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捉住你啦(颜谧何语)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捉住你啦(颜谧何语)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捉住你啦(颜谧何语)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分类: 悬疑推理时间: 2019-04-12
微信搜索【书卡漫】免费阅读

小说介绍

血染江山的画,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捉住你啦热门章节免费全文阅读讲述的是颜谧举着托盘,目光越过金碧辉煌的大厅,锁定她今晚的目标。以两国文化艺术交流为主题的外交晚宴即将开始,A国驻华大使携夫人刚刚到场,正和人握手寒暄,接受媒体拍照。她抬脚就要过去,没走出两步,被一个穿领班制服的人叫住,“哎,那个你——”仔细打量过她的脸,又看过胸牌,“新来的吧,叫……牛金花?”领班指着一旁,“眼色有没有?瞧见那边的空香槟杯子没?瞧见了就赶紧收走。还有——这可是外交场合,别想着凭漂亮脸蛋儿钓凯子,丢人也别给我丢到国外去。懂?”

小说简介

见颜谧乖乖点头称懂,领班才离开。颜谧又远远望了眼大使,转身去各处收拾起用过的酒具,送回后厨。她今夜能混进来,多亏好友黎思萱这个官N代帮忙,动用关系让她替代了临时抽调来的服务员牛金花。既然顶着别人的身份,起码得把工作做好,不能让牛金花丢人丢到国外去。轻快的管弦乐声流淌,宾客陆续到场,颜谧端着托盘在衣香鬓影间穿梭。各处角落里,担任安保的特勤人员站得笔直,鹰隼般的目光巡视着全场,她不动声色,隐蔽地一点点朝大使所在的位置靠近。

