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吻你比蜜甜(时暖陆之恒)完整完整章节全本完结全文在线全集免费阅读by何曾有幸
吻你比蜜甜(时暖陆之恒)完整完整章节全本完结全文在线全集免费阅读by何曾有幸

吻你比蜜甜(时暖陆之恒)完整完整章节全本完结全文在线全集免费阅读by何曾有幸

小说分类: 娱乐圈小说时间: 2019-04-20

小说内容介绍

轻烟浓雾,残花落败漫天舞。笙歌处处,夜寒彻骨,何处是归宿。吻你比蜜甜全文在线完整章节全集免费在线阅读讲述的是外语系都在传,新来的老师帅的惨绝人寰。但时暖却一直没机会见到。作为机缘巧合进了娱乐圈的十八线女星,她正忙着给一部戏饰演恶毒女配。为了请假,她给新来的老师连发了二三十条微信请病假,还楚楚可怜地附上了自己腿上打石膏的照片。庆功宴上,时暖端着酒杯,鼓起勇气给身边地位非凡的男人敬酒。

吻你比蜜甜小说摘要

时暖追求陆之恒时,他严词拒绝:“我不接受师生恋。”
时暖坚持:“可是我已经毕业了啊。”
陆之恒眼皮轻撩,语气老气横秋,“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后来的某个夜里。
少女眼尾微红,声音软绵绵的,呼吸急促地问:“陆老师,不是说终身为父的吗?”
陆之恒唇角轻勾,吻上她,“嗯,所以你可以叫爸爸了。”

