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小屁孩儿(蛋几儿写的小说)
小屁孩儿(蛋几儿写的小说)

小屁孩儿(蛋几儿写的小说)

小说分类: 科幻奇幻时间: 2019-05-24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皇族最后的遗孤,流落中逐渐觉醒的帝子之心。这是一场盛大的复仇,但他却只是其中的祭品。所以,他要继续活下去。哪怕只是为了见到最后的祭奠,或者背叛者们在他的身前瓦解。那日最后的高歌,必定不是我惧怕的怒吼。

小屁孩儿出色章节阅读

***的木制齿轮一点一点的转动,牵扯着四周的绳索缓缓的被拉直,绳索相互抽打发出啪啪的声响。

几十个男人死命的攥着绳索的另一端,他们想尽一切办法,去让齿轮开始转动,从而使得深入井內的无数水槽,可以被不断的拉上来。

这座高达一百二十余尺的木制水塔,就伫立在这个破旧而又荒凉的小镇的最南端,由四十七名工匠耗尽十六年的时间设计建造,三十七的巨型的齿轮共同支撑起这个庞然大物。

在二十年前,清河镇不曾如此荒凉,镇后的齐弥山上也曾有过一条常年清亮见底的清水河,清河镇也是由此得名。每年春暖花开的时节清水河都会自山巅倾垂而下,顺着镇中的渠道从镇中心盘延而过,河中的木制滚筒也总会如同从沉睡中清醒了一样,慢慢开始转动,接着整个清河镇都会逐渐清醒。就如同一条龙脉,自上而下贯穿了一切。

也许连人们都没有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清水河的水越来越单薄了起来,沃野千里的草原也渐渐地被黄沙一层层的沉没了掉。来到清河镇的人越来越少,离开的人却越来越多,人们活动的范围越来越少,黄沙席卷天空的日子却也越来越多。

渐渐地不知不觉地人少了,***了,孤独了,落寞了,然后从这个世界中脱离了,像个被抛弃的神明般,再也没有了人们的信仰。

古镇还在,但却没了昔日的一切。

只有,黄沙从山坡上不知所谓的飘过。

“你说,那传说究竟是不是真的啊,每次听到二爷爷讲我们这里曾经是多么多么好,我都不大相信呢。”

拓拔辞揉了揉眼睛,伸出胳膊搂住了身旁糟糟踏踏的土狗,那条从他出生就一直陪伴着他的老家伙。

风从土狗的尾巴上划过,土狗愣了一下伸出舌头***了下他的手。

土狗已经整整活了二十年,比拓拔辞还要大上四岁,它看着清河镇的绿地愈来愈少,看着镇中的清水阁楼变成了土灰色的土坡房,看着那些和它一同出生的土狗一个个衰老死去,但它却一直没有死掉,只是拖着残破的身子一年又一年的活了下来,却又什么都做不了,就像这个镇子一样。

土狗从拓拔辞的臂弯里摆脱了出来,顺着土坡房的梯子一路向上的爬到了房顶然后扭过头来,望着拓拔辞。

“不知道,反正我不喜欢这里。”土狗口吐人言道。

拓拔辞一怔,不明白土狗为什么不喜欢这里,他一直都喜欢这里,因为,或许除了喜欢这里,他便再也没有其他的地方可以用来喜欢了吧。

还有哪里呢?外面的世界?

拓拔辞爬到土狗的身旁坐了下,回过头极目远眺外面的世界,那里却依旧黄沙弥漫怎么也望不到头,也许根本就没有什么外面的世界。顺着风看去,那里只有一座百余尺的木塔伫立在沙漠之中,而那是清河镇用来取得水源的唯一工程,一个工程浩大的水利设施,从清河镇人意识到水源的缺失开始便被设计建造,整整十六年。这十六年里清河镇的人越来越少,工程越筑越高,黄沙也越吹越乱。

而那年出生的拓拔辞,也已经恍然成年,可是水却依旧越来越不够用了。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你喜欢这里吗?”土狗吐着舌头一脸的无奈,“我说的是喜欢,喜欢,不是习惯。”

“我还是不明白。”拓拔辞挠了挠头,“我真的很喜欢这里。”

“那你喜欢清河镇的什么呢?”土狗眯着眼睛。

“我喜欢,我…”

拓拔辞一顿,他原本是打算用一套长篇大论,说服这只傻狗,可是他找不出理由,也得不出结论。他喜欢这里的什么呢?漫天的黄沙还是一望无际看不到头的绝望?都不是,不是,他找不到喜欢它的理由,一个都找不到。

拓拔辞无奈的抬起手遮住侵袭而来的阳光,任凭手腕上的玉制手链被风吹的叮当叮当响,但还是想不到。

也许从来都没有喜欢过这里吧。

“这里没有了我的亲人,没有了我爱的那个人,没有了我喜欢的草丛,甚至连那只能够惹我生气的死猫,都没了。”

“这里没有了我所喜欢的一切,就像死了掉一样啊。”土狗咧咧嘴,嘴上的肥肉被风拍的嘟嘟的飞,它回过头注视着拓拔辞的眸子,“除了孤独,这里什么都没有了啊。你让我怎么喜欢这里呢?”

