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百科情书(陆载夏见鲸)免费章节全本全文阅读
百科情书(陆载夏见鲸)免费章节全本全文阅读

百科情书(陆载夏见鲸)免费章节全本全文阅读

分类: 校园纯爱时间: 2019-05-06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百科情书》 的男女主角是陆载夏见鲸,此书的作者是小蛋黄儿,主要讲述了枪声终于渐渐远去,夏见鲸踉跄着奔到露西面前,可条纹羚矫健的身躯已经冰冷下来,漂亮的皮毛也失去了应有的光泽。他从露西身下把刚出生的小羚羊拖出来,用外套裹好抱进怀里,然后单手擎着手机费劲儿地搜寻信号,折腾了半天才终于发出求救消息。小编带您走进百科情书(陆载夏见鲸)免费章节全本全文阅读。

百科情书小说简介

夏见鲸和陆载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在倒春寒,X市风大天冷,高中生们刚过完寒假重新返校,一个个把自己裹得严实。
夏平教授圆满结束历时十年之久的D型虎鲸研究活动,带着独子夏见鲸,重回祖国母***的怀抱。夏见鲸凭着夏平的关系,免试进了J大附中念高一。
第一天上学,夏见鲸还没去新教室参观,夏平就拎着他去了班主任办公室。
年轻的女班主任古道热肠,听说夏见鲸之前一直接受家庭式教育,没有和同龄人相处的经历,也没有体验过正式的校园生活,她硬是推心置腹地跟夏见鲸讲起了自己的求学历程,从不得善终的初恋小男友到大学暗恋的学生会长竟然有龅牙。

百科情书章节全文阅读

夏平父子俩走后,秦弘阳和芮素还在客厅拌嘴,看样子短时间内是停不下来。
陆载躺在床上,忽然觉得屋子空荡荡的。他把手垫在脑后,盯着吸***灯晕开的光,目光渐渐涣散。
他又回到了梦魇开始的地方。
他刚念小学一年级的时候陆远名和秦可就离婚了。
他们断断续续吵了一整年,三天一闹,五天一吵,芮素经常要从X市跑来劝架。
后来秦可直接闹到了陆远名单位,顿时就有传言说陆远名是倒插门的公凤凰,是穷小子攀了高枝,是靠着老婆家里才能平步青云的,陆远名那时工作正在上升期,人又年轻气盛轻易刚愎自用,一气之下就提出了离婚。
两人闹到分崩离析,连秦弘阳都出面来劝陆远名,可陆远名根本听不***,只当秦弘阳在挟恩图报。他不仅要离婚,还要断绝师生友谊,哪怕“***恩负尽,死生师友”,他也决不和秦家扯上半毛钱联系。
芮素是和秦弘阳一道来的,她进卧室里去陪陆载。陆载小时候很粘她,一看她来,就委屈地让外婆抱抱,他那段时间是真的被陆远名夫妻俩给吓到了。
陆载问芮素:“外婆,假如爸爸妈妈离婚,我是不是就变成没人要的小孩了?”
芮素说:“不会的,不管发生什么,他们永远爱你,外公外婆也一样。”
可没过几分钟,秦弘阳就被气倒了,连带着茶杯也摔在地上,滚了一地的碎瓷渣。
在破碎声、争吵声和救护车的鸣笛声中,秦可拉着行李箱头也不回地离开,而陆载的童年也兵荒马乱地画上了句号。
刚离婚后,秦可还经常来看陆载,他依然抱着秦可和陆远名能够重修于好的希望。他们坐在麦当劳靠窗的位置,金灿灿的M被阳光投映在桌子上,陆载一边啃汉堡一边跟秦可透露有关陆远名的小道消息,他甚至还会谎报军情,造谣陆远名和某位秘书阿姨私交过密,试图以此引起秦可的危机感。但秦可从不回应,只是揉揉他的脑袋,说他还太小,不懂大人之间的事。
秦可来看他的间隔逐渐从一个月变成三个月最后成了半年。每次见面她都是***动人的,似乎岁月特殊厚待她一般,四十岁的人却有着小女孩的***子。
