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头牌过气后(舒念小侯爷)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头牌过气后(舒念小侯爷)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头牌过气后(舒念小侯爷)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9-04-21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主角舒念小侯爷是头牌过气后小说里的几位重要人物,小编给你带来了头牌过气后(舒念小侯爷)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舒念渐觉惊悚,忙殷勤与他续了热茶,捧将过去,“小吴侯喝口茶。”崔述接在手中,却不喝,忽然又问,“依你所言,方才在茶杯壁上涂了卸力散,茶杯却是给我的?”舒念大手一挥,“宁斯同那厮狡猾得跟个老狐狸也似,怎会轻易喝我斟的酒?抹在酒杯上必然落空。”更多出色章节尽在头牌过气后免费全文阅读。

头牌过气后小说简介

那不是看您老人家出神想事情,不敢打挠?舒念腹诽几句,口中道,“挑了几个甜的。”抱着红薯入内,打开布包扔在火炉旁边,又拾火镰拣了两个焖在灰堆儿里。
崔述默默看她动作。
舒念焖好红薯,十分讨好地凑到崔述近前沏茶,掀开茶罐,见其间青芽细嫩,遍体生毫,如被霜雪,惊道,“永嘉白茶?”
崔述颔首,一指案上小炉,“老白茶,煮来更妙。”
舒念依言炮制,夹了些茶叶投在煮了沸水的茶釜内,等水再沸,便将茶釜取下,盛出茶汤。
崔述将茶釜放回炉上,将火门合到最小,“你对白茶也相熟?”
“跟师父去过福建。”舒念喝了一口,越想越不足兴,叹息道,“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崔述双手捧杯,隔过一层白茫茫的水汽看舒念,无奈摇头,将杯放下,指了指壁前一只多宝阁,“那里。”
舒念喜出望外,跳下长榻,趿着鞋子跑过去,架上一溜三只红泥小坛,拍开泥封,扑鼻便是一股子芳醇的酒香,“秋月白?虽不如醉江山,却也很说得过去了。”美滋滋地抱了过来,取一只茶碗倾出一盏,便见碗中清澄如水,碗壁挂玉连珠,赞道,“好酒。”

头牌过气后(舒念小侯爷)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

崔述回头,眉眼在冰雪映衬之下,越发显得肌肤雪白,姿容夺目,舒念只觉胸臆之间一股子说不出的灼热之意弥漫开来,仿佛什么东西活了一般——
忙一手掩胸,默念一句清心咒。
身后门声“咿呀”,泠泠的寒香扑鼻而来。舒念回头看时,却见崔述正单手掩门,掌中一枝孤峭的腊梅,“小吴侯?”
这一大早在外面***?
崔述将梅枝递给她,“叫我阿述。”
舒念一滞,还以为自己喝多了作了个乱梦,却原来是真的?伸手去接梅花,指尖与他掌心一触,便即皱眉,“大氅也不穿便去折梅,可冻着了!”随手将梅花掷在案边,拉他到炉前坐下,又添了两块炭。
崔述看了眼备受冷落的梅花,“毫无惜花之意。”
“咱们苗疆都是粗人,不懂惜花。”舒念不以为然,“寨子里漫山遍野俱是鲜花,四季不败,有时还摘些来炒着吃,若要挨个怜惜,路也不必走,饭也不必吃了!”
崔述摇头,站起身往多宝阁上取了一只梅雪傲春瓶,注满清水,将梅枝插在当间。
舒念想起一事,“小吴侯,你那酒可是有甚古怪?”
“阿述。”
“我不敢,求您饶了我吧。”舒念告饶,她这声阿述若是敢叫出口,便是不被苏秀打死,也要被甘书泠勒死。
活着不好吗?
为何要作死?
“那便不要唤我。”崔述理好梅枝,将梅瓶移到窗边。
舒念充耳不闻,“我平日里少说也是三五坛的酒量,昨日还没怎么喝,怎么就醉到今天早上?”
等了半日不闻回应,舒念面皮绷不住,只得求饶,“小吴侯。”
崔述安坐不动。
舒念想了想,反正左右无人,忍气吞声道,“阿述。”
“知道你酒量天赋异禀,我往坛子里投了百日醉,”崔述眨眨眼,“两颗。”
“你——”舒念一手指他,一口气噎在胸口半日顺不过来,区区六年过去,现如今这世道,给人下药都这么理直气壮明目张胆了?
崔述从容道,“昨夜不速之客来来往往,惧怕你好眠。怎么样,吃了两颗百日醉,应是睡得不错?”
“你,你,你——”
“我什么?”崔述站起身,“快去洗漱,来花厅用饭。”悠然离开。
舒念大吃一惊,摸摸脸颊,这才想起自己打被窝里爬出来便隔着窗子与他说话,脸——还没洗!
扑到镜前揭开袱子一照,镜中一对肿眼泡儿,蓬头垢面一张脸,不由自主一声尖叫,“啊——”
蔫头耷脑地洗漱一番,换了衣裳,舒念鼓起好大勇气才离了厢房。
花厅里长案上摆布了七八只食碟,红泥小炉上煨着一只瓦罐,兀自咕嘟嘟冒着热气。崔述倚案而坐,百无聊赖地摆弄着两根竹筷,看见舒念,招手道,“过来。”
舒念灰头土脸走到近前。
崔述揭开瓦罐盖子,一股难以言喻的香味随热气蒸腾而上。舒念大感好奇,探头一看,却见罐子里焖着羹汤,煲着菌菇干笋虾仔之类的鲜物,难怪香得如此别致。
“这是什么?”舒念指了指罐中乌黑细长的一物,“似乎头发?”
崔述纠正,“龙须草。”
“龙须草?”舒念吃了一惊,“传说中真龙遗物龙须草?”
“文火煲了一夜。”崔述取匙舀了一匙,又放下,“你来。”
盛粥舀饭这种事,当然得使唤丫头来——舒念扁扁嘴,盛出一碗先捧给崔述,才盛给自己,尝了一口鲜美非常,赞道,“都说鱼羊为鲜,跟这个比起来却是远远不及了。”
崔述捧着碗不动,直到听了她这一声才笑了笑,慢慢吃羹。

