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夜色尽头(林禾)最近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夜色尽头(林禾)最近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夜色尽头(林禾)最近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小说分类: 科幻奇幻时间: 2019-04-11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免费阅读

小说内容介绍

那些繁华哀伤终成过往,请不要失望,平凡是为了最美的荡气回肠。夜色尽头人气小说免费章节在线阅读讲述的是夜幕深沉。今夜正是满月。借着枝叶间隐约的月光,林禾努力睁大眼看清脚下的路,压抑着快跳出胸腔的心脏,在密林中慌乱穿行。黑暗中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神秘而危险,夜风吹动树叶发出簌簌的响声,宛如某种不知名的催魂曲,夹杂着夜行性啮齿动物啃咬枝干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身后不远处,几只吸血鬼毫不掩饰的脚步声则为这阴森的氛围又添了几分恐怖。听着急促的脚步声,身后的几人速度显然都很快,林禾已经咬着牙用上自己最快的速度,但长时间的奔跑下,体力的流失仍使他逐渐慢下来。

小说摘要

他可以感觉到,那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几乎在脑后响起。这种精神上的折磨令少年脸色惨白,脚下愈发跌跌撞撞,心跳巨响,甚至让他开始阵阵耳鸣。二十分钟前的林禾还在酒馆干活,和埃利森叔叔以及其他而朋友们说说笑笑,谁知骤变横生,许多来历不明的吸血鬼潜入了酒馆。酒馆人多,场面混乱,埃利森一时护不住他,只能让他往密林逃跑。