后来她又突发奇想要去斯里兰卡支教,临走前最后一次来看陆载,那时陆载已经念五年级。或许是陆载大了,也或许是她没以前那么要强了,她竟然给陆载讲了一些过往,关于她和陆远名的曾经。她说陆远名变了,变得俗不可耐,完全没有了读书时候的浪漫感。
陆载渐渐明白什么叫做覆水难收。秦可是铁了心要走,她一辈子都活在少女梦里,她哪怕死都必须要死在铺满了玫瑰花的柔软***床上,为了这些她可以和前半生一刀两断,一百匹马都拉不回头,其中也包括陆载。
陆远名却没秦可那么幸运,他是孤儿,从小寄人篱下,没权没势,穷小子一个,秦弘阳第一次见他时,就夸他有韧劲,从骨子里就不服输。他凭着这股子韧劲愣是爬了上去。C市是地级市,陆远名三十多岁就坐上了副厅级的位置,让人眼红,恨他的要比欣赏他的翻了几倍。
陆远名工作忙,有时出差巡视,十天半个月不着家,但心里记挂着陆载,抽空就要打电话回来嘘寒问暖,虽然生活没秦可在时精细,但爷俩相依为命,陆载又听话懂事,倒也将就着过了下去。
秦可去斯里兰卡没多久,C市上层权力圈开始大变革。普通家庭或许体会不到这种动荡,可他们家因为陆远名的原因,就处在漩涡中心,朝不保夕,动荡不安。
当时市委里纷纷开始站队,陆远名不肯动,自然被权力的浪潮拍上了岸。
陆远名看不上这群宵小,自动请辞,凭着原来的关系网,很快就在浮沉商海里捞了第一桶金。接着他就带着陆载搬了家,他在C市寸土寸金的“华晖苑”小区买了独门独栋带小院子的房子,算是挤进了达官显贵们的大本营。
从那之后,陆远名彻底变了,他开始不停地应酬、剪彩、出席活动,忙成了一个人型陀螺。陆载宁愿他永远不要回家,每次只要他回家,绝对就是令人作呕的酒气和师出无名的咒骂。
陆远名不骂陆载,他骂上面有眼无珠,他骂群众不知好歹,他骂企业操蛋无良,他骂自己怀才不遇,骂到最后他没了意识,全凭着酒劲把这一腔愤懑都发泄在了陆载身上。
陆载伤得最严重的一次,伤口从肩胛贯穿到腰椎,送医的路上血浸透了他的条纹***衣,可他一声不吭。
陆远名也清醒了,手一松,刀子“咣当”一声落地。他目眦欲裂,后悔不已。
在医院填单子时候两个人都对真相闭口不言,面对医生的质问,陆远名含糊地说孩子叛逆,打架斗殴。
陆载对陆远名说的话不予置评,他不可能去辩解说自己是个好孩子,是赫赫有名的陆总精神躁虐家庭暴力。他无法坦白,于是他选择闭嘴不谈。临出院那天他试过向秦可求救,说不定秦可愿意带他走。秦可在视频那头笑意盈盈,小孩子们围着她唱歌,还把刚编的花环戴在她漂亮的卷发上。
秦可低头一边***吻孩子们的脸颊,一边说着谢谢,与此同时,陆载挂掉了电话。
陆载想,他没救了。
根本没人会来救他。
他身上越来越频繁地出现伤痕,既然陆远名已经替他找好了借口,他便顺了对方的意愿,开始学着打架斗殴。打架是会上瘾的,开了头尝了腥就停不下来。
他和康祁也算不打不相识,不仅同班,还住同一个小区,康祁家就在他家隔壁栋。隔得近,彼此家里那些破事都心知肚明。不过康祁要幸运一些,虽然爹是个没文化的暴发户,爱打老婆孩子,可起码他娘还在,能给他洗衣做饭,还能在他爹动手时候护一护他。
住高档小区,上重点学校,孩子却不学无术,是个小混混,康祁觉得俩人同病相怜,他拿陆载当难兄难弟,有群殴就叫上陆载一起***,下地狱也能拉个垫背的。
陆载从不站队,他没什么结怨的,纯粹手痒,有架就打,也不管敌方我方,拳头挥出去了他心里就能快活一些。打完把血迹一抹,照常回班当他的好学生去。
后来陆载申请了住校,再加上合理利用陆远名的日程表,周末回家时和陆远名岔开时间,他可以除了寒暑假外一整个学期都不用见到对方。他打算就这样混到毕业,然后考到省重点,就可以一步步离开这里,离开陆远名。
原本全部事情都按部就班地朝理想化的进程发展,直到初二那个晚上,他没能掐好时间,迎面撞上了烂醉如泥的陆远名。
陆载猛的从梦里惊醒,他思维还有些恍惚,握在手里的手机竟被虚化成了半截砖头,他像握了烫手山芋一般,立马甩了出去。
