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九零年代之麻辣军嫂(谢鸿文)完整章节全本免费全文阅读
九零年代之麻辣军嫂(谢鸿文)完整章节全本免费全文阅读

九零年代之麻辣军嫂(谢鸿文)完整章节全本免费全文阅读

小说分类: 穿越重生时间: 2019-04-19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九零年代之麻辣军嫂》的主角是谢鸿文,是一部穿越小说!九零年代之麻辣军嫂免费全文阅读讲述了在农科站上班的日子很清闲,日常的工作很少很少,一年之中忙碌的日子都不超过两个月,每月拿着200块钱的工资,不忙的时候想回家只要和部门领导说一声就行,科里的其他人也不会说啥,因为大家都这么干的。

九零年代之麻辣军嫂小说摘要

在5.20这一天,林夏薇结束了自己20年的婚姻,一觉醒来,她回到了与前夫相亲的那一天,林夏薇发誓,重活这一世,她绝不会重蹈覆辙。

九零年代之麻辣军嫂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第十一章酒气混着洗衣粉的气味

酒气混着洗衣粉的气味扑面而来,其中还夹杂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味道不难闻却也不好闻。
今晚他们喝的酒是当地产的二锅头,浓烈有余醇香不足,林夏薇不喜欢喝白酒,自然也不喜欢白酒的味道。
“你还能走吗?”林夏薇问道。
谢鸿文刚刚被他大姨从桌子上叫了起来,此时迷迷糊糊的不知道今夕何夕,闻声有个女的的声音,他眉头一皱,用手揉揉太阳***,“林夏薇?”
林夏薇把柜子上的手电筒拿在手里,“是我,走吧,我送你回家。”
酒品看人品,谢鸿文酒品不错,喝醉后倒地就睡,叫醒了也不吵不闹,夏翠华对他评价发高了。
头涨的不那么厉害了,谢鸿文也有余力去思考了,听到林夏薇的话,他反驳道:“你送我回去?天那么黑了,一会儿你怎么回来?”
夏翠华收了碗筷进屋,恰好闻声这句话,道:“没事儿,这丫头没少走夜路,再说距离也不远,走快点几步路就到家了。”
谢鸿文还想说什么,林夏薇已经把手搭在了他的手臂上,林夏薇的手白皙柔软,五指纤细,和他小麦色的臂膀完全不是一个色号,对比太过强烈,晃得谢鸿文一阵眼晕,也忘了反驳。
林夏薇把他的外套递给他以后,他也沉默的穿上。
收拾妥当,林夏薇搀扶着谢鸿文走出家门,刚出院子他就打了一个晃,林夏薇赶紧拉住,“慢点慢点。”
谢鸿文嗯了一声,后面的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的。
“夏薇,明天我来接你去上班好不好?”谢鸿文问这话时眼睛紧紧的盯着林夏薇,生怕错过林夏薇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林夏薇仔仔细细的盯着脚下的路,闻言答了一声好,可把谢鸿文喜悦坏了,都能接送下班了,难道还不是对象吗?
喝醉了酒的谢鸿文智商下线,***嘿的傻笑了半天,才对林夏薇道:“我会对你好的。”
