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嫡谋(任瑶期)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嫡谋(任瑶期)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嫡谋(任瑶期)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9-04-23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血染江山的画,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嫡谋章节全文完整阅读讲述的是“小姐?小姐快醒醒,小姐……”那人急急往炕边奔了过来,喊了几声见任瑶期没有动静,便伸手过来隔着被褥轻推她的胳膊。任瑶期终于睁了眼,却有些睡眼朦胧。“朱嬷嬷?”她的声音有些干涩,在高热的炕上久躺,需时不时进些茶水。

嫡谋小说摘要

前一世,所谓的血脉至亲告诉她,能为家族利益献身是她身为任家女子一生最大的荣耀。 结果她与姐姐反目成仇,让母亲垂泪早逝,累父亲血溅箭下…… 重生于幼学之年,她再不是那任人摆布的棋子! 心怀鬼胎的姨娘,狼心狗肺的长辈,咄咄逼人的外敌,朝堂暗处的冷箭…… 且看她如何谋算人心,一一揭去他们的画皮,灭之于无形! 所谓荣耀,是守护所爱至亲一生平安顺遂。 所谓荣耀,是但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嫡谋完整章节阅读

第2章猫腻

正当这时,外头又响起了一阵匆忙的脚步声,接着帘子被掀开了。
一个身穿深绿色缎面袄,石青色棉裙的清秀丫鬟走了进来匆匆行了一礼便急急道:“朱嬷嬷,三太太的马车已经到了大门口,大太太正安排了人去二门迎接,姨娘让您赶紧的安排人将紫薇院的正房和大小姐的东厢给收拾出来,地龙都给烧热了。另外看看那被褥垫子有没有受潮,若是不能用就赶早的换下来。”
朱嬷嬷原本是坐在炕前的小杌子上,在听到这年轻丫鬟说话的时候早已经慌张的跳了起来,连那张小杌子也被她的动作给带到了,发出一声闷响:“什么?怎么会这么快?不是说要傍晚才到的吗?这才晌午刚过。”
“哎呀,您现在还问这些做什么?横竖人已经快到了,您就赶紧的吧。”说完就又转身匆匆跑走了。
朱嬷嬷急的在屋子里乱转了两圈,终于还是跺了跺脚转头对任瑶期交待了一句:“奴婢先下去安排去了。”
朱嬷嬷掀帘子走了,屋子里瞬间便安静下来。
任瑶期偏头看着窗外,眸子清亮若水。
可能是因为下雪的关系,隔着厚厚的玻璃纸只看到外头灰蒙蒙的一片,虽说是午时刚过,却像是天刚亮的时候。
任瑶期静静坐在炕头,等着外头的动静,母亲回来定会先去老太太的院子问安,然后才能回紫薇院。
之前被朱嬷嬷遣走的那两个小丫鬟这时候回来了。
“雪梨,你看见没有?燕北王府的那些侍卫大哥真是个顶个儿的高大勇猛,比咱们外院的那几个护卫大哥都要威风,可惜一个个的都板着脸,连四小姐身边的寒露走到他们面前都没能让他们抬一下眼。”
“呀,我去的时候燕北王府的人已经走了。那你有没有见到老王妃啊?听说她是先皇的女儿,是个公主。”
