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一受封疆(华容林落音韩朗)章节免费全文在线完整阅读
一受封疆(华容林落音韩朗)章节免费全文在线完整阅读

一受封疆(华容林落音韩朗)章节免费全文在线完整阅读

小说分类: 耽美小说时间: 2019-04-12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殿前欢二位殿下的一篇古风的精选虐心耽美小说。一受封疆全文在线完整阅读带给你们;受,华容,为了报家破人亡之仇一点点的接近攻,但在过程中却爱上了他。攻,韩朗,太傅,为了稳固傀儡皇帝的地位,便于自己操控,因为华容的哥哥声音与皇帝相似为除去后患杀害了他以及一家人,受侥幸逃脱,后来知道杀害的人是华容的家人,但他已经爱上了受,即使这样受也选择一人赴死,与攻生死不容。“我祝,王爷万寿无疆,拥万里江山,享无边孤单。”这个精选的话真是太戳泪点,希望华容是真的是像他所说的那样吧。喜欢虐文的朋友一定要看这个!哭到停不下来。

一受封疆小说摘要

人物形象
华容(楚阡):一根青葱华总受,剑寒九州不如一受封疆,别跟吾说礼义廉耻,吾只知当受
则受——京城有一位名人,名叫华容。此人爱穿浅青色长衫,拿把墨绿色摺扇,又拿翠玉做扣——飒然开扇,殿前欢三个大字,一如本人般世俗,世俗之外又是桀骜的脱略。眼见他夜夜笙歌厚颜邀宠,眼见他隐忍决绝支离破碎,眼见他唇角微扬清冷淡泊,眼见他最后冷笑着将一生的灾难加诸于韩朗,心酸如他所制的青梅酒般千言万语却无可言。忍,他忍下了一切难以言说的肉体上的苦难,精神上的折磨。终于是报得家破人亡之恨,却也让他早早逝去,更无心敢爱。
韩朗:抚宁王,帝师,太傅,韩大爷拉面馆的注册商标,翩翩风流无恶不作。为了握住傀儡哑巴皇上,不惜害得华容府中血流成河,抓住那个声音与皇上相同的人。他可恨,却也可怜。这个绝情多变的王爷却在一天一天中被华容吸引,最后竟然爱上华容。可华容之恨早已不只是少年目睹家破人亡,还有他积攒复仇力量时所忍下的一次次虐待与一次次谋害。韩大王爷坐上皇位后回心转意,发现他对华容早已爱至心头,又心中大愧,想要拯救奄奄一息的华容,却活该得了那样一句狠辣的祝福:祝王爷万寿无疆,拥万里江山,坐享无边孤单!
林落音:林木头,将军,左手剑高手,前跑堂的——木头是华容的一个梦,透过他,隐见华容的清隽傲骨。林木头本身并不讨喜,剑术高强,正直踏实,为国为民,心有大志,传统主流将军类人物。脑子相对于朗容二人不太好使,唯一反传统的,是他对华容的情爱,虽然这爱最终是虚无幻灭的,可叹林落音。华容终是了解他的,死别赠言也只是一句:“愿林将军心在云天,不坠平生志向。”他坚忍,他替华容做了那个让人唏嘘的决定,让身为看客的我们松了口气;他亦是可敬的,韩朗心无家国,韩焉心中有家无国,惟林木头胸怀天下苍生,出淤泥而不染。
莫折信:那人有一双如夜狼的眸子,一个比野兽更野兽的男人——将军,流年他爹,拉风之极的配角——人如其名,从台词到死法无一不像一个顶天立地的将军。书生脸孔,匪首人格,信马由缰,衣袍飒飒,白狼一匹,鉴定完毕。
韩焉:韩朗大哥,书中稀缺的BG人物之一,与韩朗堪称兄敦弟厚的典型——韩焉残忍,韩朗冷酷,斗法之余更有将唯一兄弟韩朗装棺活埋的豪举。因为政见不和,他将自己自小唯一的好友凌迟,曝尸三日杀鸡儆猴。拥太子事败后他亲手杀了自己的女人,理由简单,只不过不想让她看见神一样的自己挫败。才华横溢,武技卓然,一心想让韩家称雄天下,更是韩朗登基的最大推力。天生天子人选,可惜时运不济,众叛亲离,终落败身死。死前的沉静一刻让人心折,野心覆天,清冷之至,***入骨。
