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她超有钱(许越易言轩)精选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她超有钱(许越易言轩)精选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她超有钱(许越易言轩)精选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小说分类: 娱乐圈小说时间: 2019-04-16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她超有钱全文阅读哪里看?小编今天带来主角是许越易言轩的小说她超有钱免费全文阅读内容;七年前,有钱有颜的天之骄女许越甩着钞票追到了初恋男友。——校草级学霸易言轩。年少友谊,像风像火,爱恨都浓烈,最后以许越不告而别而黯然收场。七年后,时过境迁。身价不菲、却奔赴在赚钱路上的许越,一朝回国为母撕渣爸,不慎错划了一辆豪车。

她超有钱许越易言轩小说全文阅读简介

嗯,好死不死还是前男友的车。她站在豪车面前,小声祈求:“我最近手头有点***,你看这维修费能不能……晚点给?”易言轩毫不费力地认出了这位小姑娘。——就是曾经标榜自己“超有钱”,以一晚一百的价格买断自己初恋、强势占有自己初吻的人。也是让他念念不忘,恨不得将她揉进心底、融进骨血的骗子。易言轩笑了,凑到她耳边:“行,看在曾经的‘情分’上,分期吧……”后来……分期分着分着,易言轩就彻底将人纳入怀中,他掐着她的腰,不让她动分毫,“这次还逃不逃?”***流小生易言轩身边最近新招了位助理。
该助理年轻貌美,却四肢不勤,五谷不分。
剧组有传闻,该助理以前私生活混乱,是个失足女。
许越:我没有,别胡说,我家超有钱的!!!
众人面上笑嘻嘻,心里:有钱谁他妈还来干助理?!
直到有一天,剧组里来了位“低调”的孤寡老人,开着辆限量豪车,在五星级酒店宴请全剧组。
——这人大家都熟悉,宜城财阀,上流社会大佬级人物。
席间,老人当着几百号人的面拉着许越上台,言辞恳切,“感谢这几个月来大家对爱女的照顾。”
众人惊愕:……卧槽,大佬的独女啊,身价百亿的那种。
有钱还跟我吃路边摊,有钱还上网贩卖明星to签?

她超有钱她超有钱免费全文阅读

十一月初,宜城。
暮色已至,月色蒙蒙。
忽然而至的寒潮一夜之间席卷了整个城市。
连日不断的降温、暴雨让街上行人稀少,车辆飞驰。
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寒意,风像刀子一样割在人的脸上。
许越抬头望着面前这座气势恢宏的酒店,呆呆看了几秒后,她从挎包里***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毫无意外的被拒接。
许越麻木到没有多余的表情,习以为常,把手机又塞回到包里。
今天这里有一场慈善晚宴,由闻名的某时尚杂志承办,汇聚了各界精英人士,已经连续办了七年,今年更为热闹,花了大手笔请到了几位商界大佬。
而许越要找的人就在其中。
按照原本的计划,她是要冲进会场直接找到人问个清楚的,但她看到了宴会厅正门那几道安检程序后,有些退缩。
她不由得把包抱的更***了点。
人***很简单,可包里的这些家伙们,想带***就有些困难了。
她找了一个避风的地方暂且躲着,双手环抱在胸前,缩着肩膀来减少受冷面积,在想一个更好的拦截方式。
许越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
九点半。
应该离晚会结束也不远了吧,她觉得可以去停车场等,结束后他们必然要去提车。
许越直接付诸行动,瞪着高跟鞋来到了停车场。
空旷少人,阴风习习,“呜呜”的风声全都灌倒了她耳朵里,吹起了一层又一层的鸡皮疙瘩。
她左瞄瞄右看看,手伸进包里***到了一个坚硬的铁片才稍稍安心下来。