林夏薇侧头看了他一眼,今夜没有月光,谢鸿文的表情在黑夜里模糊不清,一双眼睛却熠熠发光。
林夏薇不禁回想起张志强,当初,她同意和张志强处对象时,张志强也做过类似承诺:我会对你好,我会让你住上大房子,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男人的话可信度有多高?林夏薇不清楚,她只知道,她的上辈子张志强对她从来说不上有多好。
只是她上辈子太傻,傻到不愿意承认自己抛弃家人选的人选错了,就那么和张志强互相折磨的过了20年,人生有几个二十年?若不是太过失望,她又怎会答应离婚?
林夏薇不说话,谢鸿文也不出声,黑夜里只能闻声两人的脚步声,偶然有几声犬吠传出,很快又归于平静。
“你当兵的地方离家里有多远?”林夏薇问道。
“在热河下面的一个小县城,大山深处。”部队大多驻扎在人烟罕至的地方,谢鸿文他们的部队又是国家最神秘的部队,因此驻扎的地方比一般部队还要荒凉。
热河是市区,离林夏薇家很远,到热河需要先坐两个小时的车到县城,再从县城坐四个小时的车才能到市里,离得远了点,林夏薇叹了口气。
她不想离开父母。
“你们部队的家属住哪里啊?”
“部队修建有家属院,家属院是新盖的楼房,我的分房配额早就有了,这次回部队打个报告就能分上。”谢鸿文回答问题条理清楚,就跟没醉酒一样。
“你打算当一辈子的兵吗?”
“部队是我的家,我会在那里待着,直到祖国不需要我的那一天。”谢鸿文回答得铿锵有力。
他们的正前方有手电筒的亮光照来,林夏薇看去,是罗大娘来接应他们了。
“薇薇啊,来我扶着他,你上一边谢谢。”
“嗳,好。”
把谢鸿文移交给罗大娘以后,林夏薇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觉得松快极了。
“大娘,你送鸿文哥回去吧,我家去了。”
“都快到家了,上家里坐坐再回去吧。”林夏薇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离罗家不到二百米了。
林夏薇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罗家,罗家门口的路灯着,昏黄的灯管光照耀着方寸大地,在严寒的冬夜平白给了人一种暖和的感觉。
“不了,一会儿我妈该急了。”
罗大娘闻言也不再阻止,只让林夏薇注重安全。
林夏薇回了家,夏翠华已经收拾好了厨房,何桂平那屋的灯光还亮着,隐约有说话声传来,仔细一听,是何桂平在给林永翔讲故事。
“妈,我回来了。”
“打点水洗洗脚,早点睡。”东屋传出夏翠华的声音。
“嗳。”林夏薇从大锅里打出一盆热水出来,端到自己的房间,先洗脸,再把冻僵的脚放到热水里浸泡,暖和得让林夏薇想抖腿。
夏翠华打开门挑开她屋子的门帘,走了进来,脱了鞋盘腿坐在炕上。“说吧,对谢鸿文感觉咋样?能成不?”夏翠华固然看谢鸿文千好万好,假如女儿不喜欢,一切都白搭。
林夏薇低头去搓脚,“我问过了,他不打算退伍,部队驻扎的地方离这里又远,回来一回光坐车就得一天,我不想离你们太远。”
