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娇不可妻(宋一满祁游)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娇不可妻(宋一满祁游)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娇不可妻(宋一满祁游)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分类: 娱乐圈小说时间: 2019-05-09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主角是宋一满祁游的娇不可妻全文免费阅读是一部动人心弦的、平缓舒雅的完美佳作!祁游想不明白,就是想不明白。那个和他坐在街边上啃着烤串,举杯喝着啤酒的男人,被他口口声声喊作刘哥的男人,怎么就变成了这样。他哑了嗓子,想要开口。声音支离破碎,什么也发不出。刘克你图什么呢?祁游想这样问。可他又比谁都清楚,这样做,不图钱,又能图什么?

小说摘要

胸大腿长,有才有颜,啃老都能啃到下辈子。
人生赢家·宋一满表示:男人?男人能吃吗?
后来,她睡了一爱豆,跟他在真人秀里伪装情侣……
她陪他转型,看他从偶像到影帝。
原来有些男的,不仅长得好演技好,还特么好吃。
浑身上下唯一的那点不好,就是老寻思着娶她回家。
比如——
路过婚纱店。
祁游:“这衣服你穿肯定很好看。”
遇上婚恋剧。
祁游:“阿满,你放心,我戏里戏外都只会和一个人结婚。”
又比如,
他搂着她的腰,一遍遍深入,一遍遍啄吻,小心翼翼又认真地问,“姐姐,嫁给我好吗?”

娇不可妻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通常来说,没工作的宋一满是能一觉睡到日上三竿头的人。
她曾厚颜无耻地辩驳,这不叫睡懒觉。
这叫合理利用休眠时间进行光合作用以促进新陈代谢从而达到身心的进一步健康。
今天的宋一满却是早早醒了。她不是睡眠浅的人,可这满身的热与潮湿实在使她难受,她惊醒过来。那是完全没有经历过的一种温度,在睡梦中都曾带着生命的波动。
宋一满脑袋胀得不行,睁开眼的一瞬间,入目的是白色T恤。她漫不经心打了个哈欠,正预备翻身再继续睡下去,却发觉自己身上的衣服有点希奇。不是她昨天穿的那一套西装,也不是她家中的睡衣。
那是酒店提供的睡袍。
??
宋一满掀开薄被一看,彻底傻眼了。她的腿大大咧咧地缠绕在身边人的腿上,跟个大爪螃蟹似的把对方夹得死死的。手也是毫不客气地拽着人的衣角,活脱脱小女生模样。
尖叫是不可能的尖叫的。
宋一满经常做梦,在梦里梦到自己做梦。她以为现在也是这种状态。
她迷迷糊糊地眨了眨眼,顺着被子往上看。两人是面对面睡着的。男人微闭的眼下长长的睫毛投下的浅影,温柔得像是月夜下荷塘边的柳,晃荡晃荡。他鼻梁处的沟壑弯成了画家精心的留白,混杂着东方水墨与西方油画的风姿。发是稍长的卷,不像是打理过,应该是睡乱造成。
祁游。
宋一满一下就想到了自己的手机屏保。
敞亮的教室,清透的阳光。男人坐在窗边戴着耳机,转头时眼中是看向春景后未散去的温柔。明明是清冽的男人,目光中却是消融的冬雪。少年感这三个字并不能涵盖他的全部,那是一种更复杂的,叫人一眼就想起浩瀚沙漠上仰望星辰呼唤你姓名的瞬间。那是只存在于人生某个时段的青春。
这是一张很出圈的抓拍。也是自此之后,祁游进入了所谓的娱乐圈。
宋一满不是很关注娱乐八卦的人,只是喜欢偶然留意最近网上新出现的好看男孩。瞧着一群小妹妹叫着哥哥,自己却过了那个年纪。可她从不否认她的喜欢。
难道这个世界上有人能够拒绝好看的事物吗?这些新鲜出炉的男子高中生或大学生,都是人间的宝藏。她当年读大学的时候,怎么就没遇上?宋一满曾无比渴望过校园恋爱,银杏树叶,单车,少女的裙摆。四年过去了,她从淑女熬成***。丫还是没开张。男人这两个字从她生命里流逝,她再也提不起爱好。
可祁游的脸和身材实在太是宋一满的菜了,那一天后,她就把照片设置成了锁屏壁纸,再也没有改过。偶然摁亮屏幕的时候,还能看着祁游的脸笑半天。
现在,这张脸就靠她靠得这样近了。
那些网络上关于这个男人或男孩的评价都一下从脑海被翻出,蹿进她的耳朵。
“哥哥的唇线条凌厉分明,明明是***冷酷的棱形,却让人忍不住想象吻上来的时刻的温度。那一定是和哥哥眼中融化冰雪的温柔媲美的存在吧。今天也想吻到祁校草的唇,死而无憾。”
“明明还是小年轻,可是眼神中不经意流露的狠劲实在让人没办法不去想被他抵在门后的墙边,抱着双腿搂着你亲吻的画面。偶然还能变成蹭着你脖梗撒娇的小狗。我实名要求哥哥再演一次,不,一万次玛丽苏电视剧。我可以,我真的可以。哥哥,不过就是上下皆可罢了。”
宋一满以前觉得这都夸张过了头。现在指尖不受控地点上祁游的唇,果冻似的软。酥酥麻麻的感觉从指尖蔓延。
宋一满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腿收回来,身边的人半点反应都没有。就连呼吸起伏似乎都消失不见。宋一满蹙了蹙眉。她伸手拧上自己的大腿,一个旋转,疼得她想掉眼泪。
这也不是做梦啊?
