触感温热,完完全全地裹住她的小手,摩挲,轻压。
杜晚晚一时晃了神。
卡擦。
一支雪茄剪好了。
他松开大掌,在她耳边鼓励道:“来,试试。”
杜晚晚剪了好几根,切口不是过小就是参差不齐,还有两次切到了茄心。
终于,在沈斯越耐心的二次指导下,杜晚晚成功剪出一支成功的。
她不由大松一口气。
沈斯越点燃雪茄,轻轻抽了一口,笑道:“多谢夫人。”
他没有烟瘾,浅尝辄止。
云朵笑声清脆,“呀,你们不亲一下吗?”
杜晚晚脑海中立马出现出王肆南与云朵的那个吻,脸颊随即滚烫,都快烧起来了。
好在周申翘着二郎腿道:“要亲回去亲啊,老子可不想吃狗粮,撑死了!”
云朵转过头瞪了他一眼,“最好把你撑死,免得带坏沈总和我男人。”
杜晚晚起了兴致,抬起眼问道:“申哥没有女朋友吗?”
云朵:“他啊,一箩筐呢。”
杜晚晚下意识转过头看了看身后的男人。
沈斯越靠在沙发上,整个人张弛有度,修长的手指间夹着雪茄。
他目光幽深地看着她,唇畔噙笑。
杜晚晚有些犹豫,放轻声音:“你以前……是不是也是一箩筐?”
沈斯越笑,声调缓和:“没有,只有你。”
**
十一点半,郑恒准时出现。
“老板,该休息了。”
周申笑说:“郑恒啊,现在越哥都有晚晚了,你不会连人家睡觉时间都要管吧?”
郑恒微微笑:“不敢。”
走之前,云朵掏出手机:“晚晚,加个微信吧,以后多联系呀。”
杜晚晚加了她的微信,弯唇道:“好的呀。”
星江壹号离阳光海岸不远,车子开了没几分钟就抵达目的地。
杜晚晚诧异道:“不是去南山吗?”
沈斯越伸手摸了摸小姑娘毛绒绒的小脑袋,嗓音醇厚:“以后你就住我这儿,有问题吗?”
杜晚晚摇摇头。
沈斯越下车,亲自为她打开车门。
上楼前沈斯越低声对郑恒说:“你明天晚点来,上午的会推迟一个小时。”
郑恒露出一个了然的笑脸,轻声道:“老板加油。”
杜晚晚没有闻声他俩的对话,安安静静站在一边。
她不知在想些什么,瓷白的小脸上眉眼低垂、神色游离,有种乖巧舒适的美感。
一肩月色,静水流深。
沈斯越走过去,牵起她的小手,唇边勾起笑:“我们走吧。”
男人粗粝的手掌温热宽厚,如巍峨群山,包裹住她葳蕤的森林。
**
杜晚晚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如此快,快得她完全没有做好预备。
踏进公寓的那一刻,她的全身细胞都释放着抗拒。
沈斯越瞧出她的不安,轻轻笑道:“别紧张,没想对你做什么。”
杜晚晚耳根发烫,颤巍巍道:“那你先把手松开。”攥得可真是紧啊。
沈斯越松开手,眼眸深邃,幽幽地问道:“今晚夫人想怎么睡?”
他本来想搂着她睡,但小姑娘的反应明显不太适应。而且他也怕自己半夜忍不住侵犯人家,那就得不偿失。
夫妻是一辈子的事情,第一次的床事总要心甘情愿才好。
不急在一时,他便把主动权交到她手上。
杜晚晚避开他的目光,说:“那我以后还是睡朝南那间次卧吧,可以吗?”
沈斯越道:“好。”
一夜相安无事。
沈斯越的这套公寓每一个房间都带洗手间,杜晚晚洗漱后走出卧室,到衣帽间随便挑了套裙装。
沈斯越正坐在餐桌上,面前是深空灰色笔记本电脑。
他微微一笑,“夫人,早上好。”
杜晚晚抱着衣服,停了停脚步,找不出合适的称呼,于是道:“沈总早上好。”说完,立马溜回房间换衣服。
杜晚晚穿好衣服重新出来,阿姨端上早餐。
沈斯越合上笔记本搁沙发上,坐回餐桌。
他喝了一口咖啡,问道:“昨晚睡得好吗?”