夜色尽头出色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夜幕深沉。
今夜正是满月。借着枝叶间隐约的月光,林禾努力睁大眼看清脚下的路,压抑着快跳出胸腔的心脏,在密林中慌乱穿行。
黑暗中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神秘而危险,夜风吹动树叶发出簌簌的响声,宛如某种不知名的催魂曲,夹杂着夜行性啮齿动物啃咬枝干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
身后不远处,几只吸血鬼毫不掩饰的脚步声则为这阴森的氛围又添了几分恐怖。听着急促的脚步声,身后的几人速度显然都很快,林禾已经咬着牙用上自己最快的速度,但长时间的奔跑下,体力的流失仍使他逐渐慢下来。
他可以感觉到,那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几乎在脑后响起。
这种精神上的折磨令少年脸色惨白,脚下愈发跌跌撞撞,心跳巨响,甚至让他开始阵阵耳鸣。
二十分钟前的林禾还在酒馆干活,和埃利森叔叔以及其他而朋友们说说笑笑,谁知骤变横生,许多来历不明的吸血鬼潜入了酒馆。酒馆人多,场面混乱,埃利森一时护不住他,只能让他往密林逃跑。
林禾在这克雷姆斯小镇上生活了近五年,对密林自然比旁人熟悉。夜晚密林虽然阴森可怖,林禾却要感谢他,若不是借着密林错综复杂的地形,只怕天生速度极快的吸血鬼们早已抓住了他。
可是即便如此,林禾依然能感觉到,密林所带来的优势在逐渐消失。身后那些人——不,也许称他们为“野兽”更为合适——与自己的距离几乎触手可及!
“小东西,别跑啊,来陪我们玩玩!”
“呵呵,小老鼠还挺会窜,不过追赶猎物可是我们最喜欢的事了呢……”
速度奇快,夜能视物,这些异族似乎并不急着抓住林禾,而是享受着眼前的少年跌跌撞撞、惊慌逃窜的模样。对他们来说,抓住这只血引只是时间问题,因此都慢条斯理地在后面追着,用这种方式恐吓前方已经迷失方向的猎物显然也是一种乐趣,不是吗?
从小到大,林禾因为自己非凡的身份,经历过不少次吸血鬼的围捕追杀。每一次都是危险万分,好在最后都化险为夷,可今天的境况却让他濒临绝望。
他在密林里迷了路,看不到尽头的树木在黑夜里摇曳着奇形怪状的枝干,像是一条条张牙舞爪的手臂。脚下忽地一个趔趄,林禾惊呼一声,身体不由控制地向前跌去——
砰地一声,少年摔倒在地,肩膀重重地撞上树桩,顿时头晕目眩。
林禾眼冒金星,挣扎着想爬起来,奈何手撑着枯叶地刚一***,肩上便传来一阵剧痛,让他不由自主地又摔了回去。
“哟,终于不逃了啊。”
努力挣开眼,几只吸血鬼已经站在自己身前。一共六人,都双目赤红,眼神贪婪地看着自己。
难道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吗?林禾惊恐地摇摇头,用手撑着地艰难地向后爬去。他不想死,这条命是五年前爸爸妈妈用生命换来的,不到最后一刻他绝不会放弃。
一个吸血鬼看他到这个地步还在挣扎,不耐烦地啐了一声。血引独有的甜美味道早就勾起他们进食的欲望了,他狞笑一声,朝着少年伸出了魔爪——
林禾在那一刻忽然不合时宜地想起,埃利森叔叔曾告诉自己,小镇的名字“克雷姆斯”是酒香飘出石门的意思,因为镇上酿的酒很受欢迎才有了这个名字。
只怕自己今后,再也回不去酒馆,闻不到小镇上美味的酒香了吧……
林禾苦涩地垂下了头,紧握的拳头颤抖起来。
就在尖锐的爪尖即将碰到少年皮肤的瞬间,异变陡生。
