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神魂颠倒(毒酒飘香写的小说)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神魂颠倒(毒酒飘香写的小说)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神魂颠倒(毒酒飘香写的小说)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武侠仙侠时间: 2019-05-18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内容简介:富家子弟亮东方在新婚之夜,离奇的失踪。当再次醒来时候发现自己变成了婴儿,躺在自己老婆的肚子里。无助彷徨让亮东方惊恐不已,然一切的一切只是个开始。在妻子分娩之夜自己又来到了神界。可是眼中所见的一切完全的颠倒了自己的认知。神秘的人皇无处不在,高高在上的统治着曾今无所不能的神。人皇的诅咒,人皇的喧淫让曾今不可一世,叱诧风云的神乖乖的低下了高傲的头颅,甘心情愿的供人们驱使。是阴谋还是诡计,是梦幻还是现实? 更新有保证,放心的看书。请多多指正和支持,有爱好的请到书评区聊聊或到我的中心留言。群号 177604631,欢迎你

神魂颠倒出色章节阅读

松河镇不大,人口也不多,但是相当的古老。据说有近千年的历史,因为有条不知道源头在那里的松河绕过小镇,日子长了便有了松河镇这个称呼。镇子的四面都是起伏的小山,只有一条很多年前建的不宽的小路连接到镇子的外面。镇上没有富丽堂皇,高大气势的宅院,也没有绿树成荫的大道,更没有车水马龙的热闹集市,有的多是夹杂着青苔的石头老屋和碎石铺就的羊肠小路。整个镇子古朴而宁静,只有住在松河东岸的亮府算是比较气势,也不过是十几间祖上传下来的瓦房。但在这古老的小镇上尤算是名门望族了。

眼下春节刚过,小镇古老的石墙上的青苔也换上了新装,但依旧掩饰不住岁月的皱痕给小镇留下的那屡亘古不变的沧桑。

镇上的人们似乎早已经习惯了这时间的吻痕,天天还是不断的重复着上代人做过的事情,从不感到厌烦。清晨早起的小鸟唱着欢歌,在松河的边上喝着溪水。

早起捕鱼的鸭子也三三两两的在水里戏闹着,河岸的杨柳在初升的阳光里泛着露珠,枝条垂在水里,微风一起点出层层波纹。这时不知从哪里飞来了几只喜鹊站在了柳枝上,使劲的往河对岸报着“喜字”。却是河东岸的亮府今日张灯结彩,喜气高挂,原来竟是亮府的大少爷娶亲的日子。

亮府不算大,只有几十间老屋,分前后两院,前院现在红烛高挂,到处贴着“百年好合,永结同心,天作之合。。。”等贺词贺联。后院摆着香案烛台和数十桌酒席,也同样是结彩张灯,一片喜庆。亮府的门前更是热闹,门前坐着两头宏伟的石头狮子,脖子间都挂着红花丝带,威严中透着喜色。两旁门帘上各挂着金色长匾,上书“柳暗花明春正半,珠联璧合影成双”一对喜联。

门前的地上铺着大红毡布一直延伸的门前的广场上。广场很大一直延伸到松河边上,挤满了挂着红彩的各色车马。一队队身穿漂亮衣服的宾客从车马上下来,都是眉开眼笑,红光满面相互的打着招呼道着喜字,穿过亮府门前的两尊石狮子向着府内走去。

亮府的主人亮乾坤老员外此时一身正服,眉宇间掩饰不住的喜悦在脸上结成了一个“喜”字,在门口喜笑颜开,不断的向来客打着招呼。也难怪亮老爷子如此的喜悦,四十多岁才得了这么一个独子,含辛茹苦十几年的抚养,如今老来白发,一朝看着自己的爱子终于长大***,结婚成家,心里甭提有多喜悦。

昨夜老两口竟是忙碌的一夜没睡,今早依旧精神抖擞从早一直忙到现在,却还是觉的有使不完的劲,照样同来往的客人亲戚寒暄往来不知倦怠。

忽然远处一声炮响,就见一片欢快的锣鼓声中走来了一个长长的迎亲马队。

马队的前面是十几个唢呐手,都穿着青衣马褂,腰间缠着大红花头,腮帮鼓鼓的边走边吹,边吹边忘我的摇着脑袋。

后面紧紧跟着一队鼓手,也是青衣马褂,缠着大红花头。鼓手的后面是一匹高头大马,上面坐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眉清目秀,头戴爵弁,身穿大红玄端服,脚踏赤履,腰间缀着一块明玉,胸前扎朵大红花,英俊不凡正是今天的新郎官---亮东方。