手机“啪”地一声砸在墙上,又“咚”地一声掉在地上,陆载怔怔地看着自己手心,才反应过来刚才那些都只不过是梦境,陆远名没有回来给他过生日,他也没有差一点杀了陆远名。
陆载松了一口气,他光着脚踩在地上,去把手机捡了回来。
他开屏看了眼时间,才刚九点,他不过***了二十分钟,就冒了一身冷汗。
衬衣黏糊糊地贴在他背上,不***,他脱下来塞进脏衣桶里,又翻出新***衣换上,这才重新躺回床上。
困意已经散去,他叹了口气,打开了“大地广角”论坛。
自从星期三翻车鱼跟他聊了两句,俩人还因为红包的事情磕绊了一下,直到今天他都没再见过翻车鱼。
以往翻车鱼每周末都会来找他唠几块钱嗑,他隔三差五回一句话。可翻车鱼昨天没出现,今天也没出现,而再过几小时这个周末就要过完了,网瘾少年却还没有上线,这有些希奇。
他们聊天时一直是翻车鱼主动开口,陆载也不知道第一句话该怎么说。他点进私信框,又退出来,反反复复,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放弃了。
夏见鲸一走,噪音也没了,他第一次觉得这个房间□□静了,现在只有他一个人的呼吸声,蓦地有些***。
他想,他生而为人或许真该说声对不起。他各类感情都经营失败,***情上爹不***娘不爱,***人是枷锁,他在夹缝中求生存;爱情上还没来得及情窦初开,暂且按下不表;友情上倒还勉强长出些枝丫,比如夏见鲸,他觉得可以处着试试,能处就多个朋友,处不下去他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他忽然想到一件事,翻身下床,从书桌下拉出一个***色的收纳箱。里面满满当当塞着同一个牌子的牛奶,他喝习惯了,天天都会带一瓶去学校。
夏见鲸曾经拿着他的牛奶晃了晃,嘴里嘀咕,“同桌,这个好贵的呀,喝了真的会长高吗?”
夏见鲸个子不算矮,但比他还是差了点。他没搭话,看着对方没见识的傻样,有些不屑,又有些想笑。
而他现在是真的有了笑意,他弯下腰,从收纳箱里又取了一瓶牛奶放进书包。
交朋友么,他想,总要有来有往的。

百科情书章节完整阅读

夏见鲸不光周末爱赖床,上学时候也爱赖床,能晚起一秒算一秒。他仗着自己家住得近,胆大包天,闹钟时间敢定的就比早读铃响提前十分钟。
周一清晨,他又是全班最后一个到,正好踩着铃声的点。他甩着书包,从过道挤过去,惹得四周怨声载道。
体委正趴着***觉,挡在脑袋前面的书墙就被夏见鲸的书包撞倒了,他眯着眼坐起来,骂得很凶,“你一个迟到的惯犯,慌个屁啊?!”
“朋友,真对不住啦!”夏见鲸给体委把书重新码好,又拍拍体委的背,“你乖,听话,好好***啊。”
体委送他一对白眼,嘟囔着趴了下去。
***色星期一,大家情绪都不高,跟个炸·药桶似的,一点就炸,夏见鲸生怕再扰醒哪个活阎王,他提着口气,蹑手蹑脚回自己位置。
他刚预备坐下的时候,却觉得不对劲——他的桌子上竟然放着一瓶牛奶,立在他凌乱的书桌上,跟乱世佳人似的,非常违和。
夏见鲸抓抓头发,左顾右盼,心想自己也没走地方啊,这是怎么回事?
他再仔细一看,发现这不就是陆载常喝的那个牌子嘛,而陆载桌子上也放了一瓶,像是学校给的标准配置一样。
不过他们学校从不搞慈善,这个可能***立马就被他排除了。
夏见鲸把书包往桌兜里一塞,拿着牛奶问陆载:“你放我桌上的?”
陆载点头,还微微翘了翘唇角,“嗯。”
夏见鲸正忙着掏书,也没注重陆载的表情,他闷声又问:“你送我牛奶干嘛?奇希奇怪的。”
不是说好要试着做朋友么,那夏见鲸这句话又是什么立场?陆载眸色一沉,嘴唇也******抿了起来。
夏见鲸没等到陆载的回应,半仰着脸去看陆载,“嗯?”