宋一满大气不敢喘一口。房间的光很昏暗,窗帘没拉紧,有少许的晨光透入,倒是没毁掉气氛,反而给了宋一满晨//勃般的冲动。
好,好帅。
这样的脸是真实存在的吗?
她果然还是在做梦吧?祁游怎么可能睡在她的身边。她跟祁游八杆子都打不着一起。从未见过面。宋一满不是追星的人,她比不得那些摇旗呐喊为祁游奔走的人。她是微博照抛女孩,一张照片换一个爱人。祁游就是她无聊人生的点缀,偶然看见能一瞬间唤醒沉睡在古堡中的脆弱少女心。
是梦吧?
是梦就大胆一些。
宋一满宽慰自己。她借着侧躺的***仰着下巴撅着嘴想要吻上祁游的唇。对不起啦粉丝们,就让她在梦中检阅一番各位彩虹屁和黄色废料的真实性吧!动作还没持续一秒,宋一满吻上了绵软的枕头,啃了一口的布料。
她愣了。
会,会动??
祁游神色不爽地抽身,掀开被子下床的时刻后腰的线条显露无疑。宋一满已经开始了她的石化,偏偏祁游也不愿意放过她。他就冷静地靠在床边的衣柜上,双手抱臂,微微抬起了下颚,像个古板又年轻的审判者。
“舍得醒了?”
宋一满混到今天,不是不懂眼色的人。她察觉出祁游眼中的不耐,小声嘀咕,“我潜规则他了?”究竟她这么有钱,不然祁游怎么会出现在她床上。
“什么?”祁游皱紧了眉。
他的目光明明轻飘飘,却又像是能直射阿克琉斯之踵的宝剑,弄得宋一满心脏停跳。
“我和你,我们?”宋一满斟酌着措辞。
“没有。”祁游毫不客气,“我对喝醉酒还发疯的女的没爱好。”
“哦。”宋一满不知怎么的,还有点失望。
她转头去看祁游,两个人目光对了个正着。明明什么事也没做,年纪还比他大的宋一满,却是像个坏了事的小孩扭过了头错开了目光的交锋。
两人本来还能继续沉默下去。只是祁游的手机响了。他神色不耐地扫了一眼通电人,二话不说挂断了电话。
“就这样吧。”祁游伸手抓了把自己的头发,他克制住自己的目光往宋一满的腿上走。他清了清嗓子,像是在发泄晨起的干涩,“希望宋小姐能够对昨天的事保密。”祁游顿了顿,“虽然昨天什么也没有发生。”
昨天其实就是一场闹剧。宋一满过生,远在天边的段弘给她安排了一派对。哪知道人还没来齐,宋一满自己就喝着闷酒把自个儿喝醉了。恰好又遇上被经纪人逼着来应酬,遇上潜规则的祁游。一个醉了,见着帅哥就不放手。一个想逃,借机跟着她离开。同一个会所,同一间房,俩人就这样躺上去了。
宋一满这个人哪儿都好,就是酒量不好。一喝就断片,她看着祁游,也不知道他想了什么,眨了眨眼,再次确认,“我们真的没有?”
