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机甲之魂(龙吻写的小说)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机甲之魂(龙吻写的小说)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机甲之魂(龙吻写的小说)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游戏竞技时间: 2019-05-06

小说内容介绍

“天地为炉,造化为工,阴阳为碳,万物为铜……”系统:检测到无线网路连接请求,是否连接?是/否“燃乙木精华之气,奉离火行……熔五金于府……”系统:检测到无线网路连接请求,是否连接?是/否“紫华气生,如焚椒兰,如走龙蛇……阴癸淬化,中原厚土藏之,其身沟壑自生……”系统:检测到无线网路连接请求,是否连接?是/否连接?连接什么?嗯……对了,我是谁?这里又是什么地方……“嗡——”引擎运行声响起。黑暗之中,两点光团一亮,然后哗哗闪烁不停,不时发出低微的数据读写声……

机甲之魂出色章节阅读

青州五道塬,桃溪铸剑门,子夜。

明月当空高悬,清风和煦似是一派安详。然而此刻位于桃山半山腰的青州南第一大派铸剑门中,却火光漫天,杀声不绝,一道道五彩剑光不时腾空而起,随即又悄然陨落,伴随着一声声凄厉的喝骂。不断有高大的木质剑楼禁不住火焰烧灼而轰然倒塌,一些混乱之中来不及躲避的人连声音都发不出就被掩埋在燃烧的废墟之下。

“围住内堂,小心铸剑门的弟子突出!”一声呼喝,一名身穿一袭剑衣的老者御起一道紫色剑气几个闪动便率先冲入铸剑门内堂,接着一声声惨叫便从内堂剑院中传来。

仍在院外的一名白衣秀士微微皱眉,冲身旁一名中年道人道:“云岩真人,清风他可是有些过了……我们只是来取物,这些个不相干的下人杀了他们做甚?”

中年道人心下暗自哂笑,前些日子阻杀铸剑门在外历练的长老时也不见你九原剑派手软,如今却来装这好人。脸上却还是微微一笑道:“斩草要除根,今日我们夺取九鼎炼签之事不可传出,徐兄千万勿要一时手软铸成大错。”

说完便大踏步随那清风道长走入内堂,白衣秀士又是微一皱眉,片刻后无奈叹口气,便也跟了上去。

此时内院之中,已是血流满地,清风道长孑然院中,身旁陆陆续续又站了十几个人,似与那清风平起平坐。几人对面高塔之下石阶上,数十人正渐渐而立,蓝衫罗鞋,头挽平髻,身后交叉背着两把古朴长剑,正是铸剑门的装扮。

这几十人中近乎大半都已带伤,有几人伤势颇重,却是强自支撑着不肯倒下。

“七派合纵,我铸剑门的面子还真是不小啊……”塔下人群之中,一位胸前满是血迹的俊秀青年淡淡说到,“却不知我铸剑门到底哪里冒犯了几派,非要将我门下斩尽杀绝不可?”

“剑红尘,你又何必明知顾问,将九鼎炼签交出来,我们给你一个愉快!”清风道长身旁一人说道。

虽然早就料到这些人杀上山来的目的,但是听到他们亲口说出,剑红尘还是心神一触,不是因为消息惊人,而是因为门中出了内奸!他脸上不动声色,脑海中却暗自寻思,九鼎炼签现世才不过短短两个月时间,所知者又都是亲近之人,到底是哪里走漏了消息?事已至此,剑红尘知道再多掩饰也是无益,想到自家师弟,心下又稍感安慰,索性能拖得一刻就拖得一刻

“长天门主,明人不说暗话,九鼎炼签出世,的确落在了我铸剑门手中,只是这天地异宝有德者居之,为了收下这异宝,我铸剑门也是损失颇大,你们如今想要如此简单就弄到手,未免太过儿戏,况且……”剑红尘语气一肃,“你等今日杀上我铸剑门,已与我铸剑门结下血海般因果。我等今日已知逃不过一死,这九鼎炼签,我铸剑门下便是将之毁去,也不会送到你们手中!“

一听剑红尘要将九鼎炼签毁去,这十余人不免有些顾忌,一时不敢逼迫太甚,只能与之僵持。此时,外院的喊杀声渐渐稀疏,不时有七大派的弟子赶来内堂与他们的长辈汇合,并报上战果,每报上一个数字,铸剑门下众人脸色都是一阵抽搐。

如此几次之后,终于有铸剑门徒悲愤之下忍耐不住,大喝一声便持剑冲入对方阵营向那传话之人杀去。剑光闪过,对方措不及防之下,竟被这名剑士一剑当头袭杀,然后那剑士身形一转,御起长剑便冲向了那清风道长。