陆载今早关于要不要送牛奶,已经内心挣扎了很久,可他难得想试着往安全圈外探一探脚尖,就被对方给嘲了回来。
“不是我,”陆载眼神一闪,“是我外婆。”
“哦,原来是奶奶呀。”夏见鲸扭开瓶盖喝了一口,偷偷笑了起来,“你记得帮我谢谢奶奶啊。”
陆载的演技太拙劣了,都能直接搬到成语字典上当“口是心非”的解释。夏见鲸一看就心领神会,他敢打包票陆载这是在胡扯,牛奶和芮素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昨天那一通折腾,他本能地觉得自己和陆载又***近了一些,普通同学60分及格,陆载能得90分。
夏见鲸但笑不语,边喝牛奶边对陆载挑眉,奶咽下去后还轻浮地弹了个舌。这个效果不太好,不如吹流氓哨,可惜他不会,还五音不全,只能这么凑合了。
陆载即使目不转睛盯着书本,余光里依然有那么一团影在晃,而那团影毫无自觉,竟然还在弹舌,相当聒噪。
陆载“啪”地合上书,冷声问:“你要干嘛?”
夏见鲸伸出舌尖把嘴巴四周的奶渍***掉,朝陆载扬起下巴,“你帮我看看,***干净没?”
陆载就坐在窗边,他连人带椅往后一仰,说:“你自己看。”
夏见鲸“哦”了一声,手臂搭在陆载桌子上,探过身去照窗户。
其实夏见鲸并不在乎自己有没有“奶胡子”,他借着窗户,静静打量陆载。
从昨天起,他对陆载的印象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他们有课堂之外的交际,有共同保守的秘密,虽然陆载不愿意承认,但他自动忽略了所谓的“试用期”,把陆载归为了他的好朋友。
他一直把陆载当纸老虎,以前偏向老虎,如今更像纸。大概是他戴了好朋友的滤镜,连陆载惯常的臭脸,他都能闭着眼打五星好评。
陆载一直保持后仰的***,不耐烦了,问他:“好了吗?”
唉,夏见鲸心底叹气,昧着良心给了好评的顾客又开始后悔,真想在追加评价里写上八百字的差评小论文。
可他抬头看到窗户里陆载的身影,又笑了起来。
窗户不比镜子,只能模糊照出两个人影,还和外面的青天绿树重叠在一起,可信度和清楚度都不高。所以夏见鲸也不确定,陆载冷硬的侧脸上那抹细微的红色,到底有没有真实存在过。
假如让夏见鲸用他那猫嫌狗弃的文学水平来形容此刻的陆载,大概就是掩耳盗铃、粉饰太平、自欺欺人、有……有点可爱。
但可爱这个词他绝不可能当着陆载的面说出来,究竟活着还挺好的。
“好了,”夏见鲸******嘴,退身回去,看着陆载说,“这可是我陆哥给的爱心牛奶呀,不能浪费,你说对不对?”
他话音一落,陆载的椅子腿在地上划出“刺啦”一声,而椅子的主人眼神飘了一下,脸颊上真实的有一抹红。
陆载不答反问:“好喝吗?”
夏见鲸这人给点阳光就能灿烂。陆载冷脸时候,他就又哄又劝,脸都不要了,然而陆载一给他好脸色,他就坐不住,手痒得想去揪一把老虎胡子。
陆载此刻才有点像是普通的高中生,沉静的眼里藏着情绪,像是浅浅的期待。夏见鲸看得一清二楚,可他就想使坏。
夏见鲸咂咂嘴,叹了口气,装作遗憾的样子,“还行吧,就一般般,感觉跟普通的牛奶也没什么差别。”
陆载闻言果然顿住了,然后垂下眼睛,说:“我知道了。”
“你知道?”夏见鲸凑过去,笑着逗他,“跟我讲讲嘛同桌,你知道什么了?”
陆载说:“从明天起,我的书包可以减重250g。”
“嗯?”夏见鲸拿起牛奶瓶一看,250ml,换算一下差不多250g左右,他笑得更喜悦了,“难不成你原本是打算天天都给我带一瓶吗?”
“不是我,”陆载冷着脸编瞎话,语调生硬,“是我外婆。”
“好好好,是你外婆!”夏见鲸赶***给陆载顺毛,他笑着晃脑袋,也不拆穿,“我刚才跟你开玩笑的,真挺好喝,有一种金钱的味道,我觉得我瞬间长高了十公分!”