祁游全部的耐心都在昨晚被消耗。
“假如你半路碰到一个喝醉的疯子哭天喊地地要拉着你去睡觉你觉得你会有爱好吗?”祁游没好气地说。
宋一满听完只有一个想法:这真不愧是学表演练过台词的人,一长串说下来不带喘气的。
她又小心翼翼地问,“你留下是为了照顾我?”
祁游毫不留情地摇了摇头,又讥笑,“昨天,你非要拉着我听你唱小星星。”
宋一满额头突起一根黑线。
“然后让我抱着你去洗澡。”
宋一满额头突起两根黑线。
“失去意识晕倒的时候,还抱着我的手不放。”祁游有些许的咬牙切齿,估摸是昨晚的经历让他太永生难忘,“没想到宋小姐看着弱不禁风,力气还挺大。”
曾经为了布置展览跟着伙伴一起搬东西的怪力场工宋一满:……我看我还是***吧?
电话铃又响了。
祁游看也没看就挂掉,手插在兜里,“我先走了。”
宋一满叫住他,在落在地上的包里找到了自己的名片。她双手捏着一角拿给祁游。
“有需要就找我。”她认真地说。
祁游:……
她极力维持着自己的形象,朝着祁游温柔地笑了下,“这多多少少是我引起的麻烦。”
祁游接过她的名片,拿着手机当即存入了号码。他挑眉,不知怎的,就想逗逗这女的。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
“什么需要都可以?”
宋一满听出他的言外之意,她强装镇静,点头,“是的。假如你想弥补今天的遗憾。”
“宋小姐很有经验啊?”祁游扯了扯嘴角,起床气让他有点不好接近。他再次看了一眼手机,把房卡从兜里掏出来丢给宋一满,“有需要的话,宋小姐可以再订一晚上房。”
瞅着人关门离开,宋一满环顾了四面。她的衣服被叠好放在一边,她走到镜子前,拉开酒店提供的睡袍,看了看。
白嫩的地方有了一点红痕。
宋一满伸手摩挲着,忽然笑了。
真是不让人省心的男孩。
宋一满满脑子都是刚刚祁游翻身下床不经意露出的腰线。透着光,那是想让人从背后紧紧拥抱的存在。
她哐当一下倒回床,手里搂着刚走的人睡过的枕头,凑到鼻尖嗅了嗅。
人长帅了味道都这么好闻的吗?
宋一满红了脸,一晚上没好好睡觉的疲惫感又涌了上来。她摁亮了屏幕,那个人的脸再次进入视线。
今天之前,祁游是她发了一百条微博叫嚣着想睡却从没打算真正操作的人。
今天之后,睡到祁游,将是她未来目标的一部分。
人活一辈子,谁还没个想睡的人?
宋一满这样想着,拨下了某人的电话。接通的那一瞬间,她还没开口,段弘像是因为时差刚睡下不久,打了个哈欠,张口就来,“宝贝,怎么了?我预备的派对还满足吗?”
宋一满冷笑一声,“我满足你个锤子。”
今天也是只有对上帅气少男才会脑子短路的宋一满xi。
所以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能让她和一颗星星遥遥相撞。

娇不可妻完整章节免费阅读

宋一满二十七岁的第一天很奇妙。
奇妙在于,一个堂堂大男人就差没跪在她面前。
在会所酒店她那一通电话打过去,段弘二话不说就飞了回来。自己把自家青梅推入了火坑,这事他跑不掉。同样跑不掉的还有来自青梅的青梅的责难。
段弘到机场都是晚上十点的事,一路开车过来,忙赶着到的时候也是快十二点。宋一满早就衣衫整洁回了家。她旗下房子挺多,算是个小包租婆,不过熟她的人都知道她的正确据点。
一个小高层电梯公寓里聚了三个人。
袭小棠跑过来开门,段弘脸上的笑还没绽放呢,袭小棠就木然地转头离开,去了宋一满的书房。那里堆了不少她遗留下的漫画,还有宋一满有时去日本看展给她屯回来的新刊。不过段宏明显感觉到袭小棠对他的不待见。
段弘安慰自己,袭小棠这人,不是不待见他,是不待见全部现实中的男人。
