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微甜的你(路颜歌)精选完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微甜的你(路颜歌)精选完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微甜的你(路颜歌)精选完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分类: 校园纯爱时间: 2019-04-30
微信搜索【圈哥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追寻。一曲一场叹,一生为一人。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微甜的你》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路颜歌创作的校园甜文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世间有你***爱无尽小说的在线阅读链接,感爱好的朋友可以看一下。苏依的一颗心现在已经平复下来,却迷惑重重。她转头看了一眼白徐,他的侧脸线条好看,像一幅画。她犹豫着,还是开口问了,“那个……你到大沙街去做什么?”她想不明白,他这人明明知道那里危险重重,是花钱寻乐的地方,劝她别去,可他自己却像是常年混迹于那种地方的老手……她不得不浮想联翩,怀疑白徐是去那里过夜生活的。而且看那经理和白徐说话的态度,她觉得白徐的身份不简单。

微甜的你小说简介

苏依先是愣了愣,然后她的眼睫毛微微闪了下,目光闪烁。
白徐的手里正拿着一沓试卷,打了分数的那种。他从台阶上走了上来,凑近了,发现苏依的脸色似乎有些希奇。
她的脸现在泛着点红。
“这是要去上体育课?”他问。

微甜的你章节全文阅读

这家夜总会的经理告诉苏依,他们这儿做的是合法生意,当然,整条大沙街都是。
苏依一开始不怎么信,不过她后来一想,觉得那经理说的有道理,假如大沙街的生意不合法,估计早就被上边给一锅端了,哪能存留到现在。
她现在站在门口,***替一位今晚临时请假了的妹子,做一回迎宾小姐。
原本,苏依听说自己是得罪了什么人才被送到这里,她当即有些后怕,想离开这里。不过,夜总会的经理和她说,让她干脆就将计就计来这里“上回班儿”,算是蒙混过关。
经理还说会给工钱,苏依就答应了。她的直觉一向很准,看人也挺在行,那经理在她看来,不像是坏人,反而看着挺有趣的。
晚风吹得苏依的脖子发凉,她缩了缩。迎面朝她走来一个男生,长得很高,她目测那人至少有一八零。那人的头上戴了******色的鸭舌帽子,苏依一时恍惚,觉得这人的身形有些熟悉,像她熟悉的什么人。
她站好,机械地说了句“欢迎光临”。
男生在她的面前站定,夜色下,她看不太清他的脸。
“……”
苏依觉得有些希奇,于是抬起头,然后愣了。
竟然是白徐。
她忽然想到前不久,程青青说看见白徐从大沙街里出来。她之前不怎么信,没想到,他竟然真的会来这种灯红酒绿的地方。
苏依一时语塞,说不出话。
白徐用手调整了一下鸭舌帽子,凑近了一些,看苏依的脸。
“你在这里……兼职?”他问。
苏依不安闲地别过头,闷闷地说了句,“只是临时的,当天结算的那种。”
“你不知道这种地方……你一个女生来这里,就算只是打工,也是有风险的。”白徐说着,往旁边挪了挪,背靠着一堵墙,手指了指夜总会的牌子,“这里的晚上,是布满危险的。”
苏依怔了怔,问,“经理和我说,这里做的都是合法生意……”
“做生意的人多半狡诈,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他顿了顿,又道:“这里做的生意的确合法,不过,只是明面上的,暗地里的买卖,就不一样了。”
“……”
苏依开始有些慌了。她觉得白徐说的应该不是唬她用的假话,况且,她莫名其妙的,想要相信他。
“那我现在走……还来不来得及?”她问。
白徐这时摘了自己头上的鸭舌帽子,他的脸呈在夜色下,令苏依的目光闪了闪。她觉得,现在的白徐,和平常在学校里见到的很不一样,他的脸,带着点蛊惑人心的意味,浑身散发着慵懒和随***,还有一点危险的感觉在里边。
他看了一眼苏依的脸,似乎微微皱了些眉,道:“你拿钱了?没拿的话直接走人就行。”
“……”
苏依动摇了,虽然这里的时薪很高,但她觉得,还是自己的安全更重要一点。她扯掉了身上临时披上的衣服,又回身观察了一眼里边的动静,没人注重到她这边,她于是把衣服一扔,想跑。
然而白徐又捉了她的手腕,把她带向一边。
“……干什么拉我回来?”
