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撒娇(谢颜傅青)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撒娇(谢颜傅青)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撒娇(谢颜傅青)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小说分类: 娱乐圈小说时间: 2019-04-11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茶烟袅袅江南雨,停眸对君唱心曲。撒娇热门章节在线免费阅读讲述的是谢颜的二十岁生日,是以失去一个男五号角色开始的。这是他在影视城摸爬滚打一年来接到的第二个有台词的角色。那天天气不好,谢颜怕中途下雨赶路耽误时间,很早便去了剧组,天还未亮,连道具组也没来,四周空无一人,只有间或的鸟叫声。过了立秋,天气越发冷了。谢颜穿着一件过大的卫衣,兜帽的边缘搭在眉骨上,眼角泛着薄红,大约是冻的。他摘了半边口罩,坐在路旁的长椅上一边看早已烂熟于心的剧本,一边******地抿着热豆浆。

小说摘要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场地里才陆陆续续地来了人。化妆组是在道具组后头来的,今天并不正式开拍,只是试妆和拍定妆照,谢颜被分配到一个叫作小田的美妆助理手中。小田是才从学校里出来的毕业生,给剧组里的化妆师打下手,勉勉强强算得上是个助手。四周熙熙攘攘挤满了人,他的个子高,须得弯着腰,那小助理才能替谢颜摘下口罩,看到他的模样,差点迷晕了眼。

撒娇热门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谢颜的二十岁生日,是以失去一个男五号角色开始的。这是他在影视城摸爬滚打一年来接到的第二个有台词的角色。
那天天气不好,谢颜怕中途下雨赶路耽误时间,很早便去了剧组,天还未亮,连道具组也没来,四周空无一人,只有间或的鸟叫声。
过了立秋,天气越发冷了。谢颜穿着一件过大的卫衣,兜帽的边缘搭在眉骨上,眼角泛着薄红,大约是冻的。他摘了半边口罩,坐在路旁的长椅上一边看早已烂熟于心的剧本,一边******地抿着热豆浆。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场地里才陆陆续续地来了人。化妆组是在道具组后头来的,今天并不正式开拍,只是试妆和拍定妆照,谢颜被分配到一个叫作小田的美妆助理手中。
小田是才从学校里出来的毕业生,给剧组里的化妆师打下手,勉勉强强算得上是个助手。
四周熙熙攘攘挤满了人,他的个子高,须得弯着腰,那小助理才能替谢颜摘下口罩,看到他的模样,差点迷晕了眼。
她资历浅,见过的明星不多,但***们这一行的,见的总不会少,却从未见过这么好看的。
谢颜的皮肤很白,却并非如牛奶一般柔和,令人亲近。加上五官生得尤为出众,高眉挺鼻,唇色浅薄,无一处不好看,凑在一起好看得逼人,却显得疏离冷淡,高不可及。
那是种嶙峋又锋利的美。
难怪遮得这么严严实实,若是他不戴上帽子口罩便直接走在人群中,简直就如同一团移动的发光源。
小田接过谢颜手中的剧本,那甚至不能称作剧本,只是薄薄的几张纸,上面却密密麻麻地写满了批注,心里更惊奇了,没料到他这么认真。
世人大多对长得好看的人有或多或少的偏见,因为美貌是天生的、无可取代的优势,这一优势在聚光灯下又格外突出。她想,像谢颜这样的相貌,刷脸就可以获得一大拨人气,太轻易成名了,自身的努力似乎就无足轻重了。
这些话小田都没有说出来,只是手脚麻利地按照剧本里的人物形象折腾了好久。因为人设的缘故,还要将头发染成绿色,非常鲜亮的绿,一般人根本压不住这颜色。
小田不忍心宝珠蒙尘,将头发折腾完,妆才化了一半,看主演们的衣服都选好了,就提前去衣帽间专心挑了几套好看的衣服。她回来的时候,恰好看到副导演走到谢颜旁边,说了几句话,谢颜偏着头,微微皱眉,同他一起离开了。
那导演叫贾回,在业界里的名声不太好,连小田这个才入行的都有所耳闻。
谢颜和副导演一起进了临时搭建的小屋子,里头就摆了一张桌子,几把椅子,贾回挺着啤酒肚,替谢颜拉开一张椅子,自己坐在旁边,笑着说:“听说你是第一回演戏,我怕你不会,和你讲讲戏。”
谢颜应了一声,摘下口罩,将手里的剧本递了过去。
贾回瞥了剧本几眼,目光没在上面多停留,往谢颜这边贴,声音更加油腻,透着引诱:“我知道你认真,可演戏不能只是纸上的功夫,要不我和你演一出对手戏,就是和女主角这一出。我这个年纪,演不出女孩子,你长得倒很好,很合适。”
他的手离谢颜的脸只差一厘米,谢颜躲了过去,问:“你什么意思?”
