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天笼(诉默写的小说)
天笼(诉默写的小说)

天笼(诉默写的小说)

分类: 科幻奇幻时间: 2019-05-21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浩瀚星海。不过仙人囚龙。而我。唯有一颗凡心。

天笼出色章节阅读

这一年瑞雪迎春,气息偏冷,但大街沿道柳枝已抽芽。呵气如雾,空气中还尚带着年味。朱阁楼中,酒味飘香,让人不觉醉于风中。

金河酒楼上却有人叹道。“这诺大晋城之内,八尺男儿几何?竟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儿闹得不可开交。真是可笑啊!可叹!”

酒楼中众人闻言,皆是侧目看来。

只见那人扬手一指,“在这酒楼之外数十米处有一河,名曰凌河。那小儿杨问天竟一日间买尽晋城美酒,尽数灌在凌河当中,说要当晚醉月当歌,与仙人舞!如此娇儿惯养,恐怕晋城也将祸不远也!”

酒楼之上有人冷笑几声,不再言语。亦有人附之颔首,脸上***恶痛疾。

晋城城主杨辰,在晋城当值已有一十二年,而其子杨问天,今年方十七,却自幼纵狂目中无人,在数天前竟将晋城内美酒尽数买空,尽数倾入这素有仙女河的月下凌河中。以至冰面解冻,万里飘香。

现在晋城内一度酒贵如金!

当晚令无数醉鬼枯坐桌前,捶胸顿足,可恨那娇儿杨问天,则是当晚对酒当歌,长笑于楼阁之上……

而如此行事,亦不过是其骄纵行事之冰山一角:

此子天生惰懒,不愿读诗书。为此被辞退的先生已不下九九八十一位;而同辈府中少年,更是时常被其棍打脚踢,脸上常年贴着“五指神印”,只是因其乃城主独子,故城主府中许多人敢怒不敢言,却心中为此忌恨不已。

骄纵、目中无人、不学无术……

此类词汇,也只不过是其***格冰山一角罢了。

酒楼之上众人为之嗟叹,却忽听到朱阁楼下兀然一阵哗然,似是有事发生。

栏杆处有人望去,只见一束腰佩剑的长身白衣少年,正自远处缓缓踱步而来。此人顾盼间,整个人丰神如玉,剑眉入鬓,但双目顾盼间却是娇狂目中无人,正是那娇儿杨问天!其身后则跟着一位生着络腮胡子脸的***衣壮汉,大汉阔步随行,则是晋城内第一高手,何琴。

酒楼上有人轻声道。“那娇儿又来了,诸位慎言!”

酒楼中众人缩了缩脖子,皆不约而同点头应之。

如此慎言,只因多年前,有人因背后恶语之,因此被那何琴拖出街上打坏了一口钢牙,满口血***差点横死于大街,最后还被那杨问天说。“有胆在我面前叫骂,那小爷我也算敬你三分。”

不多时,那白衣少年自楼梯间而上,虽眉清目秀,却自带一股“煞气”。酒楼间众人皆不敢言,却亦不敢离去。因之前有人如此行事,亦曾被质问一句。“莫非是我扰了阁下的雅兴不成,如此匆匆离去作何?”

此种事情甚多,不能一一列举也!

那白衣少年上楼之际,酒楼之上瞬间间静若落针可闻。

酒楼内的小二惦着笑脸,小跑着上前,那***衣人何琴便随手丢过来一包金锭。“酒楼上在座的酒钱少爷请了。”

“杨大少爷请各位大爷酒钱!”那小二拉长了声音,一声吆喝。然而酒楼上仍然一片寂然,不少人脸偷偷抬头,脸有苦涩。

忽然请酒,恐无好事啊!

而白衣少年脚步不停,行于酒楼栏杆处,亦不言语,只是默立于楼台栏杆边上,***衣大汉何琴立于身畔,此景一度寂然。

不远处的凌河结了一层冰面,在阳光下冰晶湛湛。

杨问天一袭白衣默立于此,一张往日间跋扈的脸却渐渐静下来,目光注视天空,瞳孔收缩,也不知究竟在想些什么。

三年前,有一白衣仙人引路来此,杨问天请父愿,引荐仙人意求仙道,却是被告知自身毫无修道慧根,期间还发生一些令人不愉快之事,只不过这些无多少人知晓罢了……

许久许久之后,旁边***衣人何琴面色略有不忍,拱拳缓声道。“少爷,天寒地冻,切莫伤了身体。”

白衣少年闻言收回来目光,脸上竟带着一抹暖意。笑意在他眼中漾开,像极了冰水解冻。“无妨。你看今年这雪,春乍寒,想来又是一季丰收年。”

何琴脸上闪过一瞬不甘。“少爷,您一向爱民救人,唉!又何苦被他们误解?”

