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爱不宜迟(陆星傅景琛)完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爱不宜迟(陆星傅景琛)完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爱不宜迟(陆星傅景琛)完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分类: 豪门总裁时间: 2019-05-09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爱不宜迟免费全文阅读哪里看?主角是陆星傅景琛都市言情小说;多年前,陆星养的狗咬了傅景琛一口,当时小小年纪的她天天都战战兢兢的担心他会报复她。多年后,傅景琛终于对她施展报复了。

小说简介

多年前,陆星养的狗咬了傅景琛一口,当时小小年纪的她天天都战战兢兢的担心他会报复她。
多年后,傅景琛终于对她施展报复了。
陆星捂着被咬破的唇狠狠瞪他:“你是狗吗?!”
他淡定开口:“说不定是小时候的狂犬疫苗失效了。”
陆星:“……”
——
当年亲手把她送走的男人,如今变成一言不合就“咬”人的忠犬。

爱不宜迟免费章节阅读

陆星洗了个热水澡,小区今天开始供暖,她只穿了套薄睡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难得有些舒服。
正预备去厨房给自己榨杯果汁,就听到有人敲门,都快十点了,这个时候会有谁来?
陆星以为是叶欣然,从猫眼里看到的却是傅景琛英俊的侧脸,敲门声再次响起,比之前急促不少,她回去披了件针织外套,在手机响起的同时打开了门。
门一开,傅景琛就侧身而入,顺带把门也关上。
陆星愣怔,她还没说让他进来呢!一抬头就感受到来自他身上的压迫感,那双深邃的黑眸正紧紧盯着她看,她忽然紧张起来:“你来干嘛?”
傅景琛没说话,俯身靠近,近得灼.热的气息悉数喷洒在她脸上,近得她能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
陆星心悸地本能往后退,后背贴在门背上,总觉得他这个样子很不对劲,可她闻不到他身上有酒气,他的样子异常沉静清醒,正因为如此她才觉得不好,故作镇静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汪汪汪汪……”
陆星低头,看到小哈站在一米之外,身子向前倾斜朝傅景琛“汪汪”叫个不停,她在心里默默给小哈点赞,这么勇敢。
傅景琛眉头一蹙,他倒是差点忘了她养了条狗,转头阴冷地看向那条狗,冷冷道:“叫什么叫!”
小哈马上怂了,身子往后缩发起抖来……
委屈的嗷呜一声,慢慢挪到沙发后躲起来了……
陆星:“……”为什么她养的是这么一条怂狗!
不是应该扑他吗?扑他吗?!
她想趁机从他身旁逃开,刚迈***就被他拽进怀里“咚”的一声撞上门背,铺天盖地都是他的气息,他的唇温热地吻着她唇,深深浅浅,吻得她天旋地转。
陆星惊愕地瞪大眼睛,干燥暖和的手掌覆上她的眼睛,栓在她腰间的手臂收紧,近乎凶狠地吻着她。
她的身体在抗拒,心却是服从于他;她的心在抗拒,身体却情难自禁。
其实这不是她和他的初吻,心悸程度却不亚于初吻。
浓密纤长的睫毛像小扇子似的在他掌心往返刷,慢慢的不动了,傅景琛将手拿开挪到她背后,睁眼看她闭上的双眼,睫毛轻轻颤抖,心底忽然变得柔软,吻也变得极轻,极绵长……
沉醉中似乎听到手机在响,她推他,他则抱得更紧吻得更深。
不知过了多久,久得她都快要窒息了他才放开她。
她还在急促的喘着气。
他手心滚烫,贴着她红透的脸颊,声音是压抑的低暗:“你说,假如你不回来我会怎么样?”
陆星揪着他大衣里的毛衣,感觉到他身上源源不断的热度,甚至能摸出一点点汗湿,一点水忽然砸在额上,她茫然又惊愕地抬头,就看到他脸上密集不断的汗珠,像是运动过后出了一身汗,连乌黑的鬓发都染上了湿意。
屋内暖气十足,傅景琛还穿着毛衣大衣,加上身体某些蠢蠢欲动的燥热,更觉浑身滚烫。
他一把脱掉大衣,往身后的沙发甩过去。
小哈本来好好趴在沙发后面,被忽然飞过来的黑色大衣吓得又是一抖,嗷呜了声。
真的好怂……
陆星也震动地看着他脱-衣服的动作,傅景琛又俯身吻她,在她唇边低语:“回答我。”
陆星慌乱地躲开他的唇,小声道:“我……不知道……”
傅景琛捏住她的下巴,沉沉开口:“假如你不回来,我会亲自去把你抓回来。”
闻言,陆星心头猛的一颤,又觉得有些可笑,双手抵在他贴得极近的胸膛,眼底的沉迷已经慢慢消散,“亲自把我送走,又亲自把我抓回来?傅景琛,你究竟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想法?”