头牌过气后免费全文阅读

便听“扑哧”一声,黑衣人臂间鲜血狂喷,崔述身躯剧震往前扑倒,“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尽数喷在舒念背后。
舒念大惊失色,“崔述,你怎么了?”奋力将崔述推往一旁,宝相花匕直刺黑衣人脖颈。
黑衣人一掌得手,再不恋战,捂着右臂伤处腾身后退,大笑不止,“崔梧栖,死到临头心情如何?”
崔述靠墙瘫倒,扯出一个微笑,举起右手中的东西,无所谓道,“……你又如何?”
那物不过一尺余长,细锥外形,遍体通红,握在崔述白璧无瑕的手掌之中,越发红得诡异——
黑衣人惊慌叫道,“三棱血刺!”低头查看自己伤处,鲜血如注,汩汩涌出,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
三棱血***体,鲜血不尽不休。
崔述吐出口中残血,“还有半个时辰,够你安排妥当身后事了。”
黑衣人双目圆睁,木愣愣站了一时,忽然一声暴喝,“叫你连这半个时辰也活不过!”
舒念涌身向前,双臂一张拦在头里。
“快走……”崔述喘出一口气,“他中了三棱血刺,无法提气追你,否则不出三步,必然暴尸当场,你还……还不快走?”
舒念充耳不闻。
黑衣人果然不敢快速移动,只提了手掌,慢慢欺近,他稍一挪动,臂上血流加速,直如小泉一般,“滴答”作响。
“傻瓜……”崔述推她,惜乎掌上乏力,一推不动,急躁道,“……叫你走……”
“闭嘴!”舒念越听越觉心头烦躁,怒道,“再说话我毒哑了你!”
崔述一怔。
不过这片刻工夫,黑衣人已经欺到二人身前,右掌间寒雾蒸腾,四散缭绕——
舒念双唇一撮,往他眉间吹了口气,“还不倒?”
黑衣人一滞,忽然停步,目光发直。
舒念警惕地观察他面部神色,手掌连拍,急急催促,“还不倒?”
黑衣人身躯剧烈摇摆几下,挣扎半日,终于轰然倒地,双目圆睁——
舒念急忙爬起来,手持宝相花匕首,干脆利落地往他颈间一抹,又跑过去给先前吃了崔述一掌倒地不起的黑衣人补了一刀。
眼见后患全无,才将匕首别回腰间,扑过去看崔述,“你怎么样?”
崔述一直认真看她动作,闻言笑了一笑,“还没死。”
“胡说什么?”舒念大大不快,“我背你回巡剑阁。”
“你刚杀了安岳拳……回——”崔述一时皱眉,忍过一波疼痛,缓缓续道,“回巡剑阁,自投罗网么?”
“什么?”舒念大吃一惊,“安岳拳武忠弼?我刚才杀了武忠弼?”
崔述莞尔一笑,“不错。安岳拳横行江湖半辈子,却死在你这小丫头手里,可见世……世事无常……”
“杀便杀了!”舒念一惊过后便不以为然,“既不能回巡剑阁,我带你离开吴山便是,可知道四周有甚么小路,能避开守卫?”
崔述摇头,“来不及了,你……快走!”
“什么来不及了?”
一语未毕,山下人声四起,有人在“嘭嘭”拍门,高声喝叫。舒念恍然大悟,“这一套连着一套的,果然来不及了。”往靴掖子里摸了摸,取出一枚乌黑的蜡丸,“拼个你死我活便是。”
崔述伸出一只手,按在她掌间,轻轻摇头。
“我不走。”舒念渐渐不耐烦,“就眼前这光景,我想走也走不了。”
“不是……”崔述摇头,往阁前佛像处抬了抬下巴,“佛像……蒲团下面……有暗道……”
“怎不早说?”舒念大喜过望,扑过去掀开佛前蒲团,却是明光闪亮的青砖地,正自迷惑,便听崔述的声音,“佛祖……左手食指,是机……关,往……往左推……”
舒念依言推开佛像手指,便听沉闷的摩擦声起,青砖地上露出一个方方正正的平台。
外间人声鼎沸,已经到了悬桥那端,只此时阁门已关,约摸是唯恐这边有埋伏,一时间倒不曾冲过来。

小编点评

头牌过气后(舒念小侯爷)免费章节完整在线阅读,作者句里行间一步步描绘出了男女主角,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情节都让人忍不住地去追看,思考。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