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大佬都为我折腰(谢蘅)出色章节全年免费阅读
大佬都为我折腰(谢蘅)出色章节全年免费阅读

大佬都为我折腰(谢蘅)出色章节全年免费阅读

小说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9-04-19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主角是谢蘅的小说叫《大佬都为我折腰》by我才不是小饼干,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主要讲述了在燃犀的照耀下,盲女脸上的入骨刀伤分毫可见,他厌恶地皱起眉。“他们在骗我对不对,你没有害我的父亲,你也不会娶什么公主,你是来带我走的吗?”一个年轻女子戏谑地开口:“陆郎,你说呢?”男人嘲讽一笑:“沈昭,你父亲怎么生出你这么个愚笨的女儿呢?你要记住,是你害死了自己的父亲。”是你害死了自己的父亲,这句话成了沈昭半辈子的噩梦。…………小编今天为您提供大佬都为我折腰(谢蘅)出色章节全年免费阅读。

大佬都为我折腰小说摘要

系统:“叮咚!资料传输完成。”
谢蘅下意识地抚摩后脑勺的芯片,这还要从几天前说起。
她莫名其妙被绑定了一个系统,说是要穿越不同的世界,完成原主的心愿,她开始还不信。
可事实发生在眼前,不由得她不信,她真的穿成了另一个人,即将开始她第一个任务。
完不成,就得死。
系统:“叮咚!新手任务:完成原主的心愿。”