“王妃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进咱们府里来?她只是派人将三太太和三小姐送进府里罢了。不过这女人啊身份再高贵不会生儿子也什么都白搭,就算是公主也得给别的女人让路。”
“这……皇帝的女儿总会不同吧?”
“有什么不同的?现任燕北王可不是从这位公主肚子里爬出来的,是那位云太夫人的儿子。公主生不出儿子,就跟老天爷不下雨,当家的不说理一样,能有什么法子?”
“也有些道理。我们还是别议论这些了,否则让朱嬷嬷进来看到又要责骂了。”
“放心吧,我之前瞧见朱嬷嬷正领着人打扫正房呢,哪里有空来管我们?再说了,朱嬷嬷也不过是训斥一番罢了,若是犯到三太太身边的那位周嬷嬷手里,那才是真的完了。”
“呀,那现在三太太回来了,这紫薇院不还是得周嬷嬷拿主意?那我们……”
“不会吧?我们又不是三太太的人,我们和朱嬷嬷都是方姨娘给五小姐的。”
“可是……”
“嘘——有人来了。”
外头忽然安静了下来,原本安静的园子里忽然响起了嘈杂的脚步声。任瑶期坐直了身子,看着窗子外面有人影走过,似是往正房方向去了。
“三太太和三小姐去了老太太那里,不出半个时辰就要回紫薇院来了,你们动作麻溜儿些,看看哪些东西缺了的立即去回了大太太。”
可是任瑶期等了半日,也没有人回来,倒是外头来来往往回话,搬东西的声响依旧嘈杂,
任瑶期之前用的药里有安神的药物,等到后来竟支撑不住睡着了,只是心中依旧还是有惦记,掌灯时分便又醒了来。
她感觉到自己床边坐了一个人,便立即睁开了眼。
屋子中心的桌子上已经点起了一对烛台,烧了大约一寸的样子,甫一睁眼那昏黄的光线刺得她眼睛有些不***,她不由得偏了偏头。
“瑶期你醒了?”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这个声音让任瑶期一愣。
那人似是注重到她的不适,起身去将烛台移到了西面的矮几上,才又走了回来。
“现在好些了么?”
任瑶期点了点头,对眼前的女子道:“姨娘是什么时候来的?”
虽然有些背光,她还是清楚了旁边的女子,她穿着一件浅紫色绣兰草缎面的狐皮袄子,白色的挑线裙,乌黑的头发挽了一个堕马髻,只插了一对式样别致的金簪。
珍珠耳坠在她耳下轻轻晃动,在莹白的侧脸上投下了小小一条阴影,瞧着有一种别样的婉约细腻。
这是方姨娘,江南女子。她的言行举止总是雅致温柔,似是古画上走出来的仕女。
任府上下都说她不仅人长得美,还有一副菩萨心肠。
紫薇院里曾有几个半大的丫鬟暗地里学方姨娘说话走路,被三姐任瑶华撞见了,三姐便命周嬷嬷找人用竹篾片将她们狠狠的抽了一顿,抽的小腿和脚背血肉模糊后关进了柴房。
因正当盛夏,关了三日后几个丫鬟膝盖以下都长了蛆。
在母亲和任瑶华去庄子上的这一年,老太太将紫薇院连同她一起交给了方姨娘照料。
在前一世的印象里,这位方姨娘似乎对她百依百顺,极为照顾,甚至连她自己的亲生女儿,九妹妹任瑶英也因此而嫉恨于她。
“刚来不久,我瞧着你出了一身的汗,很热么?”微凉的手掌放在了她的额头上。
任瑶期没有动:“嗯。”
方姨娘轻叹:“热你怎么不说?你刚病那会儿一直喊冷,盖了三层被子还冷得直打颤,我才让人将你移到炕上的。现在你不怕冷了,应当是病快好了。等会儿我让人将床收拾好了,今晚还是睡到床上去吧,也宽敞些。”
任瑶期点了点头。
