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竹马想吃窝边草(林悦陆寻安)完整章节全本免费全文阅读
竹马想吃窝边草(林悦陆寻安)完整章节全本免费全文阅读

竹马想吃窝边草(林悦陆寻安)完整章节全本免费全文阅读

小说分类: 校园纯爱时间: 2019-04-19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竹马想吃窝边草免费全文阅读小说闷骚慵懒超会撩陆少爷x美美美气场超强林公主,前期校园,后期都市。陆寻安的面庞,一笔一画,每一处细节,林悦都细心描摹着,描摹了这么多年,早已篆刻在心底,再也洗刷不掉。

小说摘要

午休时一同学问林悦:“青梅竹马会相互喜欢吗?”
林悦嗤之以鼻:“怎么可能?你看陆寻安——”
慵懒嗓音忽然从身后传来:“看我什么?”
林悦喉头一哽,转头对上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顿时笑靥如花:“看你帅!”
陆寻安也笑:“乖。”
林悦咬牙攥紧衣角,弱小,可怜,又无助。

林悦离开了四年,陆寻安如冰块般冷了四年。
再见面时,她扯着他室友,笑脸灿烂:“这是我男朋友。”
陆寻安坐着,长腿交叠,手中把玩着打火机,漫不经心。
他心道:你男朋友是谁,我帮你认清楚。
*
熟悉陆少爷的人都知道,有三样他的坚持是不能被外人动的,谁要是动了,他必定会翻脸——少爷的书、少爷的化学,还有……
少爷的林悦。
“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不是你遭遇了什么,而是你记住了哪些事,又是如何铭记的”。
陆寻安的面庞,一笔一画,每一处细节,林悦都细心描摹着,描摹了这么多年,早已篆刻在心底,再也洗刷不掉。