老王爷;传说中的BOSS,可惜名不副实,身材硕大,超级肥人(让偶们怀疑二殿的审美~)——话说回来,老王爷BOSS的异常失败,扮猪吃老虎,老王爷扮猪到位,老虎吃的业余,从头到尾的政治资本除了将离解药(还是韩朗不在乎的)就是月氏的支持,还是割地换来的,真不知就这点能耐多年耸立不倒的地位是怎么换来的,可叹老王爷也够处心积虑了,一步筹划十八年,只不过设计太简单,有辱BOSS名头,本还以为多厉害的主,没料想最后被韩朗轻轻便巧一锅端了,着实让人不爽。所谓BOSS,应当向《无根攻略》里的病美人萧彻看齐,虽然借的是宝公子的势,可那一道美人沟的风情还是很让人动心的;

一受封疆全文在线完整阅读

京城有一位名人,名叫华容。
此人爱穿浅青色长衫,拿把墨绿色折扇,又拿翠玉做扣,一年四季妆扮得象棵嫩葱。
他有句三二一名言。
凡官居三品之上,家有良田两顷,能够一夜长举的官人,他都不介意一见。
一见之后假如合缘,他也不介意人家叫他“小容容”又或者“小亲亲”,一概甘之如饴。
合缘之后被压***,他也绝对好相与,要前便前要后便后,耍花样绝不喊疼,假如非要边抽边笑,也只需加银百两。
这样一只绝世好受,又怎能不名扬京师。
要说缺点,此君唯一的缺点就是不能***,能听不能说,是个哑巴。
和官人们交流他一般打手语,假如对方看不懂,他还能写字。
字是绝顶好字,颜体行书,和他人一般潇洒风流。
用这手好字他在自己的扇上题词,词好不好不重要,重要的是词牌名好。
殿前欢,这个词牌名他总是写得很显眼,折扇一开众人皆可得见。

一受封疆章节免费阅读

第三十八章弹丸藏后
累尸成丘。
血洗平原,草随风如浪波动,空气夹带着浓浓***。
莫折信垂头猛咳嗽,人已经完全放松,开始信马由缰。
劲风猎猎,将他身后长麾如翅翼张开,其上绣的白狼图腾随风而动,栩栩如生。
莫折信,白狼一只,爱出奇兵,打仗不讲“道义”二字。水战,他射杀船夫;陆战,他压俘虏当盾牌、挡箭雨。
阳光穿透云层射下一束束的光,逆风中莫折下马。
身后,有伤人挣扎着撑矛起身,“你是援兵,为何屠杀我们?”
莫折信回头,却见一张被血污得看不清模样的脸。
反正不认得,没差的。
他亮剑出鞘,不紧不慢地补上了那么一下,直接送人归西。
当剑身没那人胸口时,他才冷漠地开口,“败将残兵,已经可耻,竟然连元帅都敢弃,留着何用?全都该死!”
抽出剑时,突听到远处号角吹起,干戈震动大地,身旁坐骑闻声踏蹄,扬脖嘶鸣催他上马。
“咳,咳。”莫折信踩住死将的头,利用尸首上的头发将剑身的血渍抹净。
来的果然韩朗这支“叛”军。
两军对阵。
莫折信复又上马,摘枪遥指,“韩朗你的人头,又升值了。”
韩朗一骑当先,咧嘴大笑,“我就在这里,要人头,你来呀。”
平原再战,两败俱伤,
“熬”杀到入夜,终于收了兵。韩朗军生擒莫折信,算是险胜。
事实证实,莫折信是相当难缠的敌手,而——
有他助臂是相当可、靠的。
韩朗军帐。
“蜡制箭头,撕杀演习,中箭装死这类窝囊仗,也只有你个爱看热闹的种想得出。”莫折信边咳嗽,边拔出卡进鳞甲缝隙上箭支。
韩朗懒懒道:“莫折大将军,蜡不便宜。”而且他事先还命人烘烤过,保证箭头遇甲就粘。
莫折信正要开口,却见自己儿子流年木着脸进帐禀报:“装死的将士已经回营,林落音败军旌旗也已收藏好了,沙场弄成与帐中那位将军对杀的惨烈样。”
韩朗自得点头连声称好。
流年垂首再报:“只是,现下怕是尸体数量不够多。”
“那就碎尸。”韩朗眼弯新月,“或斩或劈,随意。一分二,二分四,残臂断脚分散放开就成。”
“是。”流年恭敬出帐,目不斜视。
“韩焉已坐龙廷,你我汇合足兵力足可以直捣黄龙,做什么还演这出戏?”简直画蛇添足。
韩朗支颐,望着自己的影子拗造型,“我都如此深情演绎了,自然有人爱看得要‘死’!”