捉住你啦热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颜谧举着托盘,目光越过金碧辉煌的大厅,锁定她今晚的目标。
以两国文化艺术交流为主题的外交晚宴即将开始,A国驻华大使携夫人刚刚到场,正和人握手寒暄,接受媒体拍照。
她抬脚就要过去,没走出两步,被一个穿领班制服的人叫住,“哎,那个你——”
仔细打量过她的脸,又看过胸牌,“新来的吧,叫……牛金花?”领班指着一旁,“眼色有没有?瞧见那边的空香槟杯子没?瞧见了就赶紧收走。还有——这可是外交场合,别想着凭漂亮脸蛋儿钓凯子,丢人也别给我丢到国外去。懂?”
见颜谧乖乖点头称懂,领班才离开。
颜谧又远远望了眼大使,转身去各处收拾起用过的酒具,送回后厨。
她今夜能混进来,多亏好友黎思萱这个官N代帮忙,动用关系让她替代了临时抽调来的服务员牛金花。既然顶着别人的身份,起码得把工作做好,不能让牛金花丢人丢到国外去。
轻快的管弦乐声流淌,宾客陆续到场,颜谧端着托盘在衣香鬓影间穿梭。各处角落里,担任安保的特勤人员站得笔直,鹰隼般的目光巡视着全场,她不动声色,隐蔽地一点点朝大使所在的位置靠近。
终于,几步开外,大使刚结束一段交谈,回首抬了抬手。
颜谧马上上前,递出托盘,方便他搁置手中的空酒杯,同时低声开口,“先生——”
这时门口忽然掀起一阵骚动。
如此大的动静,大使不由循声转头,旋即面上浮起惊喜之色,紧接着大步朝门口走去,急切的脚步颇显出几分激动。
颜谧立在原地,也看见了刚刚到场的男人。
——终于明白,她找黎思萱帮忙混进这场活动时,黎思萱为什么是那样一副表情,又为什么格外热心地张罗。
来的是一个相貌极为出挑的年轻男人,个子很高,穿一身刺绣丝绒西装。丝滑光泽的深色丝绒上,金线绣纹华丽繁复,普通人穿上八成像暴发户,而他唇角噙着一抹散漫的笑,迈开长腿信步走进来,只令人想到旧时欧洲的宫廷贵族,雍容奢靡,玩世不恭。
正逢乐队一曲奏罢切换曲目,伴着他这番全场瞩目的入场,倒像是专门为他奏起的BGM似的。
颜谧别开了眼神。花孔雀一样,一点没变。
“那就是大作家何语吗?好帅啊!你们看过他的作品没?听说A国大使也是他的超级书迷呢!”
服务员们交头接耳,小声议论。
“怎么没有?我每本都买了!啊~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要个签名?要是能求合影就好了……”
“那是他女朋友吧?真漂亮,皮肤好白,气质也好,才子配佳人啊……”
伴在何语身边的,是一个红裙美人。抹胸礼服勾勒出窈窕的曲线,她的笑脸大方得体,与官员名流们态度熟络,显然对这样的场合习以为常。
颜谧垂下长睫,静静退到墙角的阴影里。
被这一下打断,她暂时没有了接近大使的机会。仿佛就等着何大作家的压轴出场,晚宴终于开始了正式环节。我方官员和A国大使轮流讲话,高度评价两国文化艺术交流的积极意义,着重赞扬了一些跨文化创作者,尤其是现象级华人青年作家——何语。
台上还在细数他的作品被翻译成十几种语言在全球畅销又有改编合拍电影正在启动,颜谧抬腕扫了眼时间,焦躁感浮上心头。
好在人有三急,即便是A国大使,也要响应自然的召唤。
大使的背影消失在通往洗手间的走廊拐角,颜谧跟领班打了声招呼,随后步履自然地走向洗手间。
她没注重到,自己背后黏着一道目光,仿佛那些大夸特夸的溢美之词不与他相干,直至她转过拐角,失去踪迹,那人才收回视线,漫不经心地继续听表彰。
A国大使刚出洗手间,被迎面拦住了去路。这里警卫森严,不必太担心安全,拦路者青春姣好的面容让他多了几分耐性,“你好?”
“大使先生,不好意思,占用您一点时间。”颜谧开门见山,“三天前,一名叫石雪枝的D大女生参加了令公子举办的派对,后彻夜未归。她的室友联系不上她,学校隔日报警。警方追踪到她手机的最后一次定位,是在贵府邸。”
大使扬起花白的眉毛,“这件事我有所耳闻,也询问过詹姆士,不过他与这个女孩并不相熟,也不清楚派对结束后她的去向。你是她的……亲朋吗?我非常遗憾,希望她平安。”
这个答案,与颜谧的警队同事询问时得到的一样。
警队接案后就展开了调查,然而进展不大。倘若能还原石雪枝失联前的情况,或许能找到要害线索,但是大使和家属享有外交豁免权,司法机关无权向他们问讯。即便大使含糊打官腔,警方也不能跟他来硬的。