吻你比蜜甜完整完整章节全集免费阅读

第四章有点可爱。

随着一声椅子拖动的声音,陆之恒站了起来。低下头,他对还稳坐着的时暖说,“走吧。”
时暖仰起脸,愣怔地看着他,不解地问,“陆老师,我们要去哪啊?”
他起身的动作引得众人把目光都投了过来。和时暖同样不解的,还有顾淮和傅导。
傅导笑了笑,问得比较委婉,“陆少,您这是要带着我们时暖……去哪啊?”
而顾淮则表现得直接多了。
风流浪荡的公子哥难得有了一回正形,他拉扯着陆之恒的手,覆在他耳边义正言辞地教育。
“你就算看上这姑娘了,也不能当场就把人给带去开房啊。她好歹也是你的学生,你要有点师德!你想在学校论坛被开帖扒一扒吗?”
说完,他又忍不住往时暖那儿瞧了几眼――
模样是个好模样,身材也不错,胸大腰细腿还长,少女感里带着点媚,一般男人见了真不一定把持得住。
怪不得能把他那清心寡欲近三十年的哥们勾得□□攻心。
陆之恒眉心轻压,推开他,看他时神色有几分无奈和嫌弃,“你有空赶紧把你满脑子的黄色废料清一清,一天到晚瞎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转头,他对傅导解释,“她嗓子被鱼刺卡住了,我现在带她去看医生。”
闻言,傅导露出一副了然状,“陆少真是好心,时暖你快和陆少去吧。”
时暖忙不迭地摇头,“陆老师,我再用饭团压一压,或者去喝点醋就可以的,不用麻烦您带我去医院了。”
陆之恒垂下眼看她,声音平静地叙述事实,“你这几种方法都是错误的,不仅会让鱼刺越扎越深,说不定还会刺进食道,甚至还可能有生命危险吗?”
时暖被他说得心里发慌,脸瞬间白了几分。
不就卡了根鱼刺吗,怎么就有生命危险了呢!
但陆之恒是老师,年纪又比她大,所以她还是很相信他的话。
说了句“陆老师您先等等啊”以后,时暖就急匆匆到后面她最开始坐着的那个位置,去拿自己放在那的一个小包。
刚拿起包要走,她就听到在剧里饰演赵嫔的女n号小声和旁边的人小声嘀咕。
“这女的可真有心计啊,不过一顿饭的功夫,就把陆少给搭上了。”
另一个笑着附和,“是啊,要没点手段,能第一部戏就接到傅导的女四号。听说还是个学生,不过不知道已经陪多少人睡过了。”
假如真要背地里议论,那完全可以等她离开再说,现在这情况,摆明了是这几个要给她当面难堪。
时暖心中明白,直接对她们翻了个毫不掩饰的白眼。
似乎没想到她会当面摆脸色,这两个女星脸色瞬时难看了许多。
时暖俯下身,笑吟吟地开口怼道:“你们两个有精力说三道四当长舌妇,不如赶紧去整容院修复下自己的脸吧。一个鼻子塌,一个嘴巴歪,崩得简直不忍直视。”
“你!”这两位女星气结,又骂咧咧了几句,但时暖出完了心中的那口气,没再管她们直接走了。
陆之恒长身玉立等在门口,手上把玩着一个时暖不知道牌子,但看起来就很昂贵的打火机。
走廊灯光昏黄,他眉眼深邃,鼻梁高挺,气质更显清冷。
见到她推门出来,陆之恒中指和食指灵活地一转,只听“咔哒”清脆的一声响,打火机的盖子就阖上了。
“走了。”
他云淡风轻说了句,提步要走,时暖拎着个小包,马上如小跟班似地颠颠跟在他身后。
酒店门口停着一辆迈巴赫,陆之恒按了下遥控钥匙,拉开车门,还很绅士地用手给她挡了一下,防止她磕到头。
坐上去以后,陆之恒打开导航系统,找了家离这里最近的医院。
时暖发自肺腑地感谢:“陆老师,谢谢您。”
陆之恒踩了油门,不置可否地笑了声,语气平淡,“小事,别客气。”
时暖觉得自己以前真是误会了这位新老师了,他虽然看着高冷不近人情,但人还是一个很好的人。
她只是鱼刺卡住了喉咙,他都愿意中途离席带自己去看医生,让她切切实实地体会到了什么叫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
但同时,时暖又很愧疚,觉得自己前段时间撒谎骗他的行为真是很不应该了。
“那个……”她侧过头,小心地觑了眼他的神色,诚恳地道歉,“陆老师,关于在微信上给您请假那事,我不是故意要骗您的。”
见他不说话,时暖继续解释,“我进组前签合同签的是七八两个月份,但我刚入这行,既没有资历也没有背景,一切都要配合女主角的档期,所以我的戏份就跟着沈梦一起往后延了延。”
“您知道的啊,戏没有拍完,导演不肯放人,我想走也走不了。我当时实在没辙,就找隔壁拍医疗剧的剧组借了些石膏绷带。”
陆之恒听身边的人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的底都掀了个干净,心中觉得有些好笑。
正好遇上个红灯,他脚一踩刹车,车稳稳地停住了。
偏过头,他又见少女表情诚挚地看着自己,用娇柔柔的语气恳求道:“陆老师,我知道撒谎不对,您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明明是艳丽妩媚的长相,气质也是偏风情的那一款,但那双眼睛却生得单纯无辜极了。