竹马想吃窝边草完整章节免费阅读

黄昏的残阳透过枝叶,从窗外铺洒进来,留下一地的金黄。
陆寻安身着纯白实验服,双眼紧贴显微镜的目镜,一对骨节分明的手扶着细准焦螺旋,缓缓转动着。
“今儿晚上我请咱们班全部人吃饭,老大赏个脸呗。”于小光敲了敲桌面说。
线条流畅的脖颈滑入实验服衣领,徒留在外的喉结轻轻滚了滚,清湛嗓音一窜而过,淌入胸膛,清微淡远:“有事儿,你们去玩儿吧。”
“别啊,我母胎solo了二十四年,好不轻易找个女朋友,整个班的人都去,您老怎么着也自得思意思来一下吧?别整天就窝在实验室里头,出去看看这外头的大好***。”于小光边说边抬手关上了显微镜镜座旁的光源开关,目镜中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双手放开细准焦螺旋,陆寻安抬头看了于小光一眼,一对儿桃花眼半眯着,似笑非笑,令于小光不禁打了个寒颤,颤颤巍巍地缩了缩身子,试探着道:“老老老……老大?”
陆寻安笑了一下,脚踩着椅子下头的横杠,转了个身正面对着他,语气和蔼地叫了一声:“于小光。”
“哎。”瑟瑟发抖。
“你来找死的?”眉毛上挑,唇边带笑,和蔼依旧。
见情势愈发不对,于小光干笑两声,把手上拿着的纸甩在桌上,道了句“记得来”后就夺门而出。
陆寻安抬手揉了揉太阳***,伸手夹起那张纸,扫一眼后便将其卷成团儿扔进了一旁的垃圾箱里。
指尖按上镜座旁的开关,他顿了一瞬,随后收回。双脚轻蹬地面,椅子顺势滑出去半米。他站起身,将桌上的东西一一收拾好,走出实验室。
大好***,是得出去走走才是。
虽然……
他真的不太喜欢北京的春天。
陆寻安看着眼前一片的杨花柳絮因风起,由衷感叹道。
从口袋里掏出口罩带上,他这才走出大楼。
风嵌着飞絮,牵连着天上整片整片的浮云。残霞火红间夹带着几丝冷冽依旧的冬日寒气。
陆寻安仰头看着,不知怎么就想起往事来,想起自己曾经最喜欢的就是春天,也从来不会因为杨柳飞絮戴口罩——相反的,他很讨厌戴口罩的沉闷感。
微微阖上眼,脑海中的声音逐渐清楚起来。
“陆寻安,你赶紧把口罩戴上。”
“为什么?我又不讨厌杨柳。”
“可是我讨厌啊,所以你得陪着我戴。再说了,雾霾吸多了是会得肺癌的。”
他笑骂了声“歪理”,却顺从地从那姑娘手里接过口罩,将细带套在耳后。
出人意料的,自那以后,他再也没觉得戴口罩是一件令人痛苦的事。
微微蹙眉,陆寻安赌气似地摘下了口罩。
怎么就又想起那个没心没肺的来了?
有柳絮飘到他鼻尖,鼻腔中顿时一阵瘙痒,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霎时更多的絮子涌了满口,又是一阵狂咳。
未几,他认命地重新戴上口罩,不禁苦笑了一下。
得嘞,早就被养得娇气了,这辈子怕是都得揣着那位的习惯过了。
于小光订的地方离学校不远,走十分钟就到了。陆寻安推门进入饭店,跟服务员报了名字后便被领到了一个包厢前。
他低声道谢。推开门,满室的灯光璀璨便这么漫了出来,刺的他闭了下眼。
“哎,老大快进来,我跟你内容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女朋友,林悦。林悦啊,这就是我们老大,陆寻安。”于小光将他引进来,指着自己位置旁的一个姑娘道。
陆寻安看着林悦站起身,将右手伸到自己面前:“你好,我是林悦。”
声音轻灵中带着一丝沙哑,悦耳依旧。
微微垂眸,陆寻安看着她身上那件修身的黑色小礼服裙,舌尖不禁轻抵了一下后槽牙。
这么短。
他心里莫名地就窝起了一团火。
没有理会那只手,陆寻安视线越过她看向于小光,轻笑道:“这裙子挺好看的。”
“是吧,我给买的。”于小光笑着道。
陆寻安笑意微敛,没有答话,转身找了个最远的空位坐下。
一桌子都是熟悉的,大家互相交谈着,间或调笑于小光几句,氛围融洽。
饭后,服务员收掉桌上的残羹,放上果盘。林悦吃了几块西瓜,手中端着酒杯和身侧的一个姑娘说话,谈笑间,眼风状似无意地扫过桌子对面。
那人的手指纤长,此刻正抚在领口,轻动两下便解开了衬衫扣子。他另一只手中夹着香烟,袅袅升起几缕朦朦白烟,旁边的人在说些什么,他倾身听着,不时应和几句,神色如常。