夏翠华恨铁不成钢,“我和你爸就在家里,你什么时候回来不行?又跑不掉,你说你,谢鸿文多好的条件啊,上头没有婆婆下面没有小姑子的,他爸和他后妈又管不了他,你嫁过去多省心啊?”
林夏薇沉默。
夏翠华再劝,“而且谢鸿文还年轻有为,我听你爸说了,27岁的没有任何背景的副营长真的很有出息了。”
林夏薇还是不说话,夏翠华急了,“薇薇啊,你跟妈说,你到底喜欢个什么样的?你想在临近找,临近适婚的小伙子哪个比得上谢鸿文?就拿前几天来咱家的那个张志强来说,长的倒是一表人才,但那弱不禁风的样子,风大点都能吹飞二里地,以后女人嫁过去得多幸苦啊?”
“别的你不看,就看你春花姨,她嫁了个下乡的知青,那知青长的多好啊,还有文化,当年多少小姑娘喜欢他?你春花姨打败了多少竞争者才和他结婚啊?后来呢?家里没关系回不了城,77年回复高考也考不上,你春花阿姨累死累活的养活他,明明才比我大5岁看着生生比我老了10岁。”
当年夏翠华也是迷恋那个下乡知青的众多少女中的一员,说起这事儿来,不胜唏嘘。
“所以啊,薇薇,不要只是看脸,女人嫁人就是第二次投胎,嫁好了后半辈子幸福一辈子,嫁不好了后半辈子劳心劳力,还不一定落得着好。”
东屋传来林景城嚷着要喝水的声音,夏翠华站起来,“薇薇,你好好想想吧,妈都听你的,我和你爸不能陪你一辈子。”
林夏薇在屋里洗着脚,泪流满面,上辈子,她去找张志强以后,她娘没少打电话跟她说这些话,她左耳进右耳出,压根没往心里去。
夏翠华没少抹眼泪,说林夏薇随了她,喜欢白净的男人。
后来林夏薇终于明白了夏翠华的话,终于懂了夏翠华的意思,也明白了‘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这句谚语的含义。
但已经晚了,她在张志强身上付出了太多太多,放手不甘心,不放手她不喜悦。只能一直硬撑着,终于,他们离婚了,放过了彼此。
躺回炕上,盖上厚厚的棉被,林夏薇想,就这样吧,上辈子已经够叛逆的了,这辈子就当个听话的好女儿吧,最起码,不要让她爹娘再操心了。
想通以后,林夏薇心里一阵放松。
一夜无梦。
第二天天刚刚蒙蒙亮林夏薇就起床了,拉开窗帘看向外面,今天没下雪,林夏薇送了一口气,上班时间要是下雪那可真得要了老命了。
林夏薇起床下炕,去东屋用温水刷完牙洗了脸,何桂平也起来了,林夏英和林永翔还在睡。
林永翔酒量浅,少喝点没事儿,喝多了酒得在床上躺一天。
“***,我哥好点没?”
“好多了,一会儿我再给他喝点酒,醒的就更快了。”何桂平刚刚说完,东厢房就响起了林永翔的哭声,她一抹手掌奔了出去。
“薇薇,快来吃早餐,吃完赶紧上班去,今天风大,多穿点。”
今天早上夏翠华给林夏薇做的早餐是鸡蛋疙瘩汤,喷香喷香的一大碗,看着就有食欲。
疙瘩汤有点烫,林夏薇吃完身上起了一层薄薄的汗,出完汗她***多了,身心都松快极了。
“妈,我走了啊。”林夏薇把碗放回厨房,朝在猪圈里忙活的夏翠华喊道。
“去吧,东屋柜子上有个布包你带上,拿去分同事吃点啊。”
林夏薇依言去拿了布包,里面是糖瓜粘,也没拿多少,就够吃个零嘴的。
打开院子门,一抬头就看到了谢鸿文一身军装跨着自行车等在她家门前。