杜晚晚点点头,一边咬荷包蛋一边含混不清地问:“都九点了,你今天不上班吗?”
“吃完早饭再去。”
沈斯越又问:“周末想去哪里玩?”
两天的时间,周边城市还是能逛逛的。
杜晚晚:“有部古装戏周日要进组。”
沈斯越温柔地看着她,“那我来探班?”
杜晚晚忙道:“别。”
沈斯越明白她的顾虑,但依旧忍不住好心情地逗弄她:“不想被人知道你结婚了?”
杜晚晚埋头吃蛋,不答。
吃完早餐,沈斯越端正地靠在椅背上,笑道:“劳烦夫人帮我挑根领带。”
杜晚晚问过他今天要穿的西装颜色后,到衣帽间取了一根同色系的领带与一根银灰色领带。
她站到他面前,问:“你觉得哪根好?”
沈斯越浅笑,“夫人决定。”
杜晚晚把银灰色领带放一旁的椅背上,握住同色系的深蓝色领带,目光盈盈:“要我帮你系吗?”
沈斯越起身,伟岸挺拔的身形顿时笼罩住小姑娘。
他笑道:“当然。”
杜晚晚抿唇,“你稍微下来一点,一点就好。”
他依言弯了弯上半身。
杜晚晚慢条斯理地替男人系领带,手指勾弄间她不由神思翻飞,幻想他扯下这条领带绑住她双手的画面……
太,太羞耻了。
十点半,云朵发来微信:【晚晚,今天有事吗?我十一点二十五分下课,我们一起吃午饭呀[嘿哈]】
杜晚晚回道:【阿姨说要给沈斯越送午饭,你下午有时间吗?】
云朵发了一张鼓掌的小黄人表情,然后道:【行,下午见。】
周阿姨做好饭,将杜晚晚喊入厨房,“能不能麻烦太太切下小番茄?”
杜晚晚接过阿姨递过来的水果刀,笑道:“不麻烦。”
“小心手。”
“没事。”杜晚晚虽然不会做饭,但切点东西还是不成问题的。很快,她就切完了八粒圣女果,并在阿姨的要求下摆成爱心外形。
阿姨慈眉善目地笑道:“太太真贤惠,给先生做了精美的午餐呢。”
杜晚晚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
她只负责了切圣女果与合上阿姨预备好饭菜的保温饭盒。
阿姨道:“太太不先给先生打个电话过去吗?”随即,她又笑道:“不打也好,这才足够惊喜。”
杜晚晚笑了笑,随口问道:“这两份饭菜,另一份是给郑特助预备的吗?我听郑特助说,沈斯越还有一位工作上的助理,要不要给他也预备一份?”
阿姨巧笑道:“两份饭菜,当然是太太和先生一起吃。”
杜晚晚这才知道,不是要她吃完午饭再去给沈斯越送饭。
杜晚晚上回来的时候就发现,这间公寓里东西置备得很齐全。不光是符合她尺码的衣物,连化妆品、护肤品也都是她惯用的。还有不少她中意许久但一直没舍得下手的,比如海蓝之谜系列。
杜晚晚花十分钟撸了个妆,拎起保温桶出门。
阿姨贴心地递上一把遮阳伞,“太太路上小心哦。”
然而这句再正常不过的嘱咐,就像是一句魔咒。
十分钟后,杜晚晚来到一家路边药店,打算买袋医用口罩——不能被寰宇的工作人员看到脸,她可不想惹出什么麻烦来。
而变故就是她买完口罩从药店出来时发生的。
一个急冲冲跑进药店门的婆婆不小心撞到了杜晚晚,保温桶就这么远远地飞了出去——
精准地掉入路过的垃圾车。
嗯……人没事,就是饭没有了。
杜晚晚心想,还好事先没有告诉沈斯越要给他送饭。因此,她就发了条微信语音,提前约云朵出来。
而偏偏,沈斯越这边,已经得到杜晚晚会来送饭的消息。
他一上午的心情都特殊好,连开技术会议时,指出负责人几处要害性错误也是和颜悦色。要知道,往常这位执行总裁可是万年冰山脸,不发飙就不错了。不过多年来,他连发飙都是一副疏离冷淡的克制模样,戾气带冷。
会议进行到后半程,沈斯越倏然开口道:“大家辛劳了,先吃饭罢,下午两点继续。”

他的小甜鹿全集免费阅读

第19章 再动,后果自负。

投影屏前的CTO微楞, 总裁特助朱嘉炜压低声音对上首的沈斯越说:“总裁, 盒饭待会儿会送上来。”
每次会议开不完,综合治理部都会负责给大家订餐。
沈斯越今天十分反常, 勾唇道:“不要紧,先休息, 下午再开。”
他的小姑娘要给他送爱心便当过来呢。
高管们鱼贯而出, 朱嘉炜夹起笔记本电脑, “一起吃饭?”