她记得他以前明明不抽烟的。
大院儿里的几个孩子都偷摸背着父母买烟,唯独他从未有过。
“林悦,看什么呢?”于小光叫了她两声。
林悦回过神,笑道:“怎么了?”
“没事儿,就给你叫了份甜品,你不是最爱喝西米露吗?”于小光将桌上的碗朝她推了推。
众人顿时又哄笑起来,林悦佯装害羞地低下头,余光中却瞧见对面的人站了起来,和身侧几人说了句什么后就走出了包厢。
暗中冲于小光比了个眼神,他瞬间会意,嬉笑着对众人说他要去方便一下,随后快步走出了包厢。
五分钟后,林悦包中的手机震了一下,她拿出来,屏幕上显示收到了一条微信。
解锁后进入微信,她点开未读信息,发现是一个小视频。
林悦抬头,歉意地冲大家笑了一下,挥了挥手机示意自己要接个电话,随后便走到了包厢角落里的沙发上坐好,拿出耳机,打开了视频。
视频角度刁钻,似乎是从门缝中拍摄的,依稀可以看见一个站在洗手台前的身影。无需辨认,林悦一眼便瞧出那身影是陆寻安。
视频中的陆寻安半靠着洗手台,头微垂着,正在打电话。林悦将声音调到最大,这才勉强闻声他说的话。
“昭明,她回来了。”
顿了一瞬,他又道:“成了别人的女朋友。”
林悦听着,莫名就觉得鼻子有几分酸涩。
胡乱地将手机塞进包中,她长吁一口气,笑着走回了桌边。
聚会持续到晚上八点,众人纷纷告辞,林悦买完单后和于小光一起走出饭店。
“林姐,要不我送你回去吧。”于小光笑着道。
林悦淡淡地瞥了他一眼,纤白手指在手机屏幕上点了两下,随后冲他扬了扬下颔:“演出费转你了,加了两百。”
“好嘞,”于小光满面笑脸地收了款,“林姐,下次你要是还想找人演戏,一定记得要再找我哈。”
林悦从包里拿出口罩戴上,随后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于小光便麻溜儿地滚了。
从台阶上走下来,林悦正预备拦出租车,转头却见一旁的角落里站着个人,两指间一点火星忽明忽暗。
见她看过来,那人掐灭烟头,扔进了一旁的垃圾箱里,双手半插在裤兜里朝她这边走来。
路灯昏黄,身侧车水马龙,笛声人声此起彼伏。
陆寻安站在林悦面前,低头看着她,眉眼被灯光晕得柔和,朦胧似带雾。
“回来了也不说一声。”他淡淡道。
林悦仰头看着他,闻言眼尾轻挑:“这不是正好吗,两个消息一块儿跟你说了。”
两个消息,一个是她回来,一个是她成于小光女朋友了。
陆寻安倏然笑了,眼神懒懒地扫向一旁的车流,声音好似暗夜中瞧不见的飘云:“说什么?说你都学会花钱雇男朋友来报复我了?”
林悦随着他的视线看去,被一连串的车灯晃了眼:“您哪位啊?还值得我费这么大劲儿折腾?”
陆寻安双目睨向她,大爷似的往一旁的灯柱上一靠,手仍然揣在兜里:“不然呢?你看得上他?”
林悦挑眉:“怎么?于小光哪儿不好了?”
嗤笑一声,陆寻安长腿交叉着,伸手从兜里掏出烟盒和打火机,抽出一根轻咬在口中,手指轻拨机盖,幽蓝的火苗闪现,随后低头凑近,将嘴里叼着的烟点燃。
深吸了一口,他睨着她意味深长道:“你看看我,再瞧瞧他,这差距可不比北京到杭州近。”
林悦笑不出来了。
自恋狂。她暗骂道。
“又在心里骂我什么呢?”陆寻安将烟咬在唇齿间,长臂一伸便挨到了她发顶,把她花两个小时做的发型搅和成了鸡窝。
末了,他侧头看了半晌,点点头道:“顺眼多了。”
林悦懒得理他,转向路边开始拦车。
其实他哪能不知道她的目的呢?无非是觉得自己专程回来找他显得丢面子,就想出这么个雇男朋友的招儿。
这好强的别扭劲儿,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改过来?
唇角微弯,他叼着烟道:“初恋太过完美,你还能对于小光那样的有感觉?”
林悦猛地回身,大跨几步走近,劈手夺过他嘴里的烟丢在地上,脚尖***将其碾扎。
陆寻安瞧着,笑道:“想打我就来,为难烟干什么?还落个乱丢垃圾的坏名声。”
她嗤笑一声:“哟,难不成我还有名声这东西吗?”
陆寻安看着她眸中似讥含俏的笑意,神思恍惚起来。
说的是,从小到大,她就没拥有过名声这东西。
当然,她也从未在乎过。