一股大力猛地打开了那个吸血鬼贪婪的手,抱起少年向密林深处冲去。林禾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被一个生疏人抱在怀里,他的脸被埋在对方胸膛里,看不清那人的模样。
林禾在慌乱中只能感受到,紧握着他手臂的那只大手上同样带着尖锐的指甲,贴着自己的皮肤,这让他既害怕又困惑不已。
“是狼人!”
“这地方怎么会有狼人?!快追!”
已经到手的鸭子却在眼前飞了,几只吸血鬼迅速反应过来,叫骂着追了上去。
林禾远远地听到“狼人”一词,心下一惊。父母曾经对自己说过,人类、狼人、吸血鬼在这片大陆上三足鼎立,各自为政,人类虽然数量最多,实力却是最弱的。
吸血鬼会吸食人类的血液,狼人也会吃人类的血肉,因此二者都是人类的敌人。
林禾只知道自己血引的身份会天然地吸引四周的吸血鬼,可是这个狼人……难道他和这些吸血鬼有仇,才会出手相救?
又或者他不是想救自己,而是同样想吃了自己?
林禾越想越害怕,只能自欺欺人地安慰自己,被一个人吃总比被六个人吃来得好。
抱着自己的生疏人行动速度很快,在密林中穿梭却没有受到多少阻碍,显然也能在夜间视物。
“哪里来的畜生也敢造次!站住!”
然而,因为抱着林禾,生疏人原本和那些吸血鬼差不多的速度难免被拖慢了,几分钟后便被那几人追了上来。
眼看就要被追上了,这人却丝毫没有要放下自己的意思,林禾害怕他和自己一起落入那群吸血鬼的手里,低声道:“谢谢你,他们要追上来了,你把我放下自己跑吧!”
男人却充耳不闻,咬牙提高了速度。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林禾总觉得贴着自己皮肤的指甲变长了,男人的脖颈间似乎还长出了一些略带坚硬的毛发,喉咙里发出含混而低沉的吼声。
距离的拉开只是短暂的,就在林禾稍微松了口气的时候,身后的吸血鬼也加快了速度。抱着自己的男人的***越来越重,林禾在颠簸中把脸侧过来,看到他手臂上青筋暴起,覆盖着不均匀的银灰色毛发。那种毛有些希奇,比普通人类的体毛更长更密,却又不完全是狼的毛发。
男人似乎压抑着某种痛苦,喉咙里的低声嘶吼也越来越频繁。林禾在他怀里,慢慢地不再害怕,而是不忍一个生疏人为了自己遭受这样的痛苦。
“先生,你别管我了,我就算落到他们手里,也……不一定会死的。”
这话倒是真的,虽然许多吸血鬼在吸食血引的鲜血时,会因为忍不住欲望而将其吸食至死;但也有一些血族会选择将其变成自己的血仆,长期提供甜美的血液。
男人没有说话,在拐过一个转角后,忽然将他往前方轻轻一抛,低声道:“别回头,跑。”
柔软的枯叶地在落地时起到了缓冲的作用,林禾并没有觉得疼痛,忍着肩上的伤爬起来后,正想同那人说话,却见前方不远处,那生疏人已和吸血鬼们缠斗在一起。
此处的树木比先前还要茂密,漏下的月光十分微弱。林禾躲在一棵大树后,努力睁大了眼睛,还是看不清,只能听着几人打斗中发出的声音:利爪撕破衣服的声音,枯叶被踩碎的簌簌声,肉体撞击树干的闷响,野兽一般的嘶吼声,吸血鬼的怒骂声,飒飒的风声……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让少年心惊胆战,大气也不敢出。
他想出去帮那个男人,无论对方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救了自己,他都是因为自己才陷入困境的。
可是他出去又有什么用呢?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只会让对方在战斗时束手束脚。究竟假如没有自己的话,那人一个人跑也不会被吸血鬼们抓到……
林禾闻到隐隐传来的鲜血的味道,焦虑得几乎六神无主。就在这时,一只吸血鬼在战斗间隙,趁着男人不注重,忽然往林禾这边奔驰而来。