拓拔辞张了张嘴,他想说,我呢,这里不还是有我吗。但他却怎么也矫情不起来。因为他知道土狗说的这些东西里没有一个,叫做拓拔辞的东西。

“你…”

拓拔辞再回过神来,土狗却已经用爪子捂着眼睛打起了呼噜声,就真的像是一只死狗一样。拓拔辞伸出手小心翼翼的轻轻地揉揉了土狗柔软的绒毛,很***。

不知不觉风起了,黄沙滚滚,遮住了房顶的一人一狗。

“其实…其实我也感到很孤独啊。”

声音从昏黄色的沙尘中越传越淡,最后淡的变成了风。

朝升夕落,尘暮如埃。

落日的余光已经褪去,孤独也渐渐地笼罩在了整个镇子的头顶。烛火***烟烽火般的被点燃,一团团火光将木塔拥簇着一点点照亮。塔顶一条条麻绳,从百米高的塔顶垂到塔底,清河镇人顺着麻绳一人人的向上攀爬。***的机械齿轮随着人们攀爬,缓缓地开始了转动,机械的摩擦声咔嚓嚓地,在整个镇子内不断地回荡。

直到半个时辰之后才从地下涌出了今日的第一滴地下水,浑浊的带着半分的泥垢。

“阿辞…快去取水。”

三婶站在窗前打了个哈欠,眉眼高低之下灵眸轻轻地转了转。

“对了,记得要取干净的,那些脏兮兮的水又不能喝。”

“可是没有那么多的清水啊。”

“所以才叫你快点去啊,笨蛋。”三婶恨铁不成钢的撇了撇嘴。

“哦。”

拓拔辞无奈的搭拢着脑袋,拎着木桶从土坡房内走了出去,土狗打了个哈哈也摆了摆尾巴跟在了身后。

天天只有晚上这几个时辰才会有难得的清水,几乎全部的清河镇人都在等待着这个时刻,所以水刚刚涌出来全部的人便从土坡房内蜂拥着冲了出来,每个人手里都提着一个破旧的木桶拥挤着试图挤过人群拔的头筹。

拓拔辞本来也不想去和他们挤搡的,但人海还是将他挤了***,他也只好呲牙咧嘴地硬着头皮往上拱。

“哈欠~”

土狗无聊的看着拓拔辞,找到一片空闲地趴了下来,伸出舌头***了***爪子。

和他还真像啊,都一样的那么脆弱。土狗透过举起的爪子望着只有巴掌大小的阿辞。

“嘿,大婶,不要挤我啊。”

“哎呀哎呀,要洒啦要洒啦!!!”

“混小子,你踩到我啦!”

“对不起对不起…咦,我水呢?大妈你不能偷我的水啊!!!”

“……”

土狗又***了***爪子,镇子的钟声响了整整十一声,三更天了。

“大爷您慢点别摔到,啊,大爷你别碰瓷啊!!!混蛋!”

“咦,大婶你不是取过水了吗?”

“嗯?那你一定是看到我妹妹了。”

“混小子你又踩到我了!”

“对不起对不起…喂,大妈你不是吧又来偷我的水!”

“……”

土狗又***了***爪子。四更天了。

“大婶,你又来?”

“什么叫我又来?啊,你一定是看到我姐姐了吧。”

“我去啊!大妈大妈这回我可没有踩到你!”

“对啊,所以我打算明目张胆的抢你的水了啊!”

“大妈,不要啊!”

“……”

土狗的爪子被***了破,拓拔辞才晃晃悠悠的拎着一桶清水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嘴里还叼着不知道是谁的臭布鞋,臭味熏的他有些迷糊。

“这只鞋和你很配哦。”土狗看着被拓拔辞吐出来的布鞋,用爪子揪了揪耳朵。

拓拔辞看了它一眼,没有吱声慢慢地往回走。木桶中的水晃动着将烛火的光映在拓拔辞的脸上,像是有些悲伤,又像是有些…孤独。许久,他的脚步一顿,回过头。

“你…记得我母亲的样子吗?我有些记不清了。”拓拔辞哽咽着说,“不过听说她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呢。”

土狗吐着长长的舌头,喘着大气。

“其实假如她还活着应该会回来看我的对吧,她没有回来看我一定是死了才对吧。可是…我又希望她还活着。但是…可是…若是她还活着却又从未回来看过我,是不是又太残忍了点啊。”拓拔辞咧了咧嘴。

“还有…那个连样子都没见过的不负责任的男人。”

土狗的脚步忽然一顿,黄沙从地面上被掀起,吹了它一头。

“其实有些时候我都会在想,我母亲是不是被我父亲强迫的才生下了我的,所以才会不要我了啊。”

土狗又是一趔趄。

“但想想应该不大可能啦,他们都说母亲是那么的爱父亲,父亲也那么的待人和善,虽然没有见过,但父亲应该也是个蛮好的人了吧。就是…有点不负责任而已。”

“你好啰嗦啊。”土狗翻了个白眼。

拓拔辞撇了撇嘴,擦了擦眼泪抬起头看着高塔上的人群,喃喃道,“我不过就是多说了两句嘛。”

“其实我天天都会去房顶看,你知道吗?我希望我的父母他们有一天会从沙漠中走回来,父亲搀扶着母亲,母亲搂着父亲,然后对我喊…”

风吹了来,将声音吹的老远,又从远方遥遥而归。土狗也昂起了头。

“嘿!傻小子,你老爹俺回来啦。快抱着老子哭一场吧!”

“噗——”

土狗一头栽在了土里,许久,看着拓拔辞的身影渐渐的走远,烛火将他的身影越拉越长。

“三婶,水放在这里了。”

“知道了知道了,这么磨蹭。”

“哦,下回一定会快一点的。”

吵闹的声音慢慢的消逝,镇子中的灯火也一盏一盏地被熄灭,黑暗笼罩在了每个人的心头。

望着躺在木板上气息平稳的拓拔辞,土狗的目光渐渐变得涣散了起来。许久土狗站了起来,伸出手温柔地抚摩起拓拔辞的头发,纤细修长的手指在月光下被映的略显的秀美了起来。

“其实,我知道你真的很孤独。”

小编今天点小屁孩儿小说

《小屁孩儿》是一本由蛋几儿写的奇幻玄幻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