乌黑水润,不含一丝杂质,比天上的星辰还要刺眼明亮。
真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没一点预防意识,都不知道在这种封闭的空间,用这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男人其实是一件很危险的事。
陆之恒沉默了一瞬,指示灯变了颜色,他在心底无声地叹息了一下,将目光转向前方,继续开车。
“下不为例。”
“啊!”时暖如释重负,兴奋地欢呼了一声,比了个耶的手势。
她眼弯成月牙,笑得甜甜的,脸颊漾起了两个浅浅的梨涡,“太好啦,谢谢陆老师,您真是太好了。我以后一定好好学习,上您的课绝对不玩手机。”
陆之恒不动声色往她那儿看了一眼,“你卡鱼刺了,少说点话,免得刺越扎越深。”
她喜悦起来表现得就像兔子一样,眼睛亮亮的,活泼的不行,还有点可爱。
这让他有点忍不住……想去摸摸她的头,难道二十多岁的小姑娘都这个样?
“哦――”时暖理所当然地以为他是嫌自己吵了。
她端然坐好,伸出手,在嘴边做了一个拉拉链的手势,乖乖的没再吭一声。
陆之恒:“……”
似乎觉得更可爱了点。
三十分钟后,车停在了一家私人小诊所门口。
拍戏的位置偏僻,四周配套设施都不太好,能在这个时间点找到一家没关门的医院已经很不轻易了。
值班的是个四十多岁的男医生。听到开门的动静,他皱了下眉头,脸上露出点好梦被吵醒的不耐烦。
但一抬头,见到时暖以后,男医生眼睛一亮,脸上马上带上了笑,态度也殷勤客气多了,“小姐怎么了?身体有什么不***吗?”
时暖张了嘴刚要说话,陆之恒走过去,把病历交给医生,替她回答,“她嗓子被鱼刺卡住了。”
“鱼刺卡住了啊,小问题,我马上给你取出来,你不用担心。”医生拍着胸脯保证。
他说完,弯下身,一手拿着镊子,一手拿着探照灯给她找那根卡住的刺。
只是看着看着,男医生的目光却不自觉地被时暖胸前美妙的景致所吸引。
时暖今晚穿着一条嫩粉色的吊带小礼裙,露的比普通的裙子要多一些。
一低头,男人就能看见她修长的脖颈,***的锁骨,以及胸前若隐若现的一抹白痕。
边看,他心里还边感慨:好一个***啊!比他家里的老婆好看多了。
“鱼刺卡得有点深,小姐你嘴巴再张大一点。”
明晃晃的探照灯有些刺眼,时暖闭上眼睛,听医生的话把嘴往大了张,还头仰起,争取让他看得更清楚。
“好,保持住,马上就好。”他说着,眼一斜,又忍不住往她胸前偷瞄了几眼。
看起来软绵绵的,摸着手感肯定更好。
“你停一下。”一直站在旁边的陆之恒忽然冷冷地开口。
男医生停住了,不悦地斥道:“我正在看病,你这是干什么?”
“你说呢?”陆之恒懒得和他废话。
冷得如刀子似的眼风往他那一扫,男医生就吓得腿一软,差点跪下。
时暖睁开了眼,迷惑地看向他,“陆老师,怎么了?”
陆之恒把身上的西装外套脱下,披在了她的身上,声音较之刚才温顺了许多,“你把扣子都扣上。”
时暖懵了一瞬,马上会过意,将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
“陆老师,谢谢。”她小声说。
“不用。”陆之恒说完,抬眼看了那位男医生一眼,眸子里泛着冷冽的寒意,“你继续,眼睛记得往该看的地方看。”
“知、知道了。”医生被他看得心里虚,再看的时候动作快多了,三下五下就用镊子把刺挑了出来。
没了那根刺在嗓子里扎着,时暖感觉全身上下***多了,走路的步伐也变得轻快。
她拿着一盒消炎药,和陆之恒一起走出医院。
晚风拂过,时暖闻到了一股松针的香气,淡淡的,非常好闻,从上衣那传来。
这时,她才恍然记起,陆老师的外套还穿在自己的身上,忙解开扣子要还给他。
“不用了。”陆之恒声音清朗,“外面冷,你穿的少,先披着吧。”
时暖眨了眨眼,心中涌过一阵暖流,张嘴想对他说声谢谢,但忽然间又意识到,自己今晚似乎已经说了好多遍这个词了。
抬头,她看到街对面有一家罗森便利店的招牌还亮着。
灵机一动,时暖对陆之恒笑了笑,“陆老师,你先站在这里等我一下啊。”
从“您”到“你”,语气不自觉变得亲昵。
四下张望了一下,见两边都没车驶过来,她踩着一双小高跟,提起裙子小跑到对面。
陆之恒以为她是饿了,站在原地滑开打火机,点了一根烟。
烟还没燃一半,少女就气喘吁吁地重新出现在他眼前。
跑得太急促了,时暖脸上漫开了一层樱粉色的红晕,模样更显娇俏动人。
陆之恒眉蹙起,用教训的口吻道,“穿着高跟鞋还跑这么快,摔倒了怎么办。”
时暖扬起一张俏生生的小脸,撩了撩被风吹乱的头发,“可我怕你等急了啊。”
说着,她拉起陆之恒的手,把甜点交到他手上,粲然一笑,声音甜腻得如同棉花糖:“陆老师,今天太感谢你啦,我请你吃我最喜欢的豆***盒子啊。”
陆之恒望着手中忽然出现的一盒甜品,又看着笑得一脸单纯的她,垂眼笑了下,“好,谢谢。”
这个小朋友,可爱的有点犯规啊。