这下林禾也不敢再胡思乱想,那张面目全非的恶鬼般的脸吓得他冷汗直流,身体条件反射地拔腿就跑。
他跑得太急太慌乱,没有看见那吸血鬼奔了几步后,心脏猛地被一只几乎完全兽化的利爪从背后洞穿,鲜血四溅。
那吸血鬼露出几分不敢置信的神情,缓慢地转动着脖子,想转过头去,却无力地慢慢软倒在地上。
站在他身后的人狂躁地抽回了染满污血的右手。月光下,他骇人的瞳孔翻涌着危险的血色光线,喉头挤出压抑又痛苦的嘶吼,朝着下一个吸血鬼扑了过去。
林禾一口跑出数百米才停下来。他缩在一个破败的树洞里,这树洞大概是被雷劈开的,外侧还带着焦黑的痕迹。
在无边的黑暗和惧怕中,这方狭小的树洞给了他杯水车薪的安全感。
心脏还在狂跳,少年尽力深呼吸平缓着呼吸,以免被追上来的吸血鬼察觉到。他将自己想象成树洞里的一朵普通蘑菇,内心企盼着那吸血鬼找不到这个地方。
夜色很静,甚至听不到一丝蝉鸣,耳边只有晚风吹进洞口的呜呜声,如同女人的哭泣。
少年凝神屏气,也不知在狭小的树洞里缩了多久,直到心跳完全平复,双腿因剧烈运动开始泛起酸麻,也没听到吸血鬼的动静。
“难道……那个吸血鬼真的迷路了,找不到我了?”林禾喃喃着,忽然想起那个生死未卜的生疏男人,也不知道对方现在怎么样了,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再过一会儿。他在心里想着,再过一会儿我就偷偷回去看看,万一那位先生还在那里呢……
数十分钟后,猫着腰屏住呼吸的少年静静回到了男人将他放下的地方,紧张地探头察看着。
月亮似乎被乌云掩盖,连先前那点微弱的月光,此刻也消失了。四面寂静无声,刚才打斗的一群人似乎都不见了,只留下浓郁的***味……
他走着走着,忽然脚下一绊,摔在一个软软的东西上面。
林禾第一反应是吸血鬼,还未惊呼,却忽然觉得这个胸膛的触感似乎有些熟悉。
他在黑暗里低头仔细看去,倒吸一口气,这……这不是救他的那个男人嘛!
只见男人的衣服破损得很厉害,全身都是鲜血,也不知是他的还是那些吸血鬼的。林禾小声喊了几句“先生”,甚至轻轻推了推他的手臂,躺在地上的人却全无反应。
若不是还有鼻息,林禾几乎以为他已经死了。
“怎、怎么办……”吸血鬼们没抓到自己,也许会去而复返,林禾心里害怕,却不能扔下自己的恩人不管。思考片刻,还是咬咬牙,一手拉起男人,往之前藏身的树洞方向移动。
之前肩膀撞得不轻,此刻更是痛得厉害。少年因为害怕发出声音引来吸血鬼,紧咬着下唇,一声不吭地将男人半拖半抱着,也不知道花了多久,一点点挪到了树洞的位置。
把那人成功塞进树洞后,少年几乎全身被汗浸透,一***坐在地上喘着粗气。他想看看这人的伤势,奈何现在太黑了,什么都看不见,林禾只得艰难地脱了他的衣服,胡乱地摸索起来。
男人的皮肤很光滑,没有什么希奇的毛发,尖锐的指甲也消失了。除了体型比较高大,和普通人人类并没有什么区别,之前自己看到的一切都似乎是错觉一般。
“你到底是不是狼人呢……”林禾自言自语着。
“狼人”二字带来生理性的惧怕,但眼前人又是为救他而伤,林禾心里反倒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害怕。
幸好对方身上虽然大小伤口很多,但没有一处是致命伤,不过胸口的一道伤口比较狰狞,看着很瘆人。
少年微微松了口气,脱下自己的衣服,轻轻缠在男人的胸口,虽然用处不大,好歹能止一点血。
满头大汗地忙完这一切,林禾弓着身子也挤进了狭小的树洞。这洞太小了,他只能紧紧偎在对方的怀里,还要控制自己不压到他的伤口。
一番折腾后,林禾便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夜色尽头出色章节完整版免费阅读