“有人在盯着这里,你没发现?”
“……没有。我眼睛有点近视,到了晚上视力更不行。”
“……”
白徐又重新戴回了鸭舌帽,捉着她的手腕进了夜总会的内部。
苏依对此感到很是诧异,忙低声问他,“你带我进来干什么?”
白徐侧头看她,笑,“金蝉脱壳,我们从后门离开。”
苏依的一颗心顿时跳得很快,有种自己是在和他做什么坏事的错觉……
她被白徐牵着手腕,一路穿行,穿过夜总会的大厅、长廊、包间,一路畅通无阻。经过一处包厢时,有几个戴了墨镜穿着西装的男人朝他俩走过来。
苏依有些害怕,她脚步虚浮,浑身发虚。她低眉顺目的,不敢说话,脸上是一派镇静,其实她的心里发懵,还很***张。
她抬眼看了一眼边上的白徐,不过因为光线昏暗,她看不清他的脸色。
为首的墨镜男伸手拦了两人。
“站住,这里不通行。”
那人打量了一下白徐和苏依,又道:“你们是怎么进来的?我们这地方,可不是随便就能进的。”他说罢,拿了对讲机,“经理,这里有点情况,你过来处理一下。”
只过了十几秒,夜总会的经理就过来了,他看见苏依后愣了愣,又将目光移到了白徐的脸上,这回,他又怔了怔。
经理的脸上扯起笑,对几个墨镜男摆了摆手,几个墨镜男于是退后。经理双手交握,看着白徐,笑眯眯的,“这几个保安新来的,所以不知道您,还请见谅……啊,这是您的同学吧?”
苏依搞不清楚这时候的状况,听着经理一口一句“您您您”的,她觉得好夸张。这经理少说也有四十了,竟然对着一个十七八的高中生用敬称,她觉得希奇得很。
白徐看了眼苏依,点头,“我们想从后门走,今天后门没锁吧?”
“我马上让人打开后门,您稍等。”
ˉ
出了夜总会后,白徐到路边打了一辆车,并让苏依也坐了***。两人在后座上并排坐着。
苏依的一颗心现在已经平复下来,却迷惑重重。她转头看了一眼白徐,他的侧脸线条好看,像一幅画。
她犹豫着,还是开口问了,“那个……你到大沙街去做什么?”
她想不明白,他这人明明知道那里危险重重,是花钱寻乐的地方,劝她别去,可他自己却像是常年混迹于那种地方的老手……
她不得不浮想联翩,怀疑白徐是去那里过夜生活的。而且看那经理和白徐说话的态度,她觉得白徐的身份不简单。
说不定那家夜总会是白徐家开的?
这个念头出现在心头的时候,苏依又猛摇头,告诉自己别瞎想。
对于苏依的问题,白徐很久都没有开口说话。他先是打开了窗户,又让司机开了电台,才慢慢开口。
“你对我的事感爱好?”他反问。
“……不是,我只是随便问问,你不想说就算了。”
“有个朋友过生日,约我去那里的一家酒吧聚一聚。”
“……这样啊,你的朋友真会挑地方。”
白徐没说话,又关了车窗。
“你的手机修好了?”他忽然问了一句。
苏依一时没反应过来,过了几秒,她摇头,“没有修,我买了块新的。”
白徐转头,看了她一眼,目光清冷,嘴角却带了点笑意。他用手整了整头上的帽子,将帽沿压低了一些,“那块旧的就别用了,虽然还能用,但是锁屏功能坏了。”
“……你说什么?”苏依不解。
“我是说,你的旧手机是还能用,但是锁屏坏了,意思就是,你那手机的锁屏密码形同虚设,别人可以随便就打开。”
“……”
苏依有点说不出话来了。她别过头,又恼又羞的,觉得自己的***被人随便窥探了。
白徐察觉到了苏依的不自然,又加了一句,“那天我捡到你的手机时,你的手机其实已经自动关机了。我是试着开机后,才发现锁屏功能失灵了,所以,你不用担心被我看见了什么。”
苏依转头看他,有些不信,“实话吗?”