贾回笑得连眼睛都找不着了,以为谢颜很上道,暧昧道:“能是什么意思?和你交个朋友,到时候把你内容介绍给编剧,多加……”
他的话还未讲完,身下的椅子却一震,直直地向后倒了过去,摔了个仰倒。
谢颜站起身,冷冷淡淡地看着贾回疼得龇牙咧嘴,似乎正在思忖考量着什么,又一脚将正缓慢从地上爬起来的贾回踹倒了。
贾回难以置信,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滴落,结结巴巴地威胁谢颜:“你什么意思?还想不想演戏了,我可是导演!这部剧的导演!”
他在剧组里摸爬滚打很多年,这种事做得不算少,但都很小心谨慎,只挑选那些没有背景靠山的小演员占便宜,软弱的就屈服了,强硬的也不过是拒绝,他就给那些小演员使绊子,可从来没碰到过谢颜这样的。
他什么便宜还没占到对方就直接动手打人。
谢颜扯了扯唇角,露出今天的第一个笑,活动了几下手腕,走了过去:“没什么意思,我不想交这个朋友,那就不演了。”
这只是个临时搭建的小屋子,逼仄狭窄,谢颜的身量很高,挡住了唯一一扇小窗户,影子都足够将贾回遮起来了。
贾回肥胖的身躯在阴影下瑟瑟发抖,他干了这么多年缺德事,也不是没有被拒绝过,只是像这种翻车,还是人生头一回见。
大约是四周太吵闹的缘故,谢颜把贾回揍了好一会儿,也没一个人发现。
谢颜伸展了身体,戴回口罩,从容地从小屋子里走出来。他在福利院就是个刺头,从小打架到大,下手很有分寸,除了疼痛之外不会留下不可磨灭的伤害,又擅长不留痕迹地揍人,加上那个贾回做了亏心事,不可能报警,不会有什么后果。
小田一直很担心他,看到谢颜走出来,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他紧皱着眉,盖上帽子,认真地说:“不好意思,我不演了,浪费了你的妆,还有头发。”
他的语气有点凶,一点也不客气,可小田知道他是真心实意地道歉,知道方才肯定是发生了一些事,却又不好问,只干巴巴地憋出了一句:“没关系,你长得这么好看,又这么认真,以后肯定会红的。”
谢颜忽然笑了笑,无所谓地摇了摇头。
他没再停留,朝小田摆摆手,走到影视城外的公交站,没看是哪辆车,直接坐上去离开了。
影视城地处偏僻,很少有外人来,剧组工作人员大多都有专车来往,公交车上没几个人,谢颜坐在最后一排,撑着下巴,漫无目的地看向窗外。
其实他知道自己本来不应该打人的,可以委婉些拒绝,没必要闹得这么僵,所以难得犹豫了一次,可还是没能忍下脾气,最后顺从心意。也许这对于旁人是可以忍耐的,究竟没有实质性伤害,只需要虚与委蛇,可谢颜不行,他可以吃苦,可以受罪,却不能容忍这样的事。
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
也没什么,谢颜看了一眼自己的指节,因为***打人而红了几个,又想,就当是给自己的二十岁生日礼物,教训了一个本就该被教训的人。
只是又失去了一次机会,甚至在这个影视城都可能再也接不到什么说得上话的角色了。
又要回去演尸体了。
不过这也不是头一次了。谢颜是福利院出身,他从小长得好看,脾气冷,不太理人,和别的小孩子混不到一块去,很受排挤。别人对他暴力,他就要暴力回去,一点不能吃亏,在福利院也是个惹是生非的刺头,还因为脾气原因被退养过,也不受工作人员的喜欢。所以一到十八岁,就马上被赶了出来。谢颜高中肄业,没什么文化,只能卖力气,才开始找了份工地搬砖的工作。他长得好看,没等来富婆,等来了模特公司的经纪人。