她走了几步,很轻松地找到了那人的车——
***色的商务豪车,据说是限量,男人在朋友圈里炫了好几天,字里行间都是对这辆车的珍视。
许越了解他,爱名、爱车、爱女人。
这车排在第一位。
她盯着看了一会儿,脑子里忽然闪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片刻后,明亮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像只狡黠的小狐狸。
眼下四处正好无人,像是配合着她心里的作恶。
她走上前,把包搁在引擎盖上,开始在包里乱翻,寻找称手的作案工具。
防狼喷雾显然是多余的,棉柔绳大概也起不到作用,电棒……倒是可以一试。
她在手里掂量了几下电棒,又围着车绕了两圈,最后才停在了驾驶室这边,看着这辆外形简洁、线条雅致的豪车,几秒后,她毫不犹豫地对准了倒车镜,狠狠挥下。
伴随着碎裂的声音,她将垂在耳侧的头发别到耳后,电棒抵在车门上,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前所未有的觉得愉快,连着这几日知道男人移情别恋后的糟糕心情都好了一大半。
她愉快了自然不够,更想让他不愉快。
她给他拨了一个视频通话,几乎是刚拨通,就被他摁断,界面上显示“对方忙线中”。
显然,手机他是一直拿在手上的。
许越也不气恼,不慌不忙地拿着手机对着倒车镜按下快门,挑了一张清楚明了的,给他发了过去。
她又发了段语音过去。
【还要和我装死吗?再装下去,可就不止一个倒车镜了!】
没有半点回应。
像小沙粒沉入大海,连半点水花都激不起来。
许越不厌其烦地给他发语音。
【敢做不敢当是吧?当乌龟就这么轻易上瘾?】
【你要是个男人就给我个准信,到底什么时候跟别人好上的?我又不会吃了你,事都做了,跟我坦白就不行?】
【你说你吧,怎么着也算个成功人士,名利双收,承认一下自己始乱终弃很难吗?】
许越换了工具,手里拿的是把折叠军.刀,明晃晃的寒光落在她精致的脸蛋上。
【我人就在停车场,你不回答我,我也不敢保证接下来我会做什么,要么是毁一辆车,要么是毁了我这个人。】
多了些来来往往的人,看到许越都会不由地多了两眼。
许越鹅蛋脸、大眼睛,五官大气明艳,是一眼就能抓住人眼球的女孩,偏还爱妆扮,即使天冷,也是一条连衣裙搭一件大衣,裙子下两条腿笔直修长,毫无遮掩的袒露着。
***加豪车,是个轻易让人浮想联翩的组合。
已经有几位男士开始停足观看。
许越抽空和他们挥了挥手。
看语音攻势不管用,许越开始了录起了视频。
她正对着摄像头,首先甜甜一笑,当是打了招呼,***接着镜头往下,是她手里的刀正在对着引擎盖鬼画符的样子,做这些的时候,她仍然是笑着的,笑得人畜无害。
一众围观群众:“……”
这一刀下去就是大几万啊!
她才不理会别人的目光,举着手机继续毫无章法地乱画,写满了引擎盖后和驾驶室这边的车门后,许越在几道诧异的目光下,把魔抓伸向了后车门。
还没挨到门,手腕就被人从身后攥住。
许越迷惑回头。
一个健壮的男人脸色铁青的站在她身后。
“你干嘛呢,画画呢?”
许越皱着眉,甩开那人的手,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挪。
她停止了视频录制,把这一段长五分多钟的视频发了过去。
做完这些,她才看了看面前的这个男人。看热闹的人围了一圈,这还是第一个上前过来阻止的。
这年头,还有多管闲事的人?
“我在我家车上画画碍你事了?”许越话语里丝毫不客气。
“你家车?”男人赶***退了几步,瞧清车牌后,才回她,“你确定这是你家的车?”
许越懒得多费口舌,从口袋里抽出一张纸巾,裹着刀锋,把刀放到了包里。
她又看了眼时间,十点整。
晚宴应该已经结束了。
不知道男人看到这视频后会有什么反应?
应该会气得跳脚吧,然后盛怒之下过来和自己当面对峙。
——这就是她想要的。
“问你话呢?”完全被忽视的男人吼道。
许越没好气的瞅着面前的男人,“不是我家的,难道是你家的?难道这世上还有人和他一样钱多人傻?”
