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凡曲(赫连易山写的小说)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凡曲(赫连易山写的小说)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凡曲(赫连易山写的小说)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武侠仙侠时间: 2019-05-18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仙逢笑痴尘缘事,天道无情修人道。修人之道,与天争万象!【附修道七境:炼气境、破体境、融神境、须弥境、太虚境、通天境、神王境。】

凡曲出色章节阅读

度风野在心里反复重申:风野大人是个斯文人,堂堂一县之尊,万金之躯,怎么能随随便便和人动手厮杀,有辱斯文?

在他对面,一个年方十六的青衫女子持剑而立,说不出的英姿煞爽。此时这个青衫女子正秀眉轻拧,皱着小鼻子恶狠狠地瞪着他。

度风野一袭儒袍,悠闲自得地坐在屋顶上,一把古琴横在身前,倒有那么几分出尘的气质。他毫不客气地回瞪了青衣女子一眼,然后从古琴的琴座中抽出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

青衫女子一见他抽出了剑,顿时脸上一喜,不过随即脸色又沉了下去,差点一个踉跄跌下屋顶。

度风野抽出剑来,并不是打算出手了,只见他拖着寒光闪闪的长剑,大摇大摆地脱掉了鞋子,然后用剑修起脚趾甲来。

“你你???师傅留下来的琴中剑竟然被你拿来修脚趾甲?”青衫女子差点没把鼻子气歪。

度风野白了她一眼,道:“剑不就是拿来用的么,修指甲也是其中一种用途嘛。”

“啧啧,师傅要是地下有知,肯定又要被你气死一次。”青衫女子撇了撇嘴,秀眉一横,“度风野,你当真不和我打?”

“哎呀,晴朗,你怎么还是这么暴力啊?一见面就打打杀杀的,你老人家累不累?”度风野头也不抬,握着长剑在脚趾甲上磨来磨去。

“谁叫师傅生前老是说我剑术不如你,我要是不把你打败,睡觉都不香甜了。”晴朗见对方似乎真的不愿和自己动手,干脆也收了架势,一***坐在旁边,继续道,“我给你说,这几年在澜沧派,姐姐我可是勤奋得紧,‘飞花断愁肠’已经练得熟练无比了。你小子肯定不是对手。既然你害怕丢脸,不敢和姐姐我动手,我就暂时放过你好了。”

我怕你?度风野暗自撇了撇嘴,心道那是风野大人我不屑于和你这么个小丫头计较,你还真来劲了。

“对了晴朗,我这次跟你回澜沧派的事,你和你老爹说了吧?他同意没有?”

晴朗闻言拍了拍小胸脯,道:“本小姐出马,还能出什么岔子么?你可是师傅的亲传弟子,本来就是澜沧派的人,现在回去是天经地义。何况你这么一个剑术高手要来,我家老头子不知道多喜悦呢。这几年他和神武门的人斗得火热,有了你帮忙???”

“打住,打住!”度风野连忙出声,“我们说好了,我只是回澜沧派做账房先生的,咱是斯文人,别想把我拉下水。那些什么打打杀杀的事,跟我一毛钱关系也没有。”

晴朗闻言火了:“我说你好歹也算江湖中有名有姓的剑术高手,怎么生得这么脓包?整天就知道捣鼓些什么琴啊,古籍啊,那些玩意儿有什么用?”

“我捣鼓什么要你管啊?”

晴朗轻哼了一声,道:“反正我是猜不透你在想什么,当年师傅死了,你有一身不俗的剑术却偏偏要考取功名,如今好不轻易混了个地方官吧,你又要回澜沧派做个账房先生。你到底是脑子进水了,还是怎么着?”

度风野一边听着,一边把琴中剑插回琴座里,一本正经的道:“高人,之所以是高人,那就是因为行事高深莫测,哪是你们平常人能够猜度的?”

晴朗撇了撇嘴,忽然站起身来道:“是,你是高人。姐姐我难得来清风县一次,还要去买点东西,没工夫和高人磨牙。你回去把你那烂摊子收拾好吧,我在清风客栈等你。”说罢便轻轻一跃,就像燕子一样轻盈地从屋顶上纵身而下。

度风野看着晴朗轻易跃下了四五丈高的屋顶,不由吧了吧嘴,心道这丫头的轻功还真是了得。然后也跟着站了起来,走到屋顶边上往下一望,顿时脸色苍白,只能灰溜溜地顺着梯子往下爬???