那家公司还不错,是个房地产小开投资的,不缺资源。经纪人倒还挺喜欢谢颜,觉得他好看上进,可以往上推一推,还给他接了个网剧的活。不凑巧的是,这网剧才拍完,房地产小开就看到了谢颜的真人,想把他往床上带。
谢颜被骗到办公室,在小开谈出一堆条件后,把对方打掉了一颗牙。
这件事后,谢颜在原来的城市待不下去了,幸好还没来得及签长约,便收拾包裹,到了济安。这里有全国最大的影视城。其实搬砖也不是不能养活自己,可谢颜拍了那部网剧后,发现自己喜欢演戏。
他长到这么大,浑浑噩噩,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活下去,很难得才能碰到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所以前路困难重重,也继续做下去了。
即使到了现在,也没打算放弃,不过是又回到了原点。
又正巧是生日,谢颜心情很差,不想回自己那个逼仄的小出租屋了。
公交车走走停停,谢颜昏昏欲睡,到了终点站才下车。他来济安半年多,一直在住处和影视城两个地方往返奔波,别的地方都没去过,有点迷茫地看了四周几眼,视线所及之处,寻到了一家招牌很小的咖啡店。
应该会卖蛋糕吧?
谢颜皱着眉,又将帽子戴起来,大步走进了里面。
这家咖啡店不仅招牌小,里面的座位也很少,只有三个,其中两个已经被占了,是一男一女。谢颜从不多看生疏人,却忍不住多瞥了那男人一眼。已经入秋了,那人还穿了一件短T,头发剃得很短,面容成熟英俊,腰长腿长,甚至能隐约看到坚固的腹肌。谢颜忍不住猜测,他站起来应该比自己高。
不过真动起手来就不好说了,并不是长得高长得壮就打架厉害。
谢颜收回目光,他身上带了五十块,买了一块小蛋糕,坐到最后一个椅子上,出神地盯着眼前的蛋糕。
他觉得今天可能是打人打得自己脑袋坏掉了,看人就想着打架,还买蛋糕,又不喜欢吃甜食,他爱吃肉,不如买两只烤猪蹄更快乐。
不过买了就要吃掉。谢颜从小饿到大,没有浪费食物的习惯。他磨磨蹭蹭了半个小时,终于摘下口罩,张大嘴,凶神恶煞地一口吞掉眼前的生日蛋糕,很甜腻的味道,他不喜欢,心情也没有变好。
这里也实在待不下去了,谢颜将口罩戴回去,推开门走到公交车站,拿手机查回去的路线。只有一路公交车,一个小时才来一辆。
谢颜没等多久,天就开始下雨。
这里大概已经是市区边缘,公交车站都格外简单,除了个破旧的牌子,连个遮风挡雨的地方都没有。谢颜没动弹,还站在原处,秋雨落在他的身上,有点冷,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直到身前落下一团影子。
谢颜皱着眉,抬起眼才发现看不到对方的脸,逼不得已地仰起头,才瞧清是方才的男人。
他真的很高。
是来找茬的吗?
这是谢颜的第一个念头。
那人低头看着谢颜,他长得很凶,额头至眼角还有一道长疤,离得近才能看清。
谢颜的眼瞳微微睁大,顿时绷紧了身体。

撒娇出色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他问:“是在等车吗?”
