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燕小侯爷宠妻手札(沈元歌)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燕小侯爷宠妻手札(沈元歌)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燕小侯爷宠妻手札(沈元歌)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9-04-23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重生小甜文;燕小侯爷宠妻手札全文阅读热读呈现;沈元歌被舅母送进宫,当了十年的金丝雀,末了叛军兵临城下,当着少将燕崇的面跳下了宫墙,粉身碎骨。重来一世,沈元歌发誓再也不为别人活,不料当年随口救下的少年找来还人情,一身桀骜气。食用指南:1v1he,万福温柔小娇妻vs桀骜护短少将军后宅不会待太久,女主前期靠自己,男主养成ing,先拜将,后封侯

小说简介

沈元歌被舅母送进宫,当了十年的金丝雀,末了叛军兵临城下,当着少将燕崇的面跳下了宫墙,粉身碎骨。
重来一世,沈元歌发誓再也不为别人活,不料当年随口救下的少年找来还人情,一身桀骜气。
他自称没爹没娘,随母姓萧,沈元歌却瞧见有人叫他少爷被打了,眼泪汪汪喊他燕三哥。
沈元歌福至心灵,战战兢兢:“不了不了,惹不起惹不起。”
究竟她才是真正的丧母失怙,无依无靠,珍爱生命,需得远离大佬。
没靠山的小女子太难做,沈元歌好不轻易摆脱娘舅家,还是被人给掳了,落草为寇的燕小爷气急败坏把她抢回来,按在墙上直接亲:“压寨夫人做不做?”
沈元歌瑟瑟发抖:“我给你当幕僚成不成?未卜先知的那种。”
数年后蕃军再次入京,叛军少将成了江东侯,一纸聘书送到府上:“侯爷夫人做不做?”

燕小侯爷宠妻手札免费章节阅读

“逆臣贼子!逆臣贼子!”皇帝在大殿中往返徘徊,搬起案头上摆放的臂高双螭花尊,气急败坏地重重砸下去,哐当一声巨响,釉瓷迸溅,摔了个粉碎。
“朕早就知道裴肃狼子野心,朕是天命之子,他竟敢,他竟敢——”他没说完,便嗬嗬喘息起来,脸色青白交加,随侍宦官忙上前给他顺背,两个人的手都在颤颤地抖,殿下除却妃嫔宫仆的啜泣之声,一片死寂。
没有用了,云南王的军队已经反攻到天子脚下,将上京团团围困,逃不掉了。
天光才破拂晓,寒风大作,猛烈地拍打窗牖,紧闭地殿门外却有幢幢人影不断奔逃而过,嘈杂呼喊声不绝于耳。
被召集到甘露殿内跪坐的皆是皇帝亲近的左右宠信,起初见龙颜震怒,只敢闷声颤抖,察觉到殿外其他宫人开始逃散,沉寂大殿内骚动起来,人人脸上都带着惊恐的表情,有人站起来,也想偷偷溜出去。
皇帝苍老浑浊的眼珠一轮,厉声喝道:“你们竟也要背叛朕?来人,来人!凡意欲出逃者,一律就地正法,格杀勿论!”
他看向阶下杵着的寥寥数十亲兵,几乎嘶吼着命令,亲兵们脸色不一,或呆滞绝望,或沉冷不言,没有人回应他的话,良久,终于有人绷不住,站了出来,却蓦地将长矛指向九层金阶,状若癫狂:“昏君,若非你言指云南王蓄意谋反,发兵征讨,他又怎会被迫起事?我们也不至于落到这般地步,横竖藩军已至城下,不妨我们先把你交到王爷处投诚,说不定还能挣到一条出路!”