让军兵装死沙场,就是躲藏自己的实力。都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假如这只螳螂会玩弹弓,情况又会怎样呢?
“而后呢?”莫折信问。
“你宁死不屈,收押入牢。林落音倒戈。”
莫折翻眼,站起身书生长揖,“王爷真给面子。凡事都想做到天衣无缝。”
“就算天有了缝,我也自然能想办法给补上。”韩朗自信满满。
“那你命我抓华贵,又是想补哪条缝?不怕你家受大人知道?”
韩朗沉思后,眼一眯,“华贵的事情,我会重新打算。至于华容,我想他早就猜到了。”所以,他能让华贵安然活到现在。
“韩大人,当心走火入魔。”
“好说。”这难道不是很有趣吗?他走的每一步,华容都能做出相应反应,或献宝,或装傻。虽然他也能猜出华容知道多少,却无法估量到他会做出反应。
就好似一条路,他走得过快,一直自傲没人能跟上;可如此太久后,才觉察到原来身边什么都没有,使得他不得不放慢脚步去等。忽然有那么一天,他回头,竟然发现有人不紧不慢地追了上来——
受则当受的华总受。
莫折兵败,韩朗险胜的消息很快传到京城。
金鸾殿上,韩焉面不改色,只淡淡地追问了下,韩朗行军的速度。得了答案,他又沉默片刻,旋即展笑,将话题转到秋收耕作上。尔后,再无他事,直接公布退了朝。
左右大臣慌***头接耳,议论纷纷,满殿喧嚣。
而一直心虚的周真却缩在角落,同样迷惑盘据于心,却无心多问,最后只郁郁地叹口长气,甩袖撇下众人,径自回府。
谁知人刚入府,便听门卫告之,老王爷来了。
周真心头又是一紧,闷头进门,绕过长长的九曲亭廊,一抬眼就见老王爷半坐半躺地在湖中凉亭纳凉,黄豆大的汗珠沿着横肉直落,人倒悠闲安闲,哼着曲闭目养神,肥手还不时地摸着自己那随时能向外喷油的肚子。
“父王。”周真遣退下人后,躬身。
老王爷睁眼,乐呵呵地问,韩焉的动向。
原来,他早就从派出的侦骑那里得到了确切的消息。两败俱伤,血染草原;他就等着这个结果。
“韩焉没什么举措,倒是从莫折信出征之后,宫里宫外就一直没有圣上的消息;朝野内外已经传言,他已经遭韩焉的毒手,不在人世了。”
“那太好了,弑君之名由韩焉一杆挑,一旦推倒他,皇朝复辟,你就是做皇帝不二的人选。”
老王爷满脸赤红,兴奋异常地踱步抹汗,“我……我这就给月氏国消息,告诉他们时机成熟,要他们尽早发兵。”
周真一听,皱眉迟疑地跪下,仰起脸,“爹,就此罢手吧!这皇位,孩儿不要。”
“你说什么?”老王爷突地肚子上顶,差点来个鱼跃龙门式的跳跃。
“***求来的权贵,孩儿宁可不要!”衣袖下,周真暗自手捏成拳,微陷的眼窝里目光逐渐放亮。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
“蠢话!”王爷全身的肉开始晃动,“难道你要将这大好江山拱手让给他韩家不成!”
“我……,韩焉是该死,但是我也不愿意帮月氏!”
王爷退后几步,逐渐敛住怒火,语气恢复亲切,“罢了!那我们先看韩家兄弟相残,等有了皇上确切的生死消息,再做打算如何?”
周真抿唇,半晌后终于点头,“是。”
光阴飞逝,芳菲渐落。韩朗队伍越来越逼近京师,而韩朗面色却是一天比一天难看。
原因之一,是粮草。
一场假仗,使得外人看来韩朗损兵折将,并无粮乏之忧;而实际上营里的兵士却是有增无减,虽说他已得了林落音和莫折信两路军粮,却因缺乏后备,就成了一大隐患。
而更令韩朗郁闷的是,自己实行速战,一路打来却只得城不得粮,韩焉早已先他一步秋收征了粮。
其二,为军心。
军营不知什么时候谣言四起,说小皇帝早已驾崩,韩焉为稳国安邦,全力对付月氏,才抗下重任,密不发丧。其他不论,就士兵看来,这仗就算打赢,也没了他们拥戴的皇帝,没了皇帝,就等于没了犒赏,这仗赢了又有屁用。
而且现下,韩焉成了为国为民,忍辱负重的圣贤;他韩朗却变得师出无名了!