大佬都为我折腰章节免费阅读

“那是我九哥。‘’
安乐合上折扇:“九哥自小不拘礼法,若是轻薄了陆夫人,还请夫人见谅。”
这番话说得客客气气,饶是谢蘅也不禁佩服安乐的气度,也是了,安乐身为天潢贵胄,对于陆峥志在必得,又何需与她计较?
这不是客气,是全然的漠视。
谢蘅低下头,她真想知道当安乐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皇族女,还能不能如今天这般云淡风轻呢?
安乐见沈昭怯懦地垂下了头,果然上不得台面,连句话都不敢多说,陆峥到底看上了她什么,一张脸么?
她以为,陆峥是不一样的。
安乐正欲往席上而去,却闻声身后女子开了口,清亮如珠玉相击,还是上好的蓝山玉。
“妾曾听闻九皇子遥遥若高山之独立,其醉也,巍峨若玉山之将崩,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安乐回过头,望见沈昭微笑着说道,风吹起她深红色的衣襟,勾勒出似要折断的腰肢,宛若池边摇摇欲坠的芙蓉花。
她可知,自己在说什么?
端朝塞外发家,虽不如前朝一般,女子有诸多礼法束缚。
但众目睽睽之下,盛言夸赞一个男子,纵然他是皇子,也是极为失礼的。
昆仑宫夜宴,无论是皇亲宗室,还是文官武将,皆悉数携女眷到场,若是席上生了是非,陆峥要遭到多少非议?
安乐还未回过神来,面前的女子又抛下了一句,如惊雷般在她耳边炸开:“陆郎远不及也。”
在场众人也都惊愕得说不话来了,九皇子与陆峥皆是文采风流、芝兰玉树,可要说孰好,却也难分伯仲。
如今看来是有定论的了。
“陆夫人的性子,我喜欢。”定北侯次女在一旁瞧着热闹,对着她阿姐说道,“陆峥什么人,也配和九皇子相提并论?”
阿姐塞了块儿糕点到她的嘴里:“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你以为陆峥当真清寒出身?他的后面,可站着那位呢。”
定北侯次女赶紧把糕点吞咽了下去,不敢置信地瞪圆了眼:“那位?”
“要不是陆峥已有妻室,父亲也存着把你嫁过去的心思。”她的长姐声音压得更低了,“可定北侯府究竟要脸。”
说完,这位以端庄稳重闻名的定北侯嫡长女不留痕迹地扫了安乐一眼。
安乐咬了咬唇,不抱希望地看向了九皇子萧彻,她这位九哥,一贯恃才傲物,偏偏父皇宠爱他。
别说她了,就算是万贵妃在此,他也不会给面子。
果不其然,桨声沥沥,行舟缓缓靠上了岸,一个头戴斗笠的男子下了船。
宽袍广袖,玉带高冠,斗笠的薄纱覆住了他的脸,可仅仅望其轮廓,便不得不叹一句郎绝独艳,世无其二。
“夫人不似俗人。”萧彻取下斗笠,风姿卓然,月色映在他英挺的眉目上,更添了三分多情。
谢蘅低头一笑。
“夫人为何发笑?”他不解地问。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面前的女子羞涩地开了口,似乎全然不知自己有多大胆,萧彻挑了挑眉,若是陆峥听到他夫人的表白,那张脸该会有多出色?
“公主小心。”宫婢眼疾手快地扶住了站立不稳的安乐。
而安乐手里的折扇“啪地”一声掉在了冷冰冰的地面,全部人都朝她望过来。
“瞧这做派,不明白的还以为她是正经的陆夫人呢,就算她做了陆夫人又如何,不过是下一个沈昭罢了。”
“话可不能乱说,陆玉郎敬重发妻,怎会如此!倒是那沈昭,仗着自己生得好看,就以为能迷住九皇子?”
“可九皇子本来就爱美人呀。”
“…………”
人群开始窃窃私语起来,比起卑微的沈氏昭昭,他们对安乐显然更有爱好,那是真正的天子娇女,此刻却成了众人口中的笑话。
谢蘅也发现了安乐的失态,她无比自然地上前几步,捡起了安乐的折扇,恭敬地奉上:“公主,您的扇子。”
安乐胸口气息一滞,藏在衣袖里的手握得更紧了,众人望向她的目光也更玩味了,她自诩聪慧,竟是小瞧了沈昭。
“夫人有心了。”
她硬生生压下心头的怒意,重音落在了后三个字,接过折扇,欲拂袖而去,饶是与安乐不甚熟悉的定北侯次女也发觉安乐生气了。
能把安乐气成这样,她都想与沈昭交个朋友了,她阿姐却摇了摇头:“太冒失了,便是对陆峥和安乐有再大的怨气,也不该发在天子行宫。”
在她看来,沈昭的行为很好理解,恐怕是陆峥对安乐动心了,她绝望的反击罢了。
而代价,是赔上一条命。
