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导读资讯网首页||最近小说资讯更新

我心切慕你如鹿慕溪水(米嫣云)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在线阅读
我心切慕你如鹿慕溪水(米嫣云)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在线阅读

我心切慕你如鹿慕溪水(米嫣云)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在线阅读

小说分类: 热血青春时间: 2019-04-14

小说内容介绍

今天小编今天把我心切慕你如鹿慕溪水完整完整章节在线阅读*安排上了,剧情是如何发展的,小编今天已经迫不及待了。讲述了他用指腹轻轻摩挲着米嫣云的眼眶,手指搁在眉头的位置:“这里,叫做攒竹。”声音带着流水般的愉悦。然后手指滑向眉弯:“这里,叫做鱼腰。”又滑向眉毛尾端,“丝竹空。”再来到了下眼睑:“而这里,叫做承泣……”米嫣云有点讶异,不知道他要干嘛。

我心切慕你如鹿慕溪水小说摘要

他静静地看着她,眼睛里温柔涌出笑意:“以前背书时,这些漂亮的名词大概是枯燥的专业书不多见的亮点,那会儿并不知道为什么要给***位起这么动听的名字……”
“但是现在看到你的眼睛,我就懂了。”
被当做专业课活标本的当事人慌忙低下头,是为了藏起爬上脸的羞色。
却不知男人把欣赏她的桃腮如晕,都当做人间一大美事。