方姨娘看了她一会儿,斟酌着道:“瑶期,你母亲和三姐回来了,以后这院子里的事情姨娘怕是再插不上手了,你以后就多顺着你三姐一些。她气性高,又讨长辈们欢心,你若还是处处与她拧着干,吃亏的还是你。至于夫人那里……其实也不能怨夫人,你知道你出生那会儿……总之,夫人她不是不看重你的,究竟你也是她的女儿,只是三小姐是长女,夫人难免会仰仗她多一些。”
方姨娘柔声细语的劝着,她的声音缓缓的,虽然说的是北方话,但仔细听还是能听出一些南边的口音,软糯悦耳。
任瑶期努力想象若是依着自己幼时的脾气,听着这番话会是如何的反应,面上却是不动声色。
方姨娘见她不说话,伸手替她整了整被子,又道:“等过几日身子好些了就去看看太太和三小姐吧。我刚探着你额头还烫着,夫人和三小姐那边车马劳顿才将将安置,今日你就先歇着。我去吩咐人来给你换床铺?”
母亲和三姐已经回了院子?任瑶期点了点头。
方姨娘便起身出去了,帘子外头传来了她低柔的吩咐声。
过了一会儿,两个丫鬟便抱着被褥进来了,走到北面的那张架子床旁开始铺床。
那架子床已经有一阵子没有睡过人了,原本是有些潮的,好在屋子里烧了地龙,新换上的被褥也是干爽的。虽是如此,可是比起那热炕来,还是要冰冷不少。
身体先热而发汗,乍然又遇冷收汗,其实是极轻易着凉的,不知道方姨娘知不知晓。
任瑶期让那个叫青梅的小丫鬟去弄了几个小手炉来,放进了被窝里捂着,又让她们去拿一套干尽的贴身衣裳,先去熏炉上烘热了。
青梅与另一个丫鬟雪梨小声嘀咕:“先是嫌热,这会儿又怕冷,五小姐与三小姐果真是亲姐妹,都惯会折腾人。”
“嘘——以后这话可千万别说了,东厢的回来了……”
任瑶期没有听到丫鬟们的抱怨,等床上捂热乎了,她让丫鬟伺候她换了贴身的衣裳,扶着去睡了床。
被小炉子捂了这许久,床上的热度与炕上的温度相差无几。
才躺下不久,就有人端着药碗进来了。
“五小姐,该喝药了。”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小声唤道。
任瑶期睁眼,便看到了之前来找朱嬷嬷的那个身穿深绿色缎面袄,石青色棉裙的清秀女子,她是方姨娘身边的一个叫金桔的大丫鬟。
“不是说要换方子吗?”任瑶期被金桔扶着坐在了床头,看了那药碗一眼。
金桔脸上带着笑:“吃了这一剂再换。姨娘原本请了大夫来,半路被周嬷嬷拦下去看三夫人和三小姐了。大夫去老太太那里回了话后却被管事给送走了。姨娘说明日再去给您请大夫来。”
“母亲她生病了?”
金桔闻言看了任瑶期一眼,笑道:“三夫人与三小姐赶了一日的路,外头又是冰天雪地的,想是担心受风寒吧。五小姐,药要凉了,快些喝了吧?”
药碗凑到了她嘴边,任瑶期的眉头不由得微微一蹙,这不是她之前吃的药方。
之前吃的那方子虽然不温不火,却也是对症的,这碗药却是改了好几味药材。
她离开任家后曾跟着裴先生读了不少的书,史书兵法这些不说,律法星相堪舆佛经这些都有涉猎,药典更是背熟了的。
世生万物皆是相生相克,药草性分阴阳平,疾病又分寒热湿燥。
对症下药不仅需要清楚药物的归经、走势、升降、浮沉,互相配伍,还需知道五行生克,七情和合。
而相恶,相反,都是用药大忌。
比如,她原来吃的药方中有一味乌头,乃药中下品,有毒。不过制成成药之后配伍得当,也可成为良药。今日这碗药里除了有乌头,还有一味半夏。分开用都是无碍的,用到一起却是犯了药性相恶之大忌。
除此之外还有几味药材配伍的也极为不妥,所以这药她若是喝了,虽不至于立即就伤了身体的根本,只原本已经好的差不多的病又要拖延个几日了。

