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七剑(萧残写的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七剑(萧残写的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七剑(萧残写的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分类: 武侠仙侠时间: 2019-05-18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前世的武者,服下转生丹之后,轮回今生,竟然是在龙蛋中!蛋碎,他,看到了两头巨龙!正眼巴巴的,极为欣喜的看着自己—— 七剑一群:129318211

七剑出色章节阅读

断空寺,镶嵌在万仞峭壁间,远观像一付玲珑剔透的浮雕,近看大有凌空欲飞之势。

虽与悬空七寺齐名,搂控而建,却是残垣断壁,破落古刹,与金碧辉煌、气势恢宏的悬空七寺相比就如同皓月下的一盏残灯,遥遥不可及。

断空、断空,施主断了的香火,枯寺也就破空无一物,寥寥枯寂,毫无生气。

可就在这断空寺里,一位一袭素衣的女子正虔诚的跪坐在佛像前,合着手掌,捧转着乌***而光亮的佛珠串子,一段一段的细念着经文。

一人独梵音,万般物寂静。

寺外残败不堪,寺内亦是蛛网遍布、尘土如雪铺地。

佛在我心,寺庙只不过是一个归宿,干净如何?肮脏也罢,只要守住灵台一丝清明,凡间浮尘又岂能蒙蔽空灵的心。所以虽有一位苦行大师住此,可他却从未打扫过,而不是因为没有了施主的香火。

梵音袅袅,孤灯照耀。苦行大师合着手掌,踱着步子来到了女子的身后。

“施主,一月之期已至,不知你日日诵念佛经,可有所获?”

女子闻言便停了下来,缓缓睁开了微闭的双眼,收起佛珠,轻轻立起了身子,朝着佛像******鞠躬三首,方才转过身,无喜无忧的道:“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不舍不得,不舍若得,若舍不得,若舍若得。”

“我的爱人生前乃是一名杀手,一生弑杀生灵无数,我代他在佛前朝念经文,只希望能为他赎一番罪孽,好让他的来世能脱离无边苦海,喜悦幸福的活着,其余,我别无所求。”女子说着说着,雾气迷蒙了眼眶,泪水滑落,痕伤脸庞,碎落在地,侵湿了尘土。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大师******一语。

“如今世人都被利益所驱逐,被繁华所蒙蔽,施主如此赤忱之心,实在难得。佛曰‘罪从心起将心忏,心若灭时罪亦亡;心亡罪灭两俱空,是则名为真忏悔。’施主又可知?”

女子闻言茫然的点了点头,但即刻,却又摇了摇头。

“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之中,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空即是色,色即是空,一切皆为虚幻,逝者已去,施主又何必强求?”

女子抿了抿嘴唇残留的泪水,坚定的看着大师,道:“爱,欲断者,如四肢断,此生故彼生,此灭故彼灭。此情可坚可念,不可断、不可忘。”

“唉。”大师一声长息,默然不语。

女子心愿已了,世间再无她所牵挂的,便一步一步向着寺庙外头走去。

如若时间只有一天,我便陪他一天;若只有两天,我便陪他白天、***天;若只有三天,我便陪他昨天、今天与明天;若只有四天,我便陪他春天、夏天、秋天与冬天,若有来世一生,我便陪他一世,此情可待,无怨无悔。

女子边走边语,直到寺外的古廊边上才止住了身子,转过身,道:“谢谢大师能借寺让我替他赎罪,尘世间已经在没有我所牵挂的,我这就走了,还望大师不要阻拦。”

“阿弥陀佛,施主这又是何必?原本以为你在这里会领悟生命真谛,却不想,还是未能踏破情字这一关,既然施主心已死,这具躯壳留在世间怕是亦无用,也只得消散在风中,此后踏入万世轮回,自当由天命定缘,老衲也就此作罢,罢了!你且安心的去吧。”

女子双手合掌朝着大师******一躬,接着,立直了身子,目光流转,再次看了一番这世界,千年古寺、苍山绝壁,小草青树仿佛都蒙上了一层灰色的影子,画面沧桑的有些泛黄了,记忆***处的一切,是不是该从脑海中删除了?