一语激起千层浪,殿内哗然大乱,嫔妃宫婢们抱作一团,十余亲兵却神色一振,朝皇帝逼了过去。
带头的兵士三步并作两步跨上台阶,长矛寒光闪闪,便要袭至眼前,宦官早已吓的丢掉拂尘,钻进长案底下,皇帝骤然大怒,腿却一软,未及倒地,却听嗖地一声响,一支羽箭破风射来,生生将长矛撞偏,箭簇没入兵士脖颈。
鲜血从喉咙里***而出,兵士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向箭矢射来的方向,轰然倒地。
许多妇人失声尖叫,但闻兵甲踏地的铎铎之声从后殿传至,一个身着将服的中年男子领着十数甲卒来到前殿,向皇帝道:“末将护驾来迟,还望陛下恕罪。”
他未下拜,只冲皇帝抱了下拳,手上还执着长剑。
皇帝往后一退,被这一变故激得愣了足有半晌,才反应过来,大喜过望,慌忙上前相扶:“爱卿何出此言,快快请起——”
看清眼前的人时,他的动作却一顿,迷茫起来:“寡人年老,竟不记得爱卿姓名了…”
将领眼露睥睨之色,奉上腰牌,道:“末将乃中山王家将谷煜,王爷惊悉叛军围城,圣上有难,特派末将秘密入京,进宫勤王。”
皇帝起初吒然,接过腰牌,看了一眼,又惊又喜:“中山王,只有他如此忠心于朕,待剿灭叛军,朕必加他食邑万户,封王上王!”
谷煜唇角折起,向他比了个手势:“此话再提不迟,云南藩军来势汹汹,已将京城比邻三面城池尽数攻陷,末将费尽心力,才带了一小支精兵沿山间小路潜入京城,请陛下移驾,末将先行带您离京。”
皇帝连连道好,要随他身后兵士离殿时,忽然闻声身后传来急切地一声唤:“陛下,陛下圣恩,求陛下带上臣妾和孩子!”
转首却是刘妃抱着一个三四岁的女婴仓皇奔到他脚边:“求陛下,莫要丢下妾身和公主——”
“皇上,皇上,”又有一个貌美妃子膝行至阶前,泪如雨下:“求皇上不弃,妾身不能离开皇上…”
有人带头,一排排跪在殿里的百十个美人都请求起来,寒风催了梨花林,一时间哭泣声磕头声此起彼伏,皇帝看着满殿妃嫔,眼底涌出不舍,看向谷煜。
谷煜心中冷笑,只得当着皇帝的面将主上吩咐道来:“末将此行只带了一支精兵,且逃生之路偏僻难行,马车不通,只有三匹骏马可供陛下离京,带不了这些妃嫔,叛军将至,陛下莫要犹豫了。”
皇帝脸色骤变,眼中瞬间只剩决然阴狠,去扯牵住自己的刘妃,刘妃却不愿松开,一手抱着女婴,一手紧紧抱住他的腿,死活不撒手,皇帝勃然大怒,朝着她的心窝便是一脚。
他力气忽然变的极大,刘妃竟就这么飞了出去,吐出一口血,女婴也脱手而出,摔到一边,哇哇直哭。
一众妃嫔都被吓住,噤若寒蝉,皇帝的目光在跪在上首的一个妃子身上流连而过,决绝转身,正要唤人带路,谷煜却忽然道:“不过来前得王爷嘱咐,沈昭仪服侍陛下多年,颇得圣心,忖度陛下之意,命末将带昭仪一起离京。”
满殿忽然寂静,众人的目光纷纷移到了前面,此话正中皇帝下怀,他亦展了展眼,恍然一喜,重新转回脸道:“甚好,昭仪,快快即刻起身,随朕移驾中山!”
从宫中生变那刻起便一直安静不言,跪坐在众妃嫔之首的沈元歌慢慢抬起了头。
她昨晚便被召至了这里,皇帝命她换上昭仪服制,陪他坐守皇城,已经整整一夜了。
沈元歌身着朱紫翟服,凤冠金簪盘压于发,七尾凤钗上的流苏从乌鬓簌簌垂至锁骨处,雍容华贵,颜色卓绝,显得端庄而冷静,可她的眼黑漆漆空无一物,瞳色深深,凝成一汪死水。
“臣妾不走。”她道。
皇帝停住,不肯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
谷煜也极为意外,皱起眉头:“王爷特地恩许,昭仪竟然拒绝?”
“王爷的恩许……”沈元歌轻轻一嗤,抬眼看向谷煜:“若是当真忠心于皇上,为何在战事局面扭转之前屯兵不发,非要到今日叛军兵临城下才秘密营救,是诚心勤王,还有意欲效仿魏武帝,挟天子以令诸侯?”