嫡谋免费在线阅读

第3章姐姐

她依稀想起上一世母亲和三姐回来的时候,她因为病情加重,没有及时去给母亲请安,却在几日后父亲回府时,穿戴着父亲给她从京都带回来的衣裳首饰出门见客。
三姐任瑶华因此而愈加看她不顺眼。
任瑶华恨她没有将母亲放在心上,薄情寡义。
她也怨母亲待姐姐比待她好上千百倍,愿意陪着姐姐去庄子上吃苦,却将她一人留在府里让姨娘照看,连她重病都不曾派人来瞧她,还将过来给她看病的大夫打发去了什么毛病也没有的三姐那里。
任瑶期以为自己已经忘记的时候,过往却又渐渐清楚起来。这时候再来看当年那些事情,她自然瞧出了当中的猫腻。
有人在暗处捣鬼,处处挑拨她与任瑶华的关系。
“五小姐?再不喝的话,药就要凉了。”金桔见她瞧着药碗皱眉,忙陪着笑脸催促道。
任瑶期皱着眉头接过了药碗,凑到唇边。金桔见她肯喝,刚要松一口气的时候,任瑶期却是将药碗又移开了,眉头皱得更紧:“我怎么觉着今日的药瞧着更苦了些?”
金桔心中一跳,眼睛往那药碗中一扫,强笑道:“怎么会?小姐您都还没平台……”
任瑶期用眼角斜了她一眼,傲慢道:“本小姐久病成医,一闻就知道今日的药苦了!”
“这……”
金桔强忍着脾气挤出一个笑脸,想要继续劝,任瑶期又道:“你去找方姨娘要一碟乌梅丝儿来,就是那种用薄荷叶和蜂蜜一起腌制,上面还洒了雪糖的。”
金桔嘴角抽了抽,原来今日这么难说话是因为贪嘴,心里却是松了一口气,起身道:“奴婢这就去。”说着就转身出去了。
任瑶期见她的身影消失在了内室,便收起了脸上的矜傲之色,披上厚厚的棉袄下了床,端着药碗走到了内室的那架屏风后面,将药倒在了恭桶里。
之后又回到了床上倚坐好了,想了想又将那碗里还剩下的几滴药汁点了些沾在自己的唇角处。
金桔很快就回来了,进来看见药碗空了不由得一愣,任瑶期已经有些不耐烦的道:“怎么去了这么会儿!想要苦死我啊!”
金桔忙将手中的一碟乌梅丝递了上去,任瑶期用碟子旁的银钎子取了一块平台,之后满足的半眯了眼睛:“好甜——”
金桔的眼睛却是偷偷的瞄那药碗,又看了看任瑶期,见到她嘴角还有残留的药汁的时候满足了,笑脸也真诚多了:“这乌梅丝儿可是姨娘用娘家的秘法制的,别的地方都吃不到。今年雨水多,北边好几个种着上好的青梅的园子都遭了涝,所以姨娘也只腌制了这么一坛子,上次九小姐说要吃,姨娘还不给呢,说是要留着给五小姐的。九小姐因此与我们姨娘置了好几日气呢。”
任瑶期见外头的帘子动了动,忽然偏头朝金桔眨了眨眼,笑道:“多谢你告诉我这些,原来九妹妹这么小家子气,你不告诉我还不晓得呢。不过你放心,我不会让她知道你与我说她的坏话的。”
金桔闻言脸上一白,她没有在背后说九小姐不好的意思。
“五小姐,我……”
任瑶期打断了她的话,将自己手碗上的一只莹润通透的白玉镯子摘了下来递到了金桔眼前:“我从不亏待自己人,这是打赐给你的。”
金桔瞟了一眼镯子,心中一跳,刚要出口的反驳的话却是硬给咽下去了。
她看了看左右,将镯子小心收到了衣袖里,轻声道了一句:“奴婢谢五小姐赏。”
任瑶期掩着小嘴打了个哈欠:“我困了,想睡会儿,你下去。”
“是,五小姐。”金桔伺候任瑶期躺下后,退下了。
任瑶期等了一会儿,轻声唤道:“谁在外头?”
一番窸窸窣窣的响动之后,青梅与雪梨两个丫鬟掀帘子进来了。
“小姐,有何吩咐?”青梅殷勤的凑上前道。
任瑶期道:“你过来伺候我穿衣起身。”
青梅赔笑道:“小姐,您要做什么吩咐奴婢一声就是了,还是不要起身吧?”眼睛却是在任瑶期的手腕上瞟了一眼。
任瑶期装作没有看见她的视线,似笑非笑道:“本小姐要如厕,你也能替?”
青梅忙道:“那,那将小袄披上就是了。”
任瑶期皱眉:“你想让我着凉,还是想要我如厕的时候衣衫不整有失体统!”
如厕还要什么体统?平日里不也是这样的吗?青梅汗颜。