“有。”他有力的回答。
这算什么回答?
两人的姿势极为暧昧,陆星窘迫地推他,恼羞成怒地瞪他。
傅景琛抵着她的发顶,压抑地叹息道:“星星,你怎么就不明白,我也喜欢你呢?”
陆星浑身微微的颤了一下,心房似是被轰然炸开,想抬头看她,却被他沉沉的身体压着动不得半分,他说:“我知道你喜欢我,可那时候你才十几岁,还是个孩子,而我却已经是个成年男人,我要考虑的事情远比你想象的要多,即使那时候我跟你说,我喜欢你,你也不敢跟我在一起。就算你敢,结局也不是唯一的。”
他一语道破,陆星深吸一口气,不让自己失控的心跳得那么明显,那时候她觉得他对她好,以为他也喜欢她,直到他把她送走,她才恍然那是错觉。
原来,不是错觉吗?
“我也跟现在不一样,很多事情我不能保证。”
陆星迷茫地盯着眼前的黑色毛衣,细数上面的线圈,她从来没有听过他这样低语呢喃的声音,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强劲有力的心跳声,完全盖住了她的。
傅景琛在跟她表白……
那种感觉就似乎被她抱到了海绵上,虚虚浮浮落不到地面,非常不真实。
傅景琛低头寻到她的唇,陆星紧张的吞咽了一声。
而他的吻,带着成熟男人特有的侵略性,一步步吞噬她的理智。
他的手从身后滑入,掌心的热度从腰部蔓延到肩背,不曾触碰过的细致柔嫩的手感,压抑多年的理智,瞬间崩断。
“砰砰砰”,紧贴着的门背忽然传来一阵振动,令原本沉醉其中的陆星瞬间惊得一抖,傅景琛却不放过她,湿热的吻落在她白皙的脖子上,在她出声前又吻上她的唇。
门口又传来拍门声,以及叶欣然中气十足的声音:“星星,给我开门啊!”
陆星这下彻底清醒了,就连傅景琛也如同被浇下了一盆冷水。
门外的叶欣然没听到回应,估摸陆星可能在洗澡,只好空出一只手翻包里的钥匙。
门内,陆星几乎羞惭欲死,用力推了推把她压在门背上的傅景琛,门外叶欣然已经把钥匙插-进锁孔,转动一下就轻力推门,结果门没推开,还一下又锁住了!
傅景琛飞快地反锁,陆星脸红得滴血,耳边充斥的都是他失控的气息声,她羞极了:“你、你干嘛反锁……”
傅景琛脸色很难看,“现在不能开门,至少让我冷静几分钟。”
陆星感觉到了,越发想找个洞钻进去。
叶欣然又转动了下钥匙,发现连钥匙也打不开那门了,觉得不对劲,连忙拍门焦虑的大声喊:“星星!你怎么了?!”
陆星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傅景琛推开,指着卫生间道:“你去厕所冷静去!”
傅景琛黑着一张脸朝卫生间走,陆星看都没敢再看他,一边整理自己,一边朝门外喊:“没事,我马上开门!”
深呼吸几次后,陆星用力拍了拍脸,才把门打开。
叶欣然提着两袋东西站在门外,狐疑的看向陆星红得诡异的脸,以及红润过头的嘴唇,眯着眼睛像个侦察似的走进客厅,果然看到沙发上质感极好的黑色大衣。
她犀利地看向陆星:“所以,我给你打电话没接,门又打不开是因为你屋里藏了个男人?”
陆星羞得双手捂脸,她怎么忘了他的大衣……
“是傅景琛对吧?”叶欣然乘胜追问。
“恩……”陆星真是尴尬极了。
“他人呢?爬窗户跑了?”叶欣然四处看。
“这里是六楼……”爬下去不要命了吗?而且他是傅景琛,怎么可能会跑!陆星窘迫的说,“他在厕所。”
叶欣然朝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哦,在厕所浇冷水呢。”
陆星:“……”
什么都逃不开老司机的眼睛。
叶欣然把手上打包的宵夜放茶几上,恨铁不成钢地看着陆星:“假如是别的男人就算了,为什么是傅景琛?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是吧?”