我心切慕你如鹿慕溪水出色完整章节全集免费阅读

生活总会在你觉得诸事顺利而麻痹大意的时候,出其不意地对你当头棒喝。
那天早晨,一切如常,米嫣云根本没感觉到,命运暗暗地对她扬起了嘲弄的笑脸。
她临出门在鞋柜边弯腰换鞋,背后某人缓慢靠近,近到她直起身就感觉到热的呼吸喷在后颈窝,不自觉地一缩脖子。
她微笑着回头,晨风扑面,扬起丰盈浓密的三千青丝,一娉一笑都那么醉人,却没有得到预期中的拥抱和贴面吻。
只看到穆云帆那一张过分严厉的脸,眉毛拧成了疙瘩,眼神凝着冰。
热脸就这样被冰镇。
为什么她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冷汗涔涔而下。
墨菲定律说,事情假如有变坏的可能,那么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早晚总会发生……是的,米嫣云也避无可避。
她安稳的小世界在那一刻,忽然风云突变,地覆天翻。
距离那个令人难熬的早晨,已经过去二十几个小时了。
初夏的天空找不到一丝浮絮和杂色,煦日当头,熏风拂面,是最适合用来给小学生造句的天气。
米嫣云在家里手脚并用换衣服,然后对着镜子仔细端详自己的脸,又挖了好大一坨遮瑕膏敷了一圈眼周。
凑合吧,黑眼圈几乎看不出了。
离婚的感觉,一百人有一百种说法,种种催肝裂胆。
米嫣云只是失眠个大半宿,副作用算轻的。
居住的地方是城市盲肠地段,用APP check了一下,四周打车指数低得可怕。
到达和许玉琢约定的“桃源”餐厅,已经是半小时后了。
高档会员制餐厅“桃源”,只做会员生意,每位客人建立对应的专门档案,年龄和口味偏好等都一一记录在案。
光入会费已让小老百姓咂舌,薄薄一张会员卡都仿佛附了一层“贵气”。
进门之前在门边探头探脑的米嫣云,大概是全部顾客中气场最弱的一个。
她一来这儿就涌起不好的回忆。在许玉琢强压下办了桃源的会员,乃人生中罕见的浪费黑历史。
愁容满面的美人那也是美人。
打一进门起她就像颗磁石,吸引了在座男士半数以上目光。
跌宕有致的身材,精雕细琢的五官。瞧那蛾眉宛转,瞧那善睐明眸,像不像传说中的桃花面?
餐厅气氛暗暗变了,许玉琢不用看也知道某人来了。
毕业两年,同学中大部分迅速融入生活,变得面目全非,只米嫣云依然故我。
北方话说——彪乎乎的。
绝美而不自知,投身社会染缸仍像颗未经打磨的原石。
——电视上精明能干的“嫣云主播”是另一个人,或者说,是电视台把软柿子包装出了硬派形象,一个假象罢了。
“这里!”
许玉琢停止胡思乱想,朝门口招手,某人眼睛一亮,一路小跑过来。
放下包还在喘气,一开口就是一连串意料之中的道歉。
这家伙的自我反省型人格又发作了。
“我等得都结蜘蛛网了,友尽!”许玉琢伸出一指禅把友人的脑门戳红,“怎么不叫穆云帆开车送?我记得婚宴之前他刚刚辞职,才过了十来天就找到工作了,这么闲不住?”
嘴上凶巴巴,动作却暴露关心,推一杯巧克力冰激凌到她面前,让她解渴。
那张美人巴掌脸露在半颗草莓、几颗桑葚旁边,一点水果就把她衬托得天真烂漫,可爱到不行。
“他有事……”
许玉琢观察着,忽然笑出声:“你瘦了!来,多吃点,”说着又推过来一个盛在碟子里的轻松熊小蛋糕,压低了声音,“是不是新婚燕尔,被穆云帆缠着‘运动’太多了?”
“别胡说了。”对方身体震动了一下,脸色窘迫到苍白。
怎么是苍白而不是红番茄?
嘛,都差不多。
“呃?你发梢怎么湿了?”许玉琢眼尖地发现。
米嫣云听她这么问,登时脑门上冒出金光闪闪两个大字“哀怨”。
侧过身让她看自己肩膀——连衣裙的肩膀上还有块湿印子。
在来的路上,途径一个道路交叉口,从旁驶过的客车忽然飞出一个饮料瓶,还是玻璃质地,被砸到估计会被直接开瓤。
米嫣云侥幸不死,可活罪难逃,里面没喝完的饮料淋她一头一脸。
为免玉琢等太久,米嫣云在路边水龙头洗了一把脸就跑过来了,没折回家换衣服。
人若倒了血霉,那霉运真是接二连三地光临,喝凉水塞牙,打哈欠闪了腰,放屁都砸脚后跟!
友人的凄苦并没能唤起许玉琢薄弱的同情心,她毫不掩饰地拍桌狂笑,桌上餐具都跟着一齐抖。
于是米嫣云更加乌云罩顶。
许玉琢忍不住说:“嫣云你好歹是***了,能长进点不?你记不记得,大学里面有个男的追你大半年,帮打开水帮刷碗,脚跟脚地亦步亦趋,眼看要成事,却前功尽弃,最后他撤退的理由是——”
“久了才发现,你说话跟客服似的,有点没意思。”