亮东方的后面是一群衣着艳丽的美***簇拥着火红的一挺大花轿,轿夫都是上身红衣下身黄裤,旁边跟着几个一身红妆的小丫鬟。这轿子里当然不是别人正是新娘子邻镇柳员外家的千金莹莹。

亮家和柳家都是本地的望族,亮家祖上三代状元、一朝尚书,到亮乾坤这一代虽然没落但也是个举人,总算没有辱没了祖宗。但其一生才疏平平,官运也不亨通,属于守着祖产过日子的人。亮老爷子十几岁结婚却一直膝下无子直到四十多岁才得了一个儿子,取名亮东方。

要说他这个儿子亮东方从小就不简单。据说出生时还有一段奇闻。这事情还得从十六年前说起,那年亮老爷子屡试不中之后又一次赴京赶考,却不想半路遇上了瓢泼大雨被搁在了半路,正在感叹天公不作美时,却遥见前路耸立了一座破庙。

亮老爷子心中一喜:“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拔腿狂奔一路泥泞,进门一看原来庙里早有些路人在此避雨。

小庙虽然不大但众人还是努力挤出了点空间把亮老爷子让了进来,把亮乾坤着实感动了一番:“多谢多谢”亮乾坤感激的向众人打了个拳礼便同众人聊了起来。片刻过后忽然电闪雷鸣,狂风肆虐,众人犹自打了无数个寒蝉,同时睁大了眼睛惊魂未定的望向了外面,不看不知道一看还真的下了一跳,就见一位白衣书头顶着天雷飞速的窜了进来,披着一头的焦发着实的狼狈。

亮老爷也没有多想赶紧的让出来一脚之地把书生扶了进来。众人却是神情冷漠的看着颇为狼狈的书生和热情过分的亮老爷子,感叹不解的摇着脑袋,不知是感叹亮老爷子的无畏无知还是白衣书生的怪异霉运。更有一些畏惧霉运惹身的又向不大的墙角挤了挤,仿佛生怕书生沾着自己一样。

书生也是一脸的无奈,看着众人默然的表情,又想想总是追着自己莫名其妙的闪电,“难道自己今天出门忘了烧柱香?走了霉运?”。但看看望向自己一脸安慰的亮老爷子心里立时一暖:“还是好人多啊!谢谢你大叔。”

亮老爷子鼓励似的向着书生一笑,毫无顾忌的开始和书生攀谈了起来。原来这白衣少年是个破落秀才,屡试不第,家中也没有房产,亏得自己学过黄老平时就给人算命测字为生。亮老爷子深有同感,两人聊得甚是投机,白衣书生便毛遂自荐给亮老爷子算起卦来。

亮乾坤也是一时性起,便犹自当作避雨时候的笑谈任由白衣书生算了起来。也许是感激亮老爷子的热情,白衣书生算的格外认真,仔细打量了老爷子半天后态度肯定的说道:“老爷子是个有福之人啊,祖上三代高官,失敬失敬!”。

亮老爷子本来也就是避雨时的一时兴起,闻言不由的一愣,心下对白衣书生不由多看了一眼:“不错不错,看来先生还是个高人呐!”。

“哪里哪里,只是一些不足为道的糊口小技。”书生很是谦虚的对亮老爷子拱了个礼。亮乾坤呵呵一笑但想起自己如今依旧是个白身随即惭愧的叹道:“唉!真是愧对祖宗啊!十次赶考却都名落孙山啊!而今岁月不饶人。。。”。说完又是一声轻叹。

白衣书生眼中流光一动不动声色的说道:“老爷子也不必介怀,世事无常都逃不过一个运字,如信得过小生,小生愿为老爷子占卜下这前程。”

“哦。。”亮乾坤明显有些意动,只是看着面前的怪异书生心下还是有点犹豫。虽然这年头赶考书生问卜前程的事情不算稀罕,但多数考生还是对这事情讳忌很深的,忌的就是蒙蔽了心性道心不稳。

亮乾坤的神色白衣书生都看在了眼里,自作高深的微微笑道:“巫山云雨,老爷子又何必在乎这一次呢?”说完伸出来自己白皙的手掌。亮乾坤闻言哈哈一笑:“倒是老朽造作了!”说完愉快的把手掌交到了书生的手里。