沈斯越果断拒绝:“不了, 你去吧。”
沈斯越空着肚皮在办公室等候时,杜晚晚正与云朵吃日料。
杜晚晚咬了口炸虾天妇罗,说:“每次吃日料都感觉吃不饱, 一点点就很贵。”
云朵豪爽道:“今天我请客,随便吃。”她顿了片刻, 问道:“晚晚, 你们女演员不控制体重吗?”
天妇罗作为酥脆的油炸食品, 热量可不低。
“应该要控制的吧, 但是我一般不控制。我骨架小,藏肉。”杜晚晚满足得想要摸一摸小肚子。
“你几斤?有九十吗?”
杜晚晚:“将近一百斤。”
云朵默然, 瞅了会儿她的小胳膊小腿, 接着问道:“你是不是经常健身?”
杜晚晚伸出手臂, 眨巴着大眼睛道:“你摸摸?”
云朵一摸,叹道:“手感真好, 沈总真幸福。”
杜晚晚:“……”
幸福的沈总此刻抬手看了看PATEK PHILIPPE腕表。
十二点了。
大概是路上堵。
真是辛劳小姑娘专门跑这趟了。
沈斯越拨通内线电话, “订束花, 99朵红玫瑰。”999朵要提前两天才能订到好的,留到下次吧。
又过了半小时,朱嘉炜敲门进来,“总裁,我打包了一份盒饭。”
沈斯越摆摆手,道:“不用了。”
小姑娘应该快到了。
而另一边,杜晚晚与云朵已经酒足饭饱,愉快地手挽手逛衣服。
云朵一边走一边大大咧咧地给她科普周申与王肆南的风流韵事:“周申这人是个典型的花花公子,本身是个京圈公子哥,家底挺厚的。不过他这人游戏人间,不喜受束缚,这才专门跑南方来搞了家会所玩乐。”
“周申以前不叫这个名字,是他自己改的。原名挺好听的,叫周廷宴,宫廷宴会的廷宴。我问过他,也问过王肆南,但他们都敷衍我,就是不告诉我为什么会改名。”
“周申换女朋友跟换衣服似的,哪段能维持一两个月就算长的了。他那张脸本身就挺妖孽的,所以被他勾搭上的妹纸倒也不全是为了钱,沦陷颜值的也不少。W&L乐团吹长笛的邹雪月跟他青梅竹马,人家对他一往情深呢,但是吧……唉,好好的妹纸瞎了眼,偏偏看上他。”
杜晚晚抑制不住自己的八卦之魂,“那个小姐姐很喜欢周申?然后呢?”
云朵嫣然一笑,说:“周申把她内容介绍给你们家沈总,沈斯越。”
杜晚晚一时间脑子没转过弯来:“内容介绍给沈斯越干嘛?”
云朵雅致地翻了个白眼,“单身男女,还能干嘛?”
杜晚晚:(o′?ェ?`o)
“噗哧,看你这小表情。”云朵点了点杜晚晚的鼻尖,笑道:“放心,沈斯越不喜声色犬马之事,自然不会跟邹雪月发生点什么。这都是两三年前的事儿了,沈斯越明确拒绝之后呢,周申又把邹旭月内容介绍给王肆南。啧啧,你说说,周大公子够不够混账?”