时钟滴答,逝去的每一分每一秒,石雪枝遭遇危险的可能性都在增加……
“大使先生,”颜谧忽然话题一转,“不久前,我有幸拜读了您的自传。”
大使微讶,倒是起了爱好,“哦?说起来,我还没有听过华国年轻人对这本书的看法。”
这位是在A国政坛活泼数十载的风云人物,传闻此番卸任后,极有可能竞选下一任总统。这本自传一经推出,便迅速登上了各大畅销书榜。
颜谧直视他,“是本好书。为您代笔的阿密特·图什文笔上佳,行文极富感染力和煽动性,令人读来内心激荡,恨不得马上为您投上一票。”
大使平易近人的笑脸消失不见。
政客出书使用“影子写手”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大家都那么忙,谁有时间坐下来写书?但是一个华国服务员,能一口道出他的“影子”的名字,这不得不让他警惕。他眼角的皱纹都透着锐利,“你到底是什么人?”
“请不要误会,我没有恶意。”颜谧在他压迫感十足的逼视下,依然镇静如常,“您的团队在雇佣图什之前,想必对他的背景做过调查。不过我打赌,图什没有在简历上列出来,他也曾为恩瓦济当过枪手,代笔写过不少煽动仇恨、给青少年***的点击榜。”
恩瓦济是当今最臭名昭著的恐怖分子、邪教头子,他的教众在全世界,包括A国境内,制造过多起恐怖袭击,造成平民死伤无数,罪行骇人听闻。
大使断然道,“不可能!”
“您了解刑侦语言学吗?我们每个人,由于出身性格家庭教育背景的差别,导致无论用词选择还是标点符号,或是句子结构、点击榜布局,每个人潜意识的表达中,对语言的使用,都带着鲜明的个人特色。这就是独一无二的‘语言指纹’。”
颜谧竖起手指,“就像真正的指纹一样,用科学的算法分析,您的自传与恩瓦济的***包,‘语言指纹’吻合,系出自同一人之手。”
“无稽之谈。”大使冷笑,“想威胁我?小姑娘,别太天真了。”不欲与她再多纠缠,他转身就走。
颜谧跟随上去,语速飞快,“您说的威胁是指,把权威证据泄露给您的竞选对手们,让他们抓住把柄,大肆渲染您和恐怖头子的关系,抹黑您在选民心中的形象,影响您的总统大选吗?”
仿佛没看到大使陡然阴沉的脸色,她无辜道,“这种事情我可想都没想过!我只是个热心的服务员,希望您行个方便,让令公子配合警方提供线索,尽快找到失联的女孩,如此而已。”
大使停步,目光如刀片,似是要牢牢记住这张年轻俏丽的脸:“服务员?呵,华国,真是卧虎藏龙。”
……
刚刚威胁了一国大使,还很可能是未来总统,颜谧像没事人一样,回去继续端盘子。同时暗暗留意着大使的举动,眼见他同幕僚耳语了几句,她才微松一口气。
老辣谨慎的政客,派亲信小弟去查证,恰恰说明他上了心。
身为刑侦语言学首屈一指的专家,颜谧对自己的判定有绝对信心,只要大使去查,自然会证实那个可能给他的政治生涯引来崩盘危机的污点。她只怕他查得不够快,不能早一点接受她的“威胁”。
不知不觉间,晚宴已临近尾声,A国大使偕同夫人,提早离开。
大使临走前投来的那一眼,在颜谧脑海里挥之不去。心里装着事,她转身时一没留意,手肘被后侧的人撞了一下,手里的托盘翻倾,惯性的作用下,托盘上的高脚杯呼啦向撞她那人身上倒去——
糟糕!
颜谧慌忙伸手,险险捞住了杯脚,却拦不住溅洒出去的红酒,结坚固实泼在了那身刺绣华丽精美的丝绒西装上。
醇馥幽郁的酒香弥散,混杂着男人身上清冽的须后水的味道,肆意地布满了她的呼吸。她下意识抬眸,正撞进一双半垂的黑眸里。
深幽似潭的眼神难辨情绪,目光若有似无地擦过她胸前,停留得略久了一些,她莫名有种衣服都被穿透的感觉。差点要抬手遮挡,旋即意识到自己胸牌上的名字……
“噗!这么烂俗的招数,还真有人用啊?”
一声嗤笑,打破了两人之间微妙的气氛,颜谧蓦然回神,退后两步,拉开两人过近的距离。
何语的女伴,那个红裙美人高抬着下巴,鄙夷的眼神扫过她一身土气的服务员制服,不屑地撇撇嘴。转头面对何语时,温柔关切,“没事吧?”
然后瞪向颜谧,“还傻愣着干什么?快去拿毛巾来啊!”
“哦好的。”颜谧刚抬脚,不想何语开了口,“不用了。”
乐手奏着舒缓缠绵的爵士乐,宾客们忙着寒暄道别。颜谧不想引人注重,摆出最诚恳的表情:“这位先生,实在抱歉,衣服干洗的费用我会承担。”
“洗?”何语垂眸扫过身上洇湿的暗色酒渍,语气薄凉,“这身衣服,已经毁了。你打算怎么赔偿,这位……”
视线又瞟向她胸口,“……牛小姐?”