谷煜瞳孔一缩,脸色骤变,竟像噎住了似的没有说话。
沈元歌说完,目光转向金阶上的皇帝,他已经年近花甲,因为长久的奢淫纵欲,酒池肉林,他看上去比同龄人还要老些,龙冠下头发花白,眼窝深陷,因为气急和惶然,变得极为扭曲可怖。
沈元歌知道,皇帝不会听进她的话——听进了也没用,他已山穷水尽,这是唯一活命的机会,只能自欺欺人地相信中山王的所谓忠心。
“大胆,区区妇道人家,安敢这般妄加揣测?”皇帝早已昏聩,只想保命,果然厉声训斥,甩袖转向谷煜,“时间紧迫,不必管她,可以马上就离开。”
谷煜却未答允,沉沉看向沈元歌,几乎是命令道:“此乃王爷亲令,末将必须遵从,倘若昭仪执意不肯,末将只好失礼了。”
他执剑下阶,一步步向沈元歌走来。
老皇帝听他口吻,终于分出几丝清明,事实如此明白,沈元歌姿容绝代,中山王此举,定然目的不纯,今日所做之事,和赵光义强抢小周后有何区别?是了,定是从几年前宫宴见面之后,他便一直觊觎!
任谁都能想到,一朝宫变,皇帝尚在,被送给异姓亲王的皇妃,除了变成见不得光的禁脔,几乎没有别的下场。
皇帝嘴唇眼角都牵动了起来,手指微微发抖,看向沈元歌,沈元歌也看着他,眉眼间仍了无波澜,不知在想什么。
片刻后,她看到皇帝咬牙,一字一句开了口:“朕命你起身,莫辜负了中山王一番好意。”
沈元歌双睫一颤,藏在宫装下的身体微微僵住了,良久,才艰难地呼吸了两口,将眼底忽而泛上的热意憋了回去。
谷煜已经预备用强,皇帝说这话,无异于屈从中山王一时之势,拱手把她相让。
她清醒而残忍地意识到,这个君王什么都做的出来,无论是盛时为了奢靡享乐,还是衰时为了苟且偷生。
虽然她并非自愿入宫,从来没有办法把这个比自己父亲还大的皇帝当成夫君,可从十七岁到二十七岁,整整十年,闻声他亲口说这些话,还是忍不住的心凉。
她眼睛眨也不眨,藏在袖中的手却暗暗扣紧了银簪,淡淡重复:“我不走。”
她半生已经错付,怎么能再遭一次欺侮?怎么能?
谷煜冷哼一声,便要上前,银光就要出袖时,大殿偏门忽然被人破开,一个忠心老奴跌跌撞撞冲了进来,扑通跪倒:“陛下,娘娘,萧家军已攻破阊阖门,燕崇正带兵往宫中来,陛下速速离去,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殿中又掀起一阵波澜,众妃惊惶以至不能自制,纷纷起身,奔逃的奔逃,请求的请求,乱做一团,谷煜听到“燕崇”这个名字,也是悚然一惊,拔剑喝道:“谁再生乱,马上正法。”
燕崇,云南王麾下的一个率军少将,其人战名在外,曾于万骑中往返折杀,率领的萧家军更是遇城即破,锋锐无匹,半月前萧家军做为前锋抵达京畿,三个城池竟不战而降,不管是对昏聩的熙承帝有意倒戈,还是摄于其雷霆之威,谷煜都不欲和他碰面,一把拽过老皇帝,迅速离去。
被弃之不顾的沈元歌闭上眼睛,紧绷的脊背慢慢放松了下来。
妃嫔和婢女们忽然六神无主,缩在角落里哀哀啜泣,见昭仪从始至终地冷静,不由生出幻想,皆抬起泪眼,看向了她。
沈元歌神情未有改变,只是浓重的憔悴之色仍从雍容妆面下透出,仿若一张一吹即破的白纸。
“你们走吧,我帮不了你们。”声音里满是虚弱和疲惫。
不论是病重的外祖母,在朝堂上死的不明不白的弟弟,还是有心利用她的甄家,抑或她自己,她这一生,原本就谁都帮不了。
可知她这辈子本为“帮扶”而活。
沈元歌自嘲地苦笑了一下,拔下发间凤钗,掷在地上。