转过身,悬边的风扯着素衣,扶着青丝,眼下的***渊白雾蒙蒙,是轮回之路么?

“既然施主如此执着,老衲也就帮你一把,希望你来世能再遇爱郎,以此,比翼***,只羡鸳鸯不羡仙。”大师喃喃自语,随后,右手玄妙的捏了一个指印,屈指一弹,一丝金色的劲气划破了虚空,尽数没入了女子的后脑。

随后,女子纵声一跳,身子便没入了万丈悬崖,无声无息。

“相见欢,是前世的夙愿;别亦难,是今生的梦魇;意阑珊,此情直至身死相许。”大师望着已经空无一人的悬空古廊道。

随即,大师转过了身子,一双***邃如千年古潭的眼睛望向了佛像边的一个阴暗角落。那是一位一袭白衣的男子,身子几乎透明般空灵,可见是一个魂魄之体。

女子一介凡人,他却是武者阴魂,天命残酷,尽管两人不过游手的距离,可却阴阳相隔,他能见她,她却不能感知他。

言语间的呢喃更是一抹幻想、一丝奢望。

眼睁睁的看着她一步一步的走向不归之路,那是何种不甘的心情,欲要呐喊拯救,却只是残酷的徒劳。

怪只怪天道的凄凉,让人寸寸伤。

“施主,莫要过度伤悲,假如最后的一丝意念碎了,你的魂魄将有灰飞烟灭的危险。”大师语气凝重的提醒道。

男子就如同枯木静静的立在那里,久久没有言语,寂静的有些可怕。哀大莫过于心死,那宣泄的悲愤沉沦的气息就如同决堤洪流席卷了整个寺庙,让一旁的大师都甚感坠入冰窟之寒凉。

这也许就是佛语中大悲无泪的力量吧。

“雪儿……你真的好傻,好傻。”男子目光失去了焦距的望着寺外古廊她刚才纵身而跳的地方,万丈悬崖坠下了她的身子,风带走了她的呼唤,雾水迷离了整个眼眶。

“大师,谢谢你。”男子简单一声道谢,没有太多可说,因为一切尽在不言中。随即,他的魂魄之躯也是跟女子一样合起双掌立于胸间,对着大师******一躬。

“雪儿走了,我也再无牵挂,大师,别了。”男子说完就闭起了双眼,全身散发出了一股炙热却又极寒的白气,白气威压之强竟然弄得整个虚空都扭曲不已,隐约间,仿佛要引动这天地之间的能量来神压自己的魂魄,从而灰飞烟灭,最终踏上轮回之路。

只不过,这神罚乃是最为凌厉的一道灾难惩罚,究竟,凡人死后魂魄可要利马消散,从而踏上转世轮回之路的,可假如是修炼过逆天发诀的则还可以强行运功将自己残留的一丝意念凝起,留恋一些尘缘未了的人与事。

男子就是如此,他耗尽神魂意念之力,方才留住残魂,陪伴在女子左右。

是此,则他魂魄转世之时必须承受来自心府脑海如同万针刺、阴风吹、蝼蚁噬骨的极痛。

惶然如临炙热火炎,焚烧着自己脆弱的魂魄,炙烤着自己薄膜般的意念,那种灵魂灼伤的***痛叫人简直生不如死!忽然又如坠极寒冰窟,揪心的寒、彻骨的冷,冻僵了的灵魂直至冰渣!

冰火九重天,即使神鬼遇此都惨叫连连。

可男子却凭着强韧的毅力,咬着虚幻的银牙,硬生生的承受这神罚贯穿心府***处,直抵脑海神魂的痛楚,自始至终都未曾有过一丝呻吟,要不是虚幻的魂魄,这枯寺此时绝不会这么寂静,至少那令人牙酸的格格声会不绝于耳。