林禾是被一阵鸟鸣声叫醒的。
昨夜里布满阴森和死亡气氛的密林,在清晨却显得可爱而动人。不知品种的鸟儿们穿梭在枝繁叶茂的林地间,发出阵阵脆生生的啼鸣,轻灵悦耳,沁人心脾。
林禾慢慢地睁开眼,有些迷茫,肩膀传来的钝痛却一下子唤醒了他的神志,让他瞬间回忆起了昨晚发生的一切。
他赶紧以希奇的***手忙脚乱地爬出了狭窄的树洞,借着晨曦的日光查看男人的伤势。
他这才第一次看清楚了救命恩人的样子。
眼前的人五官深邃双眸紧闭,高挺的鼻骨让整张脸有一种带着野性的男人味。刀锋般薄薄的嘴唇很苍白,因为缺水而干燥起皮。
银灰色的短发沾染着鲜血,不知道为什么,林禾总觉得那上面似乎缺了一对柔软的耳朵……他***摇了摇头,试图忘记脑子里一闪而逝地希奇而朦胧的画面。
林禾没想过男人会长得如此好看,这时不禁愣了一下,回过神后用额头碰了碰对方的额头。值得喜悦的是对方没有发烧,胸前的伤口经过一夜后,血液也基本凝聚了,但假如这么放着不处理恐怕会发炎恶化。
林禾想了想,捡了一些枯枝败叶盖住洞口,确保看不见里面的人后,深吸一口气,捂着肩膀慢慢站了起来。
他要找一种能止血消炎的草药,最好还能找到水源清洗一下伤口。
男人醒过来的时候,眼前的日光正好被一个人形的黑影遮住了。身前蹲着一个人,离自己很近,而那张背光的脸正向自己靠近。
他条件反射地想伸出手去扼住那人的脖子,身体却传来一阵麻痹的感觉,四肢似乎被抽干了力气一样难以动弹。
看来那些吸血鬼的利爪上的毒素还残留在自己体内,他暂时无法自如地行动了。
“先生!你……你醒了?”林禾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战战兢兢地问道。
狼人虽不像吸血鬼那般对鲜血的味道如此敏感,但他们的嗅觉依然称得上十分灵敏。眼前的人无疑是昨夜自己救下的人,他血液的味道很特殊。
他皱了皱眉,哑声道:“你做什么?”
林禾不好意思地退开了些,指了指自己的额头道:“我怕你发烧,所以想试试温度……”
他见对方没有什么反应,继续道:“我叫林禾,谢谢你昨晚救了我……不过先生你为什么要救我呢?”
难道他们以前见过?
不可能啊……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
男人似乎看出了他的困惑,只是淡淡地道:“顺手。”
林禾:“……”
其实他倒是没有说错,狼人和吸血鬼原本就是宿敌,他看不惯那些血族拿这样一个弱小人类取乐的做法。
加上昨夜是满月,体内的力量躁动不安,想发泄的冲动在月光下很轻易战胜理智。
他动了动身体,意外地发现身上并没有粘腻的感觉,显然是伤口被眼前这个人类清洗过了,怔愣片刻后低声道:“多谢。”
“不不不,不用谢我,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林禾急忙摆摆手。
为了躲避吸血鬼,从前他和父母一起在野外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虽然在密林里迷了路,但幸运的是,他在找草药的时候跟着飞鸟的方向,循着风里潮湿的泥土的味道,顺利找到了一条小溪。
“对了,”林禾注重到男人干燥的嘴唇,小心地举起手里的东西,“你要喝点水吗?”
那是一张树叶做成的简易水斗,里面装了些清亮的溪水,看来他小心翼翼地捧了一路。
男人点了点头,刚想坐起身,身体传来的巨痛让他顿时僵在那里。显然,在几乎失去理智的情况下和六只吸血鬼对战——尽管都是六代及以下的低阶吸血鬼——虽然不至于死,但也让他受了相当重的伤。
“你还不能乱动!”林禾急忙上前扶住他,结果因为动作太大,猛地牵扯了自己肩膀上的伤,“嘶——”
他一手去捂自己的肩,在这狭小的树洞里顿时失去了平衡,直愣愣地倒进男人的怀里。
男人似乎也没想到会这样,为了缓冲,原本放在身侧的一只手自然地抬起来搂住了他的后背。
“对、对不起!”林禾涨红了脸,手忙脚乱地调整自己的位置,“我不是故意的!没压到你的伤口吧?”
“没有。”刚才凑得很近,他又闻到了那股特殊的血味,皱眉问道,“你受伤了?”
“你说这个?”林禾揉了揉自己的肩膀,摆摆手道,“没事的,先生,昨晚逃跑的时候撞到了……只是淤青而已,没有出血。”
男人却在他摆手的时候注重到了他手掌上的伤口,细细长长的,呈锯齿状,似乎是被某种植物割伤的。
“对了,草药!”林禾在男人昏迷的时候,把衣服上扯下的布料打湿,给他清洗了伤口。原本打算测过额温后就给伤口敷上草药的,这会儿总算是想起了自己的目的。
“先生,您的伤口假如不处理的话会恶化的……我找到了一些止血消炎的草药,假如不介意的话……”
他小心地看着男人,见对方似乎没有反对的意思,便把手里清洗过的草药放进了嘴里咀嚼。
等到草药嚼碎了,流出了汁液,林禾把草药吐在手里,轻轻地掀开男人身上的衣服,敷在他胸口。
“这是苏叶草,小时候爸爸妈妈教我认的,对伤口有好处,但是见效没有那么快,等晚上再给你敷一词吧……”
绿色的汁液流过伤口,带来阵阵清凉的感觉。少年在男人的胸口兀自忙碌,不经意抬起头,却看到受伤的人皱着鼻子,原本冷淡的脸上竟显出几分纠结的神色。