米嫣云对自己不熟、不来电的,那真是标准闷葫芦一只。
吐槽完毕许玉琢话锋一转说:“不过还好,穆云帆出现了。”
“每个女人都是各有千秋的宝石,最大的幸福不是遇见最完美的男人,而是遇见最欣赏你的男人。你平时虽然闷,虽然无趣、想法经常幼稚天真……(此处省略800字),可是穆云帆喜欢。他疼你宠你,这就足够啦。”
朋友俨然化身文艺范的情感热线,侃侃而谈。米嫣云也想了很多。
穆云帆个***热闹,看上闷葫芦的她,朋友们说,一静一动,正好互补。
在郑重交换戒指那一刻,她天真地以为一生就这么被轻轻决定了,这个男人,拿什么她都不换了。
褪下婚纱那晚,他抱着她耳鬓厮磨说:“从今往后有我在的地方,就是你的家,我穆云帆一生一世陪着米嫣云。”
对此,她曾深信不疑。
把自己的QQ签名改成了“Home is wherever I’m with you。”
圆满得似乎虚假,仿佛飞在云端,生活中的全部缺憾都在爱情中被补完了。
转眼,现实甩了她一个响亮的巴掌,抽得她皮开肉绽。
言犹在耳,物是人非,签名也只维持了十天。
许玉琢此时还在说:“幸福不是每个人都去得到最好的,争得头破血流,而是你喜欢喧嚣人世,就得到了软红十丈,你喜欢淡泊宁静,就得到了白鹿青崖……嫣云嫣云,你怎么哭啦?”许玉琢一包纸巾塞过来。
“太幸福了”。米嫣云揉着眼角说,我他喵的“幸福”得欲仙欲死啊。
米嫣云没有开口,跟粗神经家伙的朋友,也解释不清。
这不,许玉琢还沾沾自喜上了:“看来我口才大有长进,三言两语就把你感动哭了。唉穆云帆给我什么好处了,我在这儿帮他歌功颂德的,改天一定要讹他一顿饭。”
“一定、一定。”米嫣云哼唧了两下止住了哭声。
再嚎下去,许玉琢就该发现不对劲了。
她抹了两下眼泪,勉强扯出一个笑。
许玉琢看她破涕为笑,放心下来,发挥吃货本色招呼服务员按两人口味分别配菜,点的菜单上第二贵的套餐,完了顺着“穆云帆”这个话题继续往下发挥。
她说:“嫣云,你老公啊真是没得说,他家经济条件不如你,买房的时候你不让他出钱,他非出,多实诚的男人啊。”
“……”但是,每个字都像绣花针,细细密密扎着米嫣云的神经。
穆云帆温柔体贴优秀绝伦?从表面看上去,的确如此。
细究起来,仅仅因为旁观者不知内情罢了。
米嫣云转移话题,问许玉琢手边那本是什么书?
“《为我着魔》,讲两性吸引的书,说白了专门教男人怎么追女孩子。”
“那你一个女的干嘛还看?”
许玉狡黠一笑:“当然是为了把握时代脉搏,了解最新‘骗术’,知己知彼,谨防被骗啊!”
“我觉得成旭不是那种人。”
许玉琢男友投行出身,工作正经温文有礼,哪里像色心大发的心机鬼了?
“这一点我和你英雄所见完全相同,我许帮主的眼光错不了。不过这本书当厕所读物还不错……”她揣着书上洗手间。
刚一离座,身后的米嫣云长舒一口气,强撑了半天的微笑垮下来。
忍眼泪如炼钢,还真是一点不假。
操起刀叉狠狠切牛排,活像那牛排跟她有血海深仇。切着切着,热热的***终于滚落下来和着牛排一起咽下去。
没事,哭对缓解情绪压力是有益的。
人郁闷时会产生有害的生物活性物质,化学成分随眼泪排出体外,实验证实,“健康组”比“患病组”更多爱哭鬼。
为自己找到了理论依据,米嫣云一个人在座位上不管不顾地开闸放水,哭成泪包。
心软和爱哭,经常不分家。
她委屈——穆云帆的确够“实秤”,斤斤两两都算得清楚,结婚的时候她在买房他出了两万,于是顺理成章房在产证上添了他的名字,于是昨天向米嫣云提出离婚之后,便明确顺理成章表示要分走五十多万。
这钱要是米嫣云胆敢不给,好,就卖了房再分房款。
混了小半生,连窝都卖掉,那凄惨的光景她不敢想。
此外车子、柜式空调、真皮沙发这些同样分割不了的东西,也变卖分钱,米嫣云看上哪样,就出一半的钱买走。
总之他把一切夫妻共同财产看在眼里,算盘拨得哗哗响,搬家把牙膏都装兜里揣走了……
人心比墨黑,看似君子实为兽。
现在一想起那人,心里绞出来的都是苦水……
眼睛不觉蒙上了一层水雾,喉咙里净是压抑的唏嘘,没出息的金豆子一串接着一串。
米嫣云对着一桌子菜哭到抽搐,虽然是全程无声的那种。
身边有些朋友的婚姻再不幸,至少熬过一年半载,她倒好,不是“年抛”、“月抛”,而是“周抛”!
越想越悲愤,米嫣云嗷嗷哭得更起劲了。
自己哭愉快了,脸部肌肉乱动之际,瞥见餐桌旁边不知啥时候出现了一双系带男士皮鞋。
她给吓得不轻,这人属猫的啊?走路都不带声音。
好奇地抬眼去看,一时怔在那里。