“贵妃娘娘到——”
人群外忽然传来太监尖利的嗓音,一个华服女人在臣妇的簇拥下来到了蓬莱池边,云鬓高蓬,绾着朝阳宝珠钗,细长的黛眉微蹙,众人跪拜在地。
“发生了何事?昆仑夜宴,竟如此喧闹,是不把皇上放在眼里了吗?”万贵妃冷冷地问道,却若有所思地望向了萧彻。
萧彻轻轻一笑:“您认为呢?”
“请贵妃勿要责怪九哥,一切都是儿臣的错,要怪就怪儿臣好了。”安乐站在了萧彻的身前,皆是高峨云袖,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不,还是有差别。
一个是真名士自风流,一个只学了形貌,万贵妃心道,真当本宫看不出你那点心思吗,她故作思忖:“那本宫当如何罚你?”
安乐贴身的宫婢忙不迭地跳了出来,慌忙解释:“是陆夫人、是陆夫人在蓬莱池边向九皇子示爱,所以才会引起喧闹。”
安乐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沈昭,既然她想闹,那就如她所愿,闹到贵妃面前。
万贵妃最不喜为人轻浮,如她这般言行失节,还牵扯上了皇子,那等待她的会是什么?一缕极其细微的笑意出现在了安乐的脸上。
而她没有注重的地方是,宴上的一个小太监顾不得贵妃在此,紧张地跑出了蓬莱池。
“抬起头来。”万贵妃道,她倒要瞧瞧,这陆夫人生得何等品貌,竟连陆峥也看不上。
谢蘅依言抬起了头。
万贵妃走近细看,确实生得一副好颜色,别说做尚书夫人,便是入宫当妃子也使得了,想到这儿,她的眉目更凛冽了。
“你可有话说?”
“妾身并无。”
万贵妃笑了:“这就是你为人妇的本分?陆家玉郎,眼光也不过如此,安乐的年纪比你还小,可你不及她。”
谢蘅赞同地点头,她干不出争抢有夫之妇的事儿,自是不及安乐多矣,贵妃所言甚是。
而安乐笑得也十分勉强,她想到了沈昭那句“陆郎远不及也”,不由得疑心贵妃是否早早便来了,在一旁看她的笑话。
见沈昭僵硬地颔首,萧彻叹了口气,贵妃已让众人平身,她却挺直着背脊跪在地上。
何必呢?为了一个陆峥。
像她这样美的人,会有无数的人为她痴狂,愿意掷千金博美人一笑。
就连他也得承认,当沈昭垂着眼道“既见君子,云胡不喜”时,他的心脏有一瞬间的错漏。
“既然如此,念在陆尚书的份上饶你一命,但……”万贵妃的话还未说完,便闻声了众女的惊呼。
只见一个身着白色蟒袍,披玄色斗篷的高大男子阔步来到了蓬莱池。
“阿姐,他是谁?”定北侯次女好奇地问道。
她的姐姐低声道:“他便是秉笔太监兼东厂督主,皇上最倚重的宦官——汪铎。”
她捂住了张大的嘴,那位大人竟生得如此伟岸,她担忧地望向了沈昭,督公来了,怕是贵妃也护不住沈昭。
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参见贵妃娘娘。”汪铎开了口,声音并不女气,隐隐带着些许上位者的威严,令人无法忽视。
“督公客气了。”万贵妃轻笑道,看来今日沈昭是走不出这宫门了,要怪就怪她自己的命不好吧。
“不知督公所来何事?”
“为了此女。”
果然……
定北侯次女不忍再听,督公与陆峥关系匪浅,他必定是要为陆峥出一口气的,落到汪铎手上,还不如死了算了。
安乐嘴角的笑意也越发浓厚了。
然而令众人意想不到的是,汪铎非但没有给沈昭脸色看,反而亲自扶起了她!
不仅如此,还解下了自己的斗篷,轻轻地披在了女子单薄的肩上。
万贵妃从未见过汪铎如此温柔的神情,如同沈昭是他最珍爱的珠宝一般,她不禁怀疑是否看错了。
这还是夜止婴儿啼哭的汪铎吗?
…………
昆仑宫,琼楼。
“玉郎这首《秋宴》无论是音韵还是比兴都甚好,可惜阿彻不知去哪儿了,否则你俩联诗,今日也算尽兴了。”皇帝坐在了玉座之上,俯视着群臣。
陆峥饮了一杯酒:“臣岂能与九皇子相比,九皇子如空中皓月,臣不过萤火之光。”
“玉郎实在太过谦虚了,你与九皇子皆是人才风流。”首辅笑了笑,“若是我那不成器的儿子有你半分,我梦中都该笑醒了。”
“李相所言甚是。”
觥筹交错间,宾客尽欢。
可偏偏有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传了出来,正是李相口中不成器的儿子:“九皇子遥遥若高山之独立,其醉也,巍峨若玉山之将崩——”
“陆郎,远不及也。”