“没有圣上的消息,你们都死在外面,别回来了!”
韩朗大吼,第一千零一次掀桌。派出去的探子都是窝囊废,回来只会摇头摊手!
帐内忙跪倒一片,叩头不止,“王爷息怒。”
“滚出去!全***,滚!”
一眨眼,营帐内外草包立即退了个干净,只剩下站在一边为韩朗渐渐扇风的华容。
“韩焉在等我入京……”韩朗揉眉心,怏怏道。
白痴都知道那是龙潭虎***,可若不去……
华容听后“唰”地收扇,嘴角上扬,朗声道,“王爷,你忘了还有我。”
韩朗托腮,目光闪烁,喜上眉梢地追问:“你打算怎么帮我?”
华容也迎合地露齿一乐,摇一手指,“我决定每日少吃一顿。”
充帐寂静,他开扇打风,帐外秋虫清鸣,仅此而已。
许久,身旁的人开始发声,音质温柔仿佛在笑,最具独特的是,语气还能略含磨牙节奏,“放屁!你天天才喝几碗稀粥,就算一天不吃,也省不了多少粮食!”
华容听后忙低头拨弄手指,不响了好一会后,最终抬起涨红的脸对韩朗道,“禀韩大人,我努力了,屁实在是放不出。华贵不在身边,没人炒豆子给我吃,所以您怨不得我。”
“你……不用时时提那大嗓门。”韩朗发急,过去生扯他两边耳朵,前后乱摇,“我现在要你假扮逃出城的皇上,来稳定军心。”
华容半张着嘴,会意后旋即赞叹,“王爷高招啊。”
韩朗眯眼回瞪,骂一句:“人装聪明你装傻,好,你就装吧!”忽然坏笑,扯开华容的衣领,舌***他锁骨,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王爷的要求,可是让我提前上任啊……”华容仰看帐顶,效仿诗人抒发情怀的姿态,“提前啊……”
“不是迟早要代替你哥哥,楚二公子?这次全当是练习!”
“可之前全部的事,都该王爷自力解决吧。”
“条件!”
“吾很贵。”华容斜睨。
“华容,你说这世上钱与命哪个重要?”
“钱就是命。”华容对答如流。
“我说要你选,你就得选。”韩朗松开自己的长袍,让大家坦诚相见。“你要命还是要钱?”摸着华容腿的手,慢慢上移去,嘴贴在他耳边,低哑命令。
华容妥协,无奈回答,“要钱没有,要命……”说到此处,被压在下方的他半支起身,手勾攀到韩朗耳畔,“也没有。”
“银票王爷看着给。至于命……,我家贵人的命,也请王爷留着。”隔了一会之后华容又低语,额头落下一滴热汗。
“很好!”韩朗得答案后,身体顺势下伏,送华容一记力挺。
华容闷哼了声,扣抓韩朗双肩。
“楚二公子,我记得林将军的残手我还没处理掉。”
华容呼吸开始平顺,他掌住韩朗腰,回望。
韩朗森森一笑,“我记得第一次听你说话,说的就是封神榜。不如今天我们也效仿次,喂林落音自己胳膊肉,看他是否圣贤。顺带咱再打个赌,他吃是不吃。”
在韩朗手下当差主要讲究两个字——效率。
此时,白煮的肉汤就已经放到了林落音的眼门前,正腾腾冒着热气,足能体现手下办事的迅猛。
可惜沦为阶下囚的林落音却不合作,咬紧了牙关就是不肯喝。
不喝就灌。
“请吃夜宵,还犯脾气?”兵卒东张西望,欲找个合适的家伙,撬开他的牙缝,躬身正寻着冷不防身体被人拎起,甩扔出几丈开外,顿时倒地不起。
落音闻声抬起头,困顿不已。
“对不住,我嗓子不好;不能豪情地说‘住手’二字。”
跟前的莫折信慢条斯理地关上木栏门端详了会林落音的伤势,启筷拨弄着锅里的肉。“为什么不吃东西?我还指望你伤势快好,对杀一次过过瘾。”
被说到伤势,落音抿唇阖眼,不想搭理。
莫折对此报以冷笑,撂下筷子就对着他腹部猛送上几拳。落音张口,鲜血落地。