丫一二次元眼镜死宅女。
他为了化解自己的尴尬,哈哈笑了两声,说了句大家晚上好。
宋一满正抱着手机发呆,腿上搁了一本《独》,那是她负责的美术馆每月别册的样刊。听到他的声音,宋一满马上一个眼刀扫过去。段弘脖子一缩,却有一种希奇的快乐。
沈惠子翘着腿,脚搁短椅上,她抬手涂着指甲油,烘烤的机器散发的热气若有若无撩着她的脸。暗梅红色显一些阴诡,衬得那手更是像鬼。
沈惠子长了张娃娃脸,看着可可爱爱,段弘却是知道,这丫头鬼灵精,心思狠着。小时候他背后说她小矮子被她知道,第二天他妈指着鼻尖把他骂了两小时,说他不能欺负女孩。
以前当大小姐的时候如是,现在翻了身,这么多年没见,那架势竟然还没消散。他以为沈惠子早就蔫了,沈家那一场闹剧,他多少知道一点。
段弘不喜欢沈惠子,但他也不能多说什么。谁让沈惠子是宋一满的好姐妹?沈惠子也看不惯段弘,要她说,段弘就是一滥竽充数的傻逼,仗着自己家里有些个钱。他一进来,沈惠子就打压根没他这个人。
“解释想出来了?”宋一满摁灭手机,那一闪而过的界面是微博搜索祁游的结果。他最近不太火,上一次营销号发他,都是一个月以前的事了。
宋一满把书刊关上,往白茶几桌上轻轻一丢。
不大的声响,段弘却知道宋一满是真生气了。
他俩高中年少不懂事,段弘曾追求了宋一满几天,宋一满闲着没事干 ,两个人谈过两天恋爱,就一个周末。结束原因是宋一满发现段弘跟别的女孩搞一起了,她大大方方放手,两人还能心平气和做这么多年朋友。
分手的时候宋一满都没这么生气过。不过也对,就恋爱两天,换谁估计也不会生气。而且那时候手都没牵过,就想着得早恋,段宏正好。
没当真啊,生什么气?
可真没当真吗?
段弘在心中叹了口气,面上乖乖摆了个笑脸。他知道宋一满吃这一套。她受不了别人撒娇。
“我在国外出差,又不想错过你生日,你妈还拜托我给你一个难忘的生日。我这不就想着给你个惊喜吗?”
特难忘?宋一满脑子里又出现那个男人的肉体。得,是挺难忘。
这边段弘还在负荆请罪。
“你看我这不是人在国外吗?我这就,没办法亲力亲为。”段弘瞅了眼宋一满得脸色,“我就找人给你定了位置安排安排。你说底下人这人吧,把你和别人搞错了。这——”
“别人?”宋一满挑眉。
段弘有点头疼,解释,“昨天要在Zoe办派对的,还有另一个宋小姐。乐美饮料那个,在你家商场卖的。”
沈惠子呵呵一笑,“宋小姐,那位得是宋大妈吧?”别看她人刚回国,名流圈子里的这点事,她门清。乐美饮料宋大妈,圈内少男杀手。仗着自家牌子赞助了之前一选秀,哟呵,疯了。
宋一满皱了皱眉。
“所以你昨天发给我的包厢号是错的?”她是说怎么记得自己***坐着一个人不熟悉,埋头喝了半天酒,来了一帅哥。晕晕乎乎地看似乎是祁游。后面她是怎么把祁游带走的不记得了,依稀对于她跟另一个人劈头盖脸吵架还有点印象。宋一满忽然有了不好的感觉。
意思就是,祁游本来是被人送去给那个女的潜规则的。结果半路被她劫了道……
她是女强盗吗?
段弘也正把这事里里外外讲了个清楚。正如宋一满所猜是一样。那宋大妈今天还杀到公司想找麻烦,段弘根本不把她看在眼里。底下人使的阴招,关他什么事?再说了,那姓宋的只能对小明星耍耍威风,玩招数玩到他们面前就是找死。
沈惠子听得想吐,手里的指甲油差点涂开,吓得她一哆嗦。指甲可不能花啊!
宋一满担忧地看了一眼,得到了没事的讯号后,转过头继续审讯最终犯人段弘。
“祁游,你们公司的?”宋一满不经意地问。
段弘不爱记人,没听过这名,想了想,回了句,“可能吧。”
宋一满给自己倒了杯茶,吹了口热气,调侃,“你们公司都跟你学的?”
“什么?”段弘懵了。
宋一满看着茶杯里晃荡的波纹,轻笑,瞟了他一眼,“跟我装蒜呢?”