谢颜一怔,没反应过来这是个什么开场,也不好先动手,十分含蓄地点了点头。
那人站在谢颜面前,脸上并没有笑,只是陈述:“前面出了车祸,车开不过来了。”
这里是市区边缘,城乡结合部,只有一条路,路况还不好,出了车祸很轻易就造成一整条线路都没办法再流通。不仅是公交,连出租都进不来。
谢颜怔了怔,拿手机查了一下,新闻还没出来,不知真假,只好说:“谢谢,我再等等看。”
那人依旧沉默,目光顿在谢颜身上好一会儿,没再说话,踏着雨水离开了。谢颜没有回头看他,只能听到渐渐远去的脚步声,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其实他到现在还没想明白这人为什么要问这样一句话。
秋雨下得并不大,绵绵地下了许久,谢颜还是被淋湿透了,冷到了骨子里。他不怎么怕冷,因为没有躲雨的地方,连动都未动,还是站在原处,雨水凝在他的绿头发上,一滴一滴落下来,顺着额头向下滑。
谢颜索性拽了口罩,抹了把脸,手上都染了一层绿,是头发掉的颜色,想必脸上也好不到哪里去。
外头终于黑透了,天边再也没有一丝光,路灯也未亮起。
谢颜又拿出手机,上头落满了雨水,几乎看不清屏幕了,他搜了要害字,新闻出来好一会儿了,果然是出了车祸,前头全堵了。
他今天心情不好,打了人,没了角色,整个人像是个一点就炸的炮仗,现在淋了雨,炮仗点不了,被水浇灭了,闷在了心里。
似乎没有一件事顺利,倒霉得过了头,不过谢颜永不认输,他还是站得笔直,仰头看着天,任由雨水砸进眼里,想着什么时候雨停。假如雨停不了,他就得找个地方对付一晚上,又得花钱。
谢颜没什么钱,当群演扮尸体拿的工资还没搬砖多,攒不下钱。加上前段时间谢颜接了那个男五号,为了研究剧本,调整状态,把剩下来的活全推了,这段时间都靠从前攒的些许积蓄,现在也快花完了。
看来明天也是要继续努力演尸体赚钱的一天。谢颜最多曾在一部大型古装战争片里演过六次尸体,每次死状都不同,他闲得无聊,研究过不同死法造成的死状有什么不同,还在片场演了。可惜再怎么努力还是具尸体,死人是不会讲台词的。
也许是想得太专注,谢颜没注重到身边的动静,他不知道那人还没走,又走过来了。四周一片黑暗,只有细细密密的雨声,那人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他的嗓音很低,却格外清楚,他问:“你走不了,要去我家躲雨吗?”
他们只是素不相识的生疏人,本不该有这样的对话的。而且谢颜从来不接受别人的好意,或者说他只是见多了恶意,没碰到过好人,所以也不相信这世上会有好人了。
不过现在与往常不同,谢颜冷得头皮发麻,他很不清醒,很不冷静,抬起头,眨了眨眼,眼窝里的水珠都落下来了,有点像是掉眼泪。可谢颜是不会哭的,他闻声自己说:“好。”
反正他都二十岁了,对方还能拐了自己吗?
那人轻轻“嗯”了一声,转身朝公交车来的另一个方向走过去。
大约到了设定的时间,路灯终于亮了起来,谢颜踏着雨水,跟着对方的影子走。没走一会儿,两人就拐进一条小巷,巷子又黑又长,到了尽头才豁然开朗,是一条老街,街上没几个人了,零零散散的,大多看着自家的铺面。
那人领着谢颜经过的时候,那些铺面的老板都要打招呼,鸭舌店的老板娘格外殷勤,笑着说:“傅哥带人回家来玩啊?真是难得。才卤好的鸭舌,要不要拿一点回去招待客人?”
那人瞥了一眼谢颜,对老板娘说:“就拿一点。”
谢颜注重到老板娘每样都拿了,加在一起肯定不是一点,而且那人没给钱,直接拎走了。那人又走到个店铺,拿了套新衣服,裹了几层塑料袋,还是没给钱。
他心想,这人不会是这条街的“大哥”吧?
不过这话肯定不能直接问出口,谢颜平时不大喜欢说话,此时没话找话:“你姓傅吗?”