易言轩出了电梯,猝不及防地打了个喷嚏。
他揉了揉鼻子,“这是有人在骂我?”
他里面穿的是参加晚宴的***色西装,外面直接罩了件长到膝盖处的军绿色羽绒服。
经纪人叶卿笑着说,“可能是要感冒的前兆”
“哦。”易言轩接过助理耿雨递过来的***色棒球帽,把垂在额间的***色短发拨到一侧,压下了帽子。
三人继续往前走。
叶卿问:”怎么不去酒店门口等?非要来停车场?”
易言轩懒洋洋地说:“门口有记者,被拍了一晚上有些累。”
这种慈善晚宴,说白了就是要他们出点钱,然后通过他们本身的影响力扩大民众关注度,号召更多的人捐钱出力。
对于做慈善这种事,娱乐圈里的人没人会拒绝,这个圈子里的人本身就比一般人迷信,积德行善的事都会愿意出力,况且还能艹人美心善的人设,碰到这种事,都是赶着冲到最前面。
易言轩刚刚就捐了十辆校车。
耿雨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忽然指着前面,好奇地问:“咦,怎么这么多人啊?”
易言轩顺着耿雨所指看过去。
一层又一层的人围着他的车,依稀能看到司机小杨和一个女人在那拉扯着。
易言轩表情没什么变化,手***进羽绒服口袋,掏出***色的口罩给自己带上。
他放缓了脚步,有意地与人群拉开距离。
经纪人叶卿疾步走了过去,冲到最前面,看着小杨,摆出了气势,“怎么回事?”
她气场足,精致的妆容下大红唇格外醒目。
许越的气焰顿时消了几分。
这人似乎很眼熟……
她不禁多看了叶卿两眼,虽然她有七年没回到过祖国的怀抱,但眼前的女人分明是见过的。
可在哪里见过呢?
小杨急得都快哭了,让开了位置露出车门,***上的划痕尤为醒目,更不要说写得都是“渣”“贱”这样的字眼,“叶姐你看,这车……”他指着许越,“她一口咬定是她的车,这、这……我交差啊?”
看清后,叶卿***了***后槽牙,这要是被有心人拿去做文章,能编排好几段痴男怨女的风月事,到那时她又得到处去澄清。
叶卿冷冷地看向许越,“你划的?”
许越点头,无知无畏,“在自家的车上画画不犯法吧?”
“是自家车那肯定不犯法,那要是别人的车呢?”说完,她做了个请的***,“这位小姐,麻烦你往前走几步,认一认自家的车。”
看热闹的人自觉的让出了一条路,叶卿在前面领路,许越拎着她的包跟在后面,同样的昂首阔步。
易言轩原本是靠着一侧墙壁的,低着头在脑子里理顺接下来几天的行程,在盘算着天天怎么在工作之余抽空***够八个钟。
今天肯定是不行了,明早五点就得起,要拍封面,杂志封面的工作是他最不喜欢的,不停地换衣服,不停地摆***,比拍戏累多了。
他想得出神。
耿雨拉了拉他的袖口,倒是很兴奋,“过来了,叶姐他们过来了……”
她八卦心爆棚。
尽管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易言轩漫不经心地抬起头。
看到叶卿风风火火往这边走,他唇边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叶卿在工作上绝对是女强人,只要是认真了,就是这种状态,唇线绷***,不苟言笑,几句话能把人怼死,是他惹不起的人。
他再往后看,注视了几秒后,那双像是盛满星河的眼睛瞬间暗沉了下去。
世界忽然天旋地转起来,空间倾覆。
易言轩的后背离开了墙壁,眼神无声地追着那道纤细的身影。
像被人从正面扼住了喉咙。
鼻间的空气稀薄,呼吸开始放慢,一切都安静了下来,他甚至能听到自己砰砰的心跳声。
眼前是无数道人影相继闯入,与眼前的她重叠,过去的、现在的……
“易言轩,易言轩……”女孩明媚地笑着,站在他面前,仰着头看他,“你以后喊我越越吧?”