叮铃当啷的首饰撞击声响起,钗环簪珥接续掉落,砸在裙边,宫人见状,彻底绝了望,相携奔逃而去,殿中空空,身上钗饰褪尽,变得十分轻松时,她脑海中忽然闪过了一个久远到模糊,浑身是血的人影。
当年入京途中被她随口解围的那个少年,是她此生唯一帮到过的人了吧。
是了,原来她也是曾经帮到过别人的。
沈元歌方才惊觉,少的可怜而卑微的一段过往,却成了自己解脱前最后的一点念想,也不知是可悲还是可幸。
她将长发垂散到耳后,解开四寸宽的大带,将厚重宫装从身上剥了下来,弃在一边,从内殿中拿出她来时系的鹤绒披风,走了出去。
叛军入京,皇帝退走,她是后宫之首,怎会被轻易放过,宁愿自行解脱,也不要被俘后收紧折辱。
只是临行前,她还想看看外面的天。
然后,把自己交付到外面的地上。
不要在这里了,再也不要待在这里——
沈元歌长发披委,一身裹素,登上了宫墙。
高墙数十丈,她一步一阶的往上走,视野逐渐变得开阔,待踏上最高的一层台阶,苍茫尘野和湛湛天云在眼前尽数铺开,沈元歌抬眼望去,死沼般的眉目中现出温柔的留恋之色,缓缓舒出了一口气。
已经有十年,没有这样完整地呼吸过一次了。
舅父处心积虑安排她替自己女儿嫁给年近半百的老皇帝,入宫前一日舅母紧紧攥着她的手,极力告诫,甄家不得圣意,多被猜疑,无异于大厦将倾,岌岌可危,后宫前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以后缮国公府就全靠你了。
全靠你了。
她和弟弟丧母失怙,被外祖母做主接进京城,在娘舅家住了一年有余,从此屈恩于甄家,为了这四个字,强迫自己戴上金制的枷,搭尽余生,一朝兵败城破,不论是她真心想保护的人还是真心想利用她的人,全数湮灭。
到今天,真真正正成了家破人亡,了无牵挂。
她多想重来一次,把外人的安排全部撕碎了碾烂了踩在脚下,让她和她珍重的人真正为自己活一遭。
宫外偌大的空地上扬尘卷卷,叛军兵临城下,欢呼吼声将沈元歌的思绪拉回,她放眼望去,定了一定。
“投降——”“就擒——”他们振臂齐呼,响声震天,沈元歌感觉脚下的宫墙都在微微颤抖。
兵马鳞栉中,一面玄色大旗高高伫立,戎旃上硕大的“萧”字随风鼓动,旌旗下一个年轻男子手执长.枪坐于马上,身姿英挺,亦望向这边,与她遥遥对视。
距离太过高远以至于看不大清样貌,只见他扬起手,身后的将士便都偃了声音,须臾,他身形一凛,竟撂下兵器,翻身下马,大步朝宫门方向走了过来,望见沈元歌登上堞垛,全身肌肉似乎紧绷,喊了一声:“喂!你——”
那抹纤弱粹白从高空中急速坠下,轰的一声,天地寂静。
鲜血里逶迤了一地的长发。
不过片刻,白衣红血前响起一阵因疾跑变得促乱的喘息,战靴来不及收住,在血迹边缘堪堪落定,沾了几点温热的殷红。

燕小侯爷宠妻手札完整在线阅读

暮光逐渐收敛,院子里白幡还未撤去,又起了些深秋朦胧的雾气,沈元歌坐在石阶上,肩膀抵着廊柱,已经待了很长时间。
沈兆麟从门后绕出,注视着她的背影,良久,才出声唤道:“姐姐?”
沈元歌回过头,冲他微微一笑。
父亲七期刚过,足有月半,他姐姐一直以泪洗面,天天就只靠几口白粥撑着,原本玉娇粉脂的面孔迅速消瘦虚弱了下去,裹在孝服里日夜守灵,不眠不休,也不同人说话,着实让人揪心,原怪不得她,谁能想到平日里身强体健的大人,不过循例进京述职一趟,便染上痢疾,没能救的过来?