我心切慕你如鹿慕溪水在线全集免费阅读完整章节

那是一个好看的男人,黑眸闪亮,身量修长。
她眼前仿佛有火花在闪过,电光火石一般。
“真正的爱情是一道闪电,人的心会在亿万伏特里抖得像个筛子,没有被击中过便不会知道后来的事情,我化为灰烬了。”
这句话最早是Benjamin说的,后来被疯传。
高三尾巴上面,她迷上一个偶像剧的男明星,有了情窦初开的迹象,把这句话端端正正抄在笔记本扉页。
许玉琢借去笔记本又还回来,后面添了一句:
“都烤熟了还矫情呢?”
咳咳扯远了,许同学真是小清新杀手。
男人的出现,令米嫣云感到,整个大厅又亮堂了几分。
桃源装修得再好,也是个祭五脏庙的地方。现在则不同了,摇身一变成衣袂飘舞的T型台。
他的睫毛可真长啊,眼脸下方投下一道阴影,眨眼间,像被风撩动的芦苇轻颤。
睫毛掩映之下,目似寒潭,又似乎秋水与星辰,眼波流转中,漾出了慑人的光线——米嫣云觉得自己在哪儿见过?
穆云帆算是好看的了,但这人甩了他何止八条街?
目测海拔185以上,身材微微有些倒三角,名流般的绝佳气质。
虽名牌加身,但他没有一丝让人厌恶的暴发户气息,反而显得俊逸脱俗——完全就是照着她的审美观长的嘛。
不对,应该是照着大众的审美观长的。
因为餐厅里的女士,有半数以上正眼睛发直,魂不附体。
这时要是有偷儿趁机偷钱包,一偷一个准。
“你好,找我有事?”米嫣云迷惑又忐忑,快被这个人生生逼出“异性惧怕症”。
面对难以直视的俊美脸孔,是女人都会穷紧张一下的。
经提醒,男人如梦初醒,回过神来轻咳一声:“麻烦,收一下你的腿。”
“啊?”
她的腿有什么问题?
米嫣云忙不迭往自己腿上看,才发现刚才哭得投入,难免忘形,左脚不自觉地外伸,把旁边一条过道给严严实实拦住了。
那霸道***,只差没说“留下买路财”了。
人家过不去。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米嫣云醍醐灌顶:男人才不是朝她走来,而是朝她——背后的空座位。
桃源一到周末人满为患,连二楼雅间都塞满人,需要提前半天订座,现在只有她背后还空着。
眼下,明显是正主来了。
自作多情的小脸都要燃烧起来。
她忙不迭收回腿,却顾此失彼忘了桌面的情况。
袖子一扫,不慎将什么东西扫落——
“当心!”说时迟那时快,男人极有风度地伸手相助,身体微微一欠将那东西接住。另一只手还扶了一下米嫣云,避免她继续动作,袖子扫下更多餐具。
待她坐稳,将手心里的东西递还。
他的手很出彩,怎么说呢,假如米嫣云是武侠小说里那些寻找着接班人的师太师公,一定会拉着这只手赞一声:骨骼清奇,慧根深种。立马收了青年做关门弟子。
薄脆的骨瓷碟被他握着,似乎都不再是只酱油碟,飞升成《鉴宝》里的绝世珍藏。米嫣云一瞬间领悟了手模对手部饰品的意义。
像男人这样的手,铜顶针都能被他戴成金戒指吧?
这男人灵敏的反应,漂亮的身手,直把四周一圈人都看呆过去。
唬得米嫣云谢谢都忘了说。
靠得足够近,近到鼻子捕捉了他身上淡淡的男香。细若游丝,可是特殊特殊好闻。
柑橘混合矿石的香调,有一种温柔坚定的意味。
骨瓷碟完璧归还,魂儿却让人家勾走了。
身后,服务员拉开椅子让“美男”坐下,四周飘来女人们“心机鬼”的骂声。
“魂兮~~~归来!”许玉琢从洗手间回来,伸出爪子在她面前晃,“一动不动想啥呢,思考宇宙的真谛?”
米嫣云抬起脸,“噗——”许玉琢到底忍不住喷笑出声,“你装什么怪相?!”
“怪相?”嘴角沾到饭粒,还是牙齿上贴了葱皮?米嫣云不解地竖起碟子。
一照之下,连自己都被雷焦了。
难怪刚才“美男”会看她看到出神——碟子的光洁釉面,倒映出一张堪比恐怖电影的脸。
从淘宝上买的遮瑕膏,打五折,防水效果显然也对折了一下。
她刚才一番风雨交加地哭,脸颊上被冲刷出两条壮观的“地沟”……
这副尊荣,配合她刚才下意识把嘴撅得直上云霄的表情……
——偶卖糕的,如花都没她能扮丑啊!
刚才男人不是“惊艳”,而是“惊悚”。
这还没完,当下许玉琢就中气十足给她上化妆课,勒令她以后不许贪便宜买地摊货化妆品,“看吧,流个汗一秒变凤姐。”
身后传来压抑不住的低沉笑声。
米嫣云钻桌子的心都有了。