“为什么?”少年的声音里有极度的不耐烦。
“因为喜欢我的人都叫我越越。”

她超有钱最近章节

易言轩随口说说,也不指望能安抚住许越。
许越哭了一会儿,愧疚的情绪宣泄了出来,人***了不少。
她没忘易言轩的需求,又去碰了碰玻璃杯,感觉水温差不多了,递给他,“其实你不该为我求情,把我留在身边真的很危险,我什么都做不好。”
易言轩双手接过水杯,抿了一***,清甜的水缓解他喉间微弱的灼烧感,“许越,你是故意的吧?想离开我才故意这样做的,对吧?”
“怎么会?”许越第一时间为自己辩解,“我就算不愿意在你身边待着,也不会拿你的命开玩笑。”
她有时候是蛮横了点,但不至于这么不分轻重。
“所以啊,你不是故意的,对我来说也没有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损失,你也不用太自责了,下次注重点就行了。”
易言轩轻描淡写地说着,似乎是真的忘记了自己在舞台上那种无力感。
那会有眩晕感,眼前的东西都是有重影的,耳朵也听不进任何节奏,完全是靠着身体记忆完成了那支舞。
幸好,不算很完美,但至少没出大纰漏,当时想的是,大不了明天再被人diss一顿,又不是没经历过。
易言轩又喝了一口水,就把玻璃杯塞到许越手里。
他的视线落在许越的头发上,有一些白色的***粘在上面,他抬起手触碰了下,手指粘上了点,正用指腹摩挲着。
许越放下水杯后,看到了他手里的动作,“那个……”
“叶卿做的?”易言轩神色冷静,以他对叶卿的了解,猜测发生了什么并不难,只是他很好奇,“你就没还手?”
许越摇了摇头。
她理亏的时候是不会动用自己那套“人犯我一寸,我还她一尺”的人生信条。
当时被叶卿一吼就什么都明白了。
叶卿言语刻薄的讽刺她,说了很多难听的话,她都顾不上去记到心里,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差点害死他。
天知道,当初自己是多么迷恋他,甚至到了现在,自己已经只把他当朋友来看,她仍然觉得,这世上没有一个人会比自己更希望他能过得幸福。
叶卿让她走,走的越远越好,她固执地没动,做到了骂不还口。等叶卿骂完后,去了洗手间简单地用水擦了下头发,然后一直在门外等着。
七年前,她没有交代的走了,让他记恨至今,这次怎么样也得和他说声,至少至少,要道一次歉。
只是没想到,他丝毫不介意自己的过失。
易言轩看她这个样子也知道她受了不少叶卿的冷言冷语。
算了,许越有错在先,叶卿虽然做的有点过分,但能让许越长点记***也不是坏事,究竟她以后还会碰到各种事、各种人,并不是谁都能像自己一样动恻隐之心。
他确实是累了,强撑着安抚了下许越后精神就更差了,想要休息,人往下躺了躺,感觉到腹部那里膈着一个很硬的东西。
他***了***,差点忘了,是那个笔记本。
刚才只是随便一翻,根本就没看到上面的内容,现在拿在手上,瞥到许越神色有一丝变化后,来了兴致。
许越的字几年都没进步,小而歪,一点都没女孩子字间的娟秀感。
他必须凝神细看,才能看出上面写的内容。
许越还想做最后的挣扎,伸手挡住那些字,“哎呀,我真是写着玩的……你不累吗?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
许越越是掩饰,易言轩的爱好就来的更浓,恐吓了她几句后,看许越的手没动,就直接张嘴。
许越赶***把手缩了回来,布满怨念地看着他。
你属狗的吗?
易言轩自得的笑了笑,然后继续研究起本子上的内容。
“许越,我作为朋友真诚的建议你,以后没事多练练字,虽然现在电子产品确实取代了一些传统通信,但难免你以后还是要***笔签名的时候,这没法见人啊。”
许越小声地抱怨着,“我又没让你看?”