竹马想吃窝边草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仁才树洞:
当游戏的结束音响起时,才会回过神来。
当现实的开始音响起时,才会从梦境中猛然惊醒。
——原来,已经持续了如此之久。
————
时光回转,似水流年。
2013年6月18日,中考成绩放榜后的第三天,云中初三生返校——这也是他们最后一次以上学的名义踏入这所初中。
在阶梯教室听完校长致词和升学表彰后,林悦起身随着人流往外走。她身着校服正装,干净清爽的白衬衫配深色格子裙,长发用黑色橡皮筋松垮地绑成马尾,有些许凌乱。
“哎,你看,今年一共八个考进仁才的,其他几个平时都是学神级别的,理所应当。除了这个八班的林悦……”一个戴金框眼镜的女生道。
“就是说呀,她平时成绩也就中等吧?”旁边扎着双马尾的姑娘应和道。
“指不定是怎么考上的呢。她家里头不是背景挺深的吗?进个高中还不是一个电话的事儿?”金框眼镜又道。
当人的嫉妒心因同一件事情出现时,是最轻易达成共识的。
两人正欲继续讨论,却听身后传来一个暗含冰冷的声音,仿佛寒冬腊月中的雪水一般,直击耳畔,震的两人均是一个哆嗦。
“让开。”
回过头,看清是林悦后,两人面上不约而同地擦过一丝恐慌。
不等她们开口,林悦扬了扬下颔,双眼注视着前方,丝毫没有看她们的意思,继续道:“让让,挡路了。”
金框眼镜似乎不满她的态度,仰头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旁边的双马尾一把拉走了。
从始至终,林悦连余光都没有瞟向她们。待她们离开后,这才又抬步向前走去。
对于这些人,她向来不放在心上。
在林悦的认知中,她是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情,根本就无需外人来说三道四,也无需在意那些人对她的看法。她心中自有一杆秤、有自己的一套标准。
说她高傲也好,骄纵也罢,她都认,可那又怎么样呢?
能奈她何?
“林悦!”刚踏出阶梯教室,便闻声有人叫她。侧头望去,就看见了靠墙站成一排的四个人。
苏君颜、苏君里、蒋昭明、陆寻安,都是大院儿里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从小学到初中也一直同校。
苏君颜冲她挥了挥手:“快来,一起回家。”
林悦走过去,苏君颜便握住了她的手,笑道:“恭喜啊。”
话音未落,她又压低声音,幸灾乐祸的在她耳畔道:“你又要和陆寻安一个学校了。”
视线扫过一旁双手插兜站着的陆寻安,林悦叹了口气道:“别提了,正为这事儿烦呢。”
“谁叫你考这么高分数的?不过也好,有陆寻安管着你,你就不会作天作地了,我也放心些。”苏君颜笑着道。
“谁作天作地了?他能管得住我吗?他说的话我什么时候照办过?”林悦不禁扬高了声线。
话音未落,眼前的光线忽然被人遮住,在地上投下长长的影子。
光在同种均匀介质中沿直线传播。
——脑海中的第一反应。
她一定是学物理学疯了,看个影子都能想到光的性质。
——第二反应。
所以,中考前,她到底为什么会学得那么疯狂呢?为了考高分吗?可她不是从不在意分数的吗?
她想不明白了。
“走了,回家。”头顶传来熟悉的低醇声音,带着磁性。
林悦抬头看了陆寻安一眼,随后点了点头:“哦,好。”
乖巧得仿佛蒋昭明家里养的那只二哈。
*
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
军区大院里特有的成群高大树木,掩住了八月骄阳,也掩住了外界的视线,神秘而又静谧。
林悦坐在书房里,手中转着一支5B铅笔,笔身是浅咖的木头色,面前桌上摆着一张快要完成的素描画。风顺着微开的窗户缝隙淌进来,白纱随风而扬,带起一室的荡漾。
倏然,门铃叮咚作响。林悦蹙了蹙眉,起身瞬间将手中的笔轻丢在桌上,向书房外走去。
桌上的素描纸被风吹跑,落到地板上——是一株郁金香。
门铃仍在响着,她高声喊了句“来了”,随后咚咚咚跑下楼梯。牛仔短裤之下,灵活的白皙双腿纤细修长。
“快递,”门口哨兵将手中的包裹递给了她,“放在门卫三天了,你也没来取。”
林悦笑着接过包裹道:“哎呀,这不是天气太热了吗?只能麻烦小陈叔叔你咯。”
“行了,赶紧拆开来看看吧,恭喜你啊。”那哨兵说完后便离开了。
林悦眉头微蹙,不明白他在祝贺些什么。
关上门,她双手抓住快递包裹顶部,***往两边扯了几下后,包裹应声而毁。
这么大的一个包裹,里面只有两张纸。
——仁才中学录取通知书,以及军训告知书。
*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陆寻安正躺在床上打游戏。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擦过后,敲门声终于停息。