白衣少年轻笑。“何叔,别人的看法,我又如何改变的了。今后你也不必为我承人情,方才那些送出去的酒钱,倒不如换做米面送民。”

那***衣男子张了张嘴,又是轻叹一声道。“即使您无法修道,但积累人气,将来继位晋城城主,也实是晋城之福!可老爷那天问您,您为什么……”

络腮胡子大汉的话未问完,便是被那白衣少年打断。“我这人闲云野鹤惯了,又做事随***。别说一城之主,恐怕一乡之长都能三天闹散伙,这件事不消再问了!”

另一旁的***衣人轻叹。“可是您……!”

提到这原则问题,白衣少年眼中有厉芒闪动。同时***握了拳头,指甲嵌入掌中隐有血痕出现,那竟是不可动摇之意志。“这世上修道之路不止一种,我相信自己,绝不会就此平庸!”

街道上人来往往,扫街人、买药者;摆摊老药者、踏雪赏春人;木轮车走街串巷人、绳纵马轻骑过路者……

何琴还欲再言,楼下却又响起一阵喧闹声。

向下看去,却见一辆华车停于药店前,地面车轮痕印却很是狼藉。在车畔,正躺着个躺在血泊中,身穿粗布衣,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那华车上的人未下来,那马蹄却又是在小孩胳膊上踩了几脚。

这初春里的季节,这是无声的***。

朱阁之上的白衣少年眼中暖意渐渐散去,脸上又是恢复到了之前的冷傲。“我们下去!”

何琴应了一声,恭谨的跟在少年身后向酒楼下走去。

酒楼上这才仿佛是活过来一般,众人指指点点。

“这下又有乐子看了!杨问天这娇儿向来不放过这等热闹!”

“想来看狗咬狗,也是有趣的***!”

满是脚印的雪地里。

那驾车的马夫不慌不忙下了车,然后抬脚踹了那地上小孩几脚。雪花扬起,带着寒霜之意。可地面上的小孩却是没了动静。“哎!哎!别装死了,赶***起来!”

车厢中传来询问的声音,声音低沉有力。“出了什么事?”

那马夫回过身,脸上稍微有点懊恼。“阁……老爷,有个不知死活的小孩撞上了咱们的车子,似乎是受了伤。”

车厢中的人“哦”了一声,从车窗抛出来一个锦袋。“将这五百两银子放下,我们走吧。”

马夫接住那锦袋之后应了一声,随手抛在那地上尸体畔,锦袋落地时,尚有两锭银子还从锦袋里滚落出来,更衬得这雪雪白。马夫搓了搓手,便是上了车预备离开。

可等他刚坐上车辕,便看到有两人挡在了车轿前。

其中一个白衣少年更是伸手攥住了缰绳。

马夫开口叱骂道。“喂!你干什么的?”

白衣少年立身站在雪中,根本未理这马夫,声音冷傲道。“轿里的人,莫非还要我请你下来吗?”

那马夫怒极,抬手正要一鞭子抽下去时,马车里却是传出一声轻咳。顿时气氛凝住,马夫收手回身,小心翼翼将身后马车的帘子掀起来一截……几乎无人看到,旁边那***衣男子已行去抱起了那小女孩,然后送去不远处药房。

轿中人凝神目光向外扫来,竟似是有种被食尸鹫盯上的感觉,就连笑脸都是冷冰冰的不带寒暄。“呵呵。我初来晋城,不知这位小兄弟有何见教?”

白衣少年冷哼一声。“有何见教?看你的模样,似乎还不知道你手下马夫撞了人?”

轿中人闻言,眼神中冷冽之意更甚,不过稍缓之后,嘴角却反而微微上扬。“余洋他办事鲁莽,这事确实不妥,不过我已命他留下银钱五百两,难道还不行吗?”

白衣少年冷笑。“一条人命五百银两?倒是好一副施舍的模样!”

马夫脸上满是恼怒,再次斥责道。“你这小子算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在阁……老爷面前这么放肆!”

那轿中人挥挥手,阻住了马夫的话。他目光如电,寒声问道。“不知小兄弟想怎么样?”

正这时,之前抱着那小女孩的***衣人何琴返回,他怀里那女孩手臂瘫软的耷拉下来,已是不治。“少爷……”

白衣少年孤傲的目光瞥了一眼,眼中有不易察觉的痛惜一丝闪过。而目光收回时,却见那车辕上的马夫面容中不慌不忙,嘴角竟还带着几分嘲讽。

这初春里的风尚冷,但空气里还有那酒香的味道!

只见那白衣少年一错身间,已经将身旁那络腮胡子大汉腰间的刀拔下。刀锋扬向那马夫。“一千两,今天我要你俩的脑袋!”

风更寒。

那娇儿杨问天脾气之大,爱闹事的***格,向来不会令人失望……

小编点天笼小说

《天笼》是一本由诉默写的奇幻玄幻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