杜晚晚笑了,“原来你是埋怨他给小王总……”
“没,没有。”云朵毫不在意地打断她:“王狗的事儿我懒得关心,主要吧,你不觉得周申特殊不是个东西吗?把倾心自己的姑娘往兄弟身边推,这算什么操作?亏得我当时还不熟悉他,要不然我肯定得冲到他面前去,BALL BALL他做个人。”
杜晚晚的注重力聚焦在“王狗”两个字上,歆羡道:“王狗,是你对小王总的昵称吗?”
云朵滔滔不绝起来:“我跟你讲,王肆南这个人可狗了……”
**
沈斯越的肚子已经开始唱空城计。
下午一点四十。
他终于忍不住了,担心小姑娘是不是路上碰到了什么意外。如此一想,他赶紧打了通电话过去。
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通了,小姑娘脆生生的声音传过来:“喂,怎么了呀?”
沈斯越微笑,问道:“在哪?”
“和云朵出来逛街。”
沈斯越继续微笑,温柔地说:“嗯,好。慢慢玩,有事打我电话。”
杜晚晚:“好的,我们要去吃冰淇淋了,再见呀。”
电话那头,隐约能闻声云朵的催促声。
沈斯越保持微笑,“好,再见。”
这天下午的会,沈斯越的脸色十分不好看。CTO战战兢兢地讲完后,朱嘉炜请示沈斯越:“总裁,这个项目我们需要评估一下。”
沈斯越冷漠道:“嗯。”
会后,朱嘉炜站在总裁办,尽职尽责地说道:“总裁,您今天的状态不太合适。”
沈斯越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哪里不合适?”
朱嘉炜:“情绪化。”下午的会上,沈斯越的状态与平常无二。但是由于他上午展露出鲜有的温顺面,因此就衬托下午的冷淡,令人望而生畏、胆战心惊。
当然,“令人”中,并不包含朱嘉炜。
沈斯越颔首。
素来不僭越的朱嘉炜勾唇道:“与夫人吵架了?”
沈斯越低笑,“没有,没有吵架。”
朱嘉炜看到他的反应后,了然一笑,露出一副“我就知道你丫忽然不正常肯定跟你老婆有关”的表情。
沈斯越有些不好意思,握拳清咳了两声,“周日的酒会我跟你一起去。”本来沈斯越已经做好安排,不出席该酒会,但是既然杜晚晚进组拍戏,那他就不必挤出周日来。
朱嘉炜没有多问,应道:“好的。”
**
朱嘉炜在电梯里碰到财务总监。
财务总监缠着他问道:“总裁失恋了?”
朱嘉炜照旧冷淡:“不清楚。”
财务总监叹了一口气,“商业联姻,就算两个人想掰掉,也很难离婚的吧?”
朱嘉炜目不斜视,没有接话。
财务总监继续八卦道:“你和总裁夫人接触过吗?怎么样,杜家那位小姐长得漂亮吗?”
朱嘉炜公式化地回道:“没有,不了解。”
**
寰宇是弹***制,下午五点到六点下班。沈斯越工作繁忙,需要批阅的文件也多,晚上九点半还有一个与英国合作方的视频会议。对方态度顽固,想必会议难以短时间内结束。
因此,沈斯越带上未处理完的一摞文件,赶回阳光海岸。不管怎么样,先跟小姑娘把晚饭一块儿吃了再说。
然而,天不遂人愿。
屋子里空荡荡的,小姑娘的拖鞋整洁地搁着,明显还未回来。
沈斯越放下玫瑰花,发了条短信:【夫人何时归?】
杜晚晚很快回了短信:【我在家了呀,你什么时候回来OvO】
沈斯越有种不祥的预感,当即问她:【你在南山?】
杜晚晚:【周末不都是要回爷爷这里的吗?】
沈斯越看完她回过来的短信,单手撑额,捏了捏眉心。
他真是……
忍不住想爆一句***。
杜晚晚又发了条短信过来:【你在回来的路上吗?】
沈斯越划开锁屏,手指飞快地按下两行字:【你们吃吧,不用等我,晚上有会。】
杜晚晚秒回:【那你今晚还回来睡觉吗?】
沈斯越唇边勾起笑,仿佛小姑娘正站在面前仰起瓷白小脸软绵绵地问他。
他心中的郁闷与烦躁登时消了大半,刚打完“看情况”三个字,想了一想,又删掉。
【夫人想我回来吗?】
这一句,如石沉大海。
她没有再回消息。
**
晚饭的时候,沈老爷子笑眯眯地问道:“晚晚,听说你最近住在阿越的公寓里?”