书生很是仔细的摆弄了阵子亮乾坤的手掌呵呵笑说道:“云雨过后出彩虹,柳树枝头喜鹊鸣,老人家此去必会高中!真是双喜临门啊!恭喜恭喜!”说着又是向着亮乾坤拱手贺礼。

闻言亮乾坤眼中一亮但随即脸现迷惑的看了看书生语气平和的说道:“那就借先生吉言咯”。说完又对四面看热闹的人拱了拱手,就不再说话了。众人也是一阵戏谑有恭喜的有摇头的反正是都没有拿书生的话当回事。

书生见亮乾坤不以为意的样子只是微微的一笑,也不管众人的戏谑继续对亮乾坤说道:“金榜题名、道止于此。麒麟送子,莫要娶妻”,说完很是意味深长的看了亮乾坤一眼,也不管其他忽然大步一迈飞也似的顶着一头乱发走出了破庙。

“先生请留步。。。”亮老爷子被白衣书生的眼神一扫心里立时咯噔一声知道是真的遇见高人了,顿时后悔刚才的冒失。但此时外面又是一阵电闪雷鸣,想要追时早就没有了白衣书生的身影,留下满庙看热闹的一伙路人目惊口呆,不知未明。

亮老爷子更是懊恼的只是摇头,自己年过半百金榜题名倒是无所谓,但这麒麟送子可是很揪老人的心,看着白衣书生消失的背影又是一声轻叹。这只是亮乾坤高考途中的一个插曲随后也再无事,雨后众人便各自赶路。说来也怪这次进京亮乾坤果然高中,衣锦还乡自不必说,只说半年以后,亮夫人果然老来得孕,老两口自是满心欢喜。

这时亮老爷子又想起那白衣书生的话来。“金榜题名、道止于此。麒麟送子,莫要娶妻”如今细细想来算命先生说的真的一点不假,亮老爷子独自嘟囔着:“麒麟送子,自是不知这麒麟如何送子,难道这世上真有麒麟不成?”于是暗地里留心下来。

随后无事直到亮夫人临盆当晚,亮府门外忽然来了两只黑狗,一大一小,围着整个亮府往返的打转。亮老爷子派人几次轰赶也无济于事,这两只黑狗总是围着亮府打转就是不肯走开。亮乾坤心下希奇:“麒麟送子怎么变成黑狗送子了?难道不对?”.

虽心下迷惑但还是嘱咐下人不要再驱赶两只黑狗了。暗地里自己也盯着两只黑狗想看个究竟。谁知入夜时分两只黑狗在亮府转了一阵,便忽然消失不见了,任凭亮老爷子和几个家人如何寻找也不得其踪。

就在亮老爷子兀自守在夫人床前独自纳闷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敲内室的房门,亮老爷子心想“如此深夜是谁敲门?真是不知好歹!”,便没好气的起床打开了房门,一看不要紧倒把亮老爷子吓了一跳,原来门外正是那两只黑狗!就见大狗领着小狗不慌不忙的进到房里,径直跳到了床上,围着睡熟中的亮夫人转了两圈。

亮老爷子深怕黑狗伤了夫人想要阻止已是不及,但看黑狗没有恶意,也就没有再行阻止,只是一时傻在了那里。直到两只黑狗出了房门才缓过精神来,恍惚中也没有看清出去几只黑狗,只是隐约中只看到了一个黑影一闪便消失在了漆黑的夜色中。

亮老爷子刚要一拍脑袋想要追上前去查个究竟,却听到床上的亮夫人忽然大喊肚子疼,想必是要生产了。于是亮老爷子赶紧招呼家人去请稳婆,那来得及去追那条黑狗。

天一亮果然喜得一子,由于是亮出东方时候得了一子,自家又是姓“亮”,遂起名亮东方,小字麟儿。

有趣的是奇事还不止这些,据说当晚亮东方刚一出生,产房忽然黑烟弥漫,接着稳婆便看到一只浑身黑毛,如同麒麟的怪物被自己抱在了手中,当场就被吓了个半死,瘫坐在了地上。刚要尖叫,但一霎那间又见怀里的怪物黑毛褪尽变成了一个水灵的小孩,惊怪之余硬是没有尖叫出来。