赶紧揣着卸妆液去洗手间把整张脸都擦了个遍。
一顿饭吃得味同嚼蜡。
末了,“美男”吃完率先走人,打从身边过道经过,许玉琢忽然说,嫣云你闻到什么香味没?
“闻到了,你手上的桔子洗手液么?”米嫣云的反射弧一向是打了蝴蝶结的。
“……我是说刚才走过去那男人身上。”
衣角一飘,激起一阵清冽香气,许玉琢之前大眼漏神,此刻仿佛闻香识人,瞥着他背影说:
“世界真的太小了,咱俩只顾埋头苦吃,敢情背后就坐着我们的校友都没发现,刚才再怎么说也该过去打个招呼的。几年不见,他越发地帅了呢 ,听说现在在市医院当牙医,真是看一眼都受不鸟~~~这是要帅翻榆城的节奏啊。”
“等一下玉琢,你是说,我们和这个人一个高中的?”
“不止呢,是同年级。你连江逸都不知道?你的班级沙文主义是不是太严重了?”
“江逸……”原来他叫这个,并且和他同龄?
“你当真不知道?江逸高中时代就长得很招人了,名动校内外哦。”
嘎,有吗有吗?米嫣云努力折腾她那点不争气的脑细胞,为啥她没印象?
“记不得可以理解,那会儿你纯净得跟矿泉水一样,有几个追你的男孩子,全被你用面瘫脸一吓,默退了。”
“向你告白的更没好结果。你一直待在你漫画书的世界里,快乐地二笔着~。”许玉琢一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他们还说,我们学校‘女看米嫣云,男看江逸’,你俩几乎是默认的校花和校草了。但是,校草的看点比你多,我记得最劲爆的一次,咱学校俩女生对江逸的争夺摆到明面上来了……”
两女生均是江逸同班同学。
一个是校董的女儿,如珠如宝地养大,一个是体育特招生,篮球达到了国家一级运动员标准。
她们成绩不行,老师让学习好的同学帮助一下后进生,采取一对一式,这两人都非要学习委员江逸辅导自己,不要别人,矛盾就此产生。
班主任后来吧特后悔,其实校董的女儿早早安排好了毕业后的进路,体育特招生更是升上高二没多久,即被一所体育高等院校录取,高考免试。
自己这一举措,说白了江边上卖水——多此一举。
除了给江逸添堵之外,意义不大。
不多久,俩女孩矛盾深化,为了江逸在学校门口大打出手。
没去围观的人是不知道,当时那场面呦,先是唇枪舌剑,很快文斗升级成武斗,两个女生都把对方打成了猪脑袋。
打完之后现场一地揪掉的头发和碎布片。
第二天两人双双请假,后来据部分目击者称,于超市看到校董女儿鼻梁上粘着创可贴,在医院瞧见体育特招生正在治满脸的“五线谱”……两败俱伤。
可见江逸“祸国殃民”的特质,少年时代已经初见端倪。
他就是有本事让别人喜欢他,喜欢到奋不顾身。
“怎么着,你对江逸有爱好?”
许玉琢此言一出,米嫣云白毛汗从脊背上滚滚而下,连忙搁了碗。
“说错,带后鼻音那个,性趣。”许玉琢语不惊人死不休。
结果喉咙里那口汤还是呛进了气管,连连咳嗽起来。
“哈哈应该是了,”嫣云抹着嘴巴,许玉琢用一种很感慨的眼神瞅着她,脸上表情挺微妙,“可是你都有穆云帆了,安分守己些吧我的人、妻、同、学。”
“玉琢,求你不要再往我身上安罪名,”米嫣云很认真地皱着眉,“在你嘴巴里,我都快成这世界上人品最差的人了。”
许玉琢大笑。
作为好友,她不打算说出那些背后的故事,因为对方一旦知晓,说不定会挺纠结:
高中毕业后,江逸和米嫣云一样,都留在了本市念大学,米嫣云如愿念了播音主持专业,本科四年,从中等生摇身一变成学霸,出来后就到电视台实习——但是从大学开始就宅得不行,一直宅到上班。
已经组建新家庭的母亲难得跟她通次电话,都说:“你还是开眼看看四周吧,漫画里的男神谁能出来跟你结个婚?”
米嫣云当时就膝盖中箭,痛得钻心蚀骨。
江逸则读的是口腔医学专业,本科五年毕业后***市医院,考了执业医师证,晋级成真正的牙医。
也就是说,从高中毕业后,他们没有交集地继续在这城市待了6年。
到第五年的时候,高中同学群里的诸位好事者,吃饱饭撑的没事干,开始八卦中学时代魂牵梦萦的梦中***。
米嫣云和江逸理所当然成为被提到次数最多的。
大家的消息互通有无,整合信息资源分析得出——偶卖糕,偶卖大蛋糕!校花和校草空窗了五年。
米嫣云死宅的附加属性大家知道,问题是江逸,这五年他也像吃错药似的,把全部送上门的大学同学、校友什么的往外推。