易言轩聚精会神的看着,连蒙带猜判定出一些内容来。
许越因为刚刚哭过,身体有些缺水,也没想那么多,就端起桌子上的那杯水喝了个干净,喝完才发现这是易言轩刚刚喝过的,幸好易言轩此刻正在研究自己那份笔记,完全无视两人刚刚来了个间接接吻。
许越掩耳盗铃般地又倒了半杯水,连杯子摆放的位置都还原到起初的样子。
易言轩粗粗扫了一眼,合上了本子,***沉的视线停在许越的脸上,“上网搜的?”
许越点了点头。
叶卿说的没错,想要了解易言轩真的一点都不难,网上有他一份很完整的成长资料,他的出生地点、父母背景以及教育经历,和入行后参演过得每个角色,精确到每部他出现的时间到秒,都有记录。
她知道了很多以前不知道的事,比喻他从初中开始就频繁的转学,比喻他母***在他十六岁那年意外去世,比喻他原本的家境就很不错……
“其实,我人就在这,你想要知道些什么可以直接问我,网上这些都是粉丝整理出来的,有些带着很强烈的主观色彩,并不十分正确。”
“真的?”许越也觉得网上的信息有添油加醋的嫌疑,多多少少都带着些粉丝们的不切实际的臆想。
易言轩笑着点头,“真的,为了保证你日后的工作能少出差池,我可以长命百岁,我愿意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许越绕过床尾,坐到椅子那里,把本子从易言轩手中夺过来,翻开到空白页,又从口袋里***出一支笔,眼里带笑,“那我就开始了?”
“可以。”
许越:“除了花生,你还对什么过敏?”
易言轩:“没了。”
许越:“你对生活有什么非凡的需要吗?”
易言轩:“***觉的时候需要特殊***暗的环境,其他的,没什么了。”
许越:“你偏食吗?有什么不喜欢吃的,你告诉我,我以后点餐的时候避免一下。”
易言轩:“没有,天底下没有我不爱吃的菜,只有不合我胃口的菜。”
许越脑子缓慢地反应了一下,“就是说你比较挑厨艺,我没理解错吧?”
“还不算太笨。”他难得的向许越投来赞许的目光。
许越受到了眼神地鼓舞,更加事无巨细的询问。
两人就这么一问一答,许越记了满满两张纸,在易言轩口述的时候,不忘提醒他慢点,她写字慢,等做完这些,天已经微亮。
许越打着哈欠,把劳动成果抱在怀里,一脸满足,“你怎么这么多事是我不知道的?”
易言轩眉目间没什么情绪,静的像水,他没回答,有些是他过去刻意隐瞒,有些是……
“你不爱芹菜,不爱吃胡萝卜,任何自带味道的蔬菜你都不喜欢;喜欢柑橘类水果,尤其是橙子,连洗发水、沐浴露都是这个味的;右耳上有两个耳***,左耳只有一个,是高二的中秋节那天和盛蓝两人一起去打得,回来保护的不好发炎了;小时候学过芭蕾,但伤了腰就放弃了,然后又转学了钢琴,可乐感差,练了一个星期就不愿意去了……”
许越惊奇地微张着嘴,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觉。
在之前那段短暂的感情里,易言轩一直都很冷漠。
他不喜欢自己,是屈从于金钱,那是许越对那段感情最为***刻的认知,自然也不指望易言轩能对自己多了解。
可刚刚他的话确实震动到了自己,有些连自己恐怕都没意识到。
她知道自己讨厌芹菜、讨厌胡萝卜,仅此而已,可易言轩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自己不喜欢全部自身带味道的蔬菜,是的,自带味道的菜她都不爱吃,芥菜、苦瓜、洋葱,都是她避之不及的。
她觉得自己以前是误会了什么,睁着一双茫然的眼睛在易言轩的脸上寻找着些什么。
易言轩没给她机会,躺了下去,能耗费这么长时间让许越了解自己已经是极限了。
生理上的,心理上的。
“***一会儿吧,”他指了指窗外,“天都亮了。”
许越回过神,“你***吧。”
“那你呢?”易言轩看了看,用下巴指了指门边的长沙发,“你也去那躺会儿。”
“不,我就在这,你要是有什么需求,我就可以第一时间知道了,”许越怕他不明白,好心的解释,“就是你想喝水了,或者想上洗手间,随便动一动,我就知道了,我要是躺那里,一***着可能就什么都听不到了。”
她真是悔恨了,立誓要将功赎罪。
易言轩嘴角扬起弧度,看她认真的表情,忍不住要逗她,“喝水我可以理解,我要上洗手间,你怎么帮我?”