大师双手合在胸间,眼睛微微闭着,悯诚的细念着经文,虽说佛法可以普度众生,但此情此景着实让他心生无力。

人生在世,苦海无边,最难踏过的一道屏障就是情缘,施主心已死,神已灭,化悲愤为执着之无边毅力,纵使再大的苦楚又和堪?和难?轮回之路漫漫,望施主能铭记前生姻缘,来世踏破无边苦海,手握染指流年。

“不可。”不知从哪忽然一道厉声大喝传来,那声音所孕能量之强竟引得整个空间仿佛都震荡不已,气波扩散,掀起尘土如浪,层层交错的灰色险些将这个枯寺都沉没。大师合着的双手悄然一个玄妙的手法捏出,佛道净光在他身前骤然凝起一道弧形的金色的气罡,浮尘气浪遇此全都烟消云散。

而男子此时正在承受神罚踏上转生轮回之路的***要时刻,遇此波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无能为力,更者,这神音袭来,竟然汇起一道如枪似的气波,飞梭般的点在了男子的胸间,如枪气波四散,如同一张网将男子的魂魄就此笼罩,那附着在男子魂魄上的白色火焰的神罚就此消散。

人未至,其声就有如此威力,可见其不凡。

“华叔。”白衣男子喃喃的念道,随即长吸一口气,冷峻刚硬的脸才缓缓舒坦了下来。刚才这神罚实在太过凶猛毒辣,仿佛要一丝一丝的磨碎自己的魂魄,那种非人能承受的痛楚现在想来还有点心惊胆颤。

“嗯。”又是一声低沉的回应传来。却是没有了刚才那一声所带的汹涌而至的能量,普普通通,最为平常。

大师闻声,猛然睁开双眼,锐利的眼芒扫视着枯寺,千里传音,视空间壁障为无物,且声波能量之强竟然连神罚转世之人都能解脱出来,可见其人之强大,至少都是古龙级别的大师。

下午的日头又往西偏了些许,刺眼的慧芒从枯寺上头的绝壁一扫而下,仿佛豪迈的一笔,给寂静的枯寺也添了些许活意,恢弘染亮了灰***的枯寺,那万千浮尘在极光下无处藏身,全都依稀可见的在空中漂浮着。

大师扫视了一圈枯寺,借着光束终于发现了不妥之处,枯寺中心半空,虽空无一物,可却隔绝了一道光线的贯穿,恢弘的余晖洒落,尽数被这虚空中蓦然而出的一块***色的光幕给吸收了,坠入了无边***暗。只是在佛像身上留下了一道漆***的瓦片大小的影子。

大师正欲所动,异变突生!只见那***色的光幕竟然渐渐的扩大,虚空一片荡漾,如同石头入水荡开的湖面。佛像上投上的影子也随着光线的被吞噬一丝一丝的扩展着,直至***色的光幕扩大到足足一块门板那般大小,忽然,一身青衣的中年男子从中飘了出来,漂浮般轻灵,长发衣角无风自动,那份韵味,如神抵临尘。

青衣中年扫视了一眼枯寺,锐利的眼芒如一把利剑般刚实,在苦行大师身上停顿了些许,接着就转过身注视着白衣青年,冷峻的脸,透骨的寒,似乎对白衣青年的神罚转世颇为不满。

“阿弥陀佛,没想到华恩施主能***临敝寺,实乃幸哉。”苦行大师双手合掌语道。

“空灵大师有理了。”华恩转过身,同样双手合掌微微做了个礼,就再次转身望向了白衣青年。

“龙刀,你一生跟随华叔闯荡,杀戮无数,帮了华叔实在太多、太多,可华叔却没能能力给予你想要的,甚至还让你客死他乡,如今只剩这具魂魄孤零零的飘荡,华叔每每想起心中都遗憾不已,实在是……对不住你。”******几语,包含着华叔的愧疚,那份触手可及的心痛、悲哀弥漫了整个枯寺,经久不衰。