段弘欲哭无泪,“你可是我姑奶奶。”
言下之意,他也不敢装蒜啊?
“潜规则。”沈惠子看不下去了,提醒他。她举起刚刚涂好的指甲,映在灯下看了看,又扫了一眼段宏,轻视地吐槽,“你们公司也是下得去手。我看祁游挺帅一小伙子,硬把人推进猛虎粪坑。”沈惠子嘴毒得要命,“我寻思着还不如给我呢?我捧。”
段弘也学她笑,“沈惠子,你看沈家搭理你吗?”
一句话扎得沈惠子指尖发白。
但她稳住了神色,还是那张高傲的脸。
在场的人都明白是什么事。
宋一满不赞同地瞪了一眼段弘,段弘抬手就是在嘴巴上做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他转移话题给自己辩解,“这些事都不是我管。底下人爱怎么搞怎么搞。我只管拍出来的剧和电影能赚钱,就行。至于这角色怎么定的,跟我没关系。”他骨子里就是商人的冷血。“你跟那个什么汽油……?”
段弘皱紧了眉,看着宋一满。
“人家叫祁游。”宋一满懒得看段弘那张脸,绷不住了。她放下手里的茶,走到冰箱四周开了一瓶可乐。易拉罐扯开那一瞬冒出的气都让她快乐。不愧是快乐肥宅水。她吧唧两下嘴。
见宋一满不再做作,段弘松了口气。可他也没忽略,宋一满对于他的问题避而不谈。难道真的因为昨天的乌龙,让小满和那个什么汽油发生了什么?段弘忽然气不打一处来,拿起桌上的一杯子就想喝。沈惠子错愕地看着他,曼曼手指嫌弃地拿走了自己的东西。
“大哥,那是我的化妆水。”
段弘:……
得亏没喝。
最终审判是段弘在罗知棋那为宋一满打一个月的太极,不准再搞小报告。忘了说,罗知棋就是宋一满她妈。国内知名女富豪,人嫁入宋家就守了寡。有人说她克夫,她不在意。一人撑起零售业的天。宋一满不是她亲生,两人关系却胜似亲生。
段弘本来晚上还想歇在这,可宋一满家里还有个沈惠子,楼上还有个存在感低却又的确存在的漫画宅女袭小棠。他马上被宋一满赶了出来。
前一秒还在苦着脸的段弘,门一关,马上冷了表情。笑面虎终于笑不出来。转手播了何秘书的电话,扰了他的安宁。他这边正狠着心要把何秘书和弄出错的员工逮出来训话,还想去见见祁游和他那油滑的经纪人。网上就已经炸开了锅。
祁游是不火。
但按耐不住网友对于任何孤男寡女的八卦消息都热切相迎。
就在刚才,凌晨时刻。
一叫八小报的微博发布了一则消息。
八小报:据悉,当红小生祁游在会所浪漫约会女朋友。女友疑似圈外人士。两人在门口就难舍难分,啧啧,感情深,一口闷。[图片][图片][图片]
是袭小棠翻手机最先看到这条消息。她顶着硕大的黑框眼镜,啪嗒啪嗒跑出书房,跟举火炬似的把手机举到宋一满俩人面前。
沈惠子去看姐妹,宋一满脸色并不好看。
照片里他们很亲密,两个人影叠在一起。看着暧昧,宋一满却是知道,估计是她喝醉了拉着别人祁游不撒手。宋一满明明只露了半个头,根本看不清脸,评论里竟然有神人能认出她。
傲娇的Gkiii:这不是宋一满吗?富二代,在京圈还挺有名。搞了个艺术馆,这两年还不错。妈是个女强人,没想到女儿却爱搞小鲜肉啊?
日出的小太阳:祁游谁啊……他也配叫当红小生?
我的妈呀:谈恋爱还是潜规则啊这俩?这女的似乎比祁游大几岁吧。祁白脸?
越往下,形形***的回复中总会参杂几句难堪的话。
“小满?”袭小棠有点担心,她的眼镜往下滑落了些。
宋一满半天没说话,若有所思。沈惠子反复看了照片,有了想法,“这一看就是蹲点拍的照片。是早知道你要去?”