捉住你啦出色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颜谧严重怀疑,这根本就是碰瓷。她一直关注着大使的动向,完全没留意何语什么时候到了她身后。
然而此情此境,她要是嚷嚷何大作家碰瓷她一个小小的服务员,只会徒惹笑话罢了。别人不说,至少这位鼻孔朝天,虎视眈眈护在何语身边的红裙美人,肯定会不吝于嘲讽全开。
难免有其他宾客留意到这边的情况,投来各种目光,领班想必马上就会过来。颜谧暗叹一口气,“是我的过失,我赔。”
只听红裙美人又是一声嗤笑,“赔得起么你?”
颜谧一脸朴实,“大姐,您可放心吧!砸锅卖铁我也赔。这辈子赔不完,就让我儿子接着赔,儿子不行还有孙子,子子孙孙无穷匮,总有一天能偿清的。”
领班刚赶过来,本来要发作,一下子差点没绷住。愚公移山吗这是!
“你叫我什么?!”红裙美人的关注点不一样,怒眼圆瞪着颜谧。
颜谧抱紧托盘,被她吓住的样子,“大……大兄弟?”
何语手插着裤兜,表情玩味,仿佛没看到女伴噎得俏脸涨红。领班不停道歉,他悠悠道,“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处罚就不必了。既然她愿意赔偿,那就慢慢赔吧。”
红裙美人一听急了,“阿语,这女人不过是想制造机会勾搭你……”
“她想什么我可不知道,也不关心,”何语一脸无所谓,“回头让人把账单寄过来,赔钱了事吧。”
领班心道果然越是有钱人越是计较钱,文人也不能免俗,正烦心这账单该怎么跟经理交待,便听颜谧道,“何先生,我只是临时工,要不还是私了吧?”
她这回是被讹上了,但说什么也不能连累到真正的牛金花。她从口袋里抽出记事本,刷刷几笔之后撕下那页,折了两折,递出去,“我的微信,该赔多少,我转账给你。”
“喂,你要点脸!”果然是处心积虑塞号码!红裙美人扬手就想打开她的手,然而有人比她手更快,迅速接过了那张纸条。仿佛默契一般,颜谧几乎同步缩回了手。
红裙美人一巴掌挥在了空气上,尴尬与羞恼化为眼刀,唰唰扎向颜谧。乡下来的打工妹!没脸没皮!
而何语接过纸条后看也没看,随意塞进裤兜,轻飘飘撂下句,“等着吧。”便迈开长腿悠然而去。
红裙美人愣了下,赶忙跟上,还不忘再回头甩给颜谧一记警告的白眼,“等等阿语,你可别上她的套……”
颜谧只当没注重到领班落在她脸上的眼神微妙,心里清楚,他八成也当自己目击了“服务员成功借泼红酒勾搭上何大作家”的现场。
夜幕渐深,宾客陆续散尽。泼红酒一事免不了在服务员中间传开,颜谧对各种指指点点浑不在意,打完出勤卡,她总算善始善终,完成了牛金花今晚的工作。
晚间起了寒雾,白茫茫一片,朦胧了夜色灯火。走出国宾馆大厅,沁凉的空气骤然吸入胸腔,颜谧情不自禁打了个冷颤。
不知道还赶不赶得上末班地铁。她紧了紧领口,正要加快步伐,却不防瞥见前方一道熟悉的身影。
……何语?他怎么还没走?
红裙女还伴在身侧,他面前是一个中年男人,正眉飞色扬,滔滔不绝。何语偶然回应一句,看样子聊的还挺投机。
似乎察觉到她的视线,他朝这边投来一眼。隔着浓雾,那张轮廓近乎完美的俊脸有些模糊,这一眼也如同缥缈雾气,若有似无。
原来是跟人谈话谈到这个点啊。颜谧暗自一哂,想想也是,不然难道还是在等她下班不成?
又不是当年,守在门口等她下课,回宿舍几步路也要手勾着手,舍不得放。
台阶旁停着一辆黑色豪华商务车,红裙女大概实在冻得受不了,打开车门先钻了***。转头看见颜谧,她登时竖起了柳眉,而见颜谧朝这边走来,更是瞪大了眼睛。
颜谧也是无奈。谁让地铁站是这个方向?
“……那个‘盒中少女案’,真是让人毛骨悚然!我给我女儿安排了保镖司机,D城这个治安太差,警察拿着纳税人的钱吃白饭……”
走到近旁,中年男人的话飘入耳中,颜谧忍不住侧目。小说虚构的连环杀人案,为什么要把锅扣在D城警察头上?
这时何语忽然开口,“只是我虚构的故事而已,宁总不必当真,不过……”他叫住颜谧,“宁总倒是提醒了我——治安这么差,要是牛小姐出点什么意外,欠我的赔款,我该跟谁要去?”
颜谧深吸气。真该把他铐回局里,关在审讯室里好好了解一下,碰瓷人民警察是什么后果。
“何先生哪儿的话,D城很安全,”她感觉红裙女不善的目光穿透车窗,快把她扎出洞来了,“刚不都说好了,我死了该我儿子接着赔,不会赖账的。”
“***都有儿子了?”那位宁总上下打量她,惊奇道,“这么年轻,看不出来啊!我女儿跟你差不多大,心都玩野了,一提结婚生子的话题她就恼,唉……”