是帮我脱裤子,还是帮我……
许越没理解他话里的陷阱,“就是扶你过去啊,你昨天一整天都没吃东西,肯定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我不扶你,你怎么走过去?”
易言轩抿着唇笑。
“坐着也累,你就趴在床边***一会儿吧,我要是真想去洗手间了,动一动你肯定也会醒。”
许越觉得这个建议不错,愉快的决定了。
“要这样……”她的右手推了推自己的左肩,要给他示范,“要***点,我怕你喊我,我听不到。”
她身体前倾,双手叠在床沿,头枕了上去,眼睛是对着易言轩的。
易言轩从她明亮的眼神里读懂了她的小心思,“你放心,我有需求,一定会叫醒你。”
许越熬到这会儿也是撑不住了,心力交瘁,趴了没一会儿眼皮就在打架,很快***了过去。

她超有钱免费完整在线阅读

“叮叮叮……”
许越***得昏昏沉沉,两只胳膊酸麻不堪。
恍惚间有人在推她肩膀,“越越,醒醒……”
许越从胳膊上艰难地抬起头,抬得动作只持续了一秒,又重重跌了回去。
——宣告清醒失败。
“你昨晚干嘛去了,做贼吗?你怎么一整天都是***不够的样子?两个月的暑假还不够你***?你前世是猪吗?”盛蓝念念叨叨地,又推了推许越,“班主快来了,你还***?!”
新学期伊始,又刚文理分科,盛蓝觉得怎么样也得在班主任面前留个好印象。
她看到旁边纹丝不动的许越就气不打一处来,当初分科的时候,盛蓝就结合了她各科成绩,认真的建议她:学文吧。
偏偏许越在那一年和她建立了难舍难分、雷打不动的友情,说什么也要跟着盛蓝学理。
盛蓝苦口婆心地劝,“越越,作为好朋友,我必须要为你的未来负责,你学文科,好歹还能努努力背背政治历史,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气考上大学,你学理科就真的就没有一丝希望了。”
许越笑着说,“没事,我学理科就是不想背政治历史呢。”
盛蓝被她对未来不负责任的态度弄的极度无语,也口头警告过,“我丑话说前头,我不会管你的。”
说是这样说,哪能真不管。
她双手架着许越的头,硬是将她从胳膊上托了起来,“上课啦,不要再***了!”
“好好好。”许越吃力地睁开眼,应付她,“不***了,不***了。”
为了让自己能更清醒一点,许越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微微的痛感,让自己勉强有了些意识。
恰好新学期的班主任走了过来,许越不生疏,就是上一学年的化学老师,一个看似四十多岁实则刚大学毕业没两年的青年人。
许越看到他的那一刻就只有一个想法,安眠药来了。
然后班主任开始新学期的第一场班会,言辞慷慨激昂,遍地打鸡血,“同学们,高二是你学业生涯里至关重要的一年,是承上启下的一年,我们有了前十几年的基础,在这一年里我们要好好地加以运用,为接下来的一年……”
完了,他一说话许越就更困了,什么都听不***,头跟小鸡啄米一样地往下点。
“……同学们欢迎……”
***接着一阵爆鸣声,让与瞌***交战了几个回合的许越差点磕到桌面上。
这班主任什么作风,还带头搞官僚主义?!