陆星这会儿已经冷静不少了,却不知道怎么回答叶欣然的问题。
房子面积不大,隔音也不太好,在卫生间里冷静的傅景琛,自然听到了叶欣然的话,脸色越发沉了。
呵,别的男人?想都别想!
他倒要听听陆星怎么回答,半响,才听到她小声说:“我知道分寸的,你不用担心我。”
这个答案,勉强过关。
客厅里叶欣然还在说陆星,傅景琛冷静得差不多了,开门走出去。
叶欣然看了他一眼,傅景琛也坦然看向她,让她反而不知道说什么了,究竟她似乎坏了他的好事。
傅景琛一出现,陆星就觉得空气中的尴尬指数直线上升,连忙把他的大衣塞到他怀里,推着他往门外走,催促道:“你快回去吧!”
傅景琛抓住她的手,攥在手里,看向叶欣然沉稳道:“陆星只能跟我在一起。”
陆星心头微颤,抿着唇挣了挣他的手,低声道:“我还没说要跟你在一起。”
握着她的手像是要惩罚她似的攥紧,生生捏疼她了。
叶欣然皱眉,很不爽的问:“那你们傅家当初为什么要把她赶出国?她跟你在一起,你家人同意吗?”
这句话一下戳到陆星的痛处,她平静的看了看傅景琛,“你先走吧。”
傅景琛垂眸望向她,沉声道:“我不会让她吃亏的。”
松开她的手,几步走到门口,又回头望了她一眼,才离开。
客厅里瞬间安静下来,叶欣然看了看陆星,摆了摆手:“过来吃宵夜,都快冷透了。”
陆星咬了咬唇,坐到她旁边问:“你怎么会去买宵夜?”
“关毅喝酒了不能开车,我过去接他,路上经过就想吃了,关毅不吃,我就打包回来跟你一起吃呗。”
“哦。”陆星其实没什么胃口,只觉得口干舌燥,连喝了好几口水,才拿起一只小龙虾开始剥。
叶欣然回去之前,看着陆星说:“你跟傅景琛的事,我不插手,你做什么决定我都站在你这边。”
陆星很感动地看她,叶欣然一副受不了的表情:“行了,我回去了!”
人都走后,陆星洗漱完躺回床上,回想起之前的疯狂,她红着脸埋进枕头里。
真是疯了……

爱不宜迟完整在线阅读

第二天早上,陆星刚爬起来,小哈就巴巴地凑上来跟她讨吃的。
想起昨晚小哈的表现,她十分不满的指责它:“怂哈,你怎么能这么怂呢?以后看到那人要扑上去知道吗?”
小哈一点也不怕她,咬着她的裤脚就往外边拖。
陆星拿它没办法,只能先去给它泡狗粮。
上午没什么事,陆星处理了些日常工作,下午去了一趟录影棚,萧艺临时有个节目要录,她到的时候萧艺已经化好了妆,她把化妆师请出去,顺便问了句:“录完节目还要回片场吗?”