吻你比蜜甜出色完整章节全文在线全集免费阅读

第五章“我学生给的。”

陆之恒回到酒店房间,手上还拿着时暖送他的那盒甜点。
把它放在茶几上,他去浴室洗了个澡,洗完没一会儿,头发还没来得及没擦干,门铃就响了起来。
陆之恒过去开了门。
顾淮站在门口,应该是喝了不少酒的缘故,他原本白净的脸上显出一点酡红。
见到他,顾淮眼睛闪烁着八卦的光,兴冲冲地问,“陆之恒你怎么回事啊?真看上那个水灵灵的小妹妹了?”
陆之恒把门带上,语气淡淡,“你瞎想什么。”
“你别想蒙我了。”顾淮呵呵笑了两声,“你要是对她没一点那种意思,能主动送她去医院?”
陆之恒擦了几下头发,把毛巾甩在一边,语气仍是波澜不惊,“不过是举手之劳,做好事罢了。”
顾淮切了一声,顺势往沙发上一躺,翘着个二郎腿,拽得跟二大爷似的。
“人家雷锋做好事是去扶七八十岁的老太太过马路,你倒好,深更半夜特地带着一个二十岁,长得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去医院。你说你做好事,我要信了那就是你的智障儿子。”
陆之恒嘴角弧度一弯,拍了拍他的肩膀,“嗯,乖。”
顾淮愣了愣,反应过来后十分愤怒地瞪了他一眼,“艹,陆之恒你又瞎几把占我便宜!”
视线一转,他目光落到茶几上那个豆***盒子上,极为稀罕地咦了一声,“你不是不喜欢吃甜的吗,竟然还会买蛋糕回来?”
“不过我晚上光喝酒没吃菜,现在有点饿了,正好可以拿这个填填肚子。”
他说完,拿起甜点,刚要撕开外面那层纸质的包装,陆之恒长手一勾,就把它从他手中夺了过去。
陆之恒把那个豆***盒子拿在手里,“不许吃这个,你打电话给酒店客服叫餐。”
刚才被叫儿子的愤怒和此时被残忍拒绝的委屈在心里同时发酵,这他妈是人能做出的事?
什么为兄弟两肋插刀,假的!都是假的!兄弟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顾淮震动地看着他,愤愤不平地控诉,“我们熟悉了二十年,你现在连个破蛋糕都舍不得给我吃,陆之恒你也太他妈小气抠门了吧?!”
陆之恒轻飘飘地看他一眼,薄唇轻启,“这是我学生专门买给我的。”
顾淮被他莫名其妙的一句话搞得茫然不已,“所以呢?”
学生买的又怎样,是镶了钻还是镀了金子啊!
陆之恒拿起水杯,浅浅地喝了一口,“你要吃,让你的学生给你买。”
顾淮:“???”
他脑子没抽风,又没有放着亿万家产和上百家公司不去继续,跑到大学去当什么人民教师,所以他哪里会有什么学生?
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顾淮很生气地起身,潇洒地拂袖而去前,放下狠话,“陆之恒,我们友尽!老子这一个月都不会和你讲一句话了!”
门“砰”的一声,关得那叫一个气势磅礴,地动山摇。
可一分钟不到,笃笃的敲门声又响了起来。
打开门,顾淮站在门口,表情依然很生气,但气势已然弱了很多。
他咳了两声,脸上透出三分倔强和七分不自然:“我手机放你沙发上忘拿了。”
陆之恒:“……”
星期六,时暖坐飞机回到B市,下午两点准时登的机,到达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由于拍过的唯一一部戏还没播,就算她在机场绕上十圈都压根没人熟悉,所以经纪人和助理都很放心地没跟着她。
时暖一个人拖着行李往机场外走,后背忽然被人拍了一下,还没回头,耳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小姐姐,方便帮我签个名吗?”
时暖马上转身,激动地抱住对方,笑着问,“呜呜呜呜薇薇你怎么没说一声就来了啊?”
“因为我要给你一个惊喜啊。”宋薇薇笑了笑,仔细看了她一会儿,信誓旦旦道:“暖暖,两个月不见,你又好看了,不愧是外院小仙女!”
时暖看着她,分外认真道:“薇薇你也是,不仅变白了,还变瘦了好多,刚才乍一看,我差点都没认出你!”
两个多月没见,两个人按照惯例,真情实感地进行了一番姐妹间的商业互吹以后,异口同声道:“走,我们去吃火锅。”
小龙坎,老地方。
店门前的柱子上挂着两个大红的灯笼,人声鼎沸,氤氲的热气夹着葱蒜调料的香气一齐涌了出来。
时暖猛吸了一大口,恍惚得还觉得有点不真实。
她一脸怅然,拉着宋薇薇的手诉苦,“薇薇,你都不知道我在剧组过得是什么惨日子,Lisa姐让倩倩督促我减肥,我天天难得吃口肉都要拿着先往水里泡一泡,去掉上面一层油。但是没有油的肉都变得没有灵魂了!”