“当然。”
她看着他一张人畜无害的脸,莫名地觉得自己很窘。
ˉ
临近期中考,苏依苦恼着,自己这次到底会不会跌出班级前十,只因为,她发现自己最近的学习水平严重下降,尤其是在面对数学和物理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简直宛如智障……
“苏依,有人找!”
苏依从书本堆里抬起头,往教室门口望过去,发现来找自己的人竟然是赵一辉。她莫名觉得脑袋大,同时觉得希奇得很,严格来讲,她也就替赵一辉送过一次情书而已,别的碰面没有,那么赵一辉现在忽然来找自己,令她感到莫名其妙。
她放了笔,起身去了教室外边。
赵一辉站得笔直,手里还拿着一份包裹,苏依觉得像是那种装有硬糖果的铁盒子。
“赵一辉?”
赵一辉转头,同时把手里的盒子放到栏杆墙上。“是我,我没打搅到你学习吧?”
“……没有,你找我什么事儿?”
“也没什么,就是想请你帮我把这个糖果盒子交给程青青,还有上次的事情……也谢谢你。”
苏依伸手接了糖果盒子,顺便摇了一下,觉得里边的份量很足,她有些馋……
“呃……只是举手之劳,那……我回教室了?”苏依道。
“你等一下。”
苏依又停住脚步,等着。
赵一辉不知道从哪里变戏法似地,又拿了一小袋子糖果,递给苏依,“这是谢礼……虽然只是一小袋,希望你不要嫌弃。”
苏依受宠若惊地伸手接了,觉得赵一辉超级暖的,因为一般人可不会给跑腿的送东西……
“……谢谢,我会帮你把这个***自交给她的。”
“应该是我谢谢你,这是我第二次麻烦你了。”
赵一辉离开后,苏依进了教室,等到打了上课铃,程青青才回了教室。这节课恰好是体育课,两人边走边聊。
“这谁送我的啊苏依?”
“赵一辉,刚才送的。”
“啊?我以为他早知趣地放弃了呢……”程青青从兜里拿了颗糖果扔进了嘴里,“咱A高不是有句流传甚广的那话嘛?什么重点班的女生是青蛙恐龙啥的?”
苏依想了想,道:“大概是(1)班的女生都是恐龙,男生都是猪头吧似乎。嗯……虽然赵一辉长得不太好看,不过人的心意才是真正珍贵的。”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她因此忍不住要给赵一辉说点好话。不巧的是,她说这话的时候,白徐恰好路过,就在两人后边,离得很近。
程青青率先发现了白徐,她没说话,绷着脸给苏依使眼色,还用手拍了拍苏依的肩膀。
苏依迷惑地回头,就看见白徐站在楼道口。
他指了指自己,问苏依,“你……觉得我是猪头?”

微甜的你全文完整阅读

苏依先是愣了愣,然后她的眼睫毛微微闪了下,目光闪烁。
白徐的手里正拿着一沓试卷,打了分数的那种。他从台阶上走了上来,凑近了,发现苏依的脸色似乎有些希奇。
她的脸现在泛着点红。
“这是要去上体育课?”他问。
程青青点头,一双眼睛里满是笑意。这是她的通病,看见帅哥的时候,眼睛里会情不自禁地盛满笑。“白徐,你手上拿的什么东西?试卷吗?”
“对,是昨天的一次物理测试,老师刚改好。”白徐看了一眼边上不说话的苏依,又很快将视线移开,对着程青青说话,“你们刚才在聊……我们(1)班?”
“是啊,觉得你们老牛逼了,回回考试的年级前五十名都在你们班里,你们到底怎么做到的?是不是有什么非凡的学习秘籍?”
程青青很好奇,伸手从白徐的手上拿了一张试卷,分数那一栏标红的“98”,让她大吃一惊。
“你们(1)班的人难道都是魔鬼吗?”
“……”
苏依忍不住瞥了一眼程青青手上的试卷,看见试卷上的分数以后,她******地觉得自己是个智障……
她从程青青的手上拿过试卷,想看看是谁这么牛逼只扣了两分,然后,她看到姓名那一栏上写着“白徐”两个字。
“……”
她抬起头,很严厉地向白徐请教起来,“请问你平时都是怎么学的?是不是有什么很厉害的秘诀?有的话能不能传授我一点点?”