“你少条胳膊,叫林落音;少两条胳膊也叫林落音;你四肢全没了,只要还有一口人气,还是叫林落音。而叫林落音,就是伤我儿子流年的那位,我就不会客气。”莫折信别有深意地微笑。
“流年是你的……”
“虽然我儿子多的是,也不缺他一个叫我爹。但儿子总归是我儿子,都说打狗也要看主人,他败在你手,这多少让我不***。”莫折看着地上的入土血迹,摊手耸肩。
“你想杀就杀。”林落音闷头,反正他早不想活了。
莫折莞尔从腰际摸出酒囊,拔了木塞,自己灌了一大口,将囊口递到落音嘴边,“我生性好战,有仗打就浑身舒坦。我等你伤好,咱们来个马上论英雄。”
落音迟疑,最后还是喝了口酒。黑重铁盔下,莫折信的脸显得异常白皙干净,无比自信的笑脸,这才是军者的骄傲。
迷茫中莫折已为落音松了绑,“你自己再好好想想,当初你从戎到底为了什么?”
莫折信复命时,韩朗正在营边小解。
“他答应了?”韩朗问。
“差不多。”林落音是人才,韩朗头脑热劲一过,又不想杀他了。
“你可真能唬,不过也只有林木头这样的,才相信自己的肉会被人煮着吃。”
“就是忒傻!这么热的天,他也不想想,废胳膊能保存几天!”华容就不会上当。
“你是不是打赌又输了。以后你打赌前,支会我声,我开外盘,准赚。”莫折不客气地点穿。
韩朗凶了他一眼,释放完毕,甩袖潇洒走人。“放手的石灰盒,我交华容自己处理去了。”
“哦?”
“断就断了,还藕断丝连。”韩朗用几不可闻的声音抱怨了句。
“攻京城还要过太行山,潘克该和你讨论这一天堑屏障的事。”太行山大小七个道口,虚虚实实进攻,总能得手。
韩朗摇头,指点山河:“绕开太行,正面进攻。”
韩焉以为韩朗为稳定军心,必然抄近路,必将翻越太行。韩朗将计就计,只放旗手摇旗,穿梭太行山。
趁韩焉调兵而动时候,韩朗杀到京城郭外,兵临城下。
两个月的围城,终于让韩焉气焰殆尽。
韩朗终于下令,全军预备,次日总攻。
启明星亮,将士个个精神抖擞,进帐等令。
入帐前,流云叫住流年,“最后围剿韩焉,我会自动请缨,流年你别与我争。”
流年错愕间,只见流云一手折断箭支。远处的烽火照着两人的脸庞,忽明忽暗。

一受封疆全文在线完整阅读

第三十九章朗朗山河
两个月围城,粮草用尽人心动摇,路到尽头,就连金銮宝殿似乎也不复昔日辉煌。
大厦将倾,这声响人人闻声,所以早朝也不再是早朝。
空荡荡的大殿,臣不再臣,君也不再是君。
已经三日不眠不休的韩焉红了一双眼,只好将龙椅拍了又拍:“周怀靖明明在我手里,老二那里又哪来的皇帝,哪来的圣上亲自犒赏三军!”
一旁跟着的还是昔日管家,到这刻还是一如既往低头:“据说那假皇帝不曾露面,只是隔着纱帐发话,但是军内有曾上过大殿的将士,听那声音,还真是……”
“真是!莫非这世上还有第二个楚陌不成!”
管家噤声。
大殿内秋日半斜,过得许久,才有太监急匆匆来报,惶恐声打破寂静。
“启禀圣上,攻城号已经吹响,他们……开始攻城了!”
厮杀三日,城破,秋日染血,落地一片鲜红。
韩焉领兵退至皇城。
皇家朱门高逾十丈,但却关不住门外潮水一般杀来的将士。
外城,内城,韬光殿,纳储阁……一层又一层防线被破,韩焉听到那厮杀声越来越近,转瞬就已到眼前。
自家将士杀到只剩三人,而身周敌人如麻,一圈又一圈叠着,是如何也数不清数不尽。
到这时这刻,他只能握紧手里寒枪。
隔着一层又一层人墙,他隐约看见了韩朗。
韩二式似笑非笑的表情,他能看见那里面的讥诮。
几乎是不自觉的,他已将枪举起,右手衣袖鼓荡,全部真气都积聚在了掌心。
是时候了断了,这三十余年恨多爱少兄弟之情!