大佬都为我折腰章节在线阅读

听到李世裴的声音,陆峥皱了皱眉,此人一向与他不合,仗着父亲是当今首辅,即便只是吏部郎中,也张扬跋扈惯了,却不知此番是何意?
九皇子萧彻,生母只是一个卑微的宫女,世人赞他风流人物,泰元帝对他无上荣宠。
可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不过是邸园蓄禽,彰显泰元帝血脉天成。
夺嫡,无望。
陆峥起身对着泰元帝敬一杯酒:“九皇子神仙中人,臣不如九皇子多矣,依臣看,却也比不了陛下天人气貌、丰神如玉。”
“你们瞧瞧,像玉郎这般,谁人不爱啊?”泰元帝一笑,让着太监赐了琼露与陆峥,众人皆艳羡于陆峥的恩宠。
“陛下。”李世裴站了起来,绯色公袍穿在他身上,竟生生穿出了几分风流浪荡,他行了礼,正经地说道:“您不知道,还真有一个人。”
泰元帝好笑地望着他:“哦,你说这人是谁?孤看是世裴你吧。”
“陆夫人,沈昭。”
陆峥的脸色变了。
李世裴轻佻地笑了笑,他的话还没说完呢:“今夜蓬莱池边,夫人一见九皇子惊为天人,心生爱慕,旁人问九皇子与陆尚书孰好。”
“夫人道,陆郎远不及也。”
席上一片哗然。
原本投向陆峥羡慕的目光变得玩味起来,凭是什么天子宠臣,此后提起陆玉郎,便是一句满园春色关不住。
“陆夫人,当真风流人物。”
陆峥紧抿着唇,一言不发。他怎么会不了解沈昭,风流人物?一个怯弱无比的女人,对着自己连话都不敢说重了。
此话,不可信。
“我不信。”他冷冷地开了口。
…………
她似乎更瘦了。
汪铎看着沈昭,冷峻的眉目不自觉温柔了下来,上次见到她时,脸上还有些许婴儿肥。
一晃,四五年的光阴。
“竟不知,督公与沈氏有旧。”万贵妃感叹道,幸好未责罚沈昭,否则触怒了汪铎,这事儿可没这么好收场。
说完万贵妃瞟了一眼安乐,这是在给她幌子下呢,宫里长大的公主,没一个省事儿的。
“多谢贵妃娘娘。”汪铎淡淡道。
众人以为就此揭过,却没曾想汪铎对着安乐开了口:“之前是谁污蔑陆夫人清誉,站出来。”
任谁都能听出言语背后的杀意。
安乐的后背汗津津的一片,她安慰自己这是天子行宫,父皇在此,哪怕汪铎再深得圣心,他也只是个太监。
自己可是端朝公主,天家血脉。
“我说,站出来。”
“扑通”一声,婢女跪倒在了地上,满脸惶恐:“督公,是陆夫人亲口说的,您您可以问她,求督公明鉴!”
安乐也不忍地说道:“督公,能否给本宫一个面子,饶了她?”
汪铎极浅地笑了:“安乐公主好大的面子,臣可要不起。”
万贵妃眼里闪过一丝鄙夷,皇帝宠着她,她就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便是她,也不敢让汪铎卖她一个面子。
“杀了。”
汪铎慢条斯理地说道,示意小太监将哭闹的宫女拖了出去:“若是再有人诽人清誉,别怪咱家没提醒。”
“你们说,是吧?”
汪铎盯着安乐,露出个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脸,安乐遍体生寒,他是在警告自己,下一次便到她了。
好一个指鹿为马!
定北侯长女抽了一口冷气,望向汪铎的目光更惧怕了,她第一次如此深刻地感受到汪铎的权势滔天,怪不得父亲也要畏他三分。
“督公,是我逾越了。”
谢蘅温声说道:“不怪别人。”
汪铎皱了皱眉,她怎么就看上了萧彻呢?这个人,他一直看不透。
皇子们在内廷读书时,无论是史书还是经义,只有他学得最认真,太傅称有治国之才,可如今仅以诗赋闻名。
是伤仲永,亦或是韬光养晦?
“送陆夫人回府。”汪铎垂下眼,淡淡地说道,“九皇子不如同我去琼楼,陛下也在等您。”
哪怕是沈昭怨他,他也不会让沈昭与萧彻在一起,九皇子的心太大了,他怕护不住。
萧彻临走时,望向了沈昭,她依然挺直着背脊,宠辱不惊,与其说像晚秋的芙蓉,不如说是像水仙,于凌霜盛开。
既是有督公撑腰,给陆峥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提和离二字,况且陆峥是个聪明人,这样便很好。
只是陆峥配不上她。
假如是原来的沈昭,此时会服从汪铎的话语,就像一切从未发生过一样,可她不是沈昭,她是谢蘅。
“我也去。”
“你去做甚。”汪铎问道。
谢蘅轻轻一笑:“和离。”
…………
“九皇子到——”