一旁的雪梨却是忙上前道:“小姐别生气,奴婢伺候您穿衣就是了。”一边还冲着青梅使眼色,让她不要多话。
雪梨伺候着任瑶期穿上了一件厚袄,又套上了百褶裙。
“去把我那件猞猁皮的厚斗篷拿来。”任瑶期吩咐雪梨道。
雪梨一惊,这是要出门的装扮?
“小姐?您要出去吗?”青梅已经开口问道。
任瑶期不理她,只看了雪梨一眼。
雪梨被她拿眼神一扫,不得不起身:“诶,奴婢这就去。”转身之前却是朝青梅使了个眼色。
青梅笑着道:“小姐,您要去哪里?您与奴婢说一声,奴婢好去安排。”
见任瑶期不理她,她眼珠子一转:“奴婢去给您预备个手炉,免得您出门着凉了。”说着转身就走。
“站着。”任瑶期淡声唤道,虽然只是轻轻的两个字,却是让青梅的脚步顿住了。
“去把我那条有二百五十六颗珠子的长链子找出来。”
“是,小姐。”青梅心里虽然极想去找朱嬷嬷报信,却是不敢违拗任瑶期的话,忙去了梳妆台,不一会儿就找出了一串由拇指盖儿大小的粉,白,金三色珍珠串成的长链子来了。
“小姐,奴婢给您带上?”这链子太长,任瑶期戴的话要绕个三四圈才行,平日里她都是嫌累赘不戴的,今日不知怎么忽然想起来了。
任瑶期却是摇头:“我嫌这链子土气,你给我改改。”
“啊?”青梅呆怔,“小姐要怎么改?”
任瑶期指了指上头的珍珠道:“拆开来,一颗粉的,一颗白的,一颗金的这样夹杂着串。”
青梅又苦着脸去壁柜里找针线。
这时候雪梨已经将那件猞猁皮的鹤氅找了出来,见青梅还在屋子里没有离开,不由得皱眉。
任瑶期让雪梨给自己简单的梳了头,穿上了鹤氅,就要出门。
“青梅留下串珠子,雪梨跟我来。”
与青梅对看了一眼,雪梨犹豫了一瞬,还是赶上前去给任瑶期打帘子。
任瑶期这还是两天里头一次出门,外间的帘子一掀,寒风便裹夹着鹅毛大的雪花回旋着扑来,冰渣子打得脸上生疼。
即便穿的厚实,身上也还是暖和的,脸上却是瞬间就冻冷了,睫毛上沾了雪花,眨了眨眼化开了一朵,模糊了视线。
她已经多年没有见到北地的风雪了。
“小姐外头冷,还是回去吧?”雪梨小心地劝道。
任瑶期没有理会,她将头上的风帽往下拉了拉,遮住了自己大半张脸,然后头也不回的朝正房走去,越往前走脚步越快,到后来竟是小跑了起来。
“五小姐,小心地滑——”雪梨在后面追着。
紫薇院不小,西厢离着正房还隔了一个穿堂和大大的庭院。
任瑶期沿着游廊一路飞奔而过,从连接抄手游廊的廊门筒子出来的时候还差点儿踩到正房檐廊下半化的轻薄积雪滑倒,可是等真的站在正房门口的时候却是有些近乡情怯。
靛蓝色绣着金玉满堂的门帘下泄露出来了几丝亮光,任瑶期隐隐约约听到了正房里有人在说话。
“五小姐。”当值的丫鬟原本瞧见一个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人影沿着游廊跑了过来还有些纳闷,待借着廊下的防风灯看清楚是任瑶期后吓了一跳,连忙墩身行了一礼就急急的***禀报了。
不一会儿那靛蓝色的帘子就从里面被掀开了,一个身穿银红色绣牡丹花出锋毛皮袄,鹅黄色百褶裙,长得杏眼雪肤的漂亮女孩子走了出来。
她长任瑶期两岁,身量生的又较同龄人高挑,站在门檐下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俏脸含冰,正笼罩在她身上的橘红色灯笼光也无法让她看上去暖上半分。
任瑶期愣了愣,张了张嘴:“三……”
不想话还没有出口,那女孩子却是忽然抬起手朝着她脸上狠狠地扇来,清脆响亮的巴掌声让在场之人都愣怔住了。
“任瑶期,你还有脸来!”冷冷的声音带着些嘲讽在任瑶期嗡嗡作响的耳边响起。

小编今天点评

覆了天下也罢,终究不过,一场繁华。喜欢嫡谋(任瑶期)章节全文在线阅读的你和小编今天志同道合哦,小编今天坐等各位吃瓜群众的到来!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