萧艺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对陆星改观很大,她笑了笑:“今晚拍配角的戏份,明天早上再过去。”
陆星点头,看着她问:“你跟陈舜是怎么回事?小琳说他昨晚去剧组探班。”
萧艺沉默了片刻:“他在追求我,我们几年前有过一次合作,当时我拒绝过他。”
陆星皱了下眉头,想起一个月前的那个酒会,那时候萧艺刚跟江淮分手,时间上隔得太近,假如被狗仔扑捉到什么,到时候被江淮经济公司反咬一口,就不好办了。
“我不反对艺人谈恋爱,但最近最好跟他少见面,至少在电影杀青前不要闹出绯闻,你不是靠绯闻红起来的。”
萧艺究竟在娱乐圈混了几年,自然知道陆星的意思,点头道:“我知道的。”
陆星看了下时间:“时间快到了,你预备一下,我出去看看。”
陆星没想到在走廊上遇上了一个人,对方热络的跟她打招呼:“嗨,陆星你好。”
陆星看向对方,一头酒红色短发,年龄在三十出头,看起来尤为精明,她在脑中回想了一下,想起对方是程霏的金牌经济人陈颜,手段了得,跟张欣佳处于同等位置。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陈颜本人,她微笑道:“你好,真巧啊。”
陈颜也笑了笑:“程霏在隔壁影棚录节目,我过来看看。”
“我也一样过来看看。”陆星笑吟吟的,“我先过去了,下次有机会再聊。”
“行,再见。”
“再见。”
转过身,陆星收起脸上的微笑,同在一个圈子里,日后肯定不可避免会偶然碰见,六月份的电影节,程霏和萧艺同争影后,两人一直被传不和,事实上确实不和。
她记起在医院楼下碰见程霏的场景,如今见到陈颜,有种冤家路窄,狭路相逢的感觉。
节目录制过程,陆星正专治盯着场上,忽然感觉有人贴在她右边耳朵说了什么,她听不见,习惯性地侧身正面对着对方,是节目组的一个编导,她歉意道:“不好意思啊,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
编导笑着摆摆手:“我是想说,节目临时加了个场外互动环节,要萧艺给好朋友打电话,需不需要提前跟那朋友通个气?”
陆星了然,笑了笑:“等下休息时间,我问问萧艺。”
编导点头:“那行,我先忙去了。”
节目录制结束,陆星正预备回去,傅景琛打来电话,她咬着唇犹豫了一下才接。
他低沉的嗓音听着有几丝愉悦:“今晚一起吃饭吧。”
陆星想起昨晚还是觉得有些尴尬,现在她有点不想面对他,她也没想好是继续下去还是拖延时间……
傅景琛似乎察觉到她的犹豫,声音沉沉的:“不愿意见我了?”
陆星默了默,索性承认:“恩,我现在没想好。”
那端沉默了会儿,有些不悦道:“没想好什么?没想好要不要跟我在一起,还是没想好怎么面对我爸妈?假如是后者你完全没必要犹豫,我说过了有些事以前我不能做主,未必现在不行。”
陆星在回国之前,还一直以为傅景琛是不喜欢她的,就算回国后偶然的暧昧和试探,在她心底激起千层浪,他对她的感情究竟是什么,她依旧耿耿于怀。
直到昨晚,他亲口说了喜欢她。
陆星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将自己隔离在小小的车厢内,才小声道:“也不全是因为这些,我……”
傅景琛打断她:“你害怕?”
忽然,他低低的拖长了音调:“还是……觉得我昨晚欺负你了?害羞了?”
隔了七八年不见的男人,忽然表白后又做了这么亲密的事情,是个女孩子都会害羞啊。但原因自然不止这些,有些事他不知道,她也不懂该怎么说出口,便有些恼羞成怒了:“反正我现在就不想跟你吃饭,也不想见你,我挂了。”
陆星鼓着腮帮子掐断电话,将手机扔到副驾驶上。
傅景琛听着手机里的忙音,忽然低笑了起来。
按下内线,助理很快推门进来:“傅总有什么吩咐?”
他淡声道:“今晚的应酬不用推了,我一会儿就过去。”
助理恭敬道:“好的。”
到了周五晚,萧艺之前录的节目在黄金时段播出。
陆星吃完外卖就窝在沙发上看电视,节目播放到中间,摄像忽然给了她一个将近半分钟的镜头,正好是编导跟她说话那一段,她隔了好几秒才感应到,侧了身歪了歪脑袋跟对方说话,拍摄角度问题,她的姿势看着有些怪异的别扭。
很多经纪人陪艺人上节目,节目组偶然会给经纪人一两个镜头,但很多时候都是一晃而过。
陆星皱眉,这个镜头留给她的时间太长了吧?