上课就上课,鼓什么掌?
许越义愤填膺地抬头看过去,这才注重到他旁边站着一位穿着白蓝短袖校服的少年。
少年神情寡淡,高高瘦瘦,五官轮廓分明有棱有角,每个部分都恰当好处,那双眼睛最为招人,又***又亮,像是把星星揉了***。
人人爱美,许越也不例外。
她带着欣赏的目光看了一会儿,很快得出结论,这是她见过最好看的男孩子。
很干净,很清***,很***。
“大家好,我叫易言轩,很喜悦和你们成为同学,希望接下来的时间我们能互相帮助、互相进步。”
毫无诚意的自我内容介绍换来了更为热烈的掌声。
全班的女生都疯了,兴奋地一直在鼓掌,以最大的热情欢迎新来的转学生。
盛蓝手掌都拍红了。
男生就理智的有些过分,象征***地拍了拍。
呵,理科班原本就是男多女少,这位一来估计也没自己什么事了。
不过男人若只靠脸,多少和软挂上了钩。
许越看了一会儿就低下了头。
好看是好看,但太冷漠了,虽然一直保持着笑意,但毫无温度,就是逢场作戏,对谁都是那个表情,哪怕现在在他面前的是条狗。
接下来的全部时间,许越都用在狂补暑假作业。
她这个暑假过得很忙碌,时静去了青海进行医疗援助,一待就是两个月。
时静和许还山在对许越的教育上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方式。
许还山一直提倡女孩要富养,什么都给女儿最好的,只要是许越能提出来的,他都无条件满足。
时静不同,她终究觉得女孩子要有一个丰富的精神世界。
许越的物质观已经被许还山纵容地无法扭转,她就开始刻意地培养她精神世界,而她信仰身教大于言传,所以只要是许越有假期,时静一定会带着她跟随志愿者进行援助活动。
许越在青海待了差不多两个月,人***了几度,环境的转变也让她难以一时适应,于是便是无休止地打瞌***。
她右手握着笔,左手盖在眼睛上,脊背挺的直直的。
从讲台上的角度来看,她是在认真学习,而且很有可能还在思考。
她一个***维持了两节课。
到了课间,许越补好了觉,彻底摆脱了瞌***,人一下子神清气***起来。
她因为个子高,一直是坐在最后面一排,她的右手边是墙壁,左手边是盛蓝,她的习惯是有事没事就抱一抱盛蓝那布满肉感的身体,撒撒娇。
当她侧着身,把左侧的人抱了个满怀后,才察觉到不对劲。
手感不对,感觉怀里全是骨头,膈得胸口都在痛。
我去,盛蓝是怎么做到上两节化学课就可以从肉乎乎的包子变成骨感美人的?!
这不符合科学啊!
不对,不对,一定是自己在做梦。
或者抱的方式不对?
她犹豫了下,还是伸出了魔爪,目标明确去抓某个部位,结果扑了空,不死心又捏了捏。
——卧槽,太惨了,做个梦,把盛蓝的胸都做没了!
这事打死都不能和盛蓝说。
许越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直到头***上传来一道冷淡的声音,“你抱够了没有?”
这声音……有点生疏,又有点熟。
不会吧!
许越飞速地脱离怀抱,抬眸正好对上一双清亮的眼睛。
脑子当机了几秒,在想她的同桌是怎么从盛蓝变成这位新来的转校生的,而自己完全没印象。
少年怒极反笑,看着许越的眼神里都是冷淡和戒备。
许越咽了下口水。
现在一口咬定刚刚是梦游、自己毫不知情会不会让气氛没那么尴尬?
好吧,显然不会。

小编今天点评

她超有钱(许越易言轩)精选章节完整全文阅读;或许我们也很努力地追求过,很认真的探索过,细致地勾勒未来的蓝图,虔诚地浇灌希望的嫩芽……可是风雨说来就来,那么多的寻寻觅觅之后得到的是什么,依旧凄凄惨惨戚戚。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