韩焉那杆长枪被他单手甩脱,穿破人墙呼啸着来到跟前时,韩朗甚至还没曾看清它是如何出手。
做人兄弟三十余年,这是第一次,他真正见识到了韩大的实力。
十丈之内,他韩焉要取人性命,那是千军万马也阻之不得。
韩朗苦笑,根本无力反抗,只好眼睁睁看那枪尖直奔面门而来。
锐气撕破长风,一寸开外还直指他眉心,等真到了眼前,也是擦着头顶,在他发际划下深深一道血痕,最终“夺”一声刺进***。
远处人潮涌动,他依稀看见韩焉举起了双手,声音穿透人墙,无比清楚 :“我束手就擒,但要韩朗亲自绑我。”
流云闻言连忙错身,上前一步挡在韩朗身前。
韩朗冷笑,将额头一簇鲜血挑了,搁在唇间,这才将手搭上流云肩头,道:“你让开。他并不想杀我,我十岁时就百步穿杨的大哥,假如真的有心,就绝不会失了一丝一毫准头。”
皇宫内外掘地三尺,却仍然没有周怀靖和楚陌的踪迹。
韩朗只好下到天牢,去拜会韩焉。
牢房里光线昏暗,服了软骨散的韩焉只好斜靠在墙头。
韩朗走近,命人架起了一座红泥小炉,在上头不紧不慢地温酒。
酒香慢慢四散,韩焉也慢慢直腰,看着韩朗,眯眼:“不过仲秋你就要温酒来喝,怎么,肠胃差到如此地步了么?”
韩朗不答,只是低头,等那酒半开了才倒一杯,送到韩焉手间:“我记得肠胃不好的是你,从小就总害胃疼。”
说完又自斟一杯,举高:“你是我大哥,小时候待我亲善,这点我没忘记。但你也该知道,这一次,我再不会饶你。”
“我知道。”
“假如你告诉我怀靖下落,我便赐你荣光一死,死后进我韩家陵园,还做韩家子孙。”
“假如我不呢?”
“不说你也要死,不过死法不同,死后赤身***,鞭尸三日,供全城人取乐。”
韩焉沉默,一口将杯酒饮尽。
“那我能不能知道,你缺粮短草,到底是如何赢的我?”停顿片刻之后他又道。
韩朗前倾,替他将酒满上:“其实论武功文采,你都在我之上。至于谋略,你我也最多不相上下,可是你知不知道,为什么一次又一次我都能赢你?”
“为什么?”
“因为我风流。”韩朗笑,干脆就地半卧,一双长腿伸直:“跟你的人敬你怕你,随时可能背叛。可跟我的人却是爱我恨我,这一辈子都脱不了我掌心。”
“你指潘克?他……”
“我指莫折。”
“莫折?”
“是,莫折。”韩朗慢慢眯眼,“你可知道我和他是如何相识?可知道他生性荒唐,和我是如何地臭味相投?”
“那流年呢,你抢他儿子。这也是做给外人瞧的戏?”
“没有这出戏,你会信他有可能判我?”
“尚香院里,他严词拒绝帮你,也是特特做给我看的一出戏?”
“没有这出戏,你怎会留他在京城,将林落音送上门来,夹在潘克和他中间?”
“那前日莫折领兵领粮前去援军,最后全军覆没,这也是出戏?”
“没有这出戏,我粮草何来?又怎能引得那勾搭月氏的奸细蠢蠢欲动?”
韩焉再次沉默,这一次沉默了许久。
韩朗仰头,也一口将杯酒饮尽,起来又提那酒壶,超韩焉一举:“怎么不喝,朝里有奸细,你很讶异么,想不想知道他是谁?”