“怎么了?不***吗?”难道他找错草药了?应该不会啊……
男人沉默半晌,默默蹦出一个字:“……臭。”
林禾闻言愣了一下,随后不厚道地笑了起来。
这苏叶草的味道的确不怎么好闻,假如非要形容的话,有点像发酵过久后有些酸臭腐败的酒味,据说苏叶草用这种味道吸引昆虫替它传粉,也难怪这人不喜欢。
林禾不知道的是,狼人的嗅觉本就比人类敏感数十倍,对人类来说尚不算很浓郁的气味,狼人闻起来却是极其冲鼻的。
男人动了动鼻子,本想叫眼前的人别再弄了,忽而想到他手心里那一道道植物锯齿造成的划痕,最终还是偏开了头没有作声。
他看着少年不停地嚼草叶敷草药,连他身上一些很细小的伤口也不放过。少年看起来似乎还未成年,
十六七岁的样子,一双柔软的黑眸在望着自己的伤口时不由自主地流露出心疼之色。
记忆里,他习惯了自己照顾自己。除了幼时母亲会这样照顾被族人欺负的自己以外,从来没有一个人会这样细心温柔地对待自己——何况还是一个人类。
他怔忡片刻,忽然道:“你……不怕我吗?”
“嗯?”林禾有些困惑地道,“怕你?为什么要怕你?”
“昨晚,你应该听到了那些吸血鬼的话。”男人表情淡漠地看着他。
林禾回想了一会儿,小心地道:“你是说……先生你是狼人这件事?那些吸血鬼说的是真的?”
“是。”
他举起自己的右手,微微***,尖锐的指甲就冒了出来。
林禾小声地吸了口气,自己之前一直想着给他处理伤口,一时间忘记了这件事;加上眼前的人的外貌与人类并无二致,不知不觉中,就在心里把对方看成一个普通人类了。
男人看着他因为惊吓而有些泛白的嘴唇,慢慢闭上了眼睛,等着眼前的少年抛下自己,跌跌撞撞地跑出树洞。
却没料到下一秒,一个怯怯的声音犹豫地响起。
“先生……会吃掉我吗?”
他睁开眼,看见眼前的少年虽然有些害怕,但还是直视着自己的眼睛——那双黑色的眼睛柔软又纯净,带着毫无理由的信赖。
“我不吃人。”
人类虽然在狼人的食谱上,但自己就是狼人与人类的后代,因此男人从没有想过要那么做。
林禾闻言微笑了起来,这在男人生命中少见的单纯笑脸让他皱了皱眉,问道:“你为什么不跑?假如继续留在这里,那些吸血鬼可能还会再来。”
“我知道,”林禾点点头,“但是,在先生养好伤之前,我不能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
“你太弱,”男人毫不留情地道,“就算他们再来,你留在这里也没有任何用处。”
林禾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先生说的是……不过虽然我很弱小,至少我可以照顾你。”虽然昨晚就很想回酒馆看看埃利森叔叔他们怎么样了,但经过内心一番挣扎后,他还是决定留下来,等男人至少行动自如了再离开。
看见对方静静地注视着他,少年又故作夸张地举起自己的小胳膊拍了拍,补充道:“别看我这样子,我的力气可不小哦~”
假如男人知道昨晚这人是怎么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自己拖进树洞里,此时大概会嗤笑出声。不过显然他并不知道,因此只是淡淡注视着少年,叹了口气道:“随你吧。”
林禾静静在心里比了个“V”字。
看来爸爸妈妈说的也不全都对嘛,并不是全部狼人都是坏人,至少眼前这个就不是。
不过假如先生真的是狼人的话……
他低头看了看男人已收回了指甲的圆润指尖,又看了看他的头顶,难道那对耳朵……不是幻觉?
鉴于狼人先生的气场比较强大,林禾没敢把内心的小九九问出口,转而道:“对了,先生,你饿不饿?我在找草药的时候还找到了一些果子。”
他猫着腰,以别扭的***轻手轻脚地爬出了树洞,片刻后手里捧着一片大叶子,里头裹着几颗鲜艳欲滴的小果子。
“这是灯笼果,我以前吃过的,没有毒。”林禾挑出一个最大最饱满的,小心地递到男人唇边,“已经洗过了,先生吃一点吧。”
他先前爬进爬出,鼻尖灰扑扑的,这会儿却毫不自知地仰头看着男人,一派全无预防的天真。男人只觉得心下微动,不由自主地张开嘴,咬住了少年手里的灯笼果。
灯笼果外表小巧可爱,味道也很不错,酸酸甜甜,汁水丰富,让人食指大动。
林禾自己也吃了一个,满足地***了***嘴唇。剩下的果子在他的投喂下很快被两人解决完毕。
林禾看着吃完东西后闭目养神的狼人先生,兀自盘算着,狼人应该是喜食肉的,只可惜早上出去的时候没看见什么野兔野鸡之类的。先生肯定是没吃饱,但就算没吃饱也不会跟自己说。还是等会儿再出去看看,能不能抓些野味,究竟病人要吃得好一点才对嘛。

小编今天点评

菱花铜镜凉,眉添黛料香,魂飞散,只盼望,君健在安康。以上就是小编今天为你带来的夜色尽头(林禾)最近章节免费全文阅读,全文无好书无弹幕,请和小编今天一起锁定吧!

小编热读强推

关注后,全本随心看
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好书

    猜你喜欢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