“就昨晚住了一下。”之前被沈斯越逮到陪酒那次,还是不提了。
杜晚晚夜里十一点入睡,睡前本想发条短信问问沈斯越回不回来,但纠结了几分钟后,她在纠结中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脸上有贴近灼热的生疏体温。
她睡得不安稳,迷迷糊糊地转醒。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中,男人微微的喘气声近在咫尺。
杜晚晚警铃大作,心中一个激灵,整个人顿时清醒过来!
她来不及思考,反射性地伸手胡乱推打身前的人。
瞬间间,她的两只小手都被一只宽厚的大把握在手中。
沈斯越一手捉住小姑娘白嫩细腻的两只小手,嗓音低沉:“胆子肥了,短信都不回?”说话间,他将她的双手举过头顶。
杜晚晚:“……”
虽然漆黑一片,但是,但是,但是!
这实在太羞耻了吧!
杜晚晚紧张地嗫嚅:“你,要做什么。”
“靠到我肩上来,给你十秒钟。”
杜晚晚不吱声。
黑暗中,男人发出一声好听的低笑。
他没有等足十秒钟的耐心,直接将小姑娘按入怀中。
她不安分地挣扎了几下,想要挣开去。
“让我抱一会儿。”他附到她的耳边,唇瓣贴着她软骨诱人的耳廓,半威胁半缠绵道:“再动,后果自负。”
杜晚晚***地觉察到尾骨后方有什么东西硬邦邦的。
她明白那是男人的某个部位,脑海嗡地一下,满脸充血。
杜晚晚半分不敢动弹,任由他揉在怀中。
男人修长的手指在她如绸缎般的乌发间往返穿梭,嗓音已然微哑:“晚晚真乖。”
暧昧如潮水般蔓延,将周遭空气搅得一团炙热。
怀中的温香软玉开始颤抖。
他重新举起她的双手,惩罚性地咬了咬她的耳尖。
杜晚晚被这阵酥麻的电流一***,整个人都瘫软下来。
他温柔又霸道地开口:“才松了会儿手,就不乖了?”
杜晚晚声音里不自觉地带上了哭腔:“我没动,我不想动,我忍不住。”
她不开口还好,一开口,软糯胆怯的音调弄得他越发躁动。沈斯越心中蓦地冲上一个暗黑的念头——真想把她压在身下,看她泪盈盈地求饶,然后粗暴蛮横地将她吃干抹净。
当他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将她压到了床上。
小姑娘还在抽泣:“我不动,我不动,你不要,不要,不动,我不动……”
声音一下一下,如蛊惑般的邀请。
沈斯越勉强拉回理智,松开她的手,两手撑住床铺。他深吸一口气,嗓音哑得不成样子:“不要说话,不想出事就别说话。”
她立即止住呜咽声。
屋内寂静一片,静到仿佛能听得到空气缓缓流动的声音。
杜晚晚的整片脑海都被惧怕所充斥,身体感官全是他带来的酥麻与颤栗。她急于摆脱他的控制,于是便匆匆伸出脚尖抵上他的胸膛,试图将人往外推。
黑暗中,男人危险的声音再度响起:“杜晚晚,你知道什么叫火上浇油吗?”

小编今天推荐

他的小甜鹿(杜晚晚沈斯越)全本完结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全集免费阅读小说的人物塑造一个个精选人物形象出现在读者的脑海中,或真实饱满,或栩栩如生,非常受读者的推崇。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好书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