屋内众人闻讯赶到之时,小孩正在朝着稳婆微笑。后来说起此事众人只当是稳婆劳累过度看花了眼,最后连稳婆都怀疑自己真是老眼昏花,是否该去看看隔壁对街的老中医了。

可是亮老爷子不这样想闻讯之后更是暴跳如雷,差点没把稳婆以妖言惑众罪送到官府去,事后稳婆百般请求才算罢休。自此之后便没人再敢提起此事。

但是事情还没有完,亮乾坤老两口晚年得子按理应该是喜悦还来不及,事实却是相反,自从亮东方落地以来老两口就没有一天消停过。原来这亮东方自娘胎里就带来一种怪病,面色微黄,半夜总是无辜啼哭,稍大以后更是每晚半夜忽然醒来,对着半空指指点点,自言自语说些任何人都听不懂的话语。这可急坏了亮乾坤老两口子,花钱无数寻访百医也不见好转。但就在老两口束手无策时,一次外出寻医,风雪路滑亮夫人抱着孩子不小心跌了一跤,只把亮东方跌的咳出三口黑血,才逐年壮实了起来。

但是此子从小就不学兀术,最不喜读书,却好武术,七八岁时就约了一帮同镇的小伙伴,到处调皮打架,惹是生非,给亮老爷子惹了不少麻烦。十几岁时便开始偷鸡摸狗,和小镇的泼皮无赖打得火热,就当人们为亮老爷子痛恨惋惜之时,此子却忽然转了性来,最近更是耐着性子读了两年书,封阴得了个小官,算是寥了亮老爷子两口的心愿。

亮东方虽然小时候一幅破皮无赖像,但长大后却是文质彬彬,对人也是极好,人又生的一副好皮囊,也能说会道故在本地的闺房中也是小有名气。这不今年元宵节赏灯会上巧遇柳员外家的千金,两人一见如故虽有了今天的好事。

就在一片鞭炮锣鼓声中,花轿来到了亮府门前,早有一个五六岁的盛装幼女(出轿小娘)挽着新娘的玉手把新娘迎了出来。新娘凤冠霞帔,盖着红色盖头。三寸金莲站在红色的地毯上,微有些颤抖。旁边浓妆艳抹的媒婆一声高喊:“行庙见礼咾。。。。”。一旁喜娘架起新娘迈过了火盆,沿着红毡向着亮府的内堂走去,后面跟了一群扎着羊角的小娃娃,学着新娘子争着跨起火盆来。

亮府的内堂张灯结彩,红烛高挂,正堂的上面挂着一块牌匾,上书“天地父母亲师”,下面是烛台香炉,两旁摆着两张椅子,坐着亮乾坤夫妻二人。下面站着一脸喜气的亮东方和盖着盖头的新娘子莹莹。一旁赞礼者高喊道:“行庙见礼,奏乐!(乐起)”。

一片热闹喜庆的音乐声中,主香公公眉开眼笑的给新郎亮东方递过了香烛。亮东方上前接过香烛跪在香案前开始上香行礼。旁边主香公公高喊道:“上香,二上香,三上香!叩首,再叩首,三叩首!”

亮东方上完香烛,叩完了头,然后站起退回新娘子身边。一旁赞礼者又高喊道:“一拜天地。。。。。。”

亮东方挟着新娘莹莹双双跪在香案前对着“天地父母亲师”的牌匾拜了下去。旁边亲朋好友都笑逐颜开,吆喝着彩头。

“二拜高堂。。。”

高坐上的亮乾坤夫妇幸福的看着地上的一对儿女,喜笑颜开。有几个五六岁的顽童更是“乘火打劫”,躲在新娘后面摸起了***下露出的三寸金莲。一旁的老妈子赶紧佯怒的赶着顽童,一脸笑脸的骂道:“去。去。。。一帮没有***的小崽子!”。顽童们早已得手,一见老妈子赶来便嬉笑着一哄而散,还不时做着鬼脸。堂上众人也都一阵欢喜,吆喝彩头之声不断。

这时亮东方和盈盈已经行完正礼,早有赞礼者把两位新人引到另一香案前,行起了三叩九拜大礼。

只见亮东方搀着新娘子莹莹来到亮家列祖列宗牌位面前,双双跪伏在地行起了大礼。

“升,平身,复位!跪,皆脆”

亮东方搀着莹莹双双跪在香案前,乘着行礼的机会偷偷的伏在地上轻揉了一下莹莹的小手,莹莹赶忙把手缩了回去,小脸已是羞的通红,幸好此时还盖着盖头,如此两人也都是心里扑进了一只小兔,一时浑身颤了一下。此时就听主香公公又是一声高唱:

“升,拜!升,拜!升,拜!”。。。。。两人心里都是有鬼,也听不清主香公公喊得是啥便急忙俯身又拜了起来。

“礼毕,退班,新郎新娘送入洞房。。。。。”。

小编今天点神魂颠倒小说

《神魂颠倒》是一本由毒酒飘香写的武侠仙侠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