那人点头,他头皮上的青茬滚满了雨水,薄薄的短T也湿透了,里面的肌肉根本藏不住,真是凶得越发明显,很有“大哥”风范。
他顿了片刻,接着说:“我是傅青。”
谢颜没料到他会说自己的名字,他战略性地省略了此时应该对对方的礼貌称呼,直接内容介绍自己:“我是谢颜。”
“大哥”怎么了?他这辈子还没叫过谁哥呢。
几句话的工夫,他们俩就走到了一个小院子前面。院门是木头的,外面栽了两棵槐树,傅青走上前,推开了门,里面是几间平房,院子里还有个石桌,旁边一圈石凳子。
傅青等谢颜进来,才转身关门:“你***坐着。”声音又略提高了些,“爷,我回来了。”
正对着大门的屋子里走出来一个发须皆白的老人,很瘦,却很精神,看得出来身体很健康,只是拄着拐杖,戴了副黑墨镜。
谢颜愣在原处,他从小在福利院长大,不可能有去别人家做客的机会。后来长大了,光顾着搬砖演戏,没交到半个好朋友,也没有谁邀请他去家里玩,导致谢颜根本没有见别人家家长的经验。
他拼命回忆起小学课本是怎么教的,磕磕绊绊地跟书中的小人鹦鹉学舌:“爷,爷爷,爷爷好。”
福利院第一刺头谢颜就,就有点紧张。
傅爷爷虽然眼睛看不见,可耳朵很好,似乎对他的存在丝毫不意外,笑眯眯地说:“你也好,过来过来,和我说说话,让阿青好好预备招待你。”
谢颜还没来得及说话,傅青先开口了:“爷,外面下着雨,他淋着雨回来的,先让他换身衣服。”
傅爷爷似乎是拄着拐杖,精神十足:“那还不带人家去啊!”
傅青领着谢颜进了里屋,将方才里里外外裹了几层的新衣服拆开,递给谢颜,自己拿了一套衣服往外走。
谢颜才知道这是给自己的,他身上被雨水浸透了,原来也不觉得多冷,可现在却忽然有些难以忍受起来,耳朵尖红了红,轻声说:“谢谢。”
其实他还想问,这套衣服到底多少钱,他明天付给人家老板,做小本生意也不轻易。
傅青没给他说话的机会,在门口问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今天是你多少岁生日?”
谢颜怔了片刻,他没想明白傅青怎么会知道今天是自己生日,他们只不过是生疏人罢了。
傅青挑了挑眉,连那道伤疤也一起上挑:“嗯?”
谢颜望向傅青的方向,他站在门前,灯光落在他的肩膀上,连影子都高大极了。也许是方才太冷,现在屋子里又太暖和,谢颜感到一阵久违的轻松,他今天实在是太累了,他说:“二十岁,今天是我二十岁生日。”
傅青点头,不再多说什么,转身走开了。
留下谢颜一个人愣了半天才换好衣服,随便理了理头发,走回傅爷爷身边,和他又打了个招呼。
老人家和蔼极了,先嘘寒问暖一番,又问他是怎么和傅青熟悉的。
谢颜不太会说谎,也没必要说谎,将今天自咖啡店遇见傅青,再到跟着他回家的事原原本本说了出来。
傅爷爷笑了笑:“我们家阿青啊,别的不说,心肠很好的,街坊邻居都知道,天天和我夸他。”
谢颜抬头看了一眼,克制着自己不要把今天看到的事告诉傅爷爷。大不了他明天去把钱还掉。
傅爷爷接着问:“那小谢今年多大岁数了?听起来年纪还小。”
谢颜长这么大,从来没面对过这样来自长辈的关心,他知道对方是好意,也不忍心敷衍,一字一句都回答得很认真:“我二十了,不小了。”
傅爷爷的语气似乎有些沮丧:“我们家阿青都三十二喽,不年轻了。”
谢颜:“……”
怎么就转到了傅青的年纪上了?