陆载斜睨他一眼,懒得搭腔,低下头看书去了。
“哎,同桌,那我明天还有牛奶喝吗?”夏见鲸一手拿着牛奶瓶摇了摇,另一手抬起胳膊怼了陆载一下。
陆载没预防,笔尖划出一长条***色墨迹,横亘在书页上,很是突兀。
夏见鲸脑内警铃大作,发现自己似乎越线了。他一时自得忘形,竟忘记了陆载不喜欢被人碰,他有些懊恼自己的莽撞,开玩笑归开玩笑,互相尊重是大前提,任谁被一再触碰底线都不会好受。他和陆载的关系好不轻易往前迈了一大步,他可不想一下子前功尽弃,回到解放前。
陆载这次倒没什么大反应,没掏湿巾也没厌恶地擦胳膊,只是抬眼瞥了夏见鲸一眼。夏见鲸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身子却如坐针毡,扭个不停,一会儿抓耳朵,一会儿搓大腿,跟个猴似的。
“我不是故意的,”夏见鲸真诚道歉,恨不能以死谢罪,“我发誓以后绝对不会随便碰你,你信我,陆哥!”
“没事儿,”陆载伸展了一下手臂,没有计较,“你也说了,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咦?”夏见鲸觉得不可思议,陆载的所作所为完全超出他的预期,跟天上掉馅饼一样,他有些接受无能,“那现在是什么情况?”
陆载说:“朋友。”
“原来朋友还有特权啊,”夏见鲸恍然大悟,陆载这是在身体力行“试着做朋友”,他觉得有意思,又伸手去戳了戳陆载的腰,“这样呢?这样也可以吗?”
陆载没躲,扭过头冷眼看着他。
夏见鲸嬉皮笑脸,得寸进尺,沿着陆载的腰身一路往上戳。他下手没轻重,惹得陆载皱起了眉,眼看着就要戳到陆载的腮帮子,却被一声惊呼给打断了。
“干啥呢!”秦南要收作业,一扭头就看见这一幕,“赶***交作业!夏见鲸你是不是又没写,打算杀人灭口,好继续陆载的练习册?”
“你瞎说什么呢?”夏见鲸笑起来,“第一,我写完了,你不要***蔑我,第二,我们同桌关系相当和睦,你不要挑拨离间。”
“一大早就犯病,”秦南摇了摇头,“陆载你也忍得下去,赶***给他两个嘴巴子。”
夏见鲸臭显摆,头一歪,直接靠在陆载的肩膀上,“我陆哥才不舍得打我呢,我们可是好朋友!”
陆载一耸肩把夏见鲸的脑袋抖了下去,然后对秦南说:“我作业在他那里。”
“好……哎,等等!”秦南原本正在和夏见鲸干瞪眼,闻言瞪大了眼睛,“你们俩怎么回事儿?和好了?”
秦南这才想起来作弊那档子事,话说当时他走之前,这俩人还针锋相对,陆载无动于衷,可夏见鲸却被气得呼哧喘气。他有些纳闷,也不知道在办公室里老班施了什么魔法,怎么就忽然变成风雨之后见彩虹了?
陆载不解释,夏见鲸插科打诨不说实话,把作业往秦南怀里一塞,“和什么好?我们俩一直这么好,你赶***交作业去。”
秦南懵了,又不死心,他拽起已经***熟的刘耀耀,“胖子,问你个事。”
刘耀耀揉着眼睛,还在犯迷糊,“啊?怎么了?”
秦南咬牙叹气,拍了拍刘耀耀的脸,让他赶***清醒,“假如我记忆没出错的话,他俩不都老死不相往来了么,那现在什么情况,一笑泯恩仇了?”
“当时我走的时候他们还不说话呢,”刘耀耀扭头看了眼后排,看到夏见鲸在和陆载说笑,他摊手道:“估计是真爱了吧。”
秦南锤他,“跟你说正经的呢。”
“啊呀,困死了,”刘耀耀月考一结束,就翻脸不认人,敢对秦南甩脸子了,“这有什么希奇的啊,夏见鲸不一直这样么,他哪天真跟人撕破脸了,我才会觉得不对劲。”
秦南被刘耀耀一呛,想动手了,可下课铃响起,他身有重任,没时间跟刘耀耀耗。他暂时放过这个白眼狼,又数了一遍练习册的数量,抱着一厚摞就往外走。
秦南刚出班门就被人撞了,肇事者是外班的,也不道歉,挤过他就直奔向体委,反倒是肇事者旁边的同伴扶了他一把。他一抬头,看清好心人的长相后,硬生生把到了嘴边的“谢谢”嚼碎咽了下去。
秦南语气不善,“怎么又是你?”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今天为大家带来的百科情书章节在线阅读,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互助本站,欣赏小说完整版资源!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