“不想知道。”隔许久韩焉才回话:“这个已经不重要。以你今日胆略智谋,这一切都不再重要。”
“那就干了这杯。”韩朗将杯高举:“你既然输的心服口服,就告诉我怀靖和楚陌下落,咱们兄弟好聚好散。”
韩焉应声举杯,然而动作却是极缓,仿佛这一杯水酒有千斤之重。
“你去找我府里书房,房里有个秘阁,里面有我特制的响箭。将这响箭放了,我的人自然就会放人。”最终他还是开口,将酒举到唇边,一饮而尽。
※ ※ ※ ※ ※
黑漆漆不见半点光线的房间,连风也透不进来一丝。
小皇帝和楚陌促膝而坐,晨昏颠倒,已经不知道被关了几天几夜。
就在绝望达到顶峰的时候门吱呀一响,秋风裹着斜阳,豁然间就全涌进了房来。
不是送饭时候开的那个***,这一次是门户大开全开。
两人连忙立起。
楚陌欢呼:“国公果然守诺,想必现在局势已定,来还我自由了!”
小皇帝则是怔怔,还未开口已经滴了泪,只是喃喃:“韩朗韩朗,你终于……终于还是没有弃我!”
天牢,韩朗亲手端来毒酒。
韩焉蹒跚着起身,走到一步开外抬头,直问:“响箭你放了?”
“放了,现在我在等消息,只要一有他们的消息,你马上可以快活一死。”
“不会有消息了。”
“你说什么?”
“我说不会有消息了。”屋里韩焉忽然高声,长发后扬,一把捉住韩朗手腕,内力浪潮般往他身体输来。
“永远不会再有消息,那只响箭,就是灭口的信号。”他道,嗓音邪魅,然而声线却是越来越低。
只不过片刻功夫,他已将毕生内力逆流,全部渡给了韩朗。
韩朗双手失控,那一杯鸩酒落地,马上在地面开出一朵暗红色的花。
有那么一瞬,韩朗不能理解眼下状况。
按照他对韩焉的理解,死后尸身示众,不能下葬韩家陵园,这绝对是个有用有力的威胁。
一向以韩家家长自居,并将自己当神的韩焉,当然会在意死后荣光。
而且按照韩焉为人,那句话也绝对不是玩笑。
他说人死了,那就是决计没有活路。
死了。
怀靖死了,那这天下怎么办?
楚陌死了,那华容怎么办!
一瞬不解之后就是狂浪一般的怒意,他将右臂抬起,五指张开,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韩焉顶上了后墙,将他颈骨卡得咯咯作响,一边咬牙切齿字字着力:“你当我不忍还是不敢,不会把你***曝尸吗?!”
刚刚输完内力的韩焉气息微弱,但仍睥睨着他,语气刚硬:“周怀靖本来该死,自始至终,我一点没错!”
“叛国弑君,你还敢说你没错!”
“韩焉韩朗,韩家哪个儿郎不比他周怀靖强上百倍!你自己想想,早十年假如是你来坐江山,不用分心来扶这摊烂泥,我大玄朝的土地,哪会轮到它月氏蛮夷来犯!”
“篡位就是篡位!我韩家几代辅佐君上,你难道不怕百年声名毁在你手!”
韩焉沉默,片刻之后似笑非笑,那眉眼似极了韩朗:“声名?我浪荡不羁的二弟,你几时转了性,开始在乎别人说些什么?”
韩朗顿了顿,五指松了些。
韩焉又继续前倾,道:“你不肯做皇帝,是因为不愿被捆绑,要继续你的浪荡对不?”
“做皇帝有什么意思,全天下都是你的,不能受贿不能***,远不如你这个散漫的太傅好玩,是不是?”之后他又加一句。
韩朗慢慢垂头。
在这世上,最了解他的人,还是他这爱少恨多的大哥。
身后这时响起细碎急促的脚步声,是流云,到他身侧马上附耳:“王爷,大事不好。”
韩朗心尖狂颤,极是缓慢地回身,深吸了口气,这才发问:“是他们……死了么?你亲眼看见了尸身?”