晴朗站在大街上,看着度风野背着琴从梯子上往下爬,不由一乐:“还高人呢,明明轻功举世无双,却偏偏有恐高症,真不知道这家伙当初是怎么练成追风步的。”

清风城县衙张灯结彩,一片欢腾,衙役们忙碌着四处奔走,预备迎接府台大人驾临。

县衙后堂,捕头巴东望着一大桌子酒菜,却完全没有胃口,坐在旁边的师爷段柔然一个劲儿地朝他挤眉弄眼,他却迟迟不知道怎么开口。

与二人同桌坐着的,则是一个年约十七八岁的少年,他一身儒生妆扮,脸上还带着丝病态的苍白,怎么看都不过一介微寒书生。少年书生面对清风县衙内两大实权人物也没有丝毫拘束,自顾自地大快朵颐,全然没有半点应有的儒雅气息。

巴东一个堂堂八尺高的汉子,当捕头也快有一年了,亲手抓过不知道多少丧心病狂的亡命徒,听说他早年还是名震周边的江洋大盗,手里的人命更是多不胜数。这样的人物不可谓胆子不大,能让他畏惧的人更是少之又少,可恰恰眼前正有一个。

“呃???那个???大人???”

“唔?”度风野嘴里咬着一个鸡爪抬起头来,满脸迷惑,含糊不清地道,“巴捕头???有事吃完再说,快吃快吃???等府台大人来了,咱们就不能这么大鱼大肉了,得顿顿吃糠咽菜,才能显示出???显示出咱清廉如水???”

度风野说完又埋头继续啃起了鸡爪,巴东好不轻易接着酒壮起的胆子又焉了下去,随即拉着师爷段柔然说起话来,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够对面听到。

“我说师爷,这次陈州府十八个县大旱,四周各县都是颗粒无收,流民遍野,听说连当今圣上都惊动了。***,十八县中独独咱们清风县治旱有方,保住了收成,这次府台大人前来视察,肯定少不了一番嘉奖。”

“那是肯定的,这次我们清风县治旱有功,少不了一番嘉奖,说不定还要通报各州府。”师爷段柔然静静瞄了一眼还在胡吃海喝的度风野,接着道,“这次能够控制旱情,咱们大人可是居首功啊,区区一个县令的位置哪里还摆得下他?”

“***,我说段师爷,你猜大人这次能捞个什么差事?”

“官升一级跑不掉了,没准会被调往州府衙门,我听说陈州府衙的税务长史去年辞职了,这个肥差一直空着。这次府台大人驾临,假如能把他老人家哄喜悦了,这税务长史的职位就???哈哈???”

“哎哟,税务处可是个肥差啊,比这偏僻的清风县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到时候捞钱还不快?”巴东闻言连忙附和,紧接着却叹起气来,“哎,大人这次发达了,按理说咱应该替他喜悦的。可是一想到大人这么好的兄弟就要离开来了,我这心里啊???你说老段,以后咱不是就不能和大人一起喝酒了?”

“老巴,这就是你不对了,大人高升,咱们做兄弟的应该替他喜悦啊,你这么愁眉苦脸的算什么。”段柔然一脸不喜悦,给巴东倒了一杯酒,又道,“不过你舍不得大人的心情我也是理解的,咱们和大人都是过命的交情,自然有些伤感。但是老巴,你想想,难道就你我二人舍不得大人吗?我想大人也一定舍不得我们,到时候跟府台大人提一句,咱们不就也能一起去府台衙门了吗?”

“对对对,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还是师爷你脑子好使,究竟是读过书的,比我们这些武夫就是要强。”巴东连忙点头,朝度风野道,“大人,你说是吧?”

“啊?哦,对,这鸡爪的确不错,你们也来尝尝,会宾楼的厨子手艺越来越不错了。”度风野头也不抬,伸手又抓了一个鸡爪往嘴里塞去。

段柔然和巴东两人演了半天双簧,结果对方压根就没听***,不由有些不喜悦,黑着一张脸道:“大人,我们在说话呢。”

“我知道啊,你们说你们的,我吃我的,咱们互相不干涉。”度风野就像没看到二人的表情,指着盘子里最后一只鸡爪说,“你们再不赶紧,这最后一只鸡爪可就也被我吃了啊。”

眼看好不轻易营造起来的谈话氛围就这么被破坏了,段柔然一阵无语,性子急躁的巴东则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沉声道:“大人,咱老巴是个粗人,我就把话给您挑明了吧。”

度风野惊奇地看着他,不满地擦了擦衣服上的油点子,道:“你说话就说话嘛,拍什么桌子,你看,刚买的新衣服又被弄脏了???”