其实放在现实中,时暖身材算是很好,一百斤多一点,根本不胖,可上镜头会比实际胖不少。
经纪人一声令下,她没办法,只能咬着牙拼命去减了。
“真是可怜死了。”宋薇薇同情地望着她,捏了捏她的脸,一挥手,豪气万丈地说,“暖暖,今晚你放开了吃,我请!”
说话间的功夫,服务员把汤底和一众配菜端了上来,“请二位慢用。”
鲜嫩的牛羊肉在沸腾着的汤料中慢慢变了颜色,光是看一眼,都觉得食欲大增。
时暖夹了一筷子烫好的牛肉,放进碗里,沾了点调好的酱料,刚要往嘴里送,放在桌上的手机猝不及防地响了起来。
手机正面朝上,屏幕上赫然闪现的三个字让她心中一紧,时暖忙搁下筷子,按下接听键。
“Lisa姐,有什么事吗?”她问。
“哦,我听人说了那天酒席上的事,你和……”
话说到一半,吴丽莎察觉出不对,“暖暖,你现在人在哪里啊?”
时暖怔了下,望着咕噜咕噜煮得冒泡的火锅汤料,咽了咽口水,脸红心跳地撒着谎,“我就在外面啊。”
吴丽莎听到她那边嘈杂的声响,敏锐地问:“都已经这个点了,你不会还在吃火锅吧?”
宋薇薇给她做了个稳住,别慌的手势,时暖马上摇头,矢口否认,“怎么可能?Lisa姐,我答应你要再减掉五斤的!”
正这时,服务员又给她们端上来一个盘子,大声地问,“你们点的虾滑现在就要烫吗?”
时暖:“……”
事实证实,她这种运气超差的人,是没有资格说谎的。
今年统共撒了两次慌,第一次让那位陆老师撞破,现在又当场被揭穿。
服务员见她们没说话,好心地又问了一遍,“小姐,你们这虾滑要下***吗?”
时暖彻底悲伤绝望了,自暴自弃地对服务员道:“现在就下吧,谢谢了啊。”
转脸,她又去跟吴丽莎道歉,“Lisa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等吃完这顿火锅我回去就跳五百个绳再加一百个仰卧起坐,你看行吗?”
吴丽莎叹口气,开始苦口婆心地教育她:“暖暖,既然你已经进了这个圈,就要有在这个圈子里混的觉悟。你不能因为刚拍完戏就放纵自己的食欲,你看正当红的几个女明星,哪一个敢在晚上吃这么多?”
“对明星而言,胖就是原罪,长胖就等于自毁前途!你希望自己以后但凡出席个什么活动,照片被八组天边兔区拿出来轮番嘲吗?到时候你粉丝想给你洗都不好意思!”
强烈的负罪感油然而生,仿佛她今天吃的不是火锅,而是罪恶的果实,是导致亚当夏娃被驱逐出伊甸园的那个苹果。
时暖小鸡啄米式地点头,“我记住了,Lisa姐,我下次再也不大半夜跑去吃火锅了!”
见她知错了,吴丽莎也没再多说,话锋一转,问道:“前天晚上,陆之恒送你去医院,然后呢,你们没怎么样吧?”
时暖听到这个名字,心里一咯噔,“没、没怎么样啊。”
她只听过别人叫他陆少,原来他的名字是陆之恒啊!
“行,我知道了,晚上回去多运动,以后天天晚上你称完体重记得拍个照片发过来。”
了解完情况,吴丽莎就挂断了,只是时暖手上还握着手机,愣愣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宋薇薇忙关切地问:“暖暖,你家经纪人没因为这个骂你吧?”
时暖回过神,摇了摇头,问她,“薇薇,你知道我们新来的那个陆老师叫什么吗?”
宋薇薇用勺子把煮好了的虾滑舀出来,替时暖盛了一碗,“知道啊,陆之恒,以一人之力拉高了我们外院全部男老师颜值的男神啊。”
怕有重名的可能,时暖又急切地追问:“哪个之哪个恒啊?”
宋薇薇伸出手给她比划,“一点一横折再一撇的那个之,恒就是恒心毅力的恒吧。”
她以为时暖还没见过陆之恒,连忙拿出手机,点开相册,把偷拍到的照片拿给她看,“怎么样?我没夸张吧!这位老师是不是超帅,想和他风花雪月负距离接触嘻嘻嘻!”
负距离啊……
听到这个词,时暖脸红了红,默不作声地夹起一筷子虾滑放进嘴中。
虾滑鲜香可口,可时暖吃到嘴里,竟尝出了一丝苦涩,心里也是闷闷的。
她没改过名,模样应该也和小时候差不了多少吧,陆之恒怎么就不记得她了呢?

小编今天推荐

桃花之所以***,是因为它为情动之人生长;为伤情之人绽放。吻你比蜜甜(时暖陆之恒)完整完整章节全本完结全文在线全集免费阅读by何曾有幸已经上线,内容相当丰富!小编今天在此恭候您的到来!记得观看哦!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好书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