他上学校食堂打饭,仅仅因为把最后一份红烧狮子头让给了排后面的女孩,就被疯狂倒贴。第二年开学迎新帮学弟拎了一下行李,又被学弟他姐狂追,在寝室楼下摆蜡烛拉条幅,上书:“江大帅哥你就从了姐吧!”
轰动事迹,难以尽数。
江逸条件优越成这样,身边桃花又很丰富,却直到毕业都没脱团,着实太离谱了点儿。
“呜呜呜,难道我们初恋(最初暗恋)的对象,其实喜欢男人?!”群聊语音里有个姑娘弱弱地喊了一声。
一时间,群里一片死寂。
“要不,撮合校花和校草试试?反正他俩在一个城市,性格一样地喜欢安静,一样没有恋爱史,谁配谁都不亏?”
高中毕业五年后,大家都是二十四、五的人了。
当年迷恋两人的男男女女,要么早已成家,要么初心不再爱好已移,仅剩下一些长情的人,多半也因了空间距离的限制不得不承认现实。
所以最后,虽然大家心里漾起一丝小小的不***,仍然一致认为这不失为最好办法。
——把心爱的人塞给校花/校草,总比便宜了生疏人强!
全票通过后,第一个自告奋勇要去给校花校草拉皮条,哦不,牵红线的,就是校花闺蜜许玉琢。
她挺喜悦的,米嫣云太宅了,又不为人知地二,她一直担心好友个人问题。
许玉琢连夜琢磨出撮合二人的妙计,忽然间,噩耗传来——
有一个叫穆云帆的半路程咬金杀出来,把米嫣云追到了手,诚挚邀请闺蜜许玉琢吃饭。
席间,穆云帆展现出许多优良品质,例如温顺,有礼,大方,健谈。
让许玉琢真挑不出什么错处儿。
她原本带了很多江逸在大学里的最新生活照,有球场三步上篮出尽风头的,有主持校园迎新晚会风度翩翩的,有辩论赛上口吐莲花才辩无双的……
许玉琢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米嫣云这单纯丫头一看见照片就绝对栽坑里。那气质,那风度,力透纸背。
偏偏,最后连拿出来show的机会都没有。
许玉琢很郁闷,看到眼前那对情侣一副“木已成舟”的样子,又只能独自遗憾,让大好计划胎死腹中。
一顿饭宾主尽欢,走到酒楼门厅,米嫣云一回头看见许玉琢把什么东西撕碎了全喂进垃圾桶,问她这么一大叠是什么呢?
“废纸。”她回答。末了没好气瞪了莫名其妙的穆云帆一眼。
心说,唉嫣云,你这回错过的缘分可不一般啊。
许玉琢发了一会儿呆,把话题绕回来,伸出一只手压了压友人的肩膀:“往事不要再提,人世已多风雨,说真的米嫣云,你把自己连搭着一堆的二缺毛病成功卖出去了——要害还卖得不错,我都松了一口气。”
所以算了吧,得陇望蜀不可取,她劝米嫣云当务之急,多吃多补,好好***。
说完,径自端起红酒杯,要和对面的人碰杯。
——玉琢你不知道的,我这样的姑娘,即使侥幸卖掉了也会被退货。
米嫣云也端起酒杯,却感到酒杯仿佛有千斤重。
干杯庆祝吗?可又有什么值得庆祝的。原来活在谎言中的滋味如此煎熬。
“玉琢我……我明白。”到底说不出口。
“明白就好,江逸那种人你猴不住,穆云帆就还好。”许玉琢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两人各自心怀鬼胎的感觉,“吃完我俩就打道回府吧,下午成旭约了我一起看电影,为了早点把握住这只绩优股和他修成正果,我就不陪你了哦。”
“你忙你的,加油。”两只酒杯撞到了一起,发出脆响,完美地盖住了与此同时,某人喉间发出的那一声哀鸣。
于是乎,那张俊美绝伦的脸被盖上了“作废”的印戳,扬弃在风里。
可最无法预料的就是人生。
米嫣云想不到,以为绝对无缘的人,不到十分钟,又堂而皇之出现在她眼前。

我心切慕你如鹿慕溪水小说推荐

蓄起亘古的情丝,揉碎殷红的相思。小编今天推荐的我心切慕你如鹿慕溪水(米嫣云)全集免费完整章节完整全文在线在线阅读不错吧!信小编今天就继续关注吧!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立即阅读好书

    猜你喜欢

    复制公众号并打开微信阅读

    网站地图|网站首页|最新小说|热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