九零年代之麻辣军嫂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第十二章怎么不***等

“你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等。”林夏薇道。
“我也刚到。”谢鸿文笑答。
今天早上天不亮他就醒了,醒的时间比在部队时还要早十分钟,好不轻易在炕上等到天亮,他起来打理自己,在表弟的打趣的目光下用摩丝弄了头发,奈何他是个板寸,再怎么弄也弄不出来那个小白脸那样的效果,谢鸿文遗憾不已。
眼看时间差不多了,他也没顾上吃饭,骑上车就奔林家来。
到林家,林家大门还没动静,等了十多分钟个才听到人说话,又过了不大会儿,林夏薇才出来。
夏翠华耳朵尖,听到谢鸿文的声音那着猪勺从屋里跑出来,“鸿文来了啊?怎么不进来坐坐?”
谢鸿文下车,把车支住,笑道:“刚来,婶儿吃早饭了没啊?”
谢鸿文这么有礼貌,夏翠华很喜悦,眼角的鱼尾纹都笑出来了:“还没吃呢,家里母猪刚刚下了崽子,得看着吃,怕老母猪给踩了。”老母猪和人可不一样,一个不注重老母猪就能把猪崽压了或者踩死了,去年她家的小猪崽就被压死了一个,让夏翠华心疼了好久。
林夏薇看他俩在一边聊的起劲儿,忍不住出声提醒,“妈,我上班时间要到了。”每周周一7:50,乡委大院都要集合在一起听乡长讲话,因为规定太奇葩,林夏薇至今都还记得。
夏翠华一拍巴掌,“看我,差点忘了,快去吧,鸿文骑车小心点啊,晚上来家里吃饭。”顿了一下,又对林夏薇道:“薇薇呐,今天家里做豆腐,吃不吃豆腐脑?吃我让你爸多给你留点。”
腊月二十五,家家户户做豆腐。
做豆腐是个麻烦活,其麻烦程度与杀猪啊相上下,2000年过后家里生活条件好了,夏翠华就不爱在家里自己做了。
夏翠华不说,林夏薇都要忘了这茬了,她赶忙道:“吃两碗,豆浆也给我留一盆!”说完又看了一眼调转车头的谢鸿文:“豆腐脑多留两碗吧。”
谢鸿文嘴角薇薇***。
坐上谢鸿文的车,谢鸿文骑车很稳,在坑坑洼洼的路上走也没多少颠簸。
“薇薇,你们几号放假?”谢鸿文的探亲假有半个月,他回家已经五天了,他听战友们说过,谈了对象都要给对象买衣服鞋袜,他探亲假休完也才初五,商店都是初八开门,来不及。
“二十八,怎么了?”林夏薇双手紧紧抓着车后座的铁杆,就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摔下去了。
“我想去县城给你买两套衣服。”
林夏薇刚想说不用,又猛地想起当地风俗,默了一瞬,道:“明天吧,我明天请一天假。”她是不愿意在乡里买衣服的,丑就不说了,还死贵,再者,她还想给爹娘侄子买点礼物呢。
谢鸿文得了准信,心情豁然开朗,脚下蹬得更猛了,吓得林夏薇后座也不抓了,直接上手保住他的腰,惊呼,“慢点慢点,地上滑,别摔了。”
谢鸿文信心满满:“放心,摔不着,就算摔着了也是我给你垫底,不会摔着你的。”
林夏薇嗯了一声,放下心来,也许是回到了熟悉的环境中,她的思绪又飞回到了当年。
她和张志强确定恋爱关系后,只在乡里买了两套衣裳,张志强说他挣得钱都给他娘装着了,只有100块钱,买衣服要悠着点,单纯的林夏薇信了,喜欢的衣服都没选,都照着不好看质量也差但是便宜的买,用100块钱买了两套衣服一双鞋子,给张家做足了脸面。
她觉得自己无比贤惠,并且为此洋洋自得,她爹娘***都说她傻,她不以为意。直到后来,嫁过去两三年以后,她听到张志强的娘跟别人聊天,说媳妇的闲话话里话外都是嫌弃时才知道自己有多傻。
跑马的思绪回笼,林夏薇才发现他们已经到了镇上,空气中飘荡着炸油条的香味,林夏薇用手拍了下谢鸿文的肩膀,“你吃早饭了没啊?”
谢鸿文想说没有,肚子先咕咕叫了起来,林夏薇噗嗤一笑:“还没吃咱们下来吃点吧?我早上没怎么吃饱。”这是假话,早上她吃得很饱,她就是馋了。
谢鸿文也有点饿了,“好。”
待谢鸿文停好了车,林夏薇已经要好了早饭,两碗豆腐脑,三个茶叶蛋和四根油条。
豆腐脑是现成的,很快就上来了。北方的豆腐脑和南方的不一样,南方的喜欢放糖吃,在北方则喜欢放卤。像林夏薇面前的这一碗里,卤水里面放了菜,有切碎的木耳,黄花菜,香菇,偶然还能看见几颗肉丁和几个虾仁。