娘亲去的早,父亲也未有续弦,不过养着两个姨娘,如今他撒手西去,撇下姐弟二人,教人如何受的住。
沈兆麟十四岁年纪,哭了几日,见姐姐伤心,撑着不在她跟前掉泪,现下见她露出笑意,想是宽慰自己,当下鼻头泛酸,慌忙揉了揉,上前挨着她坐下:“天冷,快些进去吧。”
沈元歌眼睛还有些发肿,比之先前却已安宁不少,她握了握沈兆麟的手,温声道:“姐姐没事,你放心。”
沈兆麟微怔,旋即接口:“那我陪姐姐坐着。”
她如今这个模样,实在说不清让人放心还是不放心。
昨天给父亲做法事,沈元歌哀恸太过,哭昏在灵前,睡了大半日,晚上才逐渐醒转,说来也怪,她刚醒时,神思恍惚,盯着他看了好久才认出是谁似的,忽的眼泪盈眶,抱着他又哭又笑,许多时方平复下去,可哭过这一场后,先前的极度悲恸便成了收敛的哀伤,很快沉静下来,也不再流眼泪了。
众人惴惴时,她反而振作起精神,给两个姨娘分派了银粮田地,让人安排去处,又遣散了多出来的丫鬟小厮,将乱成一团的府中一一打点了起来,老管家嬷嬷们观察许久,终于确定她是一夜间长大了,才宽下心来。
沈兆麟却怕他姐姐是在硬撑,紧紧擒着沈元歌的手,像是要把自己的力量传给她,一字一句道:“姐姐,父亲走了,以后便由我来保护姐姐,绝对不让姐姐吃苦。”
沈元歌瞧着他才现出几分英毅少年气息但仍带着稚气的脸,心下百感交集,伸手揉了揉,道:“好,姐姐等着你长成男子汉。”
姐弟俩正说着,一个妇人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的少爷姑娘嗳,大冷的天儿,怎么在这儿坐着?快快进屋去罢,晚膳都好了。”
沈元歌回头,是早先从京城赶来接他们的陈嬷嬷,自己醒来时,她便已在府中忙了十日了。
沈元歌记得这个老妇人,她是外祖母跟前的老人了,一向与人为善,慈蔼亲切,前世也是她奉外祖母之命前来接的自己,入府后对她们姐弟俩亦多照拂,因此沈元歌对她一直存着尊重和感念。
她拉沈兆麟起身,道:“陈妈妈,我们这便去了。”
沈元歌方满十五,便早有苏皖西子之称,虽然这个名号同她父亲沈长辉是安庐池太巡抚有关,但她的样貌的确不曾半点辜负了这个称呼,现下穿着缟素裙衫,微微低着头,眉似远山,目若含露,夜里秋风打过,鬓边一朵白绒花和碎发微微颤抖,越发显得身量纤纤,娇弱漂亮,陈嬷嬷瞧着这姐弟俩,心里先生出几分疼惜怜爱,拉着二人的手道:“好孩子,快来。”
因白事已过“二七”,膳食里可见荤腥,陈嬷嬷又心疼他们,特地熬了鱼羹,又做了几道精致小菜在桌上,沈兆麟没甚胃口,沈元歌给他夹着,两人倒都慢慢吃进许多,陈嬷嬷略微放心,见他们快吃完了,方渐渐微笑道:“这样才好,咱们明日便动身了,庐州到京城,路途遥远,车马劳顿的,虽说能备的都备下了,总不如屋里舒坦,多吃一些,再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
沈元歌手中竹箸顿了顿,她知道从自己醒来,入京一事已是不可更改,要避开前世老路,也只有从长计议,便只点了点头,手持汤羹在碗底轻轻划着圈,似乎在等着什么,果不其然,陈嬷嬷才说完话没多久,门外便有一道高高吊起的声音传了进来:“可不是?不单老祖宗念着,老爷夫人也都牵肠挂肚的!”
沈元歌将手一放,汤羹顿在碗底,发出稍微叮的一声响。
陈嬷嬷略微皱眉,冲来人使了个眼色。
沈元歌却没放在心上,进门的是邓婆子,二舅母跟前的红人,哪回说话不是高声细气?且等她接下来说的。
邓婆子对方才陈嬷嬷的提醒只做不见,清了清嗓子,方热切道:“才听陈姐姐说万事都预备好了,可没落下什么罢?山高水远的,别到了京城再想起来。”
陈嬷嬷不解:“一应行李器具早先便打点了,还有什么?”
邓婆子把手一拍:“亏得我说一嘴,夫人来前还叮嘱,如今下人们皆遣了去,两个姨娘没有孩子,也寻了归处,姑娘少爷又行将动身,皖地呢,亲戚族人皆远着了,也便扎根在上京,姑爷留的宅子、大件儿古玩、田亩,都是挪不动的,难道还荒在这儿不成?”