宋一满摇了摇头,她目光敏锐,“不可能。”
她脑子里忽然勾出了一整个计划。竟然有人这么快就能在评论下把她爆出来,不说是故意的她就不要这脑袋。一场有预谋的爆料,就是为了拉她下水。宋一满捏着可乐易拉罐的瓶,狠狠灌了一口。
沈惠子和袭小棠对视一眼,都担心她因为这事生气。哪知道宋一满打了个嗝,忿忿地说,“祁游那张脸还不配当当红小生?”
……
这是重点吗姐?
她到底是怎么办好展览的?
沈惠子和袭小棠决定把这当作世界第十一大未解之谜。
宋一满掏出手机,反应了半天,才想起今天她给了祁游联系方式,而祁游的半点消息她都不知道。她寄希望于袭小棠,拖长了声音,喊,“小糖。”
袭小棠把掉下的眼镜往上推,***往外挪了挪,眨了眨眼。
“祁游的电话,你有吗?”她问。
袭小棠好歹也是娱乐圈的,虽然天天被让滚出去。主要是她美,但是没什么本事。人又木又呆,除了一张脸没什么看点。演个飘飘高冷小仙女还挺好的,别的台词一多表情一多的角色,她就不行了。这几年她都硬撑着,沈惠子回来,她也就轻松了,现在什么工作都不接,天天待在家看漫画。
袭小棠听话地拿出手机,先是找了通讯录,又是看了微信。
还真没。
祁游还没到能和袭小棠熟悉的水平。
好歹袭小棠也算是一朵小花。
虽然现在快蔫了。
祁游呢?
一根风雨中飘摇的小草。
宋一满失望了。她倒在沙发上叹了口气。
手机短信提示音,宋一满瞥了一眼,想发笑。沈惠子看她这又叹又笑,以为这姑娘受了***,傻了。于是怜爱地摸了摸她的狗头。
正神伤着,电话铃又响了。沈惠子耳朵尖,听出来这是另一小鲜肉的歌。
花心女。
沈惠子想。
是未知号码,宋一满迟疑了会,接通了。
“你好,请问是宋一满小姐吗?”
来了!
宋一满开了静音清了清嗓子,才说,“怎么?有需要了?”
“没跟你闹。”祁游的声音听上去太倦怠了,音连着音,整个人像是垮了半截,“网上的事,抱歉。”
宋一满:“没事。不过这是打算,丢了芝麻就来捡我这个西瓜?”
人肥婆没傍上,来傍她?
祁游在电话那端苦笑,“我经纪人他……”
鬼迷心窍。宋一满替他补充。估计是寻思着本想抓两个证据把柄好让祁游以后无路可走,哪知道换了一个宋小姐,于是干脆走了另一个路线,把她拖出来放在火上烤。
“是我给他说了你不介意昨天的事。”祁游真的很抱歉,他半靠在床上,抱着枕头,神色惘然,“所以他才想了晚上这出。”
“看我好说话?”宋一满轻笑。
祁游一手压着太阳***,一手拿着电话,“你太温柔了。”
这是说实话。还有半句祁游没说,喝醉了也很狂暴。狂战士本人。
“事实上,你给我打电话的一分钟前。你的经纪人,询问我是否愿意和你签订恋爱合约。”宋一满憋着笑,端着可乐装红酒,82年的那种。她晃了晃手里的杯子,人不在面前,也得做作地装出气势,“怎么?我长得像做慈善的?”
刘克这一出祁游真没想到。
“艹他娘。”冷不丁地国骂,自唇齿间泻出。祁游一拳砸在墙上,宋一满都听得出声音。
那是荧幕上见不到的他。
宋一满瞬间苏了半边身子,倒在沈惠子身上。沈惠子受不了地翻白眼。
怎么回事?
骂人都觉得帅。想着他生气的样子,得多好看?
“你觉得我应该答应吗?”宋一满逗他,怪姐姐的趣味。
祁游那边半天没有声音,最后隐隐憋出一句忍着怒火的别理他,然后成了忙音。沈惠子见挂了电话的宋一满笑作一团,迷惑不已。宋一满喝了口水,说,“现在的小孩真可爱。”
沈惠子无语,“你还不着急?”
“祁游的经纪人是RG的人。RG是段弘的公司。我急什么?”宋一满无辜地耸耸肩,“算计我,总归是要付出代价吧?”

小编今天推荐

以上就是小说娇不可妻(宋一满祁游)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的出色内容,本文作者,融情于文字里头,以笔作犁,躬耕俯首且善于布局。喜欢请关注本网,更多全本小说,等你发现哦!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