流云马上跪地。
态度已经表明一切,不可能再有奇迹。
韩朗又吸一口气,沉腻的一口气,从胸腔到喉口,渐渐升腾起一股甜腥。
而咫尺之外的韩焉靠墙,就这么慢慢看他,唇角勾起一个弧度。
沉默在斗室内流动,象把钝刀,割着三人神经。
韩朗慢慢摇摆,转身,等和韩焉面对面了,这才将一口血吐出,长长喷在韩焉身上。
“我知道你想什么。”他笑,到这时这刻,反而恢复一贯轻视浪荡:“你想我做皇帝,做你没能做完的事。”
韩焉也笑:“还记得小时候我和你争一块大饼么?现在也是一样,这江山就好比一块大饼,假如能够争到,我当然最好自己落肚。可假如没希望自己落肚了,第二选择,我就是给你。”
“可是我没有爱好。”韩朗将手摊开,步步退后:“再者说,你也看见,我又吐血了,就算你将内力给了我,我也活不过明年,你的算盘,最终还是落空。”
韩焉继续冷笑,将凌乱的衣角仔细掸平,这才和声:“只可惜这世上的事未必都如人意,有的时候你也没得选择。”
韩朗顿步:“我说我不会做你这个皇帝,你该知道,若我不愿意,上天入地,就是天王老子也不能勉强我。”
“那我们来赌最后一个东道。”韩焉最终是叹了口气。
“第一,我赌你会做这个皇帝。”
“第二,我赌你心心念念的情爱不过是场幻影。”
这个局没人应,那厢韩朗踏步,早已跨到门口,扬起一只食指,只得一句。
“他的命是你的了,流云。”
流云腰间配着一把刀,吹毛短发的弯刀。
韩焉如今就正看着这把刀,淡淡:“我告诉你,你姐姐随云是怎么死的。她是甘愿引颈,被我一刀割断血脉而死。”
流云拔出了刀:“我和你公平比试,我没内力你服了软骨散,咱们只比招式。”
韩焉侧头:“那假如我说,我其实对你姐姐并非假意,你可会心软,饶了我?”
流云怒极,低喝一声,弯刀在半空华光一闪,一个转瞬就已割到韩焉喉间,在那上面划下一道长痕。
韩焉叹口气,面色如常,只是伸手上来按住伤口,道:“现在你大仇已报,就再耽搁片刻,听我说三句话。”
“你就算说破天去,我也不会饶你!”
“你以为我真的怕死?”那厢韩焉抬头,眸里刺出道锐光,五指渐渐盖不住伤口,指缝间鲜血狂涌而出。
流云怔住。
“第一句,将离的解药在老王爷那里。我知道我告诉了你,你就算拼死也会寻到。”
这句说完鲜血已将他上半身浸透。
“第二句,你告诉他,他只管将我挫骨扬灰曝尸荒野。来日这天下都是我韩姓,天上浮云地下哀草都是属于我韩家全部,山河朗朗,哪一方哪一寸不是我韩家后院,葬身哪里,我都是韩氏子孙,入的是我韩氏土地!”
话行到这里流云已经侧目,已经抬头,在等他第三句。
“第三句……”韩焉顿了顿,身子坐正,另只手将衣衫缓缓抚平,目光虽然开始涣散,但姿态仍象个脚踏天下的帝王。
“我没错。我是败了,但是从始至终,我没错。”
这句说完之后他将手放开,那一腔鲜血顿时委地,染红他衣袍鞋袜,也染红这三十余年为人兄弟的岁月,最终在一尺开外凝滞。
从牢房出来,流云发现韩朗坐在台阶,外头的秋日虽然犹烈,但却照不见他脸孔。
流云知趣,缓步上前,在他身后垂手。
长久的沉默之后韩朗终于伸出一只手,懒洋洋地:“你拉我一把,我没力气。”
流云连忙扶他起身。
“你会不会觉得孤单?”上一步台阶后韩朗说话,回头看自家影子。
韩大死了,他自然孤单,那老宅繁华仍在,如今天地朗阔,却只余他一人姓韩。
流云没有说话。
韩朗于是又上一步,轻声:“你会不会觉得害怕?”
这一次流云抬起了头。
“你从没见过我害怕是么?”韩朗停住了步子,一只手去扶额头。
“可是现在我就害怕。韩大死了,韩二只是孤单。可是楚大死了,我却害怕。因为楚二还在等我消息,我害怕,我该怎么告诉他,这绷住他人生的最后一根弦,断了。”

小编今天点评

一受封疆(华容林落音)章节免费全文在线完整阅读;迷醉于殿前欢二殿绝好的文笔,和缓而***的推进剖割,直达心底的***惨烈,玩味冷峻的幽默,如书中人冷冷的笑,只一瞬便光华四射,殿前欢的文笔有独特的多重韵味,没有炫技的文字,没有唯美的晕染,混合着烟草的沧桑、茶水的清冽、醇酒的浓烈,一个侧首一个相视都让人唏嘘不已。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