苏依的问话忽然,让白徐顿时有些失笑,他拿回试卷,点头,“有。想知道的话,我可以抽点时间教你。”
他的回答让苏依顿觉受宠若惊。苏依愣愣地点头,“那……周末可以吧?”
“没问题。”他瞥了眼教室的方向,“回教室了。”
他正要转身之际,被人扯住了衣服角。程青青堆起笑脸,指了指他手里的试卷,“大神,我也想要飞升,能不能也教教我?”她抱住苏依的胳膊,“我和她凑个对儿,绝不浪费你的时间你看怎么样?”
“……没什么问题,先这样吧。”
待白徐回教室后,程青青呼出一口气,转头看苏依,目光古怪。“太希奇了,白徐和你说话的时长竟然比和我说话还长……苏依,他是不是眼瘸了看不见我的美?”
“可能他的眼光异于常人,觉得你不是***。”苏依一本正经道。
程青青:“……”
ˉ
周六这天,苏依早上七点就醒了,她洗漱一番后,去外边买了两碗馄饨,打包带回了家里。
馄饨是苏依心里的超级美食,她已经吃上了瘾,戒不掉了。平时的话,她都会买两碗,一碗自己吃,一碗给苏晴。
不过今天苏晴七点不到就出门工作了,苏依只好把另一碗馄饨留着,当作是今天的午餐。
她才刚吃完一碗馄饨,门铃响了。她随便收拾了一下桌子后,跑去开了门。
门口,白徐的手里拿着一个透明的文件夹,站着。
“你竟然来这么早。”苏依随口说了句,顺便把门给开大了一些,“进来吧,不用换鞋。”
“……好。”
白徐遂走了***。他才刚走***,就闻声一声猫叫。
“喵~喵~”
“你养了猫?”他问。
“嗯。”苏依关了门,又蹲下来,对着一处沙发底下开始学猫叫。“喵~喵~”
“核桃,出来吃东西。”
她拍拍手掌后,一只橘色的田园猫从沙发底下钻了出来,又慢慢走到她的脚边,用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她的手背。
苏依抱起猫,回头对边上一直站着的白徐说了句,“我喂它吃点东西,你先等等。”
白徐点头,侧过身子,用手挠脸,实则是在想事情。他在想,刚才苏依逗猫的样子,和平常的样子判若两人,不像她平日里,待人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和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最开始的时候,他时常会把苏依和那个人联想到一起,所以在和苏依相处的时候,他偶然会戴着有色眼镜来看她。
在他的记忆里,苏依和那个人长得很像,一开始,他还认错过。和苏依不同的是,那个人***子温顺,待人热情,脸上总是挂着笑。
但他知道,那些都只是表象。
ˉ
“我没听懂,你能不能给我再说一遍?”苏依咬着笔头,皱着眉毛问道。
白徐握笔的手一顿,转头看苏依,“那道题你做出来了……怎么会没听懂?”
“我还没有融会贯通,现在有些忘了。”
“……”
他拿了张白纸,正要落笔的时候,门铃响了。苏依起身去开了门。门口,程青青提着一袋东西,探头探脑地问苏依,“白徐来了没有?还没来吧?我在路上买了……”
她边说话边走***,看见在沙发边坐着的白徐后,她收了声。
“你这么快就到了啊?我买了一点吃的,你要不要先吃一点再开始教我俩?”
苏依瞥了一眼程青青手里的袋子,顿时觉得肚子有点饿。她时常觉得馄饨的分量太少,但又不太想多买一份,因此经常上午十点不到的时候,肚子就开始抗议。
她觉得程青青的提议很好,于是主动地将东西放到了餐桌上,又对白徐说了句,“你吃吗?”