“大人,我老巴过去说好听点叫江洋大盗,说难听些就是个劫道打劫的强盗,要不是稀里糊涂绑了赴任的您,这辈子也就只能窝在山里头做些祸害人的勾当,保不齐哪天就被官府连锅端了。是您让我和弟兄们能够重新堂堂正正地出现在人前,穿着这身官衣,活出了个人样来。”

“这次朝廷有嘉奖令到,假如把你调到其他地方,弟兄们可怎么办啊?”

“倒也是,你们的底子,新来的县令一查就知道。”度风野抹了抹嘴,“所以你们想跟我走?”

巴东和段柔然齐齐点头。

“这个嘛???”度风野有些为难地看了二人一眼,二人马上明了,赶紧送上早就预备好的银票。

见到银子,度风野顿时眉开眼笑,顺手把银票塞到腰包里,嘴里还不停地说:“哎呀,都是自家兄弟,弄这些做什么,不是让人笑话吗?叫别人看到了,本官的清誉可就毁啦!”

那你还收那么愉快?巴东和段柔然都是脸上一抽,心里却是喜悦,自己一干兄弟的小命算是保住了。

“二位放心,这个事我自然会跟府台大人说的,兄弟们指定跟我一起走,咱们去州府发财去。”

放下心头大事,二人也开始开怀畅饮。开始的时候还好,到了后来,巴东和段柔然两个家伙竟说起胡话来。

“我说老段啊,你还记得咱们当初见到大人的那个山头吗?对,就是黑风山,那可是咱们的老窝啊,咱们要是落魄了,肯定还回那里去。***,要是有兄弟记挂我们,只要到黑风山大喊三声段巴桐,准能见着???”

“哎呀,老巴你喝醉了,咱们强盗的老窝怎么能随便说出来呢?我们还是聊聊其他的,我听说啊,陈州南面有座地公山,曾经有人见过那里有神仙御剑飞过呢,找个时候咱无聊了,也去看看,指不定还有仙缘啊。”

“哈哈,那倒是,段老哥你一看就是有仙缘的人。对了,我听说火云谷里有一座火云阁,那里住着一位隐世的神医,据传那医术可是由天上的神仙传下来的,什么病都能治好???特殊是天生身负寒毒的病人,那位神医最为拿手???”

度风野懒得听他们天南地北地胡扯,赶紧送走了巴东和段柔然,独自来到了县衙正堂。

此时衙役们都忙在在府外预备迎接府台大人驾临,偌大的公堂上倒是空空如也。度风野坐在太师椅上,抚弄着赤色的惊堂木,望着头上“明镜高悬”的朱红匾额,想想等下府台大人来的时候,发现清风县令静静溜走后会是什么表情?

度风野哈哈一笑,将公案上那方县尊官印用绸布包裹起来,倒悬于匾额之上,心道我度风野也有机会效仿一下古人傲骨,视功名如粪土,悬印而去。

自我沉醉了一番,度风野这才急急忙忙溜回了后堂,拿上早已经打包好的包裹和随身古琴,正要预备开溜。一转身,却看到门口有一女子正愣愣地望着自己。

正是这一年来伺候自己起居的贴身丫鬟小桃。

度风野看到小桃忽然出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堂堂县令预备偷溜,结果被丫鬟逮个正着,这实在不是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大人,您这就要走了吗?”小桃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表情。

“咳咳???”度风野满脸尴尬,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好半天才道,“那个???小桃啊,你怎么没去大厅帮忙呢?”

小桃摇了摇头:“我知道大人要走,自然要来送行。”

“你说什么呢???我可是县令大人啊,而且最近混得风生水起,又没得罪过谁,干嘛要开溜啊???”度风野强笑着打圆场,结果发现这话连自己也骗不到,于是只好妥协,“你怎么会知道我要走?”

小桃闻言一笑,似是自得:“我伺候大人起居,对大人的习惯自然了解。大人昨夜便开始收拾随身衣物了,不是要远行又如何?况且,我知道大人你迟早有一天会走的,只是当初旱情严重,你有所顾虑,如今旱情已经稳定,自然是功成身退的时候了。”

“哈哈,小桃你把我想得太伟大了。我实话告诉你吧,实际上是我这一年来***了太多公款,府库的银子都被我掏光了。我现在不携款潜逃,难道等着府台大人来拿我问罪啊?”