没过一会儿,卧室的门又被人敲响,卢玉涵的声音响起:“安安,悦悦来找你了。”
陆寻安轻叹一声,点了暂停键,随后抬起右手食指挠了挠眉尾。
安安……
起身下床,他拉开房门,顶着一头乱得仿佛鸡窝似的头发,无奈地看向卢玉涵,富有磁性的嗓音中带着几丝京腔:“妈,说了多少次了,您能不能别老在外人面前叫我小名?”
“你看你这孩子,”卢玉涵瞬间收起笑脸,“悦悦是外人吗?”
话音未落,她转而又对着林悦道:“悦悦,你有什么事儿尽管吩咐这小子,阿姨等会儿有点事情要办,就先出去了哈。”
林悦笑脸甜美俏丽,一对儿漂亮的水灵杏眼笑眯着,仿佛两弯潭水中的月牙倒影:“谢谢阿姨,您去忙吧,不用管我。”
卢玉涵走后,陆寻安打了个呵欠,随后转身往屋里走,一边靠倚在床头一边问:“什么事儿?”
林悦跟着他走进屋内,见他拿出手机比划起什么来,也不急着答话,而是凑过去看道:“玩儿什么呢?”
陆寻安把手机往怀里一收,随后左手掌心抵住她额头,将她的脑袋缓缓推开。
“赶紧说,林小姐前来到底有何贵干?”低醇声音中带着一丝鼻音,惺忪的模样,却分外好听。
林悦啧了一声,一把将他的手拍下来:“还不让我看?不就是俄罗斯方块儿吗?玩儿了十几年了,也不见你腻。”
闻言,陆寻安再次按下暂停键,抬头半眯着双眼望向她,唇角微弯,蕴着一股贵公子的懒散:“姑奶奶,到底什么事儿?”
见他不玩了,林悦这才把手中的东西放到了他眼前。
陆寻安倾身向前。窗外八月的焦阳似火,透过树叶缝隙成缕射进窗内,将他的面庞上镀了一层流金,一对儿长长的睫毛扇了两下,扇落一片细碎阳光。
没有接那张纸,他就着林悦拿纸的手看了一眼,随后又靠回床头,重新拿起手机。
取消静音键,俄罗斯方块的配乐响起。
“哪儿来的?”合着音乐,他淡淡开口问道,听不出喜怒。
“去年过年,白水回来的时候,我让她把电子病历截了个图发给我,然后让蒋昭明把名字PS成我的,”林悦如实交代,边说边抬眼偷瞄,见他神色平常,这才又放心地继续笑道,“我有先见之明吧?一早想到暑假军训了,寒假就把这医院证实预备好了。”
陈白水,也是他们的发小之一,患有先天心脏病,现下住在上海。
陆寻安听着,没吭气儿。
这种事情,这丫头竟然还求起表扬来了?
“你到时候帮我带给老师呗?”林悦继续偷瞄着道,声音中带上了一丝讨好。
陆寻安抬头瞟了她一眼,双眉微挑,似笑非笑道:“怎么不去找蒋昭明?他也考上仁才了,这件事儿里本来也是你的帮凶,托他转交不是正好?”
“你是状元,公信力更高一些。”理所当然,冠冕堂皇,义正言辞。
女孩儿背对阳光站着,使得她整个人身旁仿佛都萦上了一层光晕,漂亮而精致。
陆寻安看着,似乎有些入了迷,直到手机中游戏结束的提示音响起,他才回过神来。
伸手接过那张假证实,却没有往回收,而是就势弯起食指与中指,在她光雪白净的脑门儿上轻敲了一下:“下不为例。”
林悦嘶了一声,捂住额头,咬牙道:“陆寻安!”
话还没说完,只见陆寻安悠哉游哉地摇了摇手中的那纸证实,便成功止住了林悦的话语。
过了一会儿,伴随着重新响起的俄罗斯方块音乐,林悦轻声问了一句:“这件事儿……你不骂我?”
“什么?”陆寻安抬手把音乐声调小,目光却仍注视着手机屏幕,问道。
“没什么,”林悦笑道,“我走了,回去画画儿了。”
说着,她转身便往房间外走去。
即将走到门口时,却听到身后悦耳男声再次响起:“林悦。”
她回头,便瞧见整个人都沐浴在阳光中的陆寻安。
男孩儿半靠在床头,双眼微眯着,眉骨深邃,鼻梁高挺。线条流畅而不失质感,神情有几分慵懒,整个人却又带着与生俱来的贵气。
“恭喜你。”他道。
顿了顿,又补上一句:“考上仁才。”
林悦报以一笑,白皙肌肤配上红唇,清丽绝美,标致双眸中好似闪着晓星:“我有什么好恭喜的?刷题刷上去的罢,哪里比得上你陆大少爷厉害?玩儿着玩儿着就玩儿成了状元。”
说完,不待他回话,她转身走出了房间。
窗外,似有风擦过,轻轻拂过被晒得冒烟儿的枝叶,缓解了暑意。
陆寻安随手将假证实放至床头柜,随后起身站到窗前,向下望去。
楼下的女孩儿似乎有感应一般,回首向上望来,见他站在窗边,轻笑着冲他挥了挥手。
陆寻安半靠在窗框上,两手插在裤兜中,没动。
林悦也没等他回应,挥手后便继续向前走去,发顶的银黑卡子在阳光照耀下颇为显眼。
一闪一闪,像极了梦中的星子。

小编今天推荐

小说《竹马想吃窝边草》是一部很值得细品的言情小说,竹马想吃窝边草(林悦陆寻安)完整章节全本免费全文阅读情节引人入胜,剧情精妙绝伦,读完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爱不释手!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 羞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