白徐走到餐桌旁边,然后苏依给他拿了一包辣条。
“……”
他不吃这种东西。
程青青见他没动手拆包装,于是主动地帮他把包装给拆了,又从里边挤了一根出来,“你不吃吗?这个很好吃的,又辣又甜的……”
白徐微微皱了眉毛,盯着程青青手里的那裹满了辣椒油和香辛料的条状物,觉得自己吃不下。
“我……现在不怎么想吃东西,你们俩吃吧。”他道,同时脸色古怪。
苏依没说话,从袋子里翻出了一包臭豆腐,还有终极***暗料理——鲱鱼罐头。她知道程青青是个重口味爱好者,但却不知道,程青青对***暗料理的喜爱竟然已经到了这种程度……
思前想后,她觉得还是不要把这种东西拿出来吃了,究竟,白徐连辣条都不吃,当然不可能吃鲱鱼罐头。
ˉ
恰好周一有一场物理测试,然后苏依考了七十五分,这让她觉得白徐真的是个牛逼得不行的人。究竟在此之前,她的物理终究只能在六十分的及格线上下徘徊……
这次的临时抱佛脚,让苏依觉得,她应该厚着点脸皮,再去请教一下(1)班的魔鬼们。临近期中考了,苏依觉得自己可以冲一把,然后争取在年级的前一百名里头吊个车尾……
晚自习的时候,苏依假装路过(1)班的教室,实则,她是去找“老师”的。
她眯了眯眼睛,往(1)班的教室里边望过去,扫视了一遍后,她发现“白老师”不在。
他干什么去了?
苏依带着迷惑,随便问了一个刚从(1)班教室里头走出来的同学。
“白徐他在不在?”
“他刚下课就出教室了,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
苏依正打算回自己的班级教室,回头后,恰好看见了从楼梯口过来的赵一辉。赵一辉朝她走过来,喊了她一声,“苏依?”
他走近她,问,“你来找谁吗?”
“……我来找白徐。”
赵一辉感到有些讶异,“是吗?我刚才看见他往小树林那边去了。”
“……”
苏依回了教室。
上课铃打响了以后,她慢吞吞地拿了本习题集出来,但是目光涣散。她现在精神有些恍惚,觉得心里头有点堵,但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程青青正低头偷偷地吃着零食,嘴里含糊不清地小声和苏依说话,“辣死我了,我想喝水……”
程青青的水喝光了,现在又是在上课时间,她不能出去买水喝。
苏依没反应。她现在在想,白徐他到小树林那边去干什么?难不成他……
很多人都知道,A高的小树林所在偏僻,是早恋的学生晚上最喜欢去的地方,那里,是“幽会圣地”。
苏依有时候路过那里的时候,的确撞见过,男生把女生压在树干前***吻。她那时候虽然知道非礼勿视,但还是忍不住多看两眼。由于树林里头光线昏暗,她看不清楚什么,只能闻声一些若有若无的***声。
回想起那时候的情景,再想到白徐,她心下一惊。
“苏依?苏依?”
耳边是程青青的声音,苏依回神,“怎么了?”
程青青嚼着东西,用手指了指教室外边的走廊,小声道:“白徐啊……你看他和谁走一起……”
苏依看过去,看见白徐和蓝言一前一后地走着。待那两人走过(3)班的教室后,教室里的人开始议论纷纷。
“我的妈,那两个人是不是在一起了?”
“应该吧……”
“我刚才看见他俩从小树林里头出来……”
“不可描述……”
苏依垂下眼睑,心里头开始堵得慌。
ˉ
晚自习结束后,苏依在停车场半天也没找到自己的自行车,正当她有些恼火的时候,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
她回头,发现是赵一辉。赵一辉用手机当作手电筒,在开车锁。
“你在等人吗?”他问。
“……没有,我就是一时找不到自己的车停什么地方了。”
“……”
苏依说罢,立马就找到了自己的车在哪儿。她推着车过来时,赵一辉还没走,她走过去,和他边走边说话。
“你的哪一门学得最好啊?”她问。
“数学和化学吧。”
苏依觉得甚好,认为自己以后应该可以请教“大魔王”赵一辉一点学习方法。她推着车,神思还有些游离,然后,话语没经过修饰就脱口而出。
“能不能教我一点学习方法啊赵魔鬼?”

小编点评

微甜的你(路颜歌)精选完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小说赏析,作品风格搞笑,构思大胆,脑***清奇,作者脱离套路,用个***化描写手法和 不一样的角度描绘出了一个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的故事。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圈哥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