清风眼中寒光一闪,脚下踩个瞬步法,身形一幻竟然就从原地消失,下一瞬,这清风道人便从铸剑门人面前闪现,手持长剑却并未出剑,反是左手掐个法印,轻轻一掌不染烟火的拍在对方胸口,顿时那中掌的地方便是一片霜花结出,并迅速向四肢蔓延开来,这名铸剑门徒身形马上一滞,像是忽然被冻住了似的定在原地,身体随着惯性向前倒去,重重摔在地上碎成一片冰屑。

“都给我机灵点!”清风道人回头瞪了门下众人一眼,肃声说到。

铸剑门其他门人皆是义愤填膺,却惊怒于对方的实力,只能苦苦忍下。众人皆知今日已无其他可能,自己在此多拖延一刻,保住九鼎炼签的机会便越大。

“清风道长的小冰清手如今也有七成火候了吧……恭喜恭喜……”剑红尘轻轻看了一眼自己门下弟子的尸首,眼中以满是杀意,“不过,凭这手下三滥的法术便想从我铸剑门口中夺食,只怕……”

“红尘妹子,你又何必执著?你铸剑门炼器之术在中原正邪修行道中本来便已是翘楚,何必再来争这九鼎炼签?你今日若将这宝物交出,不敢说放你一条生路,我任潇湘却可以向红尘兄保证,绝不再杀伤你铸剑门弟子,谁要是想违逆此誓,便是与我重阳观上下为敌!”那七大派的首领之中,又有一人站出劝说。

“哈哈哈哈哈——”剑红尘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大笑话一般,狂笑不止,好半天才收住笑脸狠狠道,“你们以为我铸剑门上下都是白痴不成!你们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我铸剑门内最为***时杀上门,长辈在外云游多年未归,我等七代弟子为夺宝物损失惨重,我更是伤及内腑正闭关养伤,如今强行出关又是伤上加伤,门内在外历练长老还未赶回,如今看来,也必是遭了你们暗算……你们如此算计,怎么可能是一时之计?必定是谋划已久想要灭我铸剑门满门,岂会因你一句话说放手便放手?七大派都是你家开的不成?”

任潇湘脸色一黑,不再言语。

“休要多做聒噪,拿命来!”这清风道人的脾气看来却是众人中最急躁的,和自己的道号一点也不相当,话说之间便抢上前来,手中长剑一扬,一道宝蓝色霜雾迅速蒙上剑身,直指剑红尘而来。

剑红尘目中寒光一闪,亦是持剑而上,与清风道人拼在一起。清风道人修习的寒霜真绝剑光湛蓝,而剑红尘修炼的红尘剑罡却是艳如烈火,两相拼斗之下剑光闪烁,当真***无双。

众人见清风抢上,皆知多说无益,便各自运起法力攻向木塔之下的铸剑门众人。那塔下剩余的铸剑门徒都是后两代弟子中法力高深之辈,此时又存了必死之心,一时两方人马竟拼了个旗鼓相当。然而究竟以寡敌众,渐渐的那铸剑门弟子便落在了下风,一时不慎便是身死道消。

剑红尘拼斗中见门下子弟不能抵抗,回头冲众弟子大喝一声:“点火!”

身后铸剑门弟子中有那机灵的,抽出空来一道火符射向那九层高塔。“嘭”一声,那高塔为铸剑门内院藏经楼,只有亲传弟子才可登楼阅览,本来就全是木质搭建,如今被那三味真火符一点,便由一点火头熊熊燃起。

那七大派子弟一时莫名其妙,趁着这空档,又是几个铸剑门弟子使出法力,将那藏经楼又引燃几处。

重阳观任潇湘心头一个激灵,忽然脸色大变:“不好!他们要毁掉九鼎炼签!”一时再也不留手,运起十成道法,将面前挡路的几名后辈弟子掀开便要冲上藏经楼去。其他几派长老心中也有算计,如何能让任潇湘抢了先?于是也迅速脱出战团,将面前对手丢给门下弟子,运起步法冲向那已熊熊燃起的高楼。

“不好……中计了!”白衣秀士忽然眉头一展,冲着几大派长老大喝一声。

那徐姓白衣秀士自从进了这内门剑院便觉得形势古怪,只是一直没有想出是为什么来,此时藏经楼火势一起,心头便豁然开朗。那九鼎炼签本是太古洪荒禹王治水时奉昊天上帝所得,乃是炼制传国九鼎的一等仙诀。而当年昊天上帝收回九鼎炼签时,大禹将那仙诀复刻了一份在铸九鼎时剩余的铜料上,仍是以鼎为形,这便是流传下来的“九鼎炼签”。如此宝物,又怎会被区区三味真火烧化?

本来都快要踏入藏经楼中的七派长老都止住了脚步,扭头看向那白衣秀士。

剑红尘闻言哈哈大笑:“此时才觉察中计,为时晚矣……有生之年能将七派精英百十人逗弄于股掌之中,我剑红尘倒是无愧世上走一遭!哈哈哈哈!”