他们聊了半个小时,傅青端了碗面,并着两碟炒菜,一碟鸭杂,还有个小菜走进来,摆满了小桌子。
傅爷爷摆了摆手:“我吃过了,也累了,先去屋里看电视了,你们俩小孩自己吃吃吧。”
说完,傅爷爷就将拐杖扔在一边,径直穿过院子,朝另一个屋子走***了。
谢颜原本还想站起来扶他来着,结果傅爷爷健步如飞。
傅青将桌子上唯一的一碗面推给谢颜,谢颜先道了声谢,发现里面有两个煎得金黄的鸡蛋。
谢颜慢半拍地反应过来,这是过生日要吃的长寿面。
他放下筷子,抬起头,望着傅青的眼睛,语调很认真郑重:“谢谢。”
无论他喜不喜欢自己的生日,别人对自己的心意总是值得感激的。他从小没得到过什么善意,除了谢谢,似乎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了。
谢颜边吃面边想,总有自己可以为对方做到的事。假如傅青当大哥要打架的话,他也可以上场,一打三肯定没问题的。
傅青坐在对面,他没有吃,偏头看着窗外,偶然转回来,会看一眼谢颜。有时正好目光相触,傅青会朝他点一下头。
谢颜吃得很安心。虽然他没怎么过过生日,可在为数不多的记忆里,这也是最安心的一次了。
吃完面,谢颜自觉地收拾起碗筷,却被傅青按住了。
傅青的眼瞳是琥珀色的,在灯光下显得很温柔似的,他把碗筷拿起来,朝谢颜说:“你是客人,去睡吧,今天还淋了雨。”
谢颜很擅长对付别人对自己恶意的情况,现在这种倒没什么办法了,只好就像个听话的小朋友一样乖乖地往刚刚的房间走。
“对了。”
谢颜听到收拾碗筷的声音忽然停了下来,是傅青在说话,他顿了一下,继续说:“今天是二十岁的小谢了,生日快乐。”
即便是谢颜这样的坏脾气,急躁性格,天生对柔软的事物缺少感慨,都觉得这句话温柔得过了分。
就似乎他们从前很熟识,眼前的这个人真的是很为二十年前自己的出生而喜悦一样。
一句话就能让人的心变得柔软,一天的不幸都烟消云散。
这种体验太新奇了。
谢颜的耳朵尖红通通的,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用胳膊遮住眼,想着不愧是能当大哥的人,真是厉害。
又在心里默念了一句:“二十岁加油。”
谢颜睡着后,傅爷爷走到厨房,对傅青咧嘴笑了:“怎么,忽然捡个小朋友回家?打了三十二年光棍,看上人家了吗?”
傅青很早就知道自己不喜欢女性,也坦诚地对唯一的家人说了,不过活了这么多年,也没找到个喜欢的人。所以傅爷爷对傅青的人生大事格外关心,要不是知道傅青不是那种任人摆布的性格,都要强迫他去相亲了。
这才一看到谢颜,就恨不得替他们俩把终身都定下来。
傅青摇了摇头,无所谓地笑了笑:“您多想了。就一小孩,孤零零地在车站待着,我看到了,也不至于让人就那么在外面待一夜,还下着雨。”
傅爷爷闭着眼,也不知有没有把他的解释听***,依旧固执得我行我素:“我老头子就不多说了,反正你心里清楚。”
傅青心绪平静地将碗筷洗干净,打了个电话,忽然又想起了谢颜仰着头淋雨,像是和什么人较劲的那一幕。
就像是看到一只可怜巴巴的小猫,运气很差,在雨水里被淋得透湿,没吃到喜欢的吃食,只能蜷着身体***毛,还正巧在过生日,放任他一个人未免太过狠心。
不过这只小猫毛皮顺滑,模样动人,性子也与众不同,表面凶得冲人哈气,实际上傻乎乎的,稍稍引诱就带回了家。
不可否认,这只小猫格外可爱些。

小编今天点评

南方以南,以梦为马。太阳以西,折骨为刀。以上就是小编今天为您带来的撒娇(谢颜傅青)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记得收藏哦!小编今天坐等你的到来!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