“督公到——”
叫到最后一个人时,小太监犯了愁,这是谁家女郎头戴白纱幕离,款款而至,宽大的衣袍也难掩其风姿。
“陆夫人。”汪铎说道,最后他也没能拗过沈昭,被她湿漉漉的一双眼望着,他的心霎时间就软了。
泰元帝听到太监的通传,笑到:“这两人姗姗来迟,孤定要罚酒三杯,小夏子,给他俩满上琼露。”
千金的琼露说赐就赐。
陆峥略有些嫉妒地想到,自己一番奉承所得不过半杯,什么时候他才能如督公这般呢?手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忽然,太监又通传了一声。
“陆夫人到——”
一个头戴幕离、深色长袍的女子踏进了琼楼,身姿袅袅婷婷,令人不禁好奇,幕离下究竟是何等容颜。
陆峥一眼便认出了那是沈昭。
“妾身拜见陛下。”
她伏在了白玉石阶上,盈盈一拜,露出一截白皙的皓腕,若有若无的雾气更显得她肤若凝霜,便是遮住了相貌,也使人见之忘俗。
“可是沈昭?”
“妾身正是。”
泰元帝来了兴致,玩味地望向了陆峥,问道:“你为何而来?”
“和离。”
谢蘅不卑不亢地回答道。
陆峥不敢置信地看向沈昭,和离?她竟要与他和离,她怎么敢!因为九皇子么,陆峥的表情越发阴沉了,用不了半天,他就会成为全燕京的笑谈。
“可是因为九皇子?”泰元帝似是喝醉了,像是没看见陆峥的表情一般,问得越发起劲儿了。
谢蘅幕离下的唇角勾了勾:“柳州沈氏,虽不是什么望族,可世以清白相承,妾身既心悦九皇子,便不能再为陆家妇。”
此言一出,四下哗然。
李世裴从未见过这样的女子,像天边火红的朝阳,不为世俗礼法束缚,他对友人说道:“若她心悦之人是我,我说什么也要娶进门。”
友人瞅了一眼首辅:“你爹先把你腿打折。”
“…………”
李世裴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第二次了。
萧彻眼中晦暗莫名,这是她第二次因为陆峥向自己表白,他不希望再有下一次。因为他不知道那时候自己会不会气得搂住她的腰,抚上她的面庞,然后是一点朱唇……
他的喉结动了动,压下心头的一抹燥热。
泰元帝戏谑地道:“世以清白相承?你要知道,你此般作为可与清白无甚关系啊。”
陆峥嘲讽地垂下眼,他被人耻笑,她沈昭就能全身而退了吗?
如此轻浮,不堪人妇,别说是与萧彻做妾了,整个燕京也不会有人想娶她,况且,那萧彻有什么好?
除了出身,自己哪儿比他差了?
谢蘅等的就是这一问:“妾身与陆郎年少夫妻,陪着他从泉州童生到六元及第,再到礼部尚书。”
陆峥闪过一丝不耐烦,就是因为这样,全部人都对他说不能辜负了沈昭,凭什么?
自己让她当了这么多年的官夫人,还不够吗,便是天大的恩情也还完了。
他陆峥不想一辈子背着这个包袱,有什么错?只有安乐明白他的平生之志,也只有安乐,才能配得上他陆峥。
他希望与安乐堂堂正正地走在阳光下,希望位极人臣,而这一切,沈昭都给不了。
汪铎没有错过陆峥的表情,皱了皱眉,在他想来,便是沈昭要和离,陆峥也只能说好,半分不情愿都不能流露出来。
泰元帝耐着性子听着,而沈昭的下一句却让他不得不正视起来,脸上的笑意也消失无踪。
“妾身以为夫妻之间,当坦诚相见,不曾想陆郎爱慕安乐公主,将妾身瞒得好苦。他最珍爱的《拓草碑》印着公主的印章,书房的抽屉压着厚厚一叠信笺…………”
“与陆郎相比,妾身自问清白。”
“哐当”一声,泰元帝的酒杯砸向了陆峥,安乐是他最宠爱的女儿,他以为陆峥真是个正人君子,如沈昭所言,别说私相授受,怕是幽会了不少次。
汪铎也气得发笑,要不是自己一时心软答应让沈昭入殿,他竟不知她受了这么多委屈。
首辅若有所思地看向汪铎,他本以为汪铎与陆峥有故,如今看来,却是与他的夫人关系匪浅呐。
这沈昭,当真只是一个商户女吗?可叹陆峥竟鱼目不识珠。
“入阁之事,暂且延后。”
他对着身边的吏部尚书说道,吏部尚书同情地望了陆峥一眼,他还不知道自己失去的是什么。

小编今天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今天共享的大佬都为我折腰章节全文阅读,小说全文文笔精湛,故事情节扣人心弦,引人入胜,很值得大家一看!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