小桃摇了摇头:“我知道大人你是个好人。你平时虽然看上去很贪财,但那些钱都花在了百姓身上。这次大旱,要不是您暗自出力,等到朝廷的慰抚款下来,不知道已经有多少人饿死了。”

“大人,我知道其实你做这个县令并不喜悦,或者说你本来就不适合做官,所以离开也是迟早的事。”

度风野闻言一乐:“哦?你怎么看出我做官不喜悦了?我天天大鱼大肉,出门有马车,住的是豪宅,别人做梦都想过这样的生活呢。”

“尘世中的束缚实在太多了,更何况官场。大人你生性不羁,就像是天上的云,无形的风,任何绳索都是套不住你的。那种自由安闲,像雄鹰翱翔天际般的日子才是你希望的吧?更何况,你身体里的寒毒越来越重,每晚子夜时分便要忍受冰针刺骨之痛,若无法根治,又怎么能喜悦起来?”小桃说着也不由感到一阵心痛,那种痛苦即便是她这个旁观者也历久犹新。

“我一直都知道大人你是一个用剑高手呢,最近一年多你又费尽心思地寻访各种古籍,小桃虽然没有什么见识,但剑仙的传说却是听说过的,假如真的能够找到他们,您的病???”

“剑仙?就是那种据说会以气御剑乱扎人的家伙吗?”度风野哑然失笑,“那也太假了。我近年来收集古籍是不假,但可不是要找什么古人遗留的修仙法门???一代淫魔八段术你知道不?嗯,我遍寻古籍,为的就是找到他老人家当年遗留下来的珍藏手抄本啊???咳咳,小桃,你不要听天桥说书的那个老东西乱讲,什么修仙啊,剑仙啊,都是胡说八道,上次他还说他就能治好我的病呢???”

度风野在那里胡言乱语,小桃却只是笑着看他,等到他说得差不多了,这才从怀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香囊,递了过去:“大人,你要去哪里,小桃管不着。这是我给你预备的一些火绒花,病发的时候吃上一点,会好受得多。你一个人在外面,千万不要赶夜路,不然寒气发作的时候,没有人可以照顾你,那种冰针刺骨???”

“我这寒毒打从娘胎里带来,已经习惯了。”度风野接过香囊,打断了她的嘱咐,笑着道,“小桃,谢谢你。”

“奴婢不敢???”小桃有些慌乱地别过了头,“大人你快些动身吧,迟些府台大人就要到了???”

度风野点了点头,道:“假如我真的能把病治好了,我会回来看你们的。”

“大人你是好人,老天爷一定会保佑你找到治病的办法。”小桃咬了咬牙,忍不住问道,“大人,能不能告诉我,你要去哪里?”

度风野哈哈一笑,便已转身从后门离去。

“自然是寻那安闲逍遥去了???”

后门外,段柔然和巴东静静地站在转角处,看着度风野的身影越走越远,不由在心中低喊了一句:兄弟,一路走好。

过了好半晌,换上了一身武士妆扮的师爷段柔然才开口道:“走吧,清风县衙是呆不下去了,我们带弟兄们回黑风山。”

巴东默不作声地点了点头,看着度风野消失的方向,忍不住咧嘴一笑:“你说这小子会去火云谷还是地宫山?”

段柔然闻言也是一乐,哈哈笑道:“地宫山有没有剑仙我不知道,但那里的黑熊可是厉害,至于火云谷就更扯淡了,什么***神医啊,那群火蝙蝠能把他烤糊!哈哈,叫他小子这么不仗义,丢下我们哥俩自己跑路,他要是去了,最好被黑熊和火蝙蝠吃掉,咱们也省心了???”

“那不行,咱刚才借着行贿的名头,还送了他两千两盘缠呢。那小子要是死在外面,那银子谁还啊?”

“哎呀,你不说我都忘了,赶紧追,要是追上的话,让他写个遗嘱什么的再走。他要是有什么不测,咱好继续遗产啊。”

“他有那么傻么?立了那遗嘱,只怕他还没去地宫山或者火云谷,就被你弄死了???”

“???那倒是???”

【为恭贺新书开张,连续三日万字爆发。请诸位道友为赫连摇旗助阵,求红票,求收藏。】

小编今天点凡曲小说

《凡曲》是一本由赫连易山写的武侠仙侠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