可怜天下父母心,颜谧想起失踪的石雪枝,她的父母该有多么煎熬?只是想要询问大使的儿子,最快也得等到早上了……
说话间,一阵引擎的轰响声划破浓雾,银色跑车奔驰而近,骤然一个甩尾,急刹停住。
车门如蝶翼上扬展开,长着桃花眼的年轻男人冲颜谧笑得灿烂,“Sorry哈尼~我是不是来晚了?”见她旁边有人,抬手挥了挥,“Hi~”
没人hi回来。宁总略微点了点头致意,而何语……
颜谧刻意没去看何语。
虽然不知道黎思睿这唱的是哪出,但刚才一耽搁,地铁怕是赶不上了,这四周又很难打车,有车蹭总比没有强。
“不晚,刚好。”她坐进副驾,扯过安全带系上,“走吧。”
举手之间很是熟门熟路。
跑车绝尘而去,红色的尾灯很快没入雾中。宁总摇头感慨,“这才像样嘛,下班晚是该老公来接——阿嚏!”
他陡然打了个寒颤,揉揉鼻子,总觉得周身气温似乎骤降了几十度,“嘶,今年这天气也忒不正常,寒流来的这么早……”
车里暖气宜人,跟外面是两重天。
黎思睿把音乐调低,长呼一口气,“还好赶上了,不然萱萱不得削了我?”
不用他说,颜谧也猜到这十有八|九是黎思萱的安排。
雾气浓重,能见度极低。街道建筑尽数消失在雾中,点点灯火透出黯淡的光晕,仿佛噬人怪物的眼睛。
“哇靠,寂静岭啊!”黎思睿半途拐了个弯,“那什么,刚想起有份资料落在工作室了……我上去拿,你在车里稍等一下?”
黄金地段寸土寸金,黎思睿的建筑设计工作室所在的这栋写字楼,租金与楼层一样高得吓人。深夜中,依然有不少窗户亮着灯。
他去得有点久,车里憋闷,颜谧索性下了车,倚在车门上浏览警队微信群里的新消息。
暗夜中,手机屏幕闪着幽幽的光,给她精致的小脸蒙上了一层诡异的冷色。浓雾模糊了她的身形轮廓,这张白得惨然的美人脸,仿佛漂浮在雾中……
“啊!!”刚从写字楼里出来的中年女人乍然望见这幕,惊声尖叫。
颜谧惊得抬头,下一瞬,看清女人喃喃的口型,她脸色骤变,“等一下——”
那女人穿着高跟鞋,见她追来,拔腿却跑得飞快。颜谧边追边喊,“请等一下,这位女士!我只是想问您几个问题!”
女人充耳不闻。她对这栋写字楼一定十分熟悉,颜谧眼见她闪身进了一扇侧门,然而追***之后,却不见了人影。
“——不是早就死了吗?”
这个生疏的女人看到她,惊恐得像是看见了鬼一样,口中喃喃了这样一句。
头顶的白炽灯管闪了闪,空旷的走廊里,擂鼓般怦怦的心跳声仿若有回音。颜谧紧攥着手机的手指关节泛白,全身不自觉颤抖着。
不是早就死了吗……
早就死了吗……
死了吗……
回到停车的地方,黎思睿正急得团团转,看见她才大大松了口气,“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被坏人拐走,差点要报警了!”
颜谧勉强笑笑,“我自己不就是警察。”
黎思睿斜瞟她一眼,没说什么。
用黎思萱的话来说,颜谧这就叫“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非要当警察”——长得漂亮对她的职业非但没有帮助,反而拖后腿。多数人一看脸,便只当她是个花瓶,谁会想到她年纪轻轻,是以刑侦语言学专家的身份,受到省厅特聘呢?
颜谧才刚调回D城不久,在旧城区租了间单居室的老公房,虽然环境一般,但胜在交通便利。更重要的是,租金不超过房租补贴。
刚在黑乎乎的巷子口停下车,一辆路虎紧跟着驶了进来,停在他们后面。短发齐耳的黎思萱跳下车,手里拿着两个装宵夜的袋子,直奔跑车副驾。
把颜谧拉下车,一个袋子丢到副驾上,她俯身冲黎思睿挥挥手,“辛劳了Siri,古耐~”
然后急吼吼挽起颜谧就朝楼道走,眼里闪着八卦的光,“怎么样怎么样?”

小编点评

覆了天下也罢,终究不过,一场繁华。喜欢捉住你啦(颜谧何语)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的你和小编志同道合哦,小编坐等各位吃瓜群众的到来!

APP免费看书

阅读器看书,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书卡漫】,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广告

猜你喜欢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