言罢,手中红尘剑一横,运起一身道力将泥丸宫内金丹一凝吐入喉头,狠狠咬碎!

碎丹!

霎时剑红尘身旁赤红色霞气一顿,接着忽然疯狂流转起来,由虚化实由实化质,并似那仙山云气一般升腾翻滚不止——竟是红尘剑罡第七段的红尘滚滚境界。修为也短时间内突破了炼气之境,达到还神!

众人皆是大惊,丹碎则道消,魂飞魄散,欲求轮回转世亦不可得,为了这短短的几息时间突破境界,剑红尘竟是断了自己的一切后路!七派中人也没有想到竟会将剑红尘逼迫到如此境地。

知道自己时间紧迫,剑红尘运起十成十的法力,持剑而上,身旁红尘剑罡随剑而起,带出一道道炽火红霞,击向了离自己最近的清风道人与任潇湘。清风道人亦是牙关一咬,运起寒霜真诀,长剑之上顿时寒气逼人,似是要把空气也冻住了。剑红尘剑气划出,大开大合完全不顾防御,清风道人与任潇湘驱剑来挡,三人剑身狠狠相交竟然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清风心下却是大骇!自己剑身上附着的寒气在碰上剑红尘的长剑时,竟然如同沸汤卧雪一般迅速融化,那随剑如蛇缠绕而上而上的红尘罡气灼得自己手心刺痛。心下存了几分退意,这剑势更是一滞。剑红尘岂会浪费这大好的机会,挽了个剑花,使出铸剑门绝学斩尘丝,一道连绵不绝如滚滚红尘的剑势铺天盖地压向了清风道人与任潇湘,瞬息之间三人便拆挡十余招,剑红尘一边出剑一边大声数出剑招:

“三招,四招……八招,九招……”

此时铸剑门中子弟受掌门碎丹所激,皆是悲愤欲绝出招疯狂之至,大有同归于尽之意。其他派中高手想要前来助剑,无奈却是手忙脚乱,近不得三人身来。

“二十七招!”

似是由动到静的极致。本来快如疾风的攻势忽然一滞,似乎三人本来便应该站在此处,从来没有动过似的。剑红尘负手而立,看着对面手持半截断剑的清风道人和清风道人身后两尺的任潇湘。那清风道人满脸惊愕的看着手中熔断的剑柄,似是想要说什么一般,嘴巴嚅嗫了几下却没有说出话来,只有几颗火星夹杂着白烟从牙缝中迸出。接着,两人便无风自焚,赤红色的烟气从七窍与伤口之中汩汩喷出。直到此时,众人才看到,剑红尘的剑竟然穿透了清风道人的胸口,直直插在了任潇湘的心房之上。

只是数息,一代修士潇湘剑客与清风道长便由内而外焚成了两具枯瘦的赤红色骷髅散乱倒地。剑红尘叹一口气,走上前去轻轻收回自家的佩剑,重新插回剑鞘,然后忽然抬头瞪向其他几派领头之人。那几派长老门人一时摄于剑红尘杀意竟然齐齐后退小半步,即刻反应过来自家行状实在是太过露怯,要重新向前踏半步,但抬起脚尖却又觉得太过刻意,如此脚尖半悬不上不下,脸色也是越来越尴尬,一时威势尽失。

“哈!哈哈哈哈……”剑红尘看到对面众人如此丑态,终是忍俊不禁,一脸轻视仰天长啸。只是笑声越来越弱,终于平息下来,就那样静静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一阵微风吹过,剑红尘的躯体无声无息随风而散漫天飞起。衣衫长剑落地,终久没有人再能拾起。

红尘剑,剑红尘。他终究是化为了世间一片红尘随风逝去。

而就在剑红尘碎丹之时,百余里外的一名年轻剑客手心紧握的一支命签啪的一声碎裂开来,一滴泪珠沿着他脸颊轻轻滚下……

七大派众人终于长长吐出一口气,身旁藏经楼燃烧的噼啪声不绝于耳。稍待片刻之后终于有人发话:“徐公子,如今剑红尘已死,我等如何得知这九鼎炼签下落?”

白衣秀士略一沉吟,道:“诸位难道没发现,桃溪铸剑门中年轻一代子弟中翘楚人物却是少了谁?”

众人略一思考,恍然大悟:“只是不知那人向何处躲藏,现在身在何方?”

旁边一名中年道人却***笑道:“剑红尘固然是巾帼不让,奈何……这世间只有一个剑红尘!”

话一说完,众人齐刷刷的看向了剩余的铸剑门弟子……

小编今天点机甲之魂小说

《机甲之魂》是一本由龙吻写的科幻游戏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