原本如剑般锐利的眼神此刻柔和了,冷峻的脸化成了悲愤的肃穆。

“华叔,您勿用愧疚,跟着你成为杀手的一生,我从来都后悔过,您待我如同***身父母,教我神武,传我绝世发诀,助我报了血海***仇,此份情意,龙刀永世记得,没齿难忘。帮你完成心愿是理所当然,只怪我学艺不精,武力太弱,才会落得如今下场。现在,我的灵魂正在逐渐消散,恐怕就要踏入轮回之道,以后怕是没机会再去完成华叔的任务,华叔,永别了。”龙刀注视着华叔,言语***沉,真挚的情感中又酝酿着丝丝的不舍与遗憾。

“华叔先前之所以生气就是因为你的不辞而别,好在我没有没有来晚,要不然,华叔可就要愧疚一生,寝食难安了。”华恩说完,右手化掌在虚空中一抓,掌开之际,是一颗通体翠紫的丹药,莹莹紫光缭绕,布满生气的幽幽药香瞬时就弥漫了整个枯寺。

“这是……竟然是转生丹!”空灵大师赞叹,双眼不可控制的睁大,瞳孔剧烈收缩,合在胸前的双手更是微微抖动,一直不问世事,古井无波的大师此刻失态了。“阿弥陀佛,佛在我心,佛在我心。”大师连忙打坐喃喃念叨,平复心情与神气,刚才这一刻实在太过凶险,差点就破了他的佛心。

“华叔,我……”龙刀此刻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的心意自己自然懂得,只是这转生丹乃逆天灵丹,珍贵至此,直可倾国。据说服下之人转世轮回可保灵魂不散,甚至肉身都可以重塑,对于凡人或许意义不大,可是对于一位修道的武者来言,却是致命的***,能从转世的婴儿重新修炼,那毫无杂质的体魄,是一个武者梦寐以求的天道。这么一粒足以引起全天下修武者一场浩劫的丹药,连苦行大师差点都破了佛心的神物,如今就落在华叔的手掌,而且还缓缓向自己递了过来。

尽管是虚无的魂魄之身,可龙刀还是能感觉到自己灵魂剧烈的跳动,轮回新生,两世记忆,强横武学,全都会伴随着自己涅槃重生,叫怎么如何不动心?虽说还保留着自己不堪回首的一些事,可至少让她的影子随自己轮回,永世不忘。

“龙刀,服下这转生丹以后,无论你转生在什么样的世界,希望你能专心习武,成为华叔甚至是超越华叔的绝世强者,将苍龙诀发扬光大,传承留世,千万莫要丢了我华叔传人的面子,不要丢了龙的传人的脸,更不要让自己有所遗憾。这就是华叔给你最后的一个任务,你可接受?”

龙刀沉默,思考了片刻。

最后,实在是无法拒绝这珍贵之物,况且,华叔的***格他也了解,从来都是说一不二,于是便诚恳的道:“华叔,龙刀承蒙您的厚爱,就此接受,可是您以后…?”龙刀语音略微的有些颤儿,激动中又夹杂着诸多复杂的情绪,第一次有种不知该如何取舍的感觉。

“你就放心的去吧,等你踏上轮回之路后,华叔最后的心愿也就了结了,以后,我就会随着空灵大师打坐悟禅,坠入佛门,此生将不问世事,安度晚年。”华恩语重心长的说完,将手掌递到了龙刀的胸前,翠紫色的丹药此刻竟然化作了道道紫气,宛如翻开的雾水,随着轻风引向了龙刀的魂魄。

龙刀也就放开了自己的意念,敞开神魂,吸收着转生丹所化的紫气。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龙刀的魂魄随着紫气的融合也就愈来愈有光泽,直到转生丹所化的紫气全都被龙刀的魂魄所吸收,虚无纯白的魂魄上裹上了一层紫色的光幕。忽然,一道残影震出,瞬间间放大飞逝,不受天地万物的约束,直接贯穿枯寺而出,最后仿佛融在了天地间,又仿佛随风远去了。

接着,他的魂魄也就逐渐的消散,从刚开始的透明直至虚无,最后,只剩那万千浮尘飘荡在空。华恩与空灵大师不由自主的都哀叹了一口气。

人世残酷,死去的也就磨灭了,天道轮回,重生也许才是解脱。

小编点七剑小说

《七剑》是一本由萧残写的武侠仙侠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