她抬手摸了摸右耳,指腹细细的摩挲着耳朵以及四周的皮肤,那里原本有着挺丑的疤,十六岁那年暑假,傅景琛把她带去聚会后的第二天,他带她去了医院的整形科,她从受宠若惊到欣喜若狂,十六岁的少女,哪个不爱漂亮,虽然平时头发盖住了也看不到,但脸上留着一块疤终究觉得难受。
那块从她三岁时就留下的疤,在那几个月后浅淡了许多,摸上去也不再是咯着指腹的凹凸不平,不仔细看的话是看不出来的。
最后一个疗程结束,已是初冬,她开始蓄起了长发,到了夏天头发长到了胸前,她扎起了马尾。
傅景琛那时候刚进公司不久,他事业心很重,天天忙得不行。她高三,忙着复习预备高考,即使同住一个屋檐下,他们也会有一连好几个星期都碰不上面的时候。
那是一个周末,她补习回来已经是傍晚了。
他倚着院子里的老树吸烟,看到她抱着书包走进门时楞了一下,掐掉烟朝她淡淡笑了笑,那时她有一个多月没见他了,听景心和景岚芝说话间才知道,他被傅启明发放到分公司去磨练,偶然才回来。
她看见他也是一愣,更多的是从心底奔涌而出的喜悦,她激动又羞涩地走向他,笑脸里带着十几岁女孩特有的青涩:“你回来啦。”
傅景琛恩了一声,看着她高高竖起的马尾,笑笑:“挺好看的。”
小哈忽然跳上沙发舔了舔她的裸-露的脚踝,陆星低头笑了笑。
节目还在播放,她忽然伸手严实的捂住了左耳。
世界是无声的。
与此同时,傅宅客厅,景心正倚着景岚芝看综艺节目,景岚芝本不爱看这些综艺的,因着景心和程霏的关系,这几年倒是喜欢守着电视看综艺节目了。
当电视屏幕上忽然出现了陆星的脸时,景心愣了一下,连忙抓起遥控器想要换台,但为时已晚。
景岚芝脸色剧变,按住她的手:“等等。”
景心咬着嘴唇把遥控器交出去,视线再回到电视屏幕,不过几秒钟时间,镜头已经转到了萧艺的脸上。
景岚芝皱着眉头,脸色已经不太好看了,她看向景心:“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陆星回来了?”
景心知道瞒不过,笑着打哈哈:“也没有很久啦……”
“你哥也知道是不是?”景岚芝盯着景心。
“这个我就不懂了……”景心编着谎,嘟着嘴唇,“我跟哥一个月也见不着几次,哪儿知道他的行踪啊,最清楚他的行踪的应该是爸爸,他们都在公司,你去问爸爸啊。”
景岚芝皱眉看着景心,过了一会儿,换了个温顺的语气:“我只是觉得陆星这孩子,回来也不打声招呼,也不回来看看我和你爸,实在有些不应该,怎么说也是我们家养大了她。”
景心以前年纪小,全部人都宠着她,她天天只要像个小公主似的快快乐乐的就行,在陆星离开的时候,她还是个不喑世事的小姑娘,她跟着表哥表姐出国旅游回来,陆星不见了。
她妈妈说陆星出国念书了,她就以为陆星只是出国念书而已,没什么,究竟她哥也是在国外念的书,她以后可能也得去。
陆星出国的第二年,景心跟她爸妈抗战了几个月,他们到底宠她,同意她考艺考,那年圣诞节前夕她去了纽约拍第一支广告,景岚芝陪她去的,她见了陆星,说服了陆星跟她们一起回来。
后来陆星没有跟她们回来,之后联系断断续续,刚开始她还特殊特殊生气,陆星不理她,她也不要理她了。
现在想来,她以前真的好幼稚又不懂事。
景心在心里叹息,她是个演员,演过不少角色,看过很多电视剧。
她没想到有一天,她妈妈也成了电视剧里棒打鸳鸯的豪门婆婆,她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好。
好在景岚芝也没再提,换了个台继续看电视。
过了一会儿,景心回到房间给傅景琛打了个电话:“哥,妈妈知道星星回来了。”她把晚上的事统统告诉了他,然后有些忧伤,“哥,你跟星星会结婚吗?”
傅景琛没想到她会这么问,楞了一下:“嗯?”
景心咬着嘴唇哼了声,有些愤愤:“你还装,我觉得我以前太笨了,有时候我觉得你对星星比对我这个亲妹妹还好,我还以为是因为星星读书比我认真,写字比我好看,你故意刺激我的,其实你是真的对星星比较好。”
傅景琛闻言轻笑了声:“是吗?”
还不承认,景心连哼了几声:“我那本相册里少了好几张星星的照片,我现在来猜,那个偷照片的贼是你。”
傅景琛笑笑,不置可否。

小编点评

爱不宜迟(陆星傅景琛)完整章节免费全文阅读风格搞笑,构思大胆,脑洞清奇,作者脱离套路,用个性化描写手法和 不一样的角度描绘出了一个既啼笑皆非又感人至深的故事。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