油条也很快上来了,油条分量很足,炸的酥酥软软的,林夏薇撕了一半泡在豆腐脑里吃。豆腐脑豆味很浓,卤料很鲜,油条被泡软了酥软有味。不知不觉中,林夏薇已经跑着吃了半根油条,直到感觉肚子再也装不下了才停下筷子。
支着下巴看对面,谢鸿文在大快朵颐,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碗里的豆腐脑已经见底了,三根油条也只剩下了他手里拿着的那半根,察觉到林夏薇在看他,他停下动作,问道:“你怎么不吃?”
“吃不下了。”
谢鸿文看向桌子上剩下的半根油条和大半碗豆腐脑,把自己手里的油条塞进嘴巴里,长臂一伸就把林夏薇面前的碗和油条拿到了自己的面前,二话不说便开始吃。
林夏薇被惊的说不出话来,上辈子她和张志强夫妻二十年,张志墙从没吃过一次她的剩饭,水杯也从来不和她共用。
起先林夏薇觉得这很正常,后来见到了别家夫妻相处以后,林夏薇多多少少有埋怨过。林夏薇很生气,生气之余满是委屈,也从那时起,她那颗被爱情冲昏的头脑慢慢的冷静下来,注重力也开始放在了工作上。
从没想过有一天,会有一个男人不嫌弃她的口水,能毫不做作的吃下她吃剩下的饭。
林夏薇忽然很感动,眼睛泛酸,她抬头看向天空,碧空如洗。
“我吃饱了,走吧。”谢鸿文的声音在林夏薇耳边响起,林夏薇从椅子上站起来,又坐上谢鸿文的后座,这一次,她主动抓起起了谢鸿文腰间的衣服。
“中午你回去不?不回去的话等我一起吃饭。”林夏薇决定奢侈一把,中午请谢鸿文吃午饭,究竟刚刚的早餐是谢鸿文请的。
谢鸿文想了一会儿:“好,你下班了我去找你,不过我一会儿要顺便在武装部办点事情,要是没时间了我也会跟你讲的。”
“嗯。”
卡着点进了办公室,王科长他们都到了,许姐见林夏薇进来,对她挤眉弄眼:“小林,刚刚我可看到了啊,你和那位解放军同志在小吃摊那里吃早点呢。”
小梁听到许姐说了解放军,好奇的问道:“许姐,是上回来咱们办公室的那个解放军?”
许姐点头。小梁对林夏薇道:“小林你眼光不错啊,那个解放军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有人夸谢鸿文,林夏薇心里升起一抹诡异的自豪感,她期待的问道:“怎么不普通了?”
小梁喝了一口水:“这个解放军同志看他说话就知道他性格稳重,不是那种爱说大话的人。那天我和他唠了会儿嗑,没闻见他身上的烟味。我娘在给我姐找对象的时候说了,这年头不抽烟的男人少了,碰到一个就得赶紧抓住,一年下来得省下多少钱啊。”
小梁此话许姐深觉有理,两人便对着吸烟与男人这个话题讨论起来。
林夏薇坐在椅子上重重的叹了口气,万万没想到,外表稳重的小梁原来是个隐性逗、逼。
王科长趴在书桌上打瞌睡,7:50.办公室的闹钟响起,他迅速从桌子上你抬起头来,右手一抹脸:“带上笔和本子,上会议室开会。”说完拿起一早预备好的东西晃晃悠悠的往前走了。
会议室在乡委后院,和宿舍连在一起,林夏薇走在许姐前面,不大会儿统计科的小张和宣传部的一个大姐也走到了他们的身边,林夏薇听到许姐和他俩吐槽王科长。
“小张,老何,我们科长今天又在办公室睡觉呢。”
小张不开口,老何道:“嘿,个个星期都这样啊?你说他老婆得多饥渴啊?让王科长每个星期天晚上都睡不好。”
老何的话音刚落三人就哈哈笑了起来。林夏薇响起刚刚王科长走路扶腰的样子也偷偷笑了。
“三十***四十***,老何,你别笑话别人,我前天看到老宋了,他走路还扶腰呢!”许姐道。
老何怒了:“滚蛋吧你,我家老宋那是扭着腰了。”
许姐和小张长长的哦了一声,老何更气了。
到了会议室,里面已经坐了好些个人了,林夏薇在王科长后面的凳子上坐了下来。许姐她们也正了脸色,十分严厉的走到各自部门老大的后面坐着。

小编今天推荐

《九零年代之麻辣军嫂》全本上线,请大家尽请关注九零年代之麻辣军嫂(谢鸿文)完整章节全本免费全文阅读哦!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