陈嬷嬷一怔,这事老太太也考虑过,因是沈家家私,只说来了后看姐弟俩拿不拿主意,若他们主动提及,没有不妥,便按他们的意思办,若他们不提,想是没有主见,便先接过来细细商讨了,或留或卖,再做处置不迟,总归是这两个孩子的,不会让旁人贪墨了去,不却想二夫人竟也打了这边的心思。
沈元歌知道论嘴炮陈嬷嬷不是邓婆子的对手,止住她要说的话,温声接口:“那邓妈妈觉得该如何呢?”
邓婆子道:“呦,这老奴哪做的了主!夫人的意思,着老奴在这边寻个好中人,把它们折卖了,换成银两,也好处置便利。”
沈元歌仍收着小巧下颔,眸子半抬不抬,一副怯弱温顺的模样:“依妈妈瞧,能换多少银钱?鬻毕之后,又当如何处置?”
那厢想也不想,立时熟练道:“奴都给您盘算清楚了,一出五进的宅子、两处别院,外加二百四五亩田,加上那些个山水琉璃屏子,太湖石摆件,古籍珍玩,花草鸟卉,满打满算八千余两,还有府中现成的银票钱两,数目大着呢,姑娘少爷还小,总不好管着这么多,一来不免六神无主,二来京中花头缭乱,轻易养成大手大脚的毛病,现下国公府里是我们夫人在掌着事,便先交给大夫人管着,待以后啊,做姑娘少爷成家的陪嫁聘礼,岂不便宜!”
前世她的说辞和这差不多,当时沈元歌还陷在失亲的悲痛里,心思再浅薄单纯不过,银钱价目一概不懂,碰到这种事,只知一味听她安排,府中老人一个没能留下不说,竟也再没能回过故土,还对舅父舅母感恩戴德,后来自己入宫为妃,陪嫁按定例不能超过五百两,而她的弟弟还未娶亲,就已经…
沈元歌藏在眼睫下的眸色沉了几分,他们姐弟一个进宫,一个早亡,剩下的家业,都入了何人囊中呢?
“我们以后每年还需给父亲祭奠,若是祖宅也卖了,我和弟弟回来,难不成要借住在其他族人家里么?”
邓婆子一愣,旋即堆笑道:“那就留一出小的别院…”“那就留着罢,”不待她说完,沈元歌的话便追了上来,“江东水土养人,我和弟弟今后也会常回来的,古籍珍玩皆是父亲生前的心头宝,我若自作主张卖了,岂非不孝?”
她的语调十分柔和,怯生生里却带着不容置喙,“不孝”二字吐出,邓婆子顿时左脸被人打了嘴巴似的,片刻才张嘴:“这话从何说起?姑爷若英灵有知,当然也是希望…”“还有田亩,嬷嬷不知,我们家的佃户都是写过字契的,物价虽一年赛一年高,父亲体恤,每年交的租子都是定数,从未涨过,嬷嬷这一出手,不光咱们麻烦,佃户们免不得重找地主,闹不好生计都会变艰难,父亲做了一辈子父母官,若英灵有知,更要怪我这个长女了。”
邓婆子一副被人打完左脸打右脸的表情:“这…”
“别院倒没什么,九百两便可出手,对了,嬷嬷连夜里来,肯定已经找好人了罢?”沈元歌抬起眼睛,乖巧道,“真是有劳嬷嬷了,那今晚便出了吧,这点子银两给我便是,我和弟弟拜见外祖母时会交给她保管的。”
她眨眨眼,想起什么般,皱了皱眉,嘟哝道:“王伯也真是,这些事情还得辛劳嬷嬷来做,我今天都没瞧见他,嬷嬷去把他叫来吧,宅邸田亩的事,我还有话嘱咐。”
邓婆子却语塞起来:“王管家…他…”
沈元歌微一偏头,一脸无害地瞧着她。
邓婆子咽了口唾,终于道:“老奴想着翌日早起便动身了,府里老人留在这儿也没甚用处,便打发了出去。”
“什么?”沈元歌蹙起眉头,不可置信似的怔了怔,方道,“王伯家三代都在我们府上做事,同自家人一般,嬷嬷…嬷嬷怎么能这样?”

小编点评

燕小侯爷宠妻手札(沈元歌)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情节层层推进,写得真心很不错。作者大大剧情走得快